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中医师缘归大法

文: 四川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二零一零年九月开始修炼的大法。回首四年多的修炼路,道不尽师父的慈悲,说不完修炼的殊胜。

一、缘归大法 五福临门

我是自学中医的,经营一家诊所和药店,找我的病人也是日渐增多。我也在健身和医学的道路上一直不懈的追求。健身、气功、瑜伽、太极、中医,遇到什么我就追寻什么,可我的身体常常是疲惫不堪。后来我一动就开始咳血,走路都很困难。

我明白现代医学是无法救我的了。听友人说,一个肝硬化晚期的病人,修炼法轮功后病好了。一听法轮功三个字,我心里一震,信仰“真、善、忍”让我很感动。这个年代还有人在信仰“真、善、忍”,这多美好啊!我就定下一念,一定要学法轮功。于是找到那位曾患肝病的人,求得一本《转法轮》和教功录像。

刚开始,我带着祛病健身的有求之心,只是注重炼。读完一遍《转法轮》后,看到了许多常人从不知道的理,做好人,心灵干净的人,身体才健康等。就这样,师父也为我净化了身体,很快我就尝到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修炼前,我离异单身。修炼大法后,师父给我安排一桩美满的姻缘。先生和我同时修炼大法。婚后一年多,我自己在家里产下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生第一个孩子是剖腹产,现在快四十,能一个人生孩子,在当今医学上也是奇迹。从这件事上,大家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这小女孩现在两岁多,没服过一次药,没上过一次医院。在大法的场中,孩子健康快乐地成长着,和人打招呼,她会礼貌合十,然后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到她的人,都会感到很美好。小孩出生的同时,师父也安排了堂妹来家带孩子。堂妹刚来家时,身上的狐臭很重,经过给她讲真相,做三退,不知不觉她的狐臭就消失了;还说以前老爱生病,自到我们家后,连感冒都很少的,和我们相处融洽。

在经济上,丈夫修炼大法后,经济上收入有较大幅度的提升,我的生意也开创了新气象。亲戚朋友看到我们现在这个美满的家庭,都很羡慕,感到了大法的美好。我们深知,通过学法,放下一些名利之心,许多事也顺利了。师父说:“所以要讲心性,我们讲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心性上来了,别的东西都跟着往上上”[1]。

二、信师信法,三年六次闯过魔难

由于我市的情况特殊,平常很难接触到同修,也没有师父一九九九年以后的讲法。二零一一年五月从法会文章中了解到讲真相救众生的事。于是我们购来刻录机和光盘,利用手中仅有的《九评》、“我们告诉未来”光碟,自己翻刻,然后出去发,面对面讲真相。因为得法之后的那种喜悦,心中没有怕。讲过真相的男女老少都愿意跟着我合十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当欢喜心、干事心上来的时候,我就做出决定:生意也不做了,房子也要卖了,卖的钱可以去全身心讲真相了。于是二零一一年十月,以恶人举报的方式我被抄了家,人进了看守所,被非法劳教。在看守所里,面对前所未有的考验,我心放的很淡。没读到反迫害的法,只记住到那里都要做个好人,于是拼命干活,做到师父讲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2]。心里只想着大法,想着师父。想到师父为大家的承受,就掉眼泪;一有空就背《洪吟》。结果是,受警官指使打我的犯人头被罚戴脚镣手铐,而我却受到大家的尊敬。在体检中,师父为我演化病,仅十五天就回到家中。

回家后,在师父有序的安排下,我们有了翻墙软件上明慧网,读到了师父的所有讲法,在技术同修的帮助下,我们家里也顺利开上一朵小花。

我所在的小区算中高档小区,各层楼都有监控,这些年还从未收到过真相资料。我就挨家挨户的贴上一份份精美的资料。一天下午接到堂妹的电话说有人举报了我,保安带公安局的人来摄了像,当场有人还提到我的形象。听到这些,我没有动心。我按师父说的向内找:干事心、欢喜心,夹杂胆胆突突的怕心,被旧势力抓住把柄。我有师父做主,不用人心想问题。我平静的发着正念,一直都平安无事。后来国保的人,同我谈及此事,说他们从摄像中看到是我,只是没来找我而已。

