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康医院——鲜为人知的魔窟

文/明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日】二零一三年,千夫所指的中共劳教制度解体,给人造成“依法治国”的画饼又丰满了一些的感觉,可事实上,中国最大的人权灾难——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没有丝毫的减弱,中共只不过悄悄扳了一下道岔,将劳教制度滑到了利用司法诬判的轨道上,另一边厢,同样没有法律依据的洗脑班仍然在各地疯狂地开办,而鲜为外界所知的是,还有一个与劳教制度有着相同的非法架构,却更加隐秘的犯罪黑窝——公安自办的安康医院,一直在凶残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和肉体的虐杀。

安康医院是承担强制医疗任务的精神病医院,隶属公安部门。在中国,有二、三十家安康医院运转着,它们不与外界接触,鲜为社会所知,即使是在公安内部,多数人也对其所知甚少。有记者采访了在精神领域工作近五十年的医生、专职精神病人权益保护的律师、精研犯罪精神病学的教授,这些人都对安康医院的运转了解很少;而被关入安康医院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不许家属探视,很多家属甚至根本就不知道亲人的下落,这就使得安康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非常地隐秘,也异常地没有人性。

滥施精神病药物实施迫害

安康医院名义上是强制收治触犯刑律的精神病人的医院,事实上,从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就被用来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一些拒绝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诬陷为精神病,强行送到这里实施转化,而所谓的“精神治疗”手法事实上是: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超极限强度的电针摧残、野蛮灌食、捆绑殴打、坐铁椅子等等,而这些都属于国际社会认定的滥施精神病治疗手法实施迫害的医学禁区。其中最为广泛采用的是毒针,受害者的痛苦外人难以想象,很多人因此真的精神失常或死亡。

2009-11-21-lianzhiqin
遭毒针、电击迫害前后的梁志芹

二零零零年秋,梁志芹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被绑架到唐山市安康医院注射毒针,事后很多学员都谈到,在很长时间里痛苦不堪:心脏不适、揪心、舌根发僵发硬、走路歪斜失控、精神紧张、大脑思维和行动异常、目光呆滞、记忆力减退,心理障碍严重,每分每秒都在煎熬,精神痛苦无以言表。毒针先后造成梁志芹心脏衰竭,两次休克;邵丽燕精神失常;李凤珍失去记忆,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倪英琴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于二零零九年离世。

2008-8-24-lifengzhen
五十多岁的李凤珍被迫害的失去记忆

张金兰于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送到西安市安康医院注射不明药物,一针下去,全身瘫痪,失去了知觉,安康医院不得已下了病危通知书。当局为了推卸责任,通知家人把她接走。张金兰痛苦煎熬到二零零八年去世。

2008-5-22-zilioa-01
杨宝春未被迫害之前的炼功照片

河北邯郸市法轮功学员杨宝春,二零零二年被邯郸劳教所迫害致右腿截肢,劳教所为了掩盖罪责,三次把他送到安康医院,共计实施了五、六年的药物摧残,导致他精神受到重创,二零零九年被家人接回时,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精神病人。

2008-5-22-zilioa-03
邯郸市法轮功学员杨宝春被迫害致残后,至今被非法关押在此永康精神病院

杭州市法轮功学员周爱女、陈燕、李育君、徐慧、潘素娟、赵飞舟等也都曾被秘密拉到安康医院注射毒针。赵飞舟后来精神恍惚,双目呆滞,神情麻木,回家时已认不得家人。

与劳教所相同的违法架构和维稳职能

和劳教所一样,安康医院隶属公安机关,相同的隶属关系,决定了它与劳教制度有着同样便利、也是同样违法的构架,那就是,公安部门可以不经任何法律程序,随意将人送入安康医院,实施非法关押(这是中共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的又一罪证)。安康医院的对口监所管理部门,又同时管理着看守所,所以人们看到,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当地公安强行在看守所、洗脑班和安康医院来回关押,最大限度的实施洗脑迫害。如前面提到的那些法轮功学员,都是经过了看守所、劳教所、洗脑班的迫害而不转化后,被以看病为由强行转送到安康医院,实施更加残酷的精神病治疗手法的迫害。

