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来水灌制桶装水 北京近5千家水站造假

82147482040
北京共有规模不一的水站超过万家,其中正规水站仅占50%至60%;而北京日均消耗的桶装水约为65万桶,其中假水大约占总消耗量的1/6。(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4月09日讯】花高价买来的桶装水,很可能是一桶自来水,更可怕的是,这桶水很可能细菌超标数百倍。有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共有规模不一的水站超过万家,其中正规水站仅占50%至60%,也就是说有近5000家的水站在出售假水;而北京日均消耗的桶装水约为65万桶,其中假水大约占总消耗量的六分之一。

贴专用桶封 内装自来水

据《北京晚报》报导,“永康送水服务中心”位于周庄路东端,水站内,许多浅蓝色的桶装水桶沿着墙边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桶下便是下水井,桶上的商标为一家早已退出北京市桶装水市场的“农夫山泉”。

在店主已备好装车的几个桶装水的桶口处都贴有“优质饮用水专用桶封”的塑封。据业内人士称,贴着这样塑封的桶装水都是假水,是通过小作坊罐装的。小作坊没有饮用水资质,直接灌自来水。

贴着通用封的假水每桶售价在6元钱左右,每桶水的上货价为2.3元。店主说,“茶城的人都不要好水,都要这样的水,好水给客人冲茶冲不起,人家点名就要这五六元钱的水。”

真假水混卖

据一名曾经经营水站的老板说,对于新客户,水站前几次都会送真水,待客户使用后将空桶退还给水站,造假者便用原厂的真桶通过自来水或是稍加过滤的水进行罐装,其后便开始送假水。很多水站都是真水、假水一起掺着卖,区别在于有的真水多,有的假水多。

此外,水站老板还会大量收购带有防伪标的瓶盖,用以造假。

假水制作过程

对于桶装水造假,业内人士吴超(化名)透露有两种造假行为,一种是用自来水或是稍加过滤的自来水直接罐装。另一种则是通过低价的小品牌水倒进大品牌真桶中,在两种桶装水的差价间,获得更多利益。

质量低劣的假水喝起来有股腥味,有的细菌超标800多倍,使人体易感染胃肠道疾病。而大陆水源已被工业废水、废渣、农药及其它化学物品等严重污染。

鉴别真伪

1、查询桶封上的防伪码,正品桶装水的生产日期是由激光扫瞄而成,不仅清晰可见且具有穿透性以及凹凸的手感。

2、不合格水桶颜色发暗甚至发黑,透明度比较差,仔细观察会发现桶壁上有不少气泡。

3、将桶装水放平,桶盖如果能够转动,或者桶口有水渗出,可判断为假水。

责任编辑:洪宁

Advertisements

周晓辉:江泽民生父和家族被起底有文章

82147482039
江世俊的汉奸历史的确是真的,而一向习惯于造假的中共为江泽民掩盖其父不光彩的历史也不是什么难事。 (大纪元资料室)

大纪元2015年04月08日讯】4月7日,原南京市长、有着江泽民扬州“大管家”之称的季建业因受贿被判刑15年;次日凌晨,香港有媒体发了一篇颇有些蹊跷的文章。

文章伊始即提到江泽民生父江世俊,称其并非坊间所指认的汪伪政权汉奸,而是一个在“扬州沦陷时期,宁可变卖家具度日,也不到伪政权中任职”之人,还是一个支持其弟弟江上青革命的兄长。而这一说法来自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江泽民与扬州》画册。有评论指,这是在为江父辟谣。

问题是,很多人看完后会产生这样的疑问:如果江泽民有着这样一个没有污点的生父,为何还要认叔父为养父?为何在其履历中从不提及生父,而是常常以中共“烈士”江上青的儿子自居?江世俊若没有不堪的历史,怎会让江泽民忘记了生父的养育恩情?事实上,根据披露的密级史料记载,在抗日期间,江世俊号称“江冠千”,担任汪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对此,曾与其同窗的作家朱自清也是深知内情的。

也就是说,江世俊的汉奸历史的确是真的,而一向习惯于造假的中共为江泽民掩盖其父不光彩的历史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何2013年8月《江泽民与扬州》画册发行时,并没有大陆媒体大书特书江的生父,即便是当时大力吹捧江的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也是避而不谈。

由此引出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为何突然在此时,香港媒体曝出了为江的生父辟谣的文章?要知道,虽然中国传统新年前,撰写过江泽民“二奸二假”的学者吕加平被提前释放,使江的不齿历史再度被曝光,但在近两个月中,这一问题并非是焦点,反而是此文一出,不但起不到辟谣的作用,而恰恰让人们再度关注江的身世,关注江的造假问题。

