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敬:北魏重臣崔浩为何死于非命

大纪元2015年04月01日讯】《资治通鉴》和正史《魏书》、《北史》记载,在中国的南北朝时期,崔浩是北魏的重臣,由于自以为自己了不起,不把佛法放在眼里,也不喜欢老子的学说。他多次在太武帝拓跋焘耳边,诽谤佛法,向皇帝进言,鼓动皇帝除掉佛法,下诏诛杀长安的和尚,烧毁佛像。

道士寇谦之虽然希望兴道教,但没想到崔浩竟诛杀和尚,与崔浩力争,苦求崔浩不要杀害和尚,崔浩不听。

崔浩在这次灭佛运动中,权倾一时,风光无限,以至于“自比张良”,一个作臣子的,就敢花三百万劳力,把他编写的国史,刻在碑林上,让天下都来瞻仰,狂傲得过了头。

常言道:“话说大了,不怕闪了舌头?”崔浩很快就尝到“闪了舌头”的滋味,不但“闪了舌头”,连“脑袋”都丢了。公元450年(太平真君十一年)阴历六月,在这次灭佛运动还没有结束时,得意忘形的崔浩就被皇帝以受贿罪,诛杀了,连累了亲族也被砍头。

当初,崔浩诽谤佛法,他的妻子郭氏敬佛,时常读诵佛经。崔浩恼怒,把妻子的佛经烧成灰,撒到厕所的尿中。等到崔浩被抓捕、关入城南的囚笼时,数十名卫士往他身上撒尿,崔浩嗷嗷大叫,嚎叫声在街上都能听到。担任“司徒”的高官被屠戮、侮辱,未有如崔浩的。世人都认为这是报应得到了应验。

崔浩与冀州刺史崔颐、荣阳太守崔模有远房亲戚关系,而崔模、崔颐是近亲。崔浩自恃他家世代都是魏晋公卿,常欺侮崔模、崔颐。崔模气愤地对人说:“崔浩可以欺负我(这个太守),凭什么轻视我家(担任刺史高官)的崔颐呢?”皇帝略有耳闻,所以,株连崔浩的族人时,崔模、崔颐两家获得免死。崔浩不信佛、道,崔模却深深向往佛、道,即使在地上有粪土的地方,也跪拜佛像。崔浩常常大笑,嘲讽他。然而谁能料到,敬佛的崔模在灭佛运动中活了下来,而积极参与灭佛的崔浩,却在灭佛运动中,早早被杀。

而迫害佛法的太武帝拓跋焘和他的两个儿子,也没好下场,都被太监杀死了。

敬神得到神佛护佑,而迫害佛法终将难逃上天的清算,看来是真实不虚的啊。

(资料来源《魏书.卷三十五.列传第二十三.崔浩》、《北史.卷二十一.列传第九》、《资治通鉴.卷一百二十四》)

文章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尚一

Advertisements

仲维光:共产党专制究竟毁灭了我们什么?

——就三个文化问题致友人的信

大纪元2015年04月01日讯】XX,你好!

收到你发来的赞扬张火丁的文字。关于张火丁,我想说的是:我对当代中国大陆京剧的否定性的看法,最直接的起因就是对张火丁,后来才深入到对张学津等。当然我对当代共产党社会的“京剧”的看法首先是从对样板戏开始的,但是对样板戏的看法,单只从政治和社会层面人们就能看到它们的荒谬性和毁灭性,而真正对京剧的毁灭其实是从四九年,乃至可以说五四后,左派导入的马克思的唯物主义、现实主义就开始了。这种毁灭是根本性的,齐如山先生早就感到,并且有所论述。这种毁灭到了彻底意识形态化的四九年后,尤其是到了文革不过是到达登峰造极,非常赤裸裸而已。

我在再次有机会系统地欣赏京剧后,从对样板戏的看法很快感到了的这些根本的变质。而这个感觉最早恰恰是由对张火丁的看法开始的。从她的传统京剧唱法到程派革命京剧《江姐》,再返回来传统戏,我一直无法听她唱完一个完整的唱段,虽然我不止一次地强迫自己多听几句,以尽可能地发现她的好处,但是无济于事。让“程派”诠释革命京剧,连江青都没去做,连毛泽东都反对,可她去做了,而且根本就没有那根不可做的“弦”,可知“程派”在她那里是什么,中国文化传统、传统京剧又意味着是什么了。这类追捧、称赞对传统京剧来说让人欲哭无泪。

再谈我对张学津的认识,那是最近的事情,应该说有幸听到胡少安先生的马派才刺激了我认识的深化。多年来我总是感到听张学津的马派,尤其是看张学津的音配像让我有很多不舒服的地方,可一直吃不住是在哪儿。大约也是因为没有对比,以及齐如山那样的高人点拨,这让我这个外行把握这种区别非常困难。看了胡少安的录影,使我有一下子豁然开朗的感觉。而这个拨开云雾表明我对京剧的体会和理解,又翻过了一道岗,进了一大步。

仔细想来我对京剧的认识实际上和我对思想问题,党文化问题的认识是一致的。极权主义社会的特点是根本上是反传统的。它一般“专制”不一样,一般专制只是限制人们的自由和权利,但是极权主义专制却不仅如此,它还要限制并且改变人性。由于它坚持一党专制,因此任何人类社会的传统价值、一般社会的价值它都不能够容忍。所以我们说,一切极权主义社会,共产党社会的根本特点就是它是“反人性”的。也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反人性的特点使得共产党社会彻底改变了人的审美口味、伦理观,人的一般气质。传统京剧当然难逃其难,因为它的表演方式、内容、抒发的情怀、境界都与党所要求的统治一切所不容。党要进行文化革命,京剧革命是必然的。所以党文化不仅用革命摧毁了这个剧种,而且渗透且彻底恶变了这个剧种。人的审美趣味变了,当然也就永远无法诠释出另外一种文化的内容来了。这问题其实是可以非常具体,一条一条地说明,我会在以后如齐如山那样剥离展开慢慢地把它道来。

“传统京剧”,因为它的特点是唱念做打,所以它绝对不是唱出来的,而且是“修”来的!传统精神渗透在它的所有表演程式之中,谁看不到这点,谁就绝对唱不好传统京剧!

