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记载画龙求雨的故事

23242124833
(Fotolia)

作者:天羽

中国历来有求雨的习俗,当出现大旱的年月,地方官甚至皇上都会亲自通过各种方式求雨,大部分都是设坛向龙王求雨。而唐玄宗时期,却发生了一次更奇特的求雨,就是少府监冯绍正画龙求雨的故事。

《明皇杂录》记载,唐玄宗开元年间,关中一带大旱,京都长安雨水缺得格外厉害。玄宗皇帝命令大臣们在各个山中和沼泽地带祈祷求雨,但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玄宗皇帝命人在龙池旁边新造一座大​​殿,并召见少府监冯绍正,让他在新造的这座大殿的四面墙壁上各画一条龙。冯绍正先在西墙上画一条白龙,形状奇特蜿蜒欲飞,未画到一半,似乎有风云随着笔的挥动而产生。玄宗皇上和侍从官们在壁下观看,龙身上的鳞片都湿了。

着色还未完,有白气好像从厅堂的屋檐下飘出来,进入龙池中。龙池中波涛汹涌,电闪雷鸣,伴随在皇帝身边的几百名侍从人员都看见了一条白龙从龙池水中,乘着云气上升腾飞到天上。不一会儿阴云布满四周围,风雨暴作,不到一天的工夫整个京都地区都普遍下了一场雨。

唐玄宗一生与龙有缘,传说他曾经饲养过一条小龙,后来长大后飞走了。近代也有人曾见到龙,看来古代成语“屠龙之技”也许是真实存在的。

责任编辑:洪伟成
http://www.epochtimes.com/gb/15/5/30/n4446220.htm

Advertisements

传习近平问一句话加速杨秀珠出逃

大纪元2015年05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张顿综合报导)日前,中共原温州副市长、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杨秀珠在美国被抓,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据港媒披露,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曾过问省委组织部,导致观望中的杨秀珠出逃。杨秀珠本身也与张德江存在一些联系。

5月28日,美国执法当局表示,中共外逃贪官杨秀珠已经被拘捕,并关押在新泽西州一个州拘留所中。至此在外逃亡10多年的杨秀珠在海外再次落网。据报,2005年,杨秀珠在荷兰也曾被抓。

港媒《动向》2015年5月号报导称,浙江一位知晓官场内幕的人士透露,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曾过问省委组织部“宣传杨秀珠的文艺作品是不是有些过头”,当时的负责人回答“这是德江书记树的一个典型,全国妇联也支持”。习的这一过问惊动了观望中的杨,宣传方面的官员藉机向杨“传话”,从而加速了杨逃跑的行动。宣传官员吓跑杨也是为脱清干系,因为当地大树杨秀珠典型(一部吹捧“女能官”的电视剧以她为原型)可以海量花钱,借此从中大捞油水甚至肆意贪占。

报导称,习近平从代省长直接升为省委书记后,已听到杨秀珠的诸多负面传闻,但为了稳住局面而不动手。据悉,浙江本土帮却不替习考虑,而是将自1997年以来(张德江入主浙江之前)至当下的杨的恶行全部捅给习。

该人士称,就算没那么许多人告状,因浙江省官场大变,“凭杨秀珠那样久历官场、人脉复杂的背景,她也会寻机自保。当时一走了之确是上策”。

2003年2月,杨秀珠的弟弟杨光荣被指因贪污而调查,同年4月20日,曾任温州市副市长、时任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的杨秀珠以看望母亲的名义请假,携女儿、女婿及外孙从上海机场途经新加坡逃亡至荷兰。据报,杨秀珠在到处找人救她弟弟无果的情况下,才下决心出逃。

