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中国货币超发世界第一 政权破产在即

政权破产,汇率清算。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古往今来,概莫如是。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中国滥发货币,世人皆知,无论怎么狡辩也不能推翻事实。中国的货币超发,不仅仅是货币总量的超发,更是货币总值的超发(货币总值=货币总量x换算汇率)。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泡沫,收获破灭。

企业破产常见,国家破产也常见。企业之破产,是倒闭清算。国家之破产,是汇率清算。古代国家破产,通胀泛滥,收藏黄金白银避险,是故:乱世黄金,可保其安。近代国家破产,通胀泛滥,收藏国际货币避险,是故:危机爆发,美元避险。民国末期,恶性通胀,本币急剧贬值,国民雪藏美元和黄金。苏联解体,恶性通胀,汇率急跌,国民纷纷争抢美元。津巴布韦,恶性通胀,汇率一泄千里,如今干脆放弃本币通用美元。货币滥发,通胀如影随形,最后以汇率清算收局。

中国破产,汇率清算。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古往今来,概莫如是。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中国滥发货币,世人皆知,无论怎么狡辩也不能推翻事实。中国的货币超发,不仅仅是货币总量的超发,更是货币总值的超发(货币总值=货币总量x换算汇率)。

2014年12月,中国M2达到123万亿人民币,当月汇率约6.18,换算成美元是19.9万亿。2014年12月,美国M2是11.6万亿美元,中国M2是美国M2的1.72倍。尽管各国M2口径略有差异,但也大同小异,具有可比性,中美相比可见中国货币超发之巨。中国M2存量不仅超越欧美,占据全球25%,其新增M2常年占据全球50%左右,一国新增货币超过世界其余国家货币之和,何谈其没有滥发货币?何况中国掺水的GDP还不及美国的一半。

国际上,是货币总值的比较,中国名副其实的货币超发世界第一,而且是一骑绝尘,让后来者望尘莫及。国内观之,自1990年至今,中国M2激增接近76倍,国内通胀有目共睹,房价之高直冲云霄。货币总量泡沫严重,货币总值泡沫更严重。市场经济国家,货币总值保持稳定,货币总量增长,换算汇率收缩;货币总量收缩,换算汇率增长。此消彼长,已实现相对均衡,是故几乎没有货币总值泡沫。管制经济国家,货币总值直线增长,货币总量急速增长,换算汇率稳定或增长。没有均衡,没有调整,只有不断攀升,是故无论是货币总量还是货币总值都是泡沫且极为严重。

严重到何种地步?严重到民国灭亡国民政权流亡台湾,严重到前苏联一朝解体汇率急剧贬值,严重到津巴布韦本币失去作用只能通用美元。管制经济国家,汇率一旦被迫贬值,一般都是撑到国力极限,一旦贬值开始,往往是一发不可收拾且可能伴随社会动荡。中国汇率开启贬值,或许是汇率清算的开始。开始看似一切可控且幅度轻微,但一旦缺口打开,恶性循环启动,多米诺骨牌推倒,是否引发全局性溃败?前景不容乐观!纵观历史,管制经济之下汇率被迫贬值,几乎都是以悲剧收局。

企业破产,需要清算。国家破产,也需要清算。企业破产,以变卖资产收局。国家破产,以汇率暴跌甚至政权覆灭收局。

来源:刘孝天博客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2015/0207/511452.html

三妹: 这种低劣的小儿科行为也是邪恶

15371516572
阿波罗网附图:三妹在芝加哥退党集会上发言

作者:三妹

最终,是正义战胜邪恶,还是邪恶战胜正义?

