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马云为何可能全面破产?

微信刘晓博说,阿里上市,马云身价超过200亿美元,一夜间成了中国的新首富。马云的行踪时刻左右着全世界人的目光,一会儿在美国看NBA,一会儿同法国外长谈生意,一会儿接见加拿大总理,一会儿与贝克汉姆上演“男人秀”,而在中国高层的经济座谈问政和诸如达沃斯的世界级经济论坛中,每每都可看到马云的身影,可谓是风光无限。

卖假货事件后,上周马云的淘宝支付已经被微信封杀了,可以说马云的淘宝也只剩下半条命。。

现在看来,马云的麻烦显然不仅仅是假货问题,当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倒下后,也许还会引爆其商业模式的缺陷,以及存在不存在“商业原罪”等一系列问题。

阿里联环劫:至少四家美国律所启动欺诈调查

估计连阿里巴巴也没想到,在淘宝小二炮轰国家工商总局,又被后者反戈一击后,麻烦越来越多。

在阿里巴巴市值两日蒸发超过300亿美元的同时,美国东部时间1月29日,主打证券诉讼官司的波默朗茨(Pomerantz)律师事务所声称,为保护投资者利益,正在对阿里巴巴集团及其部分高管和(或)董事进行调查。

《美国1933年证券法》和《美国1934年证券交易法》所包括的两个基本内容就是强制披露和禁止欺诈,其中强制披露包括公开发行时的初始披露和上市交易后的持续披露,这也是波默朗茨律所对阿里调查的法律依据。

波默朗茨律所由被称为“集体诉讼教父”的亚伯拉罕·L·波默朗茨创立,迄今已逾70年,在美国享有盛誉。美通社报道称,尤其在证券集体诉讼领域,该律所堪称先驱。

所以当波默朗茨振臂一呼,法律界纷纷跟风。到目前为止,另有The Rosen Law Firm、Howard G. Smith和Holzer& Holzer,以及Bronstein, Gewirtz& Grossman四家律师事务所宣布,将代表阿里巴巴股东权益就阿里可能对投资者提供不实商业信息等问题展开调查。

当地时间1月28日,海外多家媒体报道了中国国家工商总局向阿里发出措辞严厉的报告的消息。报告指出,阿里巴巴经营上存在种种问题——允许商家无需营业执照经营未经授权商店,并销售仿冒名牌和假冒酒品、手袋等;同时,阿里巴巴的员工收受贿赂;这家电商巨头也未能解决客户反馈或内部信用评价系统的缺陷。

工商总局同时表示,其在去年7月与阿里巴巴开会时,讨论了白皮书的各项结论。工商总局补充称,“为了不影响阿里系上市前的工作进展,该座谈会以内部封闭的形式进行”。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这就引发了一些问题:阿里巴巴是否在IPO之前向投资者隐瞒了重要信息?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可能会在美国引发法律行动。

澎湃发现,在波默朗茨律所官网,首页的显著位置便罗列大量针对著名公司的集体诉讼,上榜企业“非富即贵”,从最近同样来自中国的聚美优品,到特斯拉、英石油(BP)、巴克莱、药企赛诺菲、尚德电力等赫然在列。

在证券集体诉讼案公示一栏中,共有美国国内外企业逾200家,其中出现多家中国企业的身影。

上述5家律所是围攻中概股的“常客”。网秦、澜起科技、500彩票、世纪互联、聚美优品等遭遇做空的中概股公司,都碰到过这几家律所。

至美国时间1月29日收盘,大部分中概股下跌,其中5支股票跌幅超过4%:除阿里外,乐逗游戏跌13.86%,京东跌5.04%,迅雷跌4.79%,唯品会跌4.27%。

在美国股市,集体诉讼意味着当你想告一家上市公司的时候,不需要每个股民都站出来,只要有一个提出诉讼,只要告赢了,利益就归大家所有。

倘若胜诉,集体诉讼代理律所将名利双收。美国的中小股民告上市公司一般不用出钱,因为官司一旦打赢的话,和解费的30%左右归律所。

马云的五大麻烦

对于这场冲突,国内外舆论均非常关注。因为这里面隐含了几个子问题:

1、一个并非无懈可击的大企业公开叫板主管部门,它会有怎样的结局;

2、阿里巴巴,特别是淘宝上存在的假货、劣质货问题,将如何解决,这涉及到数十万买家和上亿买家的利益。

3、关于阿里巴巴背后“特殊股东”的传言“借势再起”,会不会酝酿出新的事件;

4、阿里巴巴会不会在美国遭遇集体诉讼,甚至引来美国监管部门的巨额罚单;

5、整个中国电子商务的格局,会不会因为这一黑天鹅事件,发生重大变局。

正是因为有这些不确定性,加上阿里巴巴最近一个季度业绩存在某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阿里的股价在最近两天暴跌超过10%,市值缩水200多亿美元,相当于跌掉了一个推特。

马云的麻烦显然才刚刚开始。国内的麻烦,或将是最大的麻烦,但未必会在短期内显现。

马云首先要应对的,是来自投资者的诉讼和美国监管部门的调查。

阿里在跟国家工商总局的撕扯中,暴露出了一个在美国方面看来,非常重要的问题:在阿里巴巴上市之前的去年7月,国家工商总局就认定淘宝、天猫上存在销售假货,损害消费者权益的问题。但这份报告是最近才公布的,阿里可能涉嫌未及时披露相关信息。如果这一说法成立,在最近两天股价大跌中遭受损失的投资者,就有权要求赔偿。而美国证券监管当局,也肯定会介入调查。

目前在美国和中国,至少有5家律师事务所开始征集受损投资者的委托,一场针对阿里巴巴的大规模诉讼山雨欲来。参与其中的甚至有 Pomerantz这样的美国知名律师事务所,该所由被誉为集体诉讼教父的 Abraham L. Pomerantz创立,被公认为企业、证券和反垄断集体诉讼领域首屈一指的律所。如此看来,马云凶多吉少。

其实早在阿里赴美上市之前,本栏目就预言了“涉嫌售假”可能给这家公司带来法律上的大麻烦,如果遭遇惩罚性罚款,可能会导致阿里股票退市全面破产,现在马云的日子真的是雪上加霜。(作者:刘晓博)

作为中国人,我们应该为马云感到骄傲,但是也为马云感到担心。中国有句古话,“佼佼者易污,骄骄者易折”,还有一句话“物极必反”。这是在谆谆告诫我们,任何事情都不能过了头。在这个世界上,能够顶天立地的人很多,有钱的人更多,成功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强人自有强中手。美国的比尔盖茨算是一个成功者,财富应该比马云多,但他从来也没有那么“嚣张”,如今洛克菲勒家族第五代掌门人史蒂文·洛克菲勒掌握的财富至少在两千亿美金以上,但她这两年来中国作了不少事情处处都保持着低调。在这些财富巨子和成功者的身上根本没有一点“野兽般的信息”!

阿里巴巴马云为何可能全面破产?

还不是因为马云的脑袋不够?

网上流行的《马云洗脑最厉害的10句名言》被著名学者谢选骏指出有以下不足、遗漏:

第一句《马言》:“人都是逼出来的。”

第一句《遗漏》:“人都是逼出来的,但逼出来的不都是人。”

第二句《马言》:“如果你简单,这个世界就对你简单。”

第二句《遗漏》:“如果你简单,这个世界就对你简单粗暴。”

第三句《马言》:“人生没有彩排,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

第三句《遗漏》:“人生没有彩排,每一天都是现场直播;人生每一个现场直播,都是下一场的彩排。”

第四句《马言》:“怀才就像怀孕,时间久了会让人看出来。”

第四句《遗漏》:“怀才就像怀孕,时间久了会让人看出来;怀才不像怀孕,时间再久也不一定能产下什么。”

