法庭阻挠请律师 大学生挺身为父辩护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今年二十一岁的李宗泽是一名涉世未深的大学生。今年九月,面对父亲无辜被抓、母亲找律师受阻,并多次遭到当地国保警察的威胁与羞辱,他勇敢的踏上了为父申冤的路。过程中,他遭到了威胁、绑架,但最终,他走上了辩护席。

父亲遭难

山东德州市法轮功学员李志强,因为修炼法轮功,长期在单位——德州齿轮厂遭受迫害和排挤,他被迫辞职。后来开门市做生意,卖电子产品。因为李志强信仰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人,人品诚实可靠,服务周到,所以生意很火爆。据悉,这引起坏人的妒嫉,对李志强进行构陷,招来了警察。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德州市德城区国保警察张希坤、刘大伟等人,闯上门绑架了李志强,并企图对李志强进行司法迫害。德城区检察院以没有证据为由,不予批捕,李志强在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获释。

但是张希坤、刘大伟等人不甘心就此罢休,他们在抢劫来的李志强的私人物品中拼命查找有关法轮功的信息,以此作为证据,再次诱骗、绑架李志强。经过这样一番“折腾”后,德城区检察院受案,并将案卷递交到德城区法院,欲以“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给李志强定罪。

挺身而出

家人给李志强请律师,但是德州本地律师因受“610”、公检法的威胁不敢接案,敢接案的外地律师又遭当地司法机构的阻扰。想到父亲即将面临非法庭审,看到母亲忧心如焚,李宗泽决定自己为父亲做无罪辩护。

今年暑假,李宗泽找到德城区法院,提出自己要以“亲友辩护”的身份为父亲辩护。开始,法院方面以各种借口推诿扯皮:什么案情特殊啦,需要“研究研究”啦,携带什么证明啦,领导不在啦,见当事人你得找看守所啦……但李宗泽锲而不舍,他去找政法委,找父亲原单位齿轮厂,咨询律师……几经周折,终于获得“亲友辩护人”的身份,成为父亲李志强的辩护人。

不惧绑架

九月五日下午,李宗泽和母亲、姑姑到国保大队找队长张希坤了解情况。张希坤发现李宗泽摆弄手机,怀疑李宗泽给他照相,当即拽住李宗泽大叫,姑姑上前保护侄子,被张希坤撞倒在地,还未起身又被警察刘大伟一拳打倒,近二十名警察把他们围住搜身。六、七个警察按住李宗泽,一个警察拿来摄像机录像,李宗泽说:你们录下来的东西都是迫害我们的证据!

警察们再次把李宗泽按倒在地,张希坤压在他的身上,用胳膊勒住他的脖子,使李宗泽几近窒息,然后从兜里抢走手机。张希坤对手下喊道:“拿手铐去,把他铐起来带走。”刘大伟拿来了手铐,七、八个警察把李宗泽抬起来向楼下审讯室送。李宗泽大声喊:“我是好人,警察抓好人啦!“他的手和胳膊被铐住,恶警刘大伟抓着手铐拼命往下拉,手铐陷到肉里,李宗泽的眼镜、钥匙、鞋全被拉掉,手背、手腕、胳膊多处是伤痕,嘴角鲜血直流,后背也多是血迹,手被铐的麻木肿胀。

李宗泽被锁在审讯椅上,警察们轮番审讯三个多小时。李宗泽说:我只是来了解我父亲的情况,你们却这么对待我,这是干什么!我父亲是学“真善忍”做好人的。警察威胁说:你今天闹事闹大了,我给你的校长打电话,让你休学。警察扣留李宗泽的手机和内存卡等。警察刘大伟打了人反诬李宗泽闹事,威逼李宗泽写保证书,逼迫在“扣押物品清单、询问记录”上签字,并威胁说以后随叫随到。

走上辩护席

李宗泽没有屈服,回家后认真查阅相关资料,拟写辩护词。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法院对李志强进行开庭审理。法院如临大敌,门口有警察看守,周围便衣来回巡视,还有一车特警。法庭只允许李宗泽的母亲一人旁听,其余旁听者都是法官、法警和警察。

