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向浙江驻军讲话 或攸关郭正钢案

大纪元2015年05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刘晓真报导)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26日接见驻浙部队师级以上军官和建制团官员,就有关军中反腐问题发表讲话。今年2月,浙江军区副政委郭正钢落马,引发外界高度关注。

据中共军网27日消息,26日下午3时许,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浙江省军区机关,接见驻浙部队师以上军官和建制团官员。习近平在讲话中称,要“惩治腐败”,“纠治不正之风”。

今年浙江省军区已先后有两名副军职以上军官被调查。

2月,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军事检察机关立案侦查。

据知情人士告诉财新网,郭正钢2月10日被带走,他的妻子吴芳芳也同时被抓,两人于2012年底结婚。据信两人涉案,至少与浙江省军区一桩拖而未决、引起较大风波的浙江省军区土地案有关,吴芳芳正是这片土地规划项目的操盘手。

消息人士亦指,此次郭、吴同时被抓,所涉事项恐不止于此项已经半公开的土地案,“有其它问题在调查中”。

3月17日财新网报导,浙江省军区原司令员傅怡少将,年初被军队有关部门带走接受调查。傅怡于2009年10月升任正军职的浙江省军区司令员,2013年11月,年满60岁退休。

有海外媒体报导称,傅怡算得上一个中共“红二代”,其父是上校傅甲三,曾为薄一波下属。

《凤凰周刊》3月推出封面报导《郭正钢沉浮录》,文中披露,2014年年末,浙江省军区原司令傅怡少将在退职一年后被带走。一名傅怡的同事称:“先是南京找他谈话,后来才进去。”他说傅现在是协助调查,是否跟郭正钢之妻吴芳芳的军产项目有关,或其它别的事,还不清楚。

中共军队贪腐不堪,习近平“十八大”后,在军中持续反腐。今年1月15日、3月2日和4月26日,中共军方先后三批公开了共计33名涉嫌贪腐的副军职以上军官。傅怡并不在其中。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之子郭正钢出现在第二批名单中,当时引起轰动,亦引发外界对郭伯雄何时被抓的猜测。

近日,郭伯雄的弟弟郭伯权主政的陕西省民政厅被查出违规挪用资金近9,000万元等问题。时政评论员吴少华表示,当局已调查郭伯雄家族中多名成员,郭的家人几乎悉数被抓,这些动作显示当局或很快公布郭伯雄落马的消息。

责任编辑:李晓清

人民网副总编被查 刘云山宣传口再遭整肃

大纪元2015年05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凡综合报导)大陆媒体披露,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旗下的人民网副总编辑徐辉因涉及经济问题,被带走调查,目前已被停职。这是江派常委刘云山主管的宣传口不断遭整肃的最新案例。

5月27日,大陆门户网站网易通过新闻客户端和微信公号报导,中共人民网副总编辑徐辉日前被带走调查,人民日报社于5月22日,在人民网内部一定范围内通报称,徐辉因涉及经济问题被有关部门调查,对其正式停职。

网易新闻客户端的该报导很快被删除,不过目前该报导的微信版本仍然可以打开。

徐辉最近一次的公开露面,是5月9日参加在江苏无锡宜兴举行的“2015全球电线电缆年会”。

徐辉被调查的消息,从5月25日开始在媒体圈内流传,当时的传言称,除了徐外,人民网还有数个部门负责人被带走,不过这些议论基本都在微博上被严密删除。

据报导,人民网内部亦有其他相当级别的人士近日失去联系,但目前只有徐辉被调查一事被官方正式内部确认,其他失联者或在协助调查徐辉案。

徐辉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进入人民网后,历任财经部主任、总裁助理等职,2011年,出任人民网副总编辑。徐辉负责对外联系、合作等事务,并多次代表人民网出席各种论坛活动,其对外发言多围绕在金融、产业等经济领域。

