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与中共国安2001年配合干了一件事

2012-5-17-cmh-zifenzhenxiang-04
2000年下半年在镇压难以持续的状况下,江泽民和罗干重新策划集体自杀以栽赃于法轮功,并策划了天安门自焚事件。此事件已被国际组织定性,是中共一手策划的嫁祸行为。(网路图片)

新唐人2015年1月22日讯】(新唐人记者凯欣综合报导)自从去年赵本山缺席习近平主持召开的文艺座谈会以后,接下来赵本山的各类新闻持续发酵。近日,媒体又不断挖出赵本山的仕途轨迹,指出赵本山并非是一个演艺界艺人那么简单,随之,赵本山2001年与中共国安互相配合所干的一件事的内幕被曝光。

日前,夏小强发表署名文章,题为〝两条线索让赵本山难逃被抓命运〞。文章说,有许多人对赵本山的麻烦不以为然,认为他不过是一个草根艺人,不可能到了被当局抓捕入狱的地步。文章认为,对于有权、有钱的一些人来讲,涉及经济犯罪、或是涉及黑社会之类的黄、赌、毒等事情,都可以通过钱、权交易来〝摆平〞,如果赵本山被传出涉及这些方面的丑闻属实,以赵本山的关系网络和知名度,解决这些事情也未必不可能。但赵本山的麻烦远非如此,赵本山身后的两条线索,注定让他难逃被抓的命运。

文章指出,第一,赵本山涉入薄熙来和周永康的政变计划。虽然现在只是在传闻中,他位列政变后组阁名单中的文化部长,但是,有他与薄熙来和王立军合照的照片为证,赵本山很难与此摆脱关系。如今周永康已经被移交司法,从这个角度,涉入薄周集团的赵本山很难全身而退。

第二.赵本山是江泽民集团宣传系统在文艺界的代表人物。赵本山通过其春晚表演影射诬衊法轮功的小品,而受到江泽民赏识,是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而〝名利双收〞。

赵本山得到江泽民赏识内幕

据《新纪元周刊》报导,1999年7月,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发动了镇压法轮功的政治运动。西方学者Dean Peerman指出,江泽民对于法轮功及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受普遍欢迎感到妒忌,并且江泽民要用马列主义与法轮功作意识形态斗争,这是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镇压的原因所在。据CNN引述学者Willy Wo-Lap Lam的观点:江泽民希望通过文革式运动迫使高级官员对他效忠以增强自己的权威,从而在中共十六大中占支配地位。《华盛顿邮报》报导,其他中共政治局常委并不支持江泽民镇压法轮功。

镇压发生后,中国各界民众普遍反感江泽民文革式手段,广泛同情遭受残害的法轮功学员。国际媒体舆论也纷纷对这场残暴镇压表示谴责。在中共高层,江泽民的蛮横镇压开始受到一定程度的抵制。比如,2000年10月9日至11日,中共十五大五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当天就有数名中共中央委员对镇压法轮功提出质疑,要求作出交待,江为此心脏病发作。至2000年下半年,江泽民的镇压难以为继。

为掀起全民仇视法轮功的情绪以维持镇压,江泽民和罗干决定制造所谓的法轮功学员〝集体自杀〞事件。

在镇压发生前的1999年5月,据闻,江泽民罗干曾通过中共公安欲把法轮功学员骗至香山动用武力加以暗杀,对外则称法轮功学员集体自杀,为把法轮功诽谤成X教从而大规模镇压制造证据。但由于法轮功学员没有上当,江泽民的策划香山集体自杀栽赃图谋落空。

2000年下半年,在镇压难以持续的状况下,江、罗重新策划集体自杀以栽赃于法轮功。

《自由时报》2000年9月6日报导:〝北京高层人士透露,中共中央政法委决定,由于诱骗法轮功学员自杀存在难度,将由罗干亲自指挥,在各地牺牲一批打入法轮功内部的公安人员,由公安机关诱骗有关〝线人〞,致死后冒充为法轮功学员自杀,精心布置现场,务必使死者呈痛苦表情,嫁祸于法轮功。每个死者由公安机关负责赔偿家属三万元。为防止在公安机关混入法轮功学员的人员中引起混乱和恐慌,中共中央政法委要求保守绝对秘密。〞这个计谋因被揭露而未实现。

据报导,2000年秋天,江泽民的军师曾庆红约见赵本山,令赵本山务必在2001年春晚以喜剧形式把对法轮功的态度表达清楚,并称这是江泽民的旨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赵本山与中共国安互相配合干的一件事浮出水面

2001年1月23日,中国传统新年的大年三十,正当千家万户迎接新世纪第一个大年的时候,罗干、李东生炮制的〝天安门自焚〞出炉,央视李东生、陈虹、罗京随后以焦点访谈的形式,正式在国内上演天安门自焚伪火。

但就在自焚伪火在天安门发生数小时后,同一天的春晚上,赵本山高秀敏的《卖拐》中出现一句台词:〝这种人给他一桶汽油,他都得自焚了〞。这句台词多少透露了《卖拐》的意图之一是配合天安门自焚伪火,说明赵本山和高秀敏配合当天下午中共导演的天安门伪火,在忽悠百姓仇视法轮功,为江泽民持续镇压效力。

当晚春晚的录相中可听到这句台词,但CCTV重播春晚录相时,将此句台词删除,可能是担心导致伪火表演被识破。无独有偶,元月三十日央视首次焦点访谈中的自焚镜头,由于受海外媒体质疑的许多漏洞,在重播时被剪去。

香港《开放杂志》在2001年4月报导,据消息人士透露,中共国安部承认:〝天安门自焚事件〞从策划酝酿开始,都是国安部根据罗干的指示安排的,〝自焚者〞的每一个行动都在国安部操纵监控之下。

