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610”和法官到当事人家中逼家属辞退律师(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五年四月初,吉林市船营区“610”张青山和船营区法院办案人李忠诚两次到法轮功学员马驰母亲的住处诱骗辞退律师,老人坚定的回答说:你无条件释放我女儿,律师自然就退了。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马驰女士自二零一三年十月十八日被警察绑架、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至今近一年半了。家人聘请北京律师胡桂云女士为其做无罪辩护。吉林市“610”、船营区法院极力阻止,胡桂云律师多次来吉林到法院递交代理手续,李忠诚都躲避不见。期间李忠诚多次逼迫家属和当事人辞退律师,因为马驰和家人坚决不配合当局的要求,不辞退聘请的律师,船营区法院至今不审理。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二条法律,已属于超审限办案、超期羁押,法院属于执法违法,律师多次要求法院对马驰解除强制措施。家属也多方申诉要求无条件释放马驰。

2015-4-17-minghui-jilin-machi-mom
七十五岁的母亲在法院门前打横幅要求立即释放女儿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日下午,吉林市船营区“610”张青山和一个不知名的女人,同吉林市船营区欢喜乡派出所警察到欢喜乡远大村二社法轮功学员马驰家,逼马驰的七十五岁老母亲辞退马驰的律师胡桂云。

张青山进屋就说:今天来是解决你姑娘的事,你们律师是怎么请的?谁请的?你们把律师退了。马驰的母亲说:我姑娘没犯罪,把我姑娘无罪释放,律师自然就退了。张青山声称,那不行,退律师才能放人,不能请外地律师。马驰的母亲坚决不退。接着张青山又行骗说:是国外拿的钱,让律师来的,他们七、八个律师,这个是马驰的、这个是朱玉军的,又问马驰的母亲,你们花钱没有?马驰的母亲坚决不退律师。这俩个人讨了个没趣,说了一句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就走了。

四月八日,张青山和另一个女的(四十多岁)还有船营区法院李忠诚(马驰冤案的办案人)再一次来到马驰母亲家骚扰。那个女人问马驰母亲认不认识李忠诚?马驰母亲说“怎么不认识,我去法院要求他释放我女儿,他让我回村里开证明,证明我是不是马驰的母亲。

张青山说:还是那天的事,你把律师退了,我拿钱给马驰请当地律师,我就能做主,辞了律师就放人,和马驰一起工作的王振广都把律师退了,马上就回家。你把律师退了,就把你姑娘放回来。法院李忠诚说:退了律师就按年限判,你姑娘就回来了。还欺骗说:你看外国都没有炼的,就中国人炼。

那个女人帮腔说:你女儿你都不管,让退律师不退。马驰的母亲说:我管,要求无罪释放,不退律师。那个女的又说:你们一家你岁数最大。马驰的母亲说:是我岁数最大,我说了算,我不退,无罪释放,律师自然就退了。他们没话说了就走了。

亲朋好友们听说这个事后,都说法院法官到当事人家中诱骗逼退律师,古今中外还头一回听说过,真是吉林市司法界一大奇闻。同时也说明迫害修真、善、忍做好人的坏人骑虎难下了,什么脸面都不要了。 李忠诚违背司法工作人员职业道德和基本操守,执法犯法,不称职做法官。

吉林市船营区610头目张青山电话15948676100
吉林市船营区法院 地址:吉林市船营区解放西路 邮编:132012
电话:总机:0432—62404900
李忠诚:船营区法院四位法轮功学员冤案办案人
蒲海东:船营区法院副院长:电话:13844235001
吉林市检察院控申处处长郭扬电话:15904320068

Advertisements

看《转法轮》改变命运

文: 寒香来(中国大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我在中学时期由于贪恋电脑游戏与懒惰,所以学习成绩很差,第一次中考,没有考上高中,只考上了中专院校。妈妈对我考上的中专学校很不满意,去中学找到当时的年级主任问我有没有重读的可能性。年级主任找到我的班主任,询问我的学习成绩如何。

我的班主任是一位非常有教学经验的老师,教书的时间很长,是一位桃李满天下的老师。但就是这样一位人生阅历与教学经验都非常丰富的老师,一听是我的家长来询问我重读的可能性,立刻摇头说:“不用了,他重读也没用,他不光贪玩,脑子也不是很灵光,重读也是白搭,浪费时间,不如赶紧找个中专上两年,找个地方上班算了,他不是读书的料,上学也是活受罪。”这一席话让我妈妈很受打击,很没面子的回到家里。