众所周知,“被精神病”是中共迫害异议人士,所谓政治犯的惯常手段,而在全国所有的精神病院中,仅有安康医院享有政府明文规定的强制收治、强制医疗、长期限制人身自由的权力,所以安康医院事实上有别于普通精神病院,很早就承担了维稳的职能。一九八八年一月,公安部规定了强制收治的标准,规定的五种收治对象中就包含了“严重扰乱公共秩序”、“影响社会安定”等,如今这些都是安插在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以及访民身上的政治标签,是“被精神病”最常见的借口。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精神病院安康医院化的趋势不断加强,各地精神病院几乎都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也有异议人士及访民),尽管如此,二零零四年九月(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严酷的时期),有关部门还是下发了通知,要求没有安康医院的省、自治区、直辖市尽快建立安康医院,从中也可看出,安康医院的特殊地位和便利条件是普通精神病院所不及的。

《精神卫生法》留下的“自留地”

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中国《精神卫生法》正式实施,该法称,精神病患者需同时满足“重症”及“危害”两个条件才能强制入院,否则就是违反了“患者住院自愿原则”。分析人士注意到,这部法律留有活口,并不能杜绝“被精神病”的现象。如何界定“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当局有很大的游走空间。其实揭开安康医院的神秘面纱就会发现,“重症”及“危害”,正是当局给维稳工具安康医院安设的一道防护墙,以及给任意游走于法律灰色地带和医学禁区的相关人员分发的两顶安全帽。

有精神卫生专家指出:“既然是公安送人去安康医院,安康医院又是隶属公安,那么病与非病、如何用药、何时出院,都由公安说了算,没有第三方监督力量。”就是说,“病人”的权益仍然无法保障。有法学学者也说道:“《精神卫生法》并没有取缔公安部门办的精神病院,这就为公安部门继续对异见人士、上访人员‘被精神病’埋下伏笔,留了一块‘自留地’。”

据明慧网上的消息,《精神卫生法》实施一年多来,仍然有法轮功学员被陆续关押到安康医院。

如二零一四年,陕西西安法轮功学员王东,湖北武汉法轮功学员秦汉梅、周文娟、张兵、周秀琴等都被绑架到安康医院关押。

还有一些被迫害致命危的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安康医院关押,等待熬过危险期再转送其它地方继续迫害,如武汉法轮功学员崔海,因为拒绝转化被看守所和洗脑班折磨至生命垂危,于二零一三年元旦转到安康医院,当局不顾她的死活,既不治疗(该院也没有相应的治疗条件),也不放人,还恐吓、威胁前去要人的家属和律师,阻止见面。崔海被安康医院非法拘禁一年多,直到二零一四年四月才又转到监狱迫害。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安康医院是集精神病院、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监狱等迫害黑窝的犯罪属性于一体的高度浓缩的毒瘤,它的存在,既是对医学的祸乱,也是对司法的败坏;安康医院不取缔,《精神卫生法》就形同虚设,劳教制度解体也就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如此,哪里还谈得上什么“依法治国”?

三退小品文:揭秘最坑害人的惊天骗局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日】您可知中共坑害骗中国人的这三部曲?

一、用暴力和流氓卑鄙手段夺取政权,垄断全社会的经济、资讯等各种资源。二、竭力向人们灌输唯物论、无神论、进化论邪说,让人不相信轮回及因果报应,曲解、排斥神佛、打消对神佛天地的敬畏,对全社会“教育再教育”,使人们不再相信人发誓天地皆知、任何誓言都会兑现有日。三、用现实利益和组织特权诱惑人,把人套入其党、团、队组织。

六十多年来,许多人被灌输了“只有入党才能发财”的思想,他们经不住诱惑,无奈地“志愿”发了那个最恶毒的誓言:“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生……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志愿”地把命卖给了那个邪恶组织,还稀里糊涂地以为很划算。真划算吗?

