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尼亚民众排队签名支持法轮功(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一日下午,罗马尼亚法轮功学员在布加勒斯特的Orhideea家乐福商场旁边,举行呼吁制止迫害法轮功的征签活动。活动过程中许多人踊跃签名,并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真相,还几度出现排队签名的场景。

2015-2-23-minghui-falun-gong-romania-01
罗马尼亚民众签名支持法轮功反迫害

2015-2-23-minghui-falun-gong-romania-02
罗马尼亚民众签名支持法轮功反迫害

2015-2-23-minghui-falun-gong-romania-03
罗马尼亚民众签名支持法轮功反迫害

2015-2-23-minghui-falun-gong-romania-04
民众排队等候签名

由于这个商场也临近布加勒斯特火车站和一个学生宿舍区,因此活动过程中有不少拉着行李箱的旅客和年轻学生们前来签名,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这次征签的DAFOH请愿书,是为了征集更多民众签名,旨在呼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能够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活摘器官和种族灭绝的罪行。

活动期间,有两名当医生的法轮功学员向行人们展示法轮大法的炼功动作,而其他学员则向路边的行人散发真相传单并讲解真相。

当行人们看到揭露迫害的展板和横幅时,他们纷纷咨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学员们借机告诉前来了解真相的行人这场在中国发生着的惨绝人寰的迫害,从一九九九年到今天一直在不断上演。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用谎言蒙蔽了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他们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从中牟取暴利。

两个来自尼日利亚的黑人新教徒,获悉真相后,对中共的残酷表示震惊,并说他们知道,基督徒也在中国遭受迫害。

有一个名叫Razvan的羞涩的年轻学生在签名时表示,他并不知道在中国(直到二零一三年劳教所解体)居然还存在有几百万人呆在劳动集中营里,不仅无偿劳动还要遭受严刑拷打的现象。他不仅签了名还表示要寻找更多有关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资料。听到新唐人电视台有《九评共产党》节目,他说自己渴望能立刻看到视频。

另外还有两男一女的三个年轻学生签名时,其中的女孩儿表示,在现在这样一个年代,中共对中国大陆民众们的人权自由进行如此的侵犯,实在太令人震惊了。

活动历时五个小时。期间法轮功学员们不仅发放了真相传单,还送给行人们不少真相日历和学员亲手制作的精美莲花,他们高兴地接受,并向法轮功学员们表达了谢意。

纽约法拉盛羊年游行 花车贺三退(图)

文/纽约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一日,法拉盛举办新年游行,吸引众多路人观看。“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也参加了游行,不但给大家拜年,也告诉人们,退出曾经加入的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三退”才能“喜迎新纪元”。殿后的是精神抖擞充满民族风味的腰鼓队。

2015-2-23-minghui-newyork-parade-01

2015-2-23-minghui-newyork-parade-02

2015-2-23-minghui-newyork-parade-03

2015-2-23-minghui-newyork-parade-04

2015-2-23-minghui-newyork-parade-05
图1-5: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参加法拉盛新年游行,给大家拜年,并告诉中国民众,“三退”才能“喜迎新纪元”。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队伍以金狮开道,锣鼓喧天,并有美丽的花车,庆祝新天地。总部设在纽约法拉盛的“全球退党服务中心”负责人易蓉说,“全球退党服务中心”的义工是法拉盛社区活跃的一员,退党服务中心多年参加法拉盛的新年大游行。

路旁的民众看到退党服务中心的队伍,都非常的兴奋,不停拍照,向退党义工们喊:“新年好”,纷纷称赞:“很好”、“很不错”、“非常好看。”

海外华人心声的反映

原广东省人民医院医生刘其顺说:“由于中共对人民的恐惧,在中国基本看不到游行。我的朋友问我美国新年有什么活动,我向他们介绍有法轮功和退党中心参加的游行。今天看到退党的队伍这么浩大,这是海外华人心声的反映。”刘其顺表示,自己很多同事聊天时,“都觉得中共政权禁锢了中国的发展,他们坐在一起就谈论中共如何腐败。如果在大陆能有‘三退’的游行,我相信游行队伍绝不止这些人,将会像香港那样,不要说几十万人,上百万人都有可能。”大陆几乎人人皆知退党。

欣然三退

游行队伍经过时,有的退党义工们就向沿途观众讲真相、劝三退。其中一位义工碰到一位中年男士,递上了一张贺卡后就说:“祝你新年快乐,福星高照,吉祥如意”,然后说:“你听说过三退吗?现在已经有一亿九千万人退出了中共党团队。你是大陆来的吗?那么肯定戴过红领巾,是不是党团员?退出保平安,你就叫福星吧!”他高兴地说:“好、好!我小时候戴过红领巾。”

旁边有一位女士也接过贺卡,一直听义工与那位男士的对话,义工就问她参加过党团吗,她说没有。但她戴过红领巾,义工对她说:你就叫高照吧,把少先队给退了,她笑着说“好”。

义工们顺着人群边发贺卡资料边讲真相,碰到四位(两男两女)刚从大陆来的青年人,问他们听说过三退保平安没有,他们说没听说过。阿姨们告诉他们:“你们来到美国,说明你们是有福之人,这么英俊的小伙子和漂亮的小姐,千万别错过机缘,退出共产邪党的一切组织吧,抹去兽印,将来你们一定会兴旺发达,今天先给你们退了,回去后请你们好好看看《大纪元》网站,你们就更明白了。”然后送了真相资料《你退了吗?》。四个人中有一个还入过党,也都退了。

阿姨们碰到一位同乡,他说他来美二、三十年了,知道共产党是什么货色。问他退了吗,他说“退什么,我什么都没参加过”。阿姨们又追问他戴过红领巾没有,他说“这是很早前的事了。阿姨们就给他讲了三退的道理,他就很高兴地答应了。阿姨们给他起的化名是“福乐”。

