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列车卷到车轮下的瞬间

文/大陆大法弟子的家人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二零一四年四月的一天,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就在这一天,法轮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

我的父亲是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弟子,他经常以大法的法理教诲我们,告诉我们做人的道理。我很认同大法,有时也帮父亲做些证实大法的事,如:下载明慧文章,往大纪元网站发送三退名单等。

我是一名火车司机,参加工作二十多年了。今年四月的一天,我担当司机值乘作业,也是带徒弟的第三趟车。当时是值乘特殊超限货物列车作业,值乘时间长,限速低,造成我机班作业时间长,已经超劳。这时列车调度员用电台告诉我,机班车在NZ车站等候换班。我们照办了。

换班后,由于作业时间超过二十个小时,体力超限,急着回家休息。我和徒弟商量扒车回家,NZ车站是铁路沿线的一个三等小站,由于地理情况特殊,是个锅底形的车站,不允许接发重载货物列车停车,也属于高坡度地段。所以我和徒弟商量到车站外面拦车回家,其实是违章作业。

我用电话联系后面列车司机,正好是我的一位朋友。告诉他進站速度压低点,不用停车,我和徒弟飞乘上车(飞乘上车就是列车不停,车速在十几公里,扒车上去),以前自己也干过这种事,飞乘上车不是问题,有把握。

当时,我与徒弟等在铁路两旁,列车过来了,当时车速在每小时十三公里。好友招呼我们抓紧上车,徒弟上去了,我却没有扒上。因为我这侧的地面是石渣,松软,脚一蹬,身体没有腾起来。当时心想:坏了,按惯例,如发生这种事情,非死即伤,伤就是轧断腿。这时我的好友也发现我手扒着机车栏杆,双脚腾空,也吓坏了。

这时车速已加快,机外是千分之十四的高坡路段,列车的速度控制不了,车速加速很快,心想完了,手已经抓不住了,没劲了,当时我已经被卷到车底下去了,我心里大喊:“师父救我!!!”当我的身体接触地面瞬间,就感觉一双大手抓着我的两肩,把我从车底拽了出来。这时列车飞驰而去。

我翻身爬起来,看看身上哪儿都没事,就是蹭了点土,四肢都在,跟没发生什么事一样。我嘴里一遍一遍的念:“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我的好友看到我没卷到车下,打电话给我:“小A,你没事吧,可把我吓死了!”我平静的告诉他:“没事,没事,身体哪都没事,你们赶紧走吧,别管我了。”

事后回想起来真是后怕,万幸的是,这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是小徒弟,后果不堪设想!

在这里再次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神韵2015年巡回演出开启 加拿大政要祝贺(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综合报道)拥有世界第一秀美誉的神韵艺术团的全球巡回演出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在美国德州奥斯汀(Austin)和佛州劳德代尔堡(Fort Lauderdale)两个城市同时拉开帷幕。随后在北美、欧洲、亚洲和大洋洲的一百多个城市,巡回演出数百场,历时四个半月。届时,全新的演出将再度带给全世界观众惊喜与震撼。

十二月二十七、二十八日,神韵在加拿大的巡回演出已在第一站——汉密尔顿拉开帷幕。与往年一样,加拿大总督、总理和多位联邦部长、国会议员,纷纷向神韵艺术团发出贺信。

他们在贺信中赞扬神韵为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增色,让加拿大人能够领略到中国富含底蕴的传统文化,并表达了他们对神韵艺术团和演出主办方——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的感谢。

加拿大总督:神韵是丰富中华文化的精彩呈现

连续五年为神韵发出贺信的加拿大总督大卫•劳埃德•约翰斯顿(David Johnston)在今年的贺信中说:“我很高兴向欣赏神韵艺术团演出的每一位观众,致以我最美好的祝愿。”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01
加拿大总督大卫•劳埃德•约翰斯顿(David Johnston)连续第五年给神韵演出发来贺信(图片来源:总督办公室)

约翰斯顿总督在贺信中称,加拿大以多元、多文化社会为荣。在这里,各种文化遗产的弘扬和传播,是加拿大人共性的核心特征。他说:“几千年来,中华传统文化以音乐和舞蹈的非凡之美启迪着世界。神韵艺术团演出是丰富的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彩呈现,为我们国家的(多元)文化增添了浓墨重彩。”

贺信最后写道:“我感谢神韵演出主办方和参与者,感谢他们/她们的辛勤工作和杰出贡献,恭祝所有人度过一个美妙的夜晚。”

加总理赞神韵:在加拿大推广中华艺术

加拿大总理斯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自二零零六年当政以来,每年都为神韵发贺信。在今年的贺信中,哈珀总理说:“我非常高兴能向今晚观赏神韵演出的每一位观众致以最热情的问候。”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02
加拿大总理哈珀(图片来源:总理办公室)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03
加拿大总理哈珀致神韵的贺信

“今晚的(神韵)演出提供了一个体验蕴含五千年中华传统文化底蕴的精美中国古典舞和音乐的绝佳机会。”

