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出现“三个太阳”奇观(图)

07024716641
内蒙古的天空日前出现“三个太阳”的奇观。(视频撷图)

大纪元2015年0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陈俊村综合报导)内蒙古的天空近日出现“三个太阳”的特殊景象,被民众以手机拍了下来。

从民众拍摄的视频可以看到,刚刚升起的太阳两边对称地出现两个光点,整体看上去仿佛是三个太阳。

大陆先前也出现过“三个太阳”的奇观。例如:在2013年10月3日上午,安徽省池州市的一个小乡镇的天空就出现了三个太阳,还有彩虹横贯天空。

07024716642
2013年10月3日上午,安徽省池州市出现“三个太阳”的奇景。(图络图片)

从民众拍摄的照片看来,中间是一个非常明亮的大太阳,几乎就在大太阳的水平位置,一左一右能看到两个小太阳。这个现象稳定地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个小太阳中间的弧线才逐渐消失。

责任编辑:苏漾

Advertisements

香港流感肆虐 24小时6人死亡

大纪元2015年01月23日讯】21日中午至22日中午,香港有6人死于禽流感,今年1月份香港因禽流感死亡人数已经达到37人,去年同期的死亡人数为12人,医生呼吁市民尤其是年长者尽快打预防针。

据香港《苹果日白》报导,变种甲型H3N2(瑞士型)流感肆虐香港,1月2日至21日,共有646人感染,78人入重症室治疗,其中37人死亡。

儿科专科医生刘成志曾接到有女护士被两名女儿传播流感,三人同样发高烧要服特敏福,三人都没有注射疫苗。他说:“虽然世卫‘估错针’,但连年轻人都中招,疫苗有两成保护好过零保护。”

美国疾控中心研究指,现有疫苗的整体保护力仅23%,就瑞士型的保护力成人更低至12%至14%。

责任编辑:刘毅

H3N2流感袭香港 一周酿21死

正见新闻网2015年01月21日
20150122-2

香港自元旦后突发季节性流感,短短一周就有21人死亡,而自元旦以来,已经有31人死亡。

香港苹果日报引述香港一名传染科医生,表示本次流感疫情将在农历新年前后达到高峰,现在疫情正在逐渐加重。

报导介绍,这种A型H3N2流感病毒在元旦假期后进入香港,从1月2日到14日,香港共有37例病人需要住加护病房,其中10人不治身亡。从15日到21日一周时间,再有33名重病人需要住加护病房,其中21人死亡。

患者的症状为,呼吸道疾病突发,并发心脏病,之后病情急转直下,导致呼吸困难,需借助人工心肺保命。

报导说,目前感染H3N2流感去世的人中,年龄最小的45岁,最大的100岁。除严重病例,香港公立医院内的内科及急诊室,现在挤满了病情轻重程度不同的流感患者。

酌古鉴今:都颂君王圣明,谁还能辨清 乌鸦的雄雌?

作者: 慧勉
正见网2015年01月23日】“都颂君王圣明,谁还能辨清 乌鸦的雄雌?” 国人无非议,并非是吉兆啊!

这件事,发生在纪元前337年,战国争霸时期。

卫国的国王,言语和决策不正确。但群臣随声附和者很多,大家都赞颂君王圣明,如出一人之口。

子思(孔子的孙子,当时有名的思想家、政治家)说:“我对卫国的看法,正像《论语》中所讲的:君不像是君,臣不像是臣。(原文是:“以吾观卫,所谓‘君不君,臣不臣’者也!”)”

有个复姓“公丘”的贤士,闻之大惊,问道:“你根据什么这样说呀?”

子思解释道:“作为国家的君王,如果自以为是,就会听不进大家的意见。事情做得对,而自以为是,还会拒绝大家的意见;又何况随声附和不正确的事情,来助长邪恶呢!国王不审察事情的是非真相,而喜欢别人赞扬自己,没有比这更昏暗了。臣子不思考是否合乎道理,而阿谀求荣,以此来求得主上的好感,没有比这更会巴结的了。君王昏暗,群臣奉承,以此高居百姓之上,百姓是不会拥护的。如果这种现象,不加制止,国家就不成体统了。”

子思更进一步的对卫国国王说:“长此下去,您的国事将会越来越糟呀!”

卫国的国王问道:“这是什么原因呢?”

