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学时倒数第二 毕业考上重点高中

文/河北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吴言(化名)出生于河北省唐山市某县,小时候自控力很差,特贪玩、好动,手脚一会儿也闲不着。上小学时吴言最讨厌做作业,一般都是奶奶看着他,有时一边做还一边哭。

读初中,吴言上了一所私立学校,入学成绩在那一批学生中排倒数第二,英语只有十几分。由于贪玩,上课注意力不集中,吴言的成绩在班上属中等偏下。老师经常找家长,吴言的父母不在身边,所以每次都是姑姑去。

修炼大法的姑姑每次都告诉吴言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吴言虽然贪玩,但他很听姑姑的话,经常念这九字吉言。渐渐的,吴言的成绩上来了,但考重点中学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临近中考时,班主任找了他好几次,让他入团。吴言从姑姑那儿听过真相,知道入团不好,他说什么也不入,班主任和他发火了,他还是拒不入团。此后,吴言的成绩直线上升,最好成绩在510分左右。以当时的成绩,接近于重点高中的分数线。

中考那天,吴言谨记姑姑的嘱咐,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视孙子为命根子的奶奶在家里也是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结果,吴言考试超常发挥 ,竟然考了540多分。分数一下来,吴言高兴得蹦了起来,他绝对想不到,竟然超出平时最好成绩30多分,总成绩在年级排第10 名,考上了重点高中。

现在,从大法中受益的吴言,不仅相信大法好,有时还向身边的人讲真相,有时也知道用法衡量自己的行为,用他自己的话说,感觉做什么事有了约束,比如餐厅有空闲的板凳,吃饭时,很多学生都是脚踩在板凳上,吴言就克制自己不这样做。有时想扔垃圾,想想还是不乱扔了,他学会了自律。

2014年哈尔滨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概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五年里,法轮功学员慈悲讲清法轮功的真相,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善恶。但中共的迫害系统仍然在运作,对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关押,甚至判刑、迫害致死。

根据明慧报道统计,二零一四年,哈尔滨地区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十五位被非法判刑,另有四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一、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王美芳,女,哈尔滨市道里区学员。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清晨,在中共不法人员蓄谋已久的“零点行动”中,她与丈夫刘景洲再次被绑架,王美芳女士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前进劳教所遭受折磨。二零一三年,劳教所要解体了才将她释放回家。身心备受折磨与摧残的她回家时,已是满头白发,身形佝偻、颤抖,时常大小便失禁,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经过多方医治无效,二零一四年一月五日含冤离世。

◇郑国林,男,阿城区法轮功学员,七十四岁。历经牡丹江监狱、呼兰监狱三年半迫害,二零一四年六月回到家中,身体一直出现不健康的状态,十月末开始严重,出现心肺衰竭症状,于十一月二日离世。

◇刘占海,男,南岗区法轮功学员,四十八岁。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在沈阳因参加晨炼被非法关押,后于二零一四年四月被诬判四年,刘占海接到判决通知后,坚决要求上诉,但被法院强行剥夺上诉权利。

刘占海被劫持到沈阳监狱后,刘占海的家人曾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八日接到所在辖区派出所的通知,说被关押在沈阳监狱的刘占海出现脑血栓症状,状况危险。但狱方不让刘占海办理保外就医,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在沈阳监狱迫害致死。

二、十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杨敏,女,五十三岁,南岗区私企会计。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一点左右,在道里区金安商厦附近向世人赠送神韵晚会光盘,被哈尔滨市政法委主管“610”的副书记秦某招来警察,将杨敏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三月十日转成“刑事拘留”。二零一四年七月在道里区法院被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六年,已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冯雪、关淑丽夫妇二人,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小三姓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农镇新立村村长田兆国恶意构陷,法轮功学员关淑丽和冯雪被网上通缉,导致冯氏三兄弟和关淑丽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被绑架。两人被分别非法关押在鸭子圈和道里看守所。二零一四年一月十日关淑丽和冯雪被非法批捕。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两人被非法庭审。关淑丽被冤判十一年,已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冯雪被冤判九年,现已被劫持到呼兰监狱。

◇姜波,男,三十七岁,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在哈尔滨市打工。二零一四年四月四日,他正在哈尔滨大街上走着,就被南岗公安分局宣西派出所警察绑架。香坊区法院进行非法秘密开庭,姜波被冤判四年。