在退的过程中,很多有缘人已经退过了,他们还帮助义工阿姨们一起叫犹豫不决的人退。他们说:“法轮功就是为你们好。这么冷的天出来帮你们保平安,你们千万别错过机会啊!”在正念祥和的气氛中,又有人同意三退了。

有两个中学生,阿姨们送上贺卡,问他们是否大陆来的、戴过红领巾没有。他们说“戴过”。阿姨们就给他讲真相,讲为什么要退,和共产党的杀人历史,还有“亡党石”。说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规律。这个小孩不吱声。阿姨们就转向另一个孩子,给他取名“金翔”,并说:“你们一个叫金飞,一个叫金翔,你们一起在蓝天下飞翔好吗?”这个孩子同意了,阿姨们就再转向前一个小孩,真诚地劝导他只有保命、抹去兽印才有美好的未来。这个小孩就与他的同伴一起退了。

大约四十五分钟左右,义工阿姨们就退了二十七个人,其中四人是退党团队、四人是退团队、十九人是退少先队。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负责人易蓉介绍,目前三退( 退出中共党、团、队)的人数很快就要超过二亿。在中国大陆没有听说退党的人很少,没有听说过、没有看过《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和光碟的人也非常少,退党的信息越来越深入人心,也正引起西方人的关注。大陆民众在购物时、在菜市场买菜时,经常可看到人民币上写有三退的信息,在海外的著名旅游景点都有三退的义工,三退的人数越来越多,表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觉醒,抛弃邪党,选择站在正义与良善的一边。只有三退才能得救,才有美好的未来。

易蓉最后表示,中共即将解体,希望还没三退的中国民众赶快抓紧时间三退。

在迫害中受到牵连的孩子们

文/子斯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中共对法轮功十六年的迫害,使邯郸地区成百上千的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许多人被非法判刑、劳教或被开除公职。残酷的迫害对孩子们的伤害是非常深远的,在父母被迫害的同时,这些纯真的孩子不可避免的受到株连,有的被警察毒打、恐吓,有的失去父母,有的被迫失学,有的流离失所……

以下我们列举出邯郸部分在迫害中受到牵连孩子们的苦难遭遇。

妈妈两次被绑架,爸爸被判刑,女儿无人照顾流离失所

王秋芬和宋振海都是邯郸临漳的法轮功学员,王秋芬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中共警察抓捕迫害时,她的女儿才六岁。当时,临漳国保警察张绪明、刘亮、李军等非法关押她二十多天,勒索八千元才让她回家。

2015-2-22-minghui-handan-wangqiufen
王秋芬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宋振海等法轮功学员开车途中向民众免费发放神韵光盘,被杜村集乡派出所几个警察绑架。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下午,宋振海妻子王秋芬去要人,被国保警察张绪明等人在公安局门口强行劫持,非法关押四十天。

残酷的迫害,使宋振海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最可怜的还是他们无辜的女儿,从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被迫害的恐怖阴影中。二零一四年爸爸妈妈再次被中共绑架后,十三岁的她受到的打击太大了。没有父母的照顾、疼爱,幼小的她无依无靠,受人讥笑,也不能上学了,最后她被迫离家出走。几个月时间了,家里人还不知道孩子现在在哪儿。二零一五年二月中旬,宋振海被第三次开庭后,被临漳法院非法判三年刑期,当事人不服,目前该案已经再次上诉到邯郸中院。

两岁时和父母一起上访,六岁时再也见不到父亲了

王书军和妻子赵素英是邯郸成安县林里堡乡王彭留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时他们的女儿只有两岁。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王书军和赵素英带着只有两岁的女儿一起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回来后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石家庄第四监狱。石家庄第四监狱是邪恶的黑窝,王书军在那里受尽了折磨,于二零零三年十月才被放回家。

2012-6-13-cmh-pohai-wangshujun
王书军一九九二年五月在新疆边境部队当兵服役时的照片

二零零四年四月,邯郸六一零头目曹志霞指使县公安局连日红等恶徒绑架了王书军,在洗脑班恶徒对王书军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长期的监狱折磨,使王书军年轻而健康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在洗脑班关押一个多月后,王书军已是奄奄一息,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决不写保证书。曹志霞之流看他身体实在不行了,怕担责任才放他回家。可长期的迫害使王书军的身体再难恢复,王书军于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日凌晨四点含冤去世,年仅三十六岁,家中一贫如洗,孤儿寡母穷的连安葬的费用都没有。那年,王书军的女儿仅仅六岁,就再也看不着疼她爱她的父亲了。

两岁的孩子被警察摔在地上

王新征,女,邯郸市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时正抱着刚刚两岁的孩子。那是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上午,邯郸和平路派出所侯庆丰、牛卫之、申海宏、孙文虎等八名恶警突然闯入王新征、王虚问家中,不问青红皂白进行抄家,强行把王新征和怀中两岁多的孩子按在地上,强制给王新征戴上手铐。两岁多的孩子被摔在地上吓得哇哇大哭,恶警不管不问,把王新征硬拖到警车上。

王虚问见此暴行,进行制止,“你们凭什么抓人、抄家,这是执法犯法。”这时恶警恼羞成怒,拿出空白的搜查证,临时填写,让王虚问签字,遭到王虚问拒绝后,四名恶警把王虚问硬抬上警车。

这时王虚问妻子发现恶警撬开抽屉,把一万多元人民币抢走,王虚问妻上前要钱,说:“这是我个人多年积蓄,这钱你们不能拿。”两名恶警向后扭住王虚问妻子的胳膊,说:“再动就把你铐上”,另一恶警说“把她绑起来”。后王新征被中共当局非法劳教一年半。

