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圣保罗市华人三退小故事

文/巴西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日前,巴西法轮功学员在圣保罗市的华人商业区,开始讲真相、劝三退,主要形式是中国学员主讲,巴西学员配合发真相资料和发正念。学员们的努力,让这里的华人们从开始的面无表情,渐渐的气氛开始活跃,互动也多了,很多华人选择退出中共党团队(三退)。

先前要扔资料的老板从心底说出谢谢

一家开店的华人正在忙着生意,学员上前微笑着打招呼,递上《九评共产党》,当老板看清标题后,愤怒的大喊说要把学员扔出去,学员不火,退出店门发正念,这时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过来问明情况,她俩共同发出一念:“一定要救下这一家”,大姐进入店门,另一位在门口不断的发正念。大姐讲:“共产党的祖宗是欧洲邪灵,为什么要为外国邪灵卖命,中共在历次运动中杀死了八千万中国人,它是反宇宙、反人类的恶魔,天灭中共在即,我们要做明白人,退出它才能保平安。”

充满善意的言语感化了他,他面露笑容说:“谢谢”并点头同意退出党、团、队,他女儿退出少先队。

撕传单的小伙子低头认错退出少先队

当给一位华人讲完真相,他同意退出少先队时,另一位小伙子(还未听真相)走过来不由分说撕了真相传单,已退队的小伙马上制止他,要回了传单。这时撕传单的小伙回到自己的柜台内,正好就在这位学员的身边,学员直视着他的眼睛发出正念,解体着他背后的共产邪灵,对他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是叫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你撕法轮功资料是造了大业,快认错,退出中共邪教组织,老天会保佑你。”

小伙马上柔和下来,低下了头,最后点头表示退出少先队组织。

颈椎病人感到法轮功的善

一位微微发福的中年妇女坐在过道里,面露痛苦,学员上前打招呼,看到她不适的表情便询问原由,她说自己颈部痛已有多年了,很苦闷,正巧这位学员是针灸师,当教给她相应穴位并指导她按压后,她感到很轻松,脸上露出笑容,连说太谢谢了。

听完中共江派邪恶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已在遭天惩的真相,马上同意退出少先队,嘴里不停的说着谢谢,旁边的华人也在说:“欢迎你们常来。” 学员祝福她,她也祝福学员,大家都感到大法善的力量。

明白的姑娘说出心底的话

一位漂亮的姑娘,当看到《九评共产党》,眼睛一亮,说:“还有其它的资料吗?都给我留下,我最爱看这些真话了,在中国的时候敢怒不敢言,共产党最坏,好话说尽,坏事干全。法轮功敢说真话,我喜欢。”学员告诉她,真善忍是宇宙特性,是宇宙法理,她高兴的退出少先队组织,学员祝福她幸福平安,她也祝福学员们一切顺利!

见证讲真相转变人心

一天,中西法轮功学员一同来到圣保罗市最主要的商业街——保力斯达大街劝三退。一家小商品商场内有一些华人。 一位年轻的妈妈正在哄她的儿子,她儿子说:“我生气了,不理你了。”学员来到她面前,递上真相资料,她表露出轻蔑的表情,说:“共产党有什么不好,我就是党员,没有共产党能有新中国吗?”

学员不急不气,缓缓道来:“新中国实行一胎制,杀死了三亿多无辜的小生命,这好吗?新中国把民众分成城镇户口和农村户口,使绝大多数中国人成为下等公民,基本没有任何社会保障,这是进步吗? 新中国生产了毒奶粉、毒大米、地沟油,这是文明吗?”年轻的妈妈表情自然些了,但还不愿退党,她的儿子还在不停的说:“我生气了,不理你了。”

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接着说:“现在世界上还有谁相信共产主义,连中共的官员都没一个相信了,中共江派邪恶集团把有信仰者杀死,把器官和尸体出售以犀利,众多国家政府都在谴责这种非人的罪行,古今中外都没有过这种事的发生。快退出这魔鬼组织吧,会获得平安。”年轻妈妈表情凝重的点着头说:“好,我退出。”这时她的儿子乖乖的靠在她身上,表情幸福安详。在场的中、西学员都见证了这对母子的转变,讲真相后的神奇转变。