妈妈回到家后,看到我正在玩电脑,径直走到我的书桌前,愤然的撕掉我的中专录取通知书。我看到妈妈的举动,愤怒的问:“您这是干什么?!撕了我的录取通知书,我还怎么报到?”妈妈听后,眼睛湿润的对我说:“你就挣点气,考一个高中……”我对妈妈突如其来的举动和话语弄得不知所措。

晚上,爸爸下班回到家后,听说了这事,也没有太多的表态,只是吃饭完后对我说:“你一会来我屋一下,有话对你说。”我的爸爸是一位大法的修炼者,以前也经常让我学法,可是我都贪玩,对看大法书的事置若罔闻。

晚上,我来爸爸的屋,我爸和祥的对我说:“我告诉你一个考上高中的办法,保你考上高中,甚至大学。”说完后,爸爸拿出了李洪志师父那本著作《转法轮》,说:“你能十天内把这本书看完吗?”我说:“能看完。”“那我下班要检查的吆。”

我是一个独生子女,从小就是被宠大的,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父母这么责备过。我一个人在书屋里静静的反思,也想起一些往昔的回忆。小的时候,爸爸刚开始修炼大法,经常会给我看师父的画像,还给我念大法的书,那时候虽然听不懂,但总能从书里感觉到五光十色的东西在,也经常能在爸爸炼功时候看到他的身上有法轮在转动,手上有莲花。看到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比的快乐。之后上学了,接触的东西多了,尤其是上了初中后,有了电脑,就开始沉迷于游戏,不光成绩急速下降,就连脾气也比以前暴躁的多了。一想到这些,我觉的我确实要做些改变了,我从爸爸的屋出来,别无选择的捧起那本改变我的命运的《转法轮》。

十天过去了,在爸爸的督导下,我看完一遍《转法轮》。我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就像师父讲的:“每当看完一遍《转法轮》,明白了一些就是提高;哪怕你看完一遍只明白了一个问题,那也是真正的得到了提高。”[1]我不但知道了真善忍是做个好人的标准,知道了重德,知道遇到问题要内找修心等许多道理,同时我的世界观也改变了。

后来,没过几天,年级主任主动联系我妈妈,表示欢迎我去重读,让我尽快去学校报到,并送给我一套新的校服表示鼓励。之后,在日常学习中,我还是坚持抽出时间看《转法轮》,不仅没耽误学习,而且每次看过大法书籍后,都能让我受益匪浅,脑袋象开了窍一样,学习也感觉越来越简单,成绩也越来越好。

慢慢的,我不光自己专心学习,平时也乐于帮助同学解决学习中遇到的问题,班里的学习气氛也被我这个“新来的”的学生带得融洽了起来。之后,一次家长会中,妈妈又碰到我以前的班主任,前班主任看到我妈妈,诧异的问:“你还真让孩子来重读啦。”我妈没有回答,只是把我的成绩单递给前班主任看,前班主任看完之后,有些不敢相信。这时,我重读之后的班主任走了过来,了解情况后,把我现在的学习表现说给前班主任听,前班主任叹了口气说:“教了一辈子书,这次还真是看走眼了。”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我把“真善忍”时刻记在心里,做了三退。不仅考上了理想的高中,也考上了大学,并有一份好的工作,大法真的改变我的命运,事实证明法轮大法对任何国家、集体和个人都是百利而无一害。有些人听信中共电视的谎言宣传,不相信法轮功,岂不失去了这千古机缘。法轮大法是佛法,是宇宙大法。真的希望世人都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做一个有未来的好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患肺癌的农家女获新生

文: 湖北省荆州市农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我姓孙,是湖北省荆州市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今年六十三岁。

二零零九年正月,我被医生诊断出得了肺癌且到晚期。每次吐血都很多,天天打针吃药,人瘦得皮包骨。在医院住了几个月治疗无效,只好回家听天由命了。

不久,我的侄子结婚,来了很多亲友。一位亲戚是炼法轮功的。她看到我这个样子,很替我着急,当时就给我讲了法轮功真相,说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大法师父是来救人的,讲“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能保命,相信大法好,诚心诚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福报,还举了很多绝症患者获新生的实例。

我听了真是喜出望外,当时就想:“啊,我也能得救了!我一定要敬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相信法轮功的师父一定也会救我的。”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虔诚地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我不吐血了,身体感觉真的越来越好了。几个月后我去医院复查。医生告诉我:我的肺癌完全好了,癌细胞都消失了!我高兴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对大法师父的感激之情!