其次回答你上信的问题,如何我对洛克和培根,以及卢梭如何评价。

洛克,对我来说是我评价最高的哲学家之一,因为他是反身自问人类——西方文化中的自己的认识方法。而培根在这方面是不能够和洛克相比的。至于卢梭,我也不是用好坏来评价,而是依然是认为要用认识论的观点来看他的看法,那些是超出了他解释和理解的能力。我写过一篇短文,强调的是要读卢梭,就必须看原文他是如何谈的。中文世界的翻译们都没有理解卢梭,而你看的是他们的译文如何能够准确理解卢梭。真的进入哲学你会发现,哲学也是不可翻译的。

我从六九年自觉进入西方哲学,并且以此作为自己的专业已经四十多年,到如今也就只敢说自己能在一二三上分辨出哪些思想是哪类倾向,应该如何阅读和去谈,界限在哪儿。四十多年的追求给了我一个阅读的能力和方法,而真正可以说有些许研究的就只有很少的思想问题和思想家了。实话说,如果敢说真的去把握,恐怕没有足够的西语基础根本不可能。我指的不仅是英语、德语、法语,这些当代阅读语言,而且还包括希腊,拉丁文。把握西方哲学的思想和概念,这些语言是必要的。即如波普,他为了写《开放的社会及其敌人》,准确把握柏拉图,重新学了希腊文,尽管当时有英文译本。没有感到这点的人是因为还没有入门。

为此,这就是我近年经常感到后悔一生道路选择错了的原因。在我进入人文科学的时代和年代——六九年,十九岁,已经注定我不可能学成为第一流的西方“学术思想意味”上的思想家了,而我却一直自信满满,直到最近十年才认识到这个问题。这不啻可说是一种愚钝。这就是和很多人的感觉相反,他们越来越觉得自己是精英,自己出身书香门第,而我走的越深,越是感到痛心和痛苦;想到先祖子路留给我的姓氏,愈加感到自己的学养和修养对不起先人,对不起这个姓氏。
我认识到这点还是在看余英时先生论述陈寅恪的文章时,受到他的启发想到的。而余英时自己选择专业也是基于对此的深切体会。他说,他之所以治中国思想史,是因为他的能力和学力不能够治西方思想史。这个“不能”是不能够成为第一流之不能,非一般人所言之不能。有了这个体会,余先生也就一眼看到从十二岁就游学于西方各国的陈寅恪,最后为何会回归中国史的原因。而我由于最近二十年更深地进入思想领域已经有这个体会,及至看到余英时先生在《陈寅恪诗文释证》中的文字,就一下子被点破。而这一“点破”实际让我痛苦不堪。
治学对陈寅恪、余英时尚且如此,对我们这代人,如果认识不到自身的浅薄,不为生在这个时代而感到痛苦和痛心,就更可谓缺知缺觉,不知好歹了。

我虽愚顿,却不至于愚蠢到不知耻。

虽然如此,就我能够从一个极权主义的完全观念化的文化中彻底走出来,领悟到这点,真正进入思想和学术领域,它也让我体会到,我的智力和能力要比福山、杭亭顿强,只是无奈一生经历所造成的语言及随之而来的先天的异域文化底蕴的限制。所以自知之明要求我,老老实实地做点一二三的事情,切莫好高骛远。当然也因为我在黑暗中的追求,已经步步留下了脚印,以及如今的文字,它也让我可以说:我超越了黑暗和停滞时代,超出了同代人,我的思想与文字已经和同代人不在一个时空。对此,我相信,谁都可以一眼看出我的探究所已经有的独特特点。

而这个问题,也是让我常常懊悔走向了这条路。如果当初有一个好老师,他能告诉我干点什么更符合这个时代和年龄所允许做出的最可能的贡献,那我是不会进入这类社会科学之路的,我会老老实实地研究点具体的科学技术,或者其它学问,甚至如余英时先生那样选择一门中学。一个人文学者一定要如掌握母语那样掌握了解那门学科的来来源语言及文化。

这是一个意识形态的时代!而我们却偏偏更出生在一个完全意识形态化的社会!它注定了,如果你的努力选择在思想史领域,那么能够做的就只有“颠覆”和“返回”工作。为此,我从七零年,要彻底颠覆四九年后的一代,到如今却变成要彻底颠覆四九年后的两代了。现在我深深地感到,我们自己这一代的问题比上代还要严重得多。几十年走下来让我每日每时地看到,这同代人是更直接的极权专制的社会文化恶果,恶变;更直接的社会文化手术物件早已经彻底换成了这一代人了。

而这一切也就是许良英先生不能够容忍我在他身边,不能够容忍我这样的人存在的原因。他无法容忍我对中国知识界的看法,对启蒙的认识,对党及其文化的彻底拒斥,都是囿于对学问和人生最根本的态度的不同!其实他不能够容忍陈寅恪和余英时的原因也在于此。