我包里时时都备好真相资料。一次带小孩,把包不慎丢失。包里还有身份证和手机。后被拾包的人送到区政府警务室。收到区政府的电话后,叫我去一趟。想到师父洪大的慈悲之场,能化解一切邪恶。放下自我,让自己就象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我来到那个警官面前。我感觉自己很神圣,那个警官也表现和蔼,就象熟人一样谈起来。就这样,一场魔难,被师父化解。

第四次遭遇邪恶,是和同修直接把传单发到蹲坑的警察和社区人员那里。遭到再一次抄家、拘留。当直面邪恶的时候,我没有怕,就是向内找。仅五天,我就回家了。

对路上行人发真相,我一般会喊“法轮大法”,然后递上资料。确实不愿接的,也不勉强,这样可以避免世人随意丢弃。一次发给两个坐在河边闲聊的老头,一个很诧异的连问几声“什么”“什么”,我连着回答“法轮大法”。他立马沉下脸,吼道“把包里的资料都拿过来”。我看着他,心里平静的念了一声“定”,他正起立的身体一下回到座位上,动不得。我安然离开。

第六次是二零一四年六月,邪恶大规模叫嚣举报有奖。后在药店里给一个青年军官讲真相后,被其举报。“一一零”的人来到店里,我用眼神正视着他们,发着正念,他们说了几句不准讲的话,问老板是谁?我说是我,他们就走了。我很遗憾,我的慈悲不够,未能让他们听我讲真相。只是靠着师父化解了魔难。

回顾这几次迫害,感悟到都是因为我的干事心、显示心、欢喜心、身上有怕的败物、不实修自己、不同化法、人心勾得鬼上门。同时还悟到: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中,一切都是在去我们的执着心,一切都是为了去我们的罪业,洗净我们。只要我们的心在法中,在师父那里,那谁也动不了。师父告诉我们:“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1]

三、在讲真相中升华自己

使命感要求自己无论到哪,尽一切可能去讲真相。但每天出门,都感觉步履沉重,通过学法,破除了这种状态。在法中,我悟到世上是有很多的邪恶,世人也有很多不好的观念在操控他们。我们大法弟子不就是到世间来用师父赐给的本事来降妖除魔吗?正是象师父讲的“难中炼金体”[3]的好机会。悟到这些,邪恶变的渺小,我把自己当成助师正法的王,来救度众生,讲真相。当我这个心态一变,世人听真相的效果也跟着变。

每天往返两趟出租车。我一上车,看一眼司机,发上一分钟左右的正念,便同司机寒暄几句引入讲真相的话题。我发现不管看上去多凶悍的男子汉,大多数这时也变的很和气,听起真相来象乖顺的小孩,做三退也是很容易的事了。曾遇到几个司机,停下车来要多听一些真相。有的直说“真是高兴遇到你”,有的主动多要一些真相资料。

店里上班,一开始不分亲疏远近,顾客一来就讲真相。有的能接受,有的不愿再来,有的还说不好的话。我就向内找,是否做到了智慧、理智、慈悲。

面对顾客讲真相,不象给司机讲:可以有时间发正念,他就在你身边,可以一直听你讲;而顾客来去匆匆,不容易留住他,再说世人本来被邪党害的怕心很重。于是调整自己,一般情况就是先给顾客留下一个好印象,等下次见面能自然说上话,再讲真相,他容易听下去,效果才好。对于仅路过的一次性顾客,我就试探问几句,来决定讲真相的程度。

这些年来,几乎每天都会有面对面讲真相的机会。在此我有几点认识,和大家交流切磋。

1、师父讲过:“就要出现一些能够使他们恢复记忆、能够点醒他们、能够叫醒他们、能够给他们讲出历史和当今世界真相的人。”[4]从古代中国的辉煌灿烂,讲到当今中共统治下的腐败糜烂,再讲到共产主义的穷途末路。古今一对比,人就会跳出邪党的框框来看它,就容易看的清。接下来再讲法轮功真相,劝三退。遇到好多自视很高,拒听真相的人,通过这样一谈,他们就能接受,而且心里很佩服。