在罗干刚刚在天安门广场上演自焚伪火后出台的《卖拐》,采用了让观众极具联想的特定语言和动作,含沙射影对付法轮功。在《卖拐》公演之后,中共媒体马上一哄而上,开始利用《卖拐》来抹黑法轮功。比如:检察日报的《从春节晚会小品《卖拐》,看〝法轮功〞…》。东方老年网的《从〝卖拐〞说起》,人民网的《〝赵本山〞的三大骗术》……

卖拐表演前后 赵本山均参与迫害法轮功

据大连市〝学习创业〞报告团成员张鹏称,2000年在中共上下对阵法轮功期间,张鹏为了演诬陷法轮功的小品,在赵本山、姜昆来大连期间,一天往返两三次大连,面对面零距离向赵、姜取经求教,最后张鹏的诽谤小品获得全区一等奖被选中参加了全市诋毁法轮功的文艺演出。

赵本山自己在《卖拐》上演后接受采访时说:〝许多人信神、信鬼,其实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对科学知识的匮乏。〞在〝实证科学无法证实有神或者无神〞已是全世界科学界共识的情况下,赵的话无非是一语道破《卖拐》实际上是为配合中共的主旋律,特别是对〝有神论〞信仰的攻击。这正是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的舆论宣传重要内容。

Advertisements

吴大江:马克思说的“阶级斗争”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

大纪元2015年01月22日讯

马克思说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

我的理由是:作为利益集团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是不存在的。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有两种涵义:一种是指经济阶层,一种是指利益集团;现实中,作为经济阶层的阶级是客观的存在,作为利益集团的阶级是不存在的。

关于“阶级”,马克思本人虽然没有对这个概念作出过明确的定义,但从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信奉者们在论述阶级相互关系的过程中,特别是列宁对阶级这个概念的定义中,可以明确得出他们对“阶级”的定义是“利益集团”。列宁为阶级下的定义是“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大的集团,这些集团在历史上一定的社会生产体系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同生产资料的关系(这种关系大部份是在法律上明文规定了的)不同,在社会劳动组织中所起的作用不同,因而取得归自己支配的那份社会财富的方式和多寡也不同。所谓阶级,就是这样一些集团,由于它们在一定社会经济结构中所处的地位不同,其中一个集团能够占有另一个集团的劳动。”(《列宁全集》,中文2版,第37卷,13页,人民出版社,1986版)

马克思主义信奉者们的阶级概念实质上是建立在列宁的“利益集团”基础上的,然而,这种以“利益集团”为基础的无产阶级和和资产阶级是不存在的,这种斗争更是子虚乌有不存在的

首先,资产阶级不是占有无产阶级劳动的阶级。马克思主义者们认为资产阶级是依靠资本进行剥削不劳而获的寄生虫阶级。这是是一种极端的偏见。事实胜于雄辩。让事实来说话,让我们看看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先说台湾的首富王永庆,他父亲王长庚以种茶为生,生活颇为艰辛,15岁小学毕业那年,王永庆便到茶园当杂工,后又到一家小米店做学徒,第二年,他用父亲借来的200元钱做本金自己开了一家小米店,以后靠自己的奋发努力慢慢发起来了。再说香港的首富李嘉诚,其家境贫困,16岁就到茶馆里当烫茶的跑堂,每天要工作十多个小时,后来到一家塑胶厂当推销员,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努力最后慢慢发起来了。看看社会上的那些大小企业主,有那个不是想方设法,起早贪黑幸辛辛苦苦的操劳呢?他们的原始资本是靠自己辛辛苦苦的劳动积累起来的。那种把资本家说成是不劳而获的阶级的说法根本是不符合事实,不能成立的。资本家不仅是劳动阶级中的一员,而且是劳动的组织者,领路人,是劳动者中的精英。从社会物质生活的角度讲,资本家阶级的贡献远远超过工人。资本家与工人的关系是互利互惠双赢的关系。阶级斗争理论则认为资本家阶级是剥削阶级,是工人阶级养活了资本家阶级,事实真是这样吗?如果非要说谁养活了谁的话,那么认真考究起来,不是工人养活了资本家,而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这是因为工人的劳动价值是由资本家决策出来的。价值是衡量人们需要满足程度的标尺,是由市场的供求决定的。离开了社会中人的需要(市场需求),任何的劳动都是没有价值的。工人劳动的本身不是需要,所以没有价值。工人的劳动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产品有价值,是产品的价值赋予的。资本家的经营决策决定着产品是否适应市场的需求,从而决定着产品是否有价值及价值的高低,这也就间接决定了工人的劳动是否有价值及价值的高低。可见,一个工人是否能就业,是否能拿到工资或较高的工资,是由资本家经营决策的产品是否适应市场需求决定的。

其次,阶级不是“利益集团”。集团,是为了一定的目的组织起来共同行动的团体;利益集团,是为了一定的利益目的组织起来共同行动的团体。显然,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不是为了一定利益目的组织起来共同行动的团体,其内部没有组织关系,所以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不是利益集团,更不是两个利益根本对立的集团。俗话说,“同行是冤家”。为了争夺市场,资本家内部的利益冲突远远胜过资本家和工人的利益冲突。可见,把阶级说成是“利益集团”是不成立的。由于马克思主义的以“利益集团”为定义的阶级不能成立,不存在,因此其所谓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斗争”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现实中,资本家与工人、雇员的关系大都是和谐的,不和谐的只是某一时期某一局部的个别现象,这些现象并不能代表整个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关系。这就是说,现实中只存在某个企业或行业中的资本家与工人、雇员的斗争,并不存在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利益集团”意义上的斗争。不能把个体或局部当成整体。如果有个人看见周围几对夫妻离婚,就断定说“天下的夫妻之间都存在着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都必然会走向离婚”;对此,大家都会认为这个人看问题片面激端,说的是脑残智障的疯言疯语,事实上,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就是建立在这种片面激端基础上的,就是一种脑残智障的疯言疯语。

