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网络“毁谤”马英九该当何罪

作者:曹长青

九合一选举,国民党惨败。马英九们事后“闭门思输”,竟得出是“网络”之过。马政府法务部长罗莹雪近日宣布,要修法解决网络“集体霸凌”问题。

这个举动让人想到对岸中国。因为专制国家才热衷控制网络,什么防火墙、实名注册等,更用法律手段钳制人们的言论和思想。

网络是个新兴事物,尤其脸书、推特等,不像平面媒体(和专门网站)有人负责(事先审核),它只是一个平台,万千网民各显神通,各抒己见,当然就各种声音都有,有时鱼目混珠。怎样处理网络上的“毁谤”问题,是一个新话题。

台湾针对这个问题要立法,绝不应该朝向对岸中国的控制方面,而应借鉴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的法律经验和做法。

美国在审理网络诽谤案时,绝不是以控制为主,而更多的是坚持言论自由的原则,给言论空间。虽然网络是新兴事物,但美国对网络诽谤案的审理,基本是延续传统法律,坚持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言论和新闻自由的原则。我概括总结了一下,它主要体现在四大方面:

第一,事实和评论区别的原则。

美国在审理诽谤案时,非常注重把“事实指控”和“评论”严格区分开来。属于评论的部分,不管怎样严厉、尖刻,甚至过分,一般都不会被定为诽谤罪。即便使用像坏蛋、婊子、疯子,傻蛋等诋毁字眼,基本都被列入评论范畴,不作诽谤处理,从而尽量保护言论的自由表达。

例如2009年的著名案例,27岁美国女生波特(Rosemary Port)在其谷歌“个人博客”匿名抨击加拿大模特科恩(Liskula Cohen)是“纽约市的婊子”,“有精神病、撒谎、烂货一个”。科恩控告波特诽谤。纽约州最高法院裁决谷歌公布这个匿名博客的真实姓名,但没有裁定波特“诽谤罪”。

对于波特使用“婊子”“烂货”“精神病”等用语,是不是就等于“诽谤”,在网上有相当争议。有网民认为,这不应该被视为法律意义上的“诽谤”。因为如果把诽谤定义得非常狭窄的话,那么以后大家在网上也不敢随便骂别人是“asshole”(蠢蛋)了。“婊子”“烂货”等词,当然属人身攻击用语,但它和指控别人“偷东西、杀人、强奸”等有实际内容的诽谤完全不一样;它是抽像的人格贬损、斥责。这里有一个抽像和具体的区别。

对法庭裁决谷歌公布她的姓名,波特不服,要把这个案子打到美国最高法院,并坚持向谷歌索赔1500万美元。但迄今尚未听到最高法院受理此案的消息。

纽约最高法院的这项判决确立了两项原则:对网络的激烈攻击言辞等,持相当宽的裁决尺度,不是轻易定“诽谤罪”而影响网络评论、大众信息的自由流通。另外,法院可要求谷歌公布匿名博客的真实姓名,强调了言论的责任和透明性。

第二,对普通人和名人区别对待的原则。

美国另一个审理诽谤的著名原则,是对普通人和名人(public figure)及政府官员有不同标准。对普通人,不可随便诽谤,但是对名人、官员等,对他们打诽谤官司,则设有著名的“三原则”:1,当事人必须证明,报道内容失实;2,当事人的名誉受到实质性损害;3,对方有事实恶意,即明知不是事实,故意陷害。显然这第三条最难证明(事先有诽谤陷害对方的动机的证据),所以名人和政府官员很难打赢诽谤官司。

为什么对官员和名人设立这么严苛的标准?对官员,当然是从监督权力者的角度;对名人,因他们是公众人物,其言行也潜在影响和塑造公共政策,等于是“软权力者”,所以他们也应受到监督。如果让他们轻易打赢诽谤官司,会窒息监督的声音,影响大众的知情权。

但是,他们名誉受损怎么办?大法官认为,因他们是名人,就有机会在媒体上为自己澄清;虽然他们的形象可能还是蒙上阴影,但宁可让他们付出这个“代价”,也不要使言论自由或公共议题的讨论等受损。

什么样的人才算“公众人物”?最高法院没有给予明确的定义,但前些年一个判例是,一个在几千人的小镇中参加社会活动比较活跃的退休警察(名字上过几次社区报纸),状告媒体“诽谤”,最后被法院认定他是“公众人物”而败诉。

美国最高法院后来又把“三原则”扩大到即使是普通人,卷入处於大众关注的“公众事物旋涡”中,状告诽谤,也要出示这三点证据。

从对名人、官员等设立严格标准,到把“三原则”扩展到卷入大众关注的“公众事务漩涡”中的普通人,显示美国的司法更朝向保护更多言论(和批评)的自由流通,而不是轻易定罪。

第三,对嘲讽甚至极端无礼的不划线原则。

既然不轻易定罪,那么言论的底线划在哪里?尤其对名人和官员的嘲讽、痛斥,甚至辱骂,是不是有个界限?大法官没有明确定义,但通过案例,仍提供了线索:

最出名的是1983年基督教布道师福尔韦尔(Jerry Falwell)控告《皮条客》(Hustler)杂志诽谤一案,最高法院的一致裁决精神是保护模仿、嘲弄公众人物的权利,即使这种嘲弄举动是“极端无礼的”,甚至给遭到嘲弄的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痛苦。

福尔韦尔牧师的控告是相当有“理由”的:第一,那家杂志刊出一篇整个是编造的对他本人的采访,他根本没有接受过采访。第二,他在“采访”中说自己性生活的“第一次”是喝醉后跟自己的母亲。采访是假的,这个乱伦之说,当然也完全是编造的。福尔韦尔牧师认为,这是对他“蓄意造成精神痛苦”,在地方法院他胜诉,获赔15万美元。

但美国最高法院最后判决福尔韦尔牧师“败诉”。理由是,这篇“采访记”是刊登在这本杂志的喝甜酒的系列广告中,是一种模仿嘲弄。福尔韦尔牧师提出这家杂志应对这种“极端无礼”的讽刺负责,但最高法院认为“是否极端无礼”,在法律上难以定出可区别的原则标准,怎么定,都会损害言论和新闻自由,所以不定。

