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同事的感慨:“你是一个清官”

文: 大陆大法弟子欣善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八日】我曾在一个大公司做过某地区的业务主管,管理着几个业务代表和一些促销人员,大家相处几年,同事对我很信任。后来公司把我调到了大区所在地市场部担任企划主管。虽然离开了,但和原来的同事还保持着联系,偶尔在网络上聊聊天,互相问候问候,他们心里有了苦恼也愿意向我诉说。

你是一个清官

有一次,原来的同事告诉我,大家都很想念我,觉得和我在一起很开心,虽然工作有时也很累,但感觉很充实、很踏实。后来,同事说到继任主管的一些不良行为(我走后已换了两任主管),我听来呢,这些也都是很多业务人员的普遍现象,再加上我不了解具体情况,不方便发表评论,只是劝同事要往开处想,尽量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同事没有再多说什么,对话要结束时,同事在对话框中意味深长地打出一句话:“你是一个清官”。

我有些惊讶,有句话叫“兵头将尾”,在我看来:主管最多不过是个“兵头”罢了,而且工作很累很繁杂。后来,那个市场部发生了很严重的违反公司规定的许多事,当地的主管也牵涉其中,总部处罚很严厉,事情在整个公司通报,我才明白了当时同事的那句话的意思。我想,同事评价我“清官”二字,是他们在前后历任主管的对比中发出的感慨吧。

我也很感慨,记得我刚到某市时,因为我不做假帐、不虚报促销费用、不允许做“窜货”等等各种违反公司规定和纪律的事,同事们都对我不理解,当时他们不可能说我是“清官”,只觉得我太“傻”。

就以“窜货”这事来说吧,窜货这是一个销售行业的业内术语,指把公司规定必须在本地区域销售的产品,用低价或其它不正当手段销往别人管理的区域,目的是使本地的销售任务轻易完成或超出,从而获得更多和销售任务挂钩的工资和奖金。

因为窜货就能完成销售任务,于是很多业务人员就不愿把心思放在踏踏实实地做好开拓本地市场上了,说穿了这就是一种不劳而获的行为,助长着很多不好的习气,造成一些窜货地区的销量“虚高”,这对认真做好市场的地区非常不公平,谁的市场做的越好,谁被窜货的可能性越大,因为客户对好卖的产品总愿去寻找更低价格的進货渠道,而窜货的一方总是以低价吸引异地的客源。很多正规公司深知这种投机取巧的行为对公司长远发展的弊端,都制定了不少的应对和处罚措施,但我看到没有哪家公司能完全杜绝这种行为。

我刚到某市时,我们其中一个经销商的业务经理直接告诉我:只要我同意,他就可以把货发到外地一家公司,其中的所有“技巧”和“流程”都由他们来办,不会被发现,他们以前已“熟练”的操作多次了。

我是法轮大法弟子,多年的修炼使我本能的不愿做这种事,这种行为和我们师父教我们的“真、善、忍”相差太远了。我善意地回绝了经理,为了他能理解,我告诉他:公司对此处罚很重,为了这点赚头被扣罚保证金非常划不来。我看见经理非常吃惊,他不敢相信似的摇了摇头。后来和同事谈起窜货这种行为时,我说:那不是什么本事,那是看你能不能经受得起一次又一次利益的诱惑。

因为我不窜货,也不允许业务人员窜货,以前窜货窜习惯了的同事真的难以接受和理解,真的都觉得我“傻”,因为那直接牵扯到切身利益,有人还当面劝我“不要太认真哦”。但是和我相处两年后,他们心里有了杆秤,他们已经认同了我的为人做事的方式,他们已能在是非对错面前正确的判断。我相信同事评价我“清官”是对我以“真、善、忍”来要求自己所做到的一切的肯定和尊重。

送礼

作为公司企划主管,我管理着终端品和赠品库房,只有我和市场部文员有钥匙,各种各样的终端品和赠品堆满了三大间库房,在我管理期间,我连赠品湿纸巾都没拿过一张,要用都是自己买。

