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航飞机失联 大陆论坛13天前惊现预言帖

大纪元2014年1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12月28日一早一架载有162人的亚行QZ8501航班失联,新浪微博上有媒体人惊爆,本月15日天涯社区上就有人预言亚航飞机出事,呼吁中国人远离亚航,别成为另一个MH370的牺牲品,并呼吁及时通知自己的亲友。该帖文在亚航飞机出事后成为网上聚焦中心,引起众人惊叹与热议。

28日一早,一架从印尼泗水飞往新加坡的亚航QZ8501航班与雅加达塔台失联,失联时间是北京时间7时17分。失联客机上有162人,包括7名机组人员,据悉飞机上没有中国乘客。

有大陆媒体人韩路在自己新浪微博上惊爆有人预言了亚航飞机失联事件,他发了一张截图,并配上一句话:这朋友本月15日预言了今日亚航的飞机失联事件。

这是楼主“老百姓有自己的乐”在本月15日晚上8点15分以标题《马航被搞垮后,黑手又伸向了亚航》发到天涯社会的一个帖子,内容是:“国际大黑手把马航MH370和马航MH17劫持和击落后,作为世界第六大航空公司的马航基本垮了,处于要死不活的状态。现在,大黑手又把目标锁定在亚航,一如既往,必须搞垮亚航,因为亚航也属于马来西亚。鉴于黑手的势力过于强大,心肠过于狠毒,建议出行的中国旅客,远离亚航,别成为另一个MH370的牺牲品。”

这个帖子发出后,他当晚再接连发了几个帖子进一步说明:“本来是高高兴兴出去旅游或者经商工作学习的,不小心坐了马航或者亚航,成为靶子,亏死了。大家小心点”“大家要把这个消息及时通知自己的亲友”、“惹不起,躲的起!谁看见这个帖子,谁受益。”“老百姓自己保命最重要”。

甚至当晚11点12分左右他写帖子说:“这是一个保命的消息。去欧洲或者美国旅游,不坐马航亚航客机。别听不进去话,过一段时间出事后再翻出这个帖子,那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随后接连二天16日、17日,改名楼主还是提醒:“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大家要重视”,并且强调“远离亚航,远离马航,珍爱生命”。

他17日凌晨58分和上午10点10分左右发了二个一模一样内容的帖子“远离亚航,远离马航,珍爱生命”之后,就消失了。

28日亚航飞机失联后,很多人重新回过头来,纷纷跟帖说:“楼主何在”“ 叹服” “我去,这个太不可思议了”“ 可怕……”“跪了”……

还有人说:“楼主出来,你是猜的还是这事是你策划的?飞机真的不见了哦!” “楼主知道内幕啊!”

有人表示,新浪的亚航客机失联专题中,提到失联客机上没有中国乘客,不知道是不是跟该楼主的提醒也有关联?网上也有人猜测这位能预测的“神人”是不是国安部的人员。

亚航飞机失去联系后,很多人围观该楼主的原帖,并留言探讨,现在帖子已经达到25页面,但是该名楼主一直没有再现身。

这名楼主清楚写出事件涉及到对像:“这次事件涉及的应该就是亚航的合资公司——泰国亚洲航空。”

根据百度资料显示:亚洲航空公司是马来西亚的一家航空公司,是亚洲地区第一家低成本航空公司。也是马来西亚第二家国际航空公司。母公司是AirAsia Berhad。亚洲航空公司拥有泰国亚洲航空和印尼亚洲航空两家合资公司。

责任编辑:姜晓

Advertisements

曹长青:高墙鸡蛋,我选择站高墙一边

曹长青

被西方左派主导的国际舆论,在多数情况下,只是一味地表现“政治正确”——要么弱者就永远是对的,要么大多数就永远是对的。那种“高墙鸡蛋论”就是典型的不问是非,搅乱世界的逻辑。