在辩护席上的李宗泽,看到父亲被戴着黑头套、和连在一起的手铐脚镣,被警察残忍的押到法庭,他没有眼泪,没有畏缩。

公诉人一上来就说李志强电脑上有法轮功资料,并拿出国保提供的假“证据”,嚣张的要求法庭应从重处罚李志强。审判长则宣读了一个民政部的规定,用邪教说辞诬蔑法轮功。(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奉行“假恶暴”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李宗泽沉着辩驳道:德城区检察院以“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指控李志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李志强修炼法轮功的目的是为了强身健体和净化心灵,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从未想过破坏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我国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任何个人或国家权力机关都没有权力干涉公民的信仰自由。公安部认定的十四个邪教组织里没有法轮功,现行的法律及司法解释都没有把法轮功定为邪教。李志强没有危害社会,也没有扰乱公共秩序,更没有侵害他人利益,没有犯罪。

李宗泽还提供证据证人:1.法轮大法在全国各地受到的褒奖;2.李志强在单位中所获得的荣誉;3.一百四十一名市民联名征签要求无罪释放当事人;4、在庭外还有一位李志强的顾客,要求出庭作证,证明李志强是好人。

最后李宗泽告诉法庭:应该无罪释放李志强。在场的人对年轻的李宗泽有理有力的辩护,都感到惊讶。

在李宗泽的辩护过程中,审判长多次打断他的话,最后无奈宣布休庭。目前李志强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许晓琴被重庆女子监狱劫持四个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永川区法轮功学员许晓琴于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在客运中心向民众赠送神韵光盘时,被南大街派出所绑架。后背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永川区政法委及“610”办公室要公、检、法“从严、从重、从快”实施迫害,从五月一日被绑架到冤判并于八月二十五日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一监区仅仅三个多月的时间,永川区政法委及公、检、法机关严重违反中共的法律程序。同时被劫持到重庆女子监狱迫害的还有五月十七日在文曲路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李元素。

许晓琴的家属于八月二十七日给她送衣物,狱方回复说:监狱规定不能送衣物,监狱里可以买,要等两个月入监集训后亲属收到入监通知才可接见。

两个月后一监区答复说不符合接见条件,并给许晓琴的弟弟打电话说可以给她上账(上钱),并告之许晓琴被判三年六个月。可见监狱警察违反《监狱法》关于服刑人员享有通信、通话和会见亲属的权利。

给她们上账的钱还不知她们能否用上。据李元素的子女说,她们问了在监狱工作的亲戚,去查了给李元素上的600元没有上在她的账上。

重庆女子监狱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
邮编:401329
监狱长:李晓娟 13983256985
一监区电话: 023—65777500 023—65777503 023—65777504 023—65777505
一监区主管洗脑迫害的狱警:罗监区长 唐×× 潘××

永川区邮编:402160
永川区政法委:副书记:高良先13657608001 周荣华
“610办公室”主任: 杨宁
永川区公安局地址:永川区人民东路66号
公安局 :023-49581913
公安局一科: 49577143(办) 49577140(办)
公安局国保支队支队长:黄辉树13509470446;钟科1388395412
国保涉案警察:邓光琪13996005251 何成钧
胜利路办事处政法委书记: 李远春 13594200086 023-49863939(办)
胜利路办事处综治办:主任:罗民全 13883780718 023-49866434(办)

退休书记明真相退出邪党

文/山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七岁,从一九九七年七月开始修炼,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磕磕绊绊的走到今天,有修心的艰辛,也有救人的喜悦,当然还有许多修炼的不足。

发真相资料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造谣、诽谤、打压,集体炼功的环境被破坏,出去炼功被抓。那时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中共非要打压,是不是政府弄错了,很多人去北京上访,结果都被警车拉回来。既然上访无人管,我就用真相资料的方式告诉老百姓,法轮功是什么,政府迫害法轮功是错的。大法弟子都自动的走出来,一个晚上就能把全城的大街小巷、挨家挨户都送上大法真相资料。那个时候我们全城只有一个资料点,我负责送城南片六个学法小组的资料,都是下班后,中午、晚上去送,有时同修不在家,要去几趟,虽然辛苦,但修炼大法让我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从不觉得累。

由于工作的原因,学法时间很少,修心方面也做得不好,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两次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六年,由于协调同修放松了安全意识,在资料点开法会,被恶人举报,三十多人被困在楼上,后来许多同修走脱,可还是有两位同修被抓走,资料点的机器、大法资料,还有一千多本未送下去的《九评》全部被邪恶抢走,损失严重,我也因此事(资料点房子是我租的)被非法劳教一年。

遭受迫害的教训,我认识到学法的重要,从邪恶的劳教所回来后,到单位把账目(我在这个单位干了十六年会计)和老板交待清楚(老板一再挽留)。在家好好学法,参加每周三次小组学法,调整好心态,从法上提高上来了,就又走出去救人了。每天都是下午在家学,天天上午出去讲真相救人,无论寒冬酷暑、风霜雨雪,都挡不住救人的脚步。

