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李克强拉起中国股市 分析:以清算江泽民

2150416571
中国股市“疯了”。有分析认为,习近平和李克强正通过提振股市,试图拉动经济,加速清算江泽民。(STR/AFP/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5年05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锋报导)中国股市“疯了”。不止大陆股民这么认为,现在几乎所有海内外的媒体都这么看。

4月10日,上证指数(股指)站稳4,000点。4月27日,股指冲到4,500点。5月22日,股指破4,600点。25日,股指达到4,800点。26日,股指再升到4,900点,再创逾7年新高。今年以来,上证指数已经累计上涨近52%。

同时出现的,还有中国经济数据不佳以及源起于海外的“反腐刹车论”。习近平和王岐山也都表示过,反腐现在处于“胶着”状态。有分析认为,习近平和李克强正通过提振股市,试图拉动经济,加速清算江泽民。

近日中国股市猛涨

5月22日,上证指数跳空高开,一举站上4,600点整数关口,并创下7年来的新高。

上周周末,证监会再公布五大利好消息。

1、7月1日,内地与香港基金开启互认。

此举直接导致的后果是:
A、700万香港人可以通过直接购买大陆的基金去投资A股;
B、14亿大陆人可以通过直接购买香港的基金去投资港股;

2、2万亿养老金即将入市。

中国证券网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运营改革方案目前已经制定,经国务院批准后最快上半年对外发布,较大可能在三季度发布。

3、A股入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下月即将揭晓。

MSCI将于下月初公布是否将A股纳入旗下的新兴市场指数,5月18日,证监会清障“名义持有人”悬疑,提升了A股纳入MSCI的筹码。

分析称,如果最后A股被纳入,全球近5,800家追踪MSCI指数的基金公司不得不配置A股,高盛预计这将给中概股带来300亿美元资金流入,给A股带来170亿美元资金流入,直接给A股带来1万亿资金。

4、“深港通”今年将出台。

5、未来公积金也有可能入市。

受多方消息的影响,上证股指在5月25日涨3.35%,股指上了4,800点,成交逾2万亿。5月26日,股指上涨2%,冲破4,900点。

即便在4,900点的位置,股市的利好消息继续出现。

就在大陆股民还在争议6月份A股能否顺利纳入MSCI指数时,5月26日傍晚,与MSCI并列的另外一大指数公司英国富时集团(FTSE)宣布,中国A股将被纳入富时罗素指数。富时表示,启动中国A股进入全球指数的过渡阶段;新的指数是过渡性指数。A股在新指数中的初始权重将为5%,未来可能上升到32%。

无论是FTSE还是MSCI,旗下主要指数成分股的变动增减,都将影响数以亿计的资金调整。

多家媒体在讨论,5月27日股指是否会一举突破5,000点。

虽然当局一再表态想要“慢牛”,但有时股指就是猛涨。

网传中国经济进入“最困难时期”

相对于股指的节节上升,中国经济的数据显得暗淡。

花旗银行在近日的报告中认为,综合“克强指数”(指耗电量、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量三个指标)、工业产出和名义GDP的变化后,中国第一季度GDP的成长率可能只有5%。这是花旗银行第二次对中国一季度GDP发出质疑。

今年4月,中共官方自己公布的第一季度GDP同比增幅为7%,创6年季度数据新低。花旗随即在4月的报告中表示,7%的官方数据远远被高估,实际的表现应低于6%。

而在5月20日的这份报告中,花旗银行认为中国经济远比官方数据糟糕,正陷入了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上升、信贷增长下滑以及降息效果减弱的僵局。而多家金融机构在参考“克强指数”后认为,中国第一季度GDP“存在水分”。

国泰君安宏观分析师任泽平曾经表示,2014年二季度以来,发电量、粗钢产量、铁路货运量跟工业生产及GDP的背离不断扩大,近期这种背离程度已经接近2008年底至2009年初的水平。任泽平认为:“我们合成的工业生产指数与官方公布的工业增加值增速之间的背离再次出现并不断扩大,发生在2014年二季度以来,这也就意味着实际经济增速比官方公布的数据要低得多”。

网民根据中共历来的造假表现,对此更不买帐,在中国大陆直接发帖称,“GDP明明是负增长,根本不可能是5%,花旗一定是收了钱说好话。”

大陆网络在5月14日流传的一篇“中国经济到了最困难的时候”的文章说,4月份的经济数据陆续公布,种种迹象显示,中国经济到了最困难的时候。署名为刘晓博的作者在分析中写道:

“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M2增速,到4月末下滑到了10.1%。这是非常罕见的低增速,是2000年以来最低的。这可能是两个主要原因造成的,一是银行放贷、企业借贷的动力都不够,钱去了股市,造成了货币创造能力下降。二是资本外流,有迹象显示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流入中国股市的热钱,正在逐步散去。而人民币的坚挺,也让很多国内投资者热衷到国外配置资产。”

然后,文章以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低于预期、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低于预期、1-4月,城镇固定资产投资低于预期、四月份出口同比下滑、4月份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增长的数据来支撑其观点。

另一篇同一时间发出的“中国股市大涨,为何外资却拚命外流?天量货币消失之谜”的文章也赞同此观点。

作者黄生表示,非常危险的信号,中国的天量货币突然消失了!

