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民众:支持你们

文: 新西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八日,新西兰部份法轮功学员在首都惠灵顿市中心著名的Te Papa博物馆旁的广场集会,曝光中共十几年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反人类”罪行。

2015-3-30-minghui-falun-gong-newzealand-01
法轮功学员和过往民众交谈,传播真相

2015-3-30-minghui-falun-gong-newzealand-02
法轮功学员和过往民众交谈,传播真相

2015-3-30-minghui-falun-gong-newzealand-03
学员们为往来行人现场演示了法轮功学员在大陆监狱中被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的手术场景,以及中共警察与医院勾结非法出售器官牟利的场景。

学员们为往来行人现场演示了法轮功学员在大陆监狱中被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的手术场景,以及中共警察与医院勾结非法出售器官牟利的场景。他们还打出了“停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解体中共”等横幅。

两位西人主持人向往来民众介绍:中国器官移植的数量已远远超过死刑犯的人数。器官移植不仅明码标价,在中共军队医院的网站上甚至明确写着“肝移植病人平均等候供体时间为一周”。调查人员指出,中国不仅有一个庞大的活体器官库,而且,这是政府参与的谋杀行为!这些器官来源与失踪的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有直接关係。

学员们还向过往行人发放传单和光碟,讲述法轮功受到残酷迫害十六年来一直坚持反迫害的真相。尽管天气不好,刮风下雨,但仍有很多善良民众驻足观看并索要真相资料,还有在附近工作的员工甚至跑来索要一张真相传单然后又匆匆跑回去工作。

有许多民众表示,他们已经在以往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活动中了解了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及活摘器官的真相,并说:“我支持你们”!还有几十位明白真相的华人同胞当场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西人格兰姆(Gram)先生是一位在澳洲居住的新西兰人。他听了法轮功学员讲述真相之后,非常认同“邪不胜正”的真理,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他说:“新西兰是个自由的国度。祝你们好运,希望能早日解决共产党这一真正的‘祸害’。”

来自荷兰的吉米(Jimmy)和珍妮(Jenny)夫妇俩是来新西兰旅行的。他俩已听说过法轮功真相。珍妮愤怒地说:“中共实在太愚蠢了。”吉米说:“你做得很好,我们就应该做这件事。我们不能只靠个人的力量,我们应该共同努力,希望能改变这一切。”他们表示回去会认真看法轮功真相DVD,了解更多。

在惠灵顿议会工作的凯西(Cathay)女士是第一次听说法轮功真相。她非常认真地听一位法轮功学员讲述了从一九九二年法轮功传出,亿万人身心受益;到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学员;到中共为了制造仇恨一手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再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售牟取暴利的真相。她很高兴能够了解真相,并表示一定会帮助传播真相。她走之前拿了真相资料,说:“非常感谢您告诉我这一切。”

在惠灵顿工作的行政管理员海莉(Hailey)女士也是第一次听说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真相。听说全球现在已经有一百五十多万人签名支持法轮功学员,反对中共活摘学员器官牟利的反人类罪行时,她说回去一定仔细了解其中细节。她还十分认同澳洲政府禁止澳洲公民及永久居民去中国作器官移植手术的动议案。

新西兰人戴安娜•安德鲁斯(Diana Andrews)女士对中共强行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感到震惊。她还了解到去年已有近十四万名善良的新西兰人签名谴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签名表已被递交到新西兰国会。安德鲁斯关切地向学员询问了许多问题,其中包括是否中共以这种方式镇压所有的不同信仰人士。她很感谢法轮功学员为她讲述真相,很高兴能得到法轮功的真相资料。

摄影师约翰(John)先生带着他的学生们在活动现场拍了许多照片,其中包括酷刑展及活摘器官场景展示的照片。他谈到自己很愿意为有信仰的人摄影,因为他希望从拍摄中找寻到信仰背后的原因以及其中许多动人的故事。

一位西人女士经过活动现场,她告诉法轮功学员她是一位作家。她说会把今天看到的场景和法轮功真相写进她的书中,希望人们通过她的作品了解这一切。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奴工迫害和恶人恶报