带外孙也能出去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女儿生了孩子,我和她婆婆轮流照看,我没有被孩子缠住,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孩子跟我听师父讲法,从不得病,我用小车推着孩子出去讲真相,那个小区共有三个出口,我给两个出口的门卫讲过真相和三退。有时天很冷,就给孩子多穿点,再拿上一个小被。有一次出去,天刮起了大风,冻得孩子很可怜,可是孩子很乖,不哭不闹,孩子能生在大法弟子家里听师父讲法,跟大法弟子一起出去救人,这也是他的福份,二岁半,孩子上了幼儿园,我也回家了。

讲真相的时候,有时一天能劝退十几人,心很是欣慰,感谢师尊把有缘人送到面前。有一次给一个外地人讲真相,旁边有一个农村人也凑过来听,他说他看过小册子,知道法轮功好,问是否还有小册子和护身符,想要一个。我说刚才我讲的这些话你听懂吗?为什么要退党团队?为什么要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我听懂了,××党坏到头,谁还跟他遭殃。这时他媳妇也过来了,他说大姐告诉天天真心念“法轮大法好”就会身体健康,还能保平安,你也天天念吧,你的腿疼也会好,老太太当时就说:“法轮大法好,我天天念”。老太太没念书,党团队都不是,男的说入过团,用真名退出,又给他俩带上护身符,又给神韵光盘和小册子,他俩高兴的离开。

退休书记明真相退出邪党

有一天,碰到一个早年认识的人。我和他问好握手,问他健康状况,他说腰有毛病,不能干重活。他问我你有五十岁吗?我说差三岁七十岁,他很惊讶,唉哟,太年轻,怎么保养的这么好。我告诉他我学法轮功,一身病就是修炼法轮功好的,不要听信邪党的骗人鬼话,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谁炼谁知道好,是江泽民妒嫉,容不下好人才迫害的。他说他有个表妹,从小在他家长大跟亲妹妹一样,后来学了法轮功,现在天天去叫人家退党,来我家好几次也逼我退,我不退,领××党的钱为什么还要反对党?我说,大哥你的钱是××党给的吗?它们的钱都是拿我们老百姓的,我们拿的退休工资,是我们一生的辛苦挣出来的,哪个国家没有这个福利待遇?××党把什么功劳都归为己有。

他又说法轮功好就在家炼,为什么要反对××党,人家能不管你们?我说××党把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抓起来,非法关押,送洗脑班、劳教所、监狱、用酷刑折磨他们,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给外国人牟取暴利。

中共为了维护其统治地位,从其建政以来杀多少人,土改、工商业改造、镇反、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屠杀爱国学生和北京市民、残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人,在它执政期间,有八千万中国同胞死于非命,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理,也是人道。我们没有反对它,只是在揭露它暴行,制止它行恶,挽救那些被它用谎言毒害了的世人,是在救人,退出邪党选择一条光明的路。

再说,××党用谎言颠倒黑白,咱都很清楚,“万恶的地主恶霸牟二黑”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作为阶级教育的典型,污染一代又一代的人,可是改革一开放,“牟二黑”成了发家致富带头人,牟氏庄园成了世人旅游的圣地。它这样颠倒黑白的撒谎,它还可信吗?现在已有一亿多人退出了党、团、队这个邪教组织,“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咱也用个化名退了吧,希望能记住法轮大法好,有个健康的身体,有个美好的未来。他说:好哇。我说其实你家小妹也可以告诉你这些,但是你每次都不让她说,对不对?他点了点头。

打开心结 中学校长兼书记退党

我有一个远房侄子,和我女儿在同一个城市工作,两家关系也不错,是某中学的校长兼邪党书记。有一次到他家去,回家时他用车送我。在车上,我给他讲大法真相、讲邪党的邪恶。他惊讶的说:二姑,没想你也学法轮功,你不要说服我,我是一校之长又是×党书记,我不会背叛党和国家。我说没有人逼你背叛它,也没有逼你信什么,我讲的是一个道理,你在它这个圈里滚打半辈子,都知道,它用你时,说什么都行,不想用你时,就给造谣、贬低你、不公的对待你,甚至置你于死地。以前他是某高中的邪党书记和副校长,那所高中是他一手建起来的,后来因和校长、市教委某人矛盾,被免去副校长职务,经努力才又到了某中学。我的话触及到他的心灵,他态度变了说:“也是。”

我又接着说,法轮功师父教人向善,学法学功后,人都有一个好的身体,按真、善、忍做人,使人变得真诚、善良、宽容。法轮功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广受赞誉,获得各国、各地政府褒奖、支持议案和信函三千多项,唯独中共在迫害,但它也不会长久。邪党与好人为敌,它已经没有希望了,现在有三十多名中共高官在海外被法轮功学员起诉。我们应该热爱我们的祖国,但爱党不是爱国,中共也不等于中国。中共大限已到,天要灭它,谁能挡得住。车到门口了,真相也讲完,给他用化名退出邪党,他一直说谢谢,人背后的邪灵解体了,人是善良的。

周晓辉:上海退休官员被查 习近平回应吴邦国?