此外,在江泽民的生父被起底的同时,江氏家族一干人等也被集体曝光,除了江上青,还有江的祖父江石溪,江的弟弟江泽君、江泽宽,姐姐江泽芬、妹妹江泽南,以及曾长期担任上海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现任上海市政协主席的侄子吴志明等。

这样的行文与周永康、令计划落马前,郭伯雄传被查之际,祖上情况和家族成员被大起底的手法类似,只不过前几个人被起底是在大陆媒体上,而江是在大陆外媒体。这是啥意思?你懂的。

可以印证笔者这个推论的是该文在起底完江世俊和江家人后,又描绘了画册中江泽民的一些照片。比如2005年、2009年江回扬州时,陪伴左右的正是季建业。如今季建业被判刑,提拔其的江能没有干系?比如提到的占到一成多的展现江泽民吹拉弹唱、“多才多艺”的照片,难道不是在暗讽其“戏子”的本色?

再比如江泽民与罗志军泛舟瘦西湖“亲切交谈”的照片中,江满头白发;在接待朱镕基、参观江上青纪念馆时,江一直需要人搀扶,这难道不是在暗示江已老矣、虚弱不堪矣?在笔者看来,文章如果是为江泽民站台,很多地方行文是大可不必如此的。

在江派近期通过大陆商人郭文贵向习阵营叫板后,在习阵营通过一系列行动回击并释放“绝不手软”的信号后,江泽民生父和家族在大陆外被蹊跷起底,其一方面传递的是江“高危”的信息,另一方面或许也是有着明显的警告意味。这也意味着,江被抓捕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责任编辑:高义

澳电视台播纪录片《活摘》 各界震惊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明慧记者夏纯清、华清澳洲采访报道)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澳洲政府拥有的主流电视频道——民族台SBS于晚间九点半至十点的黄金时段,在其招牌专题报导栏目Dateline播放了多次获得大奖的加拿大纪录片《活摘》(Human Harvesting)的部分内容。

该片揭露了中共非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暴行和惊天黑幕。播出期间,Dateline节目组通过推特向澳洲政府提出了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政府部门可以做些什么来制止非法器官买卖?

2015-4-8-minghui-organ-harvesting-headline
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晚,在纪录片《活摘》播出期间,澳民族台SBS的专题报导Dateline节目组通过推特向澳洲政府提出了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政府部门可以做些什么制止非法器官买卖?(网路截图)

澳洲民族电视台(SBS):这些器官来自哪里?

澳洲民族电视台(SBS)四月七日在线报导说:尽管中国官方登记的器官捐献数量非常小,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手术高达一万例。在中国以外的国家,所有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都知道,如果希望在本国避免排队等待器官,那么中国就是接受迅速移植的目的地。在中国境内,器官移植产业的利润高达数十亿澳元。但是,这些器官来自哪里?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as)在接受SBS采访时回答说:“有些人因为自己的器官被匹配上而被杀害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其它理由来解释中国大量移植手术所需器官的来源。”

曾获诺贝尔奖和平奖提名的加拿大政治家乔高(David Kilgour)与麦塔斯一起花费数年时间调查中共政府非法摘取器官。他们认为这些移植器官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法轮功修炼者群体,这是一个类似于宗教信仰的群体,有数以百万计的修炼者。这是被中国当局打压的信仰群体。

SBS接着播放了几个“活摘器官”见证人和亲自去中国换器官的人士和医生的自述。

导演:希望活摘器官罪行尽早结束

节目播出当晚,该片的制片人兼导演李云翔先生对记者表示:“很高兴看到澳洲观众的反响。面对这么史无前例的罪行,人们了解之后自然会主动去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采取力所能及的方式制止。”

早在二零零六年第一次听到活摘器官的事,李云翔也无法相信。然而在了解了越来越多的证据后,他不得不面对事实:这一切是真实的!因此也萌发了拍摄一部电影的念头。

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前加拿大联邦议员、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共同发布了一份含有五十三种证据的调查报告,二零零九年集结成书——《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二零一二年七月,他们编辑了七位专家的文稿,出版了《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State Organs)一书。

十年磨一剑,李云翔说:“麦塔斯、乔高、葛特曼、DAFOH(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国际组织)等为调查和制止活摘器官的罪行做出了大量的努力,这部影片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他还表示:“影片还将在世界各地播出,希望看到更大的影响,也希望这一罪行尽早结束。”