子思回答说:“这是有来由的呀。因为您讲话自以为是,大臣们不敢矫正其不对;大臣们讲话也自以为是,下官和百姓们,同样也不敢矫正其不对。君臣既然自认为贤明,下边就会同声称赞贤明,因为称赞贤明,就会被看成恭顺,而获得富贵;矫正错误,就会被视为抗逆,而受到灾祸。这样下去,正确与善良,还会从哪里产生呢?《诗经》说:‘都讲我(指国王)圣明,谁还能辨清 乌鸦的雄雌呢?’这不正像您国的君臣关系吗!(原文是:“诗曰:‘具曰余圣,谁知乌之雄雌。’抑亦似君之君臣乎!”)”

正是:

独裁中共,霸道愚蒙;
认“马(列)”为父,唯“恶(俄)”是奉;
三个代婊,卖国求荣;
只许颂好,欺压公众;
国已不国,百姓哀痛。
天必灭之,雷霆即动!

(事据《资治通鉴•周纪一 安王二十五年》)。

淋巴癌晚期患者神奇康复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在黑龙江某镇有位叫玉英的女士,在二零一二年春天,脖子上长了瘤子,去市里手术两次,可后来却更大了,治不了了,哈尔滨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医生说:“马上回家,不然到不了家了,这样的人领来干啥?快准备后事吧。”

照的片子也留下了,没办法,玉英回家了,临走时跟医生说:“回家炼法轮功,等我炼好了再来跟你说。”那时玉英才四十六岁。她外省的姨妈是炼功人,相信只有法轮功能救了她。这样全家人开始帮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八十岁老娘到姐、妹、侄儿、女儿、姑爷儿、外孙女,所有带亲缘关系的都帮着念。

很快,她的病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听过师父讲法录音,看神韵光盘,看真相资料。几个月过去了,又去哈医大找当初给她诊断的那位医生。

医生看了前后两个片子,不承认是同一个人,还说第一张片子的人不会活着,她女儿急眼了,说:“这要不是我妈,我还能领别人来呀!”医生说:“怎么好的?”她说:“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的!”医生自言自语说:“这么神吗?法轮功真的就这么神吗?没用一点药就好了?”早已不能用药了,没有别的办法可治了。

玉英回来后继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二零一二年到一四年,颈部经常出头流血水,有块状的,发臭味,也不痛,流完血水就封口,不太影响干活,真是太神了。

周围的人也觉得神奇。医院诊断为淋巴癌晚期,已扩散全身,四肢都有包块,通过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包块没有了,不见了。她精神状态一直很好,也不怕死,没有当自己是病人,抢着干活,不生气。

2014年重庆市298起迫害案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据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四年,重庆当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有298起。其中,4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141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抄家;68人被强迫洗脑;46人被骚扰;27人被非法庭审、判刑;10人被迫流离失所与失踪;2人被强行灌毒药及超期羁押。绝大部份法轮功学员的家都遭到了警察的抢劫。

一、典型迫害案例

1.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1)唐孝毅

唐孝毅,重庆粮食局干部,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一九九五年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二零零一年七月到重庆巴南区鱼洞大江厂发真相资料救人,被蹲坑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重庆永川监獄,每天奴工十几个小时,遭受严重迫害。

二零零五年七月,唐孝毅出獄,因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生活无着落、到处打工,用人单位都不敢要,她贫困交加,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于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含冤离世,当年五十一岁。

(2)周学亮

周 学亮,重庆九龙坡区建设厂退休职工,于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与妻子邓德珍张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相标 语,被恶人跟踪绑架;妻子被非法劳教一年。周学亮被李家沱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三年九月,周学亮被建设集团610办公室诱骗绑架到九龙坡区洗脑班 进行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初,周学亮在谢家湾地区张贴大法真相被协勤(原联防队)和谢家湾派出所共同绑架,并遭毒打,送往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周学亮在重庆巴南区农贸市场向人发送完神韵光盘后,被恶人跟踪,被非法劳教一年,在西山坪劳教所他被恶人用辣椒水泼眼睛,视力明显下降,而且还遭受了监狱恶人恶警的长期伤害折磨。

六 十三岁的周学亮二零一三年四月从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回家后,身体被迫害得极度消瘦,话语极少,一说话就咳嗽不止,身体多次出现剧痛,发热,发冷,发抖等症 状,老人的脸部至全身发黄,除双脚外,全身发肿,尤其手肿得吓人。家人将他送至医院,花费十二万元医治无效,于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四日离世。