大法官强调,纵观整个美国历史,“图文描述和讽刺性漫画,在社会和政治辩论中发挥了突出的作用。”即使发言人的意见冒犯了他人,但美国宪法第一条修正案的核心价值是“政府在理念市场中必须保持中立。”也就是说,政府不能出面惩罚“言论”,而应保持“思想市场”的开放和自由流通。这个案子在美国影响巨大,后被拍成电影《The People Vs. Larry Flynt》,获得相当好评。

对政治人物和名人的“极端无礼”的批评或嘲讽,最高法院不愿“划线”限制,那么可以“极端无礼”到什么程度?在美国的刊物上,曾有过这样的漫画,裸体的尼克松总统跟自己的女儿在“做爱”(尼克松父女头像被移植到赤裸的男女身上)。这不仅是“极端无礼”,而且是“有意侮辱”。但尼克松没有去打官司。这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从“三原则”角度,他知道打不赢。另外,美国第三任总统杰弗逊就强调过,在有报纸无政府、有政府无报纸之间选择,他宁可无政府也要有报纸。美国政治人物基本都秉持这种传统,“进厨房就不怨油烟”,对批评和嘲讽持容忍和认可的态度。当然,制作发表尼克松父女“做爱”这种画面是非常粗鄙、不雅,甚至恶俗、流氓气的,但应该由媒体评论来检讨和批评,而不能用刑法来处罚。

第四,对涉及公众事务的言论更为放宽的原则。

美国在审理诽谤案时,如果言论涉及“公共关心事务”(matters of public concern),尺度也会放宽。例如2011年3月,美国最高法院就一群教会人员在伊拉克阵亡美军的葬礼旁举牌抗议辱骂,是否构成诽谤,九名大法官以八比一的悬殊比例裁决,士兵家属败诉,教会无罪。主要理由是:他们牌子上写的内容涉及公共事务。

虽然他们在人家葬礼之际举牌辱骂,发表“同性恋该死”等“极端无礼”的言论,但大法官认为,军中同性恋问题,是公众话题;不能因他们在葬礼旁的抗议行动令人不快,而用刑法惩罚,窒息公共议题的辩论空间。

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在(多数派)的裁决书中特别强调:“言论是相当有力量的……像这个案子,给阵亡士兵家属带来巨大的痛苦。”但是,根据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的原则,“面对这个现实,我们对痛苦的反应不能是惩罚言论者。作为一个国家,我们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保护那些在公众议题上甚至有伤害性的言论,来确保对议题的公开辩论不被窒息。”

当然,在普通人之间如果有诽谤(包括网络),审理的标准有不同,也有被定罪的。但是,从上述这四个方面可以看出,美国立法的基本精神,是尽量保护言论和新闻自由。这也是建国之父们把它列入宪法修正案第一条的原因:

言论也是个市场,应该让大众自由选择,要相信多数人的鉴别能力,最后一定是优胜劣败。对错误的言论,低级的言论,应该提供更多的信息,来自然淘汰。而不是由法律定罪和禁止,这样才能更大限度地保护言论自由,而言论和新闻自由是民主的重要根基。

2015年1月2日于美国

Advertisements

唐风:上海再发踩踏惨剧引深思

大纪元2015年01月03日讯】2015年来临的前夜,因大量人流前往观黄浦江对岸的东方明珠电视塔等灯火璀璨夜色下倒数迎接新年,引发上海外滩发生踩踏事件,造成36人死亡、49人受伤,令人震惊。特别是此次为1987年上海陆家嘴渡轮踩踏致66人死后上海又一次发生的踩踏悲剧。人们对亡者哀悼之余,不免引发深思。

两次踩踏事故回放

上海陆家嘴渡轮踩踏事故。1987年上海陆家嘴渡轮踩踏事故发生时,正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当政上海。12月10日清晨,黄浦江起大雾,视程在100米以内,黄浦江上所有航行的船只必须停航。时值上班高峰,上午9时,浓雾渐渐散去,轮渡开航,按平时的流量,这时在陆家嘴轮渡站已聚集了4万以上乘客。当第二班轮渡船开航时,在码头铁栅栏外等着上班的乘客拥挤着往船上赶,大量的自行车与行人混杂一起,秩序极为混乱。突然,一个中年人连同他的自行车一起被如潮水般汹涌的人流挤倒,随后就有人接连被挤倒,后来者踩着这些倒地的人向前踊着,一起惨祸瞬间酿成了。这次事故,作为地方官的江泽民应负主要责任。

上海外滩陈毅广场踩踏事故。2014年12月31日晚23时35分许,上海外滩地区的人流量据报导接近30万人迎候“跨年夜”。由于灯光秀改在外滩源,但当地民众、游客却普遍不知情。官方报导称,虽然今年外滩并没有组织大型的跨年活动,但截至跨年夜20点半左右,外滩的人流量已接近2013年有灯光秀时规模,远远超过预期。上海警方仅出动500人,导致现场人流失控,最后酿成上海外滩发生踩踏悲剧。外界分析,身为市委书记的韩正难逃其咎。

本不该发生的两起踩踏悲剧

踩踏死人事件是本不该发生的悲剧,有效的管理疏导完全可以避免。陆家嘴轮渡,距上海外滩踩踏事故地点陈毅广场,仅一箭之遥;虽隔了一条黄浦江,但直线距离仅600多米。在二十几年间连续发生踩踏事故酿人命,真是令人痛心。通常在外国,遇有游行庆典等人多热闹的日子,当地政府都要派出大量的警力和执勤义工维持秩序,疏导人流、车辆,就连公共汽车、地铁站也是由警察分批疏导乘客上车,这样就有效的避免了发生拥挤的现象,人们也形成了守秩序的习惯。上海两次发生的踩踏事故完全可以避免,实为当地政府长期疏于安全管理、玩忽职守、漠视生命的造成的典型案例。

另外,两起踩踏事故,都不能说是意外的突发事故。上海陆家嘴渡轮每天上班高峰时都是有上万乘客,发生江面起雾的现象也是时有发生的,出现事故显然是安全管理的问题。上海外滩跨年夜观烟花也是连年举行,每年都有数十万市民人流量,出现踩踏事故也明显是上海当局严重失职,相关部门并没有采取相应的交通安全管制措施,南京东路地铁站也没有封站,造成人流失控。这两起同地发生踩踏事故,说明地方当政者根本没有重视市民的生命安全,以至发生不该发生的悲剧。