澳全国公民委员会主席:从不相信活摘器官到支持反迫害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CIPFG)澳洲维省调查团团长彼得•韦斯特摩(Peter Westmore)先生,是拥有两千多名成员的澳大利亚全国公民委员会(NCC)主席,他对SBS电视台的义举表示欣慰,称赞这一纪录片的播出为澳洲民众了解真相提供了极好的帮助,也将在澳洲社会产生巨大的反响。

他介绍了自己加入调查团,十多年来支持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缘起。他说:“我自己在刚知道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时也不相信,但我就按照乔高-麦塔斯报告所说的,在Google搜索引擎中找到并进入中国的器官移植网页,几分钟内,来自中国大陆的器官英文咨询网页就告诉我,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在少于一个月的时间里得到肝、肾等内脏。”

“我本人来自医学背景,在澳大利亚,如果一个移植手术失败了,至少需要两年的等待期才能得到下一次机会。而在医疗体系并不健全的中国,竟然打出这么多广告说,第一次移植失败了,两周之内即可进行第二次移植手术!这在正常情况下绝对不可能!现在他们真的做到这一点,那只能靠杀人!”

“当我了解法轮功学员越多的时候,我就越佩服他们,因为他们的勇气和坚定,也越感觉到站出来为他们发声的重要性。”

全世界对“活摘”灭绝人性犯罪者的审判为期不远了

“医生反对强制摘取器官国际组织”澳洲联络人之一,西澳的林医生(Albert Lin)表示: 澳洲SBS电视台的时事节目Dateline是一个众所皆知,并且非常受欢迎的晚间节目,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在这个节目曝光,意味着全世界对这些灭绝人性的犯罪者的审判,已经为期不远了。

“全世界的各国政府已开始纷纷表态,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真相将会大白。”他说,“麦塔斯和乔高收集了许多有关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没有谨慎的调查和有力的证据,他们是不会公开发表他们的结论的。社会大众可以参考他们多语种的调查报告网站( 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

四月七日晚SBS的节目播出后激起澳洲主流社会的“千层浪”。四月八日,《悉尼晨锋报》、9号台新闻、澳洲新闻集团网、《每日邮报》澳洲网都对SBS在四月七日晚播放的纪录片做了相关报导。多个主流媒体网站以醒目标题报道纪录片热播的消息以及内容详情。被难以接受的、拷问每一个人良心的事实深深震惊的观众们,也纷纷在社交媒体上留言表达对中共暴行的愤慨。节目在播出前,SBS电视台做了充分的推广,坊间关心此事件的民众也在社交媒体上互相分享,民众对SBS以及纪录片制作团队表达了他们的敬佩和感谢。

公审江泽民的正义呼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近期在本地征集民众签名支持全球公审江泽民。呼吁书中指出:江泽民是踩着“六四”学生的鲜血爬上权力顶峰,继而疯狂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犯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令人神共愤。

现已有850名正义人士签名按手印支持全球公审江泽民这个令人神公愤的恶魔。

2015-4-9-minghui-signatures-01

2015-4-9-minghui-signatures-02

国外听到真相 村干部主动要求退党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我的一位同学是村里的邪党支书,受邪党的毒害,就是不接受真相,不肯三退。我告诉他:“神佛只看人心,只要你真心诚意想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用小名、化名都可以!”他仍然不表态。他从村支书退下来后,到女儿家去了。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找我谈。第二天,他就来到我家,没等我开口,他就激动地对我说:“当年你对我苦口婆心的劝退,我被怕心挡住了,始终没退。这次去深圳,又去了台湾、香港旅游。在那边,我认真地听取了法轮功真相内容,看了真相资料,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回来后,静心一想:从前你跟我说的都是真话,是真的为我好,真心要救我呀!今天,我找你,就是请你帮我用真名三退吧!”

我发自心底高兴,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告诉他平时诚念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报的。他也欣然答应了。

我感到国外大法弟子在救人方面发挥的巨大作用,向国外大法弟子致敬!

