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队指挥:神韵传递的是人类应共享的理念

05371120392
2月1日神韵国际艺术团在巴尔的摩Lyric表演艺术中心的最后一场落幕。(李莎/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莎巴尔的摩报导)Charlie Mitchell是一位在维吉尼亚州亚力山大市埃迪森高中工作的乐队指挥,他因朋友在神韵乐团演出,特地赶到巴尔的摩观看了神韵国际艺术团2月1日下午在Lyric艺术中心的演出。

Mitchell先生说:“演出棒极了,尤其喜爱二胡演奏,因为我自己是吹小号的,所以对乐器演奏特别情有独钟。当我看到那些我不熟悉的乐曲演奏时,我会非常高兴。 因为我从事艺术工作,看到不同的乐器表演,特别是这些有着几千年传统文化的底蕴的乐曲演奏,真的令我由衷的高兴。 我从一个观众的角度来看,编舞、舞蹈和音乐作品都非常棒。”

Mitchell先生对于神韵舞蹈故事中传递的价值观和理念非常认同,他说,“我觉得那些价值观和主题都非常好,特别是那两个有关和平和宽容的节目,体现的价值观可以应用到人们所做的任何事情上,我非常欣赏这两个节目。”

Mitchell先生说如果他向别人介绍神韵的话,他会说:“神韵是一场通过带有文化内涵的舞蹈展现我们作为人类应该分享的共同理念的演出。”

责任编辑:夏实

袁斌:万庆良落马,他们为何哆嗦?

05371120391
中纪委的人、特警进入会议室的那一刻,在场的官员们个个神情惊慌、脸色发白。万庆良被带走后,他们都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2月03日讯】万庆良,前广州市委书记,去年落马的广东“老虎”,大家还记得吧?

话说去年6月27日下午,中共广东省委召开省委会议。轮到自由发言时,万庆良抢先第一个举手要求发言,却遭到省委书记胡春华的婉拒。

在三个省委委员发完言后,胡春华称有件事要宣布。话音刚落,省委办公厅主任便带着两名中纪委的人和四名随行便装特警进入了会议室。中纪委的人随即宣布:“对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即时‘双规’。”

听完这话,万庆良用惊恐的眼神望着胡春华和省长朱小丹,希望他们能出手相救。但他俩没一个睬他。接下来,万用发抖的双手拿着“双规”档看了看,语无伦次的表示要好好交代。等到在档上签上名后,他竟然当场瘫倒了下来,最后只好由两名特警把他架走了。

这段故事并非坊间传闻,更不是笔者的杜撰,它来自香港《动向》杂志去年7月号的一篇报导。

有意思的是,这篇报导还透露,当天参加会议的广东省委委员、省委常委共有四十多人,除了胡春华、朱小丹、广东省军区司令员、省委办公厅主任外,中纪委的人、特警进入会议室的那一刻,在场的官员们个个神情惊慌、脸色发白。万庆良被带走后,他们都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

接下来,胡春华先是宣布休会半小时,后又改为延长休会一小时,最后干脆宣布会议改日继续召开。在等待通知的这段时间,有些官员那真叫是分分秒秒备受煎熬。因为生怕下一个会轮到自己,恐惧的心态超出了心理承受能力,有多个人出现精神恍惚、血压急升、头晕、呕吐等症状,最后竟被送进了医院。

按照这篇报导的说法,万庆良被带走后,胡春华似乎是在对自己的下属玩心理测试,看看他们中还有谁有问题。是否如此,我等不得而知。但若真是这样,过不了关的看来不乏其人。这不,还没轮到自己被带走,仅仅只是看见中纪委的人和特警进了会议室,在场官员便一个个神情惊慌脸色发白,这说明什么?仅仅只是万庆良被带走了,有些人就被吓得精神恍惚、血压升高和头晕呕吐,这又说明什么?如果在场的官员个个站得正坐得直,屁股干干净净,他们害怕个啥?他们又哆嗦个啥?他们害怕,他们哆嗦,不正说明心里有鬼么!要么是害怕纪委掌握了他们的问题,要么是怕同僚揭发他们的问题,总之,是他们自己有问题,是他们自己屁股不干净。事实也佐证了这一点。据报导,万庆良落马后供出了原广东省委组织部副部长林存德,而林存德很快又供出了多名曾贿赂他的官员,其中包括深圳市政法委书记蒋尊玉和茂名市委书记梁毅民等人。

“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全是王宝森。”其实,今天的那些贪官们岂止是经不起查,经得起吓和测的又有几人呢?