哈珀在贺信中说:“我确信观赏演出的每一位观众都能尽情欣赏。我要赞扬今晚的艺术家们,他们与全国各地及全世界的观众分享他们的非凡才华,并将中华表演艺术在加拿大推而广之。”

哈珀总理表示:“我谨代表加拿大政府,献上我最真挚的祝愿,祝各位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

联邦自由党领袖赞神韵:恢弘巨作

加拿大联邦自由党党魁贾斯丁•特鲁多(Justin Trudeau)在今年的贺信中说,能向(加拿大)全国各地观赏二零一五年神韵演出的观众表达问候及欢迎,他深感荣幸。

特鲁多说:“今年的神韵演出将以丰富多彩的文化呈现出来,庆祝中华传统及成就。通过这一以中国古典舞及融汇东西方乐器乐团为特色的恢弘巨作,加拿大人将领略到中国源远流长的历史,从古代到今天。”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04
加拿大联邦自由党领袖贾斯丁•特鲁多(Justin Trudeau)在今年的贺信中说,能向(加拿大)全国各地观赏二零一五年神韵演出的观众表达问候及欢迎,深感荣幸。(图片来源:加通社)

他说:“我要感谢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和神韵艺术团,感谢他们组织二零一五年在加拿大的巡回演出,(神韵演出)促进着跨越文化的交流及友谊。”

特鲁多表示,神韵在加拿大巡回演出非常必要,这样的演出不仅仅让加拿大的华人寻根追源,同时也与全加拿大民众分享了中华古老文明。

他在贺信的最后说:“请接受我最热烈的欢迎,我希望你们能尽情欣赏二零一五年神韵演出!”

就业、发展和多元文化部长:神韵是中华传统文化盛典

联邦就业和社会发展部长兼联邦多元文化部长康尼(Jason Kenney)在贺信中写道:“在神韵的非凡演出即将开始之际,我向神韵艺术团致以我的认知和祝愿。”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05
联邦就业和社会发展部长兼联邦多元文化部长杰森•康尼(加拿大政府网站)

他在贺信中说:“神韵是中华深厚传统和文化的一次盛典。同时,我感谢神韵演员以及主办方对世界成功典范的加拿大多元文化再一次做出贡献。我向二零一五年神韵世界演出的成功致以最诚挚的祝愿!”

联邦移民部长:感谢法轮大法学会(主办方)作出的贡献

联邦公民及移民部长克里斯•亚历山大(Chris Alexander)已连续第二年给神韵主办方发出贺信。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06
联邦公民及移民部长克里斯•亚历山大(Chris Alexander)给神韵主办方发出的贺信

在今年的贺信中,亚历山大说:“谨代表哈珀总理和加拿大政府,我要向所有欣赏今年神韵艺术团演出的观众表达我最热情的祝愿。我要向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表达感谢,谢谢你们在组织这次活动中的努力。”

他还在贺信中写道:“神韵演出是过去多年加拿大华人社区显著发展的佐证。”对神韵艺术家、主办方和观众的多方努力和热心,“我们非常幸运能有机会表达感激之情,感谢你们对丰富我们的社区和我们的国家所作的贡献。”

亚历山大部长说:“作为加拿大公民及移民部长,我要祝贺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祝贺你们为加拿大成为一个具有丰富文化的民主国家作出的巨大贡献。”

自然资源部长:神韵的演出壮观无比

联邦自然资源部长乔•奥利弗(Joe Oliver)代表安省大多伦多地区埃格灵顿-劳伦斯选区(Eglinton-Lawrence)的选民,以其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的身份在贺信中写道:“亲爱的朋友,我代表埃格灵顿-劳伦斯选区的选民以及我自己,向法轮大法学会致以我最温暖的祝愿,祝愿你们能够再一次成功主办世界级的神韵演出。”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07
联邦自然资源部长乔•奥利弗(Joe Oliver)(加拿大政府网站)

奥利弗议员表达了他对神韵的认识:“神韵的制作热情感人,神韵的演出壮观无比,神韵把传统中国的文化通过舞蹈、布景、音乐及现场乐队完美展现出来,把观众带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中去体验。”

奥利弗议员进一步写道:“我向神韵艺术团致以我最高的祝愿,同时我也向其演员和支持者致以感激。我希望神韵二零一五年在加拿大的演出尽善尽美。”

卫生部长:神韵激励民众欣赏善良勇气和希望

联邦卫生和健康部长罗娜•阿姆布罗斯(Rona Ambrose)在贺信中写道:“作为联邦卫生和健康部长,我非常高兴能够借此机会向神韵艺术团道贺。神韵通过舞蹈激励民众欣赏善良、勇气和希望。”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08
联邦卫生和健康部长罗娜•阿姆布罗斯(Rona Ambrose)(加拿大政府网站)

阿姆布罗斯部长写道:“传统中国舞蹈和音乐已经历经了几千年的风雨,当今神韵再一次将之弘扬光大。这真的激励人心。加拿大卫生和健康部认同中国的传统,并在认真研究和了解传统中药。在这一点上,加拿大卫生和健康部和神韵产生了共鸣。”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09
联邦卫生和健康部长罗娜•阿姆布罗斯(Rona Ambrose)致神韵的贺信