2、讲真相的素材固然重要,但真正关键的是慈悲的心态。满足于讲真相本身,也是给邪恶钻空子的机会。真正的慈悲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也许话语不多就能把人劝退了。

3、作为大法弟子,心中必须明白。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告诉我们:“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不管在讲真相中遇到赞扬也好,挫折也好,都是考验,都不动心。有一段时间,劝三退很多,听到赞扬也多。心里开始沾沾自喜,就不觉想起有些个同修多少年了,都很难开口讲真相,他们真该听我讲讲。没过几天讲真相,还没说上几句,对方就扬言要举报。当然我心没动,他也动不了。下车后,冷静向内找,看到自己那么肮脏的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

4、讲真相,给资料一般要根据接受能力。我回访收到过真相资料的人:有说很好的,有说看不懂的,有说害怕不敢看的等等。我想救人就是要多费心,多为他想一想。例如,相信神话的,就送《天赐洪福》;喜欢文学的,就送《天地苍生》;有求道之心的,就送《未来人的神话故事》等,做到量身订做。否则,世人随便丢弃真相资料,也让世人造了业。对已明真相的人,就尽量说服他,让他把真相告诉身边的亲朋好友。一方面是给亲人送平安,另一方面也是在积下福德。世人也很认同。

回首四年修炼路上,遇到的那些困难、魔难,其实都是自己人心带来的,我深深地悟到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一出门就会有生命危险。正如师父讲的:“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1]。

在这滚滚尘世中,深陷污泥的我们,只有抓住这万古不遇的机缘,去掉人心,同化大法,才能不辱使命,才能不负师父慈悲苦度,才不枉自己千万年的等待。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神路难〉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Advertisements

起诉江泽民大潮渐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荷雨采访报道)据明慧网报道,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以来,多份来自中国大陆不同省市但事由相同的刑事控告书,被递交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其原告是法轮功学员,被告则是发起和维持这场灭绝迫害的首恶──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更多中国大陆及海外法轮功学员对江泽民的起诉状正在起草中,当下,起诉控告迫害法轮功首恶江泽民的大潮开始兴起。

随着法轮功真相在全球日益广泛、深入传播,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真、善、忍”信仰之滔天大罪正日渐被世界人民所共识,起诉江泽民、彻底解体中共、结束迫害已成民心所向、大势所趋和历史必然。

新一波诉江大潮渐起

据明慧网报道,五月十一日,湖北襄阳法轮功学员张兆森向最高法院及检察院递交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又在十五日襄阳中院对其非法庭审中,当庭递交控告书。

紧接着,原江苏教育学院厅局级官员、法轮功学员朱鹤飞于十六日及十九日,向两高邮递诉江控告。

高级软件工程师、烟台法轮功学员邹德用之妻于十七、十八日向最高人民法院及检察院、国务院办公厅、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及法院、北京昌平区人民法院及检察院、北京公安局昌平分局分别递交了对江氏的刑事控告。

目前最新的一起诉江,由河北五位法轮功学员于五月二十日共同发起。

朱 鹤飞在控告书中写道:“其实从省、市到基层,他们也都承受着来自高层的压力,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 也面临正义的审判。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我目前只把江泽民列为控告对象,是想给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 其实他们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控告江泽民也是在为他们鸣冤……作为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肩负着维护宪法、匡扶正义、除邪灭乱的重任,现在 该是把江泽民押上审判台的时候了。”

之前,中国著名律师、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张赞宁在为江苏镇江法轮功学员陆秀军作无罪辩护时,当庭指控江泽民迫害有罪:“没有经过全国人大的认证,江泽民单方面表态对法轮功进行认定和镇压,这才是‘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巨大犯罪!”