再返回来说卢梭,卢梭的浪漫主义思想对当代知识精英领域的极权主义倾向有很大影响。我曾经在论述极权主义及文化思想问题的文章中描述过一个粗线条。我不知道我是否有精力回来再专门阅读探究这个问题,但是这实在是一个问题。虽然如此,卢梭曾经提出的问题却不能够说是没有意义的问题。这也就是说,最近三百年来,西方思想家实际上早就看到西方社会所固有的自己的问题了。他们常常是从不同侧面和角度提出这些问题的。而他们留下的问题是,他们提出解决的方法有的是比现存的还要坏,有的是根本就是在声称自己把握了自己的方法所不可能够得到的结论——可说是虚妄的要求。所以要我谈对卢梭的看法,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阅读的方法,然后是阅读能力,也就是把握“卢梭的方法”和他在思想史上的位置,以及阅读卢梭自己是如何说的。为此,我以为,这真的不是一个三言两语的问题。

谈到阅读这些思想文化问题,最后我想要说的是,在现有的西方的思想中,只有能够怀疑自己,试图打破自己给自己的桎梏和悖谬的才是有建设性的,进步性的思想,而这只有自由主义思想。只有自由主义思想认识到多元性,多元文化,否定扬弃了西方中心主义;只有自由主义承认西方民主制不是好的制度,只是还没有找到比它好的,西方不是好的社会,可还没有能取代它且比它好的。所以自由主义者认为,必须不断认识它、修正它,时刻看到它带来的悖谬和困惑,时刻要谦虚、谨慎,敞开胸怀、准备否定自己。

为此,阿隆在晚年语重心长地说,西方在最近一百年来最主要的进步就是认识到没有一种文化可以说自己高于别的文化,比别的文化好。在这样的意义上,我们这代人:拼命攻击中国传统的,时下以攻击“汉民族”为时髦的,与拼命攻击西方民主自由的一样,不过是拾一百年前的某些片面、偏狭的西人的牙慧,不过表明自己的精神和学术已经完全被共产党文化彻底浸染和癌变。这个共产党文化正是现代人早已抛弃的,一百年前建立在一元论、西方中心主义基础上的一种观念文化,一种世俗宗教。回到开始所谈的问题,这也是一个共产党专制,极权主义专制和中国传统专制,一般专制的根本不同,它毁灭了人性,及人的精神、思想!

暂此打住,因为这一个月来专心做笔记摘录,没有写东西,所以一下笔话就多了,过多的议论,权作自言自语,记述一些自己的想法吧。

此祝春安!

维光
2015-03-27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责任编辑:古言

春天的盛事 中台湾精英盛赞神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明慧记者夏昀、黄宇生台湾采访报导)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八到三月二十九日,神韵纽约艺术团在台中和桃园两地盛大演出,十天十二场,门票销售一空,场场爆满。台中场更在开演前全数售罄,一票难求。神韵九年连续在台湾上演,主流社会口耳相传,中台湾各界精英纷纷进场体验神韵丰采,大批观众组团远道而来、企业主广邀员工入场,观神韵已成台湾春天的盛事。

2015-3-31-minghui-shenyun-mid-taiwan-01
三月二十二日下午神韵纽约艺术团在台中市中山堂落幕,连六场爆满的盛况,画下圆满句点。

神韵以优美的舞蹈、绚丽的服饰、动人心弦的音乐、高超的动态天幕,演绎五千年神传文化。当大幕一拉开,天宫圣境,金碧辉煌,亮眼而协调的色彩,令观众惊叹连连,耳目一新,不少观众流下感动的眼泪,称看过神韵此生无憾。中台湾精英对神韵的色彩美学大为叹赏,盛赞神韵犹如天堂的色彩,正开创色彩的新象,是非常具有气度的大格局;神韵谐调地融合各种艺术元素的创举,已达到表演艺术的最上乘境界。

留法画家:开创色彩新象大格局

2015-3-31-minghui-shenyun-mid-taiwan-02
艺术家于传骐赞叹神韵正开创色彩的新象,且是非常具有气度的大格局。

曾旅居欧洲八年习画的艺术家于传骐,三月十九日晚间在台中中山堂观赏了神韵的演出,他赞叹的表示神韵正开创色彩的新象,且是非常具有气度的大格局。

以画家的专业角度于传骐赞佩神韵的用色令他“耳目一新”,在服装颜色的搭配上开创出新象来。“新而大象”,他用庄子的话来形容,“是非常具有气度的格局”。他解说,“在传统,粉色系属于小巧玲珑的颜色,比如说粉红、粉绿。可是我看到神韵的颜色,她粉红、粉绿里面配上白或者配上其他大面积的色块之后,粉红粉绿就变成画龙点睛的效果。过去文人画认为粉的颜色不雅,可是从民间色彩看是热闹的,是温馨的。”

他继而详细说明,中国正统的色彩,比如喜欢“紫气东来”,紫气属于道家,而佛家色彩为黄色、粉红、莲花的颜色,在神韵舞台上,将之互相搭配、互为表里,这时就看到神韵的大胆用色及气度了。他赞誉这是神韵开创的新象。