陕西省礼泉县恶警、恶人遭恶报实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在持续十几年的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有众多的人跟随中共主动或被动的参与了行恶。上至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李东生,下至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宋平顺、武长顺,以及普通警察、社区工作人员和平民百姓等等。这里曝光几例发生在陕西省礼泉县“六一零”、恶警、恶人身上的恶报的实例。

一、罗良秒,男,五十二岁,原礼泉县卫生局副局长;杨建国,男,五十四岁,礼泉县卫生局办公室主任,二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写“悔过书”,配合电视台录制假新闻,诽谤法轮功,多次参与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罗良秒、杨建国均遭恶报,二零零九年五月份,罗良秒遇车祸惨死;二零一零年十月份,杨建国癌症死亡。

二、苏雷,原礼泉县工商局局长;程海战,原礼泉县工商局副局长,二人敌视攻击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殃及家人,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苏雷年仅十七岁的儿子跳楼自杀身亡。副局长程海战也遭恶报殃及家人,二零零七年六月份,其父亲遭车祸身亡。

三、张峰,男,三十八岁,原礼泉县公安局恶警,在建陵派出所期间,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敌视大法,多次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多名大法弟子遭其威胁、毒打、非法劳教。而且他口出狂言:“我不怕报应。”并把迫害当地大法弟子当作往上爬的政绩。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猝死在礼泉县公安局,现年三十八岁。

四、董孝先,陕西省礼泉县公安局叱干派出所时任所长,追随江氏集团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以来,先后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送非法劳教所,关押看守所、洗脑班。他指使手下抄家、跟踪、监视当地法轮功学员,不分白天黑夜,十分卖力。董孝先后来调任礼泉县拘留所,并在戒毒所任所长,参与迫害了更多法轮功学员,后董孝先遭恶报暴毙而亡。

这一个个悲惨的事实,足以让那些仍然执迷不悟的恶人、恶警惊醒!

法轮大法大慈大悲,会给每个参与迫害者挽回的机会,除了极个别穷凶极恶死心塌地的之外,同样可以得到大法的救赎。要不要悔过,要不要救赎,要不要未来,机会都在自己手中。

天惩的序幕已经拉开,中共及其对法轮功的迫害机器正在走向全面崩溃,迫害者恶报连连,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等曾不可一世的迫害者相继落马,江泽民、罗干、刘京、曾庆红等元凶和罪无可赦的迫害者被彻底清算也为时不远。

唐武宗的追随者的下场

文: 翟敬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唐朝会昌年间唐武宗灭佛时,李德裕担任宰相,未加劝阻,落到被放逐海南的下场。

史载“德裕特承武宗恩顾,委以枢衡,决策论兵”,也就是说,李德裕是特别承蒙唐武宗的眷顾,被委以大权的。然而,有如此决策力的李德裕,在辅佐唐武宗期间,却由于对神佛的无知,在唐武宗要毁佛像时,他没有劝阻。

会昌六年(公元846年),唐武宗死后,在唐武宗有五个儿子的情况下,禁军指挥官和大臣们都选择了抛弃唐武宗的五个儿子,让唐武宗的叔叔——唐宣宗即位,废除了唐武宗的灭佛政策,复兴对佛法的信仰。唐宣宗和大臣们用行动明确地表明了跳下唐武宗这条贼船的态度,避免了承担唐武宗灭佛的罪责。而李德裕未有任何行动上的表示,这个会昌年间权倾一时的宰相,也走到了仕途的尽头,被罢相。

唐武宗死后的第二年,大中元年(公元847年),李德裕被贬到潮州。可是,他没有醒悟。刚被贬到潮州时,虽在仓皇颠沛之中,他仍在一篇自白书《论冥数》里说:“仲尼罕言命,不语神,……不欲信富贵于天命,委福禄于冥数。”李德裕自以为理解了孔子的全部,把孔子讲的“知天命”曲解成“不信天命”“不语神”,以为爵位官职是奉行三纲五常得到的,不懂得福禄是积德得到的。

李德裕“不信天命”“不语神”的无知谬论很快为他召来了报应,在大中二年(公元848年)的冬天,他又被贬到海南,相当于变相的流放。当时流放海南,是仅次于杀头的惩罚。六十三岁的李德裕,拖着穷困老迈之躯,在大中三年(公元849年)正月,才跋涉到达海南,当年的阴历十二月,就死了。他的仅有的三个儿子中,长子因有他这样一个父亲而被连坐、贬官。二儿子、三儿子都年幼,跟着他死在了海南。

李德裕对唐武宗忠心,可是由于跟错了主子,辅佐了一个灭佛的皇帝,给他自己带来灾祸。也是由于对神佛的无知、不懂得敬天敬神造成的恶果啊。

现今,中共迫害法轮功,对神佛犯下重罪。怎么才能不与中共共同承担罪责,必须有一个明确的表态——证明自己愿意离开中共这条危船。退党、退团、退队,就是表明自己不是中共犯罪集团一分子的最好表示。不肯表态跳下中共危船,就是在错过得救的希望。

(资料来源:《旧唐书卷一百七十八·列传第一百二十四·李德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