“央行刚刚公布的数据,让人倒吸一口冷气,M2同比增长约10%,创下了20年来新低。大家简单理解,M2就是中国所有流通的货币。因为中国今年以来是不断的宽松、验钞,但是货币却似乎消失了,这让人不得不吃惊、害怕。

1、央行降息、降准、定向贷款、抵押再贷款、注资政策性银行,力度可以说很大,但是货币增速却上不去。

2、实体经济太差,信贷需求不足。这样一来,导致商业银行货币衍生的功能大打折扣,一句话,经济太差了,导致货币流动速度大大放慢。

3、大量资金外逃。这个数据恐怕是惊人的,有统计数字是近期3,000亿美元资金外逃(注:近期有外媒报导,外资以10年最快速度离开中国,6个月撤资3,000亿美元),外逃会导致基础货币下降,也就导致了M2增速乏力。可以说中国降准是被迫对冲资金外逃,对冲外汇占款的减少。

4、中国股市大涨,竟然留不住资金,资金仍然在拚命外流。中国股市牛市,不但没让资金留住,反而让资金在高位套现,然后离开中国,导致M2数据如此难看。

5、中国是不是已经成为第二个日本?日本也就是这样,天量印钞,但是货币总是不见,中国越来越像日本。

6、拯救楼市,也没办法留住这些货币,反而让这些热钱高位套现,从容撤离。”

文章最后说,中国目前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货币困局。一直在宽松货币,一直在加大力度印钞,但是货币似乎进入了黑洞,拚命的外流。越是拯救楼市,越是刺激股市,资金外流越严重,如果持续下去,楼市、股市还能继续如此虚火吗?背后的原因还是,经济太差,泡沫太严重,货币都是趋利避害的!

时事评论员夏小强说,按照中共固有的思维,经济大幅下滑的直接后果就是“出现社会乃至政治不稳定”,没有任何一个中共总书记会接受和容忍。尤其当习近平抓捕周永康后,未来几年矛头对准江泽民的情况下,经济增速会因以江系为首权贵的抵抗而降得更低,那怎么办?

分析:习近平对阵江泽民的七大迹象

暂且不论这些观点是否完全准确,但是可以看见的是习近平的反腐似处于“两军胶着”的状态。

5月18日,旅美政论家胡平在自由亚洲电台发表评论,列举今年以来,中共政治生态七种异常迹象:

一、在今年2月7日纪检系统老干部新年团拜会上,王岐山讲话,引用习近平对当下反腐败斗争形势的概括,是“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

文章分析,另一军是指哪些人?头面人物是谁?当然不是指周永康、令计划、薄熙来、徐才厚这些已经落马的人物,也不可能是指自身难保的郭伯雄,因此一般人都分析说是指江泽民、曾庆红。

二、在3月份的两会上,曾经担任曾庆红秘书的施芝鸿主动向记者讲话,为曾庆红辩护。

文章表示,此举非同寻常。它说明了此前关于习近平打“大老虎”要打曾庆红这一传言并非空穴来风;而施芝鸿敢于打破常规在两会上挑明这件事,可见其背后必定有相当的支持力量。

三、3月底,《财新》杂志发表文章“起底郭文贵”,身在美国的郭文贵高调回应。

四、4月下旬,《纽约时报》连续发表调查报导,披露中国首富王建林和中南海高层家族财富的关系。

五、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藏身美国,想必手中握有猛料,虽然沉默不语,但也足以使得北京方面投鼠忌器,致使对令计划的处置没了下文。

六、近来一段时期,若干重量级的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包括沈大伟、马若德、洛德,纷纷发表文章和讲话,对习近平的内政与外交政策提出批评。沈大伟的文章还明显表现出“扬曾抑习”的倾向。

七、也是在近来这段时期,中共退休高层,从胡锦涛到温家宝、贾庆林等,纷纷出镜亮相,也显得很不寻常。

胡平认为,从种种情况来看,习近平、王岐山的反腐运动遭受阻力,不得不暂时妥协;但眼下的妥协只可能是暂时的。因为习近平的反腐运动已经打破了原有的恐怖平衡,对立的各派失去起码的互信,双方的争斗已是你死我活。一场恶斗在所难免。目前的形势恰似“山雨欲来风满楼”。