于传骐观察到,神韵的色彩非常亮眼,巧妙的融合东、西方,也是引领一个新象,“比如东方颜色较润雅,西方比较强烈,在相互接触后,就有新的(格局)开发出来。”。

不仅在服装上,于传骐也看到了神韵演出高度的融和色彩,非常协调的运用在舞蹈、天幕等艺术特色上,这是非常大的格局。“(色彩)广泛的运用在舞蹈,运用在剧台,透过灯光,透过动态天幕,呈现出来的一个新的视觉,是非常大的格局。”他希望从事艺术创作的人都能够看到。

司法高官:表演艺术的最上乘境界

在台湾司法界享有高度地位与声望的高阶主管吴女士,于三月二十一日午间观赏了神韵的演出后,盛赞神韵非常谐调地融合了各种艺术元素,蔚为创举,又能让人心灵获得提升,“是表演艺术的最上乘境界。”

吴女士在观赏整场演出后,充满喜悦地分享她的触动:“我很高兴,神韵能把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在很简短的时间分享给人们。有传统跟西方乐器结合的音乐;也把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包括色彩、图(画),结合在她的服饰装扮里。”

吴女士认为神韵不仅融合传统元素,还有创新,包括色彩的搭配,令她佩服不已。“这部分我是相当佩服的,很多是对比色的东西,竟然能够很和谐,而且适合舞台表演,非常不容易,她用了很多心思。”她举例说:“舞蹈演员的服饰摘取传统的元素,譬如云纹,或佛家像卍字符号,或者中华文化里很喜欢的凤凰装饰,都摘取在里面。”让她觉得既传统又时尚。

“让我觉得最骄傲的,是她摘取中华文化传统故事、寓言,还有小说、文学里的片段,重新做表演艺术的诠释。让我们的华人看了也好,或是外国人看了也好,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就掌握住中华文化那种‘婉约’、‘容忍’,但很‘坚毅’的那种精神,非常不简单。”

她同时认为,神韵“结合了科技,对世界各国的表演艺术是很好的启发,表演可以跟科技做这么好的结合,是很棒的创举。”吴女士不断地赞扬,“她很经典地代表中华文化,经过这么久的淬炼,能够结合西方的元素,然后做反刍,再重新呈现新的样貌,这是华人的骄傲。”她再次强调。

这样一台晚会同时还兼具了提升心灵的作用,“晚会整体表演的美,还有故事的节奏,都在传扬一个‘善念’的基本精神,让观赏者心里很舒服。不但能分享情绪,同时在心灵上能有很大的提升、能够坚定向善的理念,非常棒!”吴女士由衷感佩地说:“我觉得是表演艺术最上乘的一个境界。”

设计总监:天堂的色彩 无与伦比

2015-3-31-minghui-shenyun-mid-taiwan-03
原颜靓空间创意有限公司设计总监何倚仲连续三年观赏神韵演出。

连续三年观赏神韵的原颜靓空间创意有限公司设计总监何倚仲,三月十八日下午于台中中山堂看完演出后不禁感动地赞叹:“色彩太完美了,就像在天堂,用言语无法形容。”

“色彩的展现无与伦比,像在天堂一样,或许天堂就是这样的景象,壮观、美丽、纯善、纯美。”从事艺术设计工作的何倚仲赞不绝口。他进一步描述:“我在工作上也接触过许多艺术家的作品,但神韵的颜色搭配实在是太完美了,许多颜色一般是看不到的,所以我想天堂应该就是像(神韵)这样子。”

神韵艺术家们将中华五千年的深厚文化内涵透过精湛的中国古典舞展现得淋漓尽致,令何倚仲心醉神往,“舞蹈演员的肢体表现是一般人无法做到的,精准、美丽的姿态令人陶醉。”而高科技动态天幕将演员的舞蹈、节目剧情紧密串连,他忍不住慨叹:“(神韵)将观众导入情境,这在一般的表演艺术中无法看到,神韵集合所有美的艺术元素,那种结合真是太完美了。”

“连续看了三年,年年都精彩,超越人的想象,太厉害了,感动到无法言语,真的。”他认为神韵以艺术形式与观众沟通,产生共鸣,让他的心灵每年都得到提升,“那是一种内在的感动,无以言喻的、一种内在力量的提升。”

他试图进一步说清自己感受到的触动:“神韵展现的是一种正向的力量,无法用言语表达,需要亲临现场才能感受得到。”

服装设计师:力与美兼具的色彩

2015-3-31-minghui-shenyun-mid-taiwan-04
服装设计师江萓亲第一次观赏神韵深受触动。

从事服装设计廿多年的江萓亲三月十八日下午于台中中山堂第一次观赏神韵,激动地说:“非常完美,气势很磅礴。我觉得很感动,想掉泪。”她先是阐述晚会深富震撼力的美感:“演员跟科技无缝的接轨,让人觉得很神奇。不管是舞蹈、灯光、科技,各种力与美的结合,都非常完美。”她感到神韵的用色非常不一般:

“晚会整个舞台、灯光、音响效果都非常漂亮,颜色都配得恰如其份。”

“她颜色的设计搭配更是国际水准。”江萓亲举例:“女子服饰上面跟裙子下摆的颜色,包括彩带的色度对比,很强烈,可是演员的肢体动作又很轻柔。让人觉得结合力与美,有柔又有力道。”她解释道:“服饰配色粉绿、橘绿,然后蓝色、白色,非常对比的对色。给人感受有质感、有深度,又不矫揉做作,容易亲近。”

同时江萓亲深受神韵的震撼,话音微颤地说:“我本身对能量比较敏感,我感到能量很强、磁场很强,像我现在讲话还在全身震动。”尤其最后一个节目让她感触尤深:“最后一幕佛主出现的时候,我就掉眼泪了,整个人震动不已。心里感到很澎湃、激荡,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做人很苦,当我们做完了‘人’、修完这功课后,人的去处应该不只是这样而已。”她领悟到:“要把‘人’做好,尽量表现善良、要真。”

在演出中她看到“女子舞蹈演员跳舞的时候很轻柔,男子舞蹈演员阳刚,非常有力,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促使她决心提升自己、改变自己,“我很强势。所以我回去会好好想,要怎么样轻柔对待我的先生、我的婆婆、我的孩子。不要再那么的强势!”

