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被踩踏的还有我们的言论自由

大纪元2015年01月06日讯】上海踩踏事件后,围绕着死亡人数、事故原因和政府的责任等,引发了一波批评和问责声浪。不用说,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在这种批评和问责面前,自会认真反省,检讨自身的问题,但上海政府非但没这么做,反而还千方百计封锁真相,压制社会各界的批评和问责。

《南华早报》援引三位上海资深记者的话说,过去两天来上海市委宣传部多次发出通知,就踩踏事件的报导范围,照片的使用等作出种种规定。上海警方和宣传部门正致力禁止一切不利的报导,对媒体的要求是“史无前例和严苛”的。地方媒体被命令不要“采访任何死伤者家属或采访那些参加纪念会议的人”,并被告知删除《新京报》上周的报导“十问外滩踩踏事故”的所有转载。上海媒体一名主管透露,地方新闻网站不允许使用踩踏作为他们的头条,“所有攻击党和政府和攻击我们国家社会制度的资讯应该被删除”。

为了控制舆论,上海当局还竭力限制媒体接触死者和伤者家属。在过去两天,《南华早报》对家属的几次采访均被上海第一人民医院的陪同人员打断。陪同人员称采访是“不合适的”行为,会“扰乱家属并影响医院照顾病人的能力”。美联社上周五报导,遇难者家属已成为政府“维稳对象”,他们中很多人被带到一政府部门内,无法跟外界自由接触。死者齐晓嫣的家属称:“我们基本上已经被软禁起来。”随后,上海警方上前责令美联社记者离开采访现场。

更有甚者,据港媒报导,数十名线民因评论外滩悲剧遭公安带走问话。一名匿名的地方官员称,“审讯被视为对那些不友好的线民的警告。”

如此看来,被踩踏的何止是观光的游客,还有人们的言论自由——对真相的追寻,对事故的批评和问责。号称国际化大都市的堂堂上海,发生大规模的游客踩踏事故本来已经够丢脸的了,接着又明目张胆的踩踏宪法赋予人们的言论自由,动辄给批评问责者扣上“攻击党和政府”、“攻击我们国家社会制度”,这何止是一般的丢脸,简直就是上海的耻辱!

责任编辑:南风

Advertisements

任重:谁是“呼格吉勒图案”的真凶?

365220391
呼格吉勒图冤案给整个社会带来及其恶劣的影响。(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1月06日讯】1月5日,呼和浩特中级法院开庭审理赵志红犯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盗窃罪的案件。赵志红对起诉书指控的大部份抢劫、盗窃的事实予以供认,辩护律师说“赵志红本人仍然承认自己就是‘4•9女尸案’的真凶”。庭上出示了赵志红当年递出的偿命申请书。呼格吉勒图父母在庭审现场旁听了20分钟后离开。

呼格吉勒图父母的出现,很容易令人误解为,是杀人犯赵志红杀害了呼格吉勒图。其实不然,这还得从赵志红9年前写在卫生纸上的那份“偿命申请”书说起。

赵志红,内蒙凉城县人,2005年11月因涉嫌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罪被警方逮捕。在看守所,他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其中就包括1996年的“4•9”女尸案,他承认自己就是杀人凶手。此后,他在卫生纸上写下了“偿命申请”,称“自己被捕之后,经政府教育,在生命尽头找回了做人的良知”,要求重查‘4•9女尸案’,“让我没有遗憾地面对生命的结局”。

赵志红所说的要没有遗憾,和呼格吉勒图有关。在‘4•9女尸案’中,赵志红强奸并杀害了23岁的女青年杨某,是杀人凶手,而当年只有18岁的呼格吉勒图,是听到杨某的呼救声第一个跑到现场的人,也是2个报案人之一。结果,报案人被抓,并以流氓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在62天后的万人公审大会上执行了枪决。而真凶赵志红逃之夭夭。

显然,这是一个冤案,而且里边有太多的疑点。从警方“在审讯呼格吉勒图过程中,由于呼的狡猾抵赖,进展极为不顺利,……呼极力想逃脱罪责,一直拖了2天才开始交代犯罪过程”的记录来看,可以想像18岁的呼格吉勒图遭受到怎样的刑讯逼供。还有辩护律师在之前在一审开庭时,还以无罪辩护,最后却改成“认罪态度好,少数民族,年轻”的求情陈述了。从这前后不一的辩护态度,可以推断辩护律师承受了怎样的压力。

法院就更为荒唐,在尸体检报告不符、血型鉴定结论不能证实呼格吉勒图实施犯罪、呼格吉勒图供述被害人杨某某的衣着、身高、发型、口音等内容与尸体检验报告、证人证言之间有诸多不吻合等情况下,断然判呼格吉勒图死刑。显然,公、检、法部门执法犯法。

呼格吉勒图冤案给整个社会带来及其恶劣的影响。18岁善良的呼格吉勒图,不顾小伙伴的阻拦,毅然去报案,却招致杀身之祸。警察放过了真正凶手赵志红,使他有机会又多强奸27名女青年,并杀害了其中的9个,犯下了更多的罪行。公安办案人员,办冤假错案有功步步高升,以至于更有机会冤枉无辜,办更多的假案,纵容更多的犯人继续作案。

在大陆,像呼格吉勒图被错判的案子实在太多。河北聂树斌以故意杀人、强奸等罪被处决,10年后真凶自已招供了,而聂树斌母上访9年没有结果。湖南滕兴善被枪决16年后,“被害人”回到了家乡。湖北畲祥林被判15年,入狱11年,“被杀”妻子回来了,但其母因上访被关9个月,出看守所3个月死去;其大哥被关42天。河南赵作海被判“故意杀人”、死缓,服刑11年,“被害人”回家了。

在这些被冤杀案件中,最痛心的是被害人的母亲。然而更让人痛心的莫过于呼格吉勒的母亲,在接到儿子无罪判决书后,哭着说,“感谢政府”,“真希望中国从今以后再没有冤案了”。

可怜的呼格吉勒图母亲,你心里真的感谢那个害死你儿子的政府吗?要知道,没有漠视生命、侵犯人权的独裁中共,其公检法部门就不会制造出如此多的冤死案,你就不会失去18岁的儿子。从这个角度,中共才是杀害你儿子的真凶。而很多人都知道,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国的冤案就会不断,中共才是真正的祸根。

责任编辑:尚一

陈思敏:江泽民东山不能起还倒了一地人

大纪元2015年01月06日讯】今年甫开张,新闻就不平静。第一天上海致命踩踏,三大央网媒预备年假期间的置顶头条,不得不从习近平的新年贺词改为对事故的重要指示。第二天哈尔滨仓库突发大火,中央公安部罕见的特派工作组赶抵当地了解情况。第三天网上出现各方围观的短命报导:江泽民一家三代新年同登海南东山岭。

去年12月22日令计划落马,之后北京“反腐”加大音量铲除“山头主义”。不过今年伊始,江泽民就给中南海来个“开门见山”,携家带眷到海南省登上了影射意味浓的东山岭。同时,这似乎也成了一种定律,就是江泽民每次媒体“露面”,后面总有事情发生。