几个孩子被作为人质,十四岁的仝铁龙被恶警铐了一天一夜

仝瑞卿,男,邯郸法轮功学员,仝瑞卿老人目前仍然被非法关押在河南新郑监狱遭受迫害。中共当局为了抓捕他,曾经将他的几个孙子作为人质。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大名县公安局出动五辆警车,二十多人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仝瑞卿的家,恶警不但抢走了电脑、打印机,还抢走了五万多元的现金、六万多元的存折,而且把一部份皮衣等贵重衣物抢走,家里一片狼藉,当时仝瑞卿不在家,恶警便绑架了他的几个孙子作为人质。

这些孩子分别是:大孙女仝晓凯、二孙女仝小宁、孙子仝铁龙。更为恶劣是,恶警把只有十四岁的仝铁龙用手铐铐了一天一夜。三月九日下午,恶人把仝瑞卿的儿媳白顺峰和二孙女仝小宁送进了大名县万堤看守所,把大孙女仝晓凯和孙子仝铁龙放回找他们的爷爷,并扬言找到仝瑞卿才能换回仝小宁。

恶警威逼孩子说出父亲的工作地点

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邯郸市复兴区郝村派出所五、六名恶警无缘无故闯入西邢台村法轮功学员魏保全的住所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真相光盘等资料。魏保全当时不在家出去干活了,他的妻子在好心人的提醒下提前走脱。

没抓住人,恶警们心有不甘,就把魏保全正在上初中的孩子带走。孩子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吓得直哭,说后天还要参加中考。于是,恶警就威逼孩子,让他说出父亲的工作地点,结果坏人罪恶的图谋得逞了,孩子的父亲遭到恶警的绑架迫害。

中共真是阴险之极,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有多大的承受能力和分辨能力?当恶徒们威逼孩子出卖自己父亲的时候,给孩子造成的心理压力该是何等的大?从那以后,魏保全的孩子整日生活在愧疚与恐惧之中,这段伤痛要在孩子的心里要留存多少年才能够消除?

孩子护爸爸,被恶警满院追着打

邯郸市一李姓法轮功学员自修炼法轮功以来,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 。可是这样一个好人,从一九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八年七月这九年期间,当地恶警上门骚扰、抄家、罚款等次数数也数不清了,他本人只记得被送看守所拘留五次,劳教二次,自然对他的迫害也牵扯到家人和孩子。

那是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左右,恶警拿着他家的钥匙直接开门抢劫。李的儿子当时才十三岁,护着爸爸,一恶警恼羞成怒,口出恶语,满院追着孩子打,孩子哪里躲得过,被恶警捉住“啪啪”就是两个重耳光。

七、八个月大的女婴和母亲被关押在看守所遭受迫害

邯郸市杨凤莲是个大学毕业生,和丈夫刘军均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夫妇俩抱着七、八个月大的女儿,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讨还清白。后被非法抓捕遣回邯郸,当时夫妻俩是合戴一副手铐,另一手抱着孩子被押着回来的。在看守所期间,只要说一句“不炼了”,就可以被放出来,可是杨凤莲一直坚持就说“炼”。女婴跟母亲住在牢房里,因为没有东西吃,妈妈没有奶水,常常饿得孩子直哭。

一天,省公安厅厅长来看守所视察,把杨凤莲叫出去谈话,厅长说:“你这叫孩子多受罪啊。”杨凤莲说:“不是我叫孩子受罪,是你们把好人当坏人关,我的孩子有啥罪?”她义正词严的驳斥令厅长哑口无言。对话时,牢房的铁门紧锁,所里不让任何人照顾杨的女儿,女儿找不到妈妈,又没东西吃,就拼命地哭,哭困了,睡一阵,醒过来又哭一阵。

出来以后,杨凤莲夫妇又被中共当局非法拘留四、五次。他们家里租的小房子也被公安抄了,家里的东西全被扔到院子里,刮风、下雨、下雪,全都淋坏了。他们被从家中带走时,回头看看,心想也许回不了这个家了。每一次他们被放出来都要被勒索“罚款”五千元,原来全家仅靠刘军挣的几百块钱度日,刘军被抓后断了生活来源,每次都是朋友帮助凑的“罚款”,实在没有办法,杨凤莲只好靠卖血来养家糊口,女儿的营养更是跟不上。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号前,刘军和杨凤莲夫妇又一次被公安从家中非法抓走。第二天杨凤莲被恶警押回家抄家时,她带着年仅两岁的孩子堂堂正正摆脱了恶警们的控制,从此,母女俩过起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母亲被绑架,女儿连续几天吓得家不敢回家,连觉也不敢睡

赵改芹,女,年龄未知,邯郸曲周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农历三月二十四深夜两点,侯村镇派出所的崔朋章、马金生、娄庆文等警察,开着三辆警车带领二十余名打手,闯到前陈村抓捕大法女弟子赵改芹。暴徒们跳墙越屋窜进该弟子家中,没有任何证件,不由分说连穿衣服时间都不留,就连人带被子一下裹走,塞进警车连夜奔到曲周县城,临走还抢走了一个充电的手电(该弟子借别人的,浇地时用的)。当时把赵改芹的女儿吓得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此后连续几天吓得家不敢回家、觉不敢睡,合眼就看到那一伙人绑架母亲的凶恶面目,狰狞的嘴脸。孩子的精神和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结语

本文列举的这些案例,只是在明慧网上收集的有关邯郸地区部份孩子们的苦难遭遇,更多这样迫害案例,由于中共信息的封锁还不能搜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更多迫害真相的曝光,我们将会对本地区孩子们被迫害的情况不断搜集和补充。

为了掩盖罪恶,中共以《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缔约国和《未成年保护法》装点门面,愚弄百姓。其实,这些文件不过是一纸空文,中共压根就从来没有遵守,更不会兑现它的承诺。因为中共本质上就是邪恶的,它就是恶,它就是毒。所以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也会毫不手软地连带迫害那些幼小的孩子,读者从本文所列举的案例可见其邪恶一斑。