习近平在2002年就成为了浙江省委书记,此前的书记是张德江。

据大陆媒体报导,杨秀珠于2005年被荷兰警方逮捕,但就在遣返前夕,杨秀珠于2014年5月逃离荷兰,途径加拿大,从加拿大乘火车入境美国。

现年68岁的杨秀珠,在北京当局公布的红色通缉令100名涉嫌腐败的外逃人员名单中,名列首位。

责任编辑:李晓清

纽约市议员及多位区长郡长褒奖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为祝贺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二十三周年及欢庆第十六届法轮大法日,纽约市议员及多位区长郡长发来褒奖贺信,祝贺这一盛事。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01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02
纽约市布碌伦区(Borugh of Brooklyn) 区长Eric Adams颁发褒奖,赞扬法轮大法给人们带来的福祉,并宣布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为布碌伦区的法轮大法日。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03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04
纽约市史坦顿岛(Borough of Staten Island) 区长James Oddo颁发感谢证书,赞扬法轮大法。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05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06
纽约市议员Alan Maisel颁发褒奖证书,庆祝第十六届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07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08
纽约市议员Robert Cornegy颁发褒奖证书,庆祝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09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10
纽约长岛格伦科夫市市长(Mayor of Glen Cove) Reginald Spinello颁发褒奖证书,庆祝第十六届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11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12
纽约长岛拉撒郡郡长(Nassau county executive) Edward P. Mangano颁发褒奖,赞扬法轮大法给人们带来的福祉,并宣布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为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13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14
纽约长岛萨福克郡(Suffolk County) Steven Bellone颁发褒奖,赞扬法轮大法给人们带来的福祉,并宣布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为福克郡的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15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16
纽约长岛布鲁克海文镇镇长(Town of brookhaven) Edward P. Romaine颁发褒奖,赞扬法轮大法给人们带来的福祉,并宣布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为布鲁克海文镇的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17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18
纽约长岛斯特德镇镇长 (Town of Hempstead) Kate Murray颁发褒奖,赞扬法轮大法给人们带来的福祉,并宣布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为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19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20
纽约长岛巴比伦镇镇长 (Town of Babylon) Rich Schaffer颁发褒奖,赞扬法轮大法给人们带来的福祉,并宣布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为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21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22
纽约长岛绍斯霍尔德镇镇长(Town of Southold) Scott A. Russell颁发褒奖,赞扬法轮大法给人们带来的福祉,并宣布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为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23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24
纽约长岛河源镇镇长(Town of Riverhead)Sean M. Walter颁发褒奖,赞扬法轮大法给人们带来的福祉,并宣布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为世界法轮大法日。

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252015-5-30-minghui-513-ny-vip-citation-26
纽约长岛艾斯利普镇镇长(Town of Islip) Angie M. Carpenter颁发褒奖,赞扬法轮大法给人们带来的福祉,并宣布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为世界法轮大法日。

丈夫陷冤狱 妻子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鞍山市千山区大孤山镇善良农民李文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在家中被鞍山市铁东区站前派出所警察崔华中、于振富等绑架、刑讯逼供,编造假证非法判刑四年,至今在沈阳监狱城遭迫害。

李文忠的妻子秦素波近日控告元凶江泽民犯下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非法拘禁罪、破坏法律实施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

2015-5-30-mh-pohai-liwenzhong-1
李文忠

秦素波女士说:“我丈夫李文忠一直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他曾为本村自费修道,别人求帮忙,他认可自己活不干,也去帮别人,周边十里八村的人都很赞扬他。就这样的好人却被送去冤狱到现在已近三年了。”

2015-5-30-mh-pohai-liwenzhong-22015-5-30-mh-pohai-liwenzhong-3
李文忠家乡的村民们按手印要求释放好人李文忠

附:刑事控告状

控告人:秦素波,女,45岁,汉族,现住辽宁省鞍山市大孤山镇下石桥村,电话:(略)身份证号:(略)

被控告人:江泽民,男,出生于1926年8月17日,汉族,曾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国共产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委员会主席

秦素波女士在控告书中所述的事实与理由

我和丈夫李文忠是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时我和丈夫生活很困难,身体都不太好,我是腰痛,丈夫头痛、胃痛没有钱医治,自从炼功后,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真心向善,实实在在地去做人,很快病就好了,而且还还了外债。我的母亲曾患有心肌缺血,二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她们都通过炼功注重品德的修养,身体奇迹般的都恢复了健康。

一、江泽民操纵公安系统绑架关押构成非法拘禁罪的事实

2012年7月25日,鞍山市铁东分局站前派出所崔华中等人闯入我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依据和合法证件,把正在午睡的丈夫李文忠带走,(他当时一早打包米饭都没吃上)并二次返回抄家。把那些教人修心向善的佛法书籍、电脑等个人合法财产没有公正公开的做鉴定就作为所谓的证据,违背事实起诉到千山区检察院,后又转到千山区法院脏物室封存。