在巴以冲突中,以色列常被指责说,冲突中加沙丧生的人数更多,以色列“不成比例回击”,是以强欺弱;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人的土地,是侵略者。

怎样看待巴以冲突问题,不仅涉及逻辑常识,更涉及道德取向。

人类从未停止过战争。巴以冲突,当然也是一场战争。评论战争的标准,不是哪方强,哪方弱,而应是正义与非正义。强不等于错,弱更不等于对。但这个世界上太多人、太容易被“强弱”的说法误导,尤其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那个“高墙鸡蛋”的歪理:“无论高墙多么正确、鸡蛋多么错误,不管那高墙多么的正当,那鸡蛋多么的咎由自取,我总是会站在鸡蛋一边。”

村上春树典型地代表了左派虚伪的作秀:显摆自己“政治正确”——站在弱势一边,说冠冕堂皇的话,而不顾真实,不管对错。其结果往往是助纣为虐。

“高墙鸡蛋论”错在哪里

人们说照顾弱势群体,是指对社会中相对处于弱势的少数族群、尤其是老弱病残。但如涉及犯罪和战争冲突,就绝不能再用“强弱”的标准,而应该用对错、正义与非正义作为衡量原则。

例如警察追击抢匪时,警车性能是一流的,警方配有精良武器,需要时还有直升机配合等。相比之下,犯罪分子的装备相形见绌。那么在强大警方面前,你能说那个处于弱势地位的犯罪分子就可怜、值得同情吗?强大的警方如同高墙,那个犯罪分子简直像不堪一击的鸡蛋,你难道要像村上春树那样“不管高墙多么的正当,我总是会站在鸡蛋一边”吗?

再比如,美国军队击毙恐怖主义头子本拉登时,更是强弱分明。美国派出的是特种部队,受过特殊训练的精兵强将,更不要说武器设备一流。而本拉登和他的妻子佣人们基本没有什么武装。面对强大的美国特种部队,更是鸡蛋对高墙。在这种一目了然的“强弱”之间,在高墙与鸡蛋之间,你难道还站在处于弱势地位的“拉登鸡蛋”一边吗?

至于巴勒斯坦丧生人数多,以色列被指责为“不成比例地回击”,更是不分对错、不分是非的错误观念。我曾在“以色列进攻加沙应该谴责吗?”一文中讲过,在第二次大战后期,英国对德国的轰炸,美国对日本的轰炸等,都造成大规模平民死亡。更不要说,美国甚至对日本扔了原子弹,瞬间造成10多万丧生。但人类历史记载和评断的是,德国日本这些平民的死亡,不是英国美国故意造成的,而是战争的代价,而这场战争是德国日本法西斯挑起的,他们才应该对本国平民的死亡负责。同理,哈马斯才是导致巴勒斯坦平民死亡的真正罪魁。

“正义与非正义”是根本

所以区分正义战争与非正义战争才是根本。谁先挑起战争,谁先杀害他人,谁就是非正义者。今天以色列进攻加沙,因为哈马斯把那里变成恐怖袭击以色列的基地,从那里旷日持久的向以色列居民区发射火箭弹,并挖了几百条地道,进入以色列袭击杀害平民。哈马斯跟希特勒们一样,是首先挑起战争的罪魁,所以才遭到以色列的反击。哈马斯还是全球恐怖主义运动的一部分。以色列打击哈马斯,不仅是保卫自己的国家,自己的人民,也是对全球反恐的重大贡献。

所以中东冲突的关键,不是以色列以强欺弱,而是他们要生存,一次次打败(阻止)侵略者。由于以色列国力先进,组织有效,更同仇敌忾,顽强战斗,所以每次都把阿拉伯侵略者打得落花流水。今天的巴以冲突,哈马斯更不是以色列对手,所以更显示出以色列的强大。