陆家嘴渡轮踩踏事故江泽民撇开责任埋祸根

1987年上海陆家嘴渡轮踩踏事故发生是长期安全隐患没有得到重视和解决造成的。当时每天上班高峰期,职工为了赶时间上班,轮渡码头总是非常拥挤。由于轮渡运输枢纽长期没有安全畅通制度和设施的保障,又没有紧急事故的处置预案,紧急事件发生后,有关部门也没有及时疏散人群的相关对策和行动,造成拥挤事故发生时局面失控人员伤亡惨重。还有,事件发生前电视、广播也没有及时发布大雾的气象及轮渡停航的信息,许多乘客没有任何准备,以致造成当时乘客拥挤混乱的局面出现。

这些多部门严重失职的局面显然是上海管理层面长期疏于管理造成的,最终酿成惨剧。该事件表明时为地方官的江泽民不干实事、严重失职,江泽民本应引咎辞职或被免职并追究其相应责任。可是善于欺上瞒下、做表面文章的江泽民硬是把事故给搪塞过去了。

陆家嘴渡轮踩踏事故中,江泽民多方活动终没被处理,如此重大的事故时候又没有认真的总结教训,没有给地方主要官员以足够的重视并引以为戒,江泽民一手提拔的上海马仔韩正执政上海,所以这次惨剧再次发生也就不足为奇了。

上海踩踏惨剧韩正难逃罪责

韩正把持上海后,追随江泽民遗风,心思并没有真正为市民着想,多年来要求韩正下台的呼声不断。就这次上海踩踏惨剧而言,黄埔外滩每年都有几十万人的跨年夜活动,每年都应对如此众多的人流,上海并没有认真安排维持秩序的足够警力和交通疏导,居然一个铁栅栏都见不到,就连现场设施也十分简陋。在上海踩踏事件事发现场就在上海市黄浦区外滩边上,广场面积并不大,有一道直通外滩观景平台的台阶。只要走完这17级台阶,就能抵达比广场高约三四米的观景台。 0.75平方米之中如果多于一个人,就已经很危险了。即便是在前一天人流看,每级不到4平方米的台阶上也平均站了15人(0.27平方米/人),远低于上述标准。有市民认为,这些宽只有5米的台阶太窄了,应该把观景台下面的一堵长达50米的围墙全部改成台阶。可是,台阶并没有被加宽。30万的人流量,又缺乏疏导和其它保护措施,很多地段都有不同的安全隐患。再有就是,相关部门也是没有播出活动更改通告,现场不但未加临时引导,警力也完全起不到对民众的保护作用。

又一次的踩踏事故发生,外界纷纷问责上海地方官韩正,要求韩正下台的呼声再次高涨。人们气愤的说,上海市委书记应该跪下道歉。上海市民郑建明对媒体表示,在新一年钟声敲响,市长上台讲话只字未提这个踩踏事故,老百姓都觉得很气愤。

上海维权人士顾国平说:“韩正应当考虑,不是人家叫你下台,而是你自己主动地引咎辞职,如果他也不引咎辞职的话,那我觉得讲责任的问题都是空的,说得再好,你也是空的。”

是这样的。罢免韩正,似乎能平息上海民众被压抑已久的怒火;罢免韩正,才能给事故中死亡者一丝安慰;罢免韩正,才能有效的避免下次踩踏悲剧的发生。显然,如果这次不罢免韩正,那上海一定还会埋下下一次重大事故的祸根。

责任编辑:高义

齐岳:〝薄家王朝〞覆灭记

2014年12月22日,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大内总管〞令计划落网。这条消息让许多人为之震惊,因为团派出身的令计划长期担任胡锦涛身边的秘书,被外界视为胡锦涛的心腹;对许多官员来说令计划的电话就等于是胡锦涛的电话,令计划的指示就相当于胡锦涛的指示。胡锦涛因在中共〝十八大〞上〝裸退〞,完全把权力移交给习近平而被后者赞为〝高风亮节〞,两人之间既无政治上的冲突,又无权力上的争夺,为何继12月5日周永康落网之后倒下的居然是胡锦涛的助手令计划?

习近平要打的究竟是哪些〝大老虎〞?当前中共这场雷霆万钧的反腐运动究竟指向何方?一时之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江派更是浑水摸鱼,趁机极力祸水东引,把令计划包装成薄、周政变的主谋,把〝大老虎〞江泽民、曾庆红说成是助习近平铲除薄、周、令政变集团的〝恩公〞,甚至说习近平要打击的是胡锦涛。不过,只要纵观中共党内权斗的历史恩怨以及习近平反腐之战的重点与布局,就不难看出其中的来龙去脉。

风水讲究〝寻龙点穴〞,政治也是如此。只要看习近平的反腐重点落在哪里就知道哪里是习近平政治对头的死穴,只要看习近平把哪里连根拔起就知道哪里是他死敌的龙脉。迹象显然,习近平的近期反腐重点最集中的落点是山西,其次是四川。在习近平上位之后发起的反腐之战中,山西、四川两地是〝雷击〞的重灾区,在反腐运动的〝电闪雷鸣〞中大大小小的官商被雷倒一大片。山西省委十三个常委倒下了七个。

中国人历来相信风水龙脉之说,认为王朝的兴替成败在于各自龙脉的能量消长,所以历代统治者往往用挖祖坟的方式对付死敌,其用意不仅在于羞辱对方,更在于捣穴、断龙脉、破风水。当年崇祯帝挖过李自成的祖坟,孙殿英挖过爱新觉罗的祖坟,毛泽东派工程兵爆破了林彪老家的风水山头,邓小平家乡的四川人去挖过赵紫阳河南老家的祖坟,江泽民也派人以拆迁为名要拆胡锦涛在泰州的祖屋,2012年河南官员发动大规模挖祖坟运动,据说也是冲着习近平祖上的龙脉来的。