我和婆母曾多次去派出所要人,要求真正的证人出示我丈夫究竟给社会带来什么危害、破坏了那条法律实施的证据,他们不但不解释,多次要绑架我,还恶语谩骂,撵我们走,所长曹振宇恐吓老人再不走就扔到楼下。我被绑架后被铐在椅子上,一警察猛抽我的脸,并辱骂我。2014年8月我到站前派出所查清事实真相,崔华中说:你滚蛋!还有一警察说:再来给你腿打折!

根据刑法最高检(2006)2号《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第二条第一款规定“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禁或者其它方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非法拘禁、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1、非法剥夺他人自由24小时以上的;2、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并使用戒具或者捆绑等恶劣手段,或者实施殴打、侮辱、虐待行为的…… 6、司法工作人员对明知是没有违法犯罪事实的人而非法拘禁的。”

二、江泽民操纵司法系统构成滥用职权罪、徇私枉法罪、故意伤害罪的事实

刑法是惩罚人行为恶果的,而不是惩罚人行为善果的。从我家抄走的物品那是教人如何按“真、善、忍”标准真修向善,做更高境界的好人和相信善恶有报的事实,是法律赋予公民信仰、言论、出版自由的权利。那是我们传统的共同道德价值观,不是组织,更不是邪教。执法人没有拿出这些物品究竟利用了哪个组织,危害了什么人,破坏了那条法律实施的人证物证,没有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开庭没有通知我,证人没有出庭作证,而且作假口供,证据没有依法经过当庭出示、辨认、质证不能作为定罪的依据。如果依法信息公开、公正当庭出示核实逐一验证,就能证明信仰是合法的,执法者就不会构成犯罪,我丈夫也不能住冤狱。所以以参与政治为名强加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依法是不成立的。

李文忠在鞍山看守所被非法拘禁五个月后被转到沈阳第一监狱。在监狱里接见时都是被监听的,不许提法轮功,不许说“真、善、忍”好,说真话就挨惩罚,他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被打得不想活了,被关小号四十多天,饥一顿饱一顿的,很多生活用品都买不着受歧视,死不起活不起的。由于肉体承受不了残酷的折磨,他被屈打成招。他信仰“真、善、忍”在做好人本没有罪,却被逼迫有罪,他除了干活外,每天都在承受着良心的痛苦折磨之中,心里特别难受。我因为告诉他按法律规定有控告和申诉的权利,大队长李松就让我到当地派出所开不炼法轮功证明才让见,从那以后一年多没让我见。即使现在争取见到他也是费很多周折,还不许提法轮功,连说句真心话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刑法第399条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 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作枉法裁判的”,构成徇私枉法罪。《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也规定了该罪立案标准,“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1、对明知是没有犯罪事实或者其它依法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人,采取伪造、隐匿、毁灭证据或者其它隐瞒事实、违反法律的手段,以追究刑事责任为目的的立案、侦查、起诉,审判的。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执法人,知法犯法明知对李文忠控罪没有法律依据,他们是在执行江泽民的命令,违反了司法独立原则。对丈夫的立案、侦查、移送、审查、起诉、裁判、刑讯逼供都是严重的侵权,违反了宪法33条、35条、36条37条、39条、违反刑罚397条、399条。依据政法委对公检法对冤案终身负责的规定,以疑罪从无、证据裁判原则、严格证明标准、不能因舆论炒作违法裁判,他们都违反了,在制造冤狱。违反了《宪法》、《刑法》、《警察法》、《检察官法》、《法官法》、《公务员法》、《监狱法》,构成绑架罪、抢劫罪、侵占罪、非法拘禁罪、伪证罪、诬告陷害罪、故意伤害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剥夺公民信仰罪,是真正的破坏法律实施,这都是执行江泽民的命令造成的。