(3)黄泸珍

重 庆法轮功学员黄泸珍,女,67岁,二零零三年因讲真相被绑架,遭到巴南区“610”和道角派出所的九个恶警严刑拷打。在巴南区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曾经昏 倒。十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黄泸珍回家后,街道和社区人员经常对她进行骚扰,逼迫她到街道去报到。她不配合,恶警就去骚扰她的子女,要她子女 到街道签字。

二零零六年,黄泸珍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重庆江北区公安分局梁世滨等将她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黄泸珍在劳教所受尽折磨回家后,街道社区又派人到她家小区监视,令她的子女也饱受迫害株连。在邪恶的环境中,黄泸珍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含冤去世。

(4)喻群芳

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喻群芳女士,十多年来在中共的迫害下,三次被非法劳教,身心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下午二点含冤离世,体重只有五十多斤。

喻群芳家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生前是重庆市长安一厂退休工人,一九九五年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过去半身瘫痪,眼睛失明,在修炼法轮大法后疾病消失,眼睛神奇的重见光明。

一 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喻群芳被当地大石坝派出所、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大石坝忠恕沱社区列为重点迫害对象,三次被非法劳教、非法关进了重庆 沙堡女子劳教所,遭受了各种邪恶迫害。一九九九年,喻群芳去北京上访被绑架,被大石坝派出所恶警张真华强行绑架到江北区看守所关押三十七天。二零零零年六 月三十日,被长安一分局绑架,关押在江北拘留所十五天,又被恶警晏详明绑架到华云山洗脑班二十天。

恶警晏详明、饶江做“黑材料”将她非法劳教一年。在茅家山女子劳教所,恶警艾某某、许某某将喻群芳连续吊铐二十天,用臭袜子和不干胶堵嘴、毒打、罚站、罚蹲、不准洗澡等各种恶劣方式迫害摧残,因不转化还延期劳教半年。

二零零二年喻群芳讲真相时,被渝北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劳教二年。被关小号、限制上厕所次数、体罚、每天苦役十几个小时,手指变形不能恢复,强化洗脑,精神折磨,恶警代文娟、何某某、王晋直接参与迫害。回家后长期被恶人崔泽容监控。

喻群芳在綦江县给女儿带小孩,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八日下午四点多钟给人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被綦江公安、国安绑架,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重庆市沙堡女子劳教所。劳教期间因不转化、经常被恶警吊铐,一百一十多斤的体重出狱时只有七十多斤。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喻群芳老人给一个跛子讲真相,这人是便衣警察,是伪装的跛子,那个警察打手机喊来几个恶警绑架了喻群芳,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不收才被释放回家。

喻 群芳被非法关押期间,劳教所恶警、大石坝派出所、大石坝街道办事处、大石坝忠恕沱社区、长安一厂领导狼狈为奸,强逼喻群芳丈夫与她离婚,不离婚就开除她丈 夫公职。在中共邪恶的威逼下,一个和美的家庭被破坏了。离婚后,喻群芳没有住房,只好寄住綦江区小女儿的租房,可是中共人员并没放松对她的迫害,大石坝派 出所恶警多次上门骚扰威吓,喻群芳身心思想都受到了严重摧残,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下午二点含冤离世。

2.熊毓珍死活不明 法院要硬判她“失踪”

重庆法轮功学员熊毓珍三年前被绑架后音讯全无。最近,重庆江北区法院突然通知家属将于四月十五日对熊毓珍进行非法庭审。

熊 毓珍(熊玉珍),女,现年约六十二岁,长安二厂医院退休职工,家住重庆江北长安二厂山水天成小区。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八日中午近十二点钟,熊毓珍当时走到住 宅的小区大门口,突然窜出两个女人,将她推入一部白色面包车内。据了解,两个女便衣是五里店综治办“610”的人员。第二天一早,熊毓珍的女儿到洗脑班给 母亲送衣服,而洗脑班的人不收。理由是:她走了。问什么时候走的。说是十八日下午四点钟。问到什么地方去了?说不知道。