从西方人前往伊斯兰国被定罪说起

文/陆振言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近一个时期不少西方国家逮捕了前往伊斯兰国(ISIS/ISIL,被联合国定为恐怖组织)的本国公民,并对之控以参加恐怖组织、叛国罪。这些人就算没有来得及参与实质的恐怖活动,他们也是从精神上、舆论上,或者经济上支持、壮大恐怖组织,因此也被定罪。

由此我们想到一个问题。其实很多中国人自觉或不自觉地发誓加入了恐怖组织,却还蒙在鼓里。

《共产党宣言》中有这么一段话:“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

在一个自由国家,任何如此推崇暴力的政党、组织都被视为恐怖组织。这就是为什么西方国家将共产党视为洪水猛兽。迪斯尼的动画片《汽车总动员》中有 一个场景:“闪电麦昆”作为主角车,破坏了小镇上一些公共设施。当它被法庭审判前,镇子上的居民都在骂它:“噢,你是个坏车,你破坏了我们的环境!法西斯!共产党!(fascist!commie!)”法西斯和共产党都热衷于暴力、杀戮,自由社会当然把他们看作是一类的,其实都是恐怖组织。在自由社会孩童都把这当作常识。

网络上曾经流传一个帖子“大陆课本上那些课文的作者 他们都自杀了”。其中列举了中共文革期间被迫害自杀身亡的文学或艺术家,尤其是大陆学生们从课本中熟知的那些名字,包括文学家、历史学家邓拓、老舍、罗广斌、杨朔、范长江、吴晗、翦伯赞、傅雷、田汉、赵树理、柳青、周立波、何其芳、郭小川等,艺术家言慧珠、严凤英、上官云珠、周信芳、盖叫天、荀慧生、马连良、尚小云等;美术家潘天寿、丰子恺、陈半丁、秦仲文等数百人。

中共老叫嚷“邪教”让人自杀,以此栽赃法轮功。可法轮功教人真善忍,自杀和杀生都是法轮大法著作中绝对禁止的罪行。中共的宣传的所谓“自杀”、 “杀人”都是诬陷(更多内容见《明慧专题:“1400例”真相》 )。而上述铁的事实不正说明中共是十足的邪教、恐怖组织吗?!

中共建政以来,在历次运动中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还要多,包括五十年代的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六十年代的全国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八九年六四屠杀大学生,一九九九年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群体,甚至在法轮功学员活着的时候摘取他们的身体器官贩卖牟取暴利!

想一想中共犯了多少罪恶!当初那些高举拳头,对老天发誓把生命献给中共、为它奋斗终生的党、团、队员们,不就跟前往伊斯兰国加入恐怖组织的人一样,也参与了一份罪恶吗?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作恶遭天谴的之时,那些当初发毒誓,为中共“奋斗终身”,“牺牲一切”的人,岂不危险?!

现在有一亿九千万中国人声明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就是因为看清了中共是十足的邪教+恐怖组织,要废除当初的毒誓,做个良心干净的中国人,为自己换一个美好的未来。希望更多明白真相的人,也做出这样的良知的选择。

中纪委批有人“暂且低头” 一老虎对号入座(图)

7161816968
反腐打到江泽民家族,江绵恒被指首当其冲(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5年02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晏清流综合报导)日前中纪委网站再刊文为持续反腐吹风,当中罕见提到现在“大老虎”会耍计“暂且低头”及腐败与政治相互渗透。此前江泽民之子江绵恒被免中科院上海分院职务时,其表态被对号入座。近期不利江绵恒的消息则频频传出。

有人“暂且低头”?江绵恒对号入座

中纪委网站23日刊文《反腐“一阵风” 那只是传说》 称反腐远没有到“鸣金收兵的时候”。又指“越往深处,反腐面临的困难会越大。”今天的“老虎”很聪明,往往会耍“现在打枪,暂且低头”等各种花招,“具有很强的欺骗性”。并再次强调“不定指标、上不封顶,凡腐必反,除恶务尽”。

文章还强调现时老虎“还不单单是贪财问题,往往腐败问题和政治问题相互渗透”,声称要“横下一条心”,如果“一阵风”,就可能前功尽弃、功亏一篑,云云。

其中,文章除了涉及习王早前提过的部分言论,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特别提到现在老虎会耍“暂且低头”等各种花招欺骗,及“往往腐败问题和政治问题相互渗透”。

而此前江泽民之子江绵恒的表现似乎对号入座。

据中国科学院上海分院网站1月8日消息,1月6日,中科院上海分院宣布,江绵恒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该职位将由朱志远接替。公开资料显示,江绵恒生于1952年,今年才62岁,多家媒体分析称,如果单纯因为年龄原因而卸任,似乎有些说不通。

据报,江绵恒在被宣布离任后表态用词“服软”意味浓,包括“拥护决定”,“感谢支持”,“希望一如既往地关注和支持”本人云云。

江绵恒突然卸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职务引发外界诸多猜测。不过,去年在令计划被正式宣布落马前,有大陆媒体含蓄地揭示了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与江泽民儿子江绵恒之间有商业连带关系。外界揣测,江绵恒卸任的另一个原因,可能与令计划有关。

早前有港媒引述北京消息人士称,胡锦涛根本不承认令计划是自己的“什么人”。令计划反而与江派关系很密切。令家与江派落马官员薄熙来家族有很深的渊源关系,令计划又被指与周永康有政治约定,而周薄之间也已被港媒爆出曾密谈否定邓小平理论及“大干一场”。这一圈子“大老虎”是否如中纪委文章所指“往往腐败问题和政治问题相互渗透”,就耐人寻味。

江绵恒陷“出事”传闻 风声吃紧

有关江绵恒“出事”传闻近期密集出现。

据香港《争鸣》杂志最新一期消息称,2013年中纪委接到实名举报,江泽民侄子、原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涉卷入多宗大案,包括周正毅案件和社保基金大案,及涉及金额高达万亿的上海招沽案。吴志明被指与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均是上海招沽案的幕后黑手。