细想想,“随时准备为党和XX牺牲一切”?!这堪称是史上最霸王的霸王条款吧!仔细想一想,如果相信这个誓言真的会被兑现,就是有再大的利益和诱惑,谁会去发这个毒誓?无神论够坑人吧!

那么那个毒誓会不会被兑现?大家看看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等等那些落马的中共官员,他们是不是已经在兑现毒誓了?!这还是人能看得见的,人看不见的兑现可能更可怕!谁能证明天堂不存在呢?谁能证明没有地狱之火呢?谁也证明不了。

人心发一念,天地尽皆知,何况发誓呢?说句笑话,人非说要死,掷地有声地说要给共产流氓当“替罪的羔羊”,或者叫“牺牲”、“垫背”,那当值的小鬼们如果是直性子,拿一当一,不知道你在把“毒咒”说着玩,它们如期来索你命的时候,你辩得清吗?它们容你分辩吗?那时候你到哪讲理去?

好在如今,神网开一面,可以帮你解除这个毒誓,但是你必须发表声明退出。心诚最重要,声明用化名小名都可以。这是逃离贼船的天赐机会,是聪明人就绝不要怠慢和放过!

2014-12-24-mh3tui-collage3

中共法官们的荒唐言论(3)

文/欧阳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日】(接上文)32.“说‘法轮大法好’是泄露国家机密。”某地一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法官要判他七年有期徒刑。律师辩护说,这种情况至多也就是判劳教或有期徒刑一年半,不应该判七年。法官说:“说‘法轮大法好’是泄露国家机密,我是按泄露国家机密罪判的。”

33.“我这法官就听共产党的,这是锦州市第一大案,我不怕遭报,也不怕死。”辽宁义县法院刑事庭庭长王德久如是说。2008年10月8日王德久企图非法庭审女法轮功学员左立志,对家属口出狂言。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34.“谁能把我怎么样!有共产党给我撑腰,谁也没门。”河南省鲁山县法院刑事庭副庭长杨东升对给他讲真相的 法轮功学员的答复说,“不管什么信仰不信仰,法律不法律,要跟党保持一致,对法轮功决不手软。”杨东升还放过这样的狠话,“只有没用的人才信善恶有报,想 说服我,没门,让河(乡)那个老头,我兑(判)他十年,谁能把我怎么样!有共产党给我撑腰,谁也没门。”人算不如天算。杨东升后来在一场法院警车翻车事故 中当场死亡。

35.“你别跟我讲良心。”2014年12月4日,辽宁省凤城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姜凤丽、卢俊公开非法庭审。律 师说:“我的当事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良家妇女,她没有多少文化,但她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话。她没有别的想法,就是想把‘真、善、忍’告诉别人,与人分享 她的快乐。”“别把这么善良的农村妇女非得往政治上拉,她想当总统吗?她有枪有炮吗?这种类似文化大革命运动,把好人妖魔化、丑化,扣上大帽子,以刑法来 惩罚的做法是极其荒唐的。”“我受聘于我的当事人,就要为她尽职尽责。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我也必须讲良心、说真话。”凤城市法院审判长、刑事庭副庭长潘 淑琴气急败坏地说:“你别跟我讲良心。”

36.“中国是中共一党专政,是共产党的天下,谁要到外面去宣传法轮功,就是犯法。”四 川什邡市法院于2012年12月6日对法轮功学员周玉宝开庭。周玉宝在法庭上揭露自己遭刑讯逼供的事实,律师也出示由周玉宝的头颅CT检查报告单,要求公 诉方出示讯问过程的录音录像,但遭拒绝。法官唐新和说出一番“法盲”论调:中国是中共一党专政,是共产党的天下,谁要到外面去宣传法轮功,就是犯法。遂非 法判周玉宝三年徒刑。

37.“请什么律师,如有请律师的钱,不如拿来请我们去喝酒,律师说律师的,我眼睛一闭一闭的照样判我的。”此话出自云南江川县法院里的一位庭长。法官都不讲法律,老百姓还有什么可相信的呢?