最近一例,去年12月3日,江泽民利用10月的旧闻冒充新闻“视察国家博物馆并题词”。然后12月6日凌晨,周永康就被宣布移送司法机关。

这次也不例外,在江泽民3日“露面”东山岭之后,首先就传海南、江苏两地官场有人应声倒地。

4日海南头条,蒋定之辞去海南省长职务。官方说法,蒋因病自动请辞。此前传闻蒋被查时,海南当局辟谣蒋克服健康问题,坚持工作。去年底蒋被免去省委副书记一职,通稿说另有任用,外界臆测或回锅江苏官场。这次再去省长一职,蒋定之可谓彻底离开海南官场。如果蒋是因病问题不能继续从政,不要说回锅江苏,他也不可能再到任何一个地方当官。据报导,蒋定之的党、政职务遗缺,概由被视为习人马的刘赐贵接任。

4日全国头条,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被查。杨的全国头条份量,在于紧接江泽民抛头露面后的敏感时刻落马,也在于他是2015开年首虎,十八大后第6个落马的省会一把手,以及中纪委通告十分罕见附上他的简历。从中看出,政坛起步并纵横江苏官场的杨卫泽,与蒋定之系出同门。

据目前消息,杨卫泽是被前南京市长季建业的岳父所举报。不管谁举报谁,在南京官场,杨卫泽与季建业曾是“最佳拍档”。杨卫泽,政坛绰号“不倒翁”,季建业,民间风评套句电影台词:“打不死的蟑螂”。两者顾名思义,他们不是命大,而是背后靠山很大。至于谁是他们背靠的“大山”,不是你懂的,而是都懂的。

至此南京,十八大后全国拿第一,是市委书记、市长全落马的省会城市。难怪财经类的网媒也感兴趣:“不倒翁杨卫泽为什么这次倒了?”杨卫泽被查,会否再添反腐新料?外界关注中。

不过5日,又一个传言成真,成都中院院长牛敏被查。媒体聚焦,牛敏曾是王立军案审理的“操盘手”,与妻同涉李春城案,也是周永康在川省政法系的继续被清理。

这次江泽民爬东山,消息未提具体出游时间,只说2015新年,网络报导在3日短暂见光后即遭全删除。此前2日一天,军方与外交部皆有人事异动。

1月2日,先是总后副部长秦银河退役,官方简历曾经主管301医院及第三军医大学等附属医院要职。后有外交部部长助理张昆生被查,主媒标题直接表明“曾为江泽民首次访美起草演讲稿”,内容提到张参与江首次访美27篇演讲稿的起草和访美路线设计,以及曾担任时任驻美大使李肇星的特别助理。

张昆生落马,外界视为一直被江派掌控的外交系统“反腐”风声起。1999年5月,江泽民秘谋制造了北约轰炸中共驻南联盟使馆事件后,张昆生参与了当时中共与美方的交涉。在持续加码“反腐”的军队医院系统,媒体再度点名301医院,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也涉周永康暗杀习近平的政治阴谋。

报导显示,十八大“反腐”以来,从地方官场到中央部会,从国家机关到军队医院,从薄熙来倒了之后周永康,从周永康倒了之后令计划,看起来是一人倒下后连一片。其实从过去到现在,十个落马贪官九个名列追查国际迫害通告,所以更精确的说,倒下一片人,只为法办江泽民一人做准备。

责任编辑:高义

欧洲导游:这是罗马的新景观

文/欧洲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意大利首都罗马是世界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常年吸引世界游客。近年大陆团暴涨,人多的时候,每天有上百个大陆团,能有两、三千大陆游客到访。

在这个著名的旅游景点,每天都有华人和西人的退党义工,穿行在罗马城各景点的大陆游客中,忙着派发真相报,放真相广播,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经常能看到一群群游客坐在台阶上,或集中在梵蒂冈外的柱廊里,捧着真相报在看,齐刷刷一片。有导游说:这是罗马的一道新景观;有导游说:现在景点成“退党根据地”了;有导游说:全世界都这样,到处是三退!

在现场义工说,领队、导游好辨认,我们先对他们讲真相劝退。今年发现,他们很多都退过了,并且都表示是“是别人(其他义工)这样问我之后退的”。

给旅游公司高管讲真相

一旅游公司高管,见大陆游客都在看真相报,就满脸不高兴,还说:“共产党是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毕竟你也是中国人,也不能卖国啊?”义工说:“现在连中共高层都说: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共产党自己都知道,中共和中国是对立的,共产党不等于中国,不代表中国。所以,你只能说我不爱党,不能说我不爱国。正因为我爱国,才来这告诉中国人真相,共产党是怎么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的,中共党魁江泽民是怎么卖国、怎么活摘器官的。”

那人听着,态度也缓和下来,若有所思的一副神情离开了。旁边的游客也都听到了,照旧埋头看真相报,义工接着劝三退。

给导游讲真相

一导游问义工:“这三退是不是跟政治有关系?”义工指着跟前一个七、八岁男孩说:“在中国一上学,就呼啦呼啦全入队,举着小拳头向血旗发毒誓,要把一生献给邪党。共产主义在全世界被公认是邪恶意识形态,连中共自己都不相信,却骗孩子们相信效忠它,跟着它去干坏事。坑人不坑人?”

导游说:“还真是。”义工接着说:“孩子进校门先被强迫入队,接着用升学就业、升官发财诱惑学生入团入党。这是邪教的做法。”导游说:“你这话在理。”义工说:“现在劝大伙退出来,是为抹去发毒誓时留下的邪党烙印,彻底脱离中共,日后不跟中共一起被淘汰。我们就是劝善救人,连散发的真相资料都是自己花钱做的,你说我们搞的算是什么政治?”

导游听后都表示自己以前误解了。导游明真相后表现大不一样,主动配合义工。

有游客对义工放真相广播出言不逊。导游对义工说,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人,告诉他们,听不听是你的权利,放不放是我的权利,你不可以在罗马这里随便乱说话!

有游客不敢接真相资料,导游说:“看吧,在这是合法的,没问题。”游客听导游这么说,马上都伸手接资料。有导游还劝游客“听听人家讲的,你在国内听不着。”这样的旅游团,基本是问一个退一个。

导游:这就是积德,就是积德!

游客多的那几天,一导游,一天带两个团,上午一个,下午一个。义工和导游开玩笑:大陆团火爆,你们发财了。导游说:“你们也一样,我看你比我忙。”义工:“我们不挣钱,我手里发的真相报,都是我自己花钱买的。”导游听了一愣,义工接着说:“我要想挣钱,就不在这忙活了。这里能接触到大陆游客,告诉他们真相,赶快三退,躲劫难,保平安。”导游望着义工,非常敬佩地说:“这就是积德,就是积德!”

从那以后,这位导游见义工来讲真相,都主动配合。即便领队喊集合了,他也想方设法拖上一段时间再带团走。

小伙子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次义工给坐在梵蒂冈外柱廊里几个人讲真相时,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群游客都伸着脖子在听他讲。

义工转过身,第一个游客说:“我党团队都入过。”这人身后的游客跟着说“我也是”。像多米诺骨牌似的,一个接一地说。义工说,那就退了吧?大伙都说:“嗯,退退!”有个小伙子,举着胳膊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连喊了好几遍,周围的人都看着他笑。小伙子说:“我家有好几个人炼法轮功,我知道法轮功好啊!”十四位游客在“法轮大法好”的呼声中全都三退了。

柱廊里的另一群游客,义工给一女士讲真相时,她不住地点头。义工问她入过党团队吗?她手一划说:“都入过。”义工说那就都退了吧?她说“退,都退。”义工问旁边的一群人,她说:“他们都是,都退呗!”义工就逐个问。还真象她说的,十几个人,问一个退一个,都退了。

中年男游客:终于退了,太高兴了,太谢谢了!