阿姆布罗斯部长进一步写道:“作为卫生和健康部长,我支持神韵的另一个原因是神韵涵盖和弘扬了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有利于所有的加拿大人。”

国务部长:感谢法轮大法学会对加拿大的贡献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10
联邦多元文化国务部长提姆•阿帕尔(Tim Uppal)(加拿大政府网站)

多元文化国务部长(Minister of State Multiculturalism)提姆•阿帕尔(Tim Uppal)在贺信中写道:“我代表哈珀总理和加拿大政府向所有出席神韵演出的观众致以最温暖的问候。神韵是一场闪耀传统中国音乐和舞蹈的精彩演出。”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11
联邦多元文化国务部长提姆•阿帕尔(Tim Uppal)致神韵的贺信

阿帕尔部长进一步写道:“我愿意向所有在加拿大的华人表彰推荐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特别是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对加拿大多元文化方面的贡献。”

联邦劳工部长:预祝神韵演出成功

联邦劳工部长凯莉•利奇(Kellie Leitch)已经连续第二年为神韵发出贺信。

在今年的贺信中,利奇说:“我非常荣幸能向参与神韵艺术团制作的每一位表达我最衷心的祝愿。我要向那些花费了无数时间组织演出的人表达感谢。”

在贺信中,利奇表示要感谢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让神韵在加拿大巡回演出得以成行。

“预祝(神韵)巡回演出成功!”

汉密尔顿国会议员送祝贺

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汉密尔顿东及石溪区(Hamilton East-Stoney Creek)国会议员韦恩•马斯通(Wayne Marston)发来贺信,感谢神韵主办方与加拿大人分享他们的古老价值观。

2014-12-29-minghui-canada-shenyun-greetings-12
加拿大国会人权委员会副主席、汉密尔顿东及石溪区(Hamilton East-Stoney Creek)国会议员韦恩•马斯通(Wayne Marston)致神韵的贺信

马斯通在贺信中说:“我非常高兴能在你们(主办的)神韵艺术团巡回演出期间,向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表达我最热情的祝贺。 神韵艺术团的巡回演出是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丰富并增进我们文化传统的实例之一。我对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与加拿大民众分享你们的功法和传统予以赞扬。”

加拿大八城市巡演 神韵再现

今年神韵的两个艺术团在加拿大巡回演出分别在加东和加西同时进行,于十二月二十七日在安大略省汉密尔顿拉开序幕, 然后巡演基奇纳-滑铁卢、渥太华、蒙特利尔、魁北克城、密西沙加、温哥华和多伦多共八个城市,历时近一个月,共上演三十场。

拒做奴工 卞江遭上海提篮桥监狱体罚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江苏法轮功学员卞江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七监区,目前被剥夺家人探视的权利。

因卞江拒绝参与生产奴工产品,狱警黄维嘉、沈建新等对他进行体罚,每天关在三平方米的小号里,反手面壁,白天逼坐在直径只有九厘米的圆座子上,晚上指使恶犯们把卞江踢醒,不让其睡觉。七监区副大队长王浩成下令取消卞江亲属的探视权。

狱警王浩成在六监区曾长期用电警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刘鹏,且多次欺骗家属说刘鹏不要见家属,从而剥夺刘鹏家属的探视权。

