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者回忆云南大板桥女子劳教所的暴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一日】今天我要说的是多年前亲身的经历,亲眼目睹黑暗炼狱中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几年来它一直在我脑海中不断回放,犹如昨天才发生的事一样,历历在目,如此清晰。

由于交友不慎,又值青春年华,个性叛逆的我染上了毒瘾,前后三次被送到云南省昆明市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后改为云南省女子戒毒所)戒毒。二零零二年我劳教期间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送进来。由于我家有人是炼法轮功的,我也看过《转法轮》等书,知道修的是“真善忍”,是教人怎样做个高尚的好人。当时我真不明白这样的好人怎么会送进劳教所。

我们组上也安排了一名法轮功学员,她是不到四十岁的楚雄人。(编者:推断是刘枝萍,原是楚雄汽车客运公司经理,被两次劳教,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第二女子监狱)。她才来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警察安排了两名戒毒者包夹她,白天、晚上寸步不离的监控她。警察说她思想顽固不转化就得严格改造。所谓严格改造就是加大劳动的强度和严格的纪律管理。

我们在大田组,每天五点四十起床洗漱打扫卫生,七点半集合出工,中午半小时吃饭,下午六点收工。一年四季无论是什么天气,下雨下雪都得去挖地、挑粪。警察们常说,法轮功是精神犯,所以待遇还不如我们,让我们监督她们改造。不准和她们说话,只许打压,不准帮助她们。我们组这个法轮功学员对我们很好,生活上只要有人缺点啥,她都会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给别人。可警察却说,她思想坏得很。

因为她拒绝转化,我们组的改造成绩就会被扣分,警察说她是我们组的人,只因为她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全组的人都被株连。本来一天劳动就累得不行,因为她说了这句话,警察就说违纪了,全组的劳动任务就加了一倍,完不成任务的就要被加刑期。

这事一通知出去,大家都恨上了她,认为她害得我们加期,当天晚上回到宿舍,由我们组长带头,就狠狠打了她一顿,七、八个人对她拳打脚踢,大概折腾了近一个小时,我们组长去找了警察汇报,回来说:警官说了,叫我们不要害怕,这种反改造份子,想打就打,只要不死就行。警官还说,我们劳教所是文明管理,但文明管理只针对文明人,这里的文明人就是服从管理的人。又对被打的法轮功学员说:你不转化,我们有的是办法收拾你,夏莲萍队长说了,只要让你转化,我们可以自己想办法收拾你。

当晚,我们组长周零不准她睡觉,让她“控水”,控水就是人呈半蹲状,双手伸直,把一个装满水的脸盆向前端平,不准动。大家都睡了,她的两个包夹不能睡,就守着她“控水”,就这样过了一夜,第二天还要跟着出去挖地。

从那天开始,她连吃饭都是站在大门黑板前吃,不准她进饭堂。“站黑板”是一种惩罚方式,就是无论什么天气,叫人站军姿,脸要抬起来晒着太阳、冬天要吹着冷风,这种折磨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可警官说,这样做是为了让人能冷静反思错误。

在这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了两个月后,才被同组学员戒毒学员发现她怀孕了,我们组长报告了警官。没几天她就被警官带走了,听说去所部医院检查,几天后她回来了,但孩子却没了。她说被警官逼着引产了,孩子才五个月。说起来泪流满面。

二零一二年,我第三次去戒毒所,同样的大板桥女子劳教所,被改成了戒毒所,同时还收劳教人员,只是劳教人员很少了,法轮功(学员)占其中的大半。在三大队集训期间,我也接触到一些法轮功学员,她们都被隔离起来,不准和其他人交流,每人都有两个戒毒学员包夹。

其中有一个法轮功学员和我住一层楼,所以经常可以在厕所遇见她,她一直被关在一间小屋里由包夹看守,除了上厕所,其余时间都不准出来。有好几次我都听到她那间屋子里传出的打骂声。

三大队主管她们的是一名姓余的队长,很年轻就升到队长了。听说她管(迫害)法轮功很有一套才升官的。这个余队长跟别人不同,很残酷,我们都很怕她,所以都不敢同情法轮功学员。

有一次,大家出工回来,叫我们全部站在雨里,饭也不让吃,六点多了,一天的劳动又累又饿,不让吃饭还要站在雨里淋着。余队长说:法轮功学员要绝食不吃饭,那就让你们陪着她站着,直到她认识错误去吃饭,说着就走了。全大队三百人就这样饿着站在雨中。

才几分钟,戒毒者就受不了了,都认为是法轮功学员连累的,很多人开始埋怨,十多分钟后变成不堪入耳的辱骂,半小时后,余队长来把法轮功学员叫走了,说是去办公室做思想工作。可我知道她又要遭受迫害了。只要办公室拉上窗帘就要被打、被折磨。

我们在雨中站了半个小时,全身没一处干的,就让我们去吃饭,吃完饭才准去换衣服。很多人从这事后都恨上了法轮功学员,她们忘了罚我们的是警察。

当天晚上我们被叫声惊醒,原来是一楼的那位玉溪的法轮功学员李光霞,可能她又遭打了。听她的包夹说,她入所以来一直没有家人来看她。过了几天我在厕所遇到她,她突然塞给我一张纸条,我赶紧回宿舍悄悄看了,上面写着“我被迫害,有人打我,我是玉溪市畜牧局的。”下午又在厕所遇到她,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掀开衣服让我看,我看见她肚子上有一大片青紫伤痕,我不敢和她说话,因她的包夹守着。我一直没有机会问那纸条递给我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要帮找到自己的家人,让家人知道。

有些法轮功学员在里面遭受一段时间的迫害后,说是领她们去医院检查身体看病,就被警察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打、骂、体罚不胜枚举。我们应该珍惜生命,在国家的执法机关竟有如此丑陋、黑暗的一幕,值得人们深思!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