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得法前后

文: 大陆大法弟子 蕊竹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八日】一九九七年三月九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是我喜得大法的日子,也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日子。

得法前后

那时,我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胆囊炎、肩周炎、腱鞘炎、腰椎盘突出、胃病、失眠症、眩晕症、偏头痛。要命的是偏头痛,我吃遍了所有的治头痛的药,也吃遍了中医的各种偏方,一点也不见好转。随着时间的推移,头痛的越来越重,头痛时睡不着觉,越睡不着觉越头痛,形成了恶性循环。由于病痛的折磨。我的脸蜡黄的,没有一点血色,满脸的黄褐斑。我才四十几岁,头发全白了,人家都以为我七十岁了。因为我有病长期不能上班,没有收入;又因为治病花光了家里的钱,生活拮据,家徒四壁。那几年我就想死,死了就解脱了,活着太痛苦了。

被中共洗脑的我,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但是因为我无钱治病,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一九九七年三月九日早上到了我家附近的法轮功炼功点。刚一炼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我感到天旋地转,突然呕吐不止,直到抱轮完毕,我浑身一点劲也没有了,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家,一到家一头倒在床上,睡了三天三夜。等我醒来时,才意识到我能睡着觉了!我得了二十多年的失眠症和偏头痛全好了,不药而愈了。大法太神奇了!

我马上找到老学员,告诉她我要看大法书。老学员给我请来了《转法轮》,我用了两天时间看完。这书太好了,这就是我要的,我要是能早一点看到这书就好了。我什么都明白了,我明白了人活着不是为了过常人生活的,是为了返本归真;我明白了人为什么会有病,人怎样才能没有病;怎样去做一个好人。

学大法两个月后,我以前的病全都好了,脸上的黄褐斑全退了,皮肤变得细嫩,白里透红,满头白发也慢慢变黑了。我现在像年轻人一样,走路生风,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用你最放心

我以前是做营业员的。在营业员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到月末盘点时,有长款时,就把长款变换成商品拿回家,据为己有。我也这样做。营业员之间买东西,不用拿现金,用自己卖的商品互换就行了。

我学大法后,就要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我把几年来不该得的商品折算成钱,送回单位。单位同事都说:以前的事已经过去了就过去了,以后改正就行了。我说既然学了大法就应该按照法的要求去做,不打折扣。同事们从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后来单位分配我做收款员。收款员每天都要和营业员对账,有时营业员把销货票弄丢了,收款员的钱就多了。有不少人不告诉营业员,把多的钱偷拿家去了。我学大法了,决不能做这种事。每当我长款了,我就主动告诉营业员,让她们找销货票,销货票找不着了,我就帮她们把销货票补上。

后来单位破产了,我们都失业了。原来的同事有不少自己做生意了,她们不约而同的找到我,让我去给她们看店,她们说:用你最放心了,因为你是学法轮功的。

化解家庭矛盾

从我记事起,我母亲就没有一天不打我的,每看到我她牙齿就咬得咯咯响。她通常是用铁铲和炉勾子打我,我身上没有一天不带伤的。她还经常不给我饭吃。家里买煤、买粮、挑水、捡草、做饭都是我的事。母亲从来没有关心过我的冷暖。我受不了母亲的虐待,就找个男人出嫁了。丈夫在家里排行最小,所以既懒惰又不负责任,而且惜财如命,经常不往家拿工资,我就跟他吵,经常到他单位去找领导要钱。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后来我决定和他离婚,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婚没离成。我恨我的母亲和丈夫。整天以泪洗面,得了一身病,为治病把家里的钱全花光了,真是生不如死。

我学了大法后,看到师父《转法轮》里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

我明白了,母亲和丈夫对我不好是有因缘关系的,是我在生生世世轮回转生中欠了他们的债,所以他们才对我这样,我不应该怨恨他们。我学大法了,我就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我打破了十几年不回娘家的僵局,主动回家,孝敬母亲,给母亲买她爱吃的东西、她喜欢穿的衣服,经常帮她干一些家务活,母亲对我也好了。母亲有病或住院时,大多都是我在床前床后伺候。我弟媳妇经常跟她家人和朋友说:自从我大姑姐学了法轮功后,我婆婆家有事从来不和我们攀比,婆婆有病或有事,大姐跑前跑后,从来都不告诉我们。

学大法后,我不再和丈夫吵架了,也不提钱的事了,家里家外的事我也不和丈夫攀比了,家里充满了欢欣,家庭和睦了。丈夫在单位告诉同事:我老婆学了法轮功,不再和我打仗了,也不和我计较了,她的病全好了,法轮功太神奇了。

女儿得福报

我告诉女儿:大法太好了,你也看一看书吧。女儿很认真的看了《转法轮》,她很认同大法,但还没有走入修炼。因为女儿相信大法好,认同“真、善、忍”好,支持我修炼,因此得了大福报。

女儿从一九九七年到现在,没有上过医院,也很少吃药,身体非常健康。她大学毕业后,要到北京发展。我们家在北京一个熟人也没有,而且家里也没钱给女儿托人情找关系。女儿却意想不到的在北京找了一个我和她都非常向往的工作,而且收入不菲。女儿参加工作后,连升三级,单位每次涨工资都有我女儿。我女儿经常说做梦也没想到能找到这么好的工作、挣这么多的钱。其实这全托大法的福,是大法师父帮了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