陈破空也认为,综合中共政局近期异常迹象,得出的结论就是:“大老虎联手反扑”的传言成真。此时,如果习近平、王岐山犹豫、妥协、退却,放虎归山,或与虎谋皮,后果严重。中共党内政治生态,历来你死我活。若遭对立利益集团清算,习近平、王岐山恐将齐齐“死无葬身之地”。

2月7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讲话中称,对腐败要“减少存量,遏制增量,这个任务还很大”,并还称现在的反腐态势是“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而此前的2014年8月4日,《长白山日报》曾在头版报导称,习近平“对反腐败形势有一个新提法,就是腐败和反腐败两军对垒,呈’胶着状态’”。

中纪委监察部话中有话

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在5月24日,发表了一篇题为“讲政治 顾大局”的文章,谈当前反腐形势和对反腐工作的要求。

文章说,纪律审查进展情况特别是拟立案、重点初核案件,要事先向分管官员报告,分管官员也要及时向主要官员报告,之后再正式行文请示。决不能先斩后奏,更不能搞倒逼、‘反管理’,把事儿办得差不多了,甚至已经是既成事实了,再往上一端。

对于这篇报导的解读有很多。有一种解读认为,这是王岐山对部分官员发出的警告,可能经济低迷的影响已经很大了,所以现在要抓谁需要先看一下。

当局目的是利用股市注资进实体经济

5月25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一篇经济报导,五问一名所谓“权威人士”,对宏观经济做出总体判断。

新闻报导一般至少包含三个要素,即什么时间,在哪里,发生了什么。这是一篇头版头条文章,是中共当天最重要报导,但被采访的“权威人士”未具名,新闻要素明显不全,在如此重要位置出现这种情况,显然不是官媒编辑部犯了低级错误,而是不便透露人物身分。

文章发出后,《凤凰财经》立刻跟进,做出解读报导,称这名所谓“权威人士”释放了8个信号,其中有关股市的信号则是,“牛市是长期需要。”

报导对此解读时,吹捧中共此举目的之一是所谓的“为民众获得可持续的财产性收入”,同时也毫不忌讳地称,还要为实体经济提供资金。要达到目的,最直接方法就是增加直接融资。让居民储蓄直接进入包括股票一级市场、股票二级市场和债券市场。同时,报导还指这是中央政府的“战略决策,非权宜之计”。

对此,也有微信号“明察”总结当局近期各类经济措施,并予以起底:

第一式:把过往中国投资过剩的生产能力,通过“一带一路”释放到国外去。

第二式:把过往中国如饥似渴的消费能力,通过“自贸区”吸收到国内来。

第三式:把过往中国人民盲目乱窜的巨量货币,通过“股票市场”转移到实体去。

第四式:把过往中国无处可去的外汇储备,通过“亚投行”投资到同盟国去。

第五式:把不能适应全球一体化竞争环境的企业都引到资本市场锻练去。

根据《德林社》黄利明5月中旬的统计,从去年12月牛市开启至今,整整5个月,IPO与增发均创出历史新高,圈走约8300亿元资金,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40%。悄然间,股市将资金拉入到实体经济里。

习近平、李克强拉起股市

5月2日,财经网转发名为“东方不败的最后王牌”的文章,指股市的这轮上涨,实际是当局利用央行注水、散户资金、热钱这3种办法所致,但是随着这一轮牛市的终结,“将是经济停滞和通货膨胀的全面来袭,中国经济基本走入中等收入陷阱。”

这个结论倒是和4月24日,财政部长楼继伟所言“中国在未来的5年或10年有50%以上的可能性会滑入中等收入陷阱”有些符合。

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在5月19日名为“疯了”的文章中也预警:

与上届政府的4万亿计划不同,那次的新增货币直接投放于庞大的基础建设工程,导致能源价格的上涨及不动产的狂潮,此次,政府则更像一位拉网围捕的老练渔民,它把海水激荡起来,引起大小鱼群的冲撞与翻滚,从而形成了一个十分激烈的万鱼欢腾景观。

在列国经济史上,每一个大泡沫运动,最终都不会以泡沫的方式终结,它要么成为一个更大的泡沫或衍变成若干个泡沫组合,要么沉淀为经济转型的动力,要么,直接冲向破灭的垃圾场。

《凤凰财经》在5月26日的报导预测,“如果政策调控得当,这轮牛市至少应该维持三年时间。”

夏小强说,可以预见的是,在中国经济状态大致保持稳定的状态下,对于江系的清算将加速,抓捕江泽民是最终结果。

“正如《凤凰财经》所说,习近平、李克强拉起股市是方法之一,目的是让经济稳定,3年内应该会抓了江泽民。否则等经济回落再做,可能会难度更大。但是有一点,中国政治中总有不确定因素来触发大事,比如2012年的王立军逃馆,所以江泽民在未来任何时候被抓都是可能的。”

责任编辑:唐青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