◇杨瑞琴,女,六十九岁,呼兰区法轮功学员,原铁力市医药公司退休职工。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八日,杨瑞芹老人在呼兰区东方红小学校附近向三名学生讲述大法真相、并送给学生神韵光盘时遭到绑架,被呼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陈兆林、马丹伙同光明派出所所长杜智、高岩绑架,非法关押至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杨瑞琴老人的家属接到呼兰区法院的通知,老人被冤判三年,已被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徐彦,男,五十多岁,双城市韩甸镇小马屯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上午,他在自家门前干活时,被突然闯来的韩甸镇派出所副所长阮春鹏、张锐,本村会计周村富等人绑架、抄家。后被诬判有期徒刑三年。

◇付辉,女,四十三岁,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在沈阳因参加晨炼被非法关押,遭到沈阳市大东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酷刑折磨,被绑铁椅、扇耳光、浇冷水、电击私处等残酷迫害,送到看守所时已吐血。二零一四年四月,法院的人跑到沈阳市看守所里,对付辉非法宣判三年半徒刑。她被沈阳看守所强行劫持到监狱,四次均因病危症状被监狱拒绝接收,现她仍被看守所继续关押。

◇武秋艳,女,五十八岁,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日在沈阳因参加晨炼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刑两年。武秋彦二零一四年六月被迫害出现脑出血症状,但警察仍强行将她送至监狱迫害。现在武秋彦说话吐字不清楚,人很瘦,情绪消沉。

◇刘金霞、女,六十多岁;任秀英、女,七十二岁;赵宏兴,男,六十多岁。三人均因在沈阳参加晨炼被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监狱,刑期不详。

◇张冶,2014年4月18日晚,山东威海市环翠区公安局绑架了张冶等三名学员,抢走张冶家大量个人财物。据说张冶等三人是因为参与使用“伪基站”技术向广大民众传播法轮功真相被抓的。环翠区公安局恶人将张冶判刑迫害,非法判刑三年。

◇苗文超,女,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下午,苗文超在工作单位上班时,被哈尔滨市道里公安分局伙同道里工程街派出所恶警共同劫持绑架到看守所,被非法刑事拘留,十二月五日,道里区法院对苗文超进行了非法庭审。苗文超被冤判三年半。

◇张海霞, 女,香坊区法轮功学员,她的丈夫文英洲并未修炼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八日早晨七点多,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公安分局警察,伙同军民街派出所警察闯入文英洲、张海霞夫妇家中,绑架了夫妇二人及他们二十一岁的女儿文博(后被放回)。

十月十日,法官郭相喜在香坊区黎明法院主导了对张海霞、文英洲的第二次非法庭审。但是张海霞神情极为异常,不认识家人和律师,疑遭到药物迫害。张海霞被非法判刑六年,文英洲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仍在看守所关押。

十二月二十三日,王宇律师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会见法轮功学员张海霞。张海霞对王律师说:“希望他们别再给我打药了,不然我又什么都不记得了”。

三、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的法轮功学员

◇田金鑫,男,四十岁;韩静,女,四十岁;刘裕晗,女。三位学员于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七日被沈阳便衣警察跨省绑架,抓捕 “理由”是怀疑他们将沈阳公安局长许文有的恶行在网上曝光。在沈阳市公安局三位学员被强迫三天两夜不让睡觉,田金鑫遭受暴力殴打和电刑。现三人被非法批捕,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看守所。

◇刁玉琴,女,六十多岁,哈尔滨市斯大林公园管理处退休职工。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日被道里区经纬派出所警察绑架,现已被批捕,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

多少活人被当作死人处理(上)

文/飞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在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有许多人被折磨至昏死。对这些人,恶警或者把他们送到殡仪馆冷冻起来,或者直接送到火葬场火化掉,或者干脆泼上汽油一把火点了,反过来还诬蔑法轮功学员自焚,甚至还有在法轮功学员活着的情况下,就把人的器官给摘取了……凡此种种,你绝对想象不到中共恶徒的凶残!