Advertisements

检察院官员称名字保密 公诉员叫嚣“权大于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振广,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一年零三个月了,每天被奴役干活,现属严重超期关押。律师曾向吉林市船营区法院、船营区检察院、吉林市检察院申请,控告超审限,要求对王振广解除强制措施。检察院人员李广军不讲法律,叫嚣:“权大于法”。

王振广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被吉林市警察绑架,预加重迫害非法判刑。家属聘请了律师为其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吉林市政法委、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公、检、法部门非常害怕,使用一切手段无理阻挠。吉林市船营区法院不接收律师手续,逼迫当事人辞退律师。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王振广的代理律师郭海跃再次来到吉林市到看守所会见了王振广。得知船营区检察院公诉人王雪到看守所逼迫王振广辞退律师,说什么判三年以下。王振广说请律师是合法的,坚决不退律师。看守所所长也诱骗让辞退律师,说:谁谁退了律师就回家了。

船营区检察院公诉科人员称“现在是权大于法”

王振广的律师郭海跃同家属到船营区检察院申控科,投诉船营区法院违法,不收律师辩护手续侵犯律师辩护权;严重超审限。

检察院一位老头,问他姓名他不告诉(后来得知叫李广军),接待了郭海跃律师。他先给本检察院王振广冤案公诉人白雪打电话证实后,又给船营区法院办案人李忠诚打电话,对方说了些什么,他回答说:“知道了”。放下电话,他的态度就变了,说:“法轮功的事省里政法委有规定。”律师说:“中央政法委下文不许政法委干预司法机关办案。你们是按法律办案还是按规定办案?”李广军气急败坏的说:“现在是权大于法”。

吉林市检察院官员称自己的名字保密

王振广的律师和家属从船营区检察院申控科出来后直接去了吉林市检察院控告。接待员还是常竹联,此人是返聘回来的。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邓晓波的律师李国蓓、王宇;李德祥律师张科科、李德权的律师唐天昊;车平平律师赵永林;孙长盛的律师付永刚都去过吉林市检察院控告过,刚开始常竹联特别嚣张,经过律师们多次较量,现在不那么嚣张了,变得说话特别谨慎,但非常滑头。

律师投诉:一、 船营区法院不收律师手续,侵犯律师辩护权;二、案卷已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份到达船营区法院,现在是超期关押,依照法律应该解除对王振广采取的该强制措施。

常竹联装模作样的听,然后推托让律师去昌邑区检察院。律师说:“我就是从那来的”。律师要求将投诉内容做笔录,常竹联不肯,这时来了一个人问什么事,律师说明来意,他出口不逊的污蔑法轮功学员,然后让常竹联登记一下,暗示不要做笔录。律师坚决要求做笔录,因为这是司法程序。常竹联搪塞说:“做笔录我一个人做不了”。律师要求必须给予书面答复。常竹联又耍滑头的说:“我告诉你就行。”

郭律师拿出《刑事诉讼法》找到有关章节给他看,说:“刑事诉讼法中规定给予书面答复。”并问他的名字。常竹联只说姓常,不告诉名字,律师和家属一再追问名字,他连续说道:“名字保密,名字保密。”

常竹联显的很紧张,起身到窗前那倒水自己喝了几口,又慢腾腾的点燃了一支香烟才回到座位上,但不说话、也不做笔录。这时家属说:“我们家人也没犯法呀。”常竹联立即跳了起来,手指着家属往外撵家属。律师说:“给你拍张照吧。”拍完后律师和家属就起身走了开。常竹联只说了一句“你必须给我删掉”,跟到大厅后也没敢再说啥。家属说:“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你叫常竹联,堂堂的检察院公务员不敢说自己的名字,这说明你做的事见不得人。”常竹联的做法已涉嫌玩忽职守和滥用职权罪。

吉林市船营区法院院长:张福洪:电话 13904443318
吉林市船营区法院副院长:蒲海东
吉林市船营区法院法轮功学员冤案办案人:李忠诚:电话13704316606办公电话0432-62404965
吉林市船营区法院信访办:马丽娟
吉林市船营区法院:于亚红
吉林市检察院接待员: 常竹联:0432-64600107
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 程月 :0432-64827409
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白雪(法轮功学员冤案办案人)

2014年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二零一四年,中共高层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大量遭恶报,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苏荣等已锒铛入狱。