山西与四川之所以成为习近平的重点〝轰炸〞地区,因为薄、周、令三人政变集团之中,薄熙来是孽龙,周永康是恶虎,令计划是狡狐。这一龙一狐的巢穴就在山西,叛逆的龙脉自然也在山西,于是在现任当权者反腐重鎚的雷霆万钧之下被炸了个底朝天。

薄熙来与令计划都是山西人,他们俩的父亲薄一波和令狐野还是多年密友,可薄一波曾当过中共红朝的副总理,〝文化大革命〞中虽被打作叛徒,可是复出后名列中共政治寡头集团〝八大老〞,相当于满清的〝八大铁帽子王〞之一。相比之下,令狐野不过就是山西卫生系统一个处级干部,令狐家族与薄氏家族在中共红朝的家世、根基、能量相差何等之远,谁是主子,谁是奴才,一目了然。

当年令计划能够从山西平陆县委上调到共青团中央学习并留在团中央宣传部,能够当上当时的团中央书记胡锦涛的秘书,都是仰仗父亲密友薄一波的力量。即使日后令计划贵为胡锦涛的〝大内总管〞,那也不过就是一个顶级奴才罢了。

令计划这一生始终都是奴才的角色,无论从他的面相还是为人处世来看,令计划都是龙身边的狐狸,典型的狐假龙威而飞黄腾达,不可一世的小人。可是说这样一个奴才居然是薄、周、令政变集团的首脑,无异于指狐为龙,岂非贻笑大方?

令计划仕途上最大的借力非胡锦涛莫属。当年共青团派的头领胡耀邦曾是邓小平的亲信和接班人,后胡耀邦虽在1987年受到邓小平、薄一波等政治老人帮攻击而被废黜,可他的团派还是被邓小平视为是自己的人马。

1989年邓小平原定的另一接班人赵紫阳因〝六四运动〞被废黜之后,江泽民被政治老人帮选为党魁。为了平衡上台后亲近陈云、李先念等左派元老,开〝改革〞倒车的江泽民的势力,邓小平不但以〝南巡〞为名行政治示威之实以敲打江泽民,而且安排了在1992年中共〝十四大〞上将胡耀邦的团派旧部胡锦涛隔代指定为江泽民的接班人,成为红朝的新一代〝王储〞。

江泽民心胸狭小,〝山头主义〞意识观念极强。就任中共党魁后很快拉帮结派,江以过去在电子工业部与上海任职期间的同僚旧部为班底,结成一个以自己为核心的〝圈子〞,被外界称作〝上海帮〞。对邓小平隔代指定共青团派的胡锦涛为自己的接班人,当时羽翼未丰的江泽民极为不满却又不得不接受。从此中共的三代核心江泽民的〝上海帮〞与四代党魁胡锦涛的〝团派〞之间的明争暗斗一直贯穿了之后的中共二十年。

胡锦涛在中共〝十六大〞上位接班之前一直受到江泽民的压制,连带胡锦涛的〝团派〞也一直受〝上海帮〞的排挤,〝冷板凳〞坐了好多年。自1995年令计划调入中央办公厅接替李学谦任中办调研室三组负责人之后,作为来自团派的〝娘家人〞,令计划陪伴胡锦涛在中南海里熬过了漫长而又清冷的接班岁月,由此而深得胡锦涛的信任与重用,成为胡接班团队的重要一员。

随着胡锦涛在中共〝十六大〞上位,令计划也水涨船高,先后历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主任要职,成为胡锦涛身边最重要的〝大内总管〞。令计划当年敢于趟进中南海的混水在曾庆红手下混,是因为他有父亲的密友薄一波这座靠山,与同为红朝权贵的曾家拉得上关系。这就让八面玲珑的令计划成为团派与江派都能接受的人物。

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这个职务对外人来说并不显山露水,可却是中共的〝大脑神经中枢〞,相当于部队的司令部,中共中央的一切指令都是通过中央办公厅发出,由组织部、宣传部、统战部、政法委等具体职能部门具体负责实施的。这就是说令计划参与了胡锦涛当政时期所有重要的政治决策并负责传达,而他却是薄一波家族安插在胡锦涛身边的一个棋子。

中共红朝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是毛泽东的家天下,是类似于朝鲜金家王朝的毛家王朝。毛泽东死后由于时任中办主任、掌握中央警卫局的汪东兴在叶剑英的策动下倒戈发动宫廷政变,逮捕了毛泽东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帮〞,毛家王朝被终结。文革之后的红朝才回到党天下。说是党天下,实则是邓小平、薄一波等中共元老寡头共治的天下。

邓小平自己的两个儿子邓朴方、邓质方都不成器,可是薄一波、薄熙来父子却野心极大。薄一波先后联合其他元老,借邓小平自己的手把他原先指定的接班人胡耀邦、赵紫阳都打下去,把无才无德的江泽民捧起来,其实都是为了他们山西〝薄家王朝〞铺路的。老谋深算的薄一波所有的政治算计都是为了最终让其子薄熙来成为中共红朝的〝薄皇帝〞。

江泽民上台之初与陈希同的〝北京帮〞激斗,陈希同上书邓小平揭露江泽民的生父是汉奸,邓小平交给薄一波处理。当时江泽民跪求薄一波帮他,薄一波趁机收服江泽民,说服邓小平放过江泽民。此前外界一直认为江泽民身后的曾庆红是江氏在权力斗争中胜出的最大推手,却忽视了薄一波的作用,那是因为薄一波更老奸巨猾,更深藏不露。在江泽民与政敌陈希同、乔石等人的权力斗争中,关键时刻薄一波都扮演了重要的推手作用。薄一波把江泽民推向最高权力宝座并非是为了上海帮,为了〝江家王朝〞,而是为了他的山西帮,为了日后的〝薄家王朝〞。正如过去他借邓小平的手把胡耀邦和赵紫阳都打下去,薄一波的计划是借江泽民的手为薄熙来上位扫除障碍,而安插到四代党魁胡锦涛身边的〝大内总管〞令计划就是薄一波家族问鼎计划中的一个重要角色。

1999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受到红朝上下的很大抵制。但薄一波还让其子薄熙来在迫害法轮功一事上卖力表现,充当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薄熙来夫妇还在全国首先犯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尸体牟利的大罪。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江泽民看到只有薄熙来接班才是让自己免遭清算的最大保障。