中国网事网和中国广告主杂志官网等5月27日也发布消息证实徐辉被带走调查。

法广报导称,徐辉的被查,一般认为涉及新闻腐败;有传言称,徐辉是被中石油的贪腐调查所牵出。也有说法指,对徐辉的调查可能延伸到人民网甚至人民日报社的高层。

人民日报社被专项巡视 高层换人

2014年4月30日,杨振武出任人民日报社社长,原社长张研农卸任;李宝善任总编辑,杨振武卸任总编职务。此前4月25日,《人民日报》副社长及副总编辑也均换人,5天之内,替换了4名最高层,相当罕见。

杨振武是习近平在河北正定县工作时的同事,据悉两人关系很密切。2013年4月,杨振武被调任《人民日报》总编,当时外界普遍认为是作为习近平的亲信安插进了中共最重要的官媒。

2014年6月25日,审计署列出了人民日报社的十大问题,批评人民日报社以及属下《环球时报》和《中国汽车报》,违反规定自行扩大项目支出范围,涉及的金额高达5,339万元人民币。

随即人民日报社称对审计发现的问题正在“组织进行整改”。蹊跷的是,当时就有党媒新华网的博客栏目发表署名评论文章,称“内部整改”不是“审计风暴”的终点,下一步还须有严厉问责。

2014年10月上旬,中共中纪委发布消息称,中纪委纪检组进驻人民日报社,对其展开专项检查工作。

中共意识形态的宣传口长期以来被江派的李长春、刘云山所控制。中共十八大以来,负责文宣口的江派常委刘云山不仅对习近平当局的政策进行消极抵制、封杀,甚至“绑架”习近平向左转,不断制造事端。

习近平阵营对刘云山宣传口的清洗动作也一直不断。除人民日报社之外,中共央视、新华社也被王岐山中纪委巡视,高层人事也已变动。另外,地方宣传系统官员被查、自杀以及人事变动也频频发生。

责任编辑:高静

江派三大窝点沪深莞落马官员被密集处理

大纪元2015年05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庄正明报导)日前江派三大窝点上海、深圳及东莞的落马官员接连被处理。上海市嘉定区纪委原副书记陈洪飞被公诉,上海华谊原副总裁李军被“立案侦查”,中国农业银行深圳市分行行长许涛被立案侦查,东莞太子酒店董事长梁耀辉受审。

据上海市检察院5月27日消息,上海市嘉定区纪委原副书记陈洪飞(正处级)涉嫌受贿案侦查终结,向浦东新区法院提起公诉。官方称,陈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10余万元。之前3月3日,陈洪飞被查。

据中共官媒报导,26日上海华谊(集团)公司原副总裁、上海氯碱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李军(副局级)以“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之前4月10日,上海官方公布李军接受调查的消息。据称,李军可能是在担任上海氯碱化工领导期间有经济问题。

据媒体报导,上海氯碱化工与德国巴斯夫公司有合作关系。而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与德国巴斯夫公司高管互动频繁。

时政评论员周晓辉认为,从去年光明集团原董事长王宗南的落马,到今年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戴海波、宝钢集团的副总经理崔健和上海氯碱化工李军等的被查,都在说明习阵营清剿江派老巢上海官场的大幕已经拉开,并正在向高潮推进,而一个非常明显的目标就是亦商亦官的江绵恒,靶心自然是其背后的江泽民。

另据中国经济网27日消息,中国农业银行深圳市分行行长许涛(正厅级)日前以“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之前4月3日中国农业银行证实,许涛被检察机关带走协助调查。

同日中共官媒报导,被称为“太子辉”的东莞太子酒店老板梁耀辉,涉嫌组织卖淫罪案当天上午在东莞中级法院开审。梁被指“情节特别严重”,可能被判死刑。既是“淫业大亨”又是石油业大亨的“太子辉”,其爆红暴富被指因背后有关键性人物为其撑腰。今年4月14日梁被东莞公安刑事拘留。