由金龙鱼油库失火想到的

文: 河北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三月二十六日报道了《上海金龙鱼油仓库火灾给人的警示》这篇文章,使我想起了在2011年到2013初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所见所闻。

臭名昭著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与河北益康针织品厂(厂址在灵寿县)相互勾结奴役在押人员和法轮功学员以非法获取暴利,形成了生产销售一条龙。产品有清洁巾、浴巾、尿布、浴帽等,他们把产品原料裁制好后运到劳教所,然后进行锁边、烫头(把锁边线烫掉)、包装,产品还远销海外。每个岗位都制定产量,完不成就加班。管教王炘、刘子维、张宁等经常以厂家着急出货为名让人们加班,几乎不让人有休闲的时间(《曝光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恶行》曾报道过),产量是挤牙膏式的上调,拉货的汽车由小车变成大车加拖挂。劳教所的警察以产量拿奖金。就是年轻力壮的干上一年,到走时心慌气短、月经失调等,很多患上各种病结核、肝炎、风湿等。

有几天人们发现来的货明显的少,而且都是货底,以为厂家要倒闭了清仓呢,后来知道是厂家仓库失火,原料烧了,这样的事至少有两起。

厂家有位质量监督员刘某,经常给劳教所的管教打小报告,说某某某不好好干活等,让管教警察督促干活;还嫌管教给普教的减期多,那些年轻的普教人员锁边干熟练了,出活快。后来那个刘某有两、三个月没露面,等再见到她时已完全脱了相,得了一场大病,往日的气势也不见了。时间不长她儿媳妇生孩子难产住进了县医院,又因小孩窒息缺氧住进了省级医院,花去几万块钱不说,搞的她筋疲力尽两头忙。真是利用劳教所挣黑心钱,现世现报。

古人云:人间私语天闻若雷,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善恶报应,毫厘不爽。如今纷纷落马的高官大都是参与迫害过法轮功学员的凶手,那些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也恶报连连,有的甚至殃及家人。那些报应看似偶然,中共邪党无神论教育出来的人,让其不信善恶报应如影相随,倒霉了都不知道为何?其实都是其作恶的必然呀!奉劝那些至今执迷不悟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赶紧悬崖勒马,将功补过,否则后悔晚矣!

念“法轮大法好” 从严重车祸中死里逃生

文: 大陆法轮功学员家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我妈妈炼法轮功以后,肾病、心脑血管病和严重的腿疼都好了,这是我亲眼所见。我非常相信妈妈告诉我的“法轮大法好”,所以常常在心里默念。正因为如此,我才能从一次严重车祸死里逃生。我知道这是跟着妈妈受益了。

那是二零一三年的五月二十九日,一大早就下了一阵子雨。中午,我开车和丈夫经过了一个村庄。农村的水泥路面被种地的农民带上了很多泥土,因为下过雨的缘故,泥土和着雨水使路面很湿滑。在一个弯道上,由于我进弯的速度比较快,汽车出现了侧滑,我努力控制着车不被甩出去,可无济于事,汽车直奔一棵大树撞过去。

危急中,我想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在撞上大树前的一瞬间念了出来,之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的时候,看见丈夫和一位好心人在车边干着急没办法。我感觉腿特别疼,就喊了起来,丈夫发现我醒了,告诉我消防人员和救护车正在赶来的路上。救援人员赶到后,先割开了车门,然后用扩张器把工作台扩开,把我的腿弄了出来。

当时我就看见我的脚已经掉下来了,只剩一点皮和腿连着。大家把我抬到那位好心人的车上,以最快的速度把我送到了对向开来的急救车上。到了医院一切也非常顺利,我很快被推上手术台。在手术台上,我基本冷静了下来,也想起了妈妈告诉我的话,就在心里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术后我恢复的很快。在恢复的过程中,家人告诉我还要再做一次手术。因为我的腿骨、膝盖骨已经是粉碎性骨折,膝盖周围碎的很严重,要从胯骨上再取骨头过来,小腿两侧还要植皮,我听了很害怕。我又想起了妈妈告诉我的话,于是每天都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

