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电台访谈 加人权律师揭中共活摘器官

大纪元2015年05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韩香茗编译报导)5月18日,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在接受新西兰电台(Radio NZ)主持人华莱士.查普曼(Wallace Chapman)访谈的时候,以详实的证据,详细揭示了中共为盗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牟取暴利,系统杀害他们的罪恶。

乔高在访谈中,还针对新西兰外长受中共威胁而要求议员自律、不要参加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庆祝活动一事,批评新西兰政府“没有骨气”,同时以实际例子证明,中共欺软怕硬,对于坚守自己价值观的西方国家,中共的威胁并不奏效。

0622262497
图为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

下面是访谈的全部内容:

查普曼:美国皮博迪奖(Peabody Award)获奖记录片《活摘》(Human Harvest,又名《大卫战红魔》),记述的是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者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对在中国发生的可怕且令人震惊的活摘器官交易所做的独立调查。

这部影片(在上个月)赢得了极富声望的美国皮博迪奖(美国广播电视文化成就奖)。大卫•麦塔斯和大卫•乔高指出,在中国的医院里,有数以万计的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修炼者被杀害,以摘取他们的器官贩卖。中共当局声称,这些器官是获得死囚犯同意后,从他们身上摘取的,并反诬法轮功的‘活摘器官’的指称为无根据的捏造。

大卫•乔高是加拿大前国会众议院议员,曾担任过副议长和拉美、亚太司司长。多年来,他一直从事活摘器官的跟踪调查,并将调查结果与大卫•麦塔斯一起合作出版了《血腥的器官摘取——为盗取器官杀害法轮功》(Bloody Harvest,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一书,并因此与大卫•麦塔斯一起荣获国际人权协会的国际人权奖。几年前,大卫•乔高曾访问过新西兰。

乔高:如果可以的话,我来讲个小故事。大约7-8年前,我和另外一个人一起坐在新西兰的外交部里,当时新西兰正在谈论有关与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问题。我相信,那是上一届政府定的。但是,你如何能够确定,从中国运往新西兰的货物不是中国政府强迫关押在近350个劳教所的犯人们制造的呢?我仍然记得他的回答,因为当时这差一点令我从椅子上跌下来。他回答说,我们会在北京做调查。当时我听了,差点笑死。我必须指出,我对新西兰与中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感到非常的遗憾!

查普曼:我们过会儿再回到这些话题上来,现在请首先告诉我,这个引人关注的问题是如何曝光的?很多人去中国接受器官移植,但问题是,中国如何能够一度提供这么多器官?

乔高:正是这样。以色列的一名医生(心脏移植专家)杰克伯•拉维(Jacob Lavee),他是其中的一位,他的一位心脏病患者去中国接受了器官。大概2周后,他们就拿到了器官。他们疑惑地说,“他们怎么可能只用2周的时间就能够拿到心脏供体呢?” 他还提出了更多的疑问。后来他搞明白了,很显然,在器官移植的当天,有人将被杀害。凭藉拉维博士的高度信誉,他们在以色列通过了立法,确认购买这种走私器官的行为是非法的。

他们并没有指明是在中国,因为中国是唯一发生这种血腥行为的国家。我们希望新西兰和加拿大等国家都通过相似的立法,禁止新西兰人或加拿大人从任何地方购买这种走私的器官。没必要提及中国的字样,因为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这种事情。

查普曼:那么这个数字加起来有多少?估计需要10万人坐在监狱里,才能提供这样大量的器官数目。

乔高:如果每年做1万个移植手术,那么我们就需要一个拥有10万鲜活“供体”库,就是说为了这么多器官,需要10万人等着被杀害。这个想法很可怕!而这也正是我希望所有新西兰人和加拿大人都了解的——知道这种事情在发生,因为这种事仍在发生。

查普曼:难道中国没有器官捐献系统吗?像其它国家一样?比如在英国,你可以等上几个月,也许几年,但是他们有个器官捐献系统。

乔高:对于中国人来说,捐赠器官违背中国文化,所以中国在建立试验(器官捐献)系统的时候,大概是在2010年,只有37例器官捐献。所以,不是说他们没有器官捐献系统,也许在文件上他们有这样的规定,但根本无法运作。

