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扰法轮功 他们是什么人?(图)

1312116571
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八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纽约连日来举办各种庆祝活动,声势浩大。与此同时,有七八个人也“早出晚归”地围着法轮功团体转。(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5月18日讯】导语: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来自世界各国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八千多人来到纽约,连日来举办各种庆祝活动,声势浩大。与此同时,有七八个人也忙得晕乎,连日来“早出晚归”地围着法轮功团体转,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

(大纪元记者蔡溶、陈天成、钟鸣纽约报导)从13日清晨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总部对岸河边的甘纯公园排字,到15日的联合国至中领馆大游行,有几人亦步亦趋地跟着,跟“上班”一样勤快。除了极个别几个人外, 随从的人都戴着帽子、墨镜。

5月15日八千多名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心得交流会现场外,有几个人一直举着写有反法轮功口号的展板排成一队,围着一小块地绕圈,部份人压低帽檐,使劲用展板挡脸遮住脸,似乎不愿被人认出。有一个头目一旦看到队伍里有人走得慢一点或掉了队,就像监工一样把他往前推。  
 
不过民众对其反应冷淡,与法轮功过八千人的游行队伍受到热烈响应的状况形成了强烈对比。新唐人电视台的记者在采访曼哈顿大游行的时候,警察问她“两个团体采访哪一个?”记者告诉警察“采访法轮功”,警察微笑着对她竖起大拇指,又指了指那几个亦步亦趋的“反法轮功影子”,将拇指倒过来向着地下。

这些人的来路究竟是什么?就在国内迫害法轮功的江派人马纷纷落马的同时,这些人为何逆流而上“协同配合反法轮功”,背后的推手是谁呢?
  
法拉盛居民李先生:就像见小丑

“两天前,我抱着一种长长见识、看看热闹的心情,第一次去看法轮功大游行,还在队伍最后面跟着走。”法拉盛居民李先生说,游行的时候,突然看见朱立创、李华红等几名“全球反X教联盟”(俗称红马甲)的人出现在眼前。

1312116572
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八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纽约连日来举办各种庆祝活动,声势浩大。与此同时,有七八个人也“早出晚归”地围着法轮功团体转。图为李华红。(大纪元)

1312116573
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八千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纽约连日来举办各种庆祝活动,声势浩大。与此同时,有七八个人也“早出晚归”地围着法轮功团体转。图为朱立创。(大纪元)

李先生对这两人再熟悉不过。在过去的6年多里,“反X教”的存在就是以反对法轮功为唯一目的。李先生说,他当时的感觉就像看到小丑,“这些人,我不知道他自己心里有没有一点感受,他们的表现,在今天法轮功的真相被越来越多的人看明白的时候,他的表现在我们的心里就是小丑,可能有的人是真的是被蒙骗了,但是大多数人我看不是这样,他就是出卖灵魂,将来会付出很惨痛的代价。”

“实际上他也是在对抗美国的精神价值,因为美国是讲究人权、讲究人道、讲究仁爱这一方面,他是跟一个邪恶集团抱在一起,所以他帮着这个邪恶集团,冒充言论自由,实际上就是在对抗美国的精神价值。”李先生说。

法拉盛居民张先生也说,感觉他们“进行了一种非常拙劣的表演,他们做的事情,无论是从法律上,还是从人类的道德上,从人类的正义和良知上,他们都是站不住脚的。其实是红朝末日的一种表现。”
  
陆东:这些人越来越没市场
  
中国基督教民主党的陆东表示,这是中共在红潮末日到来时,一种无可奈何的哀号,“2008年他们攻击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气焰很嚣张,有300多人被收买,现在只有几个人,他们在法拉盛的影响正在直线跌落谷底。”他表示,因为法轮功学员不断将真相告诉民众,越来越多的民众了解了真相,“这些人就越来越没有市场”。
  