一中年男子指着正在播放的真相广播说:“这个啊,我在巴黎看过《九评共产党》。字字讲的都是真的,那都是实话,大实话,太对了!”义工问:“那你三退没有?”他说:“什么三退啊?我不知道。”他听明白后说:“我退,我退党,我早就想退。”

登记完,他从义工手里接翻墙软件时,妻子在旁边拦着不让拿,说怕惹麻烦。丈夫非拿不可,夫妻俩争执起来。义工对妻子说:“你急什么啊,他都三退了,有神佛的护佑,你还怕他拿不回去?没事的。那你入过党团队没有?”妻子听后,一时语塞。丈夫着急地冲妻子说:“你入过队,入过团。快说,快说,退出去!”

妻子像突然明白似的,说:“好,我退。”离开后,丈夫回过头对义工说:“早就想退,就是不知道去哪退,终于退了,太高兴了,谢谢你们,太谢谢了!”

孩子们听清了真相要三退

一个十多岁男孩,见周围大人都要真相资料,他也跑过来非要一份。其他游客说他不懂不让他拿。他说:“我看看,我要拿!”大伙见他妈没在身边,又说:“你小孩子家懂什么!”那孩子嚷:“我是孩子,我才懂呢,是你们不明白!”

他问义工:“那为什么要三退?”义工问他知道“搞运动”吗?他说,知道,听说过。义工说:共产党搞一次运动,杀一批人,包括把人饿死,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共产党是恶党,你入的少先队,是恶党的组织,老天爷要灭恶党,你退出来不跟着它倒霉,才平安。”男孩说:“好,我退出来。”

义工在给一个男孩讲为什么要退出少先队时,坐在对面的父亲冲这边大声说:“退退退!赶快退!谁要那东西干啥!?”

律师:早该判江泽民死刑

一干练的中年女士,冲义工招手,要了一份真相资料。她说自己是律师,她说:“国内律师界清楚,共产党长不了,毁在江泽民手里了。江泽民坏透了,早该法办他,判死刑。”

南京法轮功学员2013-2014年遭迫害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根据明慧网信息,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两年中,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一人被迫害致死,至少八十四人次被绑架,其中,二零一三年三十四人次,二零一四年五十人次;多人次被骚扰,在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中,年龄最大的达八十多岁(玄武区宋乐先老先生,八十七岁;秦淮区李建平的母亲,八十多岁;栖霞区王文湧女士,八十岁)。

在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一人被送精神病院迫害(玄武区孔庆美);三人被非法逮捕和起诉(江宁区胡元勤、秦淮区吴玉霞、六合区宋恒海);四人下落不明(溧水区黄利俊、玄武区李安宁、秦淮区李群、山东潍坊的张波涛);至少三十五人次被从看守所或拘留所转入洗脑班,或被直接劫入洗脑班迫害。

被抢劫的财物包括: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打印机、打印耗材、切纸刀、打孔机、过塑机、手机、真相光盘、空白光盘、移动硬盘、MP4、U盘、TF卡、法轮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含整套大法书)、《九评》、法轮大法真相资料、个人证件、通讯录、笔记本、金项链等等各类私人物品。

各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如图所示。详情参见本文附录。

2015-1-4-minghui-nanjing-pohai-01

2013-2014年南京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统计表
绑架地点 2013年 2014年 总计
玄武区

2

8

10

秦淮区

3

8

11

建邺区

4

4

鼓楼区

7

9

16

浦口区

1

1

栖霞区

3

2

5

江宁区

4

9

13

六合区

1

1

2

溧水区

9

6

15

高淳区

1

1

其它

3

3

6

总计

34

50

84

以上为在中共严密封锁、极力掩盖迫害真相的情况下,根据明慧网发表的迫害信息所做的不完全统计,实际被迫害人数远远不止这些。

一、“610”假借各种名义迫害法轮功

“610 办公室”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专门机构,从功能上看,是一个操控中共各权力机关迫害法轮功、类似于希特勒盖 世太保和文革时期中央文革小组的特务组织,从法律上看,独立于中共现有权力结构,又能操控所有权力部门,是一个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法外机构”、非法组 织。

1、南京市“610”发出邪恶“倡议书”逼迫学生及家长参与迫害法轮功

二零一四年前后,南京市“610”与南京市教育局联合发出一份“倡议书”,诬蔑法轮功,逼迫学生把这份邪恶的倡议书带给家长签字,并强调要一份不少的如数收回。

“倡 议书”以“关爱青少年健康成长”、“保护孩子”、“维护学校与家庭和谐安宁”、“珍爱生命”为幌子,提出四点邪恶要求,要求广大家长和中小学生共同参与到 所谓的“防邪知识进家庭”活动中,提出什么“不听、不信、不传法轮功”,唆使家长与学生登录邪恶宣传网站“主动学习”,并要求学生与家长举报讲真相的法轮 功学员。

2、二零一三年,南京市的“亚青会”迫害

据明慧网信息,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五日,南京“亚青会”开幕,至少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在此前后被南京各地警察、“610”借该名义绑架和骚扰,占全年被迫害总数的三分之一,如下图所示。

其中,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蒋莉娟夫妇、刘金香、张澍全(张书全、张俗栓)、水莉、宋春梅(音)、胡元勤、朱建玲、窦文强、刘秀言;被多次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王文湧(王文勇)老人、顾新芳等等。

2015-1-4-minghui-nanjing-pohai-02

2、二零一四年,南京市的中共“两会”和“青奥会”迫害

据明慧网信息,二零一四年南京“青奥会”开幕(八月十五日)前后,南京至少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吴玉霞、谢可栋、张世华、胡元勤、孙波、钱仁保、鼓楼区王女士等,占全年被迫害总数的七分之一。

2015-1-4-minghui-nanjing-pohai-03

二零一四年三月中共“两会”期间,南京至少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约占全年被迫害总数的四分之一。

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六日,南京 法轮功学员接连被绑架,特别是江宁区发生对法轮功学员有预谋、有准备的集体绑架,据说南京市国保头目肖宁建具体实施绑架计划。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胡元 勤、朱德凤、马明亮、梁汉生、樊银珍、王龙强(王龙祥)、成海燕、李薇、马明杰等;此外,建邺区法轮功学员李清之、栖霞区法轮功学员张秀华等也在这两天被 绑架。

二、洗脑洗脑再洗脑 中共愚徒何其忙

据明慧网信息,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两年中,南京地区至少三十 五名法轮功学员被从看守所或拘留所转入洗脑班,或被直接劫入洗脑班迫害,约占两年被绑架迫害总数的百分之四十二。其中,二零一三年二十人,约占全年被绑架 总数的百分之五十九,一半以上,二零一四年十五人,占全年被绑架总数的百分之三十。如图所示。

2015-1-4-minghui-nanjing-pohai-04

1、臭名昭著的“爱心家园”洗脑班被中共御用文人吹捧

二零一四年,受中共控制的网站、报刊等一些媒体,黑白颠倒,吹捧鼓楼区“610”非法组织及其头目程东晓,吹捧鼓楼区“爱心家园”洗脑班。

“爱 心家园”的前身为下关区洗脑班,二零零九年五月,扩大规模,改头换面后,自诩为“爱心家园”。二零一零年七月,中共妄图吹嘘“爱心家园”的阴谋在美国败 露,法轮功学员被洗脑迫害的事实被当场揭穿,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随即发布通告,追查吹嘘者参与迫害的罪行,这些中共党徒弄巧成拙、狼狈而 逃。