我想在文章的头尾各提出一个问题和回答作为文章的引子和结论。

问题一是,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如果你是一个拥护中共专制政权并反美的人,你写文章发表演说大力为中共这个专制政权叫好,抨击美国政府,对民主制度的不完美痛心疾首,你会不会因此莫明其妙地接到骚扰电话,受到威胁?我想是不会的。为什么?因为你批评的对方是民主制度,更具体地说,你的对手是有民主理念的人,他们会公开驳斥你的观点,但尊重你自由言论的权利,他们当然不会做出格的事走出道德地线。

可是如果你是个反对中共专制政权的人,并写文章发表演说大力抨击中共这个政权的邪恶行为,那你的对手如何对待你呢?我曾以为持反对观点的人也会一样在报上发表文章予以反驳,因为毕竟海外大多数中文报纸都在中共的控制下,发表个拥共文章是很容易的事。但是,我个人的经历是,我正常推断的事从来没发生过,却发生了我根本想不到的事——骚扰电话。

第一次骚扰电话发生在今年六月下旬的一个星期日的早晨九点。通常我们周末都睡懒觉,这个电话把我们都吵醒了。先生拿起电话hello了一声,对方不吱声,先生又hello了一声,还是不吱声,再hello,对方突然说:“Adam Liu,Diane Liu,Adam Liu,Diane Liu。”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先生茫然一下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什么意思了。

先生告诉我对方的行为后,就像福尔摩斯一样严肃神秘地向我分析了案情。“第一,无庸置疑,这是有人背后指使的骚扰行为。第二,根据对方发音判断,打电话的是老美而不是老中。因为老美发不出‘刘’音,而把‘刘’音发成‘炉’音。第三,骚扰电话的暗示是,以叫你死了十一年的父亲的名字和你的名字来暗示你:我们知道你的底细。第四,这种威胁的目的是,迫你停止再写文章抨击中共。”

听完先生这番分析,我差点儿没笑岔了气。我说,“我一个无名小卒,中共至于费这精神头嘛,还这么低劣。再说,它上哪去找美国人给它干这事啊,人家美国人谁干这不明不白的事啊?!”先生说,“这还不容易,随便找个穷老外,让他打这么个电话,给他十美元,老外乐得屁颠儿。”我差点儿又笑背过去。先生生气了,说,“有什么好笑的!你想想,现在中共最恨的就是法轮功,你写这么多文章为法轮功抱不平,这是往它枪口上撞!”我憋着笑说:“就是因为你们这样的中国大男人都太熊,我这么个女人才急着出来说话。法轮功有名有姓的都被残杀了近三千人了,现在还有哪个国家的人民能容忍这种群体残杀啊!”我想了想又说,“网上有人说三妹隔洋呐喊,没用,有本事回去喊。如果隔洋呐喊没用,共产党费这劲儿吓我干嘛?这不是分明威胁要我闭嘴?”先生说,“有用没用,要看怎么说,跟这么一个如此强大邪恶的政权抗争,怎么做才算有用?你回去呐喊,让中共抓起来,关起来,更没用。可是,共产党可不这么看问题,任何民主自由的声音,不论大小,远近,它都认为有影响有用,它都害怕。从这方面讲,你的隔洋呐喊就是有用。不过你写文章不能老是告诫别人,不告诫自己。”我说,“这怎么讲?”他说,“你文章中说,中共怎么怎么残酷,中共怎么怎么邪恶,中共怎么怎么怎么不择手段,敢情都说给别人听的,自己不当回事!”我说:“倒也是,我就是没想到中共怎么这么小儿科。让我总觉得这么逗,害怕不起来,觉着好玩儿。”先生说:“等真出了事,你就不好玩了。”

说归说,第二天我就把先生的忠告和担心抛在脑后,该忙什么忙什么去了,连先生也把这事儿忘了。可是对方没忘了我们,可能是定期拿钱他不能不干这事。两个星期以后,它又来了!还是在星期天,还是早上九点。这次对方不叫名字了,先生怎么Hello,对方都不吱声,在那慎着,然后咯哒一声挂掉了电话。先生挂了电话嘀咕地说,“这小子他妈的变招了!”