迫害卞江的责任人有:上海提篮桥七监区:副监区长王浩成、教导员周俊华、一中队小队长黄维嘉、中队长陈松、恶犯王建荣等。

上海提篮桥监狱:
地址:上海虹口区长阳路147号、邮编200082
总机:021-55589900转各部门
传真:021-65454647
上海提篮桥七监区:
教导员周俊华021-55589900转2710
副监区长王浩成021-55589900转2710
副监区长丁俊021-55589900转2710
中队长陈松021-55589900转2710
小队长黄维嘉021-55589900转2710
小队长沈建新021-55589900转2710
小队长孙苗俊021-55589900转2710
恶犯王建荣李一孙永康葛正求江立波
教育科610许金龙021-55589900转(家住浦东新区)
教育科610倪红斌021-55589900转
教育科610徐海洪021-55589900转(家住浦东新区)
提篮桥监狱参与此事的部门人员:
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戴卫东(原提篮桥监狱长)手机13701851126
监狱长王东晟021-55589900转分机1001办公室直线021-65848922
副监狱长殷光辉(法轮功专管)021-55589900转1004
副监狱长欧利刚(原二监区专管法轮功)021-55589900转分机1003办公室直线021-65418619
手机13611774317
副监狱长程颖021-55589900转1002或1005
副监狱长张国强021-55589900转分机1003办公室直线021-65458184
副监狱长程东林021-55589900分机1004办公室直线021-65451569手机15921597458
监狱指挥中心021-65419040转1010或转1011或转1016
纪委尹卫东021-55589900转1005办公室直线021-65458811或021-55589900转1006
纪委书记李军021-55589900分机1006办公室直线021-65458811手机15921597458
监狱政委文勇021-55589900转分机1002办公室直线021-65378143
狱政科科长王勇明021-55589900转5318
教育科科长陈伟民021-55589900转5204
教育副科长张勇021-55589900转5204
刑法执行科崇队长021-55589900转5208
五监区大队长刘伟021-55589900转2510
五监区徐京哲021-55589900转2510
五监区中队长刘新民021-55589900转2510
五监区虞曙翔021-55589900转2510
监狱信访办张队长021-55589900转
九监区杨元昌021-55589900转2910
刑法执行处021-55589900转
监狱监察室021-55589900转分机1709直线021-65848703
政治处主任刘华021-55589900转分机1007办公室直线021-65124823转1007
政治处副主任021-65124823转1602、021-65124823转1701、021-65124823转1702
、021-65124823转1703、021-65124823转1704
、021-65124823转1043、科长021-65461329转1019
办公室主任王克坚021-55589900转分机1021办公室直线021-65121210
信访办021-55589900转分机1024办公室直线021-65378490
办公室021-55589900转分机1019直线021-65461329
狱政管理科长王勇明021-55589900转分机1501直线021-35110528
后勤科长021-55589900转分机1511直线021-65845093
财务科021-55589900转分机1401直线021-65844079
驻监监察室021-55589900转分机3400直线021-65129558
四监区5中队刘伟021-55589900转7406
(7401、7402、7403、7404、7405都是四监五中其他办公室电话)刘新明队长虞曙翔队长葛中队长
监狱信访办021-55589900;021-55589900转
监狱刑务处021-55589900转
监狱刑务直线021-65419040;021-65419040
刑法执行处021-55589900;021-55589900转
狱政科021-55589900转
驻监检察室021-55589900转5423或5405
直线电话021-65848703;021-65848703
传真电话021-65454647;021-65454647
一监区门岗分机:021-55589900转2110;监区长直线:021-65412374
二监区门岗分机:021-55589900转2210:监区长直线:021-65412578
三监区门岗分机:021-55589900转2310;
四监区门岗分机:021-55589900转2410;监区长直线:021-65122710
五监区门岗分机:021-55589900转2510;监区长直线:021-65350677
六监区门岗分机:021-55589900转2610;监区长直线:021-55097313
七监区门岗分机:021-55589900转2710;
八监区门岗分机:021-55589900转2810;监区长直线:021-65465837
九监区门岗分机:021-55589900转2910;
十监区门岗分机:021-55589900转3010;监区长直线:021-65122710

杨昌元、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刑务处主任(现九监区待退休)
汤长荣、上海提篮桥一监区监区长021-55589900×2101、35080981转2111、65412374转2111
江 伟、上海提篮桥一监区监区长021-55589900转2101
朱洪达、上海提篮桥一监区中队长
张 毅、上海提篮桥一监区中队长021-55589900转2104、警号3101179
汤 敏、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副大队长
夏 靖、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副大队长021-55589900转2112、
各监区长:021-55589900转2115、021-55589900转2116、021-55589900转2117、021-55589900转2118
费 强、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中队长、警号3101171
董静毅、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分监区长
田 洋、上海提篮桥监狱一监区中队长
葛遵阳、上海提篮桥监狱二监区狱警
沈言荣、原上海提篮桥青中分监区长(现南汇监狱总医院大队长(在医院里继续迫害绝食的法轮功学员)
王锡斌、上海提篮桥监狱二监区狱警
黄晨健、上海提篮桥监狱三监区副监区长
戴文龙、上海提篮桥监狱四监区狱警
薛 春、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副监区长(现监狱心理咨询室主任)
费春雷、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中队长
李敬敏、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副中队长
张 健、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指导员
郭 海、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小队长(现监狱狱政科)
陆 彬、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小队长
倪 凌、曾任上海提篮桥监狱五监区一分监区长
钱海峰、上海提篮桥监狱六监区狱警
毛建平、上海提篮桥六监区书记021-55589900×2610
樊振群、上海提篮桥六监区副大队长(警号:3101368)021-55589900×2610
瞿 斌、上海提篮桥六监区021-55589900×2610
逄东升、上海提篮桥六监区021-55589900×2610
成玉标、上海提篮桥六监区021-55589900×2610
葛礼斌、上海提篮桥七监区副监区长021-55589900×2710
高 峰、上海提篮桥八监区监区长021-55589900×2810
郑海凌、上海提篮桥八监区副监区长021-55589900×2910
张占格、上海提篮桥八监区副监区长021-55589900×2910
苗建军、上海提篮桥九监区监区长021-55589900×2910
徐昌俊、上海提篮桥九监区副监区长021-55589900×2910
徐 猛、上海提篮桥十监副监区长(警号:3101395)021-55589900×3010
盛 清、上海提篮桥十监区监区长021-55589900×3010
(注:提篮桥监狱会不时调整监区人员、以上信息可能会变化)