起个甜腻腻的名字,搞点小包装,吃人的本质并没变,而且更具欺骗性,也更加危险。它一方面对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办班洗脑,另一方面,以 此为平台,对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关爱”等情感控制、“学习”等精神控制以巩固“认识”。表面上看,似乎言论、出入等自由,实质上,精神控制严 密,动辄将人非法扣押,而对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则整天锁在里面,与外界隔离,强制灌输、洗脑、“转化”。所以,“爱心家园”既是洗脑黑窝,也是伪善的 陷阱。

二零一三年三月,下关区被鼓楼区合并,“爱心家园”便成了鼓楼区的洗脑班,对外门牌上写着“鼓楼区关爱协会”。曾因耍流氓被记过处分 而丢人现眼、靠迫害法轮功起家的原下关区“610”头目程东晓,现在是鼓楼区“610”头目,并仍是“爱心家园”洗脑班头目。起用一系列的地痞、流氓、土 匪等迫害法轮功,也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中共的流氓本性。

2、浦口青年窦文强被从劳教所直接劫进省洗脑班迫害

许多法轮功学员因为不所谓“转化”,非法刑期满后,被直接从监狱或劳教所劫持进洗脑黑窝继续迫害。如,被肖宁建(肖宁健)之流送了七次才送进劳教所的张玉华博士,二零一二年底,非法劳教期满时,尽管身体衰弱,依然被直接劫持进南京市洗脑班折磨。

二 零一三年八月十四日,浦口区青年法轮功学员窦文强,在经历了方强劳教所一年的打骂、体罚、“洗脑”迫害以及句东劳教所半年的折磨后,在劳教制度被取缔、全 体法轮功学员被释放的这一天,在句东劳教所大门口被直接劫持进江苏省“610”兴化洗脑班继续迫害。这个邪恶的洗脑班位于江苏省(泰州)兴化市明升双语学 校旁边。

在省洗脑班,窦文强遭到来自江苏、南京、扬州、淮安、常州、南通、泰州以及浦口区等各级“610”人员(迫害者名单参见本文附录) 的轮番攻击、恐吓、体罚、挑衅等三个多月的邪恶迫害,没有给他们写一个字,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底回家后,依然不断遭到浦口区江浦街道珠江社区、街道综治办等 中共党徒骚扰。

三、更多典型案例

1、二零一三年元旦前后,玄武区张本芳女士含冤离世,疑遭灭口

南京市肿瘤医院门诊部张本芳女士,二零一三年元旦前后,被迫害离婚、独居多年的她被发现于自家中倒地身亡,终年五十五岁,死因不明,死前大约不到十天,张女士还将做好的真相年历送到同修家中。不排除其被南京“610”蓄意谋害、杀人灭口的可能。

张女士在原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特别在南京市洗脑班遭受残酷迫害,濒临死亡;为了让她“封口”、掩盖迫害真相,各级“610”长期对其施加高压,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骚扰及恐吓,其居室至少两次被警察用万能钥匙非法入侵,家里被到处翻抄。

张女士离世前四个月,柏正辉等市“610”恶人上门骚扰、抄家,再次威胁她:“你要是对别人说我们是如何迫害法轮功的,就让你再进去,休怪我们不客气。”

张女士将自己在劳教所、洗脑班所遭受的迫害记录了下来,离世前一个月,将记录及此后多年的遭遇再次整理,留下了“610”歹徒违法犯罪和日后将它们绳之以法的第一手罪证。

2、二零一四年,玄武区孔庆美第五次被劫进精神病院迫害

孔庆美女士,玄武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五四年生,房产公司退休干部。二零一四年六月,孔女士从祖堂山精神病院回来仅一年半,因讲法轮功真相再次被绑架,第五次被投进精神病院迫害。

自九九年法轮功遭中共迫害十五年来,孔庆美已被非法关押、迫害十年,在原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强制“转化”迫害三年多,因不“转化”,之前已先后被当地“610”四次劫持进南京市祖堂山精神病院非法关押、迫害六年多。

在祖堂山精神病院,孔女士天天被强行灌精神病药物,胸前的衣服因为灌药,天天都是湿的,一年四季没有干过,精神和身体受到很大刺激和折磨。迫害使她舌头发硬、发干,一直干到喉咙管,头痛难忍,不能走路,失去生活能力。

3、至少六人连续两年遭绑架

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至少六人连续两年数次遭绑架。

(1)德才兼备的好领导、优秀企业家连续三年被绑架,目前被非法逮捕

胡 元勤,男,六十岁,江宁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原双宁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因政绩突出、救活了负债近亿的企业,本将升任财政局副局长,却因坚持修炼法轮功 被罢免一切职务,仅保留了工业园经理职务。胡元勤将工业园改制成房地产开发公司,将应属他个人所有的股份,分给全体员工,受到员工们的一致称赞:“只有炼 法轮功的人才能做到这样正,这样好。”可就是这样被社会、民众普遍认可、坚持“真善忍”信仰、德才兼备的好领导、好人,一次次遭中共绑架迫害。

二 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胡先生连续三年被绑架迫害。二零一三年八月十八日,南京“亚青会”期间,胡元勤因讲真相被绑架,“610”企图对他判 刑未遂。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中共两会期间,不法之徒再度将他绑架。胡元勤因在洗脑班没有被“转化”,目前被当地检察院非法逮捕,面临被非法起诉。

胡元勤先生更多信息可参见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公司董事长和退休工人面临非法判刑》、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南京江宁企业家胡元勤被非法逮捕》。

(2)李建平两年中被绑架三次,至今仍被非法关押

李建平,男,秦淮区法轮功学员,五十岁左右,生意上的成功人士,却因坚持法轮功修炼,连续多年遭绑架、骚扰、监控、敲诈勒索,公司被查帐、家庭房产被调查,曾被迫离家。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十一月十九日至少两次被绑架、抄家,被迫害进医院;去年中共两会前,二月二十七日上午,李建平由南京出差去广州途中,在火车上被绑架。

(3)张秀华连续四年被绑架迫害,至今情况不明

张秀华,女,栖霞区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南京中石化建设二公司退休职工,至少五次被绑架、送洗脑班迫害,特别是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连续四年被绑架和送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张秀华被栖霞区国保大队头目傅维成、尧化门派出所翟宗兵、李向阳等人抄家和威胁。三月六日,两会期间,被蹲坑的南京市、栖霞区“610”、国保大队与尧化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再次关进南京市洗脑班迫害。

(4)江宁警方爬窗而入 知识精英连年遭绑

成 海燕,江宁区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富有才华的知识女性,中国药科大学、上海交大双学位毕业,懂多国语言,先后任中国药科大学副教授、宣传部负责人、徐州 医药保健品进出口公司经理、江苏物资集团总公司轻纺公司总经理。曾被强行关押南京市精神病院迫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重判十年,二零一零年出狱回家。

二 零一三年五月下旬,在家中遭劫,被江宁区恶警以所谓“聚集罪”爬窗而入、野蛮劫走,同时被劫持的还有另外两位来探亲访友的外地法轮功学员:盐城阜宁年近七 十的老年法轮功学员缪平(缪萍)女士和徐州贾汪法轮功学员孟庆泉。成海燕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被迫害得血压升高。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中共两会期间,成海 燕再次被绑架。