她,两次逃过死亡

原辽宁省东港市第三中学教师刘延俊女士,在沈阳女子监狱遭到极其残酷的摧残。刘延俊患上了严重胃病,而恶警却说是“浅表性胃炎”。因为她一直呕吐不止,吃多少吐多少,身体越来越不行,经常出现昏迷和休克状态。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四日,监区指导员徐权去看她,一看刘延俊瘦得脱相了,就令犯人把刘延俊的衣服等东西拿好,将刘延俊抬到医院。同时监狱又向刘延俊的弟弟索要一万元医药费,说不拿钱,刘延俊的命就难保。

事后,监区指导员对刘延俊说:“你命可真大,抬你进医院那天,差不点儿就直接给你送进火葬场,衣服都给你带上了。”后来有知情的犯人告诉刘延俊,说恶警想等家人见过你一面以后就把你送走了;还有的犯人对刘延俊说:你弟弟不来接见你,你这条命就没有了。

刘延俊逃过这一劫之后,是不是对她的迫害就减轻了呢?没有。恶警在随后对她的迫害中完全是灭绝性摧残。

当时刘延俊有三个多月没正常大便,而且肾不好,排尿不畅。医院院长王妮娜叫五、六个犯人,揪住刘延俊头发,由她亲自动手插管摧残刘延俊。因为塑料管太粗,连续下了三天,才把管插进去。刘延俊的嗓眼,鼻孔以及胃都被插破了,鼻孔里出血。因为不消毒,塑料管下去后,造成肺内感染,而后又尿路感染,刘延俊不停地咳嗽。犯人找王妮娜,王妮娜责令犯人谁都不准给刘延俊拔管,并说:管她死与不死的。王妮娜强迫护理刘延俊的犯人每天三次,每次给刘延俊打进3000毫升的玉米粥水。连续打几次后,因刘延俊便不出来,也尿不出来,肚子鼓得象个气球。刘延俊胃胀得一口气都喘不过来,眼看刘延俊这条命就没有了,犯人就去报告王妮娜,请示王妮娜给刘延俊少打点儿。王妮娜恶狠狠地说:“少打一点儿都不行,每天三次,每次打3000毫升,这是正常量。”无奈之下,犯人就偷偷地将玉米粥水倒掉一大半,每次少给打点儿,只做个样子给王妮娜看。

一天三次,一次3000毫升,那一天就是9000毫升,相当于18斤,何况她又便不出来,怎能受得了!那不是往死了整她吗?我们真得感谢护理刘延俊的犯人,她要是按照恶警的要求把那么多的玉米粥水给打进去的话,撑也会把她撑死。

女警的良知救了他一命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湖南郴州嘉禾县石桥镇石塘村年仅二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雷井雄,被长沙天心公安分局绑架。当天下午四点警察对他进行酷刑折磨,到晚上把李打昏死过去,公安人员就将他送到火葬场。在将要火化时,一个女警发现雷井雄轻微地动了一下,就说:“他还没有死,不能火化。”在场的几个男警察说:“人都这样子了,已经到了火葬场,烧掉算了。”女警说:“人还未死,不能烧。将来追查责任,谁负责?”雷井雄被送到长沙市中心医院抢救,捡回了一条性命。

雷井雄是幸运的,被一个善良的女警发现还活着,更为可贵的是这个女警坚持了自己的良知,他才能够得以存活。要是这个女警不在现场呢?要是她也同其他警察一样呢?雷井雄可能就是另一个结局了。

殡仪馆操作人员的良知救了她一命

无独有偶,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的经历和雷井雄相似。原湖北省襄樊汉江机械厂(现中航工业航宇救生装备有限公司)子弟学校教师刘伟珊,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枉判,投入武汉市女子监狱。在武汉女监,刘伟珊遭到了残酷的摧残,如将她双手反铐挂起来,用绳子反捆在铁棚上。在她生命垂危时,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三十一日晚将刘伟珊偷偷拉到航宇系统的364医院,住院姓名填为无名氏,病房门上贴着“危重病人、谢绝探视”。刘伟珊被摧残得瘫痪在床,肌肉萎缩,精神失常。

二零一一年八月,364航空医院由郊区搬迁到市区新建的医院大楼,刘伟珊被转移送往新建的医院大楼继续迫害。在这期间,湖北襄阳市“610”人员及364航空医院党委书记樊智勇,指示把心脏还在跳动的刘伟珊拉往殡仪馆。当准备火化时,殡仪馆当班的操作人员检查发现,人还活着,心脏还在跳动,拒绝火化。在这种情况下,刘伟珊才又被拉回到364医院。

如果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没有发现她还活着呢?或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呢?要知道,她是被政府指派的人员在知道她还活着的情况下拉到殡仪馆的,火化了那不也是很正常的吗?我们要感谢这位殡仪馆的操作人员,他的良知使刘伟珊免于火化。

这是两例火化前得以生还的案例。那么又有多少直接把活人当成死人处理,直至被火化的呢?

