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心:论中国文化和中国人劣根性之谬论是如何产生的?

大纪元2015年05月15日讯】(一)

中国自清末以后,特别是所谓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文化和中国人劣根性之谬论尘嚣日久,深植于那些奉现代唯物哲学以西方民主制度马首是瞻,巴不得一夜之间中国能全盘西化而富国强兵、国富民强之有着各类政治诉求和以西方唯物哲学作为衡量一切事物标准的政客与学者、文人的头脑与言论中,成为这类人的一种共识和口头禅。

正是这种先入为主的原因,造就了近代知识份子对传统文化与精神及中国历史的认识几乎等同零的同时,还敢对传统文化嗤之以鼻和发自内心的反感,有各种藉口和谬论打击宣扬传统文化和中国历史真相及诅咒自己民族与文化的先哲,成为中国人中最为人不耻的一个文化现象,这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1.满清中叶以后的特别是鸦片战争前后,体现的中国国民性精神的集体堕落和腐朽;

2.中国苏俄文化全盘西化以后的系统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篡改及歪批戏说,这也不过就是欲亡其国,必先亡其史;欲亡其精神,必先亡其文化的现实效应的具体体现罢了。但是,这些反对中国文化,把中国清朝以后精神腐朽说成“民族文化劣根性”和“中国人种卑劣性”的人们却怎么也回避不了以下世人公认的三个事实:

1.为什么亚洲现代最俱理性及文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最为兴旺和富强的国家和地区都是中华文化圈之内的?如中国大陆与台湾及香港的对比、朝鲜与韩国的对比:为什么同一个民族和祖宗及文化的民族,其中一部分脱离中华文化圈和中华文化精神就变成下三流民族、成为污染世界和为祸人类的卑劣下贱者?

2.根据国外研究机构估计元朝的经济资料其GDP占世界的30%-35%左右。宋朝人均GDP达2280美元,整个宋朝占世界的GDP的65%,北宋80%,南宋50%,是中国历史最富有的朝代。明朝的万历时期占世界GDP的80%,整个明朝的GDP是45%;清朝GDP占世界的35%,侵略战争以及大量白银用于赔款并流向国外,从康熙乾隆嘉庆的35%跌至10%。为什么至今中国实际经济总量都难达到清朝的最低值?

3.明朝文治武功天下第一,其科学技术的应用之广泛和前卫在整个世界都是名列前茅,以军队为例:明朝中期,戚继光镇守北疆蓟镇(今河北迁西县西北)练兵时,使用枪炮等火器的士兵已占编制总数的50%左右。其创建的车骑营中的战车部队,简直就是类似于现在装甲战车部队:车营编官兵3100余名,佛朗机炮256门,大将军(重型大口径火炮)8门;每车营有战车128辆,每辆战车配有佛郎机2门、鸟铳4杆、火箭手4人,平均每12名士兵装备一门火炮,骑营编官兵约2700名,装备有60门虎蹲炮。

明朝前期正规军的装编表:全营兵力:步兵3600人(全配火器);
骑兵1000人;炮兵400人(管理野战重炮及大连珠炮);
共计官兵5000人。装备火器:霹雳炮3600杆(步兵火铳);
合用药9000斤;重八钱铅子90万个;大连珠炮200
杆(多管火铳);合用药675斤;手把口400
杆(炮兵防身用手铳);盏口将军160位(野战重炮)。

这是明朝陆军情况,再来看看明朝海军。郑和船队是明初海军的主力舰队,郑和下西洋所率人员每次均在2万人以上,郑和每次出使的船只都在200艘左右,大型船只约40至60艘。史书记载,郑和宝船“长四十四丈,宽十八丈者六十二”。依据这一尺度,郑和宝船将长达148米,排水量近2万吨,甲板面积约相当于一个足球场大小。就是在现代技术条件下要造这么大的木质帆船,也是极其困难的。

从上面三个例证来看,中华文化与文明怎么可能和“民族文化劣根性”和“中国人种卑劣性”挂上钩呢?那么,清朝后期体现的国民精神的颓废和腐朽又是怎么回事?这个必须要从清朝之异族为有效对汉族统治实施的相关政策及对汉文化精神的压制和消磨说起。

(二)