甘肃女子监狱不准谈“周永康被抓”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时光匆匆,一个月的时间瞬间离去。但是对于在甘肃女子监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而言,这一个月的时间并不短暂。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早上9点30分左右,法轮功学员韩仲翠的家人来到甘肃女子监狱会见厅登记处,告诉登记的狱警,要求会见韩仲翠。当时登记处有两个狱警,一个狱警很不屑地说:“那样的表现还会见什么,表现不好还会见什么。”另一位说,“我电话给问问。”过后给登记。

几分钟后韩仲翠走进了会见室。家人看到,距离上个月会见韩仲翠,短短一个月,韩仲翠没有了笑脸,脸部明显浮肿,眼部肿胀,人显得精神紧张,还不时焦躁的摇手让家人不要再来看她。家人拿着电话说:“妈妈想你的很,我才来看你。”韩仲翠的妈妈已经九十多岁了。家人又说:“周永康被抓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是修炼人,有师父管,谁也不能迫害你。”

当韩仲翠刚“嗯”了一声时,电话没声音了。随即一个高而胖大的女狱警急匆匆走到韩仲翠的身边,家人看到韩仲翠站起,向后退了几步,该狱警对着韩仲翠不停地训斥,说的什么家属听不到。随后韩仲翠被带走,家属也再无人理会。到登记处询问,登记处的狱警称她们只负责叫人,人家队长不让继续会见她们也管不了。

家人随后直接找到甘肃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一位年轻人接待了家人。家人说:“我们到监狱去看人,还没说上几句话,电话就被掐掉了,人也被带走了。甘肃女监的狱警还当着我们的面训斥我的家人,背过我们家属也不知怎么折磨。上个月会见人还有笑脸,今天完全不一样,人的脸也肿着,眼睛肿胀着,我们听人说在里面不让睡觉等,我希望监狱的警察不要再折磨她了。”

该年轻人说:“你们说说叫什么名字?在哪个监区?”家属说叫韩仲翠,是炼法轮功的。这位工作人员从电脑上查了查后,出去了一趟,回来给家属很热情的倒水,让家属说说具体情况。

当家属又重复了上面的话之后,该工作人员微笑着说:“你们会见时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家属说:“我就说了周永康被抓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位工作人员说:“周永康被抓与你妹妹服刑没有关系。如果我们的干警工作上有问题我们会予以批评或处理,如当着你们家属的面训斥(韩仲翠),但是你们在会见时不要说不该说的话。”

韩仲翠女士,五十四岁,兰州城关区火车站街道公务员,现在被非法拘禁在甘肃女监后,经常被体罚,有一次长达十七、十八天,还不让睡觉。迫害使得她浑身浮肿。恶警逼犯人付博包夹转化韩仲翠,如果不转化,付博就得到监区去劳动。包夹韩仲翠的犯人付博,是兰州市安宁区长风厂的,贪污犯,四十岁左右,为了不去监区劳动,就不惜用各种手段迫害和伤害法轮功学员:殴打、辱骂、天天看污蔑大法的视频强制洗脑……

韩仲翠抵制写所谓悔过书、保证书,不骂师父,不骂大法,被犯人包夹杨黎肆意迫害折磨,晚上不让睡觉,罚站熬通宵达三个月之久,两条腿肿的和脚一样粗细,折磨的整个人就直挺挺倒下了。

韩仲翠被构陷冤判后,智障的儿子遭其父遗弃,被锁在一个堆放杂物的房间里,穿着单薄又不合身的衣服,一个冬天没有生火。孩子本来在韩仲翠修炼法轮大法之后,日渐恢复正常,能够与人沟通、简单交流,而今孩子见人却不敢说话,连给他的食物不敢当着人吃,变得痴傻。韩仲翠的大姐、二姐家中,经常闯入如狼似虎的当地610人员,威逼、恐吓韩仲翠的大姐、二姐。

韩仲翠九十多岁高龄的母亲,又不幸摔伤,心痛加身痛,掐着指头算日子,盼望女儿早日脱离魔窝,回家团圆。

甘肃省女子监狱现非法关押了三十多名法轮功修炼者,其中有七十多岁的老人杜桂芳、白香兰、郭连清,五十多岁的韩仲翠等。狱警明里一套、暗里一套,指使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强迫“转化”过程中打伤打残多位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芦月玲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不到三个月时间,竟然被打断右胳膊与右腿;法轮功学员陈洁的脸和两臂被摧残变形;法轮功学员吕桂花坚持修炼,被犯人包夹卢艳将双腿打成黑紫色,并长期强迫睡在水磨石地上。