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颠倒黑白,对道德的诋毁给社会带来严重危害。人类的文明、财富都源自于人的人品道德,人一旦仇恨佛法、仇恨“真、善、忍”,没有了道德底线,人就会无恶不作。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多了就会遭到上天的惩罚,现在的经济危机、大旱、地震、瘟疫就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带来的严重灾难,再这样下去后果会不堪设想,所以必须法办江泽民。

如果《宪法》不能公正的实施,就会造成诸多的冤假错案,给社会及家庭造成严重危害,现在是依法治国,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的特权。执法人超越宪法规定,摧毁人的道德良知就是在毁灭自己的未来,同时也给自己种下了恶果。希望负责人能坚守法律尊严,坚守公平正义,惩恶扬善依法追究江泽民及参与者的刑事责任,依法释放李文忠赔偿给我家庭造成的一切伤害,恢复法轮功的名誉。

遭冤狱十年 辽宁抚顺贾乃芝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贾乃芝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以快件和慢件两种邮寄形式,将一份刑事控告书寄给位于北京的全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前中共头子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令她七次被绑架,遭拘留、劳教、判刑,累计冤狱十多年,丈夫被迫离婚,母亲含泪而死……

贾乃芝女士在控告书中说:十六年的遭遇,所受到的迫害罄竹难书,自由被剥夺,财产被抢去,妈妈由于长期思念自己的女儿而不得见,含泪而死,我那善良的丈夫宋玉昌,身居局级干部的职位,受邪恶政策株连,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实在承受不住,离我而去。我那孩子也得不到妈妈的照顾,江泽民发动的迫害使我夫离子散,家破人亡。贾乃芝女士提请司法机关,追究江泽民刑事责任,绳之于法。

以下是贾乃芝自述遭迫害经历:

修炼大法,生命得延续

我叫贾乃芝,今年六十六岁,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九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我身患绝症末梢神经炎——就是大面积肌肉萎缩。得了这个病,医生说从确诊到死亡没有超过一百天的,没有医这种病的药。如果没有法轮大法,我只有死路一条。有幸我得了法,生命得到了延续,我活下来了。

迫害开始,屡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下令抓捕了全国各地的辅导员,为此我进京上访讨公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被绑架后被送入石景山体育场。天安门广场公安局副局长李有,逼我上车我不上,因为信仰是我们的自由,上访是公民的权利。他们阻止我上访是违法的,当时李有带领二十多名身强力壮的警察六次将我踢倒,踢得我遍体鳞伤,浑身紫黑,最后强行把我抬上车。


酷刑演示:毒打

我天真的认为是政府不明真相,我一个濒死之人,就因为学了法轮大法,神奇的活着,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能不让炼昵?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我再次进京护法,被抚顺驻京办警察认出、绑架。他问我上次七月份被他们暴踢后在家趴多长时间,我反问他:你说呢?他说那个伤势就是住院也得半个月才能爬起来,就算弄的好也得三个月。可想而知,暴徒踢得有多重。就因为我要做一个诚实的人,敢讲真话的人,就招到这样的毒打和灭绝人性的摧残。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我再次进京,再次被关入抚顺拘留所,我绝食抗议非法拘留,被警察强行灌食,造成胃出血,生命垂危,才放我回家。

武家堡子劳教所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五日,我身体刚刚恢复正常,就被警察绑架到武家堡子教养院非法劳教两年。在教养院里,狱警将犹大陈明弄到教养院,装神弄鬼来迷惑大法弟子。我不受她的迷惑,揭穿了她的谎言,使她的话没有人相信了,这下惹恼了想利用陈明立功的狱警曾秋燕。她把我叫到办公室,逼我蹲下,用高跟鞋猛踹我的腰,直到踹不动,接着又用拳头、巴掌劈头盖脸猛打我的头,边打边喊: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一些人“转化”过来,让你这一喊又都转过去了,我不打你打谁?曾秋燕把我打得遍体鳞伤,不敢把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把我和法轮功学员黄桂荣关在一起。

我的家人拿着司法局领导批的条子来接见我,还有陪同我家人来的机关公务员,劳教所原本不许家人接见我,现在也没办法,只好让见。家人及同来的人看到我被打得这样惨,都掉了眼泪。所有来探视我的人,他们都是我遭受迫害的见证人。