中共不敢平反〝六四〞就是因为〝六四〞杀人太多,要平反的话中共就要垮台,最初一意孤行要镇压法轮功的江泽民就多打死法轮功学员,死于迫害的人越多,让平反的代价就越大。薄一波还授意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一事上让政治局常委和委员人人表态,有血债大家一起背。还要把对法轮功的诬陷定性升级,让老百姓都觉得只要炼法轮功就是在犯罪。

2006年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突然因上海社保案而垮台,这是江泽民原先看中的隔代接班人。陈良宇意外倒台使薄熙来得以填补陈良宇留下的政治真空,被江泽民、曾庆红暗中选为接班人,于2007年中共〝十七大〞拿到中共政治局的一个席位,从而为〝薄家王朝〞打开了问鼎的必经之路。

由于薄熙来野心勃勃且狂妄自大,在官场树敌过多,且与当时分管商务的副总理吴仪交恶,故2007年换届时吴仪以〝裸退〞为条件阻止薄熙来接任副总理一职。作为被各方都能接受的人选,习近平在〝十七大〞并选为中共〝王储〞。为被避免对低调内敛的习近平接班产生干扰,薄熙来被调到直辖市重庆任市委书记。

为兑现当初与薄一波的政治交易,更为了将同样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犯下酷刑罪、群体灭绝罪与反人类罪行的薄熙来推上最高权力宝座,江泽民在表面上推举习近平接班的同时暗中安排江派人马支持薄熙来密谋发动政变以图推翻习近平夺权。在重庆任职期间薄熙来大搞文革式〝唱红打黑〞,受到江派大员周永康、刘云山等人的追捧,并通过令计划这一管道以得到胡锦涛的默许。

曾庆红本人与邓小平指定的第四代接班人胡锦涛是同一代,难以推翻胡锦涛取而代之,因而为自己与家族的既得利益在未来得到保障,选择了充当〝造王者〞。虽然在中共〝十七大〞上江泽民与曾庆红联手把习近平推上中共〝王储〞宝座,可那只不过是为了平衡各派关系,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实际上江、曾要造的〝红色沙皇〞并非是习仲勋之子习近平,而是与江、曾一同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犯下活摘人体器官的罪行,欠下不可饶恕的血债的薄熙来。

按照中共的惯例,在职的政治局常委在换届时有提名继任者的权力。江派计划籍〝唱红打黑〞为薄熙来制造声势,积累政治资本以便在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上将薄熙来送入政治局常委,接替周永康掌握政法系统与武警大权,并于2014年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通过〝党内民主选举〞方式把习近平赶下台,把薄熙来推上最高权力宝座。

由于在胡锦涛当政期间,共青团派势力开枝散叶,急剧扩张,中央委员会中团派出身的占据相当大的比例。身为胡的〝大内总管〞,令计划能左右大部份团派的选票。作为薄一波事先安插在胡锦涛身边的重要棋子,令计划与〝太子党〞薄熙来,以及掌握〝刀把子〞的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掌握〝枪杆子〞的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结成的政治同盟显然具有偷天换日的强大实力,这个政治同盟后来有人称为〝新四人帮〞。胡锦涛本人对身边这位〝大内总管〞的政变图谋似乎并不知情。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由于薄熙来的〝家臣〞王立军在2012年2月6日出奔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向美国政府透露了薄、周策划推翻习近平夺权的阴谋,因而使政变胎死腹中。当月习近平出访美国期间,美国副总统拜登当面将王立军提交的材料交给习近平。3月14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两会〞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要求重庆市委、市政府就王立军事件进行反思并吸取教训,次日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

3月18日凌晨4点左右,令计划之子令谷驾驶法拉利跑车在北京保福寺桥附近车祸身亡,同车的两名藏族美女重伤。事发不到二十分钟,北京公安局交通警察就赶到现场。令计划闻讯后擅自调动中央警卫局,以军车开道,一个小时内赶到事发地点,封锁现场。周永康得知中央警卫局出动后赶到现场,与令计划在车内密谈。

次日(3月19日),周永康大规模调动北京地区附近武警,包围了天安门与新华门。武警控制了中南海新华门之后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对此胡锦涛并不知情,当得知已被武警包围之后,胡紧急调动卫戍部队进京,命令武警撤出北京。武警不愿撤出,双方对峙了一段时间,期间有市民听到枪声。最后北京卫戍部队将武警驱离。事件起因有多种说法,但事后周永康发动〝3.19政变〞未遂的传言在北京四起,一时人心慌慌。

2012年4月10日,薄熙来被停止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由中纪委对薄熙来立案调查。可是对薄熙来政变要案的调查一度进展缓慢,迟迟不能取得突破。这是因为令计划在其子车祸之后与周永康做了政治交易。周永康为令计划全面封锁车祸消息,帮助令计划在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并计划在2012年中共十八大四中全会上以〝党内民主选举〞方式把习近平赶下台,由令计划取而代之。作为回报,令计划运用他〝大内总管〞的巨大隐性权力帮助周永康免于清算,并将薄熙来政变一案大事化小,与海伍德谋杀事件切割,仅以一般贪腐罪名敷衍。

令计划本是薄氏家奴,早就在薄一波的安排下安插在胡锦涛身边当〝无间道〞。虽说身为中办主任,他具体负责一手操办了对薄熙来夫妇的抓捕和关押,从而予外界〝倒薄操盘手〞的印象,可那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中办主任这个职位只是执行者而非决策者。真正在搬倒薄熙来一事上发挥主要作用的温家宝和习近平反而成为令计划暗中通过李长春的〝大外宣〞系统对海外放风抹黑的对象。

2012年5月7日,在令计划的运作下,胡锦涛召集全部中共中央委员进京,闭门〝预选〞十八大政治局常委。令计划在投票结果中名列第三。但这一投票没有遵照向退休元老谘询和向当时的九常委说明情况的正常程序。本来这次投票定在6月25日。