38.“这个文儿肯定不给你,就是一个口头通知。”吉林通化市东昌区法院刑事庭庭长赵岩对法轮功学员罗希珍的家属这么说。这是个什么口头通知呢?赵说“法院内部、中央政法委联席会有规定法轮功案件不许自己请律师,要由法院指定。”“书面回复不给,自己聘请律师不行就不行。”

39.“法院归共产党领导,要听党的。”河 南平顶山市法轮功学员杨贺梅被中共以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起诉,律师指出破坏法律实施只能是有公权力的人,杨贺梅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太太,没有证据说 明发一个宣传材料就如何导致了破坏法律实施。但是2014年7月9日平顶山市卫东法院非法开庭时,法官李喜峰露骨地称“法院归共产党领导,要听党的。”可 是,奉劝李喜峰一句,“恶报来临时,党在哪里呢?”

40.“我宁可犯罪也不纠正自己的错误。”山东莱西法轮功学员姜淑娥从劳 教所回家,可是有家进不去,问其原因,原来莱西法官王青云、夏广军为了达到破坏姜淑娥家庭的目的,2002年初他们到王村劳教所利用职权编造谎言、欺骗、 威逼姜淑娥在楼房评估书上签字,然后又私自把姜淑娥的签字偷偷地拼凑到姜淑娥的离婚书上,伪造姜淑娥同意离婚的离婚书。当姜淑娥找到法官王青云告诉他这样 做是违法的,应当纠正自己的错误时,王青云抖着双手,边玩手机边说:“我宁可犯罪也不纠正自己的错误。”

41.“不接待、不受理、不解释。”这 是保定市西城区法院行政立案庭庭长对法轮功学员聘请的律师的态度。2010年9月13日,兰志学律师和河北涞水县法轮功学员李德志的亲属一行到保定市西城 区法院行政立案庭要求立案。行政立案庭庭长讲:对法轮功的政策就是“不接待、不受理、不解释”;说是6月份省里召开政法系统会议,特别强调必须做到“三 不”,并明确表示有内部文件。律师反问:作为人民法庭就应该堂堂正正的立案,哪有不立案的理由哇。法官说:“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因为不许解释嘛。”

42.“你不想吃律师这碗饭了。”北京朝阳区麦子店地区法轮功学员刘玉娟2014年12月11日被非法庭审,律师为刘玉娟做无罪辩护,法官当庭威胁律师说:“你不想吃律师这碗饭了。”后对刘玉娟非法判刑三年。

……

中共法官这个群体,完全是为共产党迫害善良服务的。所以一些法官办所谓的“法轮功案子”很矛盾,判有罪,违法、违背良知、违背道德,经不起历史的检验;判无罪,政法委掌控的“610办公室”不同意。一些法官们私下里也有苦衷,他们为了饭碗做着“上面”的傀儡,被迫干脏活、做恶人、挣脏钱。

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太多的法官不是消极应付、保护好人,而是助纣为虐,甚至表现得歇斯底里,替中共迫害法轮功披上所谓“法治”的外衣。本文收集的这些法官言论,正是反应了法官们违背职业道德的可耻行为。

是不是上级让你杀人,你杀人就没有责任了呢?