如果非要说以“利益集团”为基础的阶级斗争存在的话,那么自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到法治社会建立起来之前,这种斗争确实是存在的,但这种阶级斗争只存在于政治领域而不是经济领域。这种斗争就是统治集团阶级与平民百姓阶级的斗争,因为统治集团阶级是个组织体,是个利益集团。这种阶级斗争是人们社会科学知识低下的产物。这种阶级斗争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阶级斗争问题,不能从根本上消除阶级斗争。如在这种阶级斗争中,即使统治阶级被推翻了,由于社会分工的需要,人们还是要组建出一个统治集团阶级,如此,阶级斗争还会继续下去。只有在人们找到并掌握了以分权制衡的社会科学知识,建立起以权力制衡权力的体制,建立起了法治社会后,将统治者们锁进了法治的笼子,方告这种阶级斗争的结束。法治社会用分权制衡的法律链子把掌管国家权力机关的领导人即统治阶级锁起来,使他们失去了按自己的意志随心所欲的使用特权为自己谋取利益权力,使他们成了民众的仆人,因此也就不存在这种阶级斗争了。可见,要消灭统治集团阶级对平民阶级的压迫、奴役和剥削,不能靠什么阶级斗争和实行什么阶级专政,只能靠民主法治。

应当看到,阶级内涵的“经济阶层”与“利益集团”的区分,意义重大。作为利益阶层的阶级斗争,可以用人的利己本性,人们的普世价值观来看待,而作为利益集团的阶级斗争就不能用人们的普世价值观来看待了,这是因为利益集团必然有其固有的价值观即阶级价值观,因此就只能用阶级价值观来看待了。如马克思主义者们就把剥削、压迫、奴役等损人利己的观念归结为资产阶级思想即价值观。这完全是一种违背事实的偏执说法。事实上,那些损人利己的观念并不是资产阶级的特有的价值观,而是人们在受到道德教育和自我修养方面的不足而产生的一种利己观念,它存在于任何的阶层、阶级之中。

由于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不是利益集团,因此没有各自的思想和价值观,人们也没有阶级的思想和价值观。阶级斗争理论认为资产阶级是剥削阶级,其世界观就是自私自利,不劳而获和损人利己——这个观点根本不能成立!“自私自利,不劳而获”是人从生物趋利避害本性带来的天性,是每个人都具有的。人们劳动是为了收获。劳动是手段,收获是目的。如果目的不需要手段就能达到,那么手段也就是多余的了,否则人们为什么要千方百计进行技术改造,减少劳动量呢?至于说“损人利已”,这与一个人的阶级地位没有关系,是由其道德的知识和修养决定的。在现实中,损人利已并不是资产阶级的专利,它存在于社会的各个阶级和阶层。这里举个事例来说明。2001年美国总统签署了一项法案,从法案生效日起,遗产税逐步递减,到2011年全部取消,可当美国一些富豪听说遗产税要被废除时,异口同声地表示抗议,120名美国富翁联名在《纽约时报》上发表声明,呼吁政府不要取消遗产税,他们在请愿书上写道,“取消遗产税将使美国富翁的孩子不劳而获,使富人永远富有,穷人永远贫穷,这有悖于社会公平,也违背了美国的创业精神”--这些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世界观是“损人利已”的吗?反过来,再看看被阶级斗争理论认为最先进最革命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在中国,那些利用职权压榨百姓,用人民的纳税钱吃喝玩乐出国旅游包二奶,将贪污受贿的巨款转移国外的大量犯罪份子有哪个不是出自所谓的“无产阶级先锋队”——这能用阶级性来解释吗?

人是没有阶级性的,因此人的阶级立场在客观现实中根本无法操作划分,因为人的思想观念不是由其所处的经济地位决定的,而是由利己的需要和道德的观念决定的。如果以所处的经济地位划分阶级,那么谁能为终身靠股息吃饭的恩格斯划分阶级成分?阶级的划定在现实中根本无法操作。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由于不是利益集团,由此所谓的阶级性、资产阶级思想、资产阶级世界观、资产阶级自由化、无产阶级专政……都是子乌虚有根本不存在忽悠民众的东西。

马克思主义信奉者们之所以奉行阶级斗争理论,一是可以忽悠绑架民众跟自己走,二是可以排除异己。阶级斗争理论是他们独裁权治排除异己的理论棍子,他们看谁不顺眼,就可以把阶级敌人的帽子扣在他头上然后予以除之。

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是违背人性观和普世价值观的,因此奉行阶级斗争理论的人都是不承认并且反对人性观和普世价值观的。人性观和普世价值观的丧失必然导致人们愚昧野蛮残忍如同野兽。