满清在明朝历尽多年的重大天灾及人祸,最终在瘟疫的帮助下侥幸得天下。满清入主中原以后的统治,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汉人“春秋大义”奠定的“尊王攘夷”及“华夷之辨”之义理奠定的儒家精神之刚烈的民族性与自尊、自强的不屈之民族精神。对于满清而言建政权不易,一个少数民族统治多数的汉人,如何消磨和压制汉人的民族性成了满清政权是否能立足于中原最基本的条件与长期的任务之一。从汉人的数量而言,汉人的民族性也就是现代人所谓的国民性,为了消磨中国汉人的民族特性(类似现代所谓的国民性改造,文革措施),满清实施了三大措施,以消除汉民族士阶层的文武之士精神及压制儒家文化精神的实践和普及:

1.剃发易服。顺治元年(1644年)入关后,多尔衮就参照身边谋士建议,对汉族整个民族实施髡刑,剃去头发,仅留脑后铜钱大小的头发编成辫子,又叫“金钱鼠尾”,并削去华夏衣冠改成满人”长袍马褂“装束,髡刑中国上古时代列为五刑之一,古代仅用于针对罪犯。髡刑源于周,王族中犯宫刑者,以髡代宫,即断长发为短发。至秦时,成为一种剃除受刑者须发的刑罚,此类刑罚采取的是将罪犯的发须强行剃除。满清对汉人实施的剃发易服,是对汉族之民族精神精神最为残忍的打击与羞辱,这个事件就是史上最有名的“剃发易服”事件。

摄政王多尔衮在五月一日起多次颁发剃(念ti,第四声)发令。中国文人自古以来有着“士可杀不可辱”的气节,各地仁人志士及士人奉“华夷之辨”者,无不视为奇耻大辱!以死明志者,出家者遁世者络绎不绝,多尔衮随即在五月二十三日颁布暂缓剃发之谕令:“自兹以后,天下臣民照旧束发,悉从其便。”

顺治二年(1645年)清兵进军江南后,多尔衮于五月二十九日重颁剃发令,六月时下令清兵统帅多铎:“各处文武军民尽令剃发,倘有不从,军法从事。”京城内外限旬日内办理,直隶各省地方则在部文到日起算旬日内尽令剃发,“迟疑者同逆命之寇,必治重罪。”而若地方官员为此事上奏反对者,“杀无赦”。各地方官吏为免受罚,切实执行剃发令,乃在各处张贴告示,或派胥吏执牌子,上书“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一边鸣锣通知民众限期剃发。

江苏省江阴县因为剃发令的颁布,引发民变,告示曰:“岂意剃发一令,大拂人心,是以乡城耆老,誓死不从。”由阎应元领导军民抵抗,死守城池八十余日,阎应元最后留下辞世诗:“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万人同心杀贼,留大明三百里江山。”嘉定县汉人也为了护发而抗清,引起清军屠杀,史称嘉定三屠。

民间对满清的剃发易服引发强烈的反抗,流传“十降十不降”之民谣,譬如:“生降死不降”,指男子生前要穿满人衣装,死后则可服明朝衣冠,详参葬礼。“老降少不降”,指儿童可穿明代或之前的传统服饰。“男降女不降”,指女子并未被要求改换服饰。“妓降优不降”指娼妓穿着清廷要求穿着的衣服,演员扮演古人时则不受服饰限制。“官降民不降”,指官员在服饰上要求严格,但一般民间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仍可穿着明朝衣冠,直到康熙及乾隆年间,民间农家穿戴明朝服饰者也是是处可见。清廷在1652年确立官服的最终标准,见于《服色肩舆永例》。

毫无疑问,满清剃发易服制度的落实,对汉人精神上的打击和屈辱是刻骨铭心的,但是这仅仅是体现在汉人身体上服饰上精神压迫,更厉害的是满清对明朝王阳明儒家精神的理论之学习和实践的“知行合一”心学体系的废除!王阳明中儒家精神实践的心学体现的废除等于从根本上废除了汉人精神的基础!

2.满清废除王阳明心学体系,只能奉行朱熹一道的官方理学。

王守仁(1472~1528)。“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的名言,出自《王阳明全集•与杨仕德薛尚谦书》。明朝正德十三年正月,王阳明在进剿袭击俐头的暴动山贼之前,曾写信给弟子薛侃说:“即日已抵龙南,明日入巢,四路兵皆已如期并进,贼有必破之势。某向在横水,尝寄书(杨)仕德(即杨骥)云:‘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区区剪除鼠窃,何足为异。若诸贤扫荡心腹之寇,以收廓清之功,此诚大丈夫不世之伟绩。”

王阳明一句“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已经显示王阳明以尽得儒家修炼真谛!山中贼好理解,心中贼是什么?能理解这句话就等于得王阳明心学实修的一半了!

