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乌克兰禁止共产党和纳粹的启示

大纪元2015年04月10日讯】4月9日,乌克兰议会投票通过立法,禁止纳粹和共产党的标记及其思想‪和宣传。违反者将处以5到10年的有期徒刑。乌克兰议会有307位议员参加了投票,254位投了赞成票,立法通过。

该2558号法案谴责在乌克兰的纳粹和共产极权统治,禁止宣传它们的标记,包括街名、旗帜和纪念碑等。各个地区、街道、甚至是公司都将禁止使用共产党党魁以及与他们的活动有关的名字来命名,包括1917年的布尔甚维克革命。

媒体对通过立法,以“乌克兰驱赶共产主义幽灵”为题进行了报导。在LIGA的报导中说,共产极权统治是犯罪体制,是以大屠杀、政治迫害、酷刑、劳教、以及其他恐怖方式,进行的侵犯人权的国家恐怖主义。

根据这项立法,在乌克兰境内全面禁止共产极权统治的标志,包括:前苏联时期的国旗、国徽、国歌、镰刀、斧头、五角星等;禁止共产党的标志,包括党魁画像、以及以党魁姓名命名的街道等,并禁止和共产党有关的一切节日,包括禁止引用党魁的讲话。

禁止任何政党宣传共产主义及使用共产党统治的标记;禁止官方媒体以共产主义和纳粹的标记名称进行注册登记。乌克兰境内的电视台、广播禁止播出粉饰共产主义暴行的任何音像制品,以及为党魁塑造正面形象的影视制作。

乌克兰在经历了20多年的“是否需要共产主义”的争论、反思思潮后,第一次明确的以立法的形式,全面禁止共产党的一切,这也是乌克兰官方在经历了战乱的惨痛后,最终下定决心禁止共产主义犯罪思想的继续蔓延。乌克兰国家对外情报局档案馆馆长维亚特洛维奇曾公开表示:“共产主义和纳粹一样都是犯罪的意识形态。因此乌克兰应该禁止。”

“我们的乌克兰”政党曾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20世纪,共产主义和纳粹的暴政统治,在政治迫害、酷刑和屠杀中,导致上百万的乌克兰平民丧生。由于很多历史档案还未完全解密,对苏联的布尔甚维克和共产党犯下的罪行,只有少数人知道,大量的犯罪事实,至今依然被掩盖着。因此这一政党要求乌克兰政府解密所有的有关大饥荒、政治迫害的历史档案。

自立法通过后,乌克兰要求在三个月内全面清除列宁像,更改以党魁命名的街道名称。乌克兰禁止共产主义,在世界并非个例。早在1991年,拉脱维亚就开始禁止在政治活动中使用苏联和纳粹标志。1993年4月匈牙利议会通过法案,禁止出售和展览共产主义和纳粹标记。爱沙尼亚议会通过刑法修改条例,禁止在公共场合使用苏联和纳粹标志,违反者罚款1500美金,处以3年有期徒刑。

2009年11月,波兰通过立法,禁止保存、销售、使用和传播共产主义标志,违法者处以罚款及2年有期徒刑。2011年5月,格鲁吉亚议会也通过立法,禁止苏联和纳粹标志。2012年7月,摩尔多瓦议会通过修改条例,对使用前苏联标志者,处以10000列伊(列伊-摩尔多瓦货币)

由此可以看出,世界很多国家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共产主义和纳粹一样,二者都是邪恶的意识形态,对待这两个体制,很多国家明确规定为犯罪的体制,并以官方的立场加以禁止。

回顾乌克兰近年的时事,2013年底乌克兰爆发大规模反政府抗议活动,2014年发生的战乱,其中因共产党势力的资助、煽动,促使乌克兰官方加快去共进程,这系列的活动唤醒了乌克兰人的民族自尊,要求告别动乱,结束苦难的过去,融入欧洲的自由和文明。

在乌克兰全面禁止共产主义立法通过之际,中国大陆因央视名嘴毕福剑“讽毛”饭局,清唱调侃激起的千层大浪,再次引发网民对历史的记忆。自1949年以后,毛泽东杀了地主、资本家后,他就成了中国最大的地主和资本家,拥有全国的资产、资源的享受和支配。在历史的真相逐渐大白时,中国百姓知道了毛也是历史的罪人。当被天下除共大势所趋时,清理北京故宫门前毛尸,就会像乌克兰人现在清理列宁像一样,为时不远。

责任编辑:尚一

Advertisements

周晓辉:台湾禁片登央视与高调纪念胡耀邦

大纪元2015年04月09日讯】4月8日,海内外媒体均报导了台湾拍摄的反映抗日战争的历史记录片《一寸山河一寸血》,将于今年10月在中共央视记录片频道播出的消息,而这部记录片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在台湾播映后,就曾引起强烈反响。虽然该片在大陆一直遭到禁播,但坊间却早已流传了很久,笔者亦曾看过一部份,觉得拍得相当不错。其历经10年,采访见证人800人的拍摄经历,以及翔实的史料,构筑了其真实、感人的画面,让观者重温了抗日战争中,国民党将士保家卫国的可歌可泣的故事。