而继江绵恒1月6日被免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后,《北青网》1月19日刊发长文《江绵恒的人生角色》。旅美学者何清涟认为,这是大陆媒体影射江绵恒将“出事”。

近期,中央巡视组反馈中国联通“存在内外勾结、权色交易等问题”,早前以一手创建的网通与联通合并,被认为是联通幕后真正老板的江绵恒再成焦点。

更为吊诡的是,去年8月就有海外媒体爆料称,江泽民之孙、江绵恒之子江志成及刘云山的儿子刘乐飞这两个新一代“太子党”都有政治雄心,其在与本土互联网新贵结盟背后还暗藏惊天政变计划,被爆“一旦时局有变,会迅速推出自己人登顶中国政坛,接掌中共政权”。

据《路透社》报导,2010年9月21日,江志成在香港注册博裕,1986年生的江志成是唯一董事。海外媒体披露,博裕仅在投资日上、信达两单生意上就大赚数亿美元。

关于中共干扰破坏神韵艺术团演出的调查报告

32241281002

前言

旨在恢复被中共破坏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艺术团,2006年2月在纽约无线电城成功登台连演七场后,美国百老汇Billboard杂志2006年把神韵艺术团列为全美七大舞台秀之一。随后几年, 在全球的巡回演出声誉日隆,在西方主流社会以及海外华人中引起震撼。让人们打破中共长期的党文化洗脑、灌输所构成的思想桎梏去领略真正的中国传统的神传文化,中共视为这是对其独裁政权最大威胁。中共驻外使(领)馆与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密切配合,以骚扰晚会赞助商、密集电话干扰订票热线、威胁华人社区、写信给VIP、冒充法轮功学员等方式阻挠观众欣赏神韵演出。为加强造谣惑众的外宣势头,2006年7月[1],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在互联网上开办了反法轮功“专业网站”(以下称“610网”)[2]。追查国际对此恶性事件立案追踪调查。报告如下:

一、攻击诋毁神韵的文章主要来自“610办公室”主办的网

自2006年7月建立以来,据不完全统计,“610网”上发表攻击诋毁神韵演出的文章共约230多篇(包括转帖、转载)[4]。这些对神韵演出歇斯底里的谩骂和诋毁的文章,多来自各级邪教协会的写作班子和610办的成员组稿,以如下化名在网上发表:记者厉洁、通讯员易家言;作者:陈景远、江涛、张仲德、余军、丹琳、宝善寺、白衣子、楚钧、霜刃、骆志军、刚健为、泰然、秦风、卢国梁、海波、郑怡、许言、卜心。皓然、天鸣、沐呓、李芬(编译)、许强(编译)、艾章(编译)、南怀隐(编译)、张鹤blog(博客)、相瑞blog(博客)等。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在使馆网站发表诋毁“新唐人电视台”筹划的2007年“新年晚会”的“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声明”,其供稿来源就是“610网”。[5]

“610网”[6]、中共使领馆[7]还拿着几篇“西方媒体”转述中国驻外大使馆和中共侨领观点的文章来代表“主流”西方媒体、观众观点,在网上来回炒作,混淆视听,编造国际舆论来欺骗民众。

二、参与干扰破坏神韵演出的部分中共驻外使(领)馆及外交人员名单

欧洲

驻德国慕尼黑总领事馆

2008年3月19日,托尼卡尔演出公司经理海尔穆特•保利(Helmut Pauli) 在接受慕尼黑的德国主要日报之一“南德意志报”采访时表示,驻慕尼黑中领馆强迫他取消神韵演出,副领事王彦敏威胁他说,如果不取消神韵,他今后将无法得到中国的入境签证,而且他们公司和所有大陆演出团体的合作将泡汤。保利对“南德意志报”记者说,“我可不吃这一套,演出就是要照常进行,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度”。“南德意志报”(Suddeutsche Zeitung)以“中方想让演出不成”为题,揭露了慕尼黑中领馆阻止神韵上演的阴谋[8]。

慕尼黑日报3月20日报导中领馆对当地演出公司施压,文章题为“来自远东的威胁”。

32241281003

以下是慕尼黑总领事馆干扰神韵演出部分调查录音[9]:

(问:追查国际调查员;王彦敏:慕尼黑总领事馆付总领事)

问: “是慕尼黑总领馆的王副总吗?我是…… 我想了解点事情,你们阻止神韵晚会在幕尼黑演出的工作进行的如何?”

王彦敏:“我们就根据杨总的指示专门去找了有关负责搞这个演出合作的演出方,就这个事情做了交涉,……争取在这边打掉让他们放弃。”

问: 除此以外你们还采取了哪些措施了?

王彦敏:“通知所有中方的华人华侨、还有学生拒绝,不出席有关的活动。这方面上星期一接到有关消息的时候马上就把这个都布置下去,而且都传达到了。有关侨领还有其它学会主席都表示,我们会把所有这个情况转达各个华人,主要目前这个工作做到这一步。”

问: ……

王彦敏:从我们跟演出公司了解的情况,…我们主要是找他这个牵头的人谈,…我们要求你们坚决放弃,取消这个活动。…我说你只要走出这一步,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跟法轮功合作,那我们毫不客气。今后所有的中国的,不管是官方的、非官方的,所有的机构有关的演出活动,你甭想得到任何合作。而且向你这样的情况,一但你继续合作下去,那你考虑自己的后果,我事实上明确的跟他说了。…当然今天要跟他这个经理谈的话,我要跟他说的还要重一些。…一个是我们会通知所有的华人华侨,我们在这的不参加你的活动,第二自然而然,你今后跟中国的一切活动,你别再去考虑跟中国有合作,我们可以把你这个情况通知到国内所有的机构,要求所有的有关的活动你就甭想给你参与。另外一个我们会采取进一步的措施,意思是把他上黑名单…所有的你几乎要考虑这个后果,你到底跟中国还合作不合作,准备就是跟他说的更狠一点。

问: …有关政府方面的?