设计师:耀眼光辉 带领人类

2015-3-31-minghui-shenyun-mid-taiwan-05
自然空间设计公司设计师罗文君(右)与友人一同观赏神韵桃园首场的演出。

三月二十五日下午,自然空间设计公司主持设计师罗文君在桃园展演中心首次观赏神韵,

“色彩!我一直被她闪闪发光的光芒闪到眼睛!”神韵金碧辉煌、亮眼的色彩展现,罗文君有独到的体会,她发现金色的光芒不断在视线中涌现,在演出中领悟到“她(神韵)的金色是辉煌,是一种光辉,我觉得这个光辉是带领我们人类很大的力量”。她认为金色在中国历史当中能够历久不衰,就是富含了这层意涵。

神韵舞蹈也同样令她惊叹,“舞蹈演员非常用心,她们柔软的身段、轻盈的舞步,我从来没看过这样的舞蹈,几乎是落地无声,把舞蹈的境界发挥到淋漓尽致。”

“在中国传统服饰的陪衬下,感觉到我们中华文化这种柔美,她是很独特的,能让我们发现自己文化的美在什么地方。”身为设计师的罗文君,也从晚会中体验到中国古典舞的独特美学。

罗文君表示,在当今混乱的世代,人们容易迷失自己,看神韵给她许多启发和讯息,放掉混乱的东西,找到真实的自我。罗文君还从演出中体悟到“神韵把古今融合之后,传达的其实就是一个‘善’的力量。演出有很大的正面能量,可以给彷徨的人力量,一个光明的指引。”

两样癌症消失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清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我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仅一周,关节炎、肠炎、妇科病全都不翼而飞,现在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面色红润,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年轻。现特将身边见证大法超常的事例奉献给亲爱的读者朋友,愿您了解法轮功真相,走進大法,分享修炼的快乐,见证真善忍的威力。

(一)干豆腐做礼物

同修甲夫妇俩在修炼法轮功之前,丈夫双腿浮肿,冬天不能穿棉裤,整天唉声叹气。修炼法轮功不久,一天晚上睡觉,妻子听见丈夫突然起来爬到炕底掀起了炕席找什么,嘴上说从腿上爬出许多黑毛毛虫,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毛毛虫;第二天白天,他从大腿上往下一绺一绺揪黑毛,像一个黑色贴树皮﹝一种树虫﹞贴在哪里。几天后,皮肤和正常皮肤一样了,这才明白是师父为他净化身体。很快的,他就能骑自行车卖干豆腐了。

看到丈夫的神奇变化,妻子也走入了修炼。她有头疼的毛病,常年服用止痛片,人家成百买,她一买就是上千片。修炼后的一次夜里梦见师父给她做开颅手术,在她头顶给开了个三角口的洞,从洞里往出抓黑东西,从那以后她的头再也没疼过,一片儿药也不吃啦。

修炼法轮功后,他们的心性提高了,保证豆腐质量,以前家里做豆腐掺假,干豆腐不好卖,做一板一天卖不出去;现在每天卖两板,一上午就卖完。人家卖豆腐满街喊,他家的豆腐供不应求。去城里串亲的人,千里迢迢的都要带上他家的干豆腐做礼物。

(二)两样癌症消失

同修乙年轻时就是一个药篓子,中药西药吃个遍,药吃得够够的,可病却一天比一天严重,五十多岁又不幸得了肺癌。姐姐劝她学大法,她还是拒绝,总认为学大法的人愚昧无知,以没有时间拒绝。

乙的肺癌手术后伤口不愈合,刀口有半尺长,好不容易愈合后刀口处却隆起手指粗的疤痕,很吓人。满以为这回儿没事啦,可谁能料到一年后肺癌又转成了骨癌,浑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每天啥活都不能干,生不如死。躺在病床上,女儿喂她饺子,一个也吃不進去,怕女儿担心,含着眼泪勉强吃了一个。医生告诉家人,回家准备后事吧。

乙从医院回到家后,修炼的姐姐来啦,苦口婆心劝她,给她讲自己修炼前后身心的巨大变化,讲法轮大法的美好,讲修炼人祛病健身的神奇故事,而且一劝就是一个多月。

功夫不负苦心人。乙想反正也没啥活头啦,就死马当活马医吧,就开始和姐姐学法炼功,第六天师父就给她净化了身体,只要肚子一响就往厕所跑,拉了一个月肚子,拉出来的全是黑乎乎黏糊糊的东西,从此后身体一天比一天强,能下地走啦,能给孩子做饭啦,能上街买菜啦,自己高兴地天天给师父的法像磕头,感激的流泪。半年后到医院复查,病灶完全消失了,医生都知道了大法的神奇。