责任编辑:高义

艾兰:是公民捐献还是活囚被摘?

大纪元2015年02月03日讯】中共原卫生副部长、现任器官捐献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多次宣称,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将全面停止死囚器官的使用,公民器官捐献将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同时,黄还称中国器官移植不会出现供应短缺。而黄洁夫曾于2011年11月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文说,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系统使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手术的国家。这个数字占到95%以上。根据黄洁夫的说法,一个器官移植主要依赖死刑犯器官的国家,在放弃这一主要来源后,短期内供体器官居然不短缺?

中国人深受儒家思想影响,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自愿捐献器官的人少之又少。黄洁夫在2013年8月的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报导中称:“中国自愿捐献器官者2010年全年只有63人,2013年达到每月130人。也就是说,2013年全年有1560人自愿捐献器官。”按照黄洁夫的提供的数字,难道中国人两千多年以来根深蒂固的传统思想观念,在2013年突然转变了吗?不是的。

真实原因是,中共在2012年3月声称,要在3至5年内彻底改变依靠死囚的畸形方式。死囚器官不用了,总不能公开说,我们有大量的活囚器官可以用。于是中国人“自愿”的“公民器官捐献”数字陡然增长,于是黄洁夫心中有数的说,器官供应不会短缺,果然黄洁夫说:“2014年我国80%以上的器官来自公民自愿捐献(包括公民逝世后自愿捐献和直系亲属活体捐献)。”“ 去年八成以上器官来自自愿捐献,这表明器官移植依赖死囚的局面已经打破。”(2015年1月28日《北京晨报》)

而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会副主任委员陈忠华提供的数字比黄洁夫的说法更少,陈说,从2003年到2009年5月,中国内地仅有130公民逝世后捐献器官。

其实,不需要提醒,黄洁夫自己也该记得,在2006年11月14日的全国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峰会上,他说中国不使用死囚器官:“我国绝大多数人体器官来自于死者捐献,其中一部份来自于交通意外死亡人员和亲属间捐献。”这次黄洁夫可能说了一半实话,透漏出中国使用的器官,绝大多数来自于非死囚器官。对此,他又描了一笔,“来自于交通意外死亡人员和亲属间捐献”。不妨查一查,那些年有多少例交通意外死亡人员和亲属间捐献病例?这些数字属于公开信息,不予保密。黄洁夫在这里越描越黑,露出马脚。

如果绝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非死囚器官,又没有几个捐赠器官,那么使用的大批移植器官来自哪里?中共对国际社会的质疑谴责一直装聋作哑,推出黄洁夫来说东道西,谎话连篇。

中共对于死刑犯器官移植的指控从死不承认到2011年高调承认的180度大转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藉此转移目标,转移国际上对其使用活囚,也就是以法轮功为主体的良心犯的器官的指控的压力。

且不说中共会不会真的给死刑犯一些人权和人道,退一步说,就算是真的放弃死囚器官,确实也不会影响供体来源。有大量的活囚,法轮功学员、新疆人和西藏人的活供体,所以黄洁夫不担心。至于活囚器官以什么名字代号出现,就由黄洁夫的那张嘴去说了,从死者捐献到死刑犯,从死刑犯到公民捐献,后面再有什么新名堂都不奇怪的。

为漂白中共器官,黄洁夫始终在公然撒谎。这一次,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他?