在几天后做第二次手术的过程中,我也一直在念着“法轮大法好”。奇迹出现了,大夫打开我的膝盖以后,发现我的碎骨完全可以对上,不需要从胯骨再取骨了,我知道这是法轮功的李洪志师父帮助了我,心中无比感激。

第二次手术后我恢复得又快又好,比病友下地都早。以前我听过很多人念“法轮大法好”受益的故事,这次是我自己亲身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我真的是跟着妈妈受益了。

法轮大法的恩惠说不尽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我一九九六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心脏病、咽喉炎、鼻炎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心情舒畅,身心愉悦!现在五十岁了,别人都说我象三十多岁的人。

修炼十八年来,我和家人都经历了许许多多神奇的事情,这些事让我认识到,人活在这天地之间是很弱小的,人要健康的生存其实是需要许许多多条件的,一个条件不当人都会有危险,只有得到神佛看护的人才是真正安全的人、真正幸福的人。无神论真的是将人置入狂妄无知而又危险的境地,真的是害人不浅啊!

九六年我刚修炼不久,一天上午我沿着马路走到一座正在建筑的高楼边,突然身体前边、后边、左边、右边都炸开了一朵朵瓷砖砸到地上后粉碎的“石花”。我抬头向上看不到楼顶,至少有几十层高。瓷砖从那么高的楼上掉下来,只要有一块砸到我身上,后果都不堪设想,想起来都令人后怕。谢谢大法师父的保护!

一九九八年我女儿出生时就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女儿顺利出生后,主持医生如释重负的对我说:“我接生二十多年了,这是第一次碰到:你女儿的脐带只有一拃长,如果正常宫缩和生产,都会令胎儿窒息身亡。孩子能平安出生,真是老天保佑!”

孩子一岁多时,她奶奶将一碗刚煮开的豆浆端到餐桌上,一转身,孩子的手抓上了豆浆碗。听到孩子惨叫一声,我急忙从房里跑了出来,抱起被开豆浆淋了一身正在大哭的孩子,我说:“没事没事,我们有师父保护!”看到孩子被烫了,孩子奶奶说:“赶快送医院。”我平静的对奶奶说:“没事!”一会儿,孩子被烫红的头变白了,一刻钟后,烫红的胳膊、手、腿都由红变白了,孩子也不哭了。又过了一会儿,孩子象没事一样,自己去玩去了。见证了这一奇迹的奶奶直给师父磕头:“谢谢师父保佑!谢谢师父保佑!这要是到医院去看也得破相了。”

我妈妈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症,导致耳聋眼瞎,后来跟我学炼法轮功后,耳朵能听了,眼睛也能看了,现在近八十岁的人还经常到外面做事,身体比年轻时还好。我姐姐几十年的风湿病,看过很多医院,一直治不好,炼法轮功后都好了。

现在是交通发达而交通事故频发的时代,交通事故成为一大杀手,要想在交通事故中平安无事,只有得到神佛看护的人们才可以做到。

二零零三年我女儿五岁时被一辆摩托车撞倒,摩托车司机吓的直抖,我过去抱起女儿,对司机说:“没事,我们是修炼法轮功的,你走吧。”摩托车司机吓的车都不敢骑了,推着车走了。我抱着女儿回来后,女儿也真的是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

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三,我们全家八口人去姑奶奶家拜年。我们乘坐的巴士在马路上高速行驶着,突然一人将自行车骑到了马路中间,司机来不及刹车,只好一边刹车,一边将车往左边拐。由于车速太快,车子没刹住,冲出了马路,摔到了马路左边的沟里。神奇的是车子左边着地的玻璃一块也没破,而车子左前方的挡风玻璃却破了,正好形成了一个可以出去的门。车里一个人都没有受伤,正好从这个门里出去了。看到一车人都完好无损,周围看热闹的人都觉得神奇,嘴里不断的说:“真是菩萨保佑!”我对人们说:“我们炼法轮功,是师父保佑了我们!”看到眼前的事实,人们说:“难怪共产党那么打压法轮功你们都不放弃,原来法轮功真的是好啊!”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骑电动车过马路时,一辆电动车高速撞上了我。“砰”的一声,我和车都“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到地上。我求师父保护,希望自己和对方都没事。慢慢的我坐了起来,我看到对方也坐了起来。我新买的电动车护板都被撞破了,我想车可能被撞坏了。我扶起车,坐上去一骑,什么问题都没有,就骑上车走了。撞我的人也走了。