从此熊毓珍下落不 明,音讯全无。几年来,她的亲人们查遍了所有监狱和各个看守所、拘留所,都没有结果。家人多次找街道的梁玉萍要人,她说人跑了。问跑哪去了?她说不知道。 后来熊毓珍的工资被冻结?家人去街道问为啥要冻结?梁玉萍说:是我喊冻结的。但不说原因。家人找到江北区“610”要人。“610”的某人说:“保证她还 在,我用党票担保。”家人说:我们要见人,赶快放出来。“610”的人说:等以后风声松点再说。

三年过去了,江北区法院突然通知熊毓珍的家人,将于四月十五日开庭审判熊毓珍。开庭这天法院人员却说:今天不是开庭审判,今天是调解熊毓珍失踪的问题。亲人们问:人是你们抓去的,怎么称失踪呢?如此人命关天的大事,竟被中共随意玩弄!

法院的人说:三个月之前登了寻人启事,三个月过后人不出来就算失踪。亲人们问在哪儿登的。法院的人说,他们在北京登的,现在三个月过去了,人没出来就算失踪。法院还要下判决书,判决熊毓珍失踪。

熊 毓珍家人有很多疑问:当局把人抓走三年,是死是活亲人全无音信,“610”一会说“人走了”,一会说“人跑了”,一会说“我用党票担保人肯定在”,一会又 说要“庭审”判“失踪”,人命关天的大事,邪党“610”却以谎言欺骗百姓,甚至用血腥的党票搪塞担保熊毓珍还在。在重庆发生的事,为何去北京登寻人启 事?公检法对命案问题为什么如此轻率,为什么不追查失踪人的原因,却热衷登“寻人启事”并判决熊毓珍失踪呢?难道她的“失踪”没有幕后的凶手和责任人吗? 中共把一个鲜活的生命扼杀了却以判决失踪封口,使亲人哭天抹泪,这是那家的王法?中共活摘人体器官、害死法轮功学员几百万,当然是不打自招了嘛 !——这不明摆着是“打死人或活摘人体器官算失踪”了吗?

3.610恶人用金钱驱动迫害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 日,一法轮功学员(女,四十多岁)到重庆市江津区珞璜镇(赶场天)向世人发送法轮功资料,被不明真相的皮学才(男,陶瓷厂职工)绑架。皮见她向世人篼筐里 放真相资料,就将她扭往珞璜镇派出所。法轮功学员对皮学才说:“你把我放了吧?”皮不但不放还恶语伤人。

皮学才绑架法轮功学员,得到珞璜镇综治办主任楊竞成(镇610头目)给的钱。一月二十八日,610恶人在最闹热的菜市场口挂一大条幅:“珞璜镇皮某某举报法轮功,政府奖励1500元”,人人抬头可见。此条幅将世人引向歧途,是珞璜610迫害法轮功的一个罪证。

无独有偶,在二零一四年三月下旬,重庆市渝北区石坪场610恶人,在石坪场某茶馆当众发“奖金”。据说有个受中共谎言毒害的人,在三月中旬,诬告了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从而得到500元“奖金”。

4.洗脑班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重庆市千竹沟洗脑班是重庆市政法委与“610”办的专门强制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市级黑窝。

此洗脑班共三层楼,有十二间房关押法轮功学员,每间房住三人:一名法轮功学员、两个包夹人员。包夹来自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社区,工资每人每天一百元,任务是负责每天二十四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向上级汇报。

洗脑班三面环山,整片的竹林遮天蔽日,终日不见天日,房间窄小,屋内阴冷、潮湿、昏暗,被子棉絮霉烂发臭。包夹们虽然可以经常去户外散步也受不了,几天就要生病要求换人。

洗 脑班所有费用,如工资、吃住、奖励等各种巨额支出都依靠市、区、县财政拨款维持,据说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政府还要奖励洗脑班一万八千一百二十五元。这 些钱都是纳税人的钱、是老百姓的钱,政府利用这些钱来维持洗脑班的存在,维持洗脑班的迫害,维持洗脑班用金钱引诱收买世人犯罪,所以洗脑班里那些见钱眼花 的人,哪怕昧良心也要大搞邪恶的洗脑术。

开始恶人放一些表面揭露社会阴暗面的碟片并予以批判斥责,没有提法轮功的事情,使你觉得他们有胆识 有正义感,就容易接受从而放松警惕,减弱了正念。接着恶人明火执仗地诽谤法轮大法和师父,放蔡朝东的演讲碟片,放污蔑大法的碟片,从早上六、七点放到晚 上,有时还放到深夜十一、二点钟。他们故意将声音开到较大分贝,连楼外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强迫法轮功学员观看。