不过,根据报导,这部45集的记录片在去年被引进后,已由台湾著名记录片导演陈君天和大陆创作团队,共同编辑完成了第6版,而这个版本是否有所增减,倒是未来播放时不少人关注的焦点;此外,其是否在还原历史的真实性上会带给大陆人震撼,同样让人们期待。因为大陆虽拍摄过不少抗日“神剧”,但叙述角度单一,艺术性差,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缺乏对历史真实的尊重,即受政治需要局限,对国民党正面抗日战场叙述的少,贬低的多。

是什么原因使一部曾被大陆禁播的记录片得以解禁?无疑,没有高层的态度,这样的解禁是无法实现的。

应该不是巧合,就在《一寸山河一寸血》将登陆央视信息发布的同日,中共全国党史研究室主任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出席会议并讲话,称要“学习贯彻”习近平的相关论述,“不断开创党史工作新局面”。

十八大后,习近平曾言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要具有历史意识,想问题作决策要有历史眼光”,等等,而他在2013年毛的120周年活动中所说的“不会推行毛思想的复兴”,不讳言毛的“严重错误”,以及在2014年9月中国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9周年公祭仪式上的讲话,都在传递着习对历史的态度。习近平在有选择的还原一些历史。

《一寸山河一寸血》能够登陆央视,除了近几年来中共党内外对于披露真实抗战历史有所松动外,也应与习近平高调纪念有关,与目前的中日围绕历史问题角逐的现状有关。

而今年1月,中共党媒特别介绍了2015年内4个重要纪念日,其中包括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诞辰100周年,而众所周知,胡耀邦的命运紧紧与1989年的“六四”学生运动联系在一起。高调纪念胡耀邦,会引发怎样的反响和连锁反应,应该是不言而喻的。而还原历史的口子一旦被撕开,注定将无法停下。

责任编辑:高义

陈思敏:戴相龙再传遭查 郭文贵后台不妙

5455320391
多家外媒引述知情人士报导,前中国央行行长、前天津市长戴相龙因为涉嫌以权谋私被中纪委调查。目前中纪委还没有对外确认有关消息。(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4月09日讯】4月8日据外媒引述消息称,前央行行长戴相龙正配合相关调查。然而截至当天午夜,都不见官方说法。不过国内曾经刊登长文起底郭文贵旗下“盘古会”的腾讯网,约在当天下午2点转发了此一消息,虽然报导页面后来被移除。

跟其他重量级官员一样,戴相龙已非首次被传调查。从2013年起,各种关于他的小道消息不曾断过,2014年5月传闻甚嚣尘上,今年3月再度复燃。据悉,对戴相龙的调查是由对前国安局副局长马建的调查引发的。

马建在今年1月公告被查、2月正式被撤政协资格以来,有关方面都未再公布其案件的进一步情况。但在3月,却有马建的“金主”郭文贵越洋掀起一场乌贼战,反咬财新传媒负责人胡舒立与北大方正前CEO李友育有一私生子,现在结果证明是子虚乌有。

此前报导,郭文贵与李友曾是非常亲密的商场战友,两人是因民族证券的股权纠纷而反目。郭文贵会从地产转战股市,引其入场者是车峰。而在调查马建的同时发现戴相龙涉案的线索,也包括涉嫌严重经济犯罪而牵涉其中的车峰。

据报导,车峰就是戴相龙的女婿,但最早也有说是戴相龙之子,但不管是女婿是儿子,这个车峰还是香港名闻股市的大炒家。虽然结识香港股市名人车峰,但郭文贵在香港涉猎的不仅股市。

此前郭文贵受访时扬言:“占中事件”是他利用香港黑社会老大摆平的,此人就是香港娱乐圈的黑老大英皇集团主席杨受成。据报导,郭文贵与马建联手设局偷拍刘志华(北京前副市长)的不雅视频当中,刘志华被偷拍时玩的女人,就是杨受成提供安排的。

郭文贵在采访中还声称,他不认识曾庆红,和王岐山倒是旧交,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要是没有王岐山市长的支持,他的奥运会项目怎么可能在北京发展起来。

然而郭文贵在地产的发迹过程,目前外界已经耳熟能详的故事是,郭文贵生于山东,却发迹河南,在河南结识两个“贵人”,其一是香港富婆,其二是军中河南帮重要人物,也就是江泽民大秘贾廷安,这才使郭文贵能在冠盖云集的北京商战中,接连打败有解放军总参背景的保利地产和京属特大型国企首创集团,夺下奥运村中心的地标,建造了奥运村里唯一的私人项目“盘古大观”。

这次消息称,对戴相龙的调查跨越了三大职务任期:央行行长(1995年6月至2002年12月)、天津市长(2002年12月至2007年12月),以及全国社保基金理事长(2008年1月至2013年3月)。目前媒体披露的案情且与车峰有关的是,股市内线交易。