但宁夏公检法系统的个别人不见棺材不落泪,依然参与迫害。宁夏公安厅的骆健、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王满、吴忠市国保大队马明朗、中宁县国保大队刘勇等仍执意作恶,发生了多起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骚扰、判刑、开庭、绑架关押拘留的迫害案例(不完全统计)。

一、灵武市八旬老人遭警察骚扰、恐吓致死

二零一四年八月前后,宁夏灵武市警察闯到八十高龄的法轮功学员赵守国家中骚扰、恐吓,导致老人一病不起,在卧床多日后,约于九月份去世。其家人因恐惧,不敢告诉别人详情。

赵守国夫妇是宁夏灵武市灵武农场职工,两人修炼法轮功 身心健康。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夫妇俩多次被警察恐吓、骚扰、抄家。

二零零七年六月,宁夏银川市“六一零”李某 、银川市公安局、永宁县公安局、灵武市公安局、灵武农场派出所的警察伙同灵武农场保卫科人员闯进赵守国家,强行对赵守国录像,并抢劫了赵守国家中的全部贵重物品,警察还要绑架赵守国老人。在赵守国和老伴坚决抵制下,没有得逞。赵守国的老伴不堪骚扰,于二零一三年含冤离世。

二、丁乾、尤海军分别被诬判三年、三年半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一日,宁夏中卫市法院在中宁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丁乾、尤海军二审开庭后,维持了一审的诬判,在八月二十五日将两人关押到了宁夏银川监狱的入监监狱。

二审开庭当日,中卫市中宁县城如临大敌:各条道路部署了监控车辆和便衣;各街道划路段四个警察一组,骑摩托车来回巡逻;法院门口部署了消防车、防暴大队的车、武警的车、公安的车,消防队员、防暴队员、武警、法警,公安的人,有的坐在车里、有的来回走动。宁夏610的王满、中宁县公安局副局长王金成和国保大队长刘勇在法院门口“督战”,司法局的杨某某也在现场上蹿下跳;法庭内外均有便衣在偷偷拍照,刘勇也不时的拍照;法庭内有十来个公安和法警来回走动,旁听席后排还有四、五个警察,并排坐在一起。

法院除常规的安检门,法庭门口还增设了两道安检门;法警在门口安检时强行将律师的手机电池卸掉密封暂存、将电脑检查后密封暂存,律师强烈抗议,法警队罗队长给律师答复:这是前一天市领导和各部门开会定的方案,必须执行。因律师电话被监控,接送律师的车辆出发时,就有车辆尾随跟踪。

丁乾(丁发栋),今年五十三岁,原系宁夏青铜峡市一所中学的优秀教师,还是宁夏优秀键盘手,他的音乐作品在全国首届中音杯获奖。他于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久后,折磨他二十多年的病痛奇迹般地痊愈了。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迫害后,丁乾曾四次被中共劳教,遭受过关禁闭、坐老虎凳、毒打等酷刑折磨,身陷囹圄逾八年,二零一三年五月初从劳教所回到家中。此次是他第五次遭迫害。

尤海军,今年四十五岁,工程车司机,和母亲、女儿祖孙三人相依为命,生活艰难。尤海军被绑架后,家人无论从精神上还是经济上都遭受了严重打击。他十三岁的女儿遭毒打、恐吓,最终辍学;年迈的母亲曾到县公安局喊冤被局长李满洲指使手下几人抬到外边扔了;他妹妹被单位领导威胁不许为尤海军喊冤叫屈,否则就开除。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五日,中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刘勇等伙同中卫市公安局多名警察,闯到中宁县法轮功学员尤海军的家,绑架了尤海军和正在做客的丁乾。尤海军被绑架后,曾绝食抗议迫害,人奄奄一息,公安人员还隐瞒消息。刘勇等急于“立功”,一方面给丁乾伪造证据,另一方面给尤海军找“罪证”,多次带人闯到尤海军女儿尤清就读的中宁县黄滨小学,恐吓仅十三岁的孩子。一次孩子被几个警察恐吓得两腿发抖不会说话,几天后都无法恢复正常。刘勇逼迫尤清没有结果,就唆使尤清的数学老师陈秀玲作恶。陈秀玲多次在教室辱骂、拿教鞭毒打、用脚踢尤清,最终导致尤清辍学。因明慧网曝光陈秀玲的恶行及大量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中宁县教育局将陈秀玲调到了大战场乡的小学去支教,黄滨小学校长在二零一四年开春开学时曾带着小学升初中的入学通知书通知尤清上初中,但尤清因受伤害太重,拒不上学,一度还离家出走。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中宁县公检法人员合伙上演了一出伪证据、伪鉴定的庭审。辩护律师为当事人作了有力的无罪辩护,从法律层面阐述了修炼法轮大法是完全合法的,“真善忍”是普世价值,要求当庭无罪释放当事人。法院采信伪造的证据,在六月初诬判了丁乾、尤海军,分别为三年和三年半。俩人上诉后进行了二审。