大纪元2014年12月20日讯】在12月17日上海徐汇区滨江绿地附近出现一座外形酷似北京天安门的建筑后不久,即19日,中共上海市委纪委传来消息:上海市宝山区原区委书记、现年71岁的姜燮富目前正在接受调查。两者之间是否有关联,我们不得而知,但后者若视为对江派僭越的反击,也并不为过。

官方提供的简历显示,姜燮富曾任奉贤县委书记、上海市农委副主任、市委党校副校长(1991—1993)、宝山区委书记、市房地资源局党委书记等职。2003年2月当选为市人大常委会委员、市人大城建环保委副主任委员。从2008年至今年6月,他还曾担任上海置业集团独立非执行董事。

早在担任奉贤县委书记、上海市农委副主任时,姜燮富就与时任上海市委副书记的吴邦国有交集,1991年,他被上海市委任命为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主持日常工作,而校长正是由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吴邦国兼任。吴邦国对姜燮富的赏识显然不是一般。

在当了两年党校副校长后,姜燮富在1993年被委以重任,任宝山区区委书记。宝山区是上海一个相当重要的区,是重要的工业基地,一是这里有中国最大的钢铁基地,二是有军工路、张华滨和宝钢3个大型的集装箱码头,三是有158家大厂。

姜燮富在任上修建了从宝山到上海的逸仙路高架路。2000年,他被调到新成立的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当一把手。该局被业内戏称为“上海第一局”,因为他包揽了上海土地资源和房屋管理双重大权。

大概就是在此期间,姜燮富与上海置业公司有了明显的交集。2002年,上海置业董事长施建在宝山区罗店新镇开始圈地(6.8平方公里),发展罗店新镇。罗店新镇被定位为北欧风格,主要分为居住区、风貌区和商业区,里面有人工湖、北欧风情街、市民活动广场、会议中心、诺贝尔科技公园和18洞高尔夫球场。15个月之后,随着上海房地产市场升温,土地价格飙升,当初每亩20多万元人民币拿到的土地,如今已经涨到250万元人民币/亩。显然,施建要拿到土地,必然要得到姜燮富的同意。

由此,施建的产业蒸蒸日上。据大陆媒体2007年的一篇报导。曾当过兵的施建在谈到经营理念时强调一点是“要跟政府建立紧密的关系,在发展中一定要依靠政府的支持”,只有这样,才能把企业不断地从小做到大,从大做到强。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何姜燮富后来做上了置业的独立非执行董事,其在政府的人脉恰恰是施建所需要的,而姜燮富从中收取了多少好处也不难想像。

在宝山区、市房地资源局担任要职期间,姜燮富对于赏识自己的吴邦国有所回馈也并不奇怪。据香港媒体爆料,与江泽民家族一样,吴邦国家族也在上海编织了庞大的利益关系网,其中吴邦国的弟弟吴邦胜涉足房地产和建筑业两大块,身家雄厚。在这个过程中,吴邦胜或许在拿地等方面得到了姜燮富的帮助。

事实上,早在2008年,上海市房地资源局就受陈良宇案波及,有若干官员落马,其中就包括姜燮富的老下级陶校兴等。姜燮富未受波及,不知是幸运还是受到某高层的保护。

至于姜燮富是否曾与江泽民的二儿子江绵康有交集也值得关注。据大纪元报导,江绵康的一个公开职务是上海市政府建设和交通管理委员会局级巡视员,负责全市土地、拆迁、规划、建筑总协调工作。而江绵康从1981年开始迄今,围绕着这个委员会成立了研究所、研究中心、企业及学术研究性的团体等,同时发行出版跟城市发展相关的多种杂志。

如今退休很长时间的姜燮富被查,应是追查其在职时出现的问题,而这背后不仅是习阵营对山寨“天安门”的回应,也是对11月初吴邦国与江绵恒同时露面公开向习近平叫板的回应。上海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责任编辑: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