王彦敏:实际从这个演出活动来看…,我的想法是不管怎么样要跟政府明确提出来,这些政要高官就是不要出席这些活动,这是要把我们的要求转达上去…。

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

中共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于2009年1月6日致信德国黑森州州总理办公厅和当地外国领馆,以国家外交信函形式诋毁神韵艺术团[10]。

驻法兰克福总领事馆信函复印件
32241281004

驻丹麦大使馆

丹麦最大、收视率最高的国家电视台(DR)一台,在2008年3月18日晚间九点的黄金新闻段播出了一条长达四分多钟、名为“丹麦剧院遭遇中共压力”(Kinesisk pres på Danmark i teatersag)的新闻[11],报导说,丹麦皇家歌剧院原本要在复活节期间上演一台来自美国的中国传统文化演出“神韵艺术晚会”。中共使馆官员于2007年12月7日亲自来到丹麦外交部,就此事向丹麦政府施压,要求取消神韵艺术团演出。由于中共政府驻丹麦大使馆施压,迫使皇家歌剧院单方面取消了这次演出。

驻瑞典使馆

2008年1月26日,瑞典《每日新闻报》(DNr)和《克林日报》(Corren)等多家媒体在报导中说:当神韵艺术团三月底将来斯德哥尔摩Stockholm)和林雪平(Linkoping)两大城市演出的消息发出后, 本星期五(1月25日)林雪平文化处官员约翰.林格伦(Johan Lundgren)接到中共大使馆的电话。约翰•林格伦(Johan Lundgren)说,“一个自称是领馆官员的人打电话要求取消演出。如果不能取消演出,林雪平市和中国的关系将受到影响。林格伦(Johan Lundgren)认为“这是很明显的想要施加压力。我表示我们无法取消演出。我没有具体问双边关系受到影响意味什么,但谈话显示中国没有人权”[12]。

瑞典《每日新闻报》(DNr)2008年1月26日报道影印件
32241281005

《克林日报》(Corren)2008年1月26日报道影印件
32241281006

美国

驻洛杉矶总领事馆
政治新闻领事周晓玫

在2004年1月份,中国驻洛杉矶总领事馆政治新闻领事周晓玫给各地法学院教授写信,要求不要接受新唐人就“全球新年晚会”进行的采访[13]。

2007年12月,中共驻洛杉矶领事馆致信加州橙县县政委员会,要求不能在一月中旬支持新唐人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声称晚会得到了法轮功学员的支持。橙县县政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诺比(Chris Norby)当即在《洛杉矶时报》公开反击中领馆的施压。他说:“你们的要求对我是个侮辱,我当然不会答应。”《洛杉矶时报》2008年1月3日以“橙县官员被中共政权信件所‘侮辱’”(O.C. official ‘insulted’ by letter from Chinese government)为题报导了该事件[14]。

驻芝加哥总领事馆

2008年12月23日,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在使馆网发表没有任何署名的文章,刻意煽动对“神韵晚会”的仇恨,故意把反对中共破坏传统文化歪曲成“反华”[15]。

驻休斯顿总领事馆领事乔红

2007年12月23日,《大紀元》收到了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市(Fort Lauderdale)市长吉姆•诺格尔(Jim Naugle)公开休斯敦总领事馆领事乔红给市长本人的信件,信中威胁并称支持新唐人电视台主办的圣诞晚会会影响市长“私人名誉”。这封信的日期是12月4日,落款是休斯敦中领馆领事乔红,并有乔红的中文签名。[16]信中在开头以黑体字表明,该信的主要目的是有关新唐人电视台在12月27日和28日在劳德岱堡市奥芮内剧院(Broward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 Au Rene Theatre)演出的圣诞晚会。

休斯顿总领事馆寄给佛州劳德岱堡市市长的胁迫信
32241281007

信的落款是休士顿总领事馆领事乔红的中文签名
32241281008

2010年1月底,在美国阿肯色州的小石城,神韵在当地最好的剧院罗宾逊中心音乐厅(The Robinson Center Music Hall)隆重登场前,剧院方将一封来自休斯顿总领事馆的抹黑神韵的信件曝光。这封长达13页的诽谤信[17],除了诋毁神韵演出“破坏中美关系”、“破坏中国稳定”、“颠覆中国政府”、“传播反中国的宣传”、“歪曲中国文化”云云,信中还称:“如果神韵晚会主办方向你们申请场地或赞助等,你们要说‘不’。”小石城市政府会议暨旅游署工作人员表示,该信件既无签名又没日期[18],看起来并不像正式、正规的信件,而且用的是最慢的邮递方式,实在是太“低调”了,中领馆的做法很荒谬、心虚。

驻美国大使馆

2007年12月马里兰州巴尔的摩Lyric Opera House的经理收到过中领馆打去的骚扰电话[19]。

2008年2月25日,中国驻泰王国大使馆转载了来自“610网”的“中国驻美国大使馆2006年5月12日发表的声明”,攻击诋毁“新唐人电视台” 2007年在华盛顿举办的 “新年晚会”[20]。

2009年2月11日至15日在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歌剧院上演“神韵艺术晚会”的前夕, 2009年1月14日,“610网”发表了作者为“中国驻美国大使馆”2009年1月7日的来稿,针对演出节目中表现信仰自由、人权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内容诬蔑为“反华宣传”,混淆“中华”与“中共”的概念[21]。

在2010年1月19日至24日在肯尼迪艺术中心歌剧院上演“神韵艺术晚会”的前夕,中国驻美大使馆发文对“神韵晚会”肆意诋毁抹黑,题目内容基本照抄2009年在“610网”发表过的陈词滥调。并歇力煽动“喜欢中国文化的各界人士”,企图对这些人士进一步谎言洗脑与仇恨宣传,阻止人们通过“神韵晚会”了解没有共产党“文化”影响的传统中华文化[22]。