三、罗新平被诬判四年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宁夏吴忠市中级法院对罗新平非法二审开庭。审判长、法官极力维护一审的非法判决,多次无礼打断罗新平及其律师的发言。罗新平申诉了自己所为都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没有违反中国任何法律,一审对她的指控判决都是违法的。

律师对公诉方使用的两高司法解释和刑法第三百条及散发真相资料曾遭受劳教迫害作为法律依据和构陷重判的理由,依据法律做了无罪的辩护,对警方明显拼凑的证人、证言指出其互相矛盾、疑点重重。最终,法院作出维持一审判决结果的决定,六十岁的罗新平被关押到了宁夏银川女子监狱。

银川市法轮功学员罗新平和莫惠萍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在吴忠市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关押。非法关押期间,利通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赵斌、国保大队队长马明朗执意捏造罪名实施迫害。俩人被非法批捕后,罗新平因严重心脏病和高血压,被勒索两千元钱(开始要一万元)取保候审。后来莫惠萍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了银川女子监狱。

罗新平回家养病期间,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马明朗等人伙同银川市金凤区公安人员经常给她家打电话骚扰,还几次到她家中恐吓。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罗新平和她丈夫王相臣再次被便衣绑架。王相臣被非法拘留。当日下午罗新平被劫持到吴忠市利通区公安分局。马明朗等将罗新平送到医院体检,第一家医院体检后检查出严重的心脏病和高血压;他们不死心又送到第二家医院体检,终因血压太高看守所拒收作罢,次日不得不将人释放。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吴忠市利通区法院对罗新平非法开庭。罗新平接到法院通知后到庭。当庭法官只是询问了一些常识性的问题便草草结束,当庭没有宣判结果。七月初,吴忠市利通区法院马晓波打电话通知罗新平,让她带上体检结果到法院“落实一些事情”。罗新平由家人陪同到吴忠市利通区法院时,利通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赵斌、国保大队队长马明朗已守候在法院副院长马万清的办公室。马晓波将罗新平带至法庭,有一个女的(估计是郭小娟)给罗新平宣读了判决书,诬判罗新平四年,并要求罗新平和她家人签字,被拒绝。马晓波和郭小娟当即怂恿在场的法警(有三、四个)代签名,罗新平和家人极力阻止,但一名法警还是给代签了。

赵斌、马明朗等当即将罗新平直接劫持到了青铜峡市看守所。一审诬判罗新平的《刑事判决书》上所列举的证人中,多次提及:证人朱申旭普、马慧、马小军,而此三人是当时绑架罗新平的警察。一审后罗新平上诉随后进行了非法二审。

四、胡红被非法开庭后至今未放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上午,宁夏法轮功学员胡红在青海省德令哈市法院被非法庭审。胡红家人聘请了兰志学、张传利两位正义律师做了无罪辩护,胡红的三个亲友到场旁听,当地有不少公、检、法、政法委的人员参加了旁听。

胡红当庭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变化的体会,两位律师从法律依据等方面为胡红做了有力的辩护。庭审时控辩双方从上午9点开始辩论,中午休庭三小时,下午3点接着开庭,持续进行了一整天。庭审现场的公检法人员没有无理取闹,也没有野蛮行为。庭审后至今没有通知胡红家人审判结果,家人多次询问无果。

胡红是宁夏中宁县一个善良的农村妇女,今年四十六岁。她在修炼法轮功前因前夫经常施暴,精神受过严重的刺激且身患多种疾病。离异后一个人带着一儿一女艰难地生活,出于生计,背井离乡到远在一千多公里的德令哈市打工。二零一一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有了巨大变化,过去感冒一次要一两个月才能痊愈,而且必须得打针吃药输液,每次花费不少钱。修炼后身体好了,皮肤变得细嫩,性格也开朗了,她经常把自己身心变化的经历告诉亲友。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胡红在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市怀头他拉镇上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她本人毫不知情。发资料时又碰到便衣,遂被便衣和怀头他拉镇派出所的霍文璐、刘海宁等绑架至当地的派出所,接着住所被抄。她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手机和银行卡等私人物品被抢走。怀头他拉镇派出所又指使诺木洪派出所警察到诺木红农场胡红的住所搜查,抢走了播放器、手机等。