据报导,戴相龙在2007年担任天津市长时,当年8月国家外汇管理局突然宣布,以天津为首个试点推出“港股直通车”,结果刺激港股暴升。车峰在公布前一年,早已透过离岸公司事先买入多支目标股,在股价暴涨后抛售劲赚数亿元。

据追查国际通告,戴相龙任天津市长时,还历经了张立昌、张高丽两任市委书记,三人都因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被列为迫害责任人。

目前,戴相龙是否被查暂无定论,但媒体不定时放消息,却是一个明显政治信号。

郭文贵与曾庆红、贾廷安的关系有待证实,不过郭的盘古会以政法系统官员为主是个不争的事实,现在郭又被指与戴相龙的女婿车峰有深度关联,且政商圈扩及香港的中联办、股市与娱乐圈黑帮。

从马建落马到郭文贵打出的乌贼战,大戏一路跌宕,郭文贵以及其背后比马建级别更高的“高层们”,看来也快到水落石出。

责任编辑:高义

中共制造的恐怖叫“红色恐怖”

文: 北京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日】纠正一个名词的提法:

前年就发现有同修在文章中把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迫害造成的恐怖形势称作“白色恐怖”,因为很个别,就未在意。但是后来发现又有多篇文章也是如此提法,而且其它媒体也有如此提的。这是误用。是不了解“红色恐怖”和“白色恐怖”来历造成的。

大家知道,中共邪党在另外空间的形象是条红色恶龙,神称其为“红魔”、“红色恶魔”。它嗜杀成性,崇拜血腥,崇拜红色,它在一九三八年以前称自己的武装为“红军”、非法割据政权为“红色政权”;而称国民政府的军队为“白军”、称国民政府对其土匪武装的清剿和对其党徒的非法活动的镇压为“白色恐怖”,把其武装割据的地盘叫作“红区”,把国民政府管辖区称为“白区”。一九四九年窃取全国政权后,仍然自称其政权为红色政权,尤其在十年“文革”期间,媒体上整天都在这样喊。所以,我们称其恐怖为“红色恐怖”,诚为实至名归。

中共自一九四九年以来的六十六年中,为了让人们时刻保持颤栗中的屈服,在中国实行了血腥的国家恐怖主义统治,它利用各种各样名义、制造各种各样借口、采用各种各样手段,害死了八千万无辜的中国人,相当于制造了二百六十七个南京大屠杀案,等于每年制造了四个南京大屠杀案。一九九九年以来,对最善良的佛法修炼人——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虐杀更是邪恶、血腥,几百万人被迫害致死,无数人甚至被活体摘取了器官,移植卖钱。件件都是血腥的、红色的恐怖!

谤佛谤道、招致地震、壮年早逝的北周武帝

文: 翟敬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日】《周书》、《北史》记载:中国的南北朝时期,建德三年(公元574年)阴历五月,北周武帝宇文邕为利用儒家思想治天下,开始消灭佛、道二教,毁掉全部佛经佛像,强令和尚、道士还俗。

当年阴历七月,就发生了卫王“宇文直”在京造反的异象;当年阴历十二月,还出现了凉州地震、震坏了城郭、大地裂开、地下水象喷泉一样涌出的天灾。(正史《周书》“凉州比年地震,坏城郭,地裂涌泉出”记载的就是这场天灾。)

虽然宇文邕毁佛像的心意已决,然而,在发动迫害前,他于建德二年(公元574年)阴历十二月,狡猾地组织了一场辩论,把儒家思想这一做人的理,置于佛道神之上。这次迫害,产生了严重后果,迫使源自印度的原始佛教,掺杂进了儒教的东西,成为汉地改良佛教(所谓改良就是乱法),惑乱了佛法。宇文邕不但毁坏了佛像本身,还改变了佛教教义的内涵,这种罪恶,不亚于杀害僧人肉体。像他这样同时消灭佛道二教、毁掉全部佛像的皇帝,世间少有。

由于迫害佛道,仅四年后,宣政元年(公元578年)阴历四月,就招来了突厥对幽州的进犯。两个月后的阴历六月,年仅三十六岁的宇文邕,就死于疾病的折磨。

而下一任皇帝——北周宣帝宇文赟支持佛道,在继位后,复立佛像,复兴了佛、道二教,跳下了宇文邕的贼船,避免了为宇文邕承担罪责。宇文邕折腾了四年,除了把自己的命折腾进去,白忙活一场。

中共犹如一条漏洞百出的危船,无官不贪、拆了东墙、补西墙,在大陆频繁发生的地震、雾霾的天灾中,艰难地行驶着,随时有沉入水底的可能。如何才能避免跟着中共这条危船、沉入水底?唯有用退党、退团、退队的实际态度,表明自己与负有累累血债的中共的不同,赶快跳下中共这条危船,才是保命的唯一出路。

(资料来源《周书·卷五·帝纪第五·武帝上》《周书·卷六·帝纪第六·武帝下》《北史·卷十·周本纪下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