看到同修死里逃生,全家人都支持她修炼,丈夫也有幸开始修炼大法,多年的顽固的慢性支气管炎也痊愈了。

(三)从棺材里出来

一位老年同修六十来岁,拉庄稼时从车上摔下来,几近残废,双腿走路一瘸一拐一挪一挪的。他刚开始去学法小组学法,四里路要走两个多小时。一天晚上吃饭吃的晚,还有二十多分钟就到学法时间了,他就求师父帮忙,让我二十分钟到学法点。结果到学法点一看表真的只用二十分钟,从此更加信师信法。学法、炼功、讲真相勇猛精進。在他身上发生的见证大法神奇的事不胜枚举。仅举一例。

老同修在市场上卖小货,一边卖货,一边讲真相,做三退,人们都愿意听他讲,每天围着他听真相的人很多,人们都叫他“老书记”﹝文革时他当过公社书记,保护过不少人﹞。一次来了一位老者,疲惫不堪地坐下来和他唠嗑,说自己得了胃癌,没几天活头了。老同修笑了,老哥你今天来对了,咱们俩唠唠嗑,保证五分钟后你就病好。

老同修给老者讲大法真相,让他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了一会儿老者高兴的说“你还别说,真灵了,我不难受啦”。老同修告诉老者回家后每天有空就念。

老者病好了回到老家,农村活多,一忙起来渐渐就忘了念,一转眼到了秋天病又犯了,病情严重,家人搭了灵棚,把他抬到棺材里,只等咽气了。他躺在棺材里一会儿阴一会儿阳,这时突然想起老同修对他说的话,他就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一开始念不出声来,渐渐能出声了,一会儿身子能动了,他招呼家人快点儿把他抬出来。全家人乐坏了,村里人也都知道大法的神奇。新年过后,他特地带来家乡的特产从农村赶来市里,感谢老同修。老同修谢绝了礼品,说别谢我,你要谢谢我师父!是师父和大法救了你,我们就是用三生三世也无法报答师父的恩德啊。

读者朋友,大法的神奇事例数不胜数,愿大家看完这篇文章后,多了解大法真相,就会永永远远平安幸福。

雷锋的战友退党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一天我坐公交车时,旁边来了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因为这个座位是他的同伴再三让给他的,我好奇的说:“老兄,你这位老弟对你真好”。他笑着说:“我们是战友。”因为我也当过兵,就问:“老兄在哪个部队当兵啊?”他说在雷锋那个部队,和雷锋是一个排的,当班长比雷锋还早。我说:那你是老班长,对雷锋的了解应该最真实。据说雷锋日记是新闻干事帮助写的,有许多照片也是假的,送山东老大娘上火车就是在大连造的假。老班长苦笑着点点头。

我俩的谈话引起了周围乘客们的兴趣,有几个人也插進来议论:没学雷锋时,人们都讲道德、讲良心、讲诚信,讲仁义礼智信。中共号召学雷锋以后,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以后,人类道德急速下滑,有的人把学雷锋当作往上爬的手段。徐才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从一个普通战士到军委副主席,年年号召别人学雷锋,他自己学秦桧害好人,成了祸国乱军的败类。有的说,共产党的干部从村乡到中央,有几个不腐败的?

老班长叹了口气说:“这个共产党是烂透了,彻底完蛋了。”我说:“中共邪党害死了八千万中国同胞,‘六四’开枪杀学生,现在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干了那么多坏事,有道是善恶有报是天理,老天能不找它算账吗?天要灭中共了,老战友赶快退党保命吧!”他说:“我早就离开它了,不跟它干了。”我告诉他:“你这样离开不算数,因为凡是入过党团队的人,都曾举着拳头向它发过毒誓,要把生命献给它,这个毒誓不抹掉,天灭中共时,你就是它的一份子,就会成为它的陪葬品,你不冤枉吗?所以你得用实际行动,用真名、化名都行,退出中共,向上天表明自己的态度,上天只看人心,用不着谁批准。你我今天相见也是缘份,我帮你用“军缘”这个化名把党退了好不好?他说:“行!行!”

这时老班长到站下车了。望着他的背影,我多么希望当过兵的新老战友们都能明白真相,退出邪党,让自己和家人平安度劫难。

新加坡也流行“北京朝阳群众”?

丁咚

新加坡也有“北京朝阳群众”?乍一听很别扭,莫非北京朝阳群众移民到新加坡了?

sg2015031

非也。这里所说的“北京朝阳群众”因屡次向北京市警方举报公众或敏感人物涉嫌违法犯罪而闻名全国乃至全球。有好事者以此为素材将“北京朝阳群众”六字的汉语拼音首个字母组合“BJCYQZ”,戏谑为仅次于美国中情局(CIA)、英国军情六处(MI6)、苏联克格勃(KGB)、以色列摩萨德(MOSSAD)之后的世界第五大谍报机构,以此表达不满和嘲讽之意。

其实,“北京朝阳群众”现象不过是一个缩影,在全国各地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告密者泛滥的现象。

而在新加坡,最近的一桩案件显示,“北京朝阳群众”不仅在中国有,在新加坡也存在。

上周日,一位名为余澎杉的新加坡17岁少年被警方拘捕。警方称,他们是在接受最少20宗“群众举报”后进行的。

这位少年被指控在上周五于YouTube上载题为“李光耀终于死了!”的8分38秒自拍短片。他在短片里质疑李光耀“被过誉”,指他是个“极具马基雅维利色彩”(指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领袖,批评其全面箝制传媒和教育,缔造了“一个贫富悬殊、以物质富足论成败”的社会,“与耶稣一样具恶意和虚伪”。