甘肃省监狱管理局
地 址:兰州市城关区静宁路222号
区 号:0931 值班电话:0931-8881081
邮政编码:730030 传 真:0931-8825056
姓 名 职 务 办公室 手 机
万治贵 甘肃省司法厅副厅长
党委书记、局长0931-8736526 13919858899
梁仪坚 政 委 0931-8735366 13609368660
刘琰 副局长 0931-8735688 13993166922
监狱企业集团公司总经理
魏兴刚 副 局 长0931-8735568 13993166923
郭建中 副 局 长 0931-8735806 13893326286
梁秋明 副局长 0931-8735698 13919806866
监狱企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原酒泉监狱监狱长,策划迫害)
杨万成 纪委书记0931-8735986 13893632808(原兰州监狱监狱长,策划迫害)
姜润基 副 局 长0931-8831128 13609381711
甘肃省女子监狱通讯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九州开发区68号信箱 邮编:730046
甘肃女子监狱电话
监狱长
干玉梅: 13919199196 0931-8333502
赵春燕: 13919198389 0931-8333530
戴文琴: 13919196198 0931-8330899
安琼 : 13919121558 0931-8333511
吴红玉: 13919121901 0931-8333519
石明玉(男): 13659420239 0931-8336793
庞永祥(男): 13919121898
张鹏: 13919121909 0931-8331616
政治处:
文雅琴: 13919121998 0931-8333886
狱政科:
王磊: 13919121669 0931-8333526
副科长: 13919121952
内勤: 0931-8325086
生活卫生科:
罗志虹: 13919121839 0931-8331810
惠红(副科长)13919121869
葛彩云: 13919121995
卫生所: 0931-8307163
反×教科:
朱红(科长) 13919121959 0931-8331600
副科长: 13919121962
值班点: 0931-8331639
警戒科
科长: 13919121920 0931-8332396
副科长: 13919121922
大监门: 15379024100
质量技术检验科
科长: 13919121528 0931-8334599
公司接待站: 0931-8331887
设备动力科
科长: 13919121926 0931-8333517
基建科
科长: 13919121989 0931-8333516
副科长: 18693198851
教育改造科
科长: 13919121830 0931-8333527
副科长: 13919121958
副科长: 13919121612
内勤 : 0931-8333610
狱内侦查科
科长 : 13919121880 0931-8333525
综合管理科
科长: 13919121868 0931-8333529
生产综合科
科长: 13919121902 0931-8331686
财务管理科
科长: 13919121619 0931-8333553
一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862 0931-8333532
杨艳梅(副): 13919121515
陈晓彤: 13919121510
二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656 0931-8333550
教导员: 15193135223
杨丽(副监区长) 13919121601
陆春梅(副监区长) 13919121552
(副监区长) 13919121631
三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618 0931-8333531
教导员: 13919121650
苏海花: 13919121568
刘 13919121903
张 13919121663
值班点: 0931-8333523
四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508 0931-8333569
教导员: 13919121960
陈 13919121613
刘 13919121603
侯 13919121623
值班点: 0931-8333522
车间: 0931-8333569
五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828 0931-8373083
教导员: 13919125561
副监区长: 13919912685
副监区长: 13919121665
监道值班点: 0931-8373081
车间: 0931-8373083
六监区
监区长: 13919121518 0931-8330196
教导员: 13919121856 0931-8330496
曹晓丽: 13919121503
罗海燕: 13919121661
景 13919121535
监道值班点:0931-8331826
八监区
王雁(监区长) 13919121818 0931-8334559
丁军环(教导员)13919121816
赖艺丹: 13919121956
王 13919121500 0931-8307702
监道值班点: 0931-8334559
驻监检察室 0931-8333503
总值班室 0931-8333513
分监控值班点
A楼 0931-8323673
B楼 0931-8320375
C楼 0931-8320372
D楼 0931-8320376
警察
王永丽: 13919121628 祁振 :13919121532 丁少云: 13919121506
陈淑丽: 13919121569 李忠琴: 13919121580 郭红: 18293108179
李亚琴: 13919121951 李淼: 13919121800 张莉萍: 13919121806
杨菊荣: 15002593552 丁玉萍:13919121953 李小燕: 13659310548
兰海琴: 13919121522 鲍琳: 13919121585 田红: 15002622328
岳永军: 13609350539 赵晖: 13919121811 朱媛媛: 13919121802
郭凤莲 0943-8810600
郭淑岑 0971-8232626
洪兰芳 15593117325
王映南 029-87330196 13991230208
韩淑霞 13359486711
相淑英 0931-8457363
王一强 0931-8810079
常秋君 0931-8278958
万夫岑 0931-2171687
李正家 0931-8274929 15214044310
耿桂元 0931-8263285
毛晓岫 0931-8260801
赵菊荣 0931-8271375
王东京 0931-8278103
冠淑英 3650665
何跟巧 0931-8278312
相玉英 0931-4570191
王云英 09314577328
闵繁秀 0931-4661594
冯霏 13909482057
张娟 18919957268
王燕苓 0931-7924116
郑淑琴 0931-8861137
郭强民 13667512817
郭佩霞 0931-8470292
刘燕 1368338844
王龙 13649316833
孙航 13919384695
王春花 0931-8871577
相儒鵬 18919818992
郭淑惠 0971-6253938
相静鹏 18919901599
刘娟 13008727620
刘欣 13359453912
吴文兵 15002671659
姜裕源 13309310160 13519401818
刘军 0933-6253938
石岚 15346732563
孙宁菲 15346732679

从索要子弹费到贩卖人体器官

文/沧海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张志新在文革时死得非常痛苦和凄惨。张志新被枪决后,还有一个让人痛心的情节:她的家人还为此掏出了一角钱的子弹费。

枪决人还要子弹费?这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恐怕只有中共才有这样的邪恶规定吧。人,不管他有多大的罪恶,多么的死有余辜,哪有向他的家属索取子弹费之类费用的?杀了人,却让家人为此买单!这该有多荒唐!其实,明白中共邪恶的人都知道,这哪里是政府缺钱?这分明是在羞辱他的家人,是在借羞辱他的家人达到恐吓民众的目的!

