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袁部长请“辟谣” 否则中纪委或上门

作者:周晓辉

2113013123
袁贵仁父子利用职权向教育部门谋取暴利的举报材料被翻出。(网络图片)

这几日,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就在其气势汹汹发出“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课堂”等言论后,就有网民翻出此前的一封举报袁贵仁父子向教育部门兜售私货牟取暴利可达百亿元以上的举报信。

这封寄向中纪委的举报信称,2013年,袁贵仁的儿子、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总编辑袁昕所主导的一次性通过审查的12套教材(没有经过立项核准、初审试验程序),牟取了巨额利润,至少在20亿元人民币。据悉,1978年12月出生的袁昕本在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未任领导职务。袁贵仁2009年任中共教育部长后,袁昕立即升任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总编辑且专门负责教材编写与送审工作。教育部中自然有人拍袁贵仁的马屁,袁昕的申请自然顺利通过。

如果举报信属实,那么袁昕应该是依仗父亲的权势,不当得利,而袁贵仁究竟该承担何种责任,中共中纪委自有结论,且如果顺藤摸瓜,说不定还可以查出袁贵仁其它的问题。不过,举报信曝光后,迄今并未见袁部长出来“辟谣”或澄清。难道是袁部长心中有鬼?还是抱定“清者自清”的信念?亦或等待中纪委来回应人们的质疑?

笔者查阅网上资料,发现北京出版集团隶属的课程教材中心果然有一名叫袁昕的主编,他曾在2012年6月参加了“北京市基础教育电子教材开发机制与实验项目阶段研讨会”等。而2009年前他在北京出版集团下属的北京教育出版社任编辑,曾编辑出版了若干儿童类书籍。既然袁昕果有其人,举报信的举报内容大概也绝非空穴来风,如果袁昕不是袁贵仁的儿子,也就无法解释为何12套教材可以如此顺利通过。对此,袁贵仁自是不好出面辩解。

此时的袁贵仁或许正懊恼自己为何几日前要发出那样的言论,如果不发那引起舆论声讨之语,自身的丑闻也不会这么快曝光。而从袁贵仁发出极左言论即遭到敲打后看,两件事显然都不是表面那般简单。无疑,在中共高层博弈白热化的大背景下,袁贵仁或许在为背后某种势力发声,以此搅局,而敲打他的正是与其背后势力针锋相对的势力。

笔者曾在《教育部长再发极左言论与衣俊卿同道》一文中指出,袁贵仁与衣俊卿交好,而后者乃是李长春、刘云山的铁杆,曾吹捧江泽民的袁贵仁一不小心上了李、刘的贼船,可能性很大,毕竟他们属于一丘之貉,而且在迫害法轮功方面他们皆为同党。至于将其儿子捞金内幕曝光进而警告他的很可能来自习阵营。警告所暗含的意思大概是如果袁贵仁再不收手,中纪委随时上门也在预料中。袁贵仁百般难熬之际,其背后推手的算盘也再次遭遇失败。

来源:大纪元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