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为教育部长背书者 系薄熙来吹鼓手(图)

作者: 司徒清亮

5035533338
中共社科院“专家”挺薄老底被揭。(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2月04日讯】(看中国记者司徒清亮综合报导)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近日抛出的“禁止西方教材进入课堂”论调在引发舆论炮轰,随后中共党媒及其所谓“专家”纷纷跳出来为其站台。中共社科院专家朱继东昨日(3日)在党刊《求是》刊文〈应严查围攻教育部长的教师和公知大V〉,更被指杀气腾腾。随后,朱继东被揭老底系薄熙来“重庆模式”吹鼓手。

2月3日,中共党刊《求是网》发表中共社科院“专家”朱继东的文章,指及中共教育部长袁贵仁发表“禁止西方教材进入课堂”言论遭到“围攻”,是因为“围攻者”“没有得到应有惩处”。朱继东还称,“一定要敢于拔钉子,对那些经常发表攻击党和社会主义的言论的教师要坚决清除。”

朱继东还点名称,“某大学法学院教授一篇三问袁贵仁的博文”、“个别新浪实名认证微博的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高校的法学、政治学教授”进一步“煽风点火,制造了思想混乱”,此后,“社会上的一些公知大V也纷纷加入围攻的行列”,“在网上形成了一次次围攻”,云云。

此外,朱继东文章还称,“围攻”“实际上则是对中央加强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示威和反击,是某些人对中央加强意识形态工作的不满的又一次藉机发力。”

朱继东此文,直接点名向教育部长发问的北大教授沈岿,以及曾于1月24日被党媒《求是网》文章点名的贺卫方等。文章一出,又引发一轮舆论炮轰。

BBC中文网表示,朱继东言论让人“感到震惊,甚至不寒而栗”。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直言朱继东文章中的言辞让他联想起中国的文化大革命。

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2月3日则在微博发文回击称,“【吓唬谁】社科院学者就这等水平?严厉惩处、拔钉子、坚决打击…你以为你是谁?教育部长不能批评?批评就是围攻?乖乖,好吓人呢!你知道宪法说人民是国家主人么?你懂得宪法35条规定言论自由权利么?宪法还规定公民对国家机关公职人员批评的权利。别说部长,再高的官也要接受公民监督!”

海外《多维网》今日(4日)就揭露,这位为中共教育部长背书者,其实是当年为薄熙来“重庆模式”摇旗呐喊的吹鼓手。

据《看中国》记者网络搜查,朱继东2011年6月21日曾发表名为《专家聚焦重庆“唱读讲传”活动:值得借鉴和推广》的配图长文。此文目前仍在官媒《新华网》上挂着。

该篇报导刊发时正值薄熙来一手打造的重庆“唱读讲传”活动开展3周年之际。文章称,《文化民生的时代解读———重庆“唱读讲传”活动考》出版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众多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这是一本求真务实、体系 严密、内涵宏大、与时俱进、推动实践的好书,值得认真学习、借鉴和在更大范围内推广”,云云。

此前,1月29日,据中共官媒报导,袁贵仁在出席教育部座谈会时,声称要“加强高校意识形态阵地管理”,“绝不能让传播西方价值观念的教材进入中国高校的课堂”。这一论调直接引发新一轮“意识形态”混战。

其中,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沈岿向袁贵仁提出三问。一是,西学东渐的例子数不胜数,“请教袁部长,是否可以请您清晰划出“西方价值”和 “中国价值”的分界线?”二是,没有任何政党敢于宣布自己是从不会也永远不会犯错,也没有任何社会,无论是姓社还是姓资,敢于宣称自己是没有任何黑暗面的社会。“请教袁部长,是否可以请您清晰给出‘攻击’与‘反思’、‘抹黑’与‘揭露黑暗’的区别标准?”三是,“如何让您领导的教育部贯彻执行依宪治国、依法治国的方针?”