他被从医院强行推到火葬场火化

江苏省淮安市工商银行职工,曾担任江苏淮安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的张正刚,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被警察绑架到淮安看守所。他惨遭毒打造成头部重伤、陷入昏迷,被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做了开颅手术。术后,张正刚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三月三十日晚约六点三十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但仍处于昏迷状态。这时,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诓骗张正刚的亲属到另外房间谈话。同时,几名恶警强令医生拔掉张正刚的氧气和挂水,并给张正刚注射了一针药物。然后数名警察一拥而上,强行推开其他人,将还有微弱心跳和呼吸的张正刚抢走,直接送去火葬场火化。张正刚就这样被冤杀,年仅三十六岁。

将活人火化,这些人的心真比虎狼还毒!张正刚被火化后,公安作出决定:不准其他亲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亲属上访上告。

死在拉往火葬场路上的局长

原河南省济源市物资局局长原胜军,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被枉判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五点半左右,原胜军在绝食数天后,趁恶警不备,从济源市人民医院走脱,跑到济源市承留镇南桃村一村民家。之后原胜军被恶警团团围住。恶警强迫南桃村大小队干部在原胜军还未死亡的情况下签字证明原胜军已死亡。然后将原胜军拉往火葬场,一路上,被恶警毒打而死。据知情人讲述,原胜军死亡后两天眼睛未闭,嘴巴大张,一只手和胳膊及指甲是黑的,脸上伤痕累累,背上全部呈黑紫色,其中一条腿青紫色。

显然,恶警们在抓捕原胜军之前就已经接到了指令,就是将他处死。而且为了推卸责任,让村干部签字证明他已经死亡。多么邪恶啊!人未死,逼迫他人证明人已死,而后直接送往火葬场,路上,再将他打死……

济源市当局下发文件,规定二十四小时必须将原胜军遗体火化,如果原胜军家人不愿意,就强行火化。当时中共恶人把原胜军冻在殡仪馆的冷冻柜中,写的名字是:“无名氏”。

待续

薄周政变完整版(下)

大纪元2015年01月24日讯

编者按:“薄周政变”早被外界广传,最近在大陆发行的香港某周刊的封面故事,第一次以半官方的形式证实了这个政变和大纪元的报道。

外界对薄熙来的为人多用“极具野心”来评价,但是很少人知道的,正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害怕清算的心理与薄熙来野心的互相利用,以及江试图对中共“十八大”人事变动进行操控和布局,才引发了2012年至今的所有中国政局的巨变。

【专稿】薄周政变完整版(上)
【专稿】薄周政变完整版(中)

以下是这个政变完整版的第三部分。

四、胡锦涛与薄熙来的决裂

2009年“毛左”会议引发胡锦涛警觉

(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很多人评价胡锦涛的政治立场是中间偏左,也有报导称胡锦涛是中共原教旨主义奉行者,希望中共能回到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时期的状态。

有说法称,2007年薄熙来被温家宝、吴仪贬到重庆后,为了“东山再起”,薄熙来收买胡身边的人,打听胡平时在家都喜欢干什么。回报说,胡“喜欢唱歌”,唱“革命歌曲”,于是薄熙来投其所好,开始在重庆搞“唱红打黑”。

薄熙来去了重庆后,2008年开始“唱红打黑”,并得到胡锦涛的默认。有知情人士透露,薄熙来每次去北京,都要与胡锦涛密谈数小时。据说,胡锦涛很不喜欢薄熙来的为人,但对薄的那套左派东西还是默许的。而温家宝反对“文革遗毒”,所以胡温时代,胡锦涛和温家宝的政治观点并不完全相同。

自从2008年开始,“乌有之乡”举办各类活动,资金来源明显大大增加,其批判的主要矛头则从原来邓小平、江泽民、朱镕基,转变为温家宝和目前一批当权者,而且开始全面吹捧重庆模式。

2009年中,“毛左”也曾经在武汉召开“人民劳动党”建党筹备会议,“党中央”选定在重庆。该会议在武汉举行,中国多名知名的左派人物到场参加。吴永文作为主管政法和国内政保的湖北省政法委书记,接受周永康的指令,对会议没有进行任何干预。