驻纽约总领事馆

2007年12月11日,纽约州众议院议员麦克尔•班杰明收到总领事馆无署名电传,信中以“中美关系”相威胁,胁迫美国议员不要以任何方式“支持”圣诞晚会和新年晚会[19]。

美国新泽西NJPAC剧场主管在2009年1月神韵演出前,连续许多天收到纽约总领事馆的电话,威胁NJPAC并要求他们不要让神韵在该剧场演出。那位剧场主管女士忍无可忍将电话打到中领馆找到总领事彭克玉说:这里不是中国,只要符合手续和要求谁都有租借场地的权利,不许他再来干涉[23]。

加拿大

2004年1月,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写信给当地政府官员,要求他们不要给新唐人电视台的重大活动发贺词、不要接受采访等[24]。

驻加拿大卡尔加里总领事馆总领事吴新建

中共驻卡城总领事吴新建亲自登门,对亚伯塔国际旅游公司(TAI,Travel Alberta International)总裁提出要求取消对神韵的赞助协商,并要挟,“否则,将会影响旅游公司与中国的生意、赴大陆签证将会遇到麻烦。”曾非常热衷于赞助神韵演出的亚伯塔国际旅游公司,在协商的最后阶段,于2008年4月11日,通过电子邮件向卡尔加里神韵晚会主办方、加拿大阿尔伯塔省新唐人电视台表示:由于公司受到中共总领事吴新建的压力,被迫取消对神韵演出的支持[25]。

澳大利亚

2006年2月18日,新唐人电视台主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在悉尼著名的国家剧院(State Theatre of Sydney)登台前夕,2005年12月14日,悉尼总领事馆给澳洲各级政府的议员们发信,要求他们 “不要接受新唐人电视台的邀请信”前往欣赏演出。信函的抬头是中共驻悉尼总领馆,是以悉尼总领馆的名义发出的,但没有总领事署名,也没有悉尼总领馆的公章。信中尽是造谣、诽谤之词[26]。

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给澳洲各级政府的议员们信函
32241281009

2007年3月28日晚,澳洲ABC国家电视台著名时事评论节目“晚间热线(Lateline)”在黄金时间报道了将于3月29日在悉尼上演的新唐人晚会,并揭露了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对晚会的干扰。“晚间热线”王牌主持人托尼•琼斯(Tony Jones)在节目介绍说,澳洲的中共外交官要求澳洲的政治家们不要出席一个中国新年晚会。电视画面中展示了中共驻悉尼总领事写给纽省各议员的信件[27]。

澳洲时事评论节目“晚间热线”ABC- Lateline 网络截图
32241281010

马来西亚

2008年3月17日,马来西亚一家英文媒体《马来邮报》(Malay Mail)刊登了一篇大篇幅报导,讲述中共如何向马来西亚政府施压,迫使马国政府单方面取消神韵晚会演出准证之详情。

中共大使馆的发言人在接受《马来邮报》记者采访时否认向马国文化部施压,逼迫马国取消神韵晚会演出的准证,但是承认就此事曾和马国文化部“沟通”(communicate)。马国文化部发言人承认中共大使馆曾就此事联络他们[28]。

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在2009年1月8日发表攻击诋毁神韵演出的文章中引用了一位来自马来西亚政府官员的话说,“来西亚政府取消了原定于2008年3月22、23日在马举行的神韵歌舞晚会。政府部门取消晚会是因为中国大使馆反对晚会的组织者——美国的新唐人电视台”[29]。

结语

自共产党在中国建党后,便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敌,为摧毁这超过5000年的古老文明作煽动宣传,中华神传文化被贬斥为“封建迷信”、“愚昧落后”,是共产党人“革命的对象”[30]。1949年共产党在中国武装暴力夺得政权后,中共政权即推行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共独裁者意志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文化”[31]。1966年初,中共党魁毛泽东发起彻底摧毁中国传统文化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因强行对外输出 “革命”而招至近30个国家先后与其发生外交纷争,中共的“世界革命”才被迫暂告一段落[32]。事后,国防大学战略研究室教授、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兼职教授徐焰评说:“一个国家怎么能够号召在别的国家干革命呢?这不是严重干涉他国内政、颠覆他国政府吗?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跟其它各国搞好关系呢?”[33]显然,中共党人的经验教训是以“文化大革命”的方式进行统战全球是策略性的一次失误。

1978年,中国开始实行“对外开放”,其庞大的内需市场令全世界为之激动,很多“慕利”而来者,想方设法地希望可以分一杯羹的心理,恰好迎合和纵容了中共对外输出其价值观之野心的极端膨涨,近年来越演越烈。中共不顾外交惯例,肆无忌惮的动用驻外使馆和外交官员以及特务组织在世界范围内破坏干扰神韵艺术团的演出,就是一起典型事例。中共在世界范围内以经济利益诱惑迫使西方放弃他们的道德和价值观的战略实施,使西方国家试图通过贸易往来促进中国人权、言论、改善人权的幻想破灭。

参考资料:

《晋风网》
《四川泸县得胜镇人民政府公众信息网》
(略)
调查记录No.200607-610Net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泰王国大使馆》2008年2月25 日报道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2006年发表的声明”
(略)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网》
《大纪元》3月21日讯“德媒揭慕尼黑中领馆施压神韵承办方”大纪元德国记者居意北、黄芩编译报导
http://www.epochtimes.com/gb/8/3/21/n2054023.htm
调查录音2008 (见上面 mp3 格式资料)wang_yanmin.record_parts_for_report-123.output.mp3
《大纪元》2009年2月21日讯“神韵欧洲巡演 中共干预德国内政信函曝光”
http://www.epochtimes.comhttp://www.epochtimes.com/gb/9/2/21/n2437434.htm
DR Forside 18. mar. 2008 “Kinesisk pres på Danmark i teatersag ”
http://www.dr.dk/Nyheder/Kultur/2008/03/18/172219.htm?rss=true
瑞典媒体2008年1月26日报道的影印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8/171231.html
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政治新闻领事周晓玫给XXX教授的信(2004年1月)。(档案La200101扫描件)
Los Angeles Times, USA, January 03, 2008|Christian Berthelsen, Times Staff
Writer “O.C. official ‘insulted’ by letter from Chinese government”
http://articles.latimes.com/2008/jan/03/local/me-letters3
《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2008年12月23日
《大纪元》12月23日讯“美国市长曝光中领馆胁迫信 继续褒奖圣诞晚会”
http://www.epochtimes.com/b5/7/12/23/n1951316.htm
《大纪元》1月21日讯“中领馆诋毁神韵信曝光 剧院拒绝干扰上报FBI”
http://epochtimes.com/gb/10/1/21/n2793730.htm
影印件:休斯顿总领事馆长达13页的诽谤信既无签名又没日期