成海燕女士遭迫害详情,参见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七日报道《曾遭八年冤狱 南京知识菁英成海燕又被绑架(图)

(5)媳妇坐月子等着照顾 她却被关进洗脑班出不来

张 兰云,女,溧水区法轮功学员,一直遭中共邪党迫害,曾被非法劳教一次,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二日被永阳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次日绑架至 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六日,与孙广兰在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非法抄家,张兰云后被绑架到白马洗脑班,她媳妇正在家中坐月子等着她照顾。

(6)李伟平(李卫平)

李 伟平,男,玄武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被非法抄家、绑架;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在送货途中,被绑架到玄武派出所,在派出所遭虐待,恶警不 让他吃喝、睡觉,逼迫他诬陷其他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十天后,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三年上半年,李伟平和妻子、法轮功学员高知妩还曾被警察、街道 办事处人员上门骚扰,被强行拍照。

3、被迫害后,至今下落不明的法轮功学员

(1)曾遭冤狱九死一生 再被绑架下落不明

黄利俊(黄丽俊、黄小俊),女,溧水区法轮功学员,约五十岁,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被高淳区警察绑架。一年多来,家人辗转南京、溧水、高淳三地国保大队及“610”处打听黄利俊的下落,遭三地警察互相推诿,不得而知。家人对黄利俊的安危非常担心。

二零零二年,黄利俊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南京女子监狱遭残酷迫害和非人折磨;二零零六年七、八月间,出狱不到一年的黄利俊再次被绑架,据悉被非法判刑六年。

(2)李安宁

李安宁,女,玄武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家中被当地“610”警察绑架,下落不明。家中被抄,电脑、手机、大法书等私人财物被抢。

(4)李群

李群,女,秦淮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七月初被绑架,八月份被所谓“取保候审”,从南京市看守所劫持到南京市洗脑班迫害,后从南京市洗脑班出狱回家,二零一四年六月因拒绝执行瑞金路派出所的非法传讯,再次离家出走,下落不明。

(3)张波涛

法轮功学员张波涛,原籍山东潍坊,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左右,被警察从其工作的南京市营养学校(秦淮区)带走,下落不明,家人一直无法与其联系。

四、活摘器官南京调查线索

1、南京军区总医院肾移植中心平均每天三台手术以上

黎磊石,南京军区总医院副院长、肾脏病所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家。据中国军网报导,仅二零零四年,黎磊石的肾移植中心就做了一千例以上的肾移植手术,平均每天三台手术以上。二零一零年三月,参与非法肾移植的黎磊石坠楼身亡,官方称其为因病跳楼自杀。

2、德国医生: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一年做二千四百个肝移植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八日《旧金山世界移植大会 医师谴责中共活摘器官》报 道:“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六日,世界器官移植大会(World transplant Congress)在旧金山莫斯康尼展览中心(Moscone Center)召开,有七千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麻醉师、护士和器官采购人员到会。来自德国的医生艾伯卡斯表示,把人关起来作为器官移植供体,这是不道 德的,违背了伊斯坦堡宣言。他说:‘至少在二零零六年前,在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器官移植供体是从被关押者身上摘取的。我非常痛恨这种行径。在南京大学医学院 附属医院,他们在二零零三年做了六百五十例肝脏器官移植。到二零零六年,他们在一年中做了二千四百例肝脏器官移植,这些供体来自中共集中营。在那家医院, 有八十个从事器官移植的医生。进行器官移植的病人有的来自南韩,他们是以器官移植旅游的形式去的。’”

在传统观念很强、器官捐献很少的中 国,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一年中成百上千的器官移植,供体从何而来?!加拿大麦基尔大学的器官移植免疫基因专家苏博士表示,在美国和加拿大,要找一个与 病人匹配的器官供体需要四、五年的时间。加州肾病专家克里斯柏瑟(Chris Bbser)表示,在加州,肾脏病人要等待九年才能找到一个匹配的供体。

3、南京市第一医院心胸外科:“种好少年一颗心”,谁的心?!

据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调查线索:“种好少年一颗心”,到底是谁的心?》一文揭示,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扬子晚报》以“手缝200多针 种好少年一颗心”为题,报道了一个十七岁男孩在南京市第一医院心胸外科进行心脏移植的经过,这个男孩只等了四十多天,就等来了供体。

值得调查的是:在这里,南京市第一医院“种好少年一颗心”,种的是谁的心?!

九 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大规模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惨无人道的活体器官摘除,而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南京第一医院(南京市第一医院)正好从二零零一 年开展换心手术,做了近四十例心脏移植手术。该院被“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列在首批追查取证对象名单的公告中。

4、强迫验血

二零一三年,南京溧水区永阳派出所强迫法轮功学员验血。

五、参与迫害的恶人信息

1、参与迫害的部分恶人

(1)南京市国保大队头目肖宁建

肖 宁建,南京市国保大队头目,参与迫害十几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打手,对法轮功学员一贯实施暴力、且满嘴脏话。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四年, 参与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李建平、张俗栓、李群、朱鹤飞、翟裕新、蒋莉娟夫妇、王文勇、胡元勤、朱德凤、马明亮、梁汉生、樊银珍、王龙强(王龙 祥)、成海燕、李薇(李微)、马明杰、李伟平等十八人,占被迫害总数的五分之一。

(2)溧水区国保大队头目汤志亮

汤志亮,溧水区国保大队头目,多年来积极参与绑架、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 零一三年两会期间的三月六日,溧水区法轮功学员胡宗雪、李清凤被绑架。汤志亮一只手掐住胡宗雪的脖子,另一只手狠抽其耳光,致使胡宗雪当场出现耳鸣、头昏 眼花、头痛欲裂的症状,胡宗雪本能的高声呼喊,引来了其他陪护及工作人员,汤志亮这才停止对其施暴。同房及其他房间的陪护都被汤志亮这种恶行吓的直打哆 嗦。

(3)栖霞区国保大队头目翟宗兵

翟宗兵,栖霞区国保大队头目、栖霞区尧化门派出所所长,一直积极参与迫害和配合南京国保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栖霞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脑迫害基本上都是他带人实施。

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四年,连续两年带人对张秀华非法抄家、抢劫、绑架、组织洗脑迫害,威胁张秀华不修炼的家人,破坏其母女关系;二零一三年,以“亚青会”为名绑架张澍全(张书全,张俗栓)、刘秀言,并非法抄家,抢走大量私人物品,骚扰王文湧(八十岁),抄走大量物品。

(4)迫害玄武区孔庆美女士的恶人(待查)

南京市“610”、玄武区“610”、原玄武区兰园派出所(现与梅园新村派出所合并为梅园派出所)等部门单位和人员将玄武区法轮功学员孔庆美女士五次劫入精神病院迫害,关押迫害达六年之久,具体参与迫害恶人待查,善恶有报,他们必将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代价。

更多直接参与迫害的部份责任单位、责任人参见本文附录二《2013-2014年南京直接参与迫害的部份责任单位和责任人》。

2、恶人恶报

(1)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涉周永康案和严重腐败被调查

杨卫泽,原苏州市长、无锡市委书记、南京市委书记,因迫害法轮功被追查国际列入追查名单。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南京市长、市委副书记、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扬州老家的“大管家”、江泽民集团的重要成员季建业被免职,被中纪委带走调查。季建业被免职、带走调查后不久,杨卫泽也因涉周永康案和严重腐败被调查。