我 们来看看国际惯例。从1961到1989年,有多达200人在企图翻越柏林墙时被东德卫兵枪杀。柏林墙推倒后,四名原东德高官因涉嫌下达射杀命令被逮捕, 其中包括总理斯多夫(Willi Stoph)以及国防部长凯斯勒(Heinz Kessler)。不仅如此,执行射杀命令的卫兵也逃脱不了罪责。最有名的一个案例就是对枪杀克里斯(Chris Gueffroy)的四名卫兵的审判。20岁的克里斯是最后一名被枪杀的翻墙者。四名卫兵在射杀克里斯之后曾获得原东德边防军颁发的奖章和每人150块东 德马克的奖赏。在后来的审判中,四名卫兵中的英格•亨里奇(Ingo Heinrich)的辩护律师称,他当时只是执行命令,所以他是无罪的。但是,首席法官西奥多•赛德尔(Theodor Seidel)援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纽伦堡战犯法庭的原则,纽伦堡审判创造了一个先例,执行政府命令而犯罪的人,也必须承担罪行责任。法官赛德尔说, “虽然被告是处于一个长长的责任链条的最末端,但是,射杀一名唯一的罪行仅仅是要逃离东德的人,被告违反了一条基本人权。”就是“并不是所有合乎法律的事 都是正确的,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There is a central area of justice which no law can encroach upon)。”“到了二十世纪末,当执行上级命令来杀人的时候,没有人有权忽视他的良心(no one has the right to ignore his conscience when it comes to killing people on behalf of the power structure)。”法官赛德尔宣判亨里奇因为射中克里斯的胸部被判3年半监禁。另一名卫兵因射中克里斯的腿被判2年缓刑,其他两名卫兵因为只是朝天鸣枪警告,没有杀人动机(did not kill and did not intend to kill.)被无罪释放。

2004年8月,原东德统一社会党的两名工作人员洛伦茨(Siegfried Lorenz)和鲍姆(Hans-Joachim Böhme)也被判有罪(缓刑15个月),理由是对克里斯的死负有责任,因为他们是有可能取消射杀命令的人。

如果说纽伦堡审判是针对战犯的话,柏林墙的判决案则对于和平时期如何运用良知原则创立了先例。

就 是按照中共自己的法律,被利用来当政治迫害工具的公职人员,最终也逃脱不了相应的法律责任。中国的《公务员法》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 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2013年8月12日出台的《中央政法委:公检法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规定:“法官、检察官、人民警察在职责范 围内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这次中共四中全会提出了“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卸磨杀驴是中共的惯用伎俩。更何况,中共行将解体,没有 共产党的中国更会清算这些犯罪行为。

与纽伦堡审判和柏林墙审判不同的是,我们在本文中谈及的对象,本身就是法官这个群体,法官本来应该是公 正的象征,但是,在迫害法轮功中许多人却成为了帮凶,当然后果很严重,他们对法律的践踏,受害的就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而是整个社会所有的民众。正如谢燕 益律师在法庭上对枉法裁判法轮功学员的法官所说,“你们现在不被追究,不代表你们将来不被追究!”奉劝法官们了解真相,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全文完)

女预言家预言 二个名人的坠机事件

5452815281
坠机(AFP ImageForum)

文:李正/采采摘编

这里是二个最受美国人喜爱的女预言家珍妮‧迪克逊“突然间”看到的、和坠机有关的“意外死亡”影像,所作的预言,和其后真实发生的故事。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珍妮‧迪克逊正在洛杉矶的维斯特摩尔美容沙龙做头发时,卡萝儿‧朗巴德(Carole Lombard) 溜跶着进来了。珍妮当然认得这位富有魅力的电影明星,何况她的丈夫又是大影星克拉克‧嘎布尔(Clark Gable)。

一位发型设计师给她们互相介绍,珍妮很高兴的伸出手来与她握手。握手之间,她感到一种警告性的信息。她忘记了自我,大声惊叫道:“哎呀!朗巴德小姐,你在以后的六个星期之内决不要乘飞机到任何地方去!”

那位金发女郎微笑着回答说,她几乎是马上就要动身上路,去促进战时公债的销售。珍妮也在帮助战时公债的销售,知道卡萝儿的任务重要性,但她还是警告卡罗尔说,在她的“危险”期间,她必须只乘汽车或者火车。

那位介绍她们相识的发型设计师后来告诉珍妮,她离开沙龙后,朗巴德小姐抛了一次硬币来决定她是否应该听信珍妮主动提供的劝告。她叫了正面,结果硬币落下来却是反面。几天后,这位大明星坐飞机去中西部,果然在飞机失事时身亡。