据海外媒体报导,更多中国大陆及海外法轮功学员对江氏的起诉状正在起草中,并且所有居住在中国、曾住或去过中国因信仰“真善忍”受迫害的人,以及海外被列入中共黑名单的法轮功学员将发起共同诉讼。

江氏反人类罪恶

江氏出于个人妒嫉,不顾人民福祉企图铲除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他以个人意志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六一零办公室”,以推行和实施这场血腥迫害。

同 年七月,江氏开动整部国家机器,以“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发动了对上亿法轮功修炼民众的全面镇压。他驱动喉舌媒体制造了包括“天安 门自焚”伪案在内的铺天盖地的谎言与仇恨宣传,并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 功”,将这场迫害歇斯底里化。难以计数的幸福家庭被毁,无数人被酷刑致伤、致残,数百万人失去生命,甚至被活摘器官牟利,制造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 恶”。

二零一四年九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了对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就军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的调查报 告。在录音文件中,白书忠供认是江氏亲自批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说开展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批示以后,反 法轮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应该说,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右键点击下载“白书忠的电话录音”(1.5MB)

这与之前被曝光的零六年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是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电话录音相印证,进一步证实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是由江泽民直接下令、操纵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

右键点击下载“薄熙来的电话录音”(1.87MB)

中 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倾国之力、以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手段迫害“真、善、忍”信仰群体,使用手段之残酷,残害生命数量之巨,涉及面之广,造成无形损害 之深远,旷古未见。由于江氏集团将迫害真相视为最大的“国家机密”极力掩藏,现已曝光的罪恶仅为冰山一角。一旦迫害真相彻底展现在世人面前,一定会震惊全 世界!

二十一世纪人类最大的人权诉讼案

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就不承认这场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无论是在中国大陆还是海外,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暴,不屈不挠坚持对正义的伸张,在迫害结束前就在国际社会以反人类罪将迫害首恶元凶诉诸法律,树立了一个正义的典范。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朱柯明、王杰,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中国最高法院提交申诉状,状告当时的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中央书记处书记曾庆红与政法委书记罗干迫害法轮功的违宪、违法行为。这是中国大陆诉江第一案。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三日,江泽民在因私访问美国芝加哥时,被法轮功学员以“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告上伊州北区法庭,成为海外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第一案。

二 零零三年九月三十日,由全球一百多个组织和知名人士发起和加盟的“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在华盛顿特区成立。十几年来,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氏及其他元凶和 帮凶,被海外法轮功学员在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及“酷刑罪”等告上法庭。全球诉江案此起彼伏,全球各地人权律师已形成联合 网,在各国法院对江氏及其追随者进行刑事追诉或民事起诉,规模之大被称为“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国际人权诉讼”。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西班 牙国家法庭经过三年的立案调查取证后,做出了一项裁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五名迫害法轮功的中共 元凶。同年十二月十七日,经过四年调查,阿根廷联邦法院第九庭法官Octavio Araoz de Lamadrid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六一零办公室”头目罗干迫害法轮功犯下的反人类罪行发出逮捕令。

这两个国家都运用“普遍管辖原则” 对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进行宣判,而“普遍管辖原则”是国际法中维护普世正义的最重要的基本原则,这向世人表明,人类绝不可能在无视中共反人类罪行的前提下与 其共生共存,这拉开了国际社会审判中共反人类罪行的历史序幕,也宣示着一个人类觉醒时代正在来临。

清算迫害首恶是历史的必然

在 持续近十六年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中,不仅上亿的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亲属被推入空前绝后的浩劫之中,中共也摧毁着人的良知和维系社会稳定与持续发展的道德基 础,导致华夏民族的生存环境全面崩溃,也令全人类深受其害。江氏之重罪,正日渐被全世界人民所共识,起诉江泽民、彻底解体中共、结束迫害是民心所向、大势 所趋和历史必然。

海内外法轮功学员表示,对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一切反人类罪行,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这也是全人类共同的责任。对于参与迫害者,自首坦白、举证罪恶、协助诉江、争取立功赎罪是其唯一出路。

大 审判的序幕已经拉开,中共及其迫害法轮功的机器正在两亿中国民众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简称三退)的大潮中走向最后的解体,两手沾满法轮功学员鲜血的 迫害帮凶也恶报连连。可以预见,作为正义与邪恶大决战的一个巨变转折点,起诉江泽民,将迫害首恶江泽民及罗干、刘京、曾庆红等罪无可赦的迫害元凶推上正义 的审判台已为时不远。