有的器官来自于被处决的重罪犯人,但我们确信,非常非常多的器官,或者说大部份器官来自于像法轮功这样无辜的良心犯。他们被强制关押在劳教所里,每3或4个月被化验一次,然后由医生判定他们的器官状况如何。

然后,当来自奥克兰或惠灵顿、或渥太华的某个人需要器官时,他们便通过电脑数据库检索适合的供体。接下来,有个人就会像餐馆里的龙虾一样被可怕地杀害,那么这个新西兰或加拿大人就可以换了一颗新的心脏或肝脏回国了。

查普曼:您知道这些悲惨的故事,你觉得他们很悲惨吧?我必须说,看了《活摘》这部记录片后,实在令人震惊!一位外科医生,他再也无法容忍这种事情,和妻子离了婚。他 指称,人们被殴打之后,被带到医院的一个地方,由持枪的军警守在门口,然后这些人就被手术——如果你可以叫这个为“手术”的话——不打麻药….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乔高:您指的是苏家屯事件。这个事件是那本书(《血腥的摘取器官》)中的一章。任何人都可以通过david-kilgour.com网站,阅读有关苏家屯事件的报告。那份报告有21种语言的版本,通过阅读,您可以清晰地了解苏家屯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正如您提到的那位医生,在2001~2003年间,他从法轮功学员身上摘取了2000个眼角膜。他的妻子告诉他必须停止这种行为。他很讲信用,他那么做了。

刚才你所描述的有关影片中的细节,几乎令人难以置信,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然而这不但发生了,而且在中国还在继续着。

查普曼:现在已经对这种行为做出指控。对中国来说,这笔收入太丰厚了,它甚至构成了中国整个卫生系统的主要收入。是真的吗?您认为这得有多高的利润?

乔高:您估计的没错!对那些医生、护士、医院,以及那些从苏家屯等农村地区将器官运送至上海、运送给医院里的器官接受者的飞行员来说,可能每年获利10亿美元。您说的没错,对于面临财政困难的中国卫生系统来说,这是一笔巨额收入。这笔收入的确帮助了医院系统。同时,也令许多医生和热衷于转移器官的解放军们一夜暴富。

我们谈到的那位做眼角膜的医生,曾因此获取了数十万美元。他最终逃离了中国,定居在加拿大,他的妻子逃到了美国。

查普曼:在那些医生和外科医生里,有没有还不错的呢?我的意思是,我在刚刚看过的影片中,我们所看到的和感受到的,令人毛骨悚然,太可怕了!你不禁会问,怎么会有医生愿意参与这样的事情?

乔高:这是一个伦理道德问题,在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法律。巨额收入刺激着每一个参与者,包括警察和运送器官的飞行员等等。正如他们所说,遗憾的是,在中国医德似乎已经不存在,这就是其中一个后果。

这也正是为什么新西兰医学协会,不应该与这种卑劣的行为有任何关联的原因。新西兰医生不应该接受这些中国医生所做的实验报告,不应该允许新西兰的药品流入中国。

我们都应该尽可能坚决地阻止这种我们称之为“新型反人类罪”的卑鄙行为继续下去。在21世纪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因此(在新西兰)似乎没有多少人知道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我想,现在全世界更多的人已经开始了解,这种事情正在发生着。

例如,我们近期刚刚在布鲁塞尔举行了一次听证会,非常成功的听证会!我想这件事情已经广为人知,而且是相当大一部份,因为荣获皮博迪奖的《活摘》等影片,将于2周后在纽约获颁奖项。

查普曼:这个故事的核心,反映的是中国社会的一方面,就是关于法轮功的这部份。在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的皇后街街尾,每周都能看到法轮功学员在那里展示图片、表达抗议。两个月前,他们还做了有关活摘器官的模拟演示,这第一次引起了我的注意。不过我不是很知道法轮功。他们是谁?