当设法解释她是怎样感觉到即将发生的惨剧时,珍妮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接触到她的手,就看到死亡的标志在她的上方,离地很高。我看到生命在她周围的地上,因此我就知道,如果她保持脚踏实地,她就能逃避危险。还有一个内在的声音说‘六个星期’。这个声音经常到我这里来,我总是对它听而信之。”

珍妮还有一个和联合国秘书长坠机有关的预言。

一甲子以前的1961年夏天,当埃莉诺‧邦加德纳正与珍妮讨论一个出国计划时,珍妮出乎意料的大声说道:“没有问题,只要你不在九月中旬与达格‧哈马尔斯约尔德(Dag Hammarskjold) 同乘一架飞机就行。他的飞机要坠毁,他将遇难。”

埃莉诺从来没有和这位联合国秘书长见过面,只得干巴巴的说他们之间没有联合旅行计划。

9月18日,正在欧洲的埃莉诺从报纸获悉:联合国秘书长哈马尔斯约尔德在北罗德西亚的一次飞机失事中身亡。当时他正肩负使命,寻求在联合国和刚果的卡坦嘎力量之间建立一个停火协定。

珍妮怎么知道的呢?她只是说:“当我和埃莉诺谈话时,我看到了事件的发生。警告哈马尔斯约尔德先生的企图可能不会有什么作用,因为他不知道我,对我的话不会注意。”

有时,珍妮预言的产生是通过相关事物的引发,比如一个握手的接触,或是一个地名、一个单词、一幅画或人物形象,有时则好像“没有任何理由”就展现了。本文的前者就是“一个握手的接触”引发的,后者则是“没有任何理由”就跑出来了。

责任编辑:谢秀捷
http://cn.epochtimes.com/gb/15/1/5/n4334158.htm

亚特兰蒂斯古文明存在的证据终于找到了?

1641509853
海洋考古学家发现了古希腊传说中的一种金属,这种金属据说存在于失落之城亚特兰蒂斯。或许是亚特兰蒂斯(Atlantis )古文明存在的证据。(fotolia)

大纪元2015年01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郑孝祺综合报导)在西西里岛附近海域一艘2,600年前的沉船中,海洋考古学家发现了古希腊传说中的一种金属,这种金属据说存在于失落之城亚特兰蒂斯。这一发现,令人们探讨这是否是亚特兰蒂斯(Atlantis,又译:亚特兰提斯 )古文明存在的证据。

据《每日邮报》报导,在西西里岛南部杰拉镇海岸,海洋考古学家们在海底沙子中的沉船残骸内,发现了39锭“星陨石”(Orichalcum,也称奥利哈康)。2,400多年前,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对话录《克里特雅斯》(Critias)中,提到一种名为Orichalcum的物质。这种物质产于亚特兰蒂斯岛,价值仅次于黄金,并且广泛地用到宫殿和神庙的装饰之上。

西西里岛考古学家图萨(Sebastiano Tusa)教授表示,他们在沉船残骸中发现的这种金属,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岛的珍贵红色奥利哈康。

对这些金属锭的分析显示,它们是由铜、锌、镍,铅和铁组成的合金。经过X射线分析,这种金属包含75~80%的铜,15~20%的锌,和少量的镍、铅和铁。

1641509854
阿塔纳斯‧珂雪描绘的亚特兰蒂斯地图(1669年),位于大西洋中部。地图上方指南方,左边是非洲和欧洲南部,右边是美洲。(维基百科)

图萨教授说,之前,没有发现过类似的金属。“我们是从古代典籍和一些装饰物中,知道奥利哈康的。”