在令计划的欺骗和精心运作下,胡锦涛在2012年5月的京西宾馆会议上做出将周永康与薄熙来案切割,不予追究,让周在十八大上平安着陆的错误决定。

2012年8月中共北戴河会议前后,周永康布置了对习近平的两次刺杀。一次是在会议室置放定时炸弹,另外一次是趁习近平在301医院做体检打毒针。这些刺杀行动由周永康的秘书和警卫谈红主持实施。当时身为中央办公厅主任的令计划掌握着中央警卫局的大权,负责胡锦涛、习近平等中共高层的安全保卫。令计划与周永康的里应外合对习近平的人身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面对来自薄、周、令政变集团的反扑,习近平为防不测,将身边的警卫排全部换掉,并一度移居西山的军事指挥中心。

在2012年8月的北戴河会议上,习近平痛陈中共当前的内忧外患与1948年的国民党极为相似,死穴是失尽民心,随时面临中国版茉莉花革命的危险。习近平还提出自己不愿接班,除非中央撤下周永康和令计划。9月1日,令计划被解除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接替杜青林出任中共统战部部长。

习近平又提出要将自己最大的政治对手薄熙来开除出党,移交司法,这等于是终结薄熙来的政治生命,让他再也无法翻身。对此江系人马强烈反对。9月2日至9月14日,习近平取消一切原定的工作日程,包括与美国国务卿、新加坡总理、丹麦女首相与俄罗斯代表团的会见安排,引发中外哗然。此时距离中共换届的十八大只剩下两个月的时间。为避免习近平拒绝接班而引发的政治危机,中共高层元老紧急开会,决定让薄熙来彻底出局以换取习近平安心接班。9月28日,薄熙来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清除来自令计划与周永康的阻碍与干扰之后,薄熙来政变一案的调查取得突破。习近平在2012年11月的十八大上位之后,在其太子党盟友们的支持下先后清洗了石油系、政法系、四川帮、秘书帮等五大山头,于2014年3月拿下徐才厚、12月拿下周永康。在周永康落网后不久,〝新四人帮〞的最后一个成员令计划也告落网。

在令计划因其子〝法拉利事件〞而失势之后,胡锦涛曾说过令计划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人,令计划成为胡锦涛的秘书是薄一波的安排。 在邓小平掌权时期,薄一波深受邓的信任,曾被委以负责中央顾问委员会日常工作。作为文革后的中共〝八大老〞之一,薄一波的实际影响力凌驾于政治局常委之上。当年中共〝十五大〞江泽民也是搬出薄一波才以年龄为由逼退乔石。对于这样一位党国大佬安排给自己的秘书令计划,一向小心谦卑的胡锦涛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因为胡既不敢得罪党国大佬薄一波,又要把令计划当作自己与薄家之间的沟通管道。令计划与薄家之间这种既有的不公开盟友关系据传破坏了团派的十八大权力布局。

按照薄一波生前的计划,其子薄熙来才是中共第五代党魁,薄熙来又传位于薄瓜瓜,山西〝薄家王朝〞的红色江山从此世代相传。在过去二十年里,〝上海帮〞与〝团派〞虽抢尽风头,可都只是官场浮云。薄家布局已久的〝山西帮〞才是后发制人的红色〝龙脉〞所在,现在被曝光的〝西山会〞就是山西帮的基地组织。

薄熙来在重庆当权期间,在江派与令计划明里暗里的支持下大张旗鼓搞〝唱红打黑〞并非仅仅是为了搏一个十八大上的常委,而是为了打造继湖南〝毛家王朝〞之后的山西〝薄家王朝〞。在这个〝薄家王朝〞中,当然没有习近平的位置。所以当习近平上位掌权后随着对薄、周、令政变集团的深入调查而洞悉了山西〝薄家王朝〞的阴谋,日薄西山计划空就成了定局。在彻底斩断〝薄家王朝〞最后的〝龙脉〞之后,尸居余气的江泽民、曾庆红也就在劫难逃。

文章来源:《大纪元》

方林达:孙春兰调任统战部泄露高官落马“密码”

大纪元2015年01月04日讯】2014年12月31日,中共官媒通报,中共政治局委员、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接任中共统战部部长;令计划被免去统战部部长职务。

一般来讲,统战部长一般都由中央委员担任,孙春兰是中共政治局委员,从这个角度来讲是降格,再加上天津作为拱卫京师的直辖市,地位重要,在中共体制内其实际权力要大于统战部,时任天津书记张高丽在中共十八大时晋升常委,或许孙春兰以后会担任政协副主席的闲置,不如国家领导人级别,但她接任统战部,其实际情况与当初令计划由具有实权的中央办公厅主任调任统战部一样,都是明升暗降。

原中办主任、中共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部长令计划于2014年12月22日被调查。令计划是在中共十八大前,于2012年9月1日接替江派杜青林的职务,任中共统战部部长。

令计划落马后,媒体不断曝出令计划涉入薄熙来、周永康集团内幕,以及令计划家族的贪腐丑闻,但是,媒体较少提及他接任统战部之后做过的事情。其实,这也是令计划落马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共统战部针对海外政府、组织和相关机构渗透统战实施的主要机构之一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简称中国统促会CCPPR),对外声称是为争取和平统一台湾而成立的民间组织,实际是中共中央统战部属下的统战机构。统战部针对海外华侨和学生的洗脑操控,主要通过以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为主,与外交部领事司等相互协作,研究制定有关海外侨务政治策略,对他们进行系统的、长期的中共意识形态灌输和欺骗宣传。利用华人眷恋故土的情感,把中国与中共混为一谈,意图使海外华人认同中共、效忠中共。

中共统战部也是中共将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在海外推行的主要机构之一,通过和中共外交部、侨办、宗教局等勾结,操控移居海外的华侨、华人留学生,迫害被中共定为打击对像的海外华人群体。1999年中共镇压法轮功开始后,中共海外统战工作的重点转为配合镇压法轮功。中共统战部在海外的特务工作主要通过几大系统运作:亲共侨团、海外学生组织、商会、中共资助的媒体以及中华海外联谊会。据2005年资料的保守估计,全世界共有1万多个海外华人侨团。

中共统战部、外交部过去长期把持在江派人马手里,早在周永康任政法委书记期间,政法系统就对中共财政、军事和外交上形成三位一体的控制,利用外交系统和统战系统相互配合,派遣大批特务进行海外活动。