我还负责市场部的各种终端物品和广告制作,和各个广告公司打交道,我可以决定在哪家公司制作我们的广告。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我这样的“角色”成了各个广告公司都想“搞好关系”的对像,他们平时对我都很客气很尊重,但我感觉这种客气和尊重背后有一种无奈。我理解他们的苦和难处,只有尽量的平衡好和我们合作的各个广告公司的制作份额,让他们各自制作他们最擅长的广告物品类别。但我在制作费用和制作质量方面对他们要求很严,做得不好的我都要求返工,不过我每次都是善意的讲出原因,让他们都能接受和理解。

每到节假日,各个广告公司都要想尽办法给我送些小“礼物”,我开始觉得非常为难,怎么拒绝都不行。我不想让他们失望和担心,就想了一个办法,根据他们送的礼物的价值买相应价值的礼物回赠给他们,但后来一家广告公司给我送的“礼物”把我给“吓着”了,使我不得不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

记不清那是一个什么节了,放假之前,某公司的何总叫我过去,说有什么事要办。到了那儿后,何总说:合作这么久,很敬佩你的工作态度,过节了,没啥礼物,我家老婆开的是烟酒门市,送你两瓶酒吧,一定要收下。

我当时看他态度这么坚决,刚好我大伯过生日,我正想着买什么礼物呢。大伯爱喝酒,这不正好吗?省得我跑商场去买。回头我买公司的产品送何总的妻子,我们公司的产品也是名牌,深得很多女士的喜爱,这不就“两全齐美”了吗?于是我问何总:酒多少钱一瓶呀?他不说,只说“不贵,不贵”。我修炼后十多年滴酒不沾,对酒没什么概念,感觉可能就百十来块钱一瓶吧,于是就收下了酒。后来送大伯了。

后来,我想了解这酒值多少钱,就去商店看这种酒的价格。一看价格,我吓了一跳:750元一瓶,天啦,怎么这么贵?!是不是看错了?我又仔细再看,确实是这种酒。我又问了商场的营业员,她肯定的告诉我这种酒各商场价格统一,750元一瓶。怪不得那天收礼的大伯母说:怎么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呢?以后别这样破费了啊!我当时还以为大伯母在说客气话呢。

我非常后悔,怎么办呢?心里很沉,想想自己,修炼这么多年了,我在干什么呢?我后来冷静下来,酒已送给大伯了,不可能收回来。不管再贵,我只能照原价赔回去,那赔什么呢?拿钱,何总肯定不要,我想起这家公司的传真机和打印机都不好使,我就去比着价格,买了新的传真机和打印机送到何总那儿。

何总很吃惊。我以前从侧面告诉过他法轮功真相,这次我直言告诉他: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一时贪念接受了您那么贵的酒,我这样做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要求,我自己也很不好受,我请他一定要收下。何总非常感慨的收下了。我又告诉他:合作了这么久,只要你们的价格合理,制作合格,我们不会随便换广告公司的,我是什么人你们也了解,你们不用再给我送任何东西了。何总点了头,笑意中是真正的尊重和敬意。

后来我也这样告诉了另一家广告从司,从那以后,他们都理解了我,再没送任何“礼物”了。

回想起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和现在许多年轻人一样,整天脑子里想的就是怎样往上爬,中个什么大奖、一夜致富等等,那时要得到这样两瓶酒,那不把我高兴坏啊,手中要有那样的权力,那不得干多少坏事啊!在利益的诱惑面前,有多少人能把握得好自己呢,再严苛的法律也只能一时约束人的行为,却无法使人内心改变。

而法轮大法修炼者,用师父的“真善忍”的法理衡量自己的一切言行,就能够约束自己,战胜各种利益的诱惑。我想,也许正是因为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在身体力行“真、善、忍”的法理中,走得正、站得直,所以在中共江氏集团那样疯狂的残酷迫害中,才没有被打倒和打垮。

无数大法弟子的言行本身就是真相,很多人都看到了,明白了,也被感动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