如果法轮功学员七、八天还 没有配合“洗脑”,还要遭到一群歹徒的围攻,他们以“转化”者身份,疯狂的谩骂、凶吼、恐吓法轮功学员,强迫学员听他们读诽谤大法的书,看他们的诽谤碟 片,回答他们的邪恶问话,经常把人折磨到半夜一两点钟,连七、八十岁的老人也不放过,使法轮功学员长期处于神智不清,精神恍惚的状态。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去 探望,他们以“此人表现不好”为由不许见。

有的人被折磨得身体出现严重病状,起不了床,他们不但不送医院救治,反而还说法轮功学员装病抗拒转化。除非要死的危重病人才送医院,因为不让人死在洗脑班。不死的人关一年半载或送到拘留所、看守所去,或改为“劳改”,判刑送监狱。

他们还强迫法轮功学员用恶毒的语言词句写诋毁大法、诽谤师父、歌颂恶党的东西。

如果有人被迫违心写了“转化”的东西,还要押你回家看着他们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电脑等私有物品,再一同回到洗脑班,并逼你出卖和自己有往来的法轮功学员。

这 种伪善欺骗的例子很多,如合川的高捷,被迫违心地“转化”后,洗脑班头目王渝林承诺要为她办低保社保,解决住房问题,放她回家照顾胃切除手术的弟弟。可是 临行时,又突然押她到杭州的女儿处。恶人们的目的是以押送法轮功学员为名,趁机游山玩水挥霍纳税人钱财,他们在杭州住高级宾馆,租豪华轿车周游玩乐了好几 天。

一个綦江的姓向的人,走完了上述这些过程,最后恶人还要威胁说把你放回去,再抓你姐姐来“学习”(洗脑)。一个渝北区的老年人被逼说出了真相资料来源,出卖了他人后才放他回去,否则就要送去拘留所。

万盛区张革,四十多岁,因双目失明而提前退休,本来眼睛就看不见,还逼他去看邪恶碟片,写“认识体会”,他只能摸着写,字写得歪歪扭扭,重叠、乱七八糟,经常遭到包夹打骂。中共做转化的恶人还说他是装眼睛瞎。

这样的洗脑黑窝北碚还有,据悉北碚西山坪秘密关押着40多名法轮功学员,挂牌为“法制教育学校”(即洗脑班),在原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的位置。

5.牟伦会给妻子送衣物遭劫持迫害

牟伦会,四十多岁,家住重庆万州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牟伦会的妻子张正英被绑架,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通知牟伦会,说天气有些冷了,叫他给关押的妻子送衣物。十月十四日上午,牟伦会按照这个通知到看守所,结果被蓄谋加害的万州公安绑架。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万州区公安分局没有停止过对牟伦会和妻子张正英的迫害,想抓就抓,想打就打。妻子张正英曾被非法劳教三年,牟伦会也曾经被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多。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证实法轮大法好,遭龙宝公安局绑架,非法刑拘半个月,之后,遭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牟伦会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二月二日,牟伦会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后,遭狱警毒打,打的他昏死倒地。然后,逼写“三书”,又将牟伦会毒打昏死在地。三天,打得牟伦会昏死五次。

恶警一天只准牟伦会吃十粒米,这十粒米还要分三餐吃,三天吃三十粒米。西山坪劳教所秉承万州区公安分局的旨意,残酷迫害牟伦会,长期让他坐水牢,经常往死里打他。

有一次,牟伦会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将牟伦会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才又拉到医院抢救。象这样,他还被打得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就这样,还加刑三个月,才放牟伦会回家。

其实,放牟伦会回家也是因他的身体被劳教所折磨的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医生说他活不了多长时间,牢头怕担责任,才叫人把他背着上下车,一路看护着送回家。

但万州区公安分局全不管牟伦会死活,不准他回家,直接又绑架到万州区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时的牟伦会已站不起来,起居都要人背,仍然遭到政法委的曲静、骆波、刘体富这帮人的毒打,牟伦会被打的死去活来。

一次,在洗脑班,有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迫害的不行了,牟伦会说了一句公道话,牌楼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把牟伦会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直撞到双耳出血,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才弄到医院抢救。牟伦会无法进食,用吸管喂米汤,其惨状难以言表。