第五句《马言》:“过去酒逢知己千杯少,现在酒逢千杯知己少。”

第五句《遗漏》:“过去酒逢知己千杯少,现在酒逢千杯知己少;过去的酒是真酒,现在的酒是假酒。”

第六句《马言》:“人生如果错了方向,停止就是进步。”

第六句《遗漏》:“人生如果错了方向,复辟倒退才是进步。”

第七句《马言》:“人生两大悲剧:一是万念俱灰,一是踌躇满志。”

第七句《遗漏》:“人生两大悲剧:一是万念俱灰,一是踌躇满志;人生两大喜剧:成功时万念俱灰,失败时踌躇满志。”

第八句《马言》:“人生和爱情一样,错过了爱情就错过了人生。”

第八句《遗漏》:“人生和爱情一样,错过了爱情就错过了人生的停顿。”

第九句《马言》:“天下有钱人终成眷属。”

第九句《遗漏》:“天下有钱人终成钱的眷属。”

第十句《马言》:“要成功,需要朋友,要取得巨大的成功,需要敌人!”

第十句《遗漏》:“要成功,需要不成功的朋友,要取得巨大的成功,需要不成功的敌人!”

看来,马云的思考力还是不足,所以他的财富可能昙花一现!

来源:多维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5/0207/511480.html

赵本山首次被党报”选择性无视“(图)

101926805
近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邀请众多文化界名人谈农村题材连续剧的创作,而却只字未提这个类型剧的“专业户”赵本山,与以往的“怒批”相比,党媒的这次“选择性无视”确是耐人寻味。

在无缘三级「文艺座谈会」会后,关于赵本山的消息就曾出不穷,而且份量越来越重。

先是有消息说赵本山曾协助老家辽宁省铁岭市涉黑官员脱罪,后又有消息指出,赵本山以一商业大佬身份,在政界大肆扩充拓展势力范围。

再后来,连官方媒体也抡棒上阵,甚至于连《解放军报》也发表题为《文艺要传播正能量》的文章,特别提到赵本山的「二人转」,称这些年「二人转」失去传统风格,改为说流行的黄段子,动作不伦不类,没有艺术品位,只有互相丑化、谩骂。

而素来和赵本山关系密切的《辽宁日报》,也发文和赵本山进行切割,所列举的辽宁省文艺发展成就,无一和赵本山这个曾经的辽宁省文艺头牌大佬有关。

近日还有爆料称赵本山生病入院,但本山传媒一位工作人员予以否认,“没有这个事儿!”他透露赵本山目前身体状况良好,对于过年的安排,这位工作人员尴尬的说:「就是等着过年呗!」

此外,赵本山唯一的流行音乐弟子汤潮近日在北京参加活动时,透露自己前几天还去看望了师傅,“(他)状态非常好,每天他都会竞走两小时,吃自己种的小白菜”。但汤潮也表示,赵本山较之前瘦了一点。

看来即使赵本山接到政协开会通知,也不能说明什么,评论员杨宁表示,北京当局是否会放赵本山一马,从目前的迹象看,并不见任何端倪。但如果有人将其还能上北京开政协会作为其平安着陆的信号,那就是大错特错了,这只能说明其暂时无事,并不能代表其未来无事。

阿波罗网白梅综合报道

探讨:中国货币超发世界第一 政权破产在即

政权破产,汇率清算。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古往今来,概莫如是。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中国滥发货币,世人皆知,无论怎么狡辩也不能推翻事实。中国的货币超发,不仅仅是货币总量的超发,更是货币总值的超发(货币总值=货币总量x换算汇率)。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泡沫,收获破灭。