令计划上任后,统战部加强向海外输出迫害法轮功政策,在台湾、香港、美国,受统战部控制的特务组织对法轮功的打压变本加厉,甚至给出国访问的习近平制造难堪。

因此,从迫害法轮功的角度来讲,令计划与周永康江泽民站在了一起。那么,接任令计划的孙春兰与令计划有何相似之处呢?那就是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

现年64岁的孙春兰在辽宁任职近40年,被指是“辽宁帮”成员。1991年开始孙春兰先后任中共辽宁省妇联主席、辽宁省总工会主席;1995年跻身中共辽宁省委常委,成为副部级;1999年任中共辽宁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2001年到2005年任辽宁省委副书记、大连市委书记。

据《明慧网》报导,孙春兰在大连任职期间,为讨好江泽民,曾积极配合追随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在当地臭名昭著。据不完全统计,2001年3月至2005年11月底,孙春兰主政大连期间,大连有9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报导称,2009年至2012年,孙春兰任福建省委书记后,福建省仅福州一个地区就有20多起法轮功学员遭到迫害的案例。“追查国际组织”2004年、2013年两次发布追查通告,追查孙春兰等人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与责任。

2004年3月26日发出的追查通告称,辽宁省大连市委书记孙春兰在多次重大会议上,要求镇压法轮功。

2013年6月8日发布的通告称,据举报,在天津市委书记孙春兰授意下,天津市政法系统及“610”组织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依然是暗中监视、非法抓捕、秘密庭审、刁难律师、非法判刑。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3年2月底天津市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达95人以上。目前在监狱受迫害的共计55人、劳教10人,近40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那么,令计划和孙春兰的相同点,一是都参与了迫害法轮功,一是同为统战部部长。虽然现在还不能够说孙春兰将要步令计划的后尘下台,但是由于统战部本身就是中共的特务机构,把迫害法轮功作为重要的任务,那么,孙春兰如果不能够在未来事件洗心革面赎罪立功的话,结局可能不会比令计划好多少。

从以上可以看出,如今中共高官落马的“密码”,就是是否参与了迫害法轮功,从此前落马的高官中,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苏荣、徐才厚、周永康等,几乎都是手中沾满法轮功血债的人

那么,如今在中共高层将要落马的官员,是谁的人,是哪一派的人,都已经不重要,也不将起决定作用,凡是继续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无论是谁的人,都将难逃恶报。

责任编辑:高义

李天笑:上海踩踏惨案 真凶一步之遥

06404920391
1月1日,上海市民自发到外滩悼念踩踏遇难者。(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5年01月04日讯】当全世界“新年快乐”的道贺响起之时,上海却以一场悲剧迎来了2015年。当人们对外滩踩踏惨案的疑点和问责刚刚泛起时,上海市委和政府就打算草草翻过这一页。上海主要报刊对惨案轻描淡写,死亡人数硬被控制在35-36人,踩踏遇难者家属已基本上被软禁起来。像历来发生的所有惨案过后一样,真相是中共致命的黑箱。

尤其令人费解的是:上海已有连续三年举办跨年灯光秀的经验,这次却没有制定任何疏解拥挤人群的预案;市委和政府已将灯光秀转移到另一只能容纳几千人观看的地点,却让近30万人涌到狭窄的外滩观景台;当外滩已是人山人海时,警方才匆匆增派几百人的警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就在上海惨案发生的同时,在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上百万人也在欢庆新年到来,警察却控制人流井然有序,而且持续百年平安无事。

其实,善良的人们还忽略了一个惊人的事实:上海市委、政府和警方在外滩公共场所监控方面,无论在技术或机构上都不存在缺陷。可以说,上海警方对2014年外滩跨年灯光秀人流变化的全程情况了如指掌。这是因为上海是一个名列世界前茅的用高科技装备起来的,对公共场所进行24小时全天候实时立体监控的警察化城市。

上海摄像头林立,比路灯还要多。上海城区6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总共有20万只摄像头,相当于平均每平方公里300多只。黄埔区2.5公里长的外滩观光长堤是全市监控的重中之重。外滩的监控系统采用专为广场监视而设计的JVC高速智能球摄像机,具有低照度(夜间)、高分辨、高速旋转、大倍变焦等专有性能,能够在人流密集地段进行24小时全天候监控。图像由派出所上传公安分局,再上传到市公安局,实现多级管理,可多点多人同时监看外滩现场图像,随时做出决策。12月31日从下午、晚上,直至午夜出事之前,警方一直密切观察人流变化。到当晚8时后,外滩人流空前拥挤,已经出现异常。这时,仍有时间可采取封闭限流措施,但警方视之任之。这就说明,上海警方不存在信息掌控方面的原因,而是故意不作为,直到踩踏发生以后,才疏散周边人员和协助救人。那么,为什么相关方面不作为?

是不是上海市委和政府及警方短时间调不出警力?完全不是。在执行保卫党和江泽民的维稳任务时,上海警方出警迅速。当时江和周永康在上海的亲信-上海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吴志明和市长韩正打着“警力跟着警情走”、“平安上海”的口号,在发生突发事件时, 15分钟内出动警力,形成覆盖全市的三道防线查堵网,并且警力大幅度向夜间和街面倾斜,实现多警种深夜协同作战。在保护江参加的一系列会议时,警方随时保持“海陆空”临战姿态。2006年上海合作组织峰会后,上海警方因此受到周永康嘉奖。同时上海警方借维稳和反恐对民众实行严密监视和打压,建立了对付民众的“治安巡逻防控”、“武装应急处突”和“群防群治防护”“三张网”,尤其对上访民众、弱势群体和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换句话说,上海政府出警是为了保党保江和镇压民众,而不是保卫人民。外滩民众看灯踩踏跟保党保江没关系,所以事先既不做预案,也不大力公告灯光秀改地点,甚至事态严重时也睁眼闭眼,或装模作样地做些摆设,任由民众相互踩踏至死。这就是政府和警方故意不作为,即犯下渎职罪的原因。

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是因为保党保江而顾不上保民,而导致惨剧发生,那么上海市委“康办”的韩正和杨雄以及隔壁“江公馆”的江泽民就是真凶。

