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花岗岩终于裂开了

文: 沈阳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曾经,父亲是我家的骄傲,因为他是局级领导,也是全家的航标。然而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父亲却把中共的邪恶表现得淋漓尽致。我一度失去了对父亲的信心,对其花岗岩般的脑袋无可奈何。

二零零零年五月,我在讲真相时遭人构陷,被非法劳教三年。父亲非但不心疼我,还狠狠地说:“如果我是某某党,我也整你们、打你们。”我走出魔窟后继续修炼,父亲很不高兴。

二零零六年九月,父母从外省来我家小住。一天他领我女儿出去玩,结果孩子那天没去上学,还跟学校说谎。我批评父亲不该教孩子撒谎。父亲怒了,他认为撒谎是件很正常的事,怎么还挨批评?就和母亲说要举报我,想再次把我关进去。女儿听到他们的对话,偷偷打电话告诉我:“姥爷要举报妈妈,要注意。”从那天起,上初中的女儿放学后就不愿回家了,在她心中姥爷不善良。父母住了不多几日就回去了。

二零零九年八月,因为买了新房,我接父母来我家,想好好的孝顺老人。他们小住几日后又回去了。离开时父亲对我家的评价是这样的:“暂时看是挺好的,但是不太正常,怎么不吵架呢?”

这话叫人啼笑皆非,可却是父亲的真心话。在我娘家那边,父亲跟我姐吵,我姐跟我弟吵,我弟跟父亲吵。总之,吵、斗在父亲眼里才是正常的,他认准了中共邪党头目说的“八亿人不斗行吗”的鬼话。而在我家,我和丈夫互相尊重,遇事讲理,从不吵嘴,在父亲眼里就成了不正常了。

三年后母亲过世了。父亲在体检时被查出前列腺癌,是晚期,全家人很难过。我邀请父亲到我家养病,以尽孝道,同时也想让他明白法轮功真相。

我的朋友每天把明慧网上的文章有针对性的打印下来,都是与父亲身体有关的话题,然后拿给父亲。刚开始时父亲装作不感兴趣,把资料推一边。后来朋友再来时他会高声问:“给我带小报来没有?”朋友们还给父亲买补品,父亲为此很感动。

丈夫每日三餐的照顾父亲(我做生意),陪父亲去医院检查身体、出去玩儿,父亲很开心。晚饭后我经常陪父亲下跳棋。一天父亲说:“怎么总是你赢?”我说:“您玩得也挺好,就是总使劲堵我,自己走不了,还不叫对方走。顺其自然您看看会怎样?”父亲说:“我就是不叫你利用我。”我说:“那不叫利用,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嘛。”

那一晚我与父亲聊的很开心,父亲也认真的思考了我提出的问题,承认法轮功给我和我的家庭带来的巨大福份。以前我的肝脏是五个加号,修炼后全好了。曾经的芦柴棒变的丰满漂亮了,谁都说我比十年前还年轻。

父亲不再排斥我了。当他关注我后,惊异的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一次丈夫当着父亲的面批评了我。当时是在饭桌上,该给父亲添饭了。我因为站了一天觉得有些累,吃饭时就把腿双盘上了。当我要下来给父亲添饭时,因腿出汗没能一下拿下来,急性子的丈夫就把锅端过来,并批评了我。我乐呵呵地说:“是我错了。”等丈夫离开后,父亲不干了:“怎么敢当着我的面这么说我女儿?他女儿早晨不起来,吃饭叫不动怎么不说呢?”

第二天这出戏又演了一次,我跟父亲说:“确实是我不对,不对就应该改嘛,我师父教我们遇事都要找自己哪不对了。”父亲说:“你真能忍。”

父亲终于认同了法轮功,他亲眼看到了法轮功象一盆清水,在洗净人心里的污垢,使他感受到了没有争斗的天伦之乐,见证了我由于“忍”而化解的家庭矛盾,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这一次父亲在我家住了两个月(是最长的一次),思想和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明白了大法弟子讲真相是为了救人,看清了邪党骗人、毒害世人的伎俩,并退出了中共组织。

正是因为父亲的转变,奇迹出现了:父亲身体越来越好,精神也越来越好,说话的语气也和善了,和以前判若两人。我知道这是父亲明白真相后得到的福报。在法轮大法面前,花岗岩终于裂开了。在父亲身上,我深切的感受到了佛恩浩荡、佛法无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