企业破产常见,国家破产也常见。企业之破产,是倒闭清算。国家之破产,是汇率清算。古代国家破产,通胀泛滥,收藏黄金白银避险,是故:乱世黄金,可保其安。近代国家破产,通胀泛滥,收藏国际货币避险,是故:危机爆发,美元避险。民国末期,恶性通胀,本币急剧贬值,国民雪藏美元和黄金。苏联解体,恶性通胀,汇率急跌,国民纷纷争抢美元。津巴布韦,恶性通胀,汇率一泄千里,如今干脆放弃本币通用美元。货币滥发,通胀如影随形,最后以汇率清算收局。

中国破产,汇率清算。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古往今来,概莫如是。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中国滥发货币,世人皆知,无论怎么狡辩也不能推翻事实。中国的货币超发,不仅仅是货币总量的超发,更是货币总值的超发(货币总值=货币总量x换算汇率)。

2014年12月,中国M2达到123万亿人民币,当月汇率约6.18,换算成美元是19.9万亿。2014年12月,美国M2是11.6万亿美元,中国M2是美国M2的1.72倍。尽管各国M2口径略有差异,但也大同小异,具有可比性,中美相比可见中国货币超发之巨。中国M2存量不仅超越欧美,占据全球25%,其新增M2常年占据全球50%左右,一国新增货币超过世界其余国家货币之和,何谈其没有滥发货币?何况中国掺水的GDP还不及美国的一半。

国际上,是货币总值的比较,中国名副其实的货币超发世界第一,而且是一骑绝尘,让后来者望尘莫及。国内观之,自1990年至今,中国M2激增接近76倍,国内通胀有目共睹,房价之高直冲云霄。货币总量泡沫严重,货币总值泡沫更严重。市场经济国家,货币总值保持稳定,货币总量增长,换算汇率收缩;货币总量收缩,换算汇率增长。此消彼长,已实现相对均衡,是故几乎没有货币总值泡沫。管制经济国家,货币总值直线增长,货币总量急速增长,换算汇率稳定或增长。没有均衡,没有调整,只有不断攀升,是故无论是货币总量还是货币总值都是泡沫且极为严重。

严重到何种地步?严重到民国灭亡国民政权流亡台湾,严重到前苏联一朝解体汇率急剧贬值,严重到津巴布韦本币失去作用只能通用美元。管制经济国家,汇率一旦被迫贬值,一般都是撑到国力极限,一旦贬值开始,往往是一发不可收拾且可能伴随社会动荡。中国汇率开启贬值,或许是汇率清算的开始。开始看似一切可控且幅度轻微,但一旦缺口打开,恶性循环启动,多米诺骨牌推倒,是否引发全局性溃败?前景不容乐观!纵观历史,管制经济之下汇率被迫贬值,几乎都是以悲剧收局。

企业破产,需要清算。国家破产,也需要清算。企业破产,以变卖资产收局。国家破产,以汇率暴跌甚至政权覆灭收局。

来源:刘孝天博客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5/0207/511452.html

三妹: 这种低劣的小儿科行为也是邪恶

15371516572
阿波罗网附图:三妹在芝加哥退党集会上发言

作者:三妹

最终,是正义战胜邪恶,还是邪恶战胜正义?

我想在文章的头尾各提出一个问题和回答作为文章的引子和结论。

问题一是,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如果你是一个拥护中共专制政权并反美的人,你写文章发表演说大力为中共这个专制政权叫好,抨击美国政府,对民主制度的不完美痛心疾首,你会不会因此莫明其妙地接到骚扰电话,受到威胁?我想是不会的。为什么?因为你批评的对方是民主制度,更具体地说,你的对手是有民主理念的人,他们会公开驳斥你的观点,但尊重你自由言论的权利,他们当然不会做出格的事走出道德地线。

可是如果你是个反对中共专制政权的人,并写文章发表演说大力抨击中共这个政权的邪恶行为,那你的对手如何对待你呢?我曾以为持反对观点的人也会一样在报上发表文章予以反驳,因为毕竟海外大多数中文报纸都在中共的控制下,发表个拥共文章是很容易的事。但是,我个人的经历是,我正常推断的事从来没发生过,却发生了我根本想不到的事——骚扰电话。