责任编辑:尚一

【香港流感】H3N2三日夺18命

大纪元2015年02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思婷香港综合报导)据卫生署公布最新流感监测数据,由1月2日中午至昨日(2月2日)中午,本港累积有99人死于流感,其中在过去3天再有18人被流感夺去生命。

今年以来有63人因流感入住深切治疗部,大部份都是感染甲型H3N2流感病毒,另有11名儿童因流感有严重并发症。当中一名确诊感染甲型流感的2岁男童并发脑病,目前在联合医院儿童深切治疗部治疗,情况稳定。

另外,港九新界3间小学怀疑爆发流感,涉及65名学童,全部情况稳定。疑集体感染流感的包括九龙城一间小学的24名学童,上月21日起出现发烧、咳嗽和喉咙痛等病征,当中22人曾求医,1人曾入院;沙田一间学校则有21名年龄介乎5至13岁学童和1名职员,自上月9日起出现类似病征,当中10人曾求医,1人曾入院;湾仔一间小学亦有20名学童于上月18日起出现病征,全部人曾求医,毋须入院。

责任编辑:澹修德

大陆失独家庭再生育补助政策遭民嘲讽

大纪元2015年0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报导)中国失独家庭养老目前成为深刻社会问题,曾经许诺“独生子女好 政府来养老”的中共当局现在却急于想撕毁承诺。中共江西省政府日前出台了一项有关失独家庭生育二胎的政策,称失独家庭利用辅助生殖技术生育可获最高8万元补助。此政策在网络上引起民众嘲讽。

据大江网2月2日报导,当地政府在卫生和计划生育工作会议上称鼓励2015年再生育的标准,疗程补助标准上限市、县级提高到3500元,省级提高到6000元;采取辅助生殖技术的失独家庭最高可补助8万元。

大纪元记者采访了一位辽宁沈阳市的失独者萧女士,她认为此政策非常不切实际,是对失独者的第二次伤害。她说:“我们现在变成失独者群体,当时也是因为一胎政策带来这样的结局,现在年龄大根本不可能生,即使生了我们根本养不起,这是对我们的第二次伤害。”

萧女士认为,目前最需要解决的是失独者的养老与看病问题,大部份失独者都是中老年人,生活都极其贫困,有吃饭钱就没有看病钱,如何解决基本的生存问题是最实际。

萧女士今年53岁,1986年她的独生女儿诞生,1996年6月9日女儿因病离开人世,当天她的养母也撒手人寰(养父在女儿生病期间已去世),双重打击突然而至,让她陷于将要崩溃的境地。

萧女士只是中国失独家庭的一个缩影。作为时代的特殊群体,失独父母大多出生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八十年代恰逢中国计划生育独生子女政策严格执行,独生子女家庭数量急剧增长。失独父母大都在50岁上下,人到中年遭遇独子夭折,很难再生养孩子。

计划生育自1982年确立为基本国策40多年来,截至2010年,中国共产生2.18亿独生子女。当一个社会独生子女人群如此庞大之时,失独问题将变得不容忽视。近日,人口学家易富贤进一步根据人口普查数据推断,中国现有的2.18亿独生子女中,会有1009万人或将在25岁之前离世。到2030年,每年死亡独生子女人数将达27.7万。

对于一对已步入中年甚至晚年的夫妻,失去他们的独生子女一方面在心理上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另一方面,他们的养老失去了一个重要支柱。当他们年老体衰,需要孩子照顾时,不仅孤立无援,甚至连养老院都进不去。

有大陆民众在网络上跟帖对政府鼓励失独父母再生二胎政策进行抨击。

——四五十岁的再生一个?不提供别的补助?这政策是拍脑袋决定的吧。

——如果还有人性,就请先处理好失独家庭和独生子女家庭的养老问题再说吧,否则都是扯蛋。

——二胎政策应该全面放开才对,一个政策执行了30多年,造就了多少失独家庭?堪称人间悲剧。

——这也是害人。想想都五六十岁了,还要再生,孩子还没小学毕业,大人就快要归天。

———失独的都是年纪很大了,人家当爷爷奶奶的年龄你让他们当爹妈,不说生出来的会不会有缺陷,怎么养大也是很大的问题,生出来国家帮养吗?

责任编辑:李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