象牟伦会这样遭迫害的人很多,如永川监狱12中队狱警用胶布将法轮功学员赖永(云)昌的嘴、眼、耳封住,把点燃的烟插进他的鼻孔,使他被烟子熏得死去活来,弄得赖永(云)昌眼睛失明了

6.重庆民营企业家刘道权被非法判刑八年

刘道权原在重庆无线电九厂工作,因工厂倒闭而失业。一九九八年他和几个同学合伙创办了“重庆思凯模具有限公司”,成为第一负责人。

修 炼法轮大法后,刘道权按照“真善忍”行事,靠诚信与一些中外大型合资企业合作,制造汽配、摩配等部件,深受合作方信赖,从几名员工发展到今天的百多人的中 型企业,短短几年间,上交逾亿元的税款,并为社会解决就业人员。他对员工关心帮助,从没拖欠过员工的工资,员工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对他讲;他从不计个人得 失,有什么利益首先想到的是别人,也很受几名股东的尊重。

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下午,刘道权在沙坪坝兰溪谷地小区发放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被沙 坪坝区公安分局国保支队长李德明等人非法抓捕、抄家。就因为刘道权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被重庆沙坪坝区法院在二零一三年两次对他非法开庭,刘道权家属从北京 请来两位辩护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让参与非法审判的庭审人员无言以对,只好休庭。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六日下午,重庆沙坪坝区法院第三次非法庭审民 营企业家刘道权,非法判他八年。现刘道权家属准备上诉。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五年来,它利用手中掌控的公检法司系统,制造了多少冤案,这个数字 庞大、难以统计。很多负责审理法轮功学员案件的法官,在律师所做的无懈可击的无罪辩护之下,只好以“我听共产党的”或者“法轮功的案件我们说了不算,‘六 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说了算”等等说辞搪塞。也就是说,法官明知道判法轮功学员刑期是违法的,但是在中共暴政之下也只能充当工具了。

二、地区及被迫害人名单

1.绑架

被非法抓捕、抄家的法轮功学员有141法轮功学员,其人数按地区分布在4个市、12个区、14个县,如图1:

2015-1-22-minghui-pohai-chongqing-statistics-1
图1 在重庆市、县被非法抓捕、抄家的法轮功学员分布

被非法抓捕、抄家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重庆市:夏东、冯志芳、李婆婆、陈延安、陈小莉、夏东、冯志芳、晏小悦、唐天珍。
◇合川市:陆青、肖绍贵、董国会、高婕等俩人、黄震。
◇永川市:董国会、苏君儒、许晓琴、肖绍桂、李元素。
◇沙坪坝区:余邺懿、唐莉夫妇、李和桃、陈启贵、米加隆、唐天贞、小米、李家惠、赵家玉、曾志军、罗丕萍、熊银素等俩人。
◇九龙坡区:任东川、朱邦吉。
◇大渡口区:周义容。
◇北部新区:肖凤呜。
◇万盛区:小謝、谢小兵、徐阿姨、宋阿姨、陈阿姨、张革。
◇江津市:廖再芬、陈显辉、刘家琴、李善碧、熊国清。
◇万州区:文启惠、牟秀云、牟伦会、邝良、张正英、张臣英、赵兴美、常光兴、刘良英、成文彬。
◇江北区:朱宗秀、张军、樊国庆等俩人、还有一人不知姓名、秦丽。
◇渝中区:张裕满。
◇渝北区:张良玉、符中碧、朱宗秀、邓力平、刘成碧、游朝凤、冉崇阳、付冬梅、朱宗秀、侯辉等俩人、林茂宣、蒋长菊、赵时芳、周昌森、杜雪琴。
◇巴南区:冯大姐、王亮、樊成英。
◇长寿区:顾江明、郭云清。
◇北碚区:刘正贤。
◇大足县:陈清彬、李良端、吕清明。
◇垫江县:成德富。
◇綦江县:曹运壁、方平。
◇璧山县:万传珍、曹女士。
◇铜梁县:吳群、周基碧、李正英、赵风霞、李长玉。
◇梁平县:朱启玉。
◇开县:吳立兴、徐开华、胡邦秀、王炬凤、李开玉、谢加香、廖春英、彭得石、邹学玉、罗敏、吴三、梁金碧、邓光明、何功彩、雷必富。
◇武隆县:刘邦合、刘武华、熊洪伟、冯志兰、熊丽伟、曾庆碧。
◇荣昌县:罗道英、李雨亭、杨贵军、古国先、李恭琴和一名外地李姓女学员、石世田。
◇云阳县:张成友、涂自英。
◇黔江县:刘永梅。
◇奉节县:钟蓉县。
◇潼南县:付春芳。
◇酉阳县:王爱华、田其美、张显碧、杜杨西、秦爱明、秦华仙。