第一次骚扰电话发生在今年六月下旬的一个星期日的早晨九点。通常我们周末都睡懒觉,这个电话把我们都吵醒了。先生拿起电话hello了一声,对方不吱声,先生又hello了一声,还是不吱声,再hello,对方突然说:“Adam Liu,Diane Liu,Adam Liu,Diane Liu。”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先生茫然一下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什么意思了。

先生告诉我对方的行为后,就像福尔摩斯一样严肃神秘地向我分析了案情。“第一,无庸置疑,这是有人背后指使的骚扰行为。第二,根据对方发音判断,打电话的是老美而不是老中。因为老美发不出‘刘’音,而把‘刘’音发成‘炉’音。第三,骚扰电话的暗示是,以叫你死了十一年的父亲的名字和你的名字来暗示你:我们知道你的底细。第四,这种威胁的目的是,迫你停止再写文章抨击中共。”

听完先生这番分析,我差点儿没笑岔了气。我说,“我一个无名小卒,中共至于费这精神头嘛,还这么低劣。再说,它上哪去找美国人给它干这事啊,人家美国人谁干这不明不白的事啊?!”先生说,“这还不容易,随便找个穷老外,让他打这么个电话,给他十美元,老外乐得屁颠儿。”我差点儿又笑背过去。先生生气了,说,“有什么好笑的!你想想,现在中共最恨的就是法轮功,你写这么多文章为法轮功抱不平,这是往它枪口上撞!”我憋着笑说:“就是因为你们这样的中国大男人都太熊,我这么个女人才急着出来说话。法轮功有名有姓的都被残杀了近三千人了,现在还有哪个国家的人民能容忍这种群体残杀啊!”我想了想又说,“网上有人说三妹隔洋呐喊,没用,有本事回去喊。如果隔洋呐喊没用,共产党费这劲儿吓我干嘛?这不是分明威胁要我闭嘴?”先生说,“有用没用,要看怎么说,跟这么一个如此强大邪恶的政权抗争,怎么做才算有用?你回去呐喊,让中共抓起来,关起来,更没用。可是,共产党可不这么看问题,任何民主自由的声音,不论大小,远近,它都认为有影响有用,它都害怕。从这方面讲,你的隔洋呐喊就是有用。不过你写文章不能老是告诫别人,不告诫自己。”我说,“这怎么讲?”他说,“你文章中说,中共怎么怎么残酷,中共怎么怎么邪恶,中共怎么怎么怎么不择手段,敢情都说给别人听的,自己不当回事!”我说:“倒也是,我就是没想到中共怎么这么小儿科。让我总觉得这么逗,害怕不起来,觉着好玩儿。”先生说:“等真出了事,你就不好玩了。”

说归说,第二天我就把先生的忠告和担心抛在脑后,该忙什么忙什么去了,连先生也把这事儿忘了。可是对方没忘了我们,可能是定期拿钱他不能不干这事。两个星期以后,它又来了!还是在星期天,还是早上九点。这次对方不叫名字了,先生怎么Hello,对方都不吱声,在那慎着,然后咯哒一声挂掉了电话。先生挂了电话嘀咕地说,“这小子他妈的变招了!”

第三次骚扰电话离第二次只有几天,这次不是星期天了,而是周日的一天夜里,正应了毛泽东的战术,声东击西,出其不意,令“敌人”防不胜防。我俩儿睡得正香,突然铃声大作。这次先生有备而来,拿起电话不出声,早就知道又是“它”。对方也不吱声,两人就这么叫着劲儿。突然先生大骂一声:“Son of bitch!”对方快速地挂断了电话,可是三分钟后铃声又响了。先生说,“准又是它!”我兴奋地说,“我接,我接,这回让我接!”拿起电话,我也不说话,听着对方,对方毫无声息,连喘气的声音也没有,鬼魂一般。我就不挂电话,看谁慎得时间长。过了一会儿,咯哒一声,对方挂了电话。