随后,胡红被德令哈市公安局副局长邢汝军带领一帮人劫持到德令哈公安局,当晚被关押在德令哈市看守所。德令哈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林、警察马德军、周措毛等参与对胡红的非法审讯。胡红被绑架的当天,胡红的工友有八人也被绑架到派出所挨个做了笔录,他们被逼迫交代胡红的“罪行”后,当天放回。

霍文璐、刘海宁等带着胡红到怀头他拉镇曾散发过真相资料的地方指认现场,逼迫民众交出资料,并调查所有与胡红接触过的人,给当地民众造成很大的恐慌。霍文璐、刘海宁等在绑架胡红后的六月二十九日,又到诺木洪农场进一步调查所有曾经与胡红接触过的大约二十多人,企图找出给胡红提供资料和接触过真相资料的人,人为在当地再次制造恐怖气氛。

胡红七月上旬在看守所头部严重受伤,曾被看守所警察送到医院抢救。但德令哈市国保大队赵林和看守所始终不肯说出受伤原因,还谎称是高血压导致血管破裂造成的,并给胡红施压。七月二十二日胡红被检察院批捕,十一月十四日非法开庭。

胡红被绑架不久,德令哈市公安局开始在网上通缉胡红的弟弟胡建才(法轮功学员)。

五、四人被非法取保候审

五月六日,宁夏大武口法轮功学员陈宗宝、李兰凤夫妇、马延生、张迎霞夫妇四人到江苏省连云港市走亲戚,遭连云港市610人员伙同新浦区610、国保大队的警察绑架,亲戚家被非法抄家。随后陈宝宗、张迎霞办了“取保候审”。李兰凤、马延生被劫持到连云港市看守所。

李兰凤、马延生被非法关押在连云港市看守所期间,宁夏公安厅骆健远赴连云港将两人劫持到宁夏石嘴山市大武口区看守所,并非法扣押了李兰凤的宝马越野车和三十万元左右的现金及银行卡等物品。不久,李兰凤、马延生“取保候审”回家。骆健又操控大武口区国保大队李黎等对俩人实施监控、多次到家中骚扰,企图通过监视居住 “钓人”,抓捕其他法轮功学员。

六、多人被绑架关押拘留

一月十七日,银川市张丽霞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时被绑架关押到了拘留所,关押不久后相继回家。张丽霞此前曾被关押在银川看守所遭受迫害。

二月十四日,中卫市杨玉兰在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者诬告,被中卫市公安局警察非法绑架到中卫市看守所。二月二十八日从看守所回家。此前杨玉兰曾多次被非法绑架关押。

七月十四日,中宁县法轮功学员罗永秀被当地公安绑架后关押了十五天,于七月二十九日回到家中。

八月二日,固原市法轮功学员张丽芳到上海探亲返回途中,在火车上讲真相时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几天后回家。

九月十六日,石嘴山市大武口区法轮功学员杨金霞被警察跟踪到银川市绑架并抄家,拘留十几天后回家。

十二月二十二日,宁夏银川市赵玉虎、蒋红英、赵素梅还有一名姓王的同修四人在宁夏永宁县被永宁县胜利乡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当日下午赵玉虎被关押到永宁县看守所,其他三人被关押到了银川市看守所,至今未放。赵玉虎、蒋红英此前都曾经历过几次迫害。

在此奉劝还痴迷不悟参与迫害的人:看清形势,天灭中共在即,立即停止作恶、弥补过失是你们唯一的一线生机,不要给中共当陪葬品。

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的罪恶行径

文/新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于二零一三年八月底解散,但其实体至今没有取消,只不过门口的牌子换了戒毒所的名称。现在我把曾在劳教中所见闻公诸于世,让世人看清邪恶,选择美好未来。

二零零六年,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当时非法关押着很多法轮功学员,而且对信仰都很坚定。当时的所长马向军(女)和政委多尔昆决定用洗脑班,暴力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第一批被迫害的大概有十多人。

