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患骨癌生命尽头 终于得到大法

文: 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一名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新弟子,是因病重才修的大法。修大法后出现了一些很神奇的事情,展现出了大法的超常,证实了大法的美好和伟大。

一、不信大法,生命走到尽头

二零零九年,我经常有腰酸的感觉,后来就是腰痛,再后来腰痛得已经不能正常蹲下了,还一直以为是腰不好。起先也查不出来是什么原因,医生也把它当作腰痛来治。

到了二零一零年过年后,症状突然恶化。这才经过多家医院检查,被确诊为骨癌,但是已到了晚期。拍出来的片子上显示我的骨头上全是蜂窝状的气泡,就是都是空的了,骨头已经非常脆弱,一碰就会碎掉。这个病不容易确诊,因症状和腰痛很类似,很容易误诊,等到确诊时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

我的病来势非常凶猛。刚进医院时还是自己走进去的,但到第二天要做检查时已经不能走路了,只能坐轮椅。再过一天要去检查时,就一丁点儿都不能动了,一动浑身抽筋,痛苦不堪。别说让别人把我从病床挪到手推车上,就是我自己一点点的挪动都不行。在我自己花了将近半小时后开始移动到推车时,突然因一丝牵扯而浑身又抽筋了,痛得我声嘶力竭地大声喊叫,直叫到我筋疲力竭才有所缓解。后来医生只好把检查的大仪器推到病房来给我作检查。

住在另一城市的修炼法轮大法的姐姐来看我,她说只有大法能救我,叫我念“法轮大法好”或是修大法。我由于受中共谎言的宣传影响,根本不相信姐姐的话,更加不相信念念“法轮大法好”就会好病。我对姐姐说:“我相信科学,有钱还会治不好病吗?再说了,我不炼法轮功还能活几年,要是炼了法轮功马上就要死的。”这些话完全都是当时受电视上谎言宣传的影响。姐姐一再给我讲真相,看我实在不肯相信大法,也没办法,只是尽最大能力的帮助我、照顾我。

我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听说了我的事都来帮助我,大家纷纷慷慨解囊,我也对治病信心很足,用了最好的进口药。生了病才知道,虽然说起来生病有医保,可是稍微好一点的药是不能报销的,尤其进口药更不能报销。我在网上也查了,对于这个病医学上有个共识,就是这个病最多只能活五年。五年来,凡是能治疗这个病的药,不管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药我全都用遍了,除了医保外,光自费的钱就花了一百多万。头发掉光不说,人还痛苦的不行,遭的那个罪呀别提了!可是人却越来越不行了,治疗间隔周期也越来越短,器官也越来越衰竭,造血功能也都坏掉了。全身都痛,不但骨头痛,皮肤也痛,内脏也痛。

五年来,姐姐每次来看我,都要把法轮大法的真相资料带给我看,叫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我还是半信半疑不肯念。到了二零一四年六月,医生已明确告之:没有治疗手段了。说我最多只有六个月的时间了。医生给我开的药除了消肿的药外,还有就是临终关怀的止痛药。我只好失望的回家了。

这时我身上水肿已经肿到了大腿,所有的血象指标全部都在极限,大小便根本不能自理,只能靠丈夫抱着去厕所。没法进食,吃什么吐什么,连喝水都要吐。我瘦得象个白骨精,说话也气若游丝。出于求生的本能,我也一直在看佛经、念咒语,脖子上还挂着佛教的护身符,希望能得到佛、菩萨的保佑,可是没有用,我的生命还是走到了尽头。

同事们知道后一拨一拨的都来看我。我也知道自己的时间到了,他们是来和我作最后的告别的。家人准备了后事,墓地也已联系好了。

二、信大法,师父为我净化身体

这时姐姐又从B城来了,再一次劝我念“法轮大法好”。此时的我已经没有了当初对医学和现代佛教的盲目相信了。几年来虽然没有全部相信大法,但至少已经了解了不少大法的真相,也已经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这些年来,我看尽了人间的世态炎凉。尤其在我病重时,从我的兄弟姐妹甚至父母对我的态度转变中更加看清了人心的虚伪、狡诈、贪婪与狠毒。反过来,更能从正在遭受着邪党的迫害、目前生活非常困难的姐姐对我的无私帮助中,看到大法弟子的高尚品德,我从心底认同了大法。所以姐姐再一次叫我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我就答应了。