马三家劳教所的迫害

抚顺(武家堡子)教养院的警察看“转化”不了我,就在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日把我、曲彩玲、王小燕、沈若林、梁玉红的二姐、梁玉红、黄桂荣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转到沈阳马三家子女子劳教所。马三家子教养院恶警十五天不让我们睡觉,黑天白昼的灌邪悟迷魂汤,因为我们在抚顺(武家堡子)教养院已经领教过了这样的迫害,对我们不起作用了。马三家子一所三大队长杨大队看抚顺去的法轮功学员都不“转化”,气急败坏的告诉小队长张燕:问问贾乃芝写不写“转化”,不写,就给她送小号吊起来。我被关进小号,头两天恶警把我的手吊铐着向上举着,可以坐着的位置上,晚上允许坐到地上。第三天,邪悟者包夹(后来她说是杨大队叫她这样做的)把我的手吊到小号的最高处,手高高地举过头,就这样足足地吊十天。白天黑夜不让睡觉,也不给放下,当吊到第十三天时我的腿已经肿的裤子脱不下来了,只好站着撒尿,大便根本就不可能排,因为腿不能打弯。这时另外一个包夹,找个值班警察,这才把我放了下来。第二天恶警杨大队来了之后,还喊是谁把我放下来的,又把我吊起来。等到第十五天放下来后,警察带着我、沈若林、梁玉红去检查身体,同时被检查出来心脏有问题,这样我们就免遭电棍的折磨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事后,沈若林、梁玉红告诉我,她们俩比我还遭罪,从早到晚一天下来大头朝下,屁股撅着要达到十八个小时之多,控的脸都是肿的,双眼都是血丝。在这九个月的时间里,邪恶之徒们对我采取了各种体罚绝招,蹲方块,就是在一块只能容下双脚的方砖上蹲着,从早九点蹲到后半夜一点才让上床,起床后除了吃饭,上厕 所外一直蹲着,一天蹲十几个小时,站都站不起来,只好扶着墙上厕所。但是大法弟子的意志是无比强大的,尽管这样,我决不低头,决不服输,决不背叛自己的信仰,决不背叛伟大的师父。他们后来又采取照镜子、面壁,各种办法都用了,我就是不屈服,最后把男劳教的叛徒请来做我的洗脑工作也无济于事。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我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得到这些误入歧途者的支持,等被恶警杨大队长发现了,队长得知我绝食,已经是第四天了。第五天,开始对我强行灌食,说是挽救我生命。我坚决的说:你们真想挽救我生命,那就放我回家,只要走出教养院,不用采取任何措施, 我马上就吃饭。她们说那么多到期的还没放呢,能放你么?我说我想活,想活的有意义,这无限期的关押我不承认,家人也承受不了。但如果以我的信仰为代价换取自由,我生不如死,所以我宁死也不叛变,所以我以死为代价来争取我的合法权益。我明确告诉她们,强迫灌食我是不会配合的,否则,我就是助长你们长期折磨我;我在抚顺已有过因灌食造成胃出血的经过,这样灌食只能让我死的更快。尽管这样,她们还是找来一帮人,把我摁住,强行灌食,他们灌食鼻管一插,我就把下到胃里那头给它吐出来,他们把我的两手铐到床头上,但我也一样把灌食的插管吐出来可是不管她们采取什么措施,反反复复十多次,胃管就是下不去,只好作罢。

在这期间,我们所受的刑罚有:剥夺睡眠、体罚、蹲方块、照镜子、撅屁股、长时间吊铐。目的就是让我们放弃信仰。

再次被劫持到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八日,我在天安门又一次被绑架。警察绑架我的理由竟是我看上去太年轻,与身份证不符。抚顺警察把我劫持到洗脑班关押了十五天。一月三十日,又把我送到武家堡子教养院。