人们都说二战时德国纳粹的和日本法西斯屠杀犹太人和它国民众所犯的罪行野蛮残忍令人发指,但被阶级斗争理论煽动起来的人所犯的野蛮残忍罪行远远超过德国纳粹的和日本法西斯。例如柬埔寨前红色高棉屠杀了占当时总人口八百万中的一百多万。例如前苏联为了解决城市中大量乞讨流浪儿童问题,1930年5月斯大林批准了关于解决城市乞讨儿童的35条,使这些儿童达到12岁即被枪决;1937年至1941年间有一千一百万人被杀害,之后又有数百万人死于集中营,其中数千人死于可怕的医学实验。再如在中国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文革时代,遭受迫害和被株连达一个亿;如北京大兴县1966年8月27日至9月1日的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四类分子”及其家属共325人,最大的80岁,最小的仅38天,有22户被杀绝;如湖南零陵地区全地区“文革”期间非正常死亡9093人,其中被杀7696人,逼迫自杀1397人,致伤致残2146人,死亡人员按当时的阶级成份划分,包括“四类分子”3576人,“四类分子”子女4057人,有“历史问题”的贫下中农1049人,其他成份411人,其中未成年人826人,年纪最大的78岁,最小的才出生刚刚十天;当人被迫害死后还被开膛破肚寻找发报机(著名黄梅戏演员严凤英);处决政治犯吋怕其喊口号将其“割喉”(张志新);处决政治犯在处决前进行“活体取肾”(黎莲)或处决后还没有死时“活体取肾”(李九莲);据《广西文革大事记》,1968年7月至8月一个多月中,全区共杀害和迫害致死84000多人,甚至刮起骇人听闻的吃阶级敌人人肉的风潮,如1968年6月15日武宣县五星大队民兵李坤寿、彭振兴、李振华等将刘业龙、陈天掌等4人打死,用尖刀挖死者的肝,割死者的肉,拿回大队部去会餐品尝,从是日起至8月底止该县有75人的心肝和肌肉先后被野蛮者吃掉……1968年4月25日,浦北县北通公社定更大队分四批杀了24人,并剖腹取肝煮食饮酒,全社被杀害180人,其中刘维秀、刘家锦等人把刘振坚打死后,对其未满17岁的女儿,进行轮奸,然后打死,并剖腹取肝、切乳房、割阴部……一个研究广西大屠杀的研究者感到非常奇怪,他所访问的当年的那些食人者,没有一个忏悔的,众口一词地说,当年就是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绝对想不到,施暴者过了30多年,进入了21世纪,仍然理直气壮……这些人的人性,没有复苏……国人没有反思,就走不出食人部落,人人就都可能食人,人人也都可能被食……

上个世纪,人类最大的灾害不是自然灾害,而是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它导致了上亿无辜善良的人被野蛮摧残致死。今天,原来奉行阶级斗争理论的国家大都抛弃了阶级斗争理论,走上了民主法治的安康在道。中国也在事实上抛弃了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不提阶级斗争了——这是中国的进步。然而,最近又有人重提阶级斗争,这是要把中国重新拖回野蛮黑暗——要提高警惕啊——我们绝不能让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重返口中国的政治舞台!

实践证明,只要放弃马克思主义,社会就能得到发展进步。中国自1979年开始改革后,经济为什么得到快速发展,就因为在经济方面放弃了马克思主义主张的计划经济公有制,恢复了马克思主义反对的市场经济和私有制。今天,中国社会存在着日益严重的特权腐败、贫富极化和民众不满等严重问题。出现这些问题的根源是什么?就是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导致出来一党特权制在体制中做怪。如果在政治领域再抛弃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废除一党特权制,那么中国将建立起民主法治,实现公平正义,走向持久的安康和谐大道。

今天,中国社会缺乏起码的公平正义,存在着日益严重的特权腐败、贫富极化和民众的不满等严重问题。如果不从政治体制中抛弃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等理论学说,不从宪法中解决马克思主义的地位问题,这些问题是不能得到解决的——但愿习主席的政治体制改革能认识到这点。

稿于2015-1-19

迫害法轮功 主犯徐才厚罪状公告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大纪元资料图片)

大纪元2015年01月22日讯】徐才厚,男,1943年生,辽宁省瓦房店人,原中共军委副主席,上将军衔。2014年3月15日,因涉嫌违纪被查,2014年6月30日,被当局以贪腐受贿等罪名开除党籍、军籍,并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处理。2014年10月27日,徐才厚被移送审查起诉。

徐才厚是江泽民在军中的心腹和代言人,江泽民刻意对其提拔和重用。徐才厚历任中共军队总政治部副主任、济南军区政委、中央军委委员兼总政治部常务副 主任和军纪委书记。2002年11月至2003年3月,江泽民在交出中共党政权力时,将徐才厚提拔为总政治部主任兼中央书记处书记。2004年11月到 2005年3月,江泽民在交出中共军队的权力时,再次提拔徐才厚,将其升为军委副主席,把持中共军队的高级人事安排,主管全军组织和人事调动。2007 年,在江泽民的干预下,徐才厚再度跃升为中共政治局委员并兼军委副主席。自此,徐才厚进入中共核心决策层,直至2013年3月届满退休。退休后不久,徐才 厚即被调查,随后被开除军籍、党籍并被剥夺上将军衔。

徐才厚之所以能够博得江泽民青睐,在军中屡获升迁,主要是其在军中能不折不扣地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由此深得江泽民信任和赏识,因而在中共军中和政坛上得以步步高升。

徐才厚在军中主政10多年,直接插手对军队系统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同时,也是军队系统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责任人。徐才厚涉嫌触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帮凶。

迫害法轮功主犯徐才厚罪行如下:

一、直接负责军队内部反法轮功的“洗脑”宣传,诬蔑丑化法轮功

徐才厚在中共及江泽民流氓集团发起迫害法轮功两个月后,即被江泽民从济南军区政委调任中央军委委员兼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掌管总政实际事务。

总政宣传部就是中共军队系统给军人“洗脑”的宣传机构,专司控制军人思想。在中共及江泽民流氓政治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总政治部扮演着非常邪恶的角色,它负责贯彻执行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命令。

在迫害初期,总政治部伙同中共其它军事单位多次在军内掀起诬蔑法轮功的舆论狂潮,配合中共及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

1999年10月28日,中共喉舌媒体《人民日报》发表诬蔑法轮功特约评论员文章后,包括总政在内军委四总部、各军兵种、大军区和军事院校以及武警部队立即表态支持,通过各种“洗脑”宣传,在军内灌输谎言,欺骗广大不明真相的官兵。

2000年2月26日,由中组部、中宣部等七部委在北京大会堂举行所谓同法轮功斗争“先进事迹报告会”和“表彰”大会,总政治部参加了此次大会,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站台。