起诉江泽民 惩恶扬善

文: 明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因为一己之私,一意孤行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为了达到消灭法轮功的目的,江泽民一手建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恐怖组织“六一零”,在全国范围内推行他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迫害政策,所犯罪行罄竹难书,其中包括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的酷刑和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大规模活体摘取人体器官贩牟取暴利,犯下了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

这场迫害,不仅使法轮大法师父蒙受不白之冤,使法轮功学员惨遭身心虐杀,还通过威逼利诱中国民众参与到这场迫害中,使人陷于不义,从而摧毁了整个社会的道义良知,使中国社会的道德水准急速下滑。因此,为了惩恶扬善、匡扶正义;为了结束迫害、挽救世人,江泽民必须被送上法庭,接受法律的大审判。

因此,起诉江泽民的意义在于:

一、澄清冤屈,还大法和大法师父清白

法轮功以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和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造福社会,然而江泽民为了煽动仇恨,为迫害开道,利用其控制的国家宣传机器,对法轮功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抹黑宣传,如对大法师父进行人身攻击,对大法师父的讲话和书籍进行篡改和断章取义的造假诬陷,炮制自杀、杀人、“1400例”等谎言,甚至不惜以火烧活人导演“天安门自焚伪案”,再将这些谎言输出国门,欺骗全世界。江泽民还亲自在国际上信口雌黄,诬蔑法轮功是“×教”,并以此作为启动和维持迫害的借口,以致至今很多人还在被这个谎言欺骗着。

起诉江泽民,能让江泽民的谎言全面曝光,从而正本清源,洗刷冤屈,还大法和大法师父公正与清白,并能驱除人们心中被强加的谎言毒素,让人们正面认识法轮功,让每个人都能公正的享有法轮大法福泽的机会。

二、还法轮功学员以司法公正

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六一零”直接受命于江泽民,在全国范围内谋划部署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毒打、电刑、强奸、强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百种酷刑,导致无数人被迫害致死、致残、致伤,上亿人遭受身心凌虐和摧残。这场迫害手段之残忍,范围之广,令人发指。

邪恶之处还有,这场血腥迫害竟然是假以法律的名义在实施。江泽民通过“六一零”操控司法,以“刑法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的实施”来诬判法轮功学员,同时严酷打压那些勇于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正义律师,威逼利诱公检法司的人员刑讯逼供、罗织罪名、造假陷害、枉法裁判,使司法系统沦为一条龙的犯罪系统。

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违反了宪法和法律,他还玩弄司法,将法律打造成私家工具、遮羞布和杀人打人的棍子,实为对法律的肆意践踏(“六一零”本身就是一个践踏法律和人权的非法组织)。因此,将江泽民以法律的途径告上法庭,让他接受人间法庭、道义法庭和人心法庭的正义审判,是在还法轮功学员以司法公正的同时,维护法律的尊严,让司法回归正道。

三、结束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江泽民和中共邪党互相利用,滥用职权和国家资源,在中国发起并维持这场浩劫长达十六年之久,对法制和民心的践踏也持续了十六年之久,耗尽了国力、财力,摧毁了道义良知,使中华民族陷入空前的灾难。结束迫害,就是救中国民众于倒悬。

十六年来,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地向世人讲述真相,澄清中共谎言,任何人再说不了解法轮功,都是说不过去的,包括那些中共高官。然而迫害仍在继续,法轮功学员仍在被非法判刑关押、酷刑折磨,仍然受到各种不公正的对待。

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就是用法律的武器捍卫信仰自由的权利,破除“依法治国”的谎言掩盖下的人权迫害,从而推动人心,彻底结束迫害。

四、警示参与迫害者回头是岸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人,只要参与了迫害,都逃脱不了正义的法网。通过起诉江泽民,让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各级官员和基层执行者看到,无论什么人,无论职位大小,只要犯下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以此警示他们,悬崖勒马、弃暗投明、将功折罪。这是对他们最大的慈悲。