在片中,余澎杉又用耶稣比喻李光耀,指“两者都是渴望权力而具恶意,却骗人以为他俩慈悲仁厚”,又批评李的追随者“完全妄想又无知”,对李的真实为人“浑无逻辑和认知”,如同基督徒一味盲从圣经和牧师。

有举报群众指其言充斥粗言秽语,又诋毁基督教。投诉者之一、学生袁伟平(YuenWeiPing译音)批评余对李光耀及基督教信仰“作出麻木不仁的言论”,内容涉嫌触犯刑法第298条。刑法第298条定明,凡言语蓄意伤害他人的宗教或种族情感,罪成可判监高达3年及罚款。

律师谢文德(ChiaBoonTeck译音)指余澎杉也诽谤李光耀和政府,违反了煽动法。他说:“言论自由是有限度的。”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因奠定国家繁荣和发展的基础,在其逝世后可谓备极哀荣,全国民众同声痛悼,然而在其葬礼期间发生的这宗案件暴露了李光耀统治下的新加坡在保障公民言论自由和其他公民正当权利方面存在严重的问题,更值得关注的是,经过多年的教育、媒体管制,新加坡社会和民众中所弥漫着的那种盲信、盲从和在公民权利领域自我放逐的态度,令人吃惊。跟中国的“北京朝阳群众”不同,那些对余澎杉的指控是新加坡社会的“举报群众”的真实想法,换句话说,新加坡这个国家的政府多年来刻意的洗脑,产生了可怕的效果。

严格来说,余澎杉发表上述言论,仅是从他的角度对李光耀的执政作出纯属一家之言的评价,是在言论自由范畴内的正常行为,既无煽动意味,更无诽谤意图。而且他用耶稣跟李光耀类比,也没有超越宗教信仰自由的法则,顶多包含了某些不敬的意味。但这些都是一个自由社会的合法行为。

相反,在一个独裁和专制的社会,像余澎杉这样的往往凤毛麟角,而袁伟平、谢文德之流愚民则充盈社会,他们中的为数不少者则乐于充当告密者或者所谓的举报者,而更恶劣的,当权者会以举报者之名,干下令人不耻的勾当,比如对于一些私密场合的私密活动竟能了如指掌的“BJCYQZ”。

不可否认,李光耀通过一生努力,造就了一个立足于法治、繁荣和廉洁政府的发达的新加坡,而且其富于战略思想。正是由于这个伟大的功勋,他才被世人所铭记和悼念。但余澎杉一案也再次提醒人们,李光耀的新加坡是一个仍存在巨大缺憾的国家,这也是它今后继续发展的空间和希望所在。

余澎杉被拘捕并可能被法办,和新加坡作为一个第一世界(李显龙之语)国家的身份和地位不相符,也是与现代社会的政治伦理和规则相违背的。在处理余澎杉案中我们可以观测新加坡政府是否拥有足够的创新与改革勇气去面对未来的挑战。

博客

月球隐藏惊人秘密

文章出处:大纪元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至今传唱不衰,甚至欧洲的著名童 声合唱团访问台湾时也非常空灵地演唱了这首《月亮代表我的心》。那么,为什么“代表我的心”的不是太阳,而是月亮呢?古今中外,赞美月亮、用其抒发情感的 文学艺术作品不计其数,但讲太阳的则寥寥无几。宋代大文学家苏轼也曾仰问青天:“明月几时有?”

从有文字记载以来,在东西方文化中月亮就成了一个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象征,月亮成了“美丽”、“爱情”、“贞洁”、“世事的不完美”等的代名词,有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的感叹。

2159580
2014年8月10日,超级月亮高高悬挂在天空。(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人类为何对月亮如此情有独钟?这种文化和心理上的渊源来自何处?月球的身世到底是什么?这些一直是人们探讨不尽的话题。

从 社会学和基因遗传学的角度讲,答案或许只有一个:月亮是人类的宠儿!而月亮的天文学参数也证明,它不是自然天体,而是个人造卫星,是以前的人类所创造的。 这一惊人答案,目前科学领域还不能完全认知或接受,但现代考古学家们的最新观点大胆地做出结论:“人类不止一茬”,众多考古证据有力的证实了这种学说的科 学性。

超大的月球 违反了自然天体的规律

天文学家早就发现,月球太特别了。与其他自然天体的卫星相比,月球太大了。人们已知,地球的直径是12,756公里,月球的直径为3,467公里,是地球直径的27%。

再 看看太阳系中的其他几个行星:火星的直径是6,787公里,它有两颗卫星,大的一颗的直径只有23公里,是火星直径的0.34%;木星的直径是 142,800公里,它有13颗卫星,最大的直接为5,000公里,是木星直径的3.5%;土星的直径是120,000公里,它有23颗卫星,最大的直径 为4,500公里,是土星直径的3.75%;而其他行星的卫星直径也都没有超过其母星的5%。与之相比,月球的直径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此外,月球的直径是太阳直径的1∕395,而月球和地球与太阳之间的距离之比也是1∕395。这两个相同的比例使人们从地球上看到的月球和太阳其大小是一样的。在天文学上,这一现象非常的“不自然”,最起码在太阳系内是绝无仅有的。

月球正面背面大不同 有悖自然规律

月球的另一个特别之处是,它的自转是反常轴向的,其每小时16.56公里的速度,远远超过其它类似行星(大小和距离)所应有的速度。它自转一周的时间正好和公转一周的时间相同,所以人们永远只能看到月球的一个面,而看不见它的另一面。

按理说,作为太空中的自然星体,月球两面的情况应该差不多。但太空船发回的照片却显示,与月球正面有许多陨坑和熔岩海不同,其背面坑坑洼洼,崎岖不平,绝大多数是小陨坑和山脉,只有很少的熔岩海。为何月球两面受陨石撞击的机会差别这么大呢?对此,天文学家至今无解。

2159581
月球正面(A)和背面(B)差异非常大。(网络图片)

但令人更不可思议的是,几千年前,玛雅人就把月亮背面的模样刻在了他们拜神的月亮庙门上,和现在人们所了解的情况十分相像,玛雅人是怎么知道的呢?