2001年2月28日,中共新华社发表所谓军队和武警部队“揭批”法轮功综述性文章。该文提到争取与法轮功斗争的“胜利”。总政治部根据形势发展需要,多次作出部署,不断强化反“法轮功”舆论宣传,给军队和武警官兵“洗脑”。

时任总政常务副主任的徐才厚,直接掌管军队内部反法轮功宣传,负责对军人进行“洗脑”和灌输谎言,是军队迫害法轮功的幕后黑手。

二、对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在征兵入伍方面实施歧视和株连政策

2004年,在徐才厚担任总政治部主任期间,总政治部、公安部、总参谋部联合颁发了意在针对法轮功的《征兵政治审查工作规定[2004]政联字第13号》通知。该规定不仅攻击污蔑法轮功,而且还对法轮功学员和亲属在征兵入伍实施歧视和株连政策。

三、在军队内部实行清洗,实施迫害政策

徐 才厚在总政和军委任职期间,军队内部自上而下建立了一套完整的“610”体系,专门负责迫害军队系统法轮功学员。由中央级头目牵头,总政治部设立迫害法轮 功的“610”办公室。除此之外,该机构还建立了几个小组,雇佣政治文痞,对全国各地军内法轮功学员分片区进行精神迫害与思想的“洗脑”欺骗,组织出版诬 蔑法轮功的书籍,用以给军人“洗脑”。各军兵种和武警部队也建立了整套迫害班子,在军、师、团等各级军事单位都设立相应的“610”机构,具体实施对军队 系统内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军队系统把迫害法轮功当成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来抓,对涉及迫害法轮功的一切事宜,均特事特办,所需人、财、物,竭尽全力供应。

军 队系统对法轮功的污蔑攻击丝毫不逊于地方各级党政机构,通过举行各种会议对军人“洗脑”和灌输谎言,诬陷法轮功有西方“反华势力”支持,煽动军人对法轮功 的仇恨情绪;组织制作诬陷法轮功的图片展览;召开所谓的“揭批会”,强制官兵做批判发言;利用被蒙蔽和欺骗的军人作为迫害法轮功的工具等等。其迫害手段繁 多,花样百出。

军队“610”不仅对服现役法轮功学员极尽迫害之能事,对已退役并转到地方工作的法轮功学员仍追踪迫害。如果发现法轮功学员 退役两年内继续坚修炼法轮功,军队“610”仍要追究原军事单位及相关领导的责任。因此,军队各级官员为保乌纱帽,对迫害法轮功学员无不尽心竭力,无所不 用其极。军队“610”与地方“610”互相勾结,对法轮功学员采用抓捕、关押、劳教、判刑、办“洗脑班”、停发工资、收回住房、身心摧残、威胁、恐吓、 利诱、拉拢、骚扰等各种手段进行迫害。

年届8旬的退休女军人、法轮功学员罗祖华受迫害就是其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例。罗祖华于1950年在贵州 军区参军,1988年在南京总参通信工程学院工作,退休后随丈夫居住在贵州军区花溪干休所。罗祖华老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屡遭迫害,2001年1月她被非 法劳教两年。2005年12月,罗祖华老人在贵州大学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遭人恶意举报,后被迫流离失所。有人将此事上报中央军委,时任军委副主席的徐才 厚亲自下令抓捕罗祖华,并称“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直接插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四、负责将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延伸到海外

据 海外媒体披露,从1999年到2006年5月,在徐才厚担任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主任和中央军委副主席期间,中央军委六次召开“处理涉外宗教问题”专门性 会议,会议主要议题就是研究讨论如何在海外污蔑、栽赃和打压法轮功。此外,中共军队的指挥系统总参谋部也直接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总参将其拥有的情报系 统、间谍网络和军事技术用于收集所谓“法轮功情报”,监听国际通讯,甚至组织策划针对法轮功创始人的暗杀活动。徐才厚对此难辞其咎。

五、是中共军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负责人

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之初,叫嚣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不仅用军队为其一意孤行的无理镇压武装护航,更以总后勤部为核心,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 卫生系统配合,建立起规模庞大的军事化活摘贩卖器官的一条龙“按需杀人”产业,系统地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群体灭绝,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徐才厚是江泽民在军中的代言人,其在掌控军委期间,将这一群体灭绝政策发挥到了极致。在活摘器官方面,徐才厚不仅负责协调军方力量,还直接参与器官移植活体供体库的秘密构建。

中共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从2003年至2006年进入高峰期。大陆主要器官来源由中共军队总后勤部掌控,中共军队通过独立的后勤系统、武装保卫、交通运输、情报保密、医疗设施主导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移植产业,控制了中国98%的器官移植源。

被活体摘取的法轮功学员器官明码标价,由总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器官调配出售到军方医院和部份与军队有联系的地方医院,从中牟取暴利。

据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报告《中国大陆医学专业论文中有关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对大陆医院网站和医学期刊论文等公开资料的不完全统计, 截至2014年9月,做人体器官移植医院的数量超过800家,完成肾移植超过17万6千例,肝移植4万例,眼角膜移植13万7千例。仅公布的100家中共 中央军委直属的军队总医院、各大军兵种总医院、七大军区12家总医院、各军医大学附属医院和序号医院及各地武警部队医院,就实施了至少6万例肾移植、1万 1千3百例肝移植。

据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国际移植网路支援中心的价目,当时在大陆做一个肾移植需要6万多美元,肝移植10万美元,肺 和心脏器官要价在15万美元以上;被总后卫生部命名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的第309医院器官移植中心的医疗毛收入,由2006年的3千万元增涨至 2010年的2亿3千万元,5年增长近8倍;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1990年代末开始器官移植,医疗年收入从3千6百万增至2009年的9亿多元,增 长近25倍。

中共军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移植产业赚取的巨额血腥暴利,从中可见一斑。

徐才厚在军委任职期间,正是中共军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高峰期。徐才厚是中共军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要责任人。