2.骚扰

恶人恶警采取非法抄家、照像、录音、电话骚扰、上门骚扰、抽血、盖手印、写三书等恐吓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46人:

谷九寿、董国会、邓华诚、黄代芳、秦少华、费明彦、骆士秀、代文立、唐世孝、覃玉兰、代先明、徐克勤、代先康、谢灿光、王钟葛、小张、代可兰、张庆连、刘星梅、张基容、凌桂芳、郭淑芬、王大书、小范、余大香、陈萍、何红、樊成英、樊国庆、谭婷菊、杨隆美、余素芬、苏君儒夫妇、段在英、还有巴南区10人学法遭搜书搜光盘。

3.庭审、判刑

被法院非法公开或暗箱操作庭审、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27人:

余素华、彭世贵、周笃伦、谢兴莲、陈显辉、周士杰、杨本惠、詹兰珍、周基碧、杨莉、熊毓珍、唐丰华、钱艳平、张正英、张成英、龚一桂、赵兴美、常光兴、刘良英、许晓琴、涂志英、刘武华、刘邦和、刘道全、钱彦平、涂自英、张正英。

4.洗脑

被恶人恶警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68人:

谭定玉、二妈、何一芳、李风儿、邝良、孙继兰、魏芝碧、赵兴梅、张孝云、常光兴、龚一柜、张成英、文启惠、牟伦会、牟女儿、王治海、赵开容、万传玲、高捷、刘昌秀、黄明、向宁静、向晓莉、魏久勤、徐开华、罗道英、朱玉贵、朱启玉。

据悉北碚西山坪劳教所还秘密关押40多名法轮功学员。其实被绑架到洗脑班的远远还不止这些人,被非法骚扰、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有的被关进了洗脑班,有的还被非法庭审、判刑都有。

5.流离失所与失踪

被迫害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有10人:

文兴碧、邓华诚、古国先、熊德政、方敏、李玉林、刘昌秀、朱玉贵、孙玉凤、郑鹏。

6.迫害致死

被610、恶人恶警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4人:

江北区喻群芳、唐孝毅,建设厂周学亮,巴南区黄泸珍。

7.灌毒药

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南岸区爱心养老院两个院长强行灌毒药。

8.超期羁押

重庆垫江县法轮功学员廖文涛被邪党超期羁押:廖文涛2009年1月被邪党法院判刑5年,应于2014年1月15日释放,到期未放。

泰安教师在山东省监狱被打掉门牙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一年六月,山东泰安年轻教师李云召与朋友姜官民被非法抓捕,十一月,俩人均被秘密判刑五年,二零一二年,李云召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二零一四年八月得知,李云召被十一监区恶犯打掉两、三颗门牙。

李云召,四十一岁,山东省新汶矿业集团协庄矿小学教师。他的妻子安彦,四十一岁,新泰市新汶实验学校教师。这俩位教师夫妇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十六年来,受到中共恶徒长期监视监控、绑架抄家、毒打拘留、经济勒索。全家人也都在迫害的惊恐中度日。

李云召被诬判五年、打掉门牙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三时许,李云召与姜官民驾车在青岛市金液泉路边发短信讲真相时,被青岛市国家安全局恶徒绑架。刑讯逼供两天后,青岛市国安局以“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他俩个监视居住。

六月二十九日,他俩又被扣上“涉嫌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帽子被青岛市公安局李沧分局刑事拘留,非法关押于青岛市第一看守所。

直到七月二十七日,李云召的妻子安彦才接到泰汶公安分局汶西派出所送来的刑事拘留通知书。同年八月二日,李云召与姜官民被青岛市李沧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安彦接到刑事拘留通知书后,着手请律师为丈夫辩护,但是没有律师敢接。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青岛市李沧区法院非法判决姜官民、李云召各五年冤狱。俩人不承认,提出上诉。李沧区法院在“判决书”中谎称“二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且自愿认罪。”