乔高:我想英文报纸《NZ Herald》参加过我们新闻发布会。他们当时拍了照片,有位资深记者也在那。当时我们觉得这很好,因为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正在发生什么。这是几年前的事了。不过最后那份报纸上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我不知道为什么新西兰的媒体,甚至没有一家特定的媒体能够报导这件事情。

我想这件事情已经广为人知。例如,在加拿大、欧洲和美国等国家,此事已经家喻户晓。人们也都知道,中共当局对这一切已经无可辩驳,他们只能指责我们,指责大卫•麦塔斯、我、还有你在反对中国。其实我们不是反对中国,我们只是想停止这个一直持续至今的反人类罪行。

查普曼:请告诉我更多关于法轮功的情况

乔高:法轮功是1992年之后才出现的一个群体,你可以说它是像佛教和道教一样传承,几套舒缓的功法动作,非常吸引中国的民众。到90年代中期,在中国修炼法轮功的民众高达7000万~1亿之间。法轮功已传播至世界各地,我相信已遍及130个国家。

其实我本人不是法轮功修炼者,但我非常尊重他们所做的,尊重他们所信仰的真善忍理念。我猜想是这个数字的关系。是因为到1999年时,在中国修炼法轮功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中共党员的人数,并且他们所信仰的真善忍理念吓坏了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所以他宣布对法轮功开战。这场战争已经持续了14-15年,但法轮功没有放弃。

本周末他们在纽约有个非常大的集会。4、5天前,我们加拿大庆祝了世界法轮大法日,大约有600多名法轮功学员,来自所有政党的国会议员都参加了他们的集会并讲了话,各界政要也纷纷致贺信问候。加拿大等国家都已经非常了解这场战争(迫害)。

因此当我知道新西兰外长告诉其党所有议员不要参加法轮大法日活动的时候,我非常的震惊!我曾经是保守党4届大选的议员,我猜想你们保守的政府的外交部长……我非常的惊骇!我震惊于他怎么会这么没有骨气,做出这样的声明!

查普曼:看来您知道他的办公室发出指令,告诉国家党议员们不要参加法轮大法的庆祝活动,称中国大使馆可能会对这次活动进行监控。因此,乔高先生,在您看来,应该怎样 对中国政府做出回应呢?因为我们知道,新西兰作为亚太地区的一部份,我们与中国有着重大而深远的贸易关系,因此这可能会冒着损害(这种关系)的危险,我们不得不小心行事。

乔高:一点也不,华莱士,一点都不存在这个问题。我到过一些国家,举个例子,捷克前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曾经邀请达赖喇嘛前往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他当时遭到 中共警告:如果他邀请达赖喇嘛的话,将停止中国和他们的贸易往来。当然,哈维尔是个有原则的人,达赖喇嘛如约访问布拉格,而且中国和捷克斯洛伐克之间的贸易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再比如挪威,他们准备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的时候,也遭到中共同样警告。中共部长访问挪威时,警告挪威每一位部长。但挪威政府没理会,仍然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了***。很显然,他们的贸易也没受任何影响。

在加拿大,至少几年前,我们总理就站出来为法轮功发声,但我们的贸易也没有任何不同。其实,我觉得,中共政权反而钦佩有骨气和坚持原则的人们,(他们没有因为站出来)而产生任何区别。

但我敢说,新西兰政府试图推行这种无聊的东西,他们这样做是在贬低新西兰的国际地位。贵国在全球拥有极好的口碑,如果您的外长告诉其政党议员不要参加法轮大法日的活动,那些热爱和欣赏新西兰和新西兰人民的各国民众,都会对此大失所望。

查普曼:最后我想问一下,您认为在中国,有多少法轮功成员因为器官被杀害?有没有一个估计?

乔高:我的一个朋友,名叫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撰写了一本书,名为《大屠杀》(The Slaughter)。他用了7年的时间完成了这本著作。他估计,在2000年~2008年间,约有6万5000名法轮功学员因为器官被杀害。他的调查范围超越了大卫•麦塔斯和我所做的调查。他同时考察了被中共迫害的维吾尔人、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和藏民。据他估计,他们中约有2000人因为器官被杀害。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人群。如果是6万5000名法轮功学员,或者就算2万,那也太多了!

很显然,我劝告您和您的听众,新西兰人或加拿大人,都不应该去中国购买器官,而且尽最大可能,尽可能制止这种事情的发生,包括政府与政府之间都绝不能跨越这条线。但很明显这种事情一直在发生着,而且非常严重!

我们有33种不同类型的证据表明,这种事情(活摘器官并杀人)仍然在发生。我曾经做了大约10年的检察官,我确信证据确凿!活摘的事情仍在发生着。不要让任何人在新西兰告诉你说没有这回事!因为它实实在在地发生着。

责任编辑:易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