心中贼,指人的私心杂念!人本性是善的,具足一切善良的理性(义理)。但是,人生于世,成长过程中形成的各种观念和私心杂念掩盖了自己的本真和本性!仁、义、礼、智、信五常,是人本性与本真具足的自然天性和天良理性,儒家弟子只要严格修心养性在去伪存真、弃恶从善的修炼过程中,灭除后天形成的一切“私心杂念”与虚理,被私心杂念掩盖的本性与本真一出,仁、义、礼、智、信五常一切具足而德性圆明!

王阳明所谓的心学,是直指人心而实修,不搞外在格物形式的最为直接简单的儒家修炼方法。王阳明心学正德三年(1509)面世,整个明朝士精神、朝野上下精神焕然一新,人人重德修心必定恪守本质工作,人人实践圣贤至理的结果,明朝史籍中有关明朝皇帝不上朝的记载甚多,明万历皇帝20年不上朝,但是天下稳定,国民总产值能占当时世界GDP总量的80%,是明朝经济最活跃发达的时期!这说明什么?说明明朝是虚君制,即使皇帝不上朝理政务,但是明朝官员人人能精忠职守,这是实践心学在本职工作中实修实践圣贤之理的必然结果。

人的私心杂念越少,道德境界越高;人心越静品质越好!这样的人做事钻一,能守真从一而精神焕发,人稳健、儒雅、正义刚强之血性强盛!而人的品质和道德精神,直接表现在其工作态度与行为的敏捷,人的品质和其生产的产品的品质是相辅相成的,高品质的人,其从事工作的效率和品质越好,这样的一个文化氛围中,当人精神力量转换成物质力量的时候,整个社会无论从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都必然焕然一新,更上一层楼!

但是,实践王阳明心学带来的汉人之刚强和正义以后,特别是满清在汉人眼里都是蛮夷,奉行春秋大义之华夷之辨和尊王攘夷的汉人一旦元气恢复以后,满清如何统治?这是满清废除王阳明学说,把朱熹一道立为官方理学的原因!

问题是:当汉人脱离儒家精神实践以后,没有高尚的精神和人生境界的追求,其精神必然逐步充满私心杂念而腐朽,带来的就是满清中后期的鸦片战争以后的一系列失败!满清的失败,意味着满族的淘汰出局,也就意味着中国人群与文化主体汉人的机会了,而汉民族意识的兴起的必然结果就是改朝换代之朝代更替,这正应了中国古话: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满清也是如此,废除儒家实践精神的结果就是搬动不该搬石头,最后砸了自己的脚!

3、通过《四库全书》的编撰,全面篡改中国明朝历史和文化成就。

儒家精神的义理基础是春秋大义,周朝王室影响力逐步弱化以后周边少数民族不断崛起壮大,管仲为了避免周朝华夏各国被异族各个击破而提出“尊王攘夷”策略,奉周王室为正朔,以霸王强制力把周朝诸侯国团结一致对外,以保华夏一脉,孔子进一步提出“华夷之辨”的原则:不分部落和民族,是凡尊重和实践汉人尊天地、敬神明、中人和的礼仪精神和中华文明而德化者,皆是华人一族,反之,既是没开化的蛮狄和野人。因为中国世俗文化之儒家精神的基础是春秋大义,中国的大量古籍中存在强烈的“华夷之辨”思想。满清入关后,为巩固作为异族的统治,弱化汉族民族精神,一方面满人全面的学习中华礼仪和文化,全面的接受了明朝的制度与革新的同时,对中国古籍进行了一次集中整理、检查、修改和销毁,即是通称的对“四库全书”的整理。其中凡被认为对满清不利者,进行修改或毁灭。其中最为著名的案列就是外国学者称之为“中国17世纪的工艺百科全书”的《天工开物》,因为作者明朝科学家宋应星有尊王攘夷及华夷之辨思想而被排除在外。

《天工开物》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的综合性著作,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科技著作,其特点是图文并茂,注重实际,重视实践。《天工开物》对中国古代的各项技术进行了系统地总结,构成了一个完整的科学技术体系。对农业方面的丰富经验进行了总结,全面反映了工艺技术的成就。书中记述的许多生产技术,一直沿用到近代。

如:此书在世界上第一次记载炼锌方法;“物种发展变异理论”比德国卡弗•沃尔弗的“种源说”早一百多年;“动物杂交培育良种”比法国比尔慈比斯雅的理论早两百多年;挖煤中的瓦斯排空、巷道支扶及化学变化的品质守恒规律等,也都比当时国外的科学先进许多。尤其“骨灰蘸秧根”、“种性随水土而分”等研究成果,更是农业史上的重大突破。宋应星刊印《天工开物》后,还曾任福建汀州府推官(1638)、亳州知府(1643)。