劳教所很清楚自己将要干什么,所以清空了一座单独大楼的二、三层,为了掩盖罪恶,专门腾出干部区的里间,因为干部区和犯人区是分开的,中间隔着大厅和值班室,所以里边无论发生什么事,犯人区的人都看不见和听不到任何声音。每当那些吸毒犯对法轮功学员们施暴时,狱警们就特意在大厅内放电视或录像并把声音开到最大,让犯人们看喜剧片,用犯人发出的哄堂大笑和电视音量来掩盖住被折磨殴打的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

有时狱警故意让法轮功学员看到同修遭迫害的惨状,目的是恐吓法轮功学员。有一位女法轮功学员,一米七左右的个头,被打的脸部肿胀的看不出五官,眼睛仿佛快被打烂了,勉强半睁着,头发蓬乱的双手扶着墙,挪着步去上厕所,还不时的传来包夹犯人恶言恶语的叫骂声:“快点!装啥呢装!”

一位女法轮功学员看上去年龄并不很大,个子也不高,给人感觉很瘦小,皮肤白皙的,她偷偷让我看她的胳膊和腿,全部扎的都是针眼。她悄悄告诉我,吸毒犯把她带到干部区逼她“转化”,她不“转化”,吸毒犯们就用鞋底狠抽她,她的胳膊和腿等到抽的肿起来时,再用纳鞋底的锥子扎,问一声扎一下,只要说不转化,就不停地扎,从肩膀处到手腕处,从胯骨到脚脖子,全是针眼,密密麻麻,睡了一晚,早上起来,针眼依然清晰可见。而这一切是在狱警和包夹的笑声掩盖下发生的。

对老年法轮功学员,他们也不放过,他们把老年法轮功学员拉进干部区后,用拳头和胳膊专门打老太太的们的前胸骨,别说瘀青瘀肿时,喘气都是疼的,稍微吸气重一点,侧边的肋骨都象断了一样疼,真是苦不堪言。

这只是我看到的冰山一角。以下是我所知道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的部分情况:

巴小梅,副所长,警号是6547019或6547020,从一九九九年起就是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恶行已殃及家人,其四十岁左右的丈夫二零一三年七月突发脑溢血死亡。

吕燕萍,政治部主任,现科室科员,警号6547013。

李宗萍,原一队队长,警号6547041

杨燕,原二队队长,现所政管理科科长,警号6547071

张继勇(音),警号6506103,五监区狱警,曾迫害过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周更正、曹洪齐就是在五监区被迫害的。

脚骨折七天好

文/吉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尊敬的师父好!弟子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把这几年发生的神奇事汇报出来,以见证师父的伟大,大法的超常。

(一)脚骨折七天好

我的大姑姐在山东住,有一次当小工时,从车上卸料时不小心摔了下来,把脚摔骨折了,不能干活了,还得她老婆婆伺候,她老婆婆可不是个伺候人的主,非常厉害,整天唠叨个不停,你说这伤能养好吗?于是她和儿子回来了,啥也不能干,走路一瘸一拐的,整天搞药洗、烫也不见好转,我婆婆也不愿伺候她们,只好让我管。

农村活多,我还有两个孩子,还得伺候她们,真够我受的。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她们好几年回来一次,特别是这个外甥小时候五岁来过一次,十二年了才来一次,如果怠慢他们,回去后大姑姐就不会好过的,会让婆家瞧不起。再说他们是来听真相得救的,我一定要展现大法的美好救度她们。我放下名利,给她们买好吃的,热情的款待她们。

她们很感动,说回到娘家自己的妈妈不管,却让我这个兄弟媳妇照顾,对她们象亲姐妹一样,自己的亲姊妹也没有我对她们好。我说我是学了大法才这样的,是我们师父让我们这么做的,给他们讲大法好并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她还跟着学法轮功,七天脚就好了,她说炼功时脚热乎乎的非常舒服。她说大法太神奇了,平时走路得儿子扶着走,那天过小桥时,她是自己蹦下来的,她儿子说,妈妈你的脚好了。大姑姐这才想起来脚没疼。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大姑姐七天就好了,药也不吃也不用烫了,高高兴兴回山东了。