据悉,屡屡以极左姿态发声的《求是》,是中共宣传和控制意识形态的理论刊物,而在中共政治局中抓所谓意识形态工作的是江派常委刘云山。

Advertisements

变种H3N2流感横行英国 2周夺2.8万人命(图)

5035533337
英国这波流感疫情,年长者遭感染比例极高。翻摄自《每日邮报》

看中国2015年02月05日讯】H3N2流感今年起已在香港夺去上百人性命,英国的疫情同时告急,在英格兰和威尔斯,截至1月23日的两周内,死亡人数多达2.88万人,比过去5年同期高出32%,尤以年长者的死亡率最高。

负责监控季节性流感的政府专家认为,今年的疫情远比往年严重,主要是因为天气寒冷及病毒变种导致。虽然今年逾72%的65岁长者已接种流感疫苗,但疫苗是在感流旺季前的八个月生产,到了正式使用时,H3N2流感病毒早已变种。当局估计,多达1/5患者在病发前曾接种过疫苗,病毒已变得让人防不胜防。

香港防疫专家表示,当地有医院上个月单日接收超过50位肺部感染的病人,相信就与H3N2病毒变种有关。在英国这波疫情中,超过3/4的死亡病人是75岁以上长者,专家呼吁民众及医院人员注重身体健康,勤加照顾年长者。

来源: 苹果日报

赵培:缅北华人被击毙时孩子在吃奶

在缅甸北部的一张照片震惊了中国人。在这张照片上一位华人母亲被打死了,她的孩子在奋力吃最后一口奶。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2月1号,日本第二名人质被杀的视频在网上公布,其残忍程度让大家震惊。2月3号,伊斯兰国又烧死了一名约旦飞行员,这些触及人类道德底线的行为让人发指,甚至中共的央视都长篇累牍的报导。但是,在缅甸北部的一张照片也震惊了中国人。在这张照片上一位华人母亲被打死了,她的孩子在奋力吃最后一口奶。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呢?

缅甸政府军对靠近中国边境少数民族武装的战争在2015年愈演愈烈。1月14号,微博传出数百名中国人受困战区的消息。1月18号,战火几乎烧到了中国泸水县六库镇,百姓十分紧张。中共的大使馆却替缅甸政府军说话,公开表示,中国人员并未受到影响。

我倒是想问问这些官员,你看到微博上的这张照片了吗?你调查过吗?中国人真的没有影响吗?什么是中国人呢?缅甸北部的果敢人就是中国人,他们用中文、用云南的电话区号,他们认同着中华文化,他们就是中国人。

如果不算这些缅甸境内的少数民族,就是来自中国的华人也不在少数。他们跋山涉水去到缅甸采玉、伐木,通过给各个武装组织保护费换取自己的安全。因为战火加剧,很多中国人被困缅甸北部。这些人被中共大使馆冠以〝非法〞的罪名加以歧视,不愿意为他们出头。

其实,真正算起来缅北战祸也与中共有关系。1960年,中共和缅甸签订了《中缅边界条约》,把清政府租借给英国政府的勐卯三角洲永久送给缅甸了。原本效忠清朝、民国的这些土司和华人成了缅甸政府的眼中钉。中共也没有给予这些地区的华人武装和地方武装基本的支持,反而是支持了缅甸政府军。中共政府出卖了果敢的华人和土司们。

中共的央视对〝伊斯兰国〞的暴行津津乐道,怎么就对缅甸北面的战祸熟视无睹呢?中共做这种出卖华人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了。1998年印尼排华,中共说了什么呢?〝不干涉他国内政〞。中共不干涉,加拿大、美国干涉了。加拿大还派出了特使,印尼总统哈比比接见加拿大特使的时候问:〝怎么你们加拿大华人要干涉印尼内政?中国都不干涉〞。加拿大特使说:〝这是普世人权,我代表加拿大。〞

这一切都说明了一个事实,中共的核心利益只是自己的政权,而不是中国人的利益。对于我们来讲,〝爱国〞如果是爱一个暴政机器就是爱一个人权恶棍,爱中国人、爱这个民族才更博爱、更善良。

http://www.ntdtv.com/xtr/gb/2015/02/05/a1174865.html

评论:是法院,还是匪窝?