西方左派和阿拉伯世界等专制国家的媒体,总是把巴以冲突的责任归罪于以色列,强调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土地等。但这种领土纠纷的起源,恰恰是阿拉伯国家首先联手发动战争,要把以色列(这个联合国正式承认的国家)从中东抹掉。

1948年以色列建国第二天就遭到周边五个阿拉伯国家(埃及,伊拉克,约旦,叙利亚,黎巴嫩,以及巴勒斯坦游击队)的联手入侵,要把这个新生国家消灭在襁褓之中。后来1967年的“六日战争”,也是阿拉伯国家要联手入侵,以色列面对群敌,所以才先发制人。1973年十月战争,是埃及和叙利亚联手进攻以色列。这些战争都是以色列获胜,并乘胜占领了埃及的西奈半岛、叙利亚的戈兰高地,约旦的约旦河西岸,以及当时在埃及控制下的加沙地带等。

“土地换和平”的成败

但以色列并没把这些“土地”永远并入自己版图,而是提出“用土地换和平”,即你们承认以色列的存在(让我们在这个地区生存),我们就退还土地。这是非常理性的方案,获得多数以色列人的支持。《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曾以研究中东问题的专著《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获得普利策评论奖。他在该书中引述的民调是:在以色列,主张无条件立即退还土地的占5%,主张永久占领的占20%,主张有条件退回土地的占75%。这个条件就是阿拉伯人不威胁以色列的安全,承认以色列的存在。

后来埃及承认以色列,以色列就交还了西奈半岛。约旦跟进,也拿回约旦河西岸。对戈兰高地,拉宾当总理时(1995年)就提出以军撤出换取叙利亚承认以色列。当时以色列国会还以54比30票通过决议,支持从戈兰高地撤军,用土地换和平。但叙利亚就是不肯承认以色列(当然,阿萨德政权对自己的人民都用毒气杀害)。

巴勒斯坦的阿萨德们更加愚蛮。在阿拉法特专权独裁(并支持恐怖主义)的年代,无论以色列怎样让步,都无法换来和平。后来以色列强硬派领袖沙龙当总理后,单方面从加沙撤军,把这块土地完全交给了巴勒斯坦人。结果是,土地没有换来和平,阿拉法特的烈士旅(这名字就够恐怖的)和哈马斯们,把加沙变成了恐怖袭击以色列的基地(发射火箭炮,挖了几百条地道)。

约旦国王:道路从这次开始

以色列占领加沙时,该地局势基本稳定,经济也复苏,以色列安全很多。沙龙的妥协让步(单方面无条件退出加沙走廊),使以色列更受威胁。因此沙龙备受批评,左右派都有怨气。以至沙龙(昏迷多年后)2014年初要去世之际,右翼犹太教拉比拒绝为他的健康祈祷,很多鹰派人士不参加他的葬礼,表达对他单方从加沙撤军政策的强烈不满。

今天更清楚地看出,当对方(巴勒斯坦)没有和平意愿、不承认以色列生存的权利,以色列单方面撤军的“土地换和平”方案是不明智的,因为它换来的不是和平,而是挑衅、侵略和对以色列人民安全的严重威胁。

在这次巴以冲突(以色列进攻加沙)中,埃及是调停者,提出停火等方案。就是因为埃及不仅早就承认了以色列(1977年),而且刚当选总统不久的塞西将军,对穆斯林兄弟会等伊斯兰势力持强力打击的政策,主张世俗化,反对政教合一。

而真正的解决方案,就是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在《纽约时报》发表的“道路从这次开始”提出的:中东要想有永久和平,阿拉伯国家必须承认以色列的存在,让它融入这个地区。同时巴勒斯坦独立建国,让巴勒斯人民活得有尊严和希望。

巴以冲突,是典型的一个“高墙鸡蛋,到底应该站哪一边?”的例子。强弱不是标准,多数少数也不是标准。正义的价值才是。那什么是正义非正义的标准?非常简单:那个首先要剥夺别人生存权利的永远是错的!无论他是强是弱、是多是寡。