时政评论员夏小强表示,梁耀辉涉足政商两界,其背后势力不仅有石油系统和政法系统的周永康,还有江派掌控广东势力的张德江和曾庆红。张德江执政广东期间,色情业大肆发展。曾庆红在“十七大” 退下后,经常住在东莞,被指“情陷东莞、乐不思京”。

夏小强分析,梁耀辉出事,其实是梁背后的靠山失势的表现。中共江派势力经营广东省多年,广州、深圳、东莞等都是江派在广东的核心势力据点。原深圳市委书记王荣被调离之后,近日深圳市委常委和市纪委常委“大换血”,5人被换掉。这是习近平加大清除深圳江派势力的动作。

夏小强称,在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集团的对阵中,打下徐才厚和周永康后,江派二号人物曾庆红成为习打虎进程中的一个必须拿下的拦路虎。 而审判梁耀辉,是习近平对广东江派势力,特别是对曾庆红势力展开全面清洗的动作。

责任编辑:高静

来自欧洲的祝贺与支持

文: 欧洲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在庆祝的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二十三周年的日子里,世界各国政要以及关注法轮功的人士共同向法轮功学员表示祝贺。

2013-3-31-minghui-belgium-freechinaf-01
图1:欧洲议会议员董纳•克兰先生(Tunne Kelam)

欧洲议会议员董纳•克兰先生(Tunne Kelam)来自爱沙尼亚,他在很多场合都支持和关注法轮功学员的处境。在这喜庆的日子里,他表达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敬佩。克兰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很佩服这些(法轮功)修炼人的毅力和道德勇气,他们在用和平的方式表达他们的理念。”

作为曾在前苏共统治下为争取自由和民主而抗争的爱沙尼亚民族英雄,克兰先生一直在关注法轮功的活动,尤其是法轮功学员还在遭受着中共的打压。在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他要求中国当局还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

他要求中国当局的领导层,“让他们按照自己最初的决定行事,当时他们对法轮功是采取积极正面态度的。就让他们现在返回到其原来的决定上,把法轮功作为对人民的健康和思想有帮助的事情。”

2015-5-28-mh-eu-sharma
图2:欧洲经济和社会委员会欧洲人权与民主机制委员分会的主席马迪•夏尔马女士

欧洲经济和社会委员会欧洲人权与民主机制委员分会的主席马迪•夏尔马女士(Madi Sharma)向法轮功学员表示声援。

夏尔马女士表示,以她的了解,法轮功是中国民间社会的主要组成部份,他们都是非常纯净和回归自然的人,真正地拥有和平的意识,那也是他们的梦想和志向。

欧洲经济和社会委员会是欧盟正式成立的代表欧洲民间社会的欧盟谘询机构。马迪•夏尔马女士是来自英国的成员,她同时也是一位企业家,创建了多家国际企业和组织。

夏尔马了解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她曾于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在欧洲经济和社会委员会的总部主持了“中共强摘器官:欧洲必须立刻行动”的国际会议,邀请各界专家和欧洲议会议员一起讨论如何制止中共的这一罪行。

她十分欣赏和支持法轮功学员十几年来坚持不懈地平和地告诉人们真相。她鼓励法轮功学员继续做下去,“我希望他们能继续为自己作为中国社会公民的权利进行抗争。不要放弃,继续抗争。因为沿着这个方向做下去,就会是值得的。”

美国德州尤利斯市长褒奖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美国德州达拉斯-沃斯堡(Dallas-Ft. Worth)地区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在布兰诺市的Russell Creek公园举办活动,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和法轮大法弘传二十三周年。尤利斯(Euless)市市长琳达·马丁(Linda Martin)颁发褒奖,并宣布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为当地的“法轮大法日”。

2015-5-28-mh-tx-proclamation
译文如下:

鉴于,法轮大法(又称法轮功)是起源于古老中国文化,以宇宙原理“真、善、忍”为准则的一个平和的自我提升的功法。法轮功共有包括打坐修炼在内的五套舒缓的功法;