(2)警察参与迫害遭恶报

肖宁建,近期恶行如前所述。二零一四年“青奥会”期间,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施暴惯了的肖宁建,在江宁地铁站遭特警暴打、甩嘴巴子,一只耳膜被打坏,另有消息称,被打伤住院,现世现报。

胡大春,男,鼓楼区阅江楼派出所警察,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抄家,骗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开门,进门抄家,搬走电脑等物品。不久,胡大春因车祸腿骨骨折。

卞浩敏,男,鼓楼区阅江楼派出所警察,曾在路上拦劫法轮功学员,无故搜包。不久,卞浩敏开车时翻车。

(3)社区人员、居民参与迫害遭恶报

曹荣强,男,某社区主任兼书记。法轮功学员给他讲过很多真相,他表面应付,事实上却依旧参与迫害,诽谤法轮佛法,终遭天谴,二零一三年九月九日死于胃癌,年仅五十出头。

瞿风英,女,六十多岁,为了几十元的好处,配合社区人员、派出所警察参与监视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法轮功学员给她讲真相,她听不进去,结果出车祸,送医院抢救无效身亡。

贾 其銮,女,七十多岁,积极参与洗脑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多年,赚取不义之财。大约二零零七年,其儿子做生意被骗,赔了七十万,贾其銮的积蓄也被赔光,二零一二 年生了一场大病,吓得半死,收敛了一阵。二零一三年,在洗脑班“陪护”法轮功学员时,再次病倒,病得很厉害,再次遭恶报警示。

自古善恶有报,我们相信世界上,善良的人还是大多数,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将是最可悲的。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中共政法委发布《中央政法委:公检法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出台“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指导意见”;《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 任。”这些条款堵死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610”及公检法司人员以“执行命令”为名推脱自身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中共一贯卸磨杀驴,至今还在为中共 卖命、迫害自己同胞的当权者们,请深思!请赶快悬崖勒马,将功折罪,回头是岸。

希望更多世人、更多中国人,通过了解法轮功及其遭迫害真相,扭转观念,明白中共邪党的邪恶本质,明辨是非正邪,早日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获新生,得到佛法的护佑和救度!

附录:

1、《2013-2014年南京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信息》

一、二零一三年南京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信息

1、一人被迫害致死:玄武区张本芳女士

2、三十四人被绑架(按绑架地区列出):

玄武区(二人):李伟平(李卫平,洗脑班迫害)、李安宁(下落不明)

秦淮区(三人):李建平、翟裕新(洗脑班迫害)、李群(洗脑班迫害,下落不明)

鼓楼区(七人):朱鹤飞(洗脑班迫害)、蒋莉娟、蒋莉娟丈夫、水莉(洗脑班迫害)、朱建玲(朱建宁,洗脑班迫害)、马明杰(洗脑班迫害)、陈颖华(外地,浙江嘉兴)

浦口区(一人):窦文强(洗脑班迫害)

栖霞区(三人):刘秀言、张秀华(洗脑班迫害)、张澍全(张书全,张俗栓,洗脑班迫害)

江宁区(四人):胡元勤(洗脑班迫害)、成海燕(洗脑班迫害)、孟庆泉(外地,徐州市贾汪区)、缪萍(外地,盐城市阜宁县)

六合区(一人):刘金香(洗脑班迫害)

溧水区(九人):李清风(洗脑班迫害)、胡宗雪(洗脑班迫害)、赵玉兰(洗脑班迫害)、孙广兰、张兰云(洗脑班迫害)、王菲(洗脑班迫害)、陶再荣(洗脑班迫害)、刘桂琴(洗脑班迫害)、庄荣

高淳区(一人):黄利俊(溧水区法轮功学员,下落不明)

其它(三人):刘元兰(被南京铁路警察绑架)、宋冬梅(南京市洗脑班迫害)、宋春梅(扬州市)

3、二十人遭洗脑班迫害:

李伟平、翟裕新、李群、朱鹤飞、水莉、朱建玲、马明杰、窦文强、张秀华、张澍全、成海燕、刘金香、李清风、胡宗雪、赵玉兰、张兰云、王菲、陶再荣、刘桂琴、宋冬梅

二、二零一四年南京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信息

1、一人遭精神病院迫害:玄武区孔庆美女士

2、五十人次被绑架:

玄武区(八人次):孔庆美(被送精神病院)、伏玉荣(误报为“傅月蓉”)、陈娟(栖霞区法轮功学员)、李伟平(连续两年被绑架)、惠雅娟、(小)王惠兰(两次)、赵智方

秦淮区(八人):李建平(连续两年被绑架)、谢丽华(洗脑班迫害)、吴玉霞(欲被判三缓四)、陈明翠、张老师(新街口上海路)、张波涛(山东潍坊人,下落不明)、张世华、刘女士

建邺区(四人):李清之、孙波(鼓楼区法轮功学员,洗脑班迫害)、小吴(水西门)、王女士(江东门)

鼓楼区(九人次):马振宇(两次)、张爱东、陆敬渊、王军(家住湛江路苏城北苑,洗脑班迫害)、宗华(洗脑班迫害)、某女士(鼓楼区管家桥洗脑班迫害)、许惠娟(许慧娟,洗脑班迫害)、王君(误报为“张君”,家住鼓楼区新泰花园(音),洗脑班迫害)

栖霞区(二人):张秀华(连续两年被绑架,洗脑班迫害)、付秀英

江宁区(九人):胡元勤(连续两年被绑架,洗脑班迫害,被非法逮捕、起诉)、朱德凤(洗脑班迫害)、马明亮、梁汉生、樊银珍、王龙强(王龙祥),成海燕(连续两年被绑架)、李薇、丁小巧

六合区(一人):宋恒海(被非法逮捕、起诉)

溧水区(六人):吴一凡(洗脑班迫害)、张兰云(连续两年被绑架,洗脑班迫害)、谢可栋(洗脑班迫害)、钱仁保、刘宏辉(洗脑班迫害)、顾超(洗脑班迫害)

其它(三人):侯碧珍(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葛宏兰(安徽省马鞍山市当涂县)、戴福妹

3、十五人遭洗脑班迫害:

谢丽华、孙波、王军、宗华、某女士(六十多岁,鼓楼区管家桥洗脑班迫害)、许惠娟、张君(注:应为“王君”)、张秀华、胡元勤、朱德凤、吴一凡、张兰云、谢可栋、刘宏辉、顾超

2、《2013-2014年南京直接参与迫害的部份责任单位、责任人》

一、部分责任单位:

◆南京市政法委、市“610”非法组织、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南京市玄武区、秦淮区、建邺区、鼓楼区、浦口区、栖霞区、雨花台区、江宁区、六合区、溧水区、高淳区各区政法委、区“610”非法组织、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南京市各区派出所等,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四年被曝光出来的有:

玄武区梅园派出所(兰园派出所与梅园新村派出所合并)、玄武区丹风街派出所、玄武区锁金村派出所、玄武区中山陵派出所、玄武区后宰门派出所;

秦淮区淮海路派出所、秦淮区中华门双塘派出所、秦淮区瑞金路派出所、秦淮区止马营派出所(侯家桥派出所)、秦淮区朝天宫街道、秦淮区止马营社区;

建邺区南湖派出所、建邺区莫愁湖公园附近派出所;