(二)重感冒打针七天没好、炼功二天好

我妈妈在二零一零年的时候得了一次重感冒,打了七天针也没好,头还迷迷糊糊的难受。我跟爸爸说,让妈妈上我家吧,三天就好。我爸不信,但被我妈折腾的也没有办法只好让她来了。

我们给她退了团,讲大法好,听师父讲法录音炼功,两天就好了。她原先有痔疮流血严重,念“法轮大法好”也神奇的好了。妈妈说什么也不住了,就回家了。爸爸服了,整天念“法轮大法好”,护身符不离身,妈妈卖菜时就念大法好,菜卖的很快。

婆婆患糖尿病,有一次烂手指,打针一个月都没好,后来给她做了三退,给了她一个护身符,十五天就好了。

(三)孝感四邻

我家西边的邻居和我婆婆合不来,经常闹矛盾。我给他们讲真相都不听,还说些不敬的话。婆婆后来被煤烟薰了,瘫痪了,不会说话,全身硬梆梆的不会动,喂一口吃一口,神智不清,姊妹四个拿钱也不愿伺候。我和丈夫同修商量我们是大法弟子,证实法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就承担下来了。

这件事惊动了亲戚朋友和邻居,都投来敬佩的目光,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都欣然答应了。他们说愿意交我们这样的朋友,说李洪志大师能教出这样的徒弟,法轮功真厉害。你看看咱们周围,不是啃老族,就是打爹骂娘。离我们不远就有两个脑出血瘫痪的母亲,儿女四个轮流养,都恨不得老人早点死,轮到亲姑娘家,好吃的都不给她吃,还恶狠狠的瞪她妈。另一家姑娘怕拉尿,裤子也不给穿,坐在冰冷的椅子上,她妈妈气得哇哇大哭也不会说。

特别是跟婆婆不和的邻居更是对我们刮目相看,不但全家三退,还都走入了大法修炼,说我们也要学大法,原来大法这么好,还后悔说学晚了。

陈思敏:马建与霍克双双落马前值得关注的事

大纪元2015年01月17日讯】1月16日这天,作为“反腐”公告第一来源的中纪委官网,11时55分显示,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马建被查。十个小时后,21时55分网站再发消息,国家旅游局副局长霍克被查。

马建被查,人民网、央视网、新华网紧跟中纪委官网,分别于12时、12时01分、12时03分发出通稿。就在三大央网媒几乎是同步刊登此一消息后,接下来消息逐渐泛开海内外,形成首波报导高潮。

不过,媒体也很快来到一个报导瓶颈。由于国安工作的保密性质,资讯比军方还封闭,军方尚有军报以及公开的网站,但国家安全部,虽是国务院的组成部门,却没有面向公众的官方网站,故有关马建的公开资讯显得十分有限。

这一点,同样反映在官媒报导上。例如人民网的通稿,附上一张马建的大头照,其来源还是取自中国法学会网站。原来马建在国安部副部长一职外,还兼职中国法学会副会长、中共政协委员;藉由法学会网站的介绍,以及政协网站的资料,外界大致拼凑出马建的基本资料。

马建个人资料稀缺的问题,在其后落马的国家旅游局副局长霍克身上,就不复存在了。在官方通报霍克落马后,媒体报导首先就直接点明他在中办秘书局局长岗位上,曾任令计划下属12年。至此,马建与霍克原本仕途平行的两人,似乎因令计划有了某种交集。

一如前例,马建落马前,也先有过传闻的阶段,时间约在1月上旬,时值北大方正与政泉控股双方公开“互黑”达最高点之际,马建被曝与北大方正董事李友关系密切。而李友此前被曝深涉令计划案。后有国内资深媒体人再揭,北大方正李友以及政泉控股背后的神秘商人郭文贵,他们两人共同的保护伞,其实都是马建。

国安部,这个中国最神秘的间谍与反间谍机构,果然谍影憧憧,身在其中的人,多重身份、多重面貌。国家安全的部门,此前隶属周永康掌控,因此外界推测马建出事与周永康案难脱关系。可是马建,有30年国安部门工作经验,资历可说超出周永康甚多,所以马建真正听命的,除周永康外应该另有其人。

日前,习近平“反腐”喊出了质与量双双“不封顶”的指标。因此现在看重量级官员落马,其案情连系可能要往后看而不是往前看,亦即,不在于已成定案的人,而更多是未来要成案的人。