被西方左派主导的国际舆论,在多数情况下,只是一味地表现“政治正确”——要么弱者就永远是对的,要么大多数就永远是对的。那种“高墙鸡蛋论”就是典型的不问是非,搅乱世界的逻辑。

中共在圣诞节出现二个“声音”

8021639941
圣诞之际新浪的丽媛粉丝团发表了一组习近平与圣诞老人合影的组图,并配上一句新年许愿,与圣诞节高校等地禁止圣诞节成强烈反差。(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4年1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圣诞之际新浪的“丽媛粉丝团”发表了一组习近平与圣诞老人合影的组图,并配上一句新年许愿,散发圣诞节庆浓烈氛围。但此前大陆一些高校和幼儿园则出现限制过圣诞节的通知,甚至有学校还要对参加圣诞节的学生进行处罚,引起民间反弹。网上民间纷纷认为这组图片是对这几天限制圣诞节庆的学校打脸。

高校等抵制圣诞节

浙江温州教育局,22日以短信通知:禁止市内各类各级中小学举办任何与圣诞有关的活动。当地学校获悉后即取消活动。

据《辽沈晚报》官微25日披露,昨晚,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封校禁止学生过平安夜。学校组织平安夜集体观看有关中华传统文化的宣传片,“教室门口有老师把守,谁过圣诞就处分谁”。

此外,12月24日,湖南高校几位学生身着汉服来到长沙太平街的圣诞活动现场,手举“抵制圣诞节”等标语进行宣传活动。

这些抵制圣诞节的活动不仅引起了学生的争议,也在网上引起激烈争论。大陆一位马先生表示,过不过圣诞节,这是个人选择,关学校什么事啊。

还有人说:“这个学校既然那么热爱中华传统,那么反对西洋文化的渗透,把外语课取消了得了,也别要什么四六级了,招生时候出点孔孟这类的题,能答上来的都录取了吧。”

还有人评论说:“以封杀‘洋节’的手法,来保护传统的想法狭隘,如同闭关锁国,断送国家未来。”

彭丽媛粉丝团放出一组图片 网络纷称打脸

12月25日是西方的圣诞节,新浪微博上有一个以彭丽媛名字命名的“丽媛粉丝团”,放上一组习近平与圣诞老人的图片,并写上:“铃儿响叮当6天之后,就进入2015年了,来许个2015的愿望吧!”圣诞的氛围相当浓烈。

“丽媛粉丝团”与新浪上类似的“习大大粉丝团”一样,表面非官方,但背后有官方影子,经常释放一些特别的内容和图片。

在这组照片发出前,大陆一些学校出现限制过圣诞节的情况,因此网上有人建议将这组图片转给那些禁止学生搞圣诞活动的学校。

河南科技大学毕业的女生表示,习大大都去找圣诞老人玩了,那些抵制圣诞节的都歇歇吧……。

也有民众表示,高校抵制圣诞节,这下打脸了吧。还有用声音形容说,啪啪啪打脸“高校抵制圣诞节”。

新浪的“归零信徒”猜测,不知道那些五毛说圣诞节是西方威胁渗透是不是赶紧把台词改改了?!

也有大陆人称,这可能是唯一能把手搭在习大大肩膀上照相,自己坐椅子习大大坐桌子的人了……。北京一位市民“猫小滚滚”表示,这回看哪个高校还敢抵制圣诞节。

中共日子难熬 害怕西方宗教渗透

北京的时政观察员华颇先生,对今年各地出现禁止圣诞节的声音进行解读说,中共党内很多人不信马列信鬼神,因此前不久中共规定党员不能信仰其他宗教,而且民间有很多人对中共不信任、也不不认同所谓的马克思理论。民间加入外来的宗教人数大为增加,再加上现在北京又跟梵蒂冈建立关系,所以中共要提防梵蒂冈对中国国内的影响力,官方要淡化外来宗教对中共政权的冲击。甚至以加强所谓的传统文化名义来抵制西方的宗教影响。尤其是现在基督教的家庭教会,令中共感到压力非常大,家庭教会遍地开花,中共抓不过来也控制不了,所以今年圣诞节期间,中共接连出招,禁止过圣诞节。