安彦得知北京有正义律师敢为法轮功学员依法做无罪辩护时,欲请北京律师为李云召辩护。青岛市中院不法人员一直从中作梗,干扰欺骗,结果律师还未请来,青岛中院就下达了“维持原判”的裁决书。

李云召被劫持到山东省监狱后,关押在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一监区。二十六组组长杨洪有与原十三组组长王克东(此人济南人,犯故意杀人罪,现已假释已出狱)对李云召大打出手,李云召被打掉两、三颗门牙,严重影响了李云召正常进食及容貌。

目前,李云召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其现状家人不得而知。

李云召曾经被逼流离失所五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之后,法轮功学员李云召上访、讲真相,被协庄矿公安科和泰汶公安分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期间,他被恶警铐在树上,用橡胶棍毒打折磨。

2012-8-1-cmh-pohai-kuxing-drawing-09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树上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二时许,协庄矿公安科和泰汶公安分局八、九个恶徒闯入李云召家中非法搜查,妻子安彦不允许,被恶徒铐住双手从家里拖走。

当时年仅六岁的儿子吓得哇哇大哭。恶徒抢走了大法书籍和《明慧周刊》,以及家用台式机电脑、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等,并要李云召跟他们走。李云召不从,大声喊:“都来看看邪恶是怎么抓人的。”恶警一时心虚退去,李云召走脱,从此被迫流离失所,直到二零一一年六月再次被绑架。

此后,泰汶公安分局和“六一零”恶人,时常到李云召家骚扰,一到所谓敏感时期,恶人就来砸门、踢门,大门上都是清晰的大脚印。安彦和孩子时常提心吊胆,不得安宁。

妻子安彦被毒打致昏死 儿子惊吓过度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九时许,新泰市国保大队恶首马彦带领数名恶警,在新汶实验学校校长郭洪颂的配合下,将安彦强行抬入车中,绑架到刑警二中队,同时,将安彦八岁的儿子李笃辰(音)一起绑架。李笃辰惊吓过度,当晚发高烧送入医院,治疗十多天才痊愈。

在刑警二中队,恶警逼问安彦李云召的下落,安彦拒绝回答。在马彦授意下,一恶警抓住安彦的头发,来回扇耳光,然后将安彦摔倒在地,用脚反复跺其胸膛。这样殴打数次,直至安彦爬不起来,昏迷不醒。

恶警用冷水泼其面部至清醒,这时,马彦伪善地将安彦扶起,说:“我们这次执法,够文明的了吧?”

七月十九日下午六时许,恶警将安彦劫往看守所。狱医见安彦被迫害的行动不便,就让去新泰市第一人民医院查体。发现心律不齐后,看守所不收,恶警蛮横地说:“这个是政法委压下来的,不收也得收!”

七月二十日一大早,安彦哮喘病复发,被抬到新泰市第一人民医院输氧抢救,看守所怕担风险,要求对安彦取保候审,国保恶警及政法委恶人漠视生命,拒不应允。

随后,安彦被强行送到山东武警总医院(在济南)非法关押。在此期间,恶警没有提供任何日常生活用品及换洗衣服,给安彦的生活造成极大不便。黑心恶警趁火打劫,向安彦所在单位勒索了三万元医药费,其实医药费不过四千元而已。

八月上旬,恶警非法提审安彦。新泰市公安局刑警二中队恶警王世雷(音)不顾安彦呼吸困难,用扫把猛击安彦头部十数次,直到看守所人员进来制止才作罢。

八月中旬,恶警向安彦家人勒索五千元“取保候审费”,才将安彦放回家中。短短一个月,安彦体重下降了三十斤。

此后不久,安彦被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后因身体出现病症,保外就医。

在此期间,恶警三次到安彦家非法抄家,将安彦年迈的婆婆和年幼的儿子吓的胆战心惊。李云召的大哥(不是法轮功学员)三次被恶警传唤,逼问李云召下落。有两次长达一天一夜,并遭刑讯逼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李云召、安彦正是风华正茂的年轻教师。十六年来,他们被中共恶徒迫害的聚少离多、死去活来,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生活造成很大的困难,但他们信师信法的心却更加坚定。

迫害主要责任人

马彦 新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张涛 新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
曹华 新泰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兼二中队中队长
傅道清 新泰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二中队指导员
王世雷(音) 新泰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二中队恶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