几十年过去了,中共的子弹费仍然存在。二零零四年的四川汉源发生警民冲突,十八岁的陈滔因涉嫌打死武警被捕,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秘密处决。警方通知陈滔的父亲,让他拿五十元子弹费去领儿子的骨灰。

杀了人,再让其家属来买单,真可称得上是中共的一大创举。而对于有些不用子弹枪决,而改用手术刀进行加害的人,中共还怎么收取子弹费?中共是没有借口收取子弹费了,可是中共为此获得的报酬,却是子弹费的无数倍。

十多年来,中国在人体器官移植的数量方面一直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哪来那么多的器官供病人移植?原来是中共建设了许多供人体器官移植的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库。

一位曾经在“中国中医血栓病医疗中心”(位于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雪松路49号)工作过的人员在海外公开揭露,这个医院,从二零零一年开始,约六千名法轮功学员当中的四分之三的人已经被挖空心脏、肾脏、眼角膜、皮肤后死去,并被毁灭尸体。

同年,沈阳军区后勤部下属的一名老军医对外披露:中共中央同意将法轮功作为阶级敌人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的需要来处理,无须上报!也就是说,在中共看来,法轮功学员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是商品。

海外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工作人员,通过调查取证,从多个角度证实了这种罪恶的大面积存在。二零一四年九月,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长白书忠向追查国际调查员承认:“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那么器官移植的价钱是多少呢?一个肝脏移植包括医疗费用售价十万美元,肾脏每个六万五千美元,心脏十五万美元。仅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一年的收入就是一亿人民币。

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第三零九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二零零六年的三千万元增长至二零一零年的二亿三千万元,五年增长近八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九十年代末开始器官移植,医疗年收入从三千六百万增至二零零九年的九亿多元,增长近二十五倍。

因为是见不得人的秘密交易,同时也因为被摘取器官的法轮功学员大都没有姓名,或被刻意隐藏了身份,中共是不可能因此再向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收取杀人的费用的。

是不是不向家属索取杀人费,就说明中共杀人进步了呢?当然不是。要知道,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有罪之身,相当一部份人连所谓的法律程序都没有走,就那样被秘密绑架后,然后由医生动手摘取了器官。中共不是不想羞辱他们的家人,并借此恐吓民众,而是变换了手法,一方面营造出不怎么迫害法轮功的假相,一方面在这种表面平静的掩盖下进行着更加血腥和卑鄙的杀人。中共由此获得的费用远超子弹费千万倍。

从索要子弹费时的狰狞,到贩卖器官满足私欲的贪婪,中共的阴毒步步加深。

周晓辉:江派败像大显 2014年逾四十高官被查

大纪元2014年12月30日讯】2014年即将终结,2015年新年的脚步正在匆匆走近。盘点2014年,迄今为止,共有41名中共省部级以上高官被查,其中副国级以上4人,他们是原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和令计划。

在落马的这些高官中,其共性诸如贪腐、滥用职权、包养情人等就不必细说了,还有一个共性是他们都或直接或间接与江派有牵连。笔者简短道来。

围绕着被江泽民一手提拔并紧跟其迫害法轮功的周永康,就有如下高官与其有交集:海南省副省长冀文林、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祝作利、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广东省常委兼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海南省副省长谭力、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兼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辽宁省政协副主席陈铁新、全国人大环保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白恩培、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秦玉海、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隋凤富、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黑龙江省委常委韩学键。

他们或是周永康的秘书,或是周的亲信,或是与周的亲信有关,其中不少人与周一起干了相当多的坏事,并都直接参加了针对法轮功的迫害,而且与周永康一样血债累累。

围绕着同样受到江泽民器重和提拔的政协副主席、原江西省委书记苏荣,有如下高官与其有牵连: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江西省委原秘书长赵智勇、青海省常委兼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潘逸阳。他们都与苏荣共过事,有过不少交集,并与其沆瀣一气,侵吞国有资产,恶行昭昭。

与刚刚落马的原中办主任令计划有关的则主要是“山西帮”高官,包括山西省人大原副主任金道铭、中国科协袁党组书记申维辰、山西省原副省长杜善学、山西省政协原副主席令政策、山西省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山西省委秘书长聂春玉、山西省统战部长白云、山西省副省长任润厚、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孙兆学。这些人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贪腐利益集团,部份人如金道铭、申维辰是令计划秘密组织的、为自己培植力量的“西山会”成员,而二人亦与江派的刘云山、曾庆红之弟曾庆淮有交集。