文/飞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法院怎么能和匪窝连在一起?您还别说,看了下面这些发生在法院的案例,您自会得出答案。

被告人家人遭殴打

1、七、八十岁的两位母亲遭殴打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半,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法院第三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于溟、李东旭、高敬群。法院说是公开开庭,还特意换了一个大点的法庭。可是到开庭时却只允许每位当事人进去四个家属。在法庭入口处,于溟的哥哥于水对此提出抗议,一个叫黄刚的法官揪住他的脖子进行威胁。于水的儿子和外甥上前理论,被法警施暴拖了出去。

争执中,一个男警一拳将近七十岁的于溟的母亲打倒在地。打得够狠的,老人当时就休克了过去。家人急忙呼叫,拿来救心丹,几分钟后才恢复知觉。

这个法警又揪着年过八十的李东旭的母亲的头发往门外拽,把老太太耳朵拽得通红。法庭里的李东旭听到母亲的叫喊声,痛哭不止:“我妈妈都是八十多岁的人了,你们没有父母吗?”

事后,辩护律师把庭审经过发到了微博上,一位律师在微博上评论说:“……法警暴力执法,当事人母亲七、八十岁老人家被法警殴打,当事人亲属被抓,这是法院?还是匪窝?”

那么大年纪的人,能抗得住年轻人的殴打吗?青年人打老人,发展下去,这社会会是什么样子啊?可是,在中共的法庭上,本应该是庄重的地方,却由执法的警察对七、八十岁的老人动起手来,这是什么社会?法院不就成了匪窝了!

2、法庭内迫害儿子,法庭外推倒父母

还有一起沈阳法轮功学员的母亲在法院被殴打的案例。那是在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八日,辽宁省丹东市振兴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韩春龙、陈新野。上午十点半,四个警察用轮椅将韩春龙抬下警车。此时的春龙面色苍白,身体瘦成了皮包骨,双手无力地耷拉着,头向后仰着,毫无知觉地被抬进了法庭。

开庭过程中,韩春龙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呼吸急促,可是四个法警却在旁边摁着韩春龙,而法官竟然说韩春龙藐视法庭。

韩春龙的父母见儿子被折磨成如此惨状,法院又不让家属旁听,气得不顾一切地往里冲,那些法警竟然将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推倒在地。老人被家人扶起后,继续往里冲,二十多个法警强行将两位老人拖走,非法拘禁一个半小时,直到开庭结束,才将两位老人放回。陈新野的父亲被十几个法警和警察从里面连拖带拽强行推搡到大门外……

这是什么公开开庭啊,法院连当事人的父母都不让进,还强行拖离,与匪窝何异!

对当事人当庭施暴者何其多

1、开庭前颈上套绳,开庭后刹车致残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七日,吉林省长春市九台看守所把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强行拉到法院非法开庭。上警车前,恶警强行将法轮功学员双手从背后铐上,还在脖子上套上绳子,狠狠勒紧,勒得嘴都变成紫色。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遭电棍电击。这是开庭前的暴行,那么开庭以后又是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的呢?我们看下面这个案例。

二零一三年八月一日上午九点,北京市昌平区法院非法庭审完陈淑兰后,法警把陈淑兰从法庭一路拖到电梯口。陈淑兰的家属在电梯口等电梯,恶警不让陈淑兰和家属说话,狠命往电梯里推搡陈淑兰,几个壮实恶警使劲往下按陈淑兰的头和肩。八月二日上午,昌平法院对陈淑兰宣判完毕后,法警将陈淑兰与其他囚犯一起押上警车。回看守所途中,法警故意高速行驶后猛踩刹车,因陈淑兰坐在后排,戴了脚镣,双手又被反铐着,被法警猛踩刹车摔倒,致其胸椎、腰椎两处骨折。