神奇的事情我和家人都经历了许许多多,真是说不尽师父的慈悲与佛恩浩荡啊!我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对人真诚、宽容,凡事多为别人着想,邻里和睦、同事关系融洽,我心情舒畅,和我交往的人也愉悦快乐!当一九九九年江××发动对大法的迫害后,上面领导到单位来调查我,单位领导、同事都出面保我,说我是好人,使迫害化解于无形。

法轮大法让我明白了生活的目地和行为的准则,让生命不再迷茫。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能使人心胸宽广,心地善良。法轮大法能带给生命真正的美好和光明!愿所有人都能拥有这美好和光明!

周晓辉:公安部大调整 “610办”被剥离?

大纪元2015年03月31日讯】近日,中共公安部进行了比较大的人事调整。中纪委副书记刘金国卸任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督察长之职,刚卸任北京市委常委、公安局长的傅政华则继续担任公安部副部长,并出任公安部党委副书记,明确为正部长级,其排名靠前;而此前他已接替刘金国的中央政法委委员的职务。此外,原广西党委常委、纪委书记邓卫平转任公安部纪委书记,他乃是习近平在福建工作时的旧部。

经过此番调整,公安部的主要成员为:公安部部长郭声琨,副部长杨焕宁、傅政华、孟宏伟、陈智敏、黄明、李伟、刘彦平,纪委书记邓卫平等。他们的简历全部在公安部网站上公示。

在此次调整后,出现了一个蹊跷现象,那就是外界传言的傅政华并未接替刘金国出任包括中共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在内的几个职务,至少在其公示的职务中未见,而其他几个副部长的头衔中同样没有出现接替刘金国敏感职务的迹象。反而是已在中纪委工作的刘金国的简历中依然保留着“610”办公室主任等职务,并未撤除。

这的确是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资料显示,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的中央“610”办公室,是江泽民集团专职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由李岚清、罗干等负责组建,王茂林、刘京、李东生等先后出任主任。该机构遍布全国各地,除了中央一级的“610”办公室外,各省、市(地)、县、乡四级都成立了这样的机构,都叫“610”办公室,其中大部份挂靠在各级政法委,少数挂靠在党委办公室。

“610”办公室有其独立的运作系统,它可以任意调度及控制党、政、武警等资源,迫使政府机构配合其对法轮功的迫害,具有相当大的权力。其命令直接来自包括政法委书记在内的高层,其的直接上级决策机构的负责人除李岚清外,基本由历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担任。

然而,经过公安部这次大调整后,原本应由公安部副部长兼任“610”办公室主任的情况并未出现,现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孟建柱的简历中也未提及与“610”办公室相关的职务,而该职务就一直挂在已经在中纪委任副书记的刘金国头上。中纪委副书记管“610”办公室,政法委、公安部淡出,这似乎是在释放某种信号。

笔者推测一个信号可能是现当局有意解散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在原卫生部部长黄洁夫曝出周永康活摘器官的罪恶后,在习近平将目标瞄准“虎王”江泽民之际,暗中取消引起国际社会谴责、国内民众深恶痛绝的“610”办公室,并非没有可能;而且在习近平在京畿多重布局、在将可信之人提拔为公安部纪委书记之后,时机已经相对成熟。

另一个信号大概是由中纪委掌控“610”办公室,除了淡化其职能和作用,将其与政法委切割,似乎也是在为清算其罪恶做铺垫。

如果这确实在不久后证明是公安部大调整后释放的信号,那各地仍在行恶的“610”办公室若还不收手,危险很快将至,而这也意味着江泽民等“610”办公室的始作俑者的“被打”信号更为明显。

责任编辑: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