责任编辑:高义

中共二炮军头大调整 传前副政委被抓

大纪元2015年01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日前,中共军队进行大调整,其中二炮有一名正大军区级和四名副大军区级将领被调整,包括中共总装备部原副政委王家胜接替退役的张海阳上将出任二炮政委,二炮第55基地原政委张东水接替前副政委于大清中将。此前有传闻称,于大清中将已经被抓。张海阳从重庆事件一开始就涉薄熙来案,但后来表忠过关。

中共二炮军头大调整

据中共二炮政治部机关报《火箭兵报》报导,2014年12月29日下午,二炮在北京举行升少将军衔仪式,出席人员有二炮司令员魏凤和、副司令员吴国华、陆福恩,政委王家胜、副政委唐国庆、张东水,参谋长张军祥,政治部主任张升民,后勤部部长刘焕民。这是二炮领导层调整后首次集体露面。

王家胜、唐国庆、张东水、张军祥、张升民等均以二炮系统新职务露面,确认了12月19日前后传出关于他们被调职的传闻。

据《财新网》、《大公网》报导,王家胜此前任中共总装备部原副政委,接替了到龄退役的张海阳上将,升任二炮政委;二炮原政治部主任唐国庆、二炮第55基地原政委张东水分别接替杨立顺和于大清两中将,任二炮副政委;二炮原装备部长张军祥升任二炮参谋长,陆福恩不再兼任该职;二炮指挥学院原政委张升民升任二炮政治部主任。

王家胜曾长期在总装备部工作,历任中共总装政治部副主任、总装政治部主任等职,2011年12月改任总装副政委、中央军委纪委副书记,并在十八大上出任中纪委委员。2013年7月,王家胜升为中将军衔。

传二炮前副政委于大清被抓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导,12月20日大陆微博有消息称,“总政干部部原部长、二炮副政委于大清,昨天(19日)已被逮捕。”“总后物油部军需代表局(军需物资油料部军需军事代表局)局长郭锐,12月16日上午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

报导称,接近军方高层的消息人士表示,听说过相关消息,但未能得到官方证实。

自2012年开始,二炮政委张海阳与薄熙来是“发小”关系,同时传卷入薄熙来案的消息就在海外广传。此后,有报道指,张海阳后来与薄熙来切割,表忠后过关。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由于对军队的掌控在中共的政治博弈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习近平要反腐对军队中江派势力的清洗就是首要任务。近期习近平对军队的种种动作,加上中共军报不断对徐才厚定性升级的声音以及针对“打大老虎”越来越严厉的措辞,预示着军中另外一个大老虎郭伯雄可能将要落马。

责任编辑:李晓清

亚航失联和外滩踩踏 事先都出现神秘预测

大纪元2015年01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2014年12月31日午夜前上海外滩发生踩踏惨剧,导致至少36人死亡。同年12月28日,一架从印尼飞往新加坡的亚航(AirAsia)QZ8501航班失联,机上共有162人。现在证实这架航班已经失事。这两起2014年终灾难发生之前,事先都曾有神秘预测。

上海外滩踩踏惨剧前的神秘预测

2014年12月31日大陆晚间21点16分,名为“信不信由你”的楼主在天涯社区发帖“大事件,要发生大事了”,称“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早上6点前一定有大事要发生,强烈的预感。应该算是成全吧。”

几小时后,当晚晚11点35分左右,上海外滩陈毅广场发生踩踏惨案,地点在广场通往外滩观景平台的台阶上。当时迎接跨年的部份人想上观景平台,部份人想下观景平台,由于人流量大、秩序混乱,人流产生对冲,酿成惨案。官方称36人死,49人伤。

事后,有网民翻出天涯社区之前“要发生大事”的帖子,微博留言:“南都记者不但及时赶到上海外滩,还恰巧身处中心现场……更诡异的有人提前数小时就预言‘上海要出大事’!”(该微博留贴已被删除);也有人微博上说,“难怪昨晚就有人说上海要出大事。”

外滩踩踏事件后,天涯社区有人回覆当天楼主说:“楼主神人!上海外滩出事了!”、“真的出大事了”、“神贴又现!!!”……
  
上海外滩踩踏惨剧发生后,问责声一片,连官媒也加入。网络上民众要求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上海市长杨雄引咎辞职。有网民指:“上海外滩事件,使得韩正被免职下台的可能出现。”

同日,新华社还发表文章称,尽管上海外滩踩踏事件的具体原因还未查明公布,但相关管理部门显然难辞其咎。

1月1日晚,亲习近平阵营的大陆媒体财新网发表文章《学者点评外滩惨剧 多个环节疏于防范》。

有网民在微博发帖文:“无论上海外滩惨案是不幸偶然事件,还是人为制造,结果都将会造成上海政坛的大震动,韩正将难咎其责。接下来,从上海和中南海的官方新闻中将会看到迹象。”

亚航飞机失联 大陆论坛曾现预言帖

此外,在网路上被热议的还有12月28日发生的亚航QZ8501航班失联事件。12月15日天涯社区上就有人预言亚航飞机出事,呼吁中国人远离亚航,别成为另一个MH370的牺牲品,并呼吁及时通知自己的亲友。该帖文在亚航飞机出事后成为网上聚焦中心,引起众人惊叹与热议。

28日一早,一架从印尼泗水飞往新加坡的亚航QZ8501航班与雅加达塔台失联,失联时间是北京时间7时17分。失联客机上有162人,包括7名机组人员,据悉飞机上没有中国乘客。

有大陆媒体人韩路在自己新浪微博上惊爆有人预言了亚航飞机失联事件,他发了一张截图,并配上一句话:这朋友本月15日预言了今日亚航的飞机失联事件。

楼主“老百姓有自己的乐”在12月15日晚上8点15分以标题《马航被搞垮后,黑手又伸向了亚航》发帖到天涯社区,内容是:“国际大黑手把马航MH370和马航MH17劫持和击落后,作为世界第六大航空公司的马航基本垮了,处于要死不活的状态。现在,大黑手又把目标锁定在亚航,一如既往,必须搞垮亚航,因为亚航也属于马来西亚。鉴于黑手的势力过于强大,心肠过于狠毒,建议出行的中国旅客,远离亚航,别成为另一个MH370的牺牲品。”

随后接连二天16日、17日,网上有人还在提醒:“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大家要重视”,并且强调“远离亚航,远离马航,珍爱生命”。

责任编辑:林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