鼓楼区湖南路派出所、鼓楼区建宁路派出所、鼓楼区小市派出所、鼓楼区江东派出所、鼓楼区阅江楼派出所;

浦口区珠江派出所;

栖霞区尧化门派出所、栖霞区燕子矶派出所;

江宁区东山镇派出所、江宁区东山街道、江宁区湖熟镇派出所;

六合区大厂镇山畔派出所;

溧水区永阳镇派出所、溧水区淳化派出所。

◆精神病院:

南京市祖堂山精神病院,现与南京市青龙山精神病院合并

◆洗脑班:

1、江苏省“610”洗脑班,位于泰州市兴化市明升双语学校旁

2、南京市“610”洗脑班(华达宾馆洗脑班,位于青岛路33号华达宾馆)

3、南京市各区洗脑班,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四年被曝光的有:

玄武区中山植物园洗脑班、玄武区九华山招待所洗脑班、秦淮区洗脑班、鼓楼区(原下关区)“爱心家园”洗脑班、鼓楼区豆菜桥(管家桥)洗脑班(豆菜桥22号,原华侨路派出所)、溧水区白马镇洗脑班、栖霞区洗脑班等。

◆看守所、拘留所:

南京市看守所、江宁区看守所、鼓楼区看守所、秦淮区看守所、高淳区看守所、南京市拘留所(南京市浦口区石佛寺拘留所,原石佛寺监狱机床厂)

二、部份责任人:

王立科,江苏省公安厅厅长(原辽宁大连市公安局局长)
肖宁建,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头目
高某,南京市国公安局保大队
柏正辉,南京市“610”主要打手,迫害死张本芳女士的主要责任人

程东晓,鼓楼区“610”头目,“爱心家园”洗脑班头目
胡大春,鼓楼区阅江楼派出所警察
卞浩敏,鼓楼区阅江楼派出所警察
周姓警察,鼓楼区建宁路派出所警察,手机:18913860389

毛永云,溧水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兼溧水区“610”头目(迫害溧水区法轮功学员刘桂琴的责任人),13905199871
汤志亮,溧水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头目,手机:13390926688,宅电:025-57219437
梅彩头,溧水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头目,手机:13912935938
傅维成,栖霞区国保大队头目
翟守兵,栖霞区尧化门派出所负责人
李向阳,栖霞区尧化门派出所警察

南京铁路警察
柏甫华,十四所保卫部部长,手机:13905151379,办:025-51821200
范学峰,十四所人事部负责人,手机:13851626909
周万辛,十四所所长,手机:13301580196,办:025-51820004、025-83783209
郁蔚铭,十四所邪党书记,手机:13905168120,办:025-51820002
贾其銮,南京市洗脑班“陪护”、特务
栖霞区马群街道办事处百水芊城社区主任

◆迫害溧水区法轮功学员黄利俊的责任单位、责任人:
谷亚东,高淳区公安分局政委兼高淳区“610”头目,13705196979
陈爱军,高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头目,1385196181
江红兵,高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头目,18251866327

◆参与劳教所与省“610”洗脑班迫害浦口区法轮功学员窦文强的责任人:

张某(自称)、陈某(自称)、魏某(自称),江苏省“610”头目
高某(自称)、毛某(自称),南京市“610”人员
邵某(自称),常州市“610”人员
曹某(自称),扬州市“610”人员
蒋某(自称),南通市“610”人员
张某(自称),女,泰州市“610”人员
刘志强(自称),淮安市恶警
葛某(自称),女,浦口区“610”头目
董科长(自称),浦口区“610”人员

张某(自称),南京市公安局警察
浦口区公安局长
平元武,浦口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
陈元、王菲、刘涛、单大军,浦口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
李伟,浦口区珠江派出所

史某,浦口区江浦街道综治办头目
金某,浦口区江浦街道
顾治国(音),浦口区江浦街道珠江社区治保主任
吴长明(音)、姚志华(音)、黄其明(音),浦口区江浦街道珠江社区
浦口区江浦街道珠江社区党委书记
浦口区江浦街道珠江社区副书记

魏宏惠,原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四大队教导员
徐玉宏,原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四大队副大队长
谷以利,原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四大队中队指导员
刘学飞,原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四大队中队长
张杰,原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四大队警员
丁勇,原江苏省方强劳教所四大队

注:此处收录的仅为在此时间段内,明慧网上迫害信息所涉及到的具体的迫害者信息。

中共各级官员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善恶有报是万古不变的天理,也是维系人类稳定的核心法则。那些迫害好人的中共追随者带着侥幸与仇恨的心态,无度地干着伤天害理的坏事,殊不知你的恶报不到,是上天慈悲在给你赎罪的机会。一旦你没有了改正的意愿,恶报就会临身。下面是发生在中共大小官员身上的恶报实例。

威海市经区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李桂模遭恶报被撤职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底,山东省威海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政法委书记兼经区公安分局局长李桂模被宣布撤职。

李桂模在任职期间,对经区国保大队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这里仅举两例:

二零一二年五月,经区法轮功学员马丽娜等人因讲大法真相遭绑架。其家人去公安局时,被以所谓“扰乱办公场所秩序”的罪名非法拘留十天。当马丽娜的家人将经区公安局告上法院时,经区公安局在法庭上播放其伪造剪辑的监控录像,并让其雇佣的门卫报假案、做假证。经区法院则枉法裁判。

二零一二年二月,经区国保大队张威生等人身着便装,私闯法轮功学员梁彩玲家。为了能将梁彩玲绑架走,这伙恶警将梁彩玲的胳膊“卸”下(使胳膊脱臼),致使梁彩玲痛得一点也不能动了。梁彩玲的丈夫上前劝说,恶警拿出一个专用枪,朝其丈夫和两位邻居喷射不明药物,三人顿时觉得眼睛、鼻子难受,不断地抹着眼泪。恶警对梁彩玲连拖带拉,把她的外裤全都扯脱到脚跟处,梁彩玲只剩下裤头,躺在遍地都是雪的地上。

李桂模因违规购买、享用超标车和单位私设小金库等问题被拿下,这也是上天给他的警告,人作恶就会受到惩罚,他参与迫害法轮功,迫害佛法修炼人,将遭至更严重的天惩。

奉劝威海公安系统那些至今仍执迷不悟的人,立即停止迫害,将功赎罪,别再步李的后尘。

吉林省延边安图县长白山池北区(二道白河镇)中共人员遭恶报

长白山管委会池北区党群人事部副部长冷静,积极追随恶党迫害大法弟子,参与办洗脑班迫害大法弟子等恶行。不听大法弟子给其讲真相。2011年,冷静遭恶报,得了痛风病。

长白山保护局党委书记车学仁,在其任职期间,积极追随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绑架弟子到洗脑班,指挥610人员挂污蔑大法条幅和邪恶展板。在其退休前,遭恶报,酒后在楼梯跌落,致腿骨折。

长白山保护局“610”主任吴玉臣,积极参与恶党污蔑大法宣传,挂邪恶条幅。后得脑血栓,遭到恶报。

重庆市江津三五三三厂原邪党书记遭恶报

二零一五年一月一日,重庆市江津三五三三厂原中共邪党书记周俊金遭恶报,暴病而亡。

周俊金在二零零四年任三五三三厂书记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本单位大法弟子,正应了善恶有报是天理。