鉴于,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大师,帮助了全世界上亿的人改善了身体健康、提升了道德水准,以及使他们通过修炼法轮功提高了对生命、人生、以及宇宙的认识;

鉴于,法轮大法超越文化和种族的界限,在全世界七十多个国家吸引了上亿的人修炼法轮功。在美国越来越多的人们通过学习法轮功,使他们心灵得到净化,身体健康,并为社区道德的回升起着积极的作用;

鉴于,法轮大法从一九九二年在中国传出。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弘传到达拉斯-沃斯堡地区。从那以后,在达福地区许多图书馆、公园举办了许多期免费法轮大法教功班。法轮大法修炼者参加了许许多多社区活动;

鉴于,达福地区法轮大法学员于五月九日在布兰诺Russell Creek公园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

因此,我,琳达·马丁(Linda Martin),尤利斯市(City of Euless)市长,宣布二零一五年五月九日为本市“法轮大法日”,并鼓励居民支持此活动。

琳达·马丁(Linda Martin)市长(签字)

针对法轮功信仰者大规模酷刑罪,江泽民必须承担罪责(2)

文: 人权法律协会(美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III根据国际法与中国法律的多项责任理论,江泽民要为法轮功所遭到的酷刑迫害负法律责任

如《看清江泽民和中共针对法轮功的斗争运动》一文所述,当一个群体或个人被定为“斗争”的对象时,后果是可想而知的:中共将在法律之外对其进行迫害。目的是逼迫该个人或群体放弃其信仰或团体意识,“投靠”中共并对该团体的其他成员实施同样的迫害手段。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信仰者实施“转化”或“强制转化”,也就是酷刑。拒绝被强制转化的成员则遭到加剧的酷刑迫害甚至被迫害致死。

早在1999年7月,通过一系列的标志迫害开始的部门文件,江泽民就下令(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思想转化。这包括1999年7月通过中共中央发布的转化修炼法轮功的党员的通知。[16]1999年8月6日,江通过中共中央办公厅转发另一个文件,对《通知》中包括转化在内的内容作了具体规定和解释,以便更有效的强制转化修炼法轮功的党员。[17]1999年8月24日,江把他的命令扩展到了所有法轮功信仰者,无论是否党员。这里第一次强调了在反法轮功的斗争运动中转化的关键作用。参见《追查国际关于通过“转化”对法轮功修炼群体从精神和肉体实行群体灭绝的调查报告》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123。

如下所述,根据国际法与中国法律的多项责任理论,江泽民为法轮功信仰者遭到的大范围酷刑迫害负有刑事责任,其中包括(1)命令责任(ordering),(2)策划责任(planning),(3)教唆责任(soliciting or inducing),(4)协助煽动责任(aiding and abetting),(5)共同犯罪集团责任(joint criminal enterprise),以及(6)指挥责任(command responsibility)。

1.命令责任(Ordering Liability)

命令责任是在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18]确立的一项责任理论。参见Krstic审判分庭判决p601;Akayesu,审判分庭判决p483;Blaskic审判分庭判决p281;Kordic and Cerkez,审判分庭判决p388.当一个掌握权力的人利用其职位说服另一人犯罪时就负有命令责任。Krstic审判分庭判决p601。根据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该责任需满足三个条件:

A.上级与下级的关系

根据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命令者与受命令者之间不需有正式的上、下级关系,但必须证明命令者有权力命令受命令者。Kordic,审判分庭判决p388.军事机构与民间的“事实上的”(defacto)以及“法律上的”(dejure)的权力者均可能负有命令责任。参见安东尼奥·卡塞斯(Antonio Cassese)《国际刑事法》(International Criminal Law)第230页(2008).