1644年明亡,他挂冠回乡隐居。《四库全书》没有收入他的《天工开物》,但却在日本、欧洲广泛传播,被译为日、法、英、德、意、俄文,三百多年来国内外也发行16版次(1637~1977),其中关于制墨、制铜、养蚕、用竹造纸、冶锌、农艺加工等等方法,都对西方产生了影响,解决了西方诸如养蚕技术及冶炼等亟待解决的问题,代表了中国明代的科学技术水准。

满清通过以上三个方面的措施,对汉民族和汉文化精神进行了全面的压制和抑制,而弱化汉民族精神和文化影响力的结果,就是以汉人为主体的满清王朝的国民性的精神之逐步腐朽和堕落!这不是中国文化所谓的劣根性和中国汉人人种的劣根性,而是儒家文化精神和汉民族精神被人为弱化和高压下的被摧残的结果!我们中国人如果能认识到汉人主政的朝代和满清异族统治的异同,以及导致的不同精神面貌和物质文明这些最基本的历史和文化真相,近代那些所谓的知识份子和政客,为自己一己之私的傲慢与偏见、及所谓的政治理想而把中华文化及儒家文化视为弱智文化而排斥之的种种邪说就不攻自破了!

(三)

如果说满人是为自己的统治而人为的采取一系列高压强制措施而弱化儒家实践精神的结果和影响力,对汉文化的系统的改编和删除以满足自己统治的需要,以此作为对异族汉人的统治基础,那么苏俄文化的对中国全面的西化则是另一码事了。

对于中国而言,马列文化之核心的阶级斗争学说在中国全面实施的结果,是以名利的诱惑而蛊惑不谙世事的学生和年轻人、工人及社会最底层地痞流氓为先锋队之歪理邪说,全面激化中国人魔性而分裂社会各阶层进而各个击破而一统中国的学说!这种基于进化论之无神论的魔性学说的实践,如何在中国立足是其政权得以稳定和确立的关键!而中国文化是开发人本性和善良理性的尊天地、敬神明、以和为贵的良性与理性的本质与马列阶级斗争魔性学说形成强烈对立,势如水火之不共戴天!

如果说满清为统治汉人而弱化汉人精神和文化效用,那么近代几十年的持续文革是对中国文化的全面歪曲和系统的篡改及对中华道德文化精神的全面摧毁和灭绝了,歪批邪说以此作为苏俄外来文化之雀占鸠巢!其结果是导致中国人道德全面彻底的沦丧和精神腐朽之无可救药!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谓文化界及教育界的学者文人,几十年如一日的对中国文化与社会全面的以“国民性”改造名义教育改造的结果,就是彻底的摧毁了中国人的“国民性”之仁义精神和天良与理智!

近代中国人中对中国文化及中国人的蔑视,无出鲁迅之左右者!为什么民国那么多的优秀的学者和文人中,人品和道德最为低劣下贱的鲁迅上了“新中国”的教科书?

正如民国苏雪林女士三评鲁迅所言:三曰左派利用鲁迅为偶像,恣意宣传,将为党国之大患也。共产主义传播中国已十余年,根柢颇深固。“九一八”后,强敌披猖,政府态度不明,青年失望,思想乃益激变,赤化宣传如火之乘风,乃更得势,今日之域中,亦几成为赤色文化之天下矣。近者全国统一成功,政府威权巩固,国人观感大有转移,左派己身大有没落之忧惧,故于鲁迅之死,极力铺张,无蕲此左翼巨头之印象,深入青年脑海,而刺激国人对共产主义之注意,司马昭之心,路人皆见。”

“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能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心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谁都知道中国花费巨大牺牲的代价,好容易造成今日统一的局面,仅存的元气,绝不容再受斫伤。反动的势力多酝酿一分,则目前局面的动摇性就增加一分,所以‘鲁迅宗教’的宣传,政府方面是似乎不能坐视。”苏雪林表示自己“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现在看来整个民国乃至现代中国论勇气和慧眼、才情,何人能与民国苏雪林女士相提并论者?

新中国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鲁迅精神继承者,想当然的给鲁迅披上所谓的“国民性”批判之画皮,不就是因为鲁迅言论成功的掩盖了民国新貌和文化与社会真相,其特有的阴暗扭曲的丑陋心态和悖常理、尖酸刻薄的语言,干的都是流氓无产者想干都干不成的事吗?

责任编辑:赵元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