邻里乡亲看到我这个等死的人活了过来,都说:这可是个大喜事啊!法轮功太神奇了,我们也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儿子今年三十七岁。儿媳不能生育,曾到多家医院治疗都治不好,为此结婚又离婚好几次。后来经过别人介绍,她和我儿子结婚了,俩人约定:不能生就抱养一个孩子。他们结婚后抱养了一个女儿,今年四岁了。这事周围很多人都知道。

就在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我家又一件喜事降临了——儿媳生了一个小孙子!这件事更是轰动了附近乡镇。乡亲们也都知道是因为我们相信并常念“法轮大法好”才有了这个孙子的。大家更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有的还主动找上门来问缘由。

我们全家人给师父磕头了!感谢师父!谢谢大法!

电动车撞散架了,老太太却没事

文: 河北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2014年11月10日,我骑电动车从西往东走,一辆轿车突然从后面向我直撞过来。我连人带车撞得飞起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当时就昏了过去。待我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输液呢。

后来得知,当时司机吓傻了,是他的同伴打电话叫了120救护车把我拉到医院抢救。

医生给我拍片、做CT和全身各种检查,结论是:啥事没有,只是一些皮外伤。亲属、家人不相信,接着就又把我送到市医院检查。结果一样:啥事没有。

处理事故的交警对现场进行了测量:被摔出去离肇事车7-8米;电动车摔出去离肇事车距离是31.2米,当场散架子了。

医生感到不可理解:电动车撞散架了,肇事轿车的车身撞出了一个大坑,这七十岁的老太太没事?尤其在做脑部检查后,医生惊讶的说我的脑子简直象个年轻人,没半点萎缩现象。

我告诉周围的人:我炼法轮功十八年了。要不是炼功,骨头早摔碎了。这件事不由的让医务人员对法轮功产生了好奇和新的认识。

我告诉司机和他的家人,他们无须承担任何责任,并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全家讲真相。他们退出了曾经入过的少先队。他们说,都不知怎么感激我是好。我告诉他们我学大法后的巨大改变。让我们共同感谢我的师父吧!

我给医生、同房的病人、来看我的常人,一个不落的都讲了真相,劝他们退出了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司机一家一再叫我在医院观察治疗。我谢绝了他们的好意,第三天出院了。

也说“工资是党给的?”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要说清这个问题,得先说说“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党”这个词在中文里面,最初还真不是个好词。“君子群而不党”、“狐朋狗党”、“结党营私”、“党同伐异”等等。在古代,“党”完全是个负面形象。总是和“小圈子”、“小团体”、拉帮结派等贬义搅在一起。现代的政党则是指那些为了实现共同的政治主张,为了获得共同的利益而结成的社团。既然是个社团,它就只能代表它社团自己,否则,就没有建立这个社团的必要。如果大家本来就都有共同的主张,你在其中又建立个小圈子,不是画蛇添足,就是别有用心。如果你真要代表社团以外的人,就必须先获得被代表者的授权,否则,就是强奸民意。一个一心想代表别人而组建的社团,是不可思议、不合逻辑的。而且共产党和正常国家的政党不同,它是一个比黑手党还黑的无法无天的黑帮乱党。

政党仅仅是个社团,不是经济实体,它就无法创造价值。因此它自身运作的经费必须由另外的渠道提供,如党费、捐款等等。在地球上,由纳税人供养的政党,可能只有共产党一家。共产党本身既不务农,也不做工,更不搞科研,连它自己还得靠纳税人养活,它拿什么给全国人民发工资、发养老金呢?

工资是什么?中共信奉的《资本论》也承认:工资是劳动力价值或价格的转化形式。也就是说工资和共产党没有任何关系。工资是劳动者付出劳动力后获得的报酬,普天之下全都如此,没有例外,怎么能说是共产党给的呢?难道没有共产党的国家,劳动者都没有工资?党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在中国大陆,没有工资的人多了,党怎么不给呢?这样简单明了的常识性问题,在中国大陆竟被黑白颠倒到近乎白痴的程度,只能说中共的洗脑很成功、很霸道。

可能有人说,我的工作是共产党给的。可是共产党给你的工作,你也得付出劳动才能领到工资。也可能某些享有特权的人不劳动也能领工资,但那真的不叫工资,那叫仗权抢劫,拿到手的钱可是百分之百的赃款啊!

可能有人说,共产党领导我们打天下,我们今天的工作环境就是共产党给创造的。这就更错了。中华天下是中华子孙世代开创的,和中共没有任何关系。中共只是代表马克思、列宁夺取了对中华民族的领导权而已。可是中共统治中华大地只有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难道中共掌权以前的工作环境、劳动环境都不存在吗?发达国家的工作环境、劳动环境更好,没听说他们把这功劳归于那个政党。也没有哪个政党敢贪天之功为己有啊!