第二天,我给我的一个常出头露面的法轮功朋友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家遇到的这三个奇怪的电话。他笑着说,“我也接到这种电话,也是不说话,在那慎着听你。有一次,我跟‘它’慎了一会儿,突然大叫一声‘你在那干什么哪!’对方霹雳扑噜地掉了电话,又七扯垮喳地挂上了。我在这头听着对方心慌得不行,着实让我把‘它’吓了一大跳。真是做贼心虚啊!”我的这位朋友又告诉我,他认识的公开反对中共专制的朋友都受到此种方式的骚扰。

转眼到了八月底了,我和先生都忙着为去欧洲度假做准备,早把骚扰电话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九月中旬从欧洲兴然而归。回来没几天先生突然问我,“中共怎么不来电话了?让我到惦记着。”我说,“别急,咱们不是离开了两个星期刚回来吗?它不会忘了咱们的。”果不其然,九月二十号星期二夜里,又是铃声大作把我俩儿吵醒了。先生拿起电话听着对方,对方很快挂了电话。先生迷迷糊糊地说,“他妈的,这小子真会挑时间,他要治咱们自己也不睡觉,多受罪啊!挣这两儿钱也挺不容易的。”

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邪恶总是与低劣绞在一起,邪恶是根本没有道德底线的。正义后面有道德的约束,人类行为规范的约束,民主制度的约束,还有民意的约束等等。但是邪恶不受任何常规约束,当然也不受道德标准的约束。极权制度是当今最大的邪恶,因为它即没有民主制度的约束,又没有民意的约束,它可以完全不顾民意,完全为所欲为。历史不断地告诉我们,当正义和邪恶较量时,正义一方需要有比邪恶方大出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力量,才能遏制并最终战胜邪恶。而邪恶一方哪怕处于微弱的劣势,一旦疯狂,也会对世界造成极大的危害。一个我思考了许久的问题,这时又一次在我脑子里出现。

问题是:最终,是正义战胜邪恶,还是邪恶战胜正义?

我与我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讨论过这个问题,悲观主义朋友以圣经为据认为,最终,邪恶会战胜正义,导致世界象意大利的庞佩城一样最后毁灭,因为邪恶没有地线,人们太容易被邪恶迷惑勾引上当,人们太容易因贪婪而走向堕落,所以邪恶不需太大力气就能成功。他们说,看看中国现在这种昏天黑地的现状,不正是邪恶猖獗的最好实例吗?再看看现在中共是如何利用经济利益不择手段地拉拢西方民主国家,而使西方民主国家每每在利益面前丧失原则,你怎能不怀疑这种即潜在又真实的邪恶威胁,怎能不怀疑这种邪恶威胁会滋生渗透发展胀大从而腐蚀消弱正义以致打垮正义?

乐观主义朋友不同意邪恶最终得胜论。他们说,邪恶永远不会战胜正义,因为正义是人心所向。有人问,“可是人性恶是人性使然又是人性必然,贪婪自私人皆有之,那为什么人心还所向正义?”答曰“因为,邪恶权势不但掠夺搜刮人民的私有财产,侵犯人民的权利,它还杀人!看看现在昏天黑地的中国,是个官就敢整人杀人,一个村委书记也敢私分农民的土地,也敢私设公堂打死不服的农民,邪恶如果总是如此不断地威胁人们的生命和财产,为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保护自己的生命,人们会最终奋起拼死与邪恶一战的!请问,这种为生命而战的拼死气势难道不能战胜邪恶吗?”