“劳动党”筹建会的主要成员,会后顺长江去重庆,在路上被全数截获问话。但该批人物只被警告不得再讨论建党的事情,不但没有受到任何政治追究,反而受到了鼓励。随后由于受到有关官员的人力和资金的大力支持,“毛左”活动日趋活跃和强硬,以至2012年初,“毛左”在北京市召开了2,000多人的“誓师大会”,被视为中国大陆“毛左”代表人物、中央民族大学成教学院教授的张宏良做“政治报告”要全面对“帝修反资”算总帐。

作为一个要推翻中共政府和反对主要官员(比如发起全国“送瘟神运动”)的国内党派,在中国活跃长达5年,是一个十分罕见的现象。其原因是背后周永康政法系统的默许,当然也是薄熙来全面支持的结果。

2009年,一批“毛左”要去重庆成立一个“毛派共产党”或是“真正共产党”,以对抗目前中国的“邓派共产党”或“假共产党”,结果有关人士全部被国保警察扣留。但这个“非法组党”活动却没有受到周永康控制的政法委的追究。

在薄熙来倒台前,支持薄熙来的“毛左”曾多次在武汉召开全国联络会议,讨论中国政局演变及如何促成薄熙来上台。会议中“毛左”多次提出和毛泽东文革类似的政治纲领,提出“杀50万人”的目标,甚至列出了党政军接班人的名单。

同时,薄熙来和周永康暗中收买了百度搜索引擎。薄、周为了制造舆论,以赶走谷歌为诱饵,让百度帮忙释放攻击习近平、胡锦涛的文章。

报导称,这些引发了胡锦涛等当权者的警觉。

涉薄周政变组阁名单曾被曝光

2012年重庆王立军出逃美领馆事件,令江泽民集团薄熙来、周永康等政变密谋破产,随后,政变参与者名单被曝光。

2012年海外多家媒体曝光了涉“薄周政变”组阁的一份名单,包括中共高层人员名单及职务。其中:

薄熙来:原政治局委员,原重庆市委书记;将出任中共总书记、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目前,已被判无期徒刑。
刘云山:原宣传部部长、现任中共常委,将出任中共常委、中纪委书记。
梁光烈:原军委委员、国防部长、解放军上将,将出任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
黄奇帆:现任重庆市委副书记、重庆市长,将出任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
蒋洁敏:原中石油老总、国资委主任,将出任国务院副总理。现已被捕。
周本顺:原政法委秘书长、现任河北省委书记,将出任最高法院院长。
罗志军:现任江苏省委书记,将出任公安部长。
赵本山:演员,将出任文化部部长。
司马南:时事评论员,将出任中宣部长。
孔庆东:现任北京大学教授,将出任教育部长。
吴法天:现任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将出任中央政法委委员。
张宏良:现任中央民族大学成教学院教授,将在中央担任重要职务。
薄瓜瓜(薄熙来子):负责洗钱及协调海外媒体,港媒称薄熙来期望其子此后当选“民选总统”。
……

传胡锦涛要调查薄熙来 引发王立军逃美领馆

据报导,虽然胡锦涛默认薄熙来的“唱红”,但等到了2009年,当胡锦涛发现薄熙来有图谋政变的迹象后,胡对重庆“唱红打黑”的立场就发生了转变。那时国安部门也发现,薄熙来安排王立军的下属监听胡锦涛、温家宝等中央常委的电话。这种偷听在中共官场是非常大的忌讳。

江泽民、曾庆红等密谋“十八大”将薄熙来塞进政治局常委的计划,胡锦涛一方也早有防备。早在2011年,中共高层内部已经有人在主导调查薄熙来和王立军的一些罪行。

有报导称,2012年元旦前,中纪委在找到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马仔王立军以权谋私的确凿证据后,秘密和他约谈,王立军感到自己大事不妙,而主使中纪委调查王立军的人中,据称有令计划在内。

据悉,当时中纪委给王的口头承诺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这个口头的秘密协议就是让他交代为薄熙来工作期间的所有谈话与会议记录等。王立军答应配合,但随即被泄密,薄熙来收到通风报信,说王立军已经不可信,并“在背后收集黑材料”。

王立军发现薄熙来要对其下手后,2012年2月6日携带资料只身闯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并要求政治避难。

薄熙来倒台前 周永康护送“最后一程”