还会有人说,过去我们是穷人,共产党来了我们才翻身得解放,过上了今天的好生活。这是共产党的谎言。共产党本身不从事生产,不创造价值,它拿什么来让穷人过上好生活呢?它的做法是带领穷人抢富人。通过明里暗里的抢劫,共产党发了,紧跟它的穷人也分得了一杯羹。但紧跟它的穷人毕竟只是极少数,其中很多是心术不正的人。所以到现在仍然有穷人,而且数量还不少。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结不起婚、甚至死都死不起的人到处都有,无论在大城市还是小城镇,沿街乞讨的残疾人随处可见。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些基本的民生问题仍然大量存在,共产党怎么还没让他们翻身得解放呢?共产党一贯奉行的政策是:近我者富,远我者穷——富人太多了对党的专制统治不利。邓小平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让哪部分人先富起来?我们见到的事实是:让他们自己人先富起来,让紧跟他们的人先富起来。遍地的“官商勾结”不就是“紧跟”的结果吗 ?

早在五十年代,中国大陆就开展了究竟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还是工人养活了资本家?”的大讨论,结论当然是“工人养活了资本家”。现在又冒出个“共产党养活了工人”,那工人又养活了谁呢?黑白颠倒,语无伦次,中共的洗脑宣传竟到了这种低级的程度,并不让人吃惊;让人吃惊的是如此低级的说教怎么就能迷倒那么多的人,甚至一些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

再说说养老金。养老金的本质,也是劳动者的工资所得,只不过是迟发而已。绝对不是政党或政府的赏赐。大陆的政治经济学也承认,劳动者的工资中包含着养老金,只不过在发放工资时扣除了,留待退休后发放。现在推行的养老保险制度,已经把应从工资中扣除的那部分公开列明了,那就是个人缴纳部分和单位缴纳部分。这部分工资在推行现行养老保险制度以前是隐性扣除的,虽然扣除多少是笔糊涂账,但肯定没有在劳动者退休前发给他们。养老金中还有一部分是政府的补贴。这种补贴也不是政府的赏赐。因为政府不创造价值,它的全部资金来自纳税人缴纳的税款。

在民主国家,所有人在消费时所缴纳的税款都简单明了地单独列出,目地是提醒你:你是纳税人,你有权监督所有靠税款供养的政府和个人,监督所有有权支配税款的政府或个人。在中国大陆,纳税人缴纳的税款常常是隐藏的。如消费税,就隐藏在商品价格中。这种做法,使许多人忽略了自己是纳税人的身份。事实上,只要你消费,你就在纳税,你就是纳税人。

政府的职责是维持社会的公平正义,调解社会矛盾。用纳税人的钱来回馈纳税人是它应尽的责任和义务;纳税人享受社会福利是纳税人天然的权利和待遇。这都用不着感谢谁。如果非要感谢的话,只能感谢每一个纳税人。没有他们的奉献,什么国家、政府都无从谈起。特别那个用纳税人养着的政党,没有了纳税人的供养一天也活不下去。

税收也是劳动者创造的价值,不是政党、政府凭空制造出来的。在发达国家,国家的税收60%以上都用于民生,用于社会福利;而共产党统治的国家绝大多数税收都用于维护其专制统治,用于民生、福利的只在30%左右甚至更低。

中共及其统治下的政权,欠老百姓的太多了。但他们编出一套又一套谎言欺骗老百姓。只要搞清工资和养老金的本质和来源,就能知道中共的宣传都是骗人的谎言。

令计划弟弟与江泽民儿子合伙捞钱

中共反腐的最新消息显示,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冷荣泉(上图)被查。冷荣泉曾担任九州在线(后改名为天天在线)的法人代表,值得注意的是,令计划胞弟令完成担任九州在线的总经理。

北京时间4月17日,中国国务院国资委纪委消息: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原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冷荣泉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公开资料显示,冷荣泉在2002年至2004年期间,先后担任中国网通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副董事长等职务。其任职期间,中国网通在2003年投资令计划的胞弟令完成担任总经理的“九州在线”(后改名为“天天在线”)。

九洲在线成立于2003年7月,注册资金4.9亿元,中国网通占股40%,时任中国网通副总经理的冷荣泉担任法人代表。此外,外资企业VC软银亚洲基础设施基金网络公司(简称软银)、IDG网络投资公司(下称IDG)各持股30%。

据陆媒财新网发表的《令完成的财富故事》报道显示,令完成与江绵恒存在商业利益关系。成立于2003年7月的九洲在线,注册资金为4.9亿元,由江绵恒投资的中国网通持有九洲在线40%股份。