8021639942
圣诞之际新浪的丽媛粉丝团发表了一组习近平与圣诞老人合影的组图,并配上一句新年许愿,与圣诞节高校等地禁止圣诞节成强烈反差。(网络图片)

责任编辑:李晓清

吉林省洗脑班的黑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长春市洗脑班,对外称吉林长春“法制教育培训基地”,在长春市兰家镇奋进劳教所(现改为戒毒所)南侧,青年路9588号院内的四层楼里,邮编:130114,牌子在大门里能看见,但大门外并没挂牌。

法制教育培训基地的头目(主任)叫刘小峰,何主任(女),由长春市610直接主管迫害,负责转化的帮教人员是:祝家辉、高志禄、邪悟人员李小燕(梨树县)。

十一月十四日,长春市洗脑班结束,吉林省洗脑班开始,由省政法委直接主管迫害,参与迫害人员均换为省政法委的610人员,省政法委610的邹军,常驻洗脑班负责具体迫害。负责转化帮教的是邪悟人员:李合举(男,舒兰)、刘双慧(女,舒兰)、李小燕(女,梨树县)、还有一姓刘的(女,50多岁),姓马的(男,50多岁)。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610不法人员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洗脑班是一栋四层的大楼(花钱租的),一楼大厅入口有封闭的电子门,二楼是办公地点,三楼非法拘禁着吉林省内各地法轮功学员。四楼也有办公室和会议室,帮教邪悟人员就住在四楼的房间。三楼是全封闭式的,走廊入口有电子门,窗户全部带铁栏杆。

进了电子门是监控大厅,二十多个房间的监控电视画面清晰可见。每个房间里靠近窗户有两张床,靠近窗户的棚顶有一个监控摄像头二十四小时监控,每个房间一个法轮功学员,一个社区陪护人员(报酬每天一百五十元)。每天晚上有至少四个警察轮流值班,查看监控,他们是从司法局或者奋进戒毒所、朝阳沟戒毒所借调过来的警察。三楼的尽头是一个大会议室,有很多座椅、投影仪、电脑、音响设备等,是用来给法轮功学员集体洗脑上课,二零一四年在这里开了两次 “揭批大会”,转化的人到台上胡说八道。

这里每天早六点起床,七点开饭,八点~十一点半上课洗脑,下午一点半~五点上课洗脑,晚上六点半~九点上课洗脑,九点半就寝。上课就是看污蔑大法的光碟,再由邪悟的帮教“做工作”,不转化的只能坐在椅子上,或者坐在床边不准动。帮教人员跟你说话时,法轮功学员沉默不说话就是抗拒转化,闭眼睛就用小喷壶往脸上喷水,说是叫你清醒清醒(李小燕就向时斌脸上多次喷过水),他们的说法就是:这是吉林省的政法委办的“法制教育学习班”,不能让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有这的规矩,把送你到学习班就是挽救你,转化好了就让你回家,不让你进监狱,但是你不转化,抗拒转化,最终就给你判刑。

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除了上厕所(由陪护人员寸步不离的跟着),不准出房间,洗脸、刷牙由陪护人员把水打回来,在房间里洗漱,吃完饭后饭具让陪护人员去水房清洗。每个房间都有电视和机顶盒,但是不转化的不准看电视。这里的一般情况是遵守规定,就不打你,不遵守规定就狠狠地打。