作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江泽民在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七人中享有领导权。该常委控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则控制中央委员会;中央委员会则控制中共各地区的下属党委。在中国一党专政的体制下,这些中共委员会则指挥与控制着各自对应的中国政府机构,尤其是安全体系。另外,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他对中国所有国家机构也享有指挥与控制权。最后,作为军委会主席,江泽民对中国人民解放军也享有指挥与控制权。因此,江泽民拥有命令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酷刑与迫害的权力。

B.命令的发布

命令在国际习惯法中(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的定义较广:一人命令、指挥或指示,从而说服、劝服、迫使、驱策另一人或一群人进行犯罪。相关的文件或说明是否被称为“命令”并不重要。[20]“命令”下达的方式也不必通过书面或其他任何一种方式。[21]“命令”一方面包括较为具体的指令,同时也涵盖较大范围的概括性指令。[22]命令可以是明示的,也可以是暗示的。也就是说,就算明文没有强制性的约束力,只要在当时的情况下足以构成命令即可。[23]命令是否被发布也可通过间接证据证实。[24]

命令不必直接发布给执行者。同上p282.此外,如果上级通过指挥链发布一道命令给下级人员,指挥链中的各级人员也可能为传达该命令而承担责任。参见Kupreskic审判分庭判决pp827,862.

若发布命令者意图该命令得以执行且知道该命令违法,或该命令分明属违法范围,则该命令不论最后执行与否,发布命令者均应承担责任。[25]

就江泽民而言,作为党内最高领导,江非法发布思想转化和其它酷刑迫害法轮功信仰者的命令,从中央高层通过指挥链发布到省、市、地方等各级中共官员;后者则将该命令转达给洗脑班、劳教所、看守所、监狱等处的公安、狱警等人员。该指挥链的核心乃是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及其六一零办公室。该办公室由江泽民在中央到各地建立,其宗旨便是策划与实施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违法暴力镇压(斗争)与酷刑折磨(转化)。成立领导小组以及六一零办公室的命令也是通过同样的指挥链传达的。[26]

另外,江泽民还命令散发各种针对法轮功的宣传资料给党内人士,包括政府中和社会上有影响力的人物。其宗旨也是针对法轮功制造仇恨与恐惧,确使法轮功成为新的“公敌”,并成为严重侵权与虐待,包括酷刑的对象。结果是,中国各大导向性媒体均转载了这些宣传,确保法轮功作为党的敌人(及邪教)被施以迫害与酷刑。[27]

江泽民要求党内各级党员学习其命令,尤其是1999年6月讲话中发布的命令,也被各级遵守。迄今为止在中共各地网站上仍然刊登着各种消息,描述1999年全国各地党组织如何举办讲座、座谈会、研讨会学习中共中央传达的江要求对法轮功进行斗争的命令。这些党组织随即对暴力迫害法轮功表示支持,并各自采取了各种手段推动反法轮功运动。[28]

这些命令传达到在全中国各地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处酷刑折磨中国法轮功信仰者的公安、狱警等人。参见《被告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和角色》之“案例分析:如何通过指挥系统直接操控对一个城市的迫害”。[29]

C.犯罪意识(mens rea)

犯罪意识取决于发布命令者的意识,而非执行者的意识。Kordic and Cerkez,审判分庭判决p388.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要求发布命令者“直接或间接意图让相关犯罪得以完成”Blaskic,审判分庭判决p278;Kordic and Cerkez,审判分庭判决p386;Stakic,审判分庭判决p445.

有时,表面合法的命令也会为发布命令者带来法律责任。在Blaskic案件里,被告下令属下对某些村庄开炮。随后,大批村民被屠杀。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法庭审判分庭虽先以“鲁莽”(recklessness)标准判定被告罪名成立,上诉法庭却认定“鲁莽”的标准太低,因为“任何一个发布命令的军官都需承担刑事责任,因为犯罪的可能性是一直存在的。”据此,上诉法庭要求被告“知道有实质的可能性(substantial likelihood)会发生犯罪行为,再加上个人的意志因素,也就是接受、认可这个可能性的心理”。Blaskic,上诉法庭判决p42.上诉法庭继续认定,被告必须“意识到在执行该命令的过程中,犯罪行为实质发生的可能性(substantial likelihood)……而意识到这个风险却依然发布命令的举动,则必须被视为接受、认可了该犯罪的发生。”同上。由于Blaskic在发布有关命令时还要求部下不可进行犯罪行为,甚至要求属下辨认出那些容易犯罪的军士,上诉法庭判定,被告并没有意识到犯罪行为发生的“实质可能性”。同上pp346–48,443,465,480.[30]