其后九州在线更名为天天在线,而在2006年11月,天天在线召开股东会,通过两项重要决议:中国网通退出,将其40%股份分别原价转给IDG和软银,后两者各占50%,天天在线成为纯外资公司;董事会由9人变更为4人,冷荣泉、左风、阎焱等离职,令完成、熊晓鸽、周全、王翎组成新的董事会,令完成以王诚之名取代冷荣泉出任董事长,冷荣泉则取代IDG的周全担任总经理和法人代表。

冷荣泉毕业于北京邮电学院,获工学硕士学位。历任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中国网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中国邮电部电信总局副局长,北京长途电话局总工程师,并曾兼任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和信息产业部邮电科技委副主任等职。

多维

杨宁:上海国安局生变 或牵出江泽民侄子

作者:杨宁

继中共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及手下几名官员被抓,北京市国安局局长梁克传被查后,近日,上海国安局高层也发生了变化。根据上海媒体报导,在刚刚举行的中共上海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上,任免了一些官员,其中包括任命董卫民为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局长,免去朱小超的上海市国安局局长职务,但其去向并未提及。此外,根据中共安全部门的保密原则,董卫民、朱小超的照片、简历也未公开。

从有限的公开资料看,朱小超是在2012年2月出任上海市国安局局长的,其前任是吴中海,任职时间是2004年到2012年2月,而吴中海的前任是蔡旭敏,该人被曝是江泽民的嫡系沪帮亲信。与朱小超、吴中海相比,蔡旭敏的公开信息稍稍多了些。

1949年出生的蔡旭敏是地道的上海人,历任上海市国安局干部,副处长、处长、副局长,1995年至2004年任上海市国安局局长。2004年在江泽民卸任军委副主席后不久,升任国安部副部长。2006年调回上海,至2009年6月任上海市检察院党组书记、副检察长。

无疑,从蔡旭敏的简历,或可以推出吴中海、朱小超的某些情况,即他们也都长期供职于上海国安系统,考虑到国安系统的特殊性,上海国安局一把手不会从其它系统空降,因此,蔡旭敏、吴中海、朱小超之间很可能曾是上下级关系。

作为国安部在地方的分支机构,上海国安局的职能也涉及情报收集分析、反间谍、政治保卫等方面,其可以对中国公民或者境外人员的身份查验和对有关组织、人员进行调查、询问,对组织和个人的电子通信工具、器材等设备、设施进行查验,对通信、电信等内容进行检查,等等。其一方面受国安部直接领导,另一方面也受上海市政府管辖,具体管辖部门应是上海市政法委。

值得注意的是,江泽民的侄子吴志明,从2002年至2012年间一直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同时还兼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长、武警上海市总队第一政委。换言之,蔡旭敏、吴中海、朱小超均与吴志明存在交集,公开的报导也证实了这一点。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已知的涉及上海国安局的案件如2005年,因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的父亲更换豪宅消息被香港媒体曝光,陈震怒下要求国安局追查信息来源,最终常居上海的香港时代出版社的老板徐耀被判刑,直到陈良宇被捕之后才被释放。

再如上海力拓公司澳籍华人胡士泰被指控行贿和盗取国家机密的案子,就是由吴志明下令上海市国家安全局监听其电话。该案涉及到胡锦涛与江泽民之间的博弈。

而2007年10月,在参加上海世界夏季特奥会的胡锦涛下榻的西郊宾馆,发现了烈性炸药,吴志明掌控下的上海政法委乃至上海国安局是否知情或介入其中,非常值得怀疑。

与国家安全部一样,上海国安局自1999年7月开始也承担着一项任务,那就是追随江泽民,积极迫害法轮功。具体方式是电话窃听、定位,跟踪大法弟子,协助公安部门实施监控。如2003年发生的台湾法轮功学员林晓凯、王秀华在上海被劫持案,非法关押美国公民梅胜洋的女友、法轮功学员李茜案,等等。

据海外明慧网披露,上海国安局在非法关押期间,曾对林晓凯、王秀华实行了体罚逼供、洗脑威胁和精神虐待等恶行,对李茜也是如此。此种恐怖行径令人发指。

毫无疑问,身为上海国安局局长的蔡旭敏、吴中海、朱小超均或多或少介入上述罪恶,他们与吴志明的合作也毋庸置疑。从这点上说,朱小超在上任三年后就被解职,不是什么好兆头,不仅预示着上海国安局将发生震荡,而且可能由此牵出吴志明,并将终极目标指向江泽民。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