十二月六日下午,邹军让陪护人员出去单独对时斌说:“你媳妇找国保(要人)了,国保要放你,但你不写转化的五书,我不能放你。当天晚上洗脑到了结束时间九点,邪悟人员李小燕说今天晚上学习到十一点结束。时斌说:“规定到九点(看污蔑大法的光碟),为什么让我看到十一点,我不看”。李小燕说:“你不看是吗?我去找领导。”马上邹军跟着李小燕来了,邹军问时斌:“你看不看(污蔑大法的光碟)?时斌说:“不看”。邹军伸手就打时斌,被时斌用手挡了一下,时斌说凭什么打人,邹军说:“我就打你了”,时斌说:“打人就不行”。紧接着邹军狠狠的几拳,打在了时斌的脸上,马上时斌的鼻子和嘴就淌了很多血,流了一地。邹军还没算完,持续不断的重拳打在了时斌的头部和脸上,把时斌打倒在地上,然后就用脚狠狠地踢时斌,邹军说:“我看你还敢不敢跟我叫号了……”。邹军还说:“我还让陪护出去,单独跟你说国保要放你,刚说完,你就开始跟我对抗。”时斌的上嘴唇里面因外部强烈的打击,被牙齿磕破,不断地流血,上嘴唇肿的翻了起来,左半部的头和脸被打肿了,睡觉时头的左半部疼的不敢靠在枕头上。

吉林省政法委洗脑班据说到十二月底结束,但是还有法轮功学员不断的被绑架进去,什么时候结束就不知道了,目前至少还有十名以上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在那里。

强制法轮功学员到所谓“学习班”强制洗脑,是没有法律依据人为的另外加害的行为,是法外施法,法外设定权力。刚结束不久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号称“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行政机关不得法外设定权力,……坚决消除权力设租寻租空间。”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非法迫害何时能停止?

长春市洗脑班:
主任刘晓峰 0431-81036779、13304323033
祝家辉13154357536
高志禄13596034603
长春市610:
张德祥13804319596
吉林省政法委610:
主任张明久 办0431-88905959、13604443111
主任于国强
处长李光辉 办0431-88904870
副处长王光烈 办0431-88905696
邹 军 13159640070
长春市政法委:地址:人民大街78号 邮编130056
办公室:0431-88951465、0431-88991227、0431-88991018、0431-88991023

新疆石河子610副主任王永康犯罪记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新疆报道)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1999年6月10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

王永康,男,现是新疆石河子“610”副主任,曾是新疆石河子市北野监狱的一个头目。法轮功学员钟凯被酷刑折磨致跳楼而死跟他有很大关系。

2008年12月,北野监狱为达到转化钟凯的目的,特地组成了一个强制转化小组,王永康为转化小组的组长,其他成员有:张琦(音),男,30多岁,当时任北野监狱教育科科长。二监区教导员杨建国、副教导员余峰、狱警于新琦(音,30多岁)、二监区监区长徐建国、管教干事任帅(20多岁)。在强行转化过程中,恶人不让钟凯睡觉,一睡觉就把盆、桶套在头上用棒子敲打噪音折磨,每天只给很少的馒头,经常拳脚相加、辱骂体罚。

因钟凯是个孤儿,曾与他相依为命的姐姐被迫害得失踪,所以恶警迫害起他来毫无顾忌。2008年12月26日上午9时许,钟凯在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下从三楼跳下,当场死亡。王永康等人为了掩盖事实真相,对外说“钟凯是走火入魔,自己跳楼而死”来嫁祸钟凯。石河子检察院来人调查此事,因钟凯是孤儿,家中没有一个亲人,此事就不了了之,后来监狱急匆匆将钟凯尸体火化。

如今,王永康不但没被追究责任,竟摇身一变升为石河子610副主任,仍为中共卖命,充当其打手。强制转化小组的其他成员也非但没受处分,还连连升官,这跟当时的驻监狱检察官不作为有关系。