对于江泽民而言,其直接想要强制转化法轮功信仰者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江要求属下对法轮功进行“斗争”施以暴力镇压的直接命令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因为斗争运动的最后一步就是强制转化,也就是对指定的迫害对象进行酷刑折磨。[31]此外,江泽民的意图也可通过他反复使用“公敌”和“邪教”等促使法轮功成为暴力镇压与酷刑对象的措辞得到证实。[32]江还努力使自己要求对法轮功进行斗争的命令,以及他所编造的谣言与诽谤,不仅到达国内的忠实党徒,包括公安狱警等,还影响到外国领导人以及海外华人。[33]由此可见江泽民有意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酷刑迫害的范围。因此,他知道酷刑有发生的“实质可能性”——实际上是必然性——但是却完全接受了。参见Blaskic,上诉法庭判决p42.

2.策划责任(Planning Liability)

策划责任也是在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中确立的一项责任理论。参见Krstic,审判分庭判决p601;Akayesu,审判分庭判决p480;Blaskic,审判分庭判决p279;Kordic and Cerkez,审判分庭判决p386。当一人或数人在犯罪的准备和执行阶段进行设计与筹划时,他们将负有策划责任。根据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策划责任有两个因素:(1)犯罪的计划以及(2)直接或间接的犯罪意图。

A.犯罪计划

“当一人或数人为犯罪的准备和执行阶段进行设计与筹划时”,他们将负有策划责任。Krstic,审判分庭判决p601。犯罪计划的存在可以通过间接证据得以证实。Blaskic,审判分庭判决p279.。另外,与以下阐述的共同犯罪团体不同的是,策划可以由一个人来进行,并不需要策划者之间达成共识。[34]

江泽民的信和讲话充分证明了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酷刑的计划的存在。尤其是江泽民在1999年6月7日的讲话中,宣布法轮功问题乃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宣布成立“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以及610办公室。该讲话具有通过酷刑及其它犯罪手段,强制镇压、铲除法轮功的一切典型的计划特征。江泽民的具体计划包括对法轮功进行斗争的决定、委任李岚清和罗干负责“领导小组”的决定、发动全国所有媒体与宣传机构促使党内各级领导支持这场运动、将其讲话与指示传达给各级党内领导、政法委、党的宣传工具、人大和法院等。[35]

基于对(前波斯尼亚克罗地亚族领袖)Kordic(及其他领导人)定罪同样的迫害(波斯尼亚群体)命令与计划,江泽民为策划对法轮功信仰者进行酷刑折磨负有法律责任与Kordic一样,江发表了多次讲话将法轮功定为构成严重威胁及党的敌人,并且狂热地亲自计划、推动了对法轮功的酷刑与迫害。事实上,(与其他策划责任人相比)江泽民所负有的法律责任更加明确,因为他并不是参与、推动了上级的计划,而是直接发动并且主导了整场运动。

B.犯罪意识(Mens Rea)

策划责任的意识状态要求与命令责任(ordering liability)的要求相同:犯罪者“直接或间接意图让相关犯罪得以完成”Blaskic,审判分庭判决p278;Kordic and Cerkez,审判分庭判决p386;Bagilishema,审判分庭判决p31;Brima and Others,审判分庭判决p766。此外,“知道在执行该计划的过程中有犯罪行为发生的实质可能性(substantial likelihood)”,也满足策划责任的必要的意识状态要求。Kordic and Cerkez,上诉法庭判决p31.