2012年中共两会之前,王立军夜逃美领事馆,引爆中共政坛地震。

华盛顿时报在2012年2月中旬发表的戈茨报导援引美国官员的话说,王立军向美国方面提供了中共高层腐败的材料,其中包括有关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材料。其中一名官员说,王立军掌握的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情况极其珍贵,涉及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还有薄熙来这些强硬派如何想整垮习近平,不让他顺利接班的秘密。

随后,在当年“两会”期间的3月8日,中共喉舌央视新闻播出了周永康中午参加重庆代表团审议的消息并表示,周永康“肯定重庆的成绩”,“希望认真贯彻中央精神”。

3月9日,薄熙来在两会上称,重庆的“这个打黑实际上绝不是公安一家,是公(安)、检(察)、法(院)、司(法)、(国家)安全,再加上纪委,是多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是由政法委协调的,并不是王立军一个人的事情。”

3月9日的记者会上,获得周永康力挺的薄熙来对媒体还表示,“相信”时任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胡锦涛最终会去重庆视察。当时就有分析人士称:“这是在逼宫吗?”

接下来的3月14日总理记者会上,温家宝将重庆模式归结为重返“文革”,被外界认为是在暗示,薄熙来事件正被定性为“路线斗争”。第二天(3月15日)薄熙来被宣布去职重庆市委书记。

当时港媒引用消息称,中共已成立专案组,调查提拔重用王立军的薄熙来。中共政治局九名常委,只有一人对立案查薄态度勉强,而此人正是周永康。

而周永康也在护送薄熙来“最后一程”之后,在2014年7月29日被当局宣布落马。

中共也因迫害法轮功而面临被解体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团体的残酷迫害。在江泽民的直接命令下,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迫害政策,迫害手段集古今邪恶之大全,甚至出现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从未出现的邪恶迫害。

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一些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被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在海外被告上法庭,不少国家法庭按照“普遍管辖原则”受理了法轮功学员的控告,其中西班牙国家法庭和阿根廷联邦法院经过几年的调查取证后,前者于2009年11月正式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等五名嫌犯,后者于2009年12月对江泽民、罗干两被告发出国际逮捕令。中共也因迫害法轮功而面临被解体。

多年来,围绕着夺取中共最高权力的惊心动魄的生死搏击都是因为迫害法轮功欠下的血债所引发,而中共的这场持续十多年之久的混战目前也已随着真相不断被揭开而大白于世走入尾声。(完)

责任编辑:林锐

爱国同心会撒泼 柯文哲警告:再试试看好了

大纪元1月24日报导】近日有网友在网上贴“爱国同心会”再度呛人且疑似有暴力行为的影片,台北市长柯文哲今天(24日)受访时说,“这个国家都不可能被财团控制了,何况是这种暴力份子”,“没有那一回事,他再试试看好了”。

“爱国同心会”屡传在台北101广场对法轮功成员辱骂、施暴,柯文哲刚上台就对时任信义分局长的李德威说,若再传出有法轮功成员被打,就要撤换他。

根据民众1月19日上传的现场影片,爱国同心会会长周庆峻一直拿着摄影机“反搜证”拍摄,还骂说︰“(101大楼)这是我们中国的地方,你滚蛋!”

该会成员张秀叶则恶形恶状踹警察呛“我踹他(警察)了,你摄(影)起来!”并自曝身份说,“我张秀叶是怎样讲的,我是共产党派出来(台湾)的打手,对,我还没有砍死你了!我共产党派来只有101有啊,我共产党没有钱啊?我有的是钱啊,我可以整个台湾都可以派!”

张秀叶还不停破口大骂,更呛“信义分局长换10个都没有用啦”。

中央社24日报导,柯文哲今天上午出席荣星花园公园生态池萤火虫栖地复育计划记者会后受访表示,这个国家都不可能被财团控制了,何况是这种暴力份子,“没有那一回事,他再试试看好了”。

柯文哲去年12月25日就任台北市长当天,曾当着前信义分局长李德威的面表示,“如果再有法轮功的人被打伤,我就把你换掉!”李德威连忙表态:“是!”,但日前李德威以生涯规划为由申请退休。

19日又传出同心会暴力事件后,柯文哲回应,“现在的信义分局长是谁,叫他来报告。”

周庆峻、张秀叶两人长期在台北101大楼广场前骚扰、攻击法轮功学员,早经台湾法院判决确定“公然侮辱、妨碍自由伤害罪、强制罪、毁损罪”。

责任编辑:华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