周建国,男,52岁。生前是新疆石河子农八师地区监狱检察处处长,在石河子北野监狱驻所任职。周建国虽没有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钟凯的迫害,但钟凯被迫害死时他正是驻北野监狱的检察官。监狱害死了人,相关参与者不但没被追究责任,受到惩处,相反有的还高升了,这是他这个检察官的不作为,掩盖了罪恶,让行凶者更肆无忌惮、毫无顾忌地再迫害其他的法轮功学员。

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天自有安排。2012年9月30日,周建国和妻子及周建国的堂弟周建勇(40多岁,北野监狱二监区中队长)和妻子共四人坐车去木垒县途中,车后胎爆胎,车立起并高速旋转,甩出三人当场死亡,堂弟周建勇在送往医院途中死亡。据说这次车祸死相很惨。

在这里正告那些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相关者,赶快悬崖勒马,善恶有报自古以来都是不变的真理,为自己,为家人留条后路吧。

北京市房山区洗脑班恶人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市房山区洗脑班的主要头目郭志贵,是610聘用的骨干,这几年来一直恶毒攻击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郭志贵恶行殃及家人,他妻子得乳腺癌,现生活不能自理。

主要帮凶孙保艳,女、六十多岁, 二零一四年十月中旬遭报应,得了脑出血,从良乡医院转到北亚康复中心,现生活不能自理。

邪悟者张玉玲也遭报应,得脑血栓,住进医院,生活不能自理。

北京市房山区中共不法人员为了维持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将臭名昭著的洗脑班从安庄村搬到了官道乡。十多年来,房山区610为了躲避曝光和追查,多次变更地方,近年来一直躲在原良乡街道(现西潞街道)安庄村的一个私人工厂里。洗脑班所有的费用,完全由房山区政府财政支付,洗脑班人员每人每天伙食费三十元,住宿洗漱用品全都免费,而且还领工资与奖金。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类似纳粹盖世太保。各地610不法人员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非法私设洗脑班,劫持当地法轮功学员和在劳教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满的法轮功学员,企图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

郭志贵,手机号码:13641248767
犹大马淑文,手机号码: 13439637423
犹大还有隗凤玲等5-6个人

从台北市长保护法轮功学员谈起

文/云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曾担任台大医院急诊部医师、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台大医学院教授等职,且没有任何党籍的柯文哲当选台北市第二十三任市长,在海内外引起关注。二零一四年的圣诞节是他宣誓就职的第一天。下午,柯文哲从市府走到议会的途中,针对“爱国同心会”在台北101大楼前的暴力行为,严肃地对着陪同的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信义分局长李德威说:“我先跟你讲一件事情,如果再有法轮功的人被打伤,我就把你换掉!”李德威马上表态:“是!”

这个“爱国同心会”经常在台北市著名的景点101大楼广场前,开着一辆箱型车在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附近出没,以车上扩音器向周边的民众大声辱骂法轮功,并且恐吓、甚至暴力袭击法轮功学员,也曾攻击路过的行人。被台湾民众普遍认为有着中共背景,有如“中共在台湾的一只手”。

让世界惊奇的就是这一点,柯文哲上任的第一天就做出了这个决定。这个决定看似很小,却意义重大。法轮功学员讲真、善、忍,已为世人普遍接受,可是却在自由的台湾受到骚扰和攻击。这是柯文哲善恶分明的表现,说明他注重保护人权。柯文哲事后受访时表示:人民有其权利义务,对就对,错就错,不光是台北,要让台湾建立公民社会,一切必须依法行事。

柯文哲说的明白:对就对,错就错;坏人打好人,可不就要依法制止吗?可是在大陆的市委书记们又是如何做的呢?我们需要说明的是,在大陆,市长没有市委书记的权力大,大陆的市委书记,相当于其它国家或地区的市长,所以我们拿大陆的市长或市委书记和台北的市长作比较。

薄熙来: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的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几千名法轮功学员自发地汇集在辽宁省大连市政府信访办大楼的门前,以和平请愿方式要求大连市政府放人,其中很多是中老年妇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想,薄市长一定会替民作主,会放人的。谁知薄熙来却对公安局等部门的有关人员下达命令: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的整!