2、被告一出声,恶警电棍电

二零零三年九月五日,吉林省长春市九台市法院对原吉林省结核病医院主管护师吕雅轩非法开庭。吕雅轩是被铐上手铐又被捆绑着抬上警车的,一到法院,吕雅轩高呼口号,几个恶警上来就是一顿暴打。一个约四十多岁的恶警一拳打在她的面部,当时将她门牙就打掉一颗。后面的恶警用绳子紧紧地勒住她的脖子,致使她呼吸极度困难。恶警随后将吕雅轩拖到一个屋里非法开庭。开庭时,不让说话,不让辩护,几个恶警押着她,一出声就拳打脚踢,拖出去电棍电。吕雅轩被打得在地上坐着起不来。

3、拉出法庭打,拉回法庭审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吉林省农安县法院非法审判李凤鸣、韩希祥等七位法轮功学员。庭审中李凤鸣不服,为自己无罪辩护,恶警将他拉出“法庭”用电棍电击、殴打,然后再拉回“法庭”审判。

4、警察出手打,书记恶声吼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大年初一,原密山市公路管理站太平道班职工姜洪禄,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密山东安大街上行走,恰好遇上了公安局政保科孟庆启、杜永山等人开车巡逻。这伙人下车就打,把姜洪禄的裤带拽断,衣服撕坏,把姜洪禄的头、脸打得鲜血直流。姜洪禄挣扎爬起,向南跑去。孟庆启拔出手枪连开九枪,击中姜洪禄左腿膝盖骨下方六公分处。姜洪禄倒地,孟庆启、杜永山等人扑上去,抡起冲锋枪托、手枪柄、警棍、皮靴一顿暴打,姜洪禄的头被打开了一个二寸长的口子,左眼外凸,两眼流血。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三日,密山法院对姜洪禄等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法庭上,姜洪禄陈述自己被枪击的经过时,法官却不让讲,还威逼姜洪禄承认被枪击过程中有“袭警”行为,遭到姜洪禄的严厉拒绝。恶警刘小虎(警号238675)当时就把姜洪禄毒打一顿。其他七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制止刘小虎的暴行时,市委副书记李连春蹦了起来,大叫:“你们要造反哪,重判、重判。”结果,姜洪禄被判十四年。

5、正气镇法庭,恶警狂如疯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长春中级法院非法审判十五名利用长春有线电视播放法轮大法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庭审前,警察打他们,用电棍电他们,嘴都被打破了,脸上都有伤痕。梁振兴、刘成军、雷明等法轮功学员还是一路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一群恶警冲出来,用电棍疯狂地电击法轮功学员,法庭当时变成了酷刑室。

对律师的暴打

法院内何止是被告人与其亲属被殴打,连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都成了中共歹徒行凶的对象。

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法院在抚顺南沟看守所,对已被非法关押九个多月的新宾县法轮功学员赵积伟进行非法庭审。休庭时,律师准备收拾辩护席上的案卷材料及自己的电脑包时,听到一领导身份的人在要求法警将旁听人员请出去,律师就随口问了一句:你是法院的吗?结果一下冲上来五、六个警察,掐住律师的后脖子,抓住头发,按住律师的脑袋连拽带扯地把律师往出推,把法庭上的一大排桌椅都撞倒了,前面的铁栅栏都撞掉了,把律师一下撞到墙上,律师的西服和衬衫都被撕破了。

法庭上警察毒打被告,是受谁的指使?被告人受到这样的虐待,这样的开庭有何公正可言?连律师问询一下正在非法下达指令的领导都能遭到一顿毒打,法律的尊严何在?

请问,法院内充斥如此多的暴力,你说它是法院,还是匪窝?法庭的审判靠暴力来实现,中共所谓“法治”的画皮被它自己扯了下来。

交流法轮功心得遭批捕 七律师要求撤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沧州中共警察绑架几十名在一起交流修炼心得的法轮功学员,其中被非法批捕的九位法轮功学员聘请了七位正义律师,律师们阅卷后一致认为:九位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更没有犯罪事实和证据。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批捕是公然剥夺公民“信仰自由”权利和“人身自由”权利,是违法违宪的。所引用《刑法》三百条“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是完全错误的。

七位律师以书面形式一致要求:运河检察院检察官撤销此案,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一月上旬,运河检察院以“证据不足”把案卷退回运河公安分局。一月十六日,运河分局又把卷宗送回运河检察院。