抚顺教养院警察、还有外面请来的打手,拿电棍加上拳脚毒打大法弟子马云香、关艳,关艳耳膜被打穿孔,之后她俩被关进严管号。我们只有采取绝食营救被迫害的同修。我当时身体患有多种病——传染性肝炎、疥疮等,身体十分虚弱,狱警以怕传染别人为名把我骗至严管号,到了严管号,大冬天的房门不让关,门外站着个大老爷们谁敢睡觉,原来在严管号的同修已经三天三夜没吃饭,也没睡觉了,只要大法弟子睡觉,狱警就打负责看大法弟子的男犯。他们就这样摧残所有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我不配合,要求关门睡觉。结果第二天竟然要我罚站。我说你们没理由我罚站,所以我不可能站,他们就找来一帮人把我贴到墙上, 说是挂壁画,他们罚我站的时候,我也没吃饭,这样就就导致我吐血了。

后我被送抚顺二院,我不打针,警察刘保财一把把我从床上拽到地下,把穿着皮鞋的脚踩到我的头上,把我的头当作球似的用脚来回搓,在后来我就昏死过去了,等我醒来我已被铐到床上强行打点滴了。

被非法判重刑十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半夜,抚顺公安一处警察郝建光(已遭恶报死在抚顺看守所)等人把我和苗淑卿、高桂荣绑架到南站派出所,把我们包里的东西全翻出来,苗淑卿包有一个手机、一个BB机、一千三、四百元钱。我有三个手机、一个BB机、一万五千元钱,高桂荣也有手机和钱。后来把我们分开,苗淑卿被带到千金派出所。因为,这次绑架,他们没有抓到迫害我的证据,说我的活动能力太强了,在大法弟子中太有号召力了,就欲加我罪,除非我放弃信仰,否则就将给我判重刑。他们为了让我放弃信仰,因我体弱多病,怕冷,把我穿的羽绒服扒下来,往我身上浇水,多人各手持一瓶水,你浇一瓶,他浇一瓶,把我都浇透了,我就高喊一声:你们来吧,我不怕了!他们逼着一个二十四岁的男孩(临时工)打我,男孩不忍心,打了我两下,就喊抬不起胳膊了,另一个说他的手粘上我的血,他也不打了,我就听他们的头说;你们谁也不打了,那就用电棍,可是电棍虽然充满电,到我这就是不着火。因此就无法让我放弃信仰。

二零零三年五月29 日,抚顺市新抚区法院的马宏伟,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判我十年徒刑(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法院—刑事判决书—(2003)新刑初字第66号)。荒唐的是,连谎言起诉书没有的内容,也能在判决书中出现。可见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讲法律,随心所欲,想判多少就判多少。

我有慢性肝炎急性发作正处在强传染期,监狱拒收。当时身体极度虚弱,吃啥吐啥,医生检查血压为零,心跳为零。看守所所长怕我死在看守所里,给我办理保外就医,但抚顺市政法委书记不批,说我是头,只要押在那里就行,死就死。后来看守所勒索家人二千三百元钱,送到医院抢救,使我恢复血压和心跳,达到政法委指示为目的继续关押。杀人犯郑敏就可以保外回家,而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贾乃芝却不能,这说明了什么?!

恶警教唆恶犯施暴  王秀霞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三年六月三十日,恶警把法轮功学员王秀霞、张守慧关押到看守所。王秀霞绝食抵制迫害,狱警唆使犯人对王秀霞大打出手,强行灌食,背地里薅腋毛,拔阴毛,致使王秀霞阴部肿的无法小便。坏人还给她戴重磅脚镣,每次把她拖出来灌食时,还戴着手铐。所有大法弟子都看不下去了,就由我出面,要求于贵德把王秀霞的背铐打开。我们都知道于贵德穷凶极恶,没提出更多的要求。就这样还是触动他邪恶的本性,他不但不答应我们,第二天他把各个监号的恶犯纠集在一起,给这些人抽足了烟,教唆这些人重点打哪些人。我在二号室,恶警于贵德拿着钥匙,喊贾乃芝收拾东西调到一号,我带这东西进到一号屋,还没站稳,吸毒犯刘云、死刑杀人犯史力岩上来就对着我的头暴打,当时就把我打的鼻口窜血,接着所有的女号对大法弟子就大打出手,绝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挨了打。接着他们又把我拖到放风场进行拳打脚踢,把我的肋骨给踢折,后来昏死在放风场,当时张守慧也被打的昏死过去了,打得比较重的还有宋秀香,其他号里据说,刘成艳被打得昏死过去;曲彩玲被打掉二颗牙;吴晓燕被打得眼睛充血;法轮功学员都被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恶犯们打完我们之后,都集中到王秀霞的号里,群殴王秀霞,最惨烈的一幕就是郑敏用脚跺王秀霞的一幕,郑敏脚踏在王秀霞的胸上,她跺一下王秀霞喷口血,跺一下,喷口血,连跺三下,张保华一看不好要出人命,领着一号室的人渣赶紧跑回来了。就是这次群殴,致使王秀霞身负重伤,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严惩江泽民,将其绳之于法