综 上所述,徐才厚是镇压法轮功首犯江泽民在军中的心腹干将,作为负责军队政治思想工作的最高军事主管,徐才厚是江泽民在军队系统内迫害法轮功的总代表,也是 实际指挥者和执行者,徐才厚极力在军内执行了江泽民对法轮功的邪恶镇压政策,在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的群体灭绝性迫害中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根据联合国一九 九八年颁布的《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的第六条的“灭绝种族罪”和第七条的“危害人类罪”和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等相关条款,以国际法量刑,徐才厚犯下 了: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

一、被告徐才厚触犯国际法中“群体灭绝罪”如下条款:

根据群体灭绝罪公约,“群体灭绝罪”指以下任何一种意图全部或部份毁灭一个国家、民族、种族或宗教组织行为。如:(一)杀害某组织之成员。(二)对某组织成员造成严重人体或精神伤害。(三)蓄意对某组织生命之生存条件制造不适而导致其身体全部或部份毁坏。

二、被告徐才厚触犯国际法中“反人类罪”如下条款:

“反 人类罪”包括在知情前提下实施之以下任何一种对平民广泛或有系统的直接攻击行为:(一)谋杀。(二)灭绝。(三)奴役。(四)牢狱。(五)酷刑。(六)强 奸,或其它任何类似形式之严重性暴力。(七)对可识别组织基于宗教方面之迫害。(八)强迫人员失踪。(九)其它类似故意造成极度痛苦或严重人体或精神伤害 之非人道行为。

三、被告徐才厚触犯国际法中“酷刑罪”如下条款:

酷刑罪公约第一章——酷刑罪定义:以从本 人或第三者索取信息或供词为目的,或因本人或第三者之所为或被怀疑所为而惩罚他(她),或恐吓或胁迫他或第三者,或以基于任何形式之歧视为前提下之任何故 意造成身体或精神上剧烈疼痛或痛苦的行为,且这种疼痛或痛苦是由公职人员或拥有公职人员同等权限的代理人所为,或在其默许或唆使下所为。这里不包括由法律 裁决本身自带或附带的痛苦。

被告徐才厚对法轮功群体犯下的累累罪恶符合上述所有的定罪条款。

因果报应,毫厘不爽。历史从未放过任何一个罪人,徐才厚在劫难逃!徐才厚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必将受到全中国和全世界的公审!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日

北京“打虎”波及韩国 赌彩业由盛转衰

06031418731
随着中南海反腐“打虎”行动愈演愈烈,韩国赌场的中国赌客也大量减少。图为位于首尔一家外国人专用赌场。(newsis)

大纪元2015年01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朴莲韩国报导)近年来,大量的赴韩中国游客和激增的中国大手赌客,救活了韩国生意暗淡的外国人专用赌场。但随着中南海“打虎”行动愈演愈烈,韩国赌场的中国赌客也大量减少,博彩业的生意也由盛转衰。

中国赌客“救活”韩国赌场

据韩国博彩业界消息,近年来,赴韩中国游客的大量增多,导致济州道赌场和GKL、 Paradise等外国人专用赌场的中国赌客也越来越多,所占比率平均超过了60%以上。

据统计,去年韩国外国人专用赌场GKL(grandkorea)的中国赌客所占比率是50%,Paradise的中国赌客比率是60%以上,济州道的中国赌客比率是80%以上。

大量涌入的中国赌客也给韩国博彩业界带来了惊喜。济州道政府相关人士表示,之前韩国赌场业一直生意出现赤字,但随着近年赴韩游客的增多,中国赌客人数大增,推动了韩国外国人赌场生意,并且扭亏为盈,救活了韩国赌场。

中国赌客减少 韩国赌场生意惨淡

从去年11月开始,随着中南海反腐“打虎”和出境限制,中共高官接连落马,喜好赌博的中国赌客也随之减少。这也使韩国的外国人赌场生意受到不小的影响。

最先受到影响的是济州赌场。韩国赌场协会相关负责人日前透露,“得益于中国游客,近年收入急剧上升的济州赌场从去年11月开始进入经营苦战,照此趋势,恐怕赌场协会会费也难以支付。”

赌博业界预计,继济州赌场以后,赌博业界的经营困境还会蔓延至首都地区的GKL和Paradise等外国人专用赌场。

其实,赌博业受到影响的不仅仅是韩国的赌场。韩国休闲产业研究所长日前表示,北京当局目前的“反腐”,导致东南亚地区的赌博业出现了萎缩现象。韩国赌博业界分析,如果北京继续“反腐”,韩国赌场的赌客也会继续减少。

责任编辑:赵云

新西兰庆1.9亿人三退 民众关注(图)

文/新西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自从《大纪元时报》二零零四年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之后,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纷纷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二零一五年新年伊始,“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已突破一亿九千万人。为了庆祝这么多中国人脱离中共桎梏,新西兰法轮功学员一月十七日在奥克兰市中心举办了一场传播法轮功真相及介绍“三退”大潮的活动,还有腰鼓队表演助兴。

2015-1-21-minghui-nz-tuidang-01
民众关注法轮功的真相展板

2015-1-21-minghui-nz-tuidang-02
人们驻足倾听法轮功学员讲述真相

2015-1-21-minghui-nz-tuidang-03
法轮功学员表演的腰鼓,庆祝一亿九千万民众“三退”

2015-1-21-minghui-nz-tuidang-04
华裔年轻人观看真相展板

2015-1-21-minghui-nz-tuidang-05
民众观看法轮功学员表演的腰鼓

这次活动吸引了许多过往路人,还有一些外国游客驻足观看。他们有的非常认真地仔细阅读展板,有的与派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交谈,有的饶有兴趣地观看腰鼓队表演并拍手喝彩,有的拍照录像,还有的华人民众在了解真相后办理了“三退”手续。还有一位西人少年了解真相后,帮助法轮功学员派发真相资料。伴随着法轮功轻柔的炼功音乐,整个场面充满着慈悲、祥和的氛围。