因我的身体非常虚弱,不能坐着念,我就躺在床上念,每天诚心诚意地念一千遍以上。一个星期后,我做了一个梦:我站在一个大湖的湖边上,明媚温暖的阳光照在我身上。我看到湖面上来了一艘小船,船上有一个姑娘,穿着蓝底白花的大襟衣服,边摇着船桨边唱着歌,向我的方向摇来。她的身边一片金光,那金光来自于她身边的一群大金鲤鱼,每条鲤鱼都有一米多长,金光闪闪,围着她的小船在水里活泼地游着。不一会儿,小船摇过来了,鱼也游过来了。水慢慢地漫过我的脚背,我走到水里,用双手捧起一条大金鲤鱼,那鲤鱼在我手里欢蹦乱跳、摇着尾巴,我只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心里好温暖!我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这样温暖过了。醒来后一看时间:半夜两点半,身上还是暖洋洋的。这个梦我记得清清楚楚,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念了一个月后,就能够坐车了。我请朋友开车把我送到姐姐住的B城去了,我要跟姐姐修炼大法了。走之前,婆家人都叫我不要去。我说我相信姐姐,这么多年来,我知道姐姐是真心对我好,她那么善良,她不会骗我的。再说她自己身体都那么好、那么年轻,这功肯定是好的。

到了姐姐家,姐姐告诉我,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如果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来听一听理论,或者是抱着什么不好的目地,这都不行。”师父还说:“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为什么呢?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姐姐说:一定要把治病的心放下。

知道了这个道理,我就把心放下了,什么也不想,就是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起先我的身体很虚弱,只能躺着听师父的讲法,听了几天后我能坐着看书了。姐姐告诉我,这本书十分神奇,如果你是第一遍看的话,一定不会让你顺顺利利的看的,中间会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干扰,你一定要有思想准备。果然,我在看书时,浑身就不舒服,除了全身都刺痛以外,还闹心,心里那个难受啊!而且那书里面的字还会一个、一个的跳到别处去,我就用手指去一个一个的按住看。我觉得非常奇怪,想试试看别的文字,当我看手机微信里的字或报纸上的文字时,却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字也不跳,也不难受,也不闹心。姐姐说是我身体里面的业力受不了了,因为它们要被灭掉了,所以它们要阻止我看书学法,阻止我修炼。我就坚持着,不管多难受,我一定要学下去!前两天每天只能看半讲,后来就能看一讲了,再后来就能看两讲了,这样用了一个星期时间把宝书看了一遍后,就可以和姐姐一起学法了。

到姐姐家的第十天,睡梦中师父给我灌顶了,一阵热流通透全身,热的我被子也盖不住,把我热醒了。这可是我自生病以来从来也没有过的,这几年来我从来也不会感觉到热,即使酷暑也不觉得热,只有冷,大冬天更是觉得刺骨的冷,穿再多也不会觉得热。这以后每隔几天师父就给我灌一次顶。

大约两个星期左右时,有一次我上完厕所后习惯性的看看马桶(从生病后,就遵照医嘱看自己的排便情况),一看把我吓一跳——我看到在小便的表面由密密麻麻的泡沫组成的一个“啊”字!有十公分见方,看的真真切切!我当时汗毛都竖起来了,呆在那里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这是怎么回事?后来一想:我已经修大法了,有师父管我了,怕什么?肯定是好事!我就放水把这个字冲掉了。出来把这事告诉姐姐,姐姐说那当然是好事啊,师父把你身上的其它信息给排掉了。我想起来了,我自从生病后,看了很多佛教的书,除了佛经,还有各种各样的人以佛教徒名义写的乱七八糟的书,还曾花大价钱让人到庙里去“请”来了一个所谓的护身符挂在脖子上。这些乱七八糟的信息师父都给我清理掉了。