这些年来,我曾经被羁押在拘留所、自强学校、教养院、看守所、监狱,长时间的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身心受到严酷的摧残,我所受到的迫害,现在能罗列出来的这只是冰山一角,这十六年的遭遇,所受到的迫害罄竹难书。自由被剥夺,财产被抢去,妈妈由于长期思念自己的女儿而不得见,含泪而死,我那善良的丈夫宋玉昌,身居局级干部的职位,也未免受我的株连,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实在承受不住离我而去。我那孩子也得不到妈妈的照顾。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我夫离子散,家破人亡。

我要求严惩江泽民!提请司法机关:追究江泽民刑事责任,将其绳之于法。

河北滦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干部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唐山滦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干部杨凤玖,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将控告前中共头子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通过邮政特快专递(EMS)邮寄给位于北京的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

2015-5-31-mh-sujiang-hebei-yangfengjiu
杨凤玖是优秀科技人才,曾获多个奖项。在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杨凤玖多次遭绑架,受到酷刑折磨,曾被非法劳教。杨凤玖在控告书中说:“我本人因信仰法轮功真善忍而受到江泽民违法政治运动的迫害。”

以下是杨凤玖自述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八日,本人送一人到滦县新立庄办事、并准备顺路老回家,和他们刚刚谈了不到二十分钟话,就被滦县古马镇派出所绑架,当天晚上,滦县古马镇派出所和滦县公安局一科抄家,抄走现金、电脑和打印机等财物若干。并被滦县古马镇派出所扣留约二十四小时。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九日起,被滦县公安局拘留,因坚决抵制其强加的迫害,加上我工作单位领导、同事和亲人的营救,本人没有配合他们的迫害,没有写任何书面和口头保证,维护了中国法律和道义的尊严。本人被滦县公安局拘留十三天。据我妻子讲,在此期间,她被滦县公安局勒索五千元人民币,这是她以后说的。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月份,滦县公安局警察找到我的单位要求我写所谓保证书(公安局警察没与我见面),因不配合他们的骚扰,就被滦县公安局把我监禁在滦县看守所。在滦县看守所被监禁期间,因不服从其狱警,被强迫坐铁椅子四天,手脚不能动,在被强迫坐铁椅子期间,多亏在看守所被关押人员同情法轮功和我,在生活上照顾我,才熬过四天度日如年的迫害。看守所同时强制我劳动,如给罐头厂去除山楂的核,为筷子厂包装筷子等,替看守所牟利。由于不公正的对待致使我出现严重心脏病症状。在看守所监禁十三天。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月份,我被滦县公安局警察劫持至石家庄劳教所。在入所前体检,心律到达每分钟一百四十次,同时也表现出其他心脏病症状,血压也由平常的低压八十高压一百二十,变成低压一百二十高压一百七十,警察不顾我身体好坏,强行把我关进劳教所。

在劳教所期间,狱警经常不让我们按时睡觉,强迫加班几点奴役劳动,强迫看污蔑攻击法轮功的录像,做违心的事,所以身体和心脏状况急转直下,体重平时一百八十斤,不到一年的时间,到出劳教所时一百三十斤,由于心脏经常狂跳不止,心脏病症状表现厉害,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被所外就医。

我被劳教所关押、迫害大约一年多。

要求将江泽民绳之以法

杨凤玖控告书中要求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按照中国宪法和刑法,将江泽民绳之以法,偿还罪责。

并要求当局:给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恢复名誉、赔偿精神与经济损失;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洗脑班、看守所、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对于迫害致死的、致残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予以赔偿道歉。