目前国际习惯法(customary international law)中仍未确定的是,无论策划的犯罪是否导致实际的罪行,策划行为本身是否可以定罪,还是只有在犯罪已经实施的情况下才能定罪。这个问题对于江泽民的策划责任而言并无影响,因为江泽民所策划的犯罪已经实施了。此外,有部分国际刑法专家认为,只有策划大型或严重的国际法律罪行(例如战争罪、反人类罪或群体灭绝罪)才能构成策划犯罪。[36]同样的,因为遭到酷刑迫害的法轮功信仰者至少数以万计,对江泽民而言这一要求也已满足。

由于策划责任的犯罪意识与命令责任的相同,如以上第III(1)(c)章节所述,江泽民也满足策划责任的犯罪意识。

待续


注:

[16]《中共中央关于共产党员不准修炼“法轮大法”的通知》

[17]《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对共产党员修炼“法轮大法”等问题的若干处理意见》

[18]国际习惯法对所有国家都具有约束力。按照国际习惯法,最基本得到保护的权力包括群体灭绝罪、奴役或奴隶贸易,杀人或造成他人失踪,酷刑或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长期的无理关押、系统性的种族歧视或一贯的严重侵犯国际认可人权的行为。中国法庭针对此类罪行的管辖权将在即将发表的另一篇文章中进行描述。

[19]有关“命令”,参见Ntagerura,上诉法庭判决p365;有关“指挥”,参见Blagojevic,上诉法庭判决第21页;有关“指示”参见Galic,审判分庭判决,p168;Brdanin,审判分庭判决,p270;Kordic,上诉法庭判决p28;有关“说服”参见Akayesu,审判分庭判决p483;Krstic,审判分庭判决p483;有关“劝服”参见Rutuganda,审判分庭判决p39;Musema,审判分庭判决p121;有关“迫使”参见Bagilishema,审判分庭判决p30;Semanza,审判分庭判决p382;Muhimana,审判分庭判决p505;有关“驱策”参见Kajelijeli,审判分庭判决p763;Kamuhanda,审判分庭判决p594。

[20]例如,在纽伦堡的“上级命令案”(High Command case)中,美国军事法庭裁定,有关命令是否被定为指示(directives)并不重要。只要他们是拥有权力者发布的命令,(比如军队上级),他们即是命令。参见上级命令案第651页。

[21]参见Blaskic审判分庭第281页;Kordic审判分庭第388页;Naletilic审判分庭第61页;Galic审判分庭第168页;Bradanin审判分庭第270页;Strugar审判分庭第331页;Mrksic审判分庭第550页。在Dostler案中,命令是以电报的方式收到的。

[22]参见二战后的Buck案。

[23]例如,在纽伦堡的“人质案”(Hostage case)中,美国军事法庭认为,命令的措辞不需要从字面上完全符合。命令被被告定为“强制性或自酌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被告授权了有关罪行。参见人质案第1230页。

[24]参见Blaskic审判分庭第281页;Kordic审判分庭第388页;Naletilic审判分庭第61页;Galic审判分庭第171页;Strugar第178页;Mrksic审判分庭第550页;Boskoski审判分庭第400页;Milosevic审判分庭第265页;Boskoski上诉庭第160页;Hategekiminan审判分庭第401页;Dordevic审判分庭第1871页。

[25]参见德国上级命令审判(German High Command Trial),《战争犯审判法律报告》(Law Reports of Trials of War Criminal)第12部第118到123页(1949);人质案(118到123页),KurtMayer案(98和108页),Falkenhorst案(18,23,29和30页),Hans Wickmann案(133页)。

[26]参见《被告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和角色》第三章。英文网址: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5/5/1/149952.html。中文网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30826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308314.html

[27]参见《看清江泽民和中共针对法轮功的斗争运动》。英文网址: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5/5/6/150033.html。中文网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5/89-30854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5/89-308550.html

[28]同上。

[29]同上。

[30]值得一提的是,审判分庭判定被告有罪,其中一个原因是被告“使用有消灭含义的极端措辞”,例如“mop up”。然而,上诉庭却认为此类证据并没有说服力,因为有证人证词指出,这些词汇在军事用语中是“习惯性的”。Blaskic,上诉法庭判决pp549,558。