乘坐游轮来到奥克兰的卡洛琳·摩蒂特(Caroline Mawditt)女士来自澳洲的阳光海岸,她和父亲仔细地阅读了展板内容,还接受了记者采访。她表示第一次接触法轮功真相是在澳洲观看《自由中国》的预影。她含着眼泪说到:“我被(法轮功学员)曾铮(Jennifer Zeng)的故事深深地打动。我简直无法相信,中共居然这样对待自己的民众。我感到非常悲痛。法轮功是如此优雅、如此柔和的功法,中共却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太令西方人震惊了。遗憾的是还有那么多人不了解真相。”

摩蒂特认为,人类如此凶残地对待自己的同类,这是无法令人接受的。她说:“慈悲待人是人性的基本原则。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多一点点慈悲,这个世界将是多么美好啊!”她谈到自己已购买了《自由中国》的光盘并寄给英国的妹妹看,还向周围的朋友讲述了法轮功真相。离开前,摩蒂特表示回去后会为父亲播放《自由中国》,还会从网上下载法轮功的书籍学习。

四十多岁的布拉德(Brad)女士来自美国,她在展板前看了许久,之后与法轮功学员占女士交谈了一会。她表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事件太令人悲痛了,她十分同情法轮功。虽然第一次听说法轮功,她就表示自己很有兴趣学功。她说回去就上网去下载法轮功的书籍学习。

来自马来西亚的颜先生(Stanley Yan)已在奥克兰居住一年多了,还有几天他就要离开奥克兰回国了。他觉得能在离开前看到这个活动非常有缘。他对法轮功学员表示支持,说自己是三年前,在香港看到《大纪元时报》才了解到法轮功被迫害的事件,之后就不断地关注法轮功真相。他说:“我会跟周围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朋友分享这些资讯,让他们更了解,其实中国这些迫害在这个时代还在上演。”颜先生还谈到,《九评共产党》这本书能够激发年轻一代了解真正的中国。他最后说:“一亿九千万人‘三退’向中共政府发出一个讯号,要给中国人言论上和精神上的自由。你们不要放弃,加油!”

华人青年张先生(Michael Zhang)与法轮功学员周先生交谈之后,表示很高兴今天能了解法轮功真相。周先生问他是否办理了“三退”,他说只入过少先队,然后表示愿意退出少先队。最后,他拿着真相资料,在法轮功学员打出的横幅前面叫朋友帮他拍照留念,并高兴地对朋友说:“我今天退队了!”

王女士来自中国,她表示听说过“三退”的事,但还没退。法轮功学员黄女士告诉了她中共的邪恶本质,“三退”的重要,她就以王如意的化名退出了共青团和少先队。她看到广场上的法轮功学员正在集体炼功,说在国内也听说过法轮功,但是因为国内不让炼功,还打压,所以她也不敢炼。黄女士给了她法轮功的介绍资料,告诉她既然出国来就不用怕了。她于是说一定会去看书,可能还要学功。最后黄女士还给了她一本《九评共产党》,她也非常高兴,连声说:“谢谢你,谢谢你。”

华人游客苗女士第一次听到“三退”的消息,她也与法轮功学员黄女士交谈得很高兴。她说自己已在澳洲定居二十多年了,这是第二次来新西兰旅游。她说听到过法轮功的消息。黄女士告诉了她“三退”的意义,苗女士很爽快地以“苗美丽”的化名退出了共青团和少先队。

兑换真相币被抓捕 北京吕尚春被非法庭审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2015年1月19日上午,北京昌平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吕尚春非法庭审。

2014年9月7日上午,吕尚春在昌平区回龙观西街文华市场农贸大厅内和摊主兑换真相币(把100张1元的真相币换成100元的整钱)时被摊主举报。

摊主叫来市场管理办公室的人,市场管理办公室又通知了附近的龙园派出所,警察和国保将吕尚春带到派出所,并将已经兑换出去的200元真相币和书包里的800元真相币没收。

当天下午,他们又到家里和单位了解情况,没有搜查到任何相关物品,当晚就将吕尚春送到昌平看守所。

昌平公安从家中拿走了打印机,但经鉴定也无法证实真相币是吕尚春自己打印的,而且拿走的电脑中也没有真相币相关的文件。

真相币就是写有法轮功真相的纸币。在中共霸占媒体诽谤法轮功并且不准法轮功学员说话的情况下,用真相币传播真相是维护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也是在维护民众的知情权,不仅无罪,而且应该受到法律保护。

2014年10月11日,吕尚春被北京市一分检非法批捕,并被送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因为目前凡是涉及法轮功学员的案件都要上报北京市。

北京市公安局调查了两个月,吕尚春坚持零口供,并认为自己无罪。

2014年12月10日北京市公安局将材料移送北京市一分检,12月24日北京市一分检将他非法起诉到昌平区法院,由昌平区法院刑一庭审理,主审法官为副庭长杨卫东。

吕尚春平时表现良好,不占不贪,很多人知道他吃素,不抽烟喝酒,清心寡欲,与人为善。他在业内口碑很好,朋友听说都难以接受这一事实。

开庭时间约一个半小时,吕尚春进行了自辩,谈到修炼后在工作中的表现有目共睹,在单位被评为优秀员工。

律师也进行了无罪辩护,指出至今公安部、最高法院没有一个正式文件将法轮功定义为邪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不能以刑法300条来定罪。

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就相当于文革时期的“中央文革小组”,其产生和存在都没有法律依据,其唯一目的就是绕过法律,绕过正常的经费和人员编制审批,调动全国的镇压和宣传机器迫害法轮功。但多年来司法机关沿袭这一做法,套用刑法300条迫害法轮功学员,执法犯法。