由于令计划被曝在2012年3月儿子车祸后与周永康达成秘密协定,且与薄熙来有某种说不清的关系,尤其他在出任统战部部长后延续江派在海外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在客观上使其成为了江派的帮凶。

再说说剩余的落马高官。江泽民在“军中的最爱”徐才厚不说了,另一名落马的军队高官成都军区副司令员杨金山则涉足周、薄政变,同样涉及薄案的还有重庆人大原副主任谭栖伟,他是薄的旧部,在薄熙来任重庆市委书记期间任重庆市副市长并兼任重庆市委移民工委书记,分管广播电视、新闻出版、移民、三峡库区。

而安徽省政协副主席韩先聪,与去年落马的安徽副省长倪发科有交集,倪发科的靠山很可能是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和安徽省原省委书记回良玉。回良玉与江泽民是儿女亲家,并由其提拔不断高升。与回良玉有关的还有江苏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少麟,赵在回良玉任江苏省委书记期间进入省委常委,并兼任省委秘书长、办公厅主任。

此外,华润集团原董事长宋林是江派曾庆红的嫡系,香港中旅副董事长王帅廷曾任华润集团副董事长等职;而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敏背后很可能涉及吴官正和张高丽;国家行政学院常务副院长何家成则可能与江绵恒有关联,湖南省政协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阳宝华应涉衡阳贿选案,而湖南曾是江派的一个据点,长期由江派马仔掌控。

通过盘点上述41名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的背后关联,我们不难得出的结论就是:在2012年、2013年习阵营以“反腐”的名义针对江派展开行动后,2014年行动的力度再次加强,江派或与之有牵连的高官“被打”已成为大趋势,而这一方面意味着江派业已走向颓势,败像大显;另一方面则昭示着在即将到来的2015年,习阵营清剿的速度将会加快,江派残余的卸任和在任“大老虎”们如江泽民、曾庆红、张高丽、刘云山等非常有可能成为目标,以延续2014年“打虎”节奏,直至清剿的结束。2015年浓浓的火药味已经在空气中弥漫。

责任编辑:尚一

史达:令落马 习对江决战或在2015年

——令计划落马 拉开最后打大老虎决战的序幕(2)

040524033
习近平最后倒江的决战,有可能在完成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三级跳这三个阶段的关键战役以后,在2015年展开。(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4年12月29日讯】上次谈到习近平最后倒江的决战,有可能在完成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三级跳这三个阶段的关键战役以后,直接马上开始第四阶段的决战,彻底解决江泽民。那么,习准备好了吗?

习与江内斗的表面,像当年邓小平取代华国锋、江泽民取代邓小平一样,也是一种中共独特的权力交替。那么,让我们来看一看中共前两次权力交替的情况。

当年邓小平上台,到最后逼迫华国锋失势下台,大概算算,一共用了1年半的时间。这段时间内,邓小平尽管是有其以前极多的政治资源和人脉,但他还是需要在各个环节摸底和布局。等到一切就绪,才开始一战解决对手。

邓小平从1977年7月的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后,开始出任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常委、副总理、军委副主席、总参谋长等要职。他利用这些实权,开始了全面铺垫准备。1978年5月,通过否定“两个凡是”,邓在理论上击垮华国锋。1978年12月,邓小平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开始全面接管大权,把华国锋驱逐出权力中心。

而江泽民取代邓小平的过程比较复杂,因为江泽民从六四镇压上台,是属于空降司令,这有点类似现在的习近平。江几乎没有在中央的权力基础,他依靠的是邓小平的扶持,所以,需要的时间也更长一些。

1989年6月2江泽民被邓小平从上海调到北京当总书记,1989年11月邓小平宣布退休,江成为军委主席。但是,邓小平在1992年1月至2月间的春节南巡讲话,矛头对着江泽民,这说明决定权还在邓的手中,但也从而与江结怨。

1992年10月,江泽民扳倒军头杨尚昆,标志着江的全面掌权。1994年邓小平病重不能干政,江泽民没等他死(那是1997年2月的事)就开始对邓家进行有步骤的报复行动。1995年2月,周北方因“经济犯罪”被逮捕,开始了江对邓家的“打贪腐”全面围剿。

所以,江全面巩固其在中共的最高权力,在掌握总书记和军委主席权柄后用了3年的时间,他又用了2~3年才开始报复邓小平的家族。

中共政权的权力交替和新的权力达到基本稳固,虽然没有一定规律可循、复杂非凡,对立双方的矛盾关系也不尽相同;但是,从中共这个体制本身来看,新权力的巩固,需要一定的时间铺垫。邓小平用了1年半的时间,而江泽民则用了3年多时间。

到现在,习近平从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已经是2年的时间。习没有邓小平在中共内部的威信和班底,要在1年半之内完成在关键的部位摸底和完成布局不太容易;但习不像当年江的处境,时时有邓的直接牵制,所以可能不需要江当年的3年时间。

所以,习近平新权力的巩固大概应该在2至3年之内完成。尔后的这场对江的最后一役的决战,从时间上来看,极可能就将发生在2015年内,或者也可能已经开始。

那么,令计划落马又标志着什么呢?(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