第三次骚扰电话离第二次只有几天,这次不是星期天了,而是周日的一天夜里,正应了毛泽东的战术,声东击西,出其不意,令“敌人”防不胜防。我俩儿睡得正香,突然铃声大作。这次先生有备而来,拿起电话不出声,早就知道又是“它”。对方也不吱声,两人就这么叫着劲儿。突然先生大骂一声:“Son of bitch!”对方快速地挂断了电话,可是三分钟后铃声又响了。先生说,“准又是它!”我兴奋地说,“我接,我接,这回让我接!”拿起电话,我也不说话,听着对方,对方毫无声息,连喘气的声音也没有,鬼魂一般。我就不挂电话,看谁慎得时间长。过了一会儿,咯哒一声,对方挂了电话。

第二天,我给我的一个常出头露面的法轮功朋友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家遇到的这三个奇怪的电话。他笑着说,“我也接到这种电话,也是不说话,在那慎着听你。有一次,我跟‘它’慎了一会儿,突然大叫一声‘你在那干什么哪!’对方霹雳扑噜地掉了电话,又七扯垮喳地挂上了。我在这头听着对方心慌得不行,着实让我把‘它’吓了一大跳。真是做贼心虚啊!”我的这位朋友又告诉我,他认识的公开反对中共专制的朋友都受到此种方式的骚扰。

转眼到了八月底了,我和先生都忙着为去欧洲度假做准备,早把骚扰电话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九月中旬从欧洲兴然而归。回来没几天先生突然问我,“中共怎么不来电话了?让我到惦记着。”我说,“别急,咱们不是离开了两个星期刚回来吗?它不会忘了咱们的。”果不其然,九月二十号星期二夜里,又是铃声大作把我俩儿吵醒了。先生拿起电话听着对方,对方很快挂了电话。先生迷迷糊糊地说,“他妈的,这小子真会挑时间,他要治咱们自己也不睡觉,多受罪啊!挣这两儿钱也挺不容易的。”

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邪恶总是与低劣绞在一起,邪恶是根本没有道德底线的。正义后面有道德的约束,人类行为规范的约束,民主制度的约束,还有民意的约束等等。但是邪恶不受任何常规约束,当然也不受道德标准的约束。极权制度是当今最大的邪恶,因为它即没有民主制度的约束,又没有民意的约束,它可以完全不顾民意,完全为所欲为。历史不断地告诉我们,当正义和邪恶较量时,正义一方需要有比邪恶方大出数倍甚至数十倍的力量,才能遏制并最终战胜邪恶。而邪恶一方哪怕处于微弱的劣势,一旦疯狂,也会对世界造成极大的危害。一个我思考了许久的问题,这时又一次在我脑子里出现。

问题是:最终,是正义战胜邪恶,还是邪恶战胜正义?

我与我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讨论过这个问题,悲观主义朋友以圣经为据认为,最终,邪恶会战胜正义,导致世界象意大利的庞佩城一样最后毁灭,因为邪恶没有地线,人们太容易被邪恶迷惑勾引上当,人们太容易因贪婪而走向堕落,所以邪恶不需太大力气就能成功。他们说,看看中国现在这种昏天黑地的现状,不正是邪恶猖獗的最好实例吗?再看看现在中共是如何利用经济利益不择手段地拉拢西方民主国家,而使西方民主国家每每在利益面前丧失原则,你怎能不怀疑这种即潜在又真实的邪恶威胁,怎能不怀疑这种邪恶威胁会滋生渗透发展胀大从而腐蚀消弱正义以致打垮正义?

乐观主义朋友不同意邪恶最终得胜论。他们说,邪恶永远不会战胜正义,因为正义是人心所向。有人问,“可是人性恶是人性使然又是人性必然,贪婪自私人皆有之,那为什么人心还所向正义?”答曰“因为,邪恶权势不但掠夺搜刮人民的私有财产,侵犯人民的权利,它还杀人!看看现在昏天黑地的中国,是个官就敢整人杀人,一个村委书记也敢私分农民的土地,也敢私设公堂打死不服的农民,邪恶如果总是如此不断地威胁人们的生命和财产,为保护自己的私有财产,保护自己的生命,人们会最终奋起拼死与邪恶一战的!请问,这种为生命而战的拼死气势难道不能战胜邪恶吗?”