沧州警察绑架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没有任何依据。修炼法轮功受宪法“信仰自由”保护。沧州相关机构为了捏造罪名,四处查抄此次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企图搜集所谓的证据。既然修炼法轮功合法,那么即使在法轮功学员家中搜到一火车的法轮功相关物品,那也是法轮功学员自己的私有财产,而绝不是犯罪的证据。

况且此次沧州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只不过是在一起交流心得,他们没有携带任何凶器、危险品,没有任何犯罪企图,只是坐在一起谈谈体会,何罪之有?此次被非法批捕的九名法轮功学员被捏造的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这个罪名堪称当代“莫须有”,甚至比“莫须有”更加邪恶。 第一,法轮功不是邪教(共产党才是邪教)。第二,大家坐在一起说说话,怎么会“破坏”了“法律”实施?他们究竟“破坏”了哪一条“法律”的实施了?并且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犯罪行为!

有罪的恰恰是实施跟踪、监听、监视、绑架的中共人员,他们抄家抢劫绑架陷害是真正的犯罪行为。

奉劝运河检察院检察官及沧州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司人员:从天理上讲,善恶报应是一定要兑现的,而且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所有参与迫害者都是以害人始,以害己终。从王立军、薄熙来到李东生、徐才厚、周永康等迫害帮凶已经实践了这一点,表面上是贪腐问题,实则是因果报应的开始。对罗干、曾庆红、江泽民等迫害元凶的报应只是时间问题了。

从法律上讲,这场迫害从开始就是违法违宪、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况且,中共已经做好随时卸磨杀驴的准备,如在《公务员法》第五十四条中规定了“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而且现在又推行司法“办案终身制”。也就是说,等这场迫害一结束,谁参与迫害、谁助恶为虐,谁偿还。“文革”等运动的前车之鉴,当引以为戒。

在这场迫害穷途末路的今天,如果仍不能清醒、理智的坚守自己的良知善念,坚持正义,秉公执法,而随波逐流的参与迫害。其结果是人家牵驴你拔橛子,最终为中共邪党做陪葬。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何去何从?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啊!

沧州群体绑架事件回顾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四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在河北沧州交流修炼法轮大法的心得体会时,被警察绑架。

九月二十二日,河北沧州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及市局公安操控沧州运河公安分局的唐国利、李毅等人与运河检察院的人员,非法批捕李丽、曹延香、赵翔、刘立新、康兰英、赵俊如等六名女法轮功学员及徐凯、常寿轩、侯东亮三名男法轮功学员,意欲长期关押迫害。

几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为了抗议非法关押等迫害,有法轮功学员在那里曾经绝食二十多天,有人遭到野蛮灌食。为了达到灌食目的,看守所人员给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上背铐。

2009-12-2-002527-9
酷刑演示:背铐

曾放回家的天津武清法轮功学员刘立新、赵翔两人,在陪孙满园家人一同去要没被释放的孙满园的时候,再次遭到绑架,赵翔当时被拉去采血样。当她们二人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期间,不法人员将其双手昼夜背铐,使其无法大小便,同时还给她们灌下不明物,使她们身心均受到痛苦折磨。

经多方查证,沧州“610”通过监听、监控、跟踪,借法轮功学员开修炼心得交流会之机,制造了这起群体绑架事件。

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律师到检察院阅卷,得知案子因证据不足退回公安局。根据现行法律,他们有一个月的时间补充所谓的证据。目前尚且不知道杜金勇突然被绑架的原因,详情有待查证。

肝脏都烂了的癌症病人怎么康复的?