五、使民众认清中共邪恶,退党自救

中共与江泽民之间的互相利用、狼狈为奸,把二者的命运绑在了一起。起诉江泽民,必然会将中共的一系列反人类罪行昭示天下,还原其灭绝人性的杀戮手段,以及反宇宙、反人类的邪教面目,这会使那些至今还对中共抱有幻想的人,有所警醒,从而避免再与邪魔为伍,稀里糊涂地成为中共的殉葬品。这是对他们生命与良知的拯救。

六、给人类作出正义的典范

在这场毫无人性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在自身承受惨烈迫害的同时,始终秉持“真、善、忍”的理念,以大善大忍的胸怀,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并向世人讲清着真相,挽救着世人,给人类作出了光辉正义的典范,

司法是维护公义与良知的。和平理性反迫害,也包括用法治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将迫害之首送上法庭,接受正义的审判,是迫害正信者未来的写照,也是司法回归正义的需要。正如“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所说的:“罪与罚对等,这不是出于仇恨、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让真相彰显,让正义行于世间,让做恶者的下场成为后世永远的警示。”

结语

江泽民一手挑起的这场迫害,使得以他自己为首的迫害元凶及其同伙,在全球三十多个国家被起诉。全球风起云涌的诉江案,已经是二战后和平时期最大规模的国际人权案件。而即将如潮水般涌来的中国大陆的起诉,就是对江泽民迫害之流形成正义的合围之势,布下无所不在的天罗地网。

善良和平的法轮功学员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就蒙受不白之冤,惨遭一个小丑操控国家机器、打着法律的幌子实施的暴力迫害,这是天理、法律和人心所不允许的。因此,起诉罪恶之首江泽民,将法网向这个犯下滔天罪行的恶首收紧,是让法庭回归正义、让善恶有报的天理在人间再现的正义之举,顺天意,应人心,每一个善良的人,都应该加入到这场惩恶扬善的世纪大审判中来。

遭报应 原淮阳县邪党书记任连军被判死缓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2014年4月28日,河南平顶山中级法院判处贪污受贿三千万元的原淮阳县邪党书记任连军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明白真相的民众都清楚,任连军的可耻结局是当官残酷迫害善良人遭到的恶报。

任连军,原籍周口郸城县。他从2002年至2012年,在淮阳县做了五年县长、五年县委书记;于2012年升任周口市政协副主席,仅一个多月,就被以动用县财政数百万巨款贿选而“双规”。

任连军任职淮阳县期间,为升官发财,泯灭良知,助纣为虐,多次在大小会议上诬蔑、诋毁大法,直接操纵、指使县“六一零”、公检法邪党机构,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特别是2008年、2009年这两年,淮阳县“六一零”、警察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疯狂的抄家、大肆的绑架、残酷的酷刑折磨及勒索,并对相当数量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判刑。其首恶包括河南省淮阳县书记任连君、公安局长段业林、国保大队恶警程维峰等。

2012年4月6日,在淮阳举行全省第一部诬蔑法轮大法毒害众生的邪恶宣传片《幸福进万家》的开机仪式。省610副主任陈兆法、市政协副主席杨春及县委书记任连军等出席开机仪式。该邪片由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宋志军编写,由县政府投资拍摄。此片的编写与拍摄投资,都经任连军拍板。

直到他被双规前半个月,任连军还在电视转播的会议上恶狠狠地扬言,要“与法轮功做坚决斗争”。没想到,半个月后,他就把自己弄到监狱里去了。

如今,跟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几个元凶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徐才厚等已纷纷遭报,江泽民、曾庆红也惶惶不可终日。淮阳县几任邪党书记遭报的事实,更是历历在目:刘庆森殃及家人,其儿子二十多岁暴死;陈新庄猝死在跑步机上,如今任连军又被判死缓……参与迫害者为什么还不清醒?

善恶有报的天理,对任何人都是一样。奉劝那些还在迫害大法的邪党人员赶快醒悟,远离邪恶,停止迫害,善待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留下一条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