我的朋友们最后达成共识,正义最终会战胜邪恶,因为邪恶杀人,它不得人心。

(2005《华夏快递》kd051019)

中纪委公布联通“权钱色交易” 逼近江绵恒

15371516571
2月5日,中共中央巡视组公布对中国联通的巡视结果,称存在“权钱色交易”等不容忽视的问题。中国联通被指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把控。(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5年02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静报导)2月5日,中共中央巡视组公布对中国联通的巡视结果,称存在“权钱色交易”等不容忽视的问题。中国联通被指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江绵恒把控。此前,联通高管接连落马、陆媒高调抨击电信国企、江绵恒被解职、党媒突出报导习近平讲话“反腐上不封顶”等,被认为是当局在打外围战,剑指江绵恒,逼向江泽民。

“联通领导问题”转上级处理

中纪委网站2月5日消息,中央第八巡视组组长宁延令向中国联通(以下简称联通)反馈专项巡视时表示,联通领导班子“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包括:“有的领导和关键岗位人员利用职权与承包商、供应商内外勾结,搞权钱、权色交易;有的纵容支持亲属、老乡或其他关系人在自己管辖范围内承揽项目或开办关联企业谋利;有的在子女出国留学、就业等方面接受供应商利益输送;有的收受客户所送有价证券,收受贵重礼品;有的接受供应商安排打高尔夫球、外出旅游。”

宁延令透露,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联通领导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共中央纪委、组织部、国务院国资委等有关部门处理”。

此“反馈”没有明指哪些官员存在问题,但在中央巡视组从去年11月27日至12月27日对联通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巡视当中,有联通高管相继落马被查。

联通高管落马被查 “还有后续”

12月15日,联通网络分公司副总经理兼网络建设部总经理张智江落马被调查。17日,联通信息化和电子商务事业部总经理宗新华也被调查。

《澎湃新闻》称,张智江、宗新华事件可能还有后续,网上有人正在匿名举报联通其他高管。据传,联通市场营销部总经理熊昱已被举报。

中国联通被认为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长子江绵恒的关系非常密切,是2009年1月6日由原来的中国网通及联通两家公司合并而成。而中国网通则由江绵恒创立的上海联和投资公司(上联投)创办。自此,中国电信业成为江绵恒的“电信王国”。

12月30日,《财新网》发表题为《前高管宗新华被查 联通多人遭举报》的报导,罕见点名江绵恒的“电信王国”源头“上联投”。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中介绍,1994年,江绵恒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联投,几年间建立起他的庞大“电信王国”。当“网通”被折腾空了之后,江泽民亲自下令中国电信必须一分为二,分为“北方电信”和“南方电信”,把“北方电信”十个省固定资产白白送给“网通”,为江绵恒解困。

江绵恒“电信王国”遭抨击

江绵恒的“电信王国”近期遭到陆媒连续抨击。12月5日,中共喉舌央视罕见炮轰中移动,揭发其乱扣费的内幕,称其形同“抢劫”。8日,《财新网》刊发专稿,揭开至少造成2,000亿资金损失的中移动TD-SCDMA项目从高调上马到迅速落败的内情。

12月9日,中共多家官媒曝光电信运营商移动、联通、电信因长期的垄断地位使其扣费有猫腻、存在霸王条款等,用户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坑”里。12日,中共党媒新华网记者报导遭遇联通“连环坑”的经历,称联通“骗你隐私再黑钱”。

《财新网》2013年就推出“中移动窝案”专栏。江绵恒的“白手套”中移动原董事长张春江于2011年被判死缓,此后十几个高管落马,成为江泽民家族的贪腐替罪羊。

剑指江绵恒 逼向江泽民

今年1月6日,江绵恒卸任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院长职务。中共党媒连续突出报导《习近平:反腐不定指标、上不封顶》一文,陆媒纷纷转载。1月13日,习近平在中纪委第五次全会上讲话直接点名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苏荣等“严重违纪违法”,称“还没有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中纪委进入中国联通巡视,目标就是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习近平拿下徐才厚和周永康后,打虎开始逼近江泽民,同样是从其外围以及家族成员查起,“中国第一贪”江绵恒自然成为目标。