薄一声令下,大约十点左右,众多警察气势汹汹地从公安局大楼的方向冲过来,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一些年轻的小伙子被打得鼻口是血,有的被打得遍体鳞伤,衣服被撕破,鞋子被扔掉;一名大约三十多岁的女学员,欲劝阻警察的非法暴力,被一警察一掌劈向后颈处,女学员立刻昏倒在地;另有一正义人士正要拍下这血写的事实,突然被一群便衣警察打倒在地,并且把照相机用脚跺碎;对一些白发苍苍的老年人也不放过,连推带搡,致使许多老年人被推倒在地。

一个姓王的公安局副局长,奔进停靠在道边的薄熙来的专车。薄熙来说:你看这些炼法轮功的,这么团结,这么有效率,不抓不打怎么办!你们给我狠狠地打,打死了活该,由政府承担责任。事后薄熙来的司机说:薄当时密切地注视这里发生的一切,他就坐在这辆车中亲手指挥警察迫害善良老百姓。

榆树市委书记李伟:杀人放火可以不管,法轮功不管不行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吉林省榆树市市委书记李伟出差去上海,在给榆树市公安局打电话下令时说:“对于法轮功去北京上访人员,抓回来给我狠狠地打,留口气就行。”开会布置迫害时,公开叫嚣:“现在杀人放火可以不管,法轮功不管不行。”

松原市委书记蓝军:宁可错抓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期间,吉林省松原市市委书记蓝军,借口奥运火炬传递途经松原,亲自布置对法轮功学员的搜捕,对各地区大量派发抓捕名额。蓝军在布置迫害的秘密会议上疯狂叫嚣:“宁可错抓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

朝阳市委书记王明玉:只打、只干、不说

王明玉于二零一零年八月调任辽宁省朝阳市任代市长、市长,二零一三年一月转任朝阳市委书记。他一上任,就下令对法轮功“严打重判”。在担任市长的近两年期间,部署过对朝阳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行动。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王明玉密令朝阳市公安局迫害法轮功要“周密部署,加强打击力度,务求实效,坚持‘只打只干不说’”。王明玉还从盘锦调来亲信李超任公安局长,一面迫害法轮功学员,一面镇压上访冤民,为其保驾。而当上朝阳市公安局长的李超,迫害起法轮功学员来,更是不遗余力,他亲自给各部门直接规定绑架人数指标,要求全市二十一个警种部门至少绑架一百一十二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三月,王明玉转任锦州市市委书记。刚上任就下达了“核实法轮功学员居住地址”的指令。王明玉还命令派出所和社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挨户骚扰,下令公安要“一对一地跟踪”,“先摸底、后抓捕”。进入七月,他还操纵着对法轮功学员野蛮采血。

在中国大陆,市长、市委书记们强令公安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是执行中共的邪恶政策。这种自上而下、全方位的迫害政策是由中共邪恶的体制决定的,处在这个邪恶体制上的市长、市委书记们,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起着推动和加重迫害的作用。

而在海峡对岸的台湾,与我们只有一水之隔,同是中国人,对发祥于大陆的法轮功却如此关心。特别是这个没有任何政党色彩的医生柯文哲,刚一上任,就对保护法轮功提出如此明确的要求,这怎能不令世界注目!

从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出:大陆的中共官员迫害法轮功时,根本不讲道德良知、是非对错,只要上头有政策,就依政策办事,哪管老百姓冤不冤!而在台湾,官员依据的是基本的是非判断,对就对,错就错,一切依法行事。大陆与台湾的差距之大,不只是在经济上的贫富,更在基本是非的认知上。只有最邪恶的中共流氓政府,才会作出颠倒是非的事情来。中共暴政不仅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也在迫害其他中国民众,中共才是反华势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