昌平区法院刑庭电话
副庭长:杨卫东 010-80122260 手机 13911932916
副庭长:李娜 80122357
庭长:欧春光 80122302

内勤:
钱小惠 80122205
范燕骥 80122280
王莹 801222153
陈旭艳 80122264
王式宽 80122258
刘晓燕 80122265
杜金星 80122263
审判监督庭 80122249
信访办公室 80122119
审判事务管理办公室 80122139

近期发生在湖北武汉女子监狱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一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目前仍有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这里,遭受非人的迫害。以下是近期发生在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迫害的实例。

、余早荣老人被迫害离世。二零一二年九月中旬,六十八岁余早荣被武汉市蔡甸区法院秘密判三年。随后被劫持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到非人的迫害,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出现严重脑梗、心梗,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被狱方送往武汉市汉阳医院﹙原汉阳铁路医院﹚重症病房抢救,心内科确诊为“心肌梗塞”。 狱方怕担责任,不得已给她办了保外就医送回家。回家后不断遭到骚扰、抄家,于二零一五年元月三日在家含冤离世。

、黄石市法轮功学员王惠芳在武汉女子监狱被迫害致保外就医。回家后学法炼功,身体恢复很快,狱方以她继续做讲法轮功真相的事为由,将王惠芳收监继续迫害。

、二零一四年四月,武汉女子监狱不但将病态严重的六十五岁的武汉法轮功学员崔海收监,还将她关押到迫害法轮功最凶狠的五监区(专门做奴工服装的监区),对她进行“严管”折磨——强制洗脑,不准与他人接触、说话,家人不准探视、不准与家人通信、通电话,不准购物,甚至连睡觉、吃饭、洗漱、上厕所等都被多名犯人监控、限制。使崔海女士的身体状况雪上加霜。

2013-2-1-cmh-cuihai
崔海

、湖北武汉市第一商业学校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朱慧敏,于二零一二年下半年,被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至今一直在绝食反迫害,多次被关禁闭。狱警经常利用犯人对她野蛮灌食,现在她身体非常虚弱。原在二监区遭迫害,后被转到五监区迫害。

2014-9-13-minghui-pohai-jiamusi-wang-03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五、湖北大学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张晓华,遭秘密枉判后,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份,被秘密劫持到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张晓华现被关在武汉女子监狱里单独设有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正遭受迫害。

由于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秘密诬判,封锁监狱里的一切消息,不让家属探视,还有许多不知姓不知名的法轮功学员被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劫持迫害。

目前被武汉女子监狱劫持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名有姓的至少有二十三名,她们是:

武汉市:陈曼(女)七年、张晓华﹙女﹚?年,朱慧敏﹙女﹚?年,江汉区崔海﹙女﹚五年、蔡甸区李艳霞(女)三年、蔡甸区龙红霞(女)三年、江夏区吴梅﹙女﹚五年、江夏区孙足英﹙女﹚五年、江夏区柳金枝﹙女﹚三年半、硚口区徐燕萍(许燕平)﹙女﹚三年、东西湖区刘珍俐﹙女﹚?年;

黄冈市:武穴市马利敏(女)五年、黄冈浠水县周琦(女)五年、龙感湖总厂吴丽亚﹙五年﹚、黄梅县戴美霞﹙五年﹚;

黄石市:王惠芳﹙女﹚刑期不详;

咸宁市:通城县雷胜利(女)三年;

宜昌市:刘丹梅(女)、刘艳萍(女)、谢厚美(女),3-4年;

十堰市:陈丽华﹙女﹚刑期不详。

另外,武汉市新洲区祝春梅在十堰市被非法审判后、汉阳区王荣芳被非法审判后,至今情况不明,很可能已被秘密劫持在武汉女子监狱迫害。

这些被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她们的人身安全毫无保障,随时会受到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甚至会被中共活摘人体器官。在此呼吁各界正义人士和国际社会对这些被监狱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给予高度关注并伸出援手。

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武汉市宝丰路108号 邮政编码 430030
相关信息:﹙说明:监狱内不准带手机,下午5:30下班后或节假日、双休日打电话比较合适。﹚

职务 姓名 手机电话 内线电话
监狱长:张新华 13207151688 68831001
邪党政委:周琼 18986275311 68831002
公司老总:熊光 13037135182 68831003
邪党副政委:蒋春 13995500789 68831008 专职迫害法轮功
邪党副政委:李玲 18986222336 68831006 专职迫害法轮功
副监狱长:朱细秋 13907191713 68831007
副监狱长:董琴 13995675198 68831219
政治处主任:李旭云 15807169333 68831005
办公室主任:龙翠萍 13971413616 68831009
王金沙 13886090153 68831011
陈菊辉 13207151601 省第一看守所邪党政委
政治处副主任:程凤 15927318195 68831019
老干科长:郭燕 13871345947 68831024
工会主席:邢铁桥 13035117025 68831022
狱政科科长:吴学军 15827329373 68831025
狱政科副科长:杨婉 18602712488
舒艳艳 15327208548
石青 13487096741
狱侦科科长:张青云 18672309376 68831026
狱侦科副科长:刘艺萌 13971604605
钟旭 13707133552
教育科科长:张艳 13507193409 68831027 负责转化迫害
教育科副科长:唐娟 15907192910
乔青 15392937557
周征 13207151619
杨秀兰15327381296
李娜 13628658111
白晶晶13407173106
陈曦 13986155829
许光 18627829218
刑罚执行科科长:屈万禄 13006397958 68831040
刑罚执行科副科长:叶云艳 18607195662
尹飞 13986147524
崔晓燕 13638673177
生活卫生科科长:马俊 13237199948 68831032
生活卫生科副科长:周坚 13545273789
玲 13377880008
张莉 13018074778
张庆虹 13697320676
财务科长:梅林 13871345946 68831037

下载各监区人员电话(66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