媒体人:中共海外伸黑手

大纽约地区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秘书长李勇四十年前是纽约《世界日报》资深记者,他说:“纽约有三个台湾人,他们是共产党的人、被共产党收买。其中之一就是朱立创”。这三人与共产党的联系均可上溯至1960~70年代的保钓运动。那场运动中,一些台湾人被中共发展、收编成中共代理人,暗中加入了共产党。

保钓一代中很多人受到红色中国的“美丽”幻象吸引 ,为此付出了代价,自共产党在文革中的血腥罪恶逐渐被揭露出来,特别是六四大屠杀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发生,很多人才大梦初醒。受到心理冲击后的保钓人士,分为左中右。

据接触过左翼人士、了解内情的侨领说,留下来继续为中共卖命、带头摇旗呐喊的人,其实已被中共收编、加入地下党,“就是为了生活、饭碗,成为谋生的方式。” 另一位熟悉美国左翼的人士表示,很多左翼势力的人都在美国有在地下加入共产党的经历,有些身份暴露以后,因为怕被美国政府追查逃回中国大陆,过着非常凄惨的生活。这位不愿具名的人士表示,根据这一背景,朱立创有可能在夏威夷大学就读时就已经加入了地下党。

朱立创深受1960年代席卷世界的“造反有理”左翼思潮影响。1983年朱立创来到纽约,沿续通过刊物参与政治的方式,创办《亚美时报》,但是以周励春之名担任总经理,利用海外华文传媒的身份传播中共的声音。

“台湾出来的人里面,很少看到左成这个样子的,朱立创现在招摇的不得了。”李勇说,这批人通常分两种,一种是为了钱,共产党出了很多钱给他们,一种是民族主义。“后者是受蒙蔽被利用,前者是用它的钞票,靠它来生活。”

“共产党乐得利用他来对付台湾人,也对付反共的人。中共以前是用台湾人对付国民党,现在用台湾人对付法轮功。”李勇说。
  
社区侨领: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应该受保护

华人选民联盟监事长黄金利博士表示,自由、公平、正义是美国的精神,美国不只是尊重个人的自由,也非常尊重信仰的自由。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应该受到保护,如果是压迫,甚至是造谣、污衊(法轮功),在美国是不对的,违法美国的宪法精神以及立国信念。希望今后这种情况不要再发生,因为每个种族、每种信仰的人都有他的自由。

美东联成公所资深顾问赵文笙也认为:“美国宗教自由,如果认为这个教不好的,美国政府也会处理,不是说你为了自己什么目的去反对,我认为他自己有目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好比人家信天主教,他去说人家X教,是不是?在美国的土地上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


背景档案
  
朱立创1952年出生于台北市,上世纪60年代末,随父前往日本冲绳学习生活。在日本读大学还没毕业,转到美国,在夏威夷大学读政治学,1960~70年代此地是美国左翼运动的重镇。朱立创60年代拿到美国绿卡。

来自台湾的朱立创,自称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朱立创曾对一位大陆维权人士说:“我帮共产党做事时你还没生出来呢!”

朱立创与共产党的联系可以上溯至上世纪70年代,朱立创在《侨报》专访中说他当时在美国,却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念大陆文革时期的《老三篇》”,唱那个时代的大陆红歌,“与当时中国国内一样”。

2008年朱立创成为纽约“全球华人反X教联盟”的理事长,该组织使用和“中国反X教协会”相同的材料,开展类似的活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指出,“中国反X教协会”是借民间组织名义的官方组织,各地反X教协会的活动接受中共党委政法委、“610办公室”的领导和直接指挥。
  ‏
中国湖南省公安厅官员、中国反X教协会成员柴礼军曾在2011年的一份报告中,解释了海外成立“反X教联盟”的需要,源于中共向海外推行迫害政策的困难:无论是官方的政治路径,以及国内反X教协会的境外交流都无效,根本原因是海外的人权理念与中共不一致,“多年来政治路径实践都行不通,也没有什么正面效果……反而被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当做…侵犯人权的把柄。” 柴礼军最后得出结论:“支持在境外直接建立华人反X教的民间组织,目前来看是境外反X教最具有可行性的途径。”

责任编辑:孙芸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