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窝里的白衣杀手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医生是令人羡慕的职业,往往人们把医生尊称为白衣天使,因为他得具备良好的职业道德、担当着救死扶伤的重任。然而,当今中国大陆劳教所、监狱的医生大多数成了残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他们跟中共警察勾结共同迫害法轮功学员,如野蛮强制灌食、注射毒针、隐瞒病情、制造伪证、掩盖罪行等等,他们大都参与了。下面是二零一一年到二零一二年底我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的所见所闻

唐山市乐亭县法轮功学员王淑莲五十多岁,在劳教所经常被关小号,身上经常是被恶警唆使的包夹(大都年轻力壮)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有一次遭毒打头部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当时摔得肢体都不能动弹了,好大一会儿才慢慢缓过来。打那以后,她常诉说头疼、头部不适。有一天监管她的人对她说去外边溜达溜达,王淑莲听信了她的话,刚走出监室就被四、五个人抬起来往医务室方向走。到那儿几个人把她按在床上不由分说就准备打针,她奋力反抗,只听右腿“嘎巴”一声响,王淑莲痛的尖叫一声,在场的人也都吓呆了,不由的松开了按压她的手,他们知道肯定是骨折了。就这样没打成针,又把王淑莲抬回监室,那天痛的王淑莲整晚都没睡着,第二天由于皮下淤血整条腿变成了青紫色。劳教所也没给做任何检查和治疗。

邯郸市法轮功学员郑增辰,近六十岁,自从修炼法轮功以后身体非常健康,然而被非法关押到劳教所以后天天遭奴役劳动,在加上精神压力,出现了高血压症状,高压有时达到220—240毫米汞柱,最低也是170—180毫米汞柱,这么高的血压对常人来说时刻都有生命危险的。然而劳教所仍不放人,医生每天给量血压,但在本子上记录的都是正常数值。这是他们为推脱责任在造伪证。

劳教所住宿监室后面楼的一层就是医务室。有一天晚上大概九点多,我看到几个人连拉带拽把一个人送到医务室,那天晚上医务室的灯亮了一宿(平常是不亮灯),第二天上午所有被关押的人不分年龄大小都给量血压,我心想昨晚那人肯定是由于高血压出问题了,过了两天验证了我的猜想,是关押在另一个大队的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了。

唐山市法轮功学员赵烨四十三岁,由于拒绝奴役劳动、背监规、唱邪党歌被电击、罚站、隔离,右胳膊被刘子维毒打,神经受到损伤,由于长期的精神压力进食越来越少,身体极度消瘦,严重营养不良,有时神智不清,坐着坐着就栽倒了,最后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早晨去食堂,赵烨报告值班的警察王伟卫要去厕所,王伟卫没答应赵烨的请求,致使赵烨把大便拉在裤子里。大概是到三月一号左右,劳教所才给赵烨进行所谓的治疗(不知详情),而且怕走漏消息,都不让普教陪护。三月十四日传来了赵烨离世的消息,就这样一个年轻的生命被他们扼杀了。

河北女子劳教所的一个男医生,是河北医科大学毕业的,四十多岁;一个女的叫琳琳。

这只是我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期间所知道的一点点事实。自从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以来,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如今劳教所虽然解体了,但他们所犯下的罪恶是永远都抹不掉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