[31]参见《看清江泽民和中共针对法轮功的斗争运动》(这最后一步就叫做“转化”或“强制改变信仰”。那些拒绝被“强制转化”的成员会遭受更加升级的暴力,在许多情况下,导致死亡。”)。
英文网址: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5/5/6/150033.html。
中文网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5/89-30854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5/89-308550.html

[32]参见《被告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和角色》第三章。
英文网址: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5/5/1/149952.html。
中文网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30826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308314.html

[33]参见《被告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和角色》第二章。
英文网址: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5/5/1/149952.html。
中文网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30826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308314.html

[34]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和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都只允许检察官以共谋进行群体灭绝罪进行起诉,而不允许以共谋进行战争罪或反人类罪进行起诉。

[35]参见《被告江泽民在迫害法轮功中的作用和角色》(描述江泽民撰写的有关成立610办公室、委任其领导人、呼吁对法轮功进行斗争的文件,同时描述这些文件的直接与间接受众群体)以及《看清江泽民和中共针对法轮功的斗争运动》(描述中国历史上的“斗争”运动、其所包括的行为与意义,以及总结江泽民在对法轮功进行的斗争运动中的角色)。

[36]参见安东尼奥·卡塞斯(Antonio Cassese),《国际刑事法》(International Criminal Law)第226页(2008)。

遭冤狱酷刑 原银行职员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报道)原河北省张家口市工商银行职员王心宇,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通过全球邮政特快专递(EMS)向北京最高检察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运动,造成控告人陷狱三年并遭酷刑折磨,要求追究江泽民的法律责任。

2015-5-27-mh-pohai-hebei-suit-wangxinyu
王心宇邮寄刑事控告书的回执

王心宇在控告书中指出,江泽民操控唆使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委、政府、政法委、“610”、公检法司等机构,对他个人及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以下罪行:侮辱罪、诽谤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渎职罪、滥用职权罪;诬告陷害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徇私枉法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抢劫罪、盗窃罪、侵占罪;敲诈勒索罪;伪造证据罪、妨害作证罪、妨害司法罪;报复陷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玩忽职守罪;侵犯通信自由罪及私自开拆、隐匿、毁弃邮件罪(包括监控手机、电话、电子邮件);扰乱公共秩序罪;滥用职权;滥用法律(滥用刑法第三百条)罪;破坏法律实施罪(破坏宪法实施)。

以下是王心宇自述遭迫害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被原工作单位张家口市工商银行领导非法软禁二十四小时,强迫我放弃法轮功信仰、强迫放弃公民上访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本人去北京上访,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却投诉无门,只能到天安门广场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法轮功创始人清白,遭到北京前门派出所警察的绑架,后转至张家口市红旗楼派出所继续迫害。因不放弃信仰,不放弃上访权利,被张家口市桥东分局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宣化看守所三十六天。期间,遭非法抄家。家人被勒索人民币二万多元。

二零零二年五月八日,我在张家口市十三里被桥东公安分局刑警三中队警察绑架,在刑警三中队,遭到非法审讯,因我不配合一切要求,被绑在铁椅子上九天,期间被戴背铐、脚镣,遭野蛮灌食六次。后又将我转关至桥东区洗脑班继续迫害,我不放弃信仰,抗议迫害,绝食一百多天,期间我多次遭到野蛮灌食:全身被绑在铁床上,手臂被胶带绑在木板上固定,洗脑班人员用开口器将我的口腔撑至最大。我被迫害得体重减至八十多斤,血压低压至四十多,随时有生命危险。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张家口市桥东检察院对我进行非法起诉,半年后我被转关至张家口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我被迫做奴工。二零零三年,张家口市桥东法院对我非法判刑三年。期间,我原工作单位张家口工商银行强行解除与我的劳动合同。

以上所遭受迫害,都是因江泽民一手发动的对法轮功迫害所致,其是主要责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