我的朋友们最后达成共识,正义最终会战胜邪恶,因为邪恶杀人,它不得人心。

(2005《华夏快递》kd051019)

中纪委公布联通“权钱色交易” 逼近江绵恒

15371516571
2月5日,中共中央巡视组公布对中国联通的巡视结果,称存在“权钱色交易”等不容忽视的问题。中国联通被指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把控。(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5年02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静报导)2月5日,中共中央巡视组公布对中国联通的巡视结果,称存在“权钱色交易”等不容忽视的问题。中国联通被指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把控。此前,联通高管接连落马、陆媒高调抨击电信国企、江绵恒被解职、党媒突出报导习近平讲话“反腐上不封顶”等,被认为是当局在打外围战,剑指江绵恒,逼向江泽民。

“联通领导问题”转上级处理

中纪委网站2月5日消息,中央第八巡视组组长宁延令向中国联通(以下简称联通)反馈专项巡视时表示,联通领导班子“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包括:“有的领导和关键岗位人员利用职权与承包商、供应商内外勾结,搞权钱、权色交易;有的纵容支持亲属、老乡或其他关系人在自己管辖范围内承揽项目或开办关联企业谋利;有的在子女出国留学、就业等方面接受供应商利益输送;有的收受客户所送有价证券,收受贵重礼品;有的接受供应商安排打高尔夫球、外出旅游。”

宁延令透露,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联通领导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共中央纪委、组织部、国务院国资委等有关部门处理”。

此“反馈”没有明指哪些官员存在问题,但在中央巡视组从去年11月27日至12月27日对联通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巡视当中,有联通高管相继落马被查。

联通高管落马被查 “还有后续”

12月15日,联通网络分公司副总经理兼网络建设部总经理张智江落马被调查。17日,联通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宗新华也被调查。

《澎湃新闻》称,张智江、宗新华事件可能还有后续,网上有人正在匿名举报联通其他高管。据传,联通市场营销部总经理熊昱已被举报。

中国联通被认为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的关系非常密切,是2009年1月6日由原来的中国网通及联通两家公司合并而成。而中国网通则由江绵恒创立的上海联和投资公司(上联投)创办。自此,中国电信业成为江绵恒的“电信王国”。

12月30日,《财新网》发表题为《前高管宗新华被查 联通多人遭举报》的报导,罕见点名江绵恒的“电信王国”源头“上联投”。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中介绍,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联投,几年间建立起他的庞大“电信王国”。当“网通”被折腾空了之后,江泽民亲自下令中国电信必须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把“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白白送给“网通”,为江绵恒解困。

江绵恒“电信王国”遭抨击

江绵恒的“电信王国”近期遭到陆媒连续抨击。12月5日,中共喉舌央视罕见炮轰中移动,揭发其乱扣费的内幕,称其形同“抢劫”。8日,《财新网》刊发专稿,揭开至少造成2,000亿资金损失的中移动TD-SCDMA项目从高调上马到迅速落败的内情。

12月9日,中共多家官媒曝光电信运营商移动、联通、电信因长期的垄断地位使其扣费有猫腻、存在霸王条款等,用户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坑”里。12日,中共党媒新华网记者报导遭遇联通“连环坑”的经历,称联通“骗你隐私再黑钱”。

《财新网》2013年就推出“中移动窝案”专栏。江绵恒的“白手套”中移动原董事长张春江于2011年被判死缓,此后十几个高管落马,成为江泽民家族的贪腐替罪羊。

剑指江绵恒 逼向江泽民

今年1月6日,江绵恒卸任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院长职务。中共党媒连续突出报导《习近平:反腐不定指标、上不封顶》一文,陆媒纷纷转载。1月13日,习近平在中纪委第五次全会上讲话直接点名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等“严重违纪违法”,称“还没有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中纪委进入中国联通巡视,目标就是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习近平拿下徐才厚和周永康后,打虎开始逼近江泽民,同样是从其外围以及家族成员查起,“中国第一贪”江绵恒自然成为目标。

夏小强认为,这是当局对江绵恒的联通腐败取得突破的开始。随着调查深入,预计联通还会有高管落马,然后江绵恒的贪腐证据将会被获得,最终江绵恒落马将难以避免。

责任编辑:万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