月球的轨道特质 有悖万有引力学说

地 球对月球的引力,远远小于太阳对月亮的引力。研究发现,太阳对月球的引力比地球大2.4倍,但为什么月球没有被太阳吸去呢?按照引力学说,如果月球是一个 自然星体,它一进入太阳系就会被硕大无比的木星吸引过去,绝不会跑到我们地球身边。那唯一的解释只能说月球是地球的人造卫星了。

另外,从星体分类来讲,地球属“类地行星”,但在宇宙中(最起码在太阳系中)除了地球外,其他“类地行星”都没有卫星。

天文学还发现,天然卫星的轨道都是椭圆的,而月球轨道却是圆的(半径为38万公里)。现实中,什么星体的轨道是圆的呢?只有人造卫星。

月球是个中空的金属球体 非天然星体

与直径同样大小的行星相比,月球的密度要小得多,为此有的天文学家曾推测月球内部可能是空的。这一推测在1969年得到了证实。

美 国中部标准时间1969年11月20日4点15分,阿波罗12号对月球表面进行了一次撞击实验,引发月震。这次月震持续的时间超过了55分钟。震动由小渐 大,然后振幅逐渐减弱。这次震动被科学家描述为“就像敲响了教堂的大钟。震波只是从震中向月球表层四周传播,而没有向月球内部传播,就像在一个完全中空的 金属球体上发生的。”

这种月震实验后来还做过几次。美国航空航天局在《阿波罗16号与月面》的报告中说,月震研究表明,月壳内部有一个40英里(约64公里)厚的硬层。

振动在月球内部的传导速度与振动在金属中的传导速度一致,于是科学家推测月球内部存在一个中间空心的金属壳体,而在壳体之上覆盖着松散的16至32公里厚的石块层。

2159582
探月卫星撞击月球实验示意图。(NASA)

既 然是一个中空的金属球,那肯定会有一个坚硬的金属壳,事实也确是如此。这个证据来自月球表面的陨坑。研究发现,如果一颗直径几公里的陨石以每小时 4,800公里的速度撞击星球,其陨坑的深度应为其直径的4-5倍,地球上的陨坑都是如此。但月球上的陨坑却很浅,最深的加格林坑(Gagrin Crater)也只有6.4公里,但其直径却有299公里,其深度只是直径的12%。

对此,唯一的解释就是在月球表面向下约6公里的深度,有一层非常坚硬的物质结构,使陨石无法穿透。那么这层坚硬的物质结构就应该是个特殊金属制成的外壳。

月球几乎没有磁场 说明其内部是空的

天 文学研究表明,宇宙天体都有磁场,源自星体的实体内核。地球磁场的强度在0.35-0.7奥斯特(Oersted,磁场单位)之间。由陨石的天然剩磁推测 其他天体的磁场强度为0.59奥斯特。也就是说,所有天然天体磁场,就象地球一样,都是实心的。然而根据阿波罗宇宙飞船采回的月岩样品及对月面磁场的直接 测量,月球的磁场强度不及地球的千分之一,几乎等于没有磁场。这也证明月球内部是空的。

月岩的密度和重量 再次证明其为中空

月 球的密度很小,为3.33克/立方厘米,而地球的密度是5.5克/立方厘米。这个差异也是因为月球内部是空的造成的。虽然月球的密度大大低于地球,但其表 面岩石的密度却明显高于地球的岩石。经对阿波罗11号和12号带回的月岩进行分析,月岩的重量只是地球岩石的一半(月岩的密度为3.2-3.4克/立方厘 米,地球岩石的密度为2.7-2.8克/立方厘米)。在月球重力环境下,只有月球有如此坚硬的外壳。这再次说明月球内部是空的。

月面的格子状裂缝裂隙 证明其非天然

研 究还发现,月球表面的断裂和裂隙呈“东北→南西”和“西北→东南”两个方向交叉走向,这种带有方向性的格子状断裂和裂隙遍布整个月球。这是一个自然星体不 可能存在的现象。解释只有一个,即月球的金属壳是制造月球时,用规格相同的金属片焊接形成的。这些结合带的物理特性就与金属片不同,在漫长的历史中,宇宙 尘埃在这个金属壳上的积累构成了人们看到的月球表面的这个尘埃层。由此而形成的格子状断裂和裂隙,与尘埃积累在足球上的情形十分相似。

2159583
月球是史前文明的产物。(新纪元杂志)

……

结语

月 亮寄托了人类太多的情感和向往,这绝不是哪个民族或哪个地区的文化,而是人类基因里代代相传下来的东西。那么面对如此多的不可反驳的证据,科学界为何至今 不予认可呢?原因也许很简单:如果正式承认了月亮是人造的,就彻底推翻了进化论,也就从根本上否定了现在科学对宇宙、对人类的认知。然而,不管人们愿意不 愿意,宇宙的真相、人类的真相正在全方位地冲击着人们的观念,改变着人们对现有科学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