文/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在我村有一农民,五十一岁,今年八月份感到身体不舒服,到本县医院做检查,医生说他患了晚期肝癌,已无法救治,拒绝他住院。可家人救人心急啊,就带他去了北京的大医院医治。北京的医生检查后说:肝已烂了,不能治了,回家吧。

回家后按老传统又输液又输氧,那能有啥用?不几天人就不行了。中午,他家院里聚集了不少亲属,都是听说他不行了,来等着他断了那口气办丧事的。

正在这时,邻居的一个远房亲戚来看他,一看满院子的人就知道病人已经不行了,就紧走几步到了病人跟前。这亲戚是位老人,对病人说:小子,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心念你就会好起来。病人尚有意识,示意老人说“好”。

晚上,这位老人又过来,见满院子的亲戚一个都不见了。到屋里一看,病人不输液了,氧气拿下来了,已脱离了危险。第二天早上,老人再来时,见病人已经坐起来了,精神还行。第三天,老人见病人走出屋来了,还能喝点冲的奶粉了。

第四天病人坐屋里帮助家人扒起棉花桃来了。十天左右基本上能正常吃饭。

目睹这神奇的一家人,自这天起也都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村里大多数人也都知道大法好了,原来不相信大法真相的也念起“法轮大法好”,相信这世上真的是有神佛的了。

九堂课下来 濒死的妹妹恢复了健康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一九九六年,妹妹十八岁,健康漂亮,聪明能干。可是过年期间,妹妹突发结核性气胸,在本市县医院又被误诊为肺炎,天天打针消炎,一周后右肺叶全部化脓,吸入氧气时已是命在旦夕,险些失去治疗机会,后来做了腋下打洞放脓手术。

住院两、三个月后,原本身体健康的妹妹,变成了从肩膀到腰部严重弯曲、佝偻驼背的残疾人,生活几乎不能自理,腋下每天都有脓水流出,需要天天换药清理,每日里都要年迈的父母照顾。更不幸的是,不久又再次复发,医院说需要五万元的手术费,把内脏全部掏出洗去脓液,但是不能保证手术成功,也许会成植物人。

当时的五万元,对于我们这个农村家庭来说就是天文数字,更何况可能会变成植物人,诊断的当天医院就不给用药了,妹妹背回家只能等一死。爸爸一夜间两鬓就白了,妈妈自杀的想法很坚决,家里即使砸锅卖铁能凑到五万元也换不来健康、懂事的妹妹了。眼看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眼看就是要家破人亡。因为当时妹妹的表现只能维持几天的生命了。当时已经是三伏天,很热,父母家在农村,我结婚在城里住,爸爸就把妹妹从医院送到我家,之后爸爸回家去给妹妹准备寿衣去了。

就在爸爸回去的当天,一个人告诉我,公园有种叫法轮功的功法能治病。我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就去了公园,当时正好有人在那站着抱轮,我当时一看手举到头顶那么长时间不动,好人都不一定能坚持,妹妹怎么能行呢。一位负责人说明天是星期天,在一个学校放师父讲法录像,你可以去看看,免费义务教功。我想让妹妹试试看吧。

第二天我用自行车推着妹妹去看讲法录像,结果一堂课下来妹妹竟自己走回家了,而且一点不累,下午又自己骑车去听课了,九堂课听下来妹妹完全恢复了健康,能吃饭能干活了。生死转眼之间这么大的变化,从死亡线上走过来没花一分钱,这不是人力所能为,也不是钱财能解决的。

在当时,我还不懂什么是神佛法力,也不知道佛法的实质是什么,但是和大法的缘份却让我们全家老少及亲朋好友,亲身体验,亲眼见证了佛法无边的威力,起死回生只在转瞬之间,不讲条件不要报酬,妹妹活了,妈妈的脑萎缩好了,全家很多人得法了,健康快乐从天而降,全家喜笑颜开,如获至宝,我更为这博大精深的法理所震撼,从此我开始了修炼大法。

走入修炼,家庭和睦,买卖兴隆,老老少少健康幸福,法轮佛法有百利而无一害,是慈悲伟大的师父给予我们全家重生的机会,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了,这么好的大法被诬蔑,还不让人说话。我想只要是个有良知的人都会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的。我虽然因为告诉人大法的真相而多次被当局绑架关押,导致家庭破裂,衣食无着落……即使这样,也抹不去大法救人于危难的事实。内心良知的坚持,慈悲伟大的师父一路的呵护与安排,使我走过了十几年的血雨腥风般的魔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