夏小强认为,这是当局对江绵恒的联通腐败取得突破的开始。随着调查深入,预计联通还会有高管落马,然后江绵恒的贪腐证据将会被获得,最终江绵恒落马将难以避免。

责任编辑:万青

组图:伦敦兰花节 各式花卉赏心悦目

9005426391
2015伦敦兰花节中展示的各式花卉。(BEN STANSALL/AFP)

大纪元2015年02月07日讯】2月7日至月8日的2015伦敦兰花节期间,各式花卉在英国皇家植物园(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对外展示,赏心悦目,值得前往。

皇家植物园原是英国皇家园林,收了约5万种植物,2003年被入选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认定的世界文化遗产。

皇家植物园自17世纪开始成为专门研究兰花的中心,但当时热带兰花在位处北半球的英国十分罕有,直至1768年,英国海军库克船长乘坐安迪巴军舰在南半球澳洲展开搜寻热带兰的行动,结果引入了不少热带兰花。英国于1804年设立英国皇家园艺协会(The Royal Horticultural Society, R.H.S.),同时也开始出现商业性的兰花栽培者,同时各种兰花协会或组织亦相继成立。

9005426392
2015伦敦兰花节中展示的各式花卉。(BEN STANSALL/AFP)
9005426393
2015伦敦兰花节中展示的各式花卉。(BEN STANSALL/AFP)
9005426394
2015伦敦兰花节中展示的各式花卉。(BEN STANSALL/AFP)
9005426395
2015伦敦兰花节中展示的各式花卉。(BEN STANSALL/AFP)
9005426396
2015伦敦兰花节中展示的各式花卉。(BEN STANSALL/AFP)
9005426397
2015伦敦兰花节中展示的各式花卉。(BEN STANSALL/AFP)
9005426398
2015伦敦兰花节中展示的各式花卉。(BEN STANSALL/AFP)
9005426399
2015伦敦兰花节中展示的各式花卉。(BEN STANSALL/AFP)
9005426400
2015伦敦兰花节中展示的各式花卉。(BEN STANSALL/AFP)

责任编辑:卓惠如

夏小强:金融反腐风暴中的大老虎

大纪元2015年02月07日讯】1月30日,中国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公司进入紧急状态;随后北京银行董事、北京能源集团公司原董事长陆海军被调查;河北省一银行行长在开完“内部会议”后堕楼身亡。几天之内的事件显示,金融业行业的反腐风暴已经开始。

古今中外,经济对于一个政权的稳定至关重要,经济稳定,社会繁荣,民众生活安定富足,北宋末期之前,都市繁华,酒店林立,以至乡村农舍到处可见酒肆作坊,酿酒业的发达说明粮食丰收。

中共政权在意识形态形态宣传方面失败之后,只有把经济持续发展作为其执政合法性的藉口。进入现代社会,金融行业成为经济重要部份。日前不仅传出中国出现粮食危机消息,而且金融行业更是危机四伏。

中国的经济命脉,其实掌握在以江泽民为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手中。江泽民自执政后,以放手腐败治国,包括石油、电信、铁道、金融等利益最丰厚的国企,大都掌控在江泽民的亲信家族手中,如江绵恒、曾庆红、周永康、刘云山等。

尤其是自1999年以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的迫害,维持迫害需要巨额资金,据统计,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每年把相当于国民生产总值四分之一的社会综合资源用于迫害法轮功。比例最高时到达四分之三。江集团垄断掌控的经济资源,也成为迫害法轮功的资金来源。

在习近平与江泽民集团展开的激烈博弈中,金融行业也成为江派手中的工具,江派甚至不惜以中国经济为筹码、以毁掉金融体系为代价,来阻止被清算。

2014年2月25日,上海股市异常震荡,两个交易日大陆A股市值蒸发9,462亿元;2013年8月16日,股市大震荡,发生“光大乌龙指”事件,后调查是内幕交易。

2015年,习近平针对江泽民集团反腐打虎升级,已经逼近江泽民。江泽民集团面临在被全面清算之际,很有可能利用其掌控的金融资源,来做出毁掉中国经济、同归于尽的疯狂行为。为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习近平展开对金融行业的反腐。究其根本,金融行业的真正“大老虎”,还是江泽民。