《大紀元》1月18日訊“谁代表中国文化的交锋 中共恐吓纽约侨界观神韵”
http://www.epochtimes.com/b5/8/1/18/n1981308p.htm
中国驻外使馆发表的声明 《中国驻泰王国大使馆》2008年2月25日转载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2006年5月12发表的声明”
http://www.chinaembassy.or.th/chn/ztbd/tb/t409686.htm

《中国驻美大使馆》
《大纪元网》6月14日讯“中共特务假冒法轮功给剧院写威胁信 案件报FBI” 大纪元记者卫泳美国新泽西报导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14/n2937157.htm
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给加拿大政府官员XXX的信(2004年1月)。(档案Toronto200101)
《大纪元》2008年4月25日讯“中共领事胁迫赞助商 反为神韵演出热身”
http://www.epochtimes.com/gb/8/4/25/n2094452.htm
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给澳洲各级政府的议员们信函影印件20051214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Lateline”Broadcast: 28/03/2007 Reporter: John Stewart “Politicians urged not to attend controversial Chinese stage show”
http://www.abc.net.au/lateline/content/2007/s1884218.htm
《明慧网》2008年3月21日“马来邮报报导中使馆干扰神韵演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1/174858.html
《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馆》2009年1月8日
http://www.chinaconsulatechicago.org/chn//zt/Z8/t530962.htm
《宁波大学涌潮网》毛泽东《新民主主义论》(1940年1月)作者:毛泽东
http://student.nbu.edu.cn/ycIdeology/showNews.aspx?columnID=1026&newsID=14701
邓小平称,“我国的文化是社会主义文化,它必须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指导下,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南方网》“邢贲思:论邓小平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思想” 求是杂志社 邢贲思
http://www.southcn.com/nflr/llzhuanti/jndxp/xuexixinde/200408050687.htm
《文新传媒网》2006年8月20日 “王稼祥 无私无畏追求真理” (第二十段)朱良(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原部长)来源:新闻午报
http://www.news365.com.cn/wxpd/wz/rwcq/200608/t20060820_1071353.htm
《许昌党建网》“中国的军事建设与国家安全(讲座实录) ”
http://www.xdj.gov.cn/ShowArticle.asp?ArticleID=734

English link:
http://www.upholdjustice.org/node/196

追查国际

疑接“中国公司”献金 两英国议员停职

105142677
英国资深大臣里夫金爵士(左)和斯特劳(右)陷入政治丑闻。 ( LEON NEAL,JUSTIN TALLIS/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5年0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马丽综合报导)英国前保守党外交大臣和国防大臣、现任英国议会情报与安全委员会主任的里夫金爵士(Sir Malcolm Rifkind)和英国前工党外交大臣斯特劳(Jack Straw)跟假冒“中国公司”的媒体记者“接洽”,谈论帮助“运作关系”以及酬劳问题,这一消息被披露后在英国政坛引起轩然大波,两人被停职。

两位资深议员停职

在被媒体踢爆可能接受私人公司献金后,英国Kensington区国会议员、议会情报与安全委员会主任里夫金爵士被暂时停职,他此前监督主管英国军情五处和六处的海外情报工作,早年曾在撒切尔和约翰‧梅杰首相内阁内担任部长。

另一位Blackburn地区的国会议员、前工党外交大臣斯特劳说,自己已经主动暂停了议会的工作,该党派说已经意识到了对斯特劳“令人不安的指控”。

英国《每日电讯报》和Channel 4电视台的Dispatches节目组记者,冒充假的中国公司的工作人员,对英国的政治界进行“利益试探”,里夫金爵士和斯特劳“不幸上钩”。

给“中国公司”进行“有偿服务”?

在录像中,斯特劳自称曾代表一家每年付给他6万英镑的私人公司,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来改变欧盟规则。他在录像中说:“通常情况下,我做演讲收5,000英镑,这就是我的要价。”

而里夫金爵士自称,他可以安排对方对全球任何一个英国大使进行“有效的访问”。他说:“我是个体户,所以没有人付给我薪水,所以我要赚取收入。”他说自己半天的工作收费在“5,000到8,000英镑之间”。而事实上他每年收到67,000英镑作为国会议员的工资。

两名议员自辩无错

目前两位议员都不承认自己有“不合适的做法”,否认自己破坏任何规则。

里夫金为自己辩解说:“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指责记者设圈套获得的指控“毫无根据”,自己所有的“第二收入”都被详细纪录在册,并誓言要作出反击。他还说自己不会辞去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职务,除非被解职。

工党领袖米利班德致函首相卡梅伦,要求发布国会议员不得拥有第二职业的禁令。

大多数政治家没有上钩

卧底记者虚构的传播机构名为PMR,称该公司总部设在香港。

他们选中了12名议员,邀请他们申请PMR的工作,后者据称“有的是钱”,希望聘请“有影响力的英国政客加入其顾问委员会”。

Channel 4电视台发出的声明中说,“不是所有的政治家都愿意出租自己”,“有一半政治家没有回信,一个人说要调查我们,另有一个人说自己对此没什么兴趣,只有里夫金爵士和斯特劳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责任编辑:华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