从那以后,我更加精進了,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再学师父的其他讲法和经文,再加上炼功,努力提高自己的心性,按大法的要求对照自己。我的身体一天一个样,说话也有精神了,胃口也好起来了,本来连喝水都不能大口喝,吃饭只能吃一口,后来逐渐就能吃半碗了,现在能吃一碗饭了。体重也由原来的78斤,增加到88斤了,原来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是铅灰色,没有光泽,两边各一大块蝴蝶斑。两个月后脸色开始红润了,蝴蝶斑颜色也开始淡下去了。本来身体是佝偻着的,走路也是慢慢挪的。现在能挺直腰板了,走路也能脚步轻快的大步走了。

我的身体每天都在发生着变化、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姐姐同修说要有思想准备,你平时最怕什么就很可能会来什么,就看你是不是真的信师信法了。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有一天,我坐在椅子上,刚站起来就莫名其妙的被椅子脚绊了一跤,我的身体就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那动静,只听到“嗵”的一声,连在外面客厅的人都听到了。我当时都被摔懵了,坐在地上起不来。姐姐马上把我拉起来说:“没事,没事!有师父在管着呢,不用怕!”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是啊!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好坏出自一念”。我现在是大法弟子了,有师父管,不会有事的!果然就没事。

这要在过去,就很可能是瘫痪了。以前医生一再叮嘱我,千万不能摔跤,因为我的骨头已经空成了蜂窝状了,只要有一点轻微的摔跤,就很可能会造成腰椎骨折而瘫痪。所以我平时走路是非常小心的,生怕磕着碰着而造成意外。而现在我摔了这么一跤,却一点儿事都没有,这不是大法的神奇吗?而且我还过了一个心性关,也就是考验我是不是真修和信师信法。

还有啊,我丈夫虽然不修炼,可是他也明白了大法真相,也全力支持我修大法,所以师父也在管他了。上个月,他骑电动车时,被汽车撞上飞出五米,而那电动车飞出了十米。按理说,他那么胖,肚子那么大,平时都不能蹲下来,平时还有高血压的,被汽车撞飞却一点儿事都没有,这又是一个奇迹。姐姐说是师父替他还了命。

三、给有缘人讲真相

在姐姐家住了一段时间后,有一天,老家打电话来,说我丈夫的哥哥摔了一跤,脑溢血住院了,我想这正好是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我就和丈夫回到了老家。我们下了火车直奔医院。去年我已经不能走路了,是别人用轮椅推我的,现在我已经能轻松走路了。那天刚好家里的亲人都在医院。当我先行到达病房门口时,病房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好啦?你还走的比你老公还快!”我说:“是啊,我好了!我是修炼法轮大法好的!”

他们真是惊得目瞪口呆!想当初他们都叫我不要炼,听了电视上很多造谣的说法。可是我这不是好了吗?事实摆在这儿,谁还能说不好?然后他们就七嘴八舌地问了我好多问题,我一一回答,然后他们又问怎么炼的,他们有的人也想炼。后来我都给他们三退了。

我的这个奇迹让很多过去了解我病情的人都知道了真相。我还到曾经求治过的医院去讲真相,有的病友就说等她这个疗程结束后来找我学炼法轮功。但是我要告诉她的是:你千万不要把修大法当成治病的手段,你不能为了治病而来学大法。只要你真心去修,你的病自然而然就会好了。师父只要我们一颗修炼的心,只要是真心修炼,病就会好的。

现在我得法已经有五个多月了,医生曾预言我最多能活六个月,已经过去四个多月了,我不但没有去世,还活得越来越好。脸色也红润了,皮肤也有光泽了,脸上的蝴蝶斑越来越淡,就要全退去了,体重现在是92斤了,现在已经能和正常人一样出去看花展、逛公园了。

我深深的庆幸,能生在这个大法洪传并且是师父亲传大法的时代,是何其幸福!我的生命是师父用自己的承受给我延续来的,我无限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和无私付出。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激,只有努力精進。我要好好学法,要用理性来认识法,真正的让自己的生命溶于法中,才能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期望。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