比如说这次马建与霍克,在两人同天双双落马前,有哪些发生的事值得合并观察?或可从香港一地切入。

两人落马前一天,15日港股花样年集团被曝旗下多个深圳楼盘遭锁定,不得进行任何交易手续,通常这是监管方进行资本清查的前置作业。花样年集团众知是曾庆红家族产业。

两人落马前两天,14日梁振英施政报告。报告一开始,梁劈头就点名港大学生会的刊物主张港独。值此社会争议稍歇之际,梁又藉施政报告之机挑动舆论与市民,何其处心积虑。

梁振英上台后,斗争个性表露无遗,香港翻版重庆的“唱红黑打”,其实也是江派一脉相传,纵警豪掷催泪弹,任青关会黑帮街头施暴,乐见社会对立升温。这次施政报告,其对学生刊物的重炮,更是对香港民众的再次开战,也可说是在挑战去年底以“整体利益、凝聚共识、社会安定”为大局考量的习近平发言。

再说2014年8月17日,江泽民生日这天,香港反占中游行,清一色着统一服装各省民众手持名牌显示,不仅来自广东,还有黑龙江、哈尔滨、内蒙古、辽宁、大连、沈阳等地,这天香港可说地方势力大集结。香港诸如此类的冲突,其终级背后很可能与国安系统江派人马关系密切。

有许多内幕,官方碍于是高层间的搏斗是不能公开证实的。但透过不断浮现的蛛丝马迹,许多人事物虽不能说一定有关,却也不能不说不无很大的关系。

责任编辑:高义

袁斌:从王守业到谷俊山再到刘峥

大纪元2015年01月16日讯】15日下午,中国军方对外公布了2014年被查处的16名军级以上官员名单,此前网上传闻受到查处的总后勤部副部长刘铮中将名列其中。

财新网的报导说,刘铮最后一次露面是在10月底的一次会议上,此后他所分管的营房建设等业务被移交给了其他官员。记者通过多方信源交叉求证得知,刘铮是在2014年11月中上旬被有关部门带走的,他的住宅已被搜查。

各位看官,你道这刘铮是谁?不是别人,正是赫赫有名的谷俊山的“接班人”。2012年初,当时分管营房、基建的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因贪腐落马,正是刘铮接替了他的职务空缺。那么刘铮被查处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官方的通告没说,财新网的报导称,据接近军方的消息人士透露,刘铮疑涉在晋升期间进行利益输送。

这件事情的耐人寻味之处在于,眼看自己的前任活生生的栽在腐败上,刘铮不但没有惊出一身冷汗,从中吸取应有的教训,反而逆流而上,紧随谷俊山继续腐败,结果在前任曾经坐过的位置上坐了不到二年就栽了。

其实,刘铮的前任谷俊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各位看官知道谷俊山的前任是谁吗?不是别人,就是曾被称为军中“腐败之最”的海军副司令王守业。资料显示,1995年12月到2001年7月王守业曾任总后基建营房部部长,而2007年6月任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部长的则是谷俊山。王守业是谷俊山的前任之一。

当年王守业因贪污一亿六千万被军事法庭判处死缓。如同刘铮没有因谷俊山落马而在腐败前止步一样,谷俊山当年也没有因为王守业判刑而远离腐败,从王守业到谷俊山再到刘铮,形成了一个前赴后继的腐败行列!

那么,谷俊山为什么不惧风险敢步王守业的后尘呢?这固然是因为他贪心大,但更重要的恐怕还不在于此,而在于他觉得凭自己的能耐能搞定一切,不会像王守业那样栽了。刘铮为什么不惧风险敢步谷俊山的后尘?其实也是同样的道理。那么,他们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的能耐这么大呢?我想,那是因为他们深知自己身处其中的这个体制是个唯权力是从的体制,只要手中有权,只要有更大的权力作靠山,就没有什么不能搞定的。所以,如果体制不变,王守业倒了,还会有谷俊山,谷俊山倒了,还会有刘铮,刘铮倒了,还会有王峥张峥李峥……在现有体制下反腐无异于扬汤止沸于事无补,唯有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才能釜底抽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一位网友说的好:“这种制度下,傻二上去坐这位置都会贪的。你不贪,自然有人送钱给你,看到花花的银票,谁不动心?靠自觉?靠党章?靠法律?傻冒才这样想。”

责任编辑:南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