责任编辑:尚一

羊宝宝命苦?历史上很多名人都属羊

4165624831
2015年是黄历乙未年,是金羊年,是个适宜生宝宝的年份。(fotolia)

大纪元2015年0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民间有个说法:“十羊九不全”。就是说:属羊的人命不好,十个中有九个人家人不全;或者说:“女子属羊,家破人亡”,是说女孩属羊不好等等。由于这些原因,很多夫妻都忌讳生羊宝宝。今年是羊年,很多中国人不愿意在今年生宝宝,但是属羊的真的命不好吗?

中国历法以干支纪历,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把干支顺序相配,依次为:甲子,乙丑……癸亥。这个模式始于甲子,由于有六十组干支,通常叫作六十甲子。古代干支纪法反映了星体运行的规律,古人认为天体行星的运转会对人的命运产生影响,遂用“干支”来记载年、月、日、时。

命理学说起源于历法纪时。生辰八字,简称八字,是指一个人出生时的干支纪法的日期;年月日时共四柱干支,每柱两字,合共八个字,故称生辰八字。相术师通过排出的八字来预测此人的命运。例如2015年2月6日12时出生的八字是:甲午 丁丑 癸丑 庚午。

这个用干支符号组成的八字结构,标记了人出生时宇宙气运变化的状况,而古人认为万事万物皆有“刑、冲、合、化”、“相生相克”等自然规律,所谓命运好坏就指这八个字之间的互相作用。

生辰八字论命是要将八个字综合在一起推理命运,其中少一个字,或者某一个字的位置不同,命运都会有所不同。这个生肖属相——羊(午)只是八个字中的一个字,用一个字来论命,可想而知是有多么大的片面性。

2015年是金羊年

4165624832
2015年是金羊年。(fotolia)

生肖其实就是地支,羊为地支未,五行属土,生肖羊,故一般称为未土羊。命理学专家提醒大家:根据位理学的五行学说,羊年也有金羊,木羊,水羊,火羊,土羊年的分别,60年一个循环。

2015年是黄历乙未年,是金羊年,是个适宜生宝宝的年份,因为2015年是五行属沙中金命,所生的孩子属于敬重之羊,不论男女,羊宝宝长大后为人容貌端庄,少年勤于从事,少靠兄弟,立家兴隆,晚年大有财聚,女人有持家相夫益子之命。

孩子是上天送给我们的特殊礼物,宝宝不管属什么,平安、健康最重要。另外,属相与人的命运没有必然联系。哪个生肖的人都有命好的,哪个生肖的人都有命不好的。羊是六畜之一,在古人眼里,羊和很多美好的事情有联系,如“祥”、“美”等。

历史上属羊的名人

历史上有很多名人都是属羊的:

唐太宗(599——649年)唐朝皇帝李世民。是中国五千年历史上首屈一指的明君,被誉为“千古一帝”。他虽名为第二代皇帝,实际上他实为唐朝的缔造者、开国之君。他在位期间国泰民安,社会安定,经济发展繁荣,军事力量强大,史书上有“贞观之治”之誉。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1599年2月21日—1626年9月30日),清太祖。

曹操(155——220年)三国时魏国大臣。曹丕称帝后,追尊他为魏武帝。

司马懿(179——251年),三国时魏国大臣。其孙司马为代魏称帝,建西晋朝。他被追尊为晋宣帝。

欧阳修(1007–1072年)北宋文学家,史学家,“唐宋八大家”之一。

岳飞(1103——1142年)南宋抗金名将。字鹏举,河南汤阴人。

曾国藩(1811——1872年)清朝大臣,湘军首领。

司马光(1019——1086年)北宋大臣,杰出的史学家。主编《资治通鉴》。

近代还有两个大富豪也是属羊的:

史蒂夫‧乔布斯,苹果公司创始人,1955年2月24日出生。

比尔‧盖茨,微软公司创始人,1955年10月28日出生。

责任编辑:林妍

无眼地下甲虫有视觉蛋白 进化论无法解释

大纪元2015年0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秉开综合报导)近日,澳大利亚科学家发现一种没有眼睛、生活在暗处的水生甲虫,能够合成有眼睛生物所具有的视蛋白。该发现再一次说明达尔文进化论是错误的。

根据阿德莱德大学1月28日公布的研究信息,主导研究的博士后西蒙•提尔尼(Simon Tierney)说:“这非同寻常。我们发现生活在黑暗处的生物体内,含有和生活在光亮的生物一样的视蛋白。”

提尔尼解释说,视蛋白形成的视觉色素可以将光信号转变为传向大脑。而这种捕食性的水生甲虫已经有几百万年的历史,生活在暗处,没有眼睛,(按照达尔文进化论)不应该含有这种视蛋白。

该研究发表于《皇家学会开放科学》(Royal Society Open Science)。论文中描述,研究中使用分子生物学的新一代测序技术(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对比同一种群中的三种地下甲虫和两种地表甲虫,发现一种名为Limbodessus palmulaoides地下甲虫的体内,可以合成仅地表有眼睛的生物才有的长波段视蛋白(long-wavelength opsin)。

此研究结果是进化论的“用进废退”或“适者生存”的概念无法解释的。

提尔尼说,澳大利亚的环境中有100种这样的地下甲虫,可以进行物种间多方面的对比分析,为分子生物学研究提供大量的信息。

进化论解释不了眼睛的来源

一直以来,达尔文进化论者为了维护进化论,而避开眼睛来源的问题。据欧洲分子生物实验室(European Molecular Biology Laboratory )2004年的研究报导,达尔文自己承认,认为人眼是进化或自然选择的是荒谬的看法。

而欧洲分子生物实验室科学家通过分子指纹证实,有6亿年生存历史的海底蠕虫Platynereis dumerilii的眼睛视觉细胞和人的基本一样。科学家表示,实验说明眼睛细胞来源于脑细胞,而不是进化论所说的“自然变异”和“天然选择”的结果。

据胚胎学资料,人眼睛和大脑的发育是同步的,在胚胎发育第4周,神经管前段的主要部份在形成脑的同时,前段的侧面出现两个视泡,迅速发育为眼睛。而其他器官的生成和发育也非常迅速,到了大约第8周的时间,脑、眼、耳、鼻、口、四肢等基本形成。这时从外表看,胚胎长成一个身长大约50毫米的人,其他的内脏如心、肝等的生成和发育也初具规模。

进化论的论证和依据充满各种漏洞和错误

根据分子生物学中的基因突变率,新物种产生的概率几乎为零。美国生物化学家贝希(Behe, M. J.)在《达尔文的黑匣子》( Darwin”s Black Box )一书中,以血液凝固的生物化学机制为例,计算一个蛋白(TPA)产生的几率是 1/10的18次幂,至少需要100亿年才能发生,差不多等于宇宙年龄(目前推测宇宙年龄为130亿年)。

按照进化论,生物体如果需要同时进化和上述蛋白质相互作用的蛋白质,几率就是1/10的36次幂。因此,贝希说:“很可惜,宇宙没有时间等待”。

美国知名律师詹腓力,在《审判达尔文》一书中说,从法律的证据和逻辑角度分析,如果不考虑寥寥无几的化石证据等直接的科学证据因素,进化论的本身论述也充满逻辑错误。

詹腓力写道,进化论的“自然选择是同义反覆无谓之重复语”。

他举例说道:“为什么活化石千百万年都保持不变,而它们的表亲已进化到像人这样的高等生物呢?对达尔文主义者来说,这并非难题,它们没有进化是因为 适当的变异尚未发生或者因为在‘发生过程中受牵制’(developmental constrains) 或者说,这些活化石已经对环境有足够的适应。总而言之,它们没有进化是因为没有进化。”

责任编辑:林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