这艘沉船也是在杰拉镇附近海域发现的第5艘沉船。沉船属于6世纪上半叶,在距离杰拉镇海岸1,000英尺(约305米)的海下被发现。

如果图萨教授研究团队发现的这种金属确实是传说中的奥利哈康,那么将是证明亚特兰蒂斯真实存在的证据。

柏拉图的记载

最早记载亚特兰蒂斯国的人是希腊大哲学家柏拉图。在他的著作《提迈尤斯》中,柏拉图有这样的话:在“海格力斯的砥柱海峡”对面,有一个很大的岛,从那里你们可以去其它的岛屿,那些岛屿的对面,就是海洋包围着的一整块陆地,这就是“亚特兰蒂斯”王国。当时亚特兰蒂斯正要与雅典展开一场大战,没想到亚特兰蒂斯却突然遭遇到地震和水灾,不到一天一夜就完全没入海底,超高度文明的大国一夕间消失。

另一本对话录《克里特雅斯》(Critias)中的一节,记录着由柏拉图的表弟克里特雅斯所叙述的亚特兰蒂斯的故事。克里特雅斯是苏格拉底的门生,他曾在对话中三次强调亚特兰蒂斯的真实性。故事是来自克里特雅斯的曾祖父卓彼的口述,而卓彼则是从一位希腊诗人索伦(Solon,约西元前六三九~五五九年)那儿听到的。

神话背后的事实发现

1641509855
亨利‧谢里曼相信每个神话传说后面都有一部份事实作为其依据,于是他根据古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发现了希腊古城特洛伊,它和史诗中描写的一模一样。这次考古发现被称为世界十大考古发现之一。(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1912年,保罗‧谢里曼(Paul Schliemann)在《纽约美洲报》发表一篇题为《我是怎样发现一切文明的发祥地亚特兰蒂斯的》的文章,文章介绍了他的祖父、著名考古学家亨利‧谢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的研究成果。

亨利‧谢里曼相信每个神话传说后面都有一部份事实作为其依据,于是他根据古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发现了希腊古城特洛伊,它和史诗中描写的一模一样。这次考古发现被称为世界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亨利在特洛伊王的宝物里发现一个青铜罐,里面有一些物件,用腓尼基语写着:属亚特兰蒂斯克诺斯国王。

1883年,亨利‧谢里曼在法国卢浮宫又发现了一些来自中美洲的帝华纳科古城的发掘物,这些东西的材料和形状同特洛伊王的“宝物”中的物件一模一样。化学分析结果表明,这些东西是用某种黏土制作的,但在腓尼基和中美洲都找不到这种黏土。

特洛伊王的宝物中还有几件金属制品。通过化验证明,金属是由白金、铝、铜组成的,换句话说,这是一种合金,但在迄今考古学家们发掘到的古代物品中,这样的合金从未见过。这会不会就是亚特兰蒂斯人的“奥利哈康”——古希腊传说中的青铜呢?

亨利‧谢里曼没有就此止步。他着手研究了玛雅文化,看看它同欧洲的其他古文化有没有共同之处。经过分析,他出乎意料地发现了许多重要的共同特点,这是他所不敢想像的。

他发现埃及文化同玛雅文化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但欧洲人不可能到美洲,而玛雅人也不可能到欧洲来,因为他们都不是出色的航海家。

因此亨利‧谢里曼得出结论:应该是传说中所说的那样:从前,在我们所说的新大陆和旧大陆之间,有一块宽阔的陆地作为两个大陆之间的桥梁。这块陆地恰恰就是亚特兰蒂斯,这里的居民曾向埃及和中美洲迁移。

Google Ocean发现海底古老城市遗址

2009年2月20日,英国多家媒体报导了英国航空工程师班福特(Bernie Bamford)利用Google Ocean在欧洲大陆的西边的大西洋海底,发现一个古老城市的遗址。很多人相信那就是传说中的亚特兰蒂斯。

该发现遗址疑似古代大都会,好像一个个边界清晰、纵横交错的长方形街道布局,大小约两万平方公里,西距非洲摩洛哥992公里、在距海面5.6公里深的海底,其纬度位置在31 15’15.53N, 24 15’30.53W。

目前多数研究亚特兰蒂斯帝国文明及其毁灭的科学家公认,亚特兰蒂斯的位置座落在美洲和非洲、欧洲西海岸之间。这样的见解与亨利‧谢里曼的见解也是相通的。

责任编辑:萧雨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