要求赔偿本人所遭受的一切经济损失和精神赔偿,恢复名誉、公开道歉、消除社会不良影响。

哈尔滨市原局级干部张志远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 哈尔滨市原局级干部张志远,已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邮寄给北京最高检察院。

张志远是哈尔滨市纪检部门公认的局级廉政干部,年年被评为廉政模范,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有病的身体不药而愈,工作则更加清廉。但从1999年7-20后,由江泽民一手挑起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无端迫害,造成了对当时年已六旬的张志远先生从精神到身体无法承受的严重伤害。因此张志远先生向最高检,控告江泽民、罗干、刘京、周永康策划、制造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犯下了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侮辱罪、诽谤罪、滥用职权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虐待被监管人罪。

中国现行《宪法》第36 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因此,修炼法轮功和到北京上访都是合法的,没有违法行为。 哈尔滨市“六一零办公室”、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公安分局、太平公安分局奉行江泽民有关打压法轮功的内部讲话和书信(不是法律,是违法的)的指令,对张志远两次进京上访进行非法抓捕、关押、监禁、劳教以及经济勒索是违背宪法的犯法行为,应该追究主谋江泽民及首要参与人员的法律责任。

退休前,张志远是纪检部门公认的局级廉政干部,年年被评为廉政模范,按“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每天都带饭盒上班,不吃请、不收礼,不受贿,公正搞项目咨询论证,对市长提出的项目也敢否定,避免了7.3亿元投资失误(新华社给予报道,1996年),是单位公认的好人。由于修炼后,身体健康,病例上原有的心脏病、肝炎病都没了,每年为单位节约上万元医疗费。

江泽民不让老百姓做好人,用内部讲话、书信代法对上亿好人进行迫害,是在破坏宪法。张志远遭受的迫害事实如下:

1、1999年10月25日,江泽民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接待法国《费加罗报》记者书面采访时,诬陷法轮功,张志远听到中央广播电台广播此消息后,于10月28日去正在人民大会堂开会的人大部门告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诬陷罪,走到天安门广场时被天安门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押送哈尔滨驻京办事处关押一天一宿(哈市公安局治安处派出人员监押),后被非法押到哈尔滨公安分局道里看守所,非法超押了七个月零十二天(1999.10.28~2000.6.8),在非法关押期间,道里公安分局、道里检察院还对张志远施行非法转化、拘留、批捕、審讯,看守所犯人对张志远实施包夹等手段迫害,由于精神和肉体折磨,张志远全身长疥疮、流黄水,长达四个多月。办案人:哈尔滨市道里分局治安科孙振春、局长邹勇刚。

2、2000年12月10日,张志远去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证实大法,被北京天安门分局非法抓捕,送顺义县看守所迫害。在零下5-6度的冬天,张志远被顺义公安一派出所警察扒光身子、光着脚到露天冷冻折磨长达一个多小时(当时六十周岁)。后送哈市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12月16日在哈尔滨太平看守所非法关押,哈尔滨公安局劳教委员会非法批劳教一年。办案人:哈尔滨太平分局王力。

3、中共十六大期间,张志远经常受到哈尔滨市“610办公室”,哈尔滨市机关工委“610办公室”,哈尔滨市计划委员会的骚扰。

4、公安部门长达十年(2001-2010)没有给张志远落户口,不给办居民身份证,搞株连打压,不给他大儿子(没有炼功)办理出国护照,哈尔滨工商行也取消他三儿子(没炼功)后备干部资格,不予提拔。

5、黑龙江电视台,哈尔滨新晚报在1999年12月25日搞所谓的新闻报道,并画了漫画進行丑化(当任副总编李一征)。当时在任的黑龙江省省长宋法棠在全省干部大会上对张志远点名诽谤,造成单位加重对他迫害。

6、在2000.12.10—2001.12.10非法劳教期间,哈尔滨市计划委员会主任陈瑞之扣发张志远一年工资,当时生活费每月1200元,12个月共14400元。

7、1999.12.28-2000.6.8在哈尔滨道里公安分局看守所非法拘押期间,哈道里公安分局勒索张志远工作单位5000元,办案人孙振春勒索家属5000元。

8、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拒绝强行转化,哈市纪检委于99年12月给予张志远撤销副局级职务的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