害人终害己

四川省古蔺县大村镇丰水岭村,二零一四年五月新上任的民兵连长代胜,上任时,看到张挂的大法真相标语,镇上说,丰水岭法轮功在抬头,于是他组织民兵跑步沿途观察和监视法轮功人员。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代胜见大法弟子罗世文张贴大法资料,就上报派出所,并组织人员拦截、抓打罗世文,并送大村派出所进行毒打、关押、审问,并用高压电警棍长时间电击,击倒、击昏法轮功学员罗世文,不给饭吃,还将罗世文送古蔺交县国保大队。国保大队又和古蔺镇派出所、大村派出所一起,翻窗入室,抢劫罗世文室内大法书籍资料和现金一万多元,并强行送叙永县拘留所关押15天,使罗世文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同时,代胜还多次监视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

真是天理难容。就在恶意举报抓捕关罗世文后几天,代胜就病痛,在大村医院住院治病,接着,妻子患胆石症,送泸州开刀住院,据说,用去现金六万多元,还未全好。女儿又患下肢剧痛症,不能行走,经当地检查,找不到原因,送四川华西医院治疗,也没治好,还说要10至20万元钱切肢,安假腿。

多行不义必自毙。迫害好人,迫害修炼的人就是这样可悲的下场。法轮功学员不愿看到家乡同胞类似的恶报悲剧继续发生。十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发传单、讲真相,都是为了救人。

二零一四年,中央 “六一零”办公室主任、 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被抓捕,中央“六一零”小组前任头目、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 委周永康被逮捕,此前迫害法轮功的凶手薄熙来、王立军被判刑,这说明江氏犯罪 集团大势已去,正面临人治天惩。希望中共“六一零”、各级官员认清中共诬蔑法轮功的种种谎言,明白真相,只有停止迫害法轮功,善待法轮功学员,立功赎罪,才能为自己和家人留下后路。

郑和朋:方正李友夫妇45亿不明存款哪来的?

大纪元2015年01月06日讯】前段时间,网上有个流传《警方荷枪实弹抓捕方正集团上百人被控制》,12月21日,方正集团官方网站发布《北京大学关于涉及北大方正集团有关信息的声明》:称其“危言耸听”,“违反金融和法律常识”。

可能对警言荷枪实弹抓捕的“谣言”有些虚夸,但前段时间方正集团遭调查肯定是真的,因为对中国的腐败,在任何一个角落里都存在,只要中纪委肯用心,都能查出现问题,而所不同的是问题的大小。所以对方正集团被调查,大家都一点都不感到意外,相反如果说北大方正集团没有问题,恐怕很多人还不相信呢?

在中国,很多“谣言”都成了“遥遥领先的预言”,最后都成真的了。因此,每当网络“谣言”一起,就很快被扩散开来,瞬间得到传播,那是在“谣言”的背后往往带着某些真相。因此,很多在信“谣言”,还是不信之间很难做出选择,这就需要个人的判断能力了,有些“谣言”一出,立即有人出来辟谣,结果不多久,这个单位就出事了。这能说明什么呢?为什么“谣言”会成真的呢?这是我们需要去思索的问题!

昨日,有则新闻报导:1月5日晚间,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方正集团”)公告称,公司三名董事:方正集团董事长魏新、方正集团CEO李友、方正集团总裁余丽已于4日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被一同带走的,还有李友的弟弟方正集团副总裁李国军。方正CEO李友夫妇被举报银行账户有不明存款45亿。同时李友曾被揭替令计划家人在日购房产。

从中央反腐以来,一旦被中纪委带走,必定十拿九稳出问题,而今对李友夫妇来讲,银行帐户有不明存款的45亿是不是合法来源收入恐怕要交代清楚了,而对中纪委来讲,在调查清楚李友夫妇不明存款45亿来源,则需向民众做一个交代,把问题解释清楚,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不过从李友夫妇被揭出替令计划家人在日购房产,对他们来讲,可能是令计划案中绑在一起的关键人物;也可以说是站错了队,成了政治的牺牲品。假设令计划还没有落马,他们能这么快落马吗?所以,对中央现今反腐来讲,采取的方式是“擒贼先擒王”“反腐先反高官”来竖起反腐的威严。因为腐败高官一擒,拿下哪些依附权力的傀儡自然就不在话下了,而这一招出奇制胜的手法,使得中纪委在反腐的过程,屡战屡胜,不仅在民众树立起了威信,同是也重塑起政府早几年丧失的诚信!也可谓是一举多得!

其实,我们从这两年的反腐过程来看,落马的高管多半跟高官牵连在一起,因为这是中国社会存在的潜规则,大大小小的企业高管如果没有高官做靠山,他们能顺风顺水吗?方正集团CEO李友夫妇前几年之所以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只不过他找了一个好靠山而已,而今令计划这个大靠山倒了,也是他们到拉清单的时候了。有时候看多了这些腐败分子落马,似乎也验证了世间存在的规律,有因必有果,贪图富贵,人人都想要,但如若走非常之道来达到目的,你可能会得意一时,但终有一天被揭开真实的面纱,一时间的荣华毁掉了一世的积累,到头还只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罢了。

方正集团CEO李友夫妇被带走调查,而他们的银行帐户45亿不明存款无疑是很刺眼的数目,因为对中国民众来讲,大家信奉的是勤劳致富,尊重的是靠智慧和双手创造财富的富人,而非是走偏门,依附权力来达到自己目的富翁,而事实上在现今中国,偏偏是这些走非常之道的拥有了大量的财富。所以对现今民众来说,在这方面是有怨恨的,但怨归怨,多数人也无可奈何!

今天,方正集团CEO李友夫妇被报导有45亿不明存款,而这不明存款的是从哪里来的,是高官要堵他的嘴,还是他们平时非法敛财所得,如若是前者,那么将会有一大串官员牵连其中,如若是后者,则只是两人的贪婪之心在作怪!但从种种迹象表明,前者的原因要大于后者,因为在现在敏感期间,李友夫妇掌握很多官员的证据,他们能取得成就,平时必定跟多数官员有来往,送点礼,送钱什么的;因为这已是中国官商之间的公开秘密,你不送办不成事,一送满足了官员的私欲,什么事都好办了。大家都知道这些现象很不好,但很多人都这么干过,换过来说,平时大家去办事,谁没有给官员送过礼什么的,因此对李友夫妇来讲,接触的都是高层官员,平日送的礼也不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可比的,而像他这样精明的人,手中必定会有一张送礼的名单,这些名单上有大大小小的官员位例其中!而在令计划出事之后,那些跟他有关联的人都在相互支撑,而李友夫妇跟令计划走的很近,他们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把之前的都吐出来保自己的平安,只是现如今,不管怎么做,都已经没得救了。李友夫妇被调查,跟他们有关联的官崽出问题是迟早的事!

所以对一个商人来讲,还是远离政治的好,对一个官员来讲,远离商人的好。因为商人的奸,官员的贪,一旦两者走一起,很容易会出事!商人用奸诈手段勾引官员,官员用贪婪之心满足自己的私欲,乱用权力,这样一来,给社会造成的危害便很大,商人的奸破坏社会公平竞争,官员的贪婪必定有失公允,必定会给社会造成诸多的不平!所以,现今摆在中纪委面前的是,每起案件都是拔萝卜带出泥?每一只大老虎的背后都会大大小小的小老虎苍蝇在后面跟着,因此,这是一场没有销烟的战争,也是一声永不能停息的战争!(有删节)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