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金昌市樊永成、雷占香夫妇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八日】2015年5月19日,甘肃金昌市居民樊永成、雷占香夫妇向最高检察院邮寄控告状,状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2015-5-27-mh-gansu-jinchang-suit-1
甘肃金昌樊永成、雷占香的诉状

2015-5-27-mh-gansu-jinchang-suit-2
甘肃金昌樊永成、雷占香邮递诉状的回执

樊永成,男,75岁,甘肃金昌市金川集团公司生活服务公司退休职工;雷占香,女,61岁,甘肃金昌市居民。

樊永成、雷占香夫妇因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到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迫害。

1999年7月20日至今,樊永成、雷占香夫妻俩共被非法抄家三次,樊永成被行政拘留两次,非法判刑十二年。雷占香被行政拘留四次,最长2个月,刑事拘留三次,被非法判刑七年,儿子没有父母看管,在社会上流浪。

樊永成、雷占香夫妇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据国际法追究江泽民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的刑事责任;依据《宪法》、《刑法》的规定追究江泽民绑架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非法拘禁罪、诽谤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搜查罪、侮辱罪、诬告陷害罪、故意伤害罪等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同时彻底清除江泽民以国家、政府的名义对法轮功所做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论、规定、禁令、限制和影响;立即全部释放非法被关、被拘、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附一:樊永成遭迫害事实

樊永成自幼喜爱看关于佛家、道家的书,也苦苦寻找过几十年,但都无望,四十岁时彻底放弃了修佛的念头,1997年6月,看到《转法轮》一书,彻底明白了这就是自己一生寻找的佛法,决心修炼到底。修炼前的樊永成,脾气不好,重男轻女思想比较严重,出嫁的女儿有时都不想回娘家。然而修炼后,真是脱胎换骨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待人和气,家人觉得法轮大法太好了,家庭和睦了,亲人亲近了,家有了家的感觉。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集团动用全国的财力、物力、人力迫害法轮功学员。樊永成为了讨回公道,还师父清白,他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随处可见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但信访办已不存在,等待法轮功学员的是便衣、特务、武警。他被天安门分局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当天被转到金昌市驻京办事处非法扣留三天后由金昌市龙首公安分局接回直接送到金昌市戒毒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2000年10月,生活服务公司书记祁兵采用欺骗手段把樊永成又非法关押到金川集团公司戒烟所二十几天。2001年7月30日,金昌市龙首公安分局邢福强、米宝明等几人到家中要樊永成下午两点到分局谈话,樊永成本着讲真相的目的去了,然而等待樊永成的却是提前开好的非法搜查证。樊永成不答应,但是十几个警察硬要拽着上车,被樊永成拒绝,等樊永成骑自行车到家时,已有警察守住家门,樊永成一打开门,邢福强、米宝明、代宝吉猛扑到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法像前去抢,樊永成和老伴雷占香护住法像不让抢。当天晚上三点,樊永成连夜离开,从此流离失所。老伴也被迫流离失所。家中只剩下一仍在上学的男孩,生活由已经成家的姐姐照顾,龙首分局代宝吉还时常威胁上班的女儿要其说出父母的下落,否则就给她们下岗,男孩因失去父母的呵护,姐姐上班又忙,就把男孩送到一私立中学读书。即使这样龙首分局杨惠国还不罢休,通知九月停发樊永成退休金,并扣发至今。

2002年3月6号晚,永昌县法轮功学员一夜之间将真相标语、横幅、材料遍布永昌大街小巷、村镇,连公安局大门上也挂上了。天一亮,警察疯了一般去抓法轮功学员,只要他们知道的一个也不放过,非法抓捕包括樊永成在内的法轮功学员57人。同年9月18日,永昌县法院对樊永成判处有期徒刑12年(永昌县法院【2002】永刑初字第80号)。并于11月13日,劫持到兰州监狱入监队三个月,一直被奴役,干的是剥大蒜的活,每天六点起床,匆忙吃早饭就开始剥直到晚上,长达十多个小时。手皮被剥的僵硬,因蒜腐蚀性大,指甲和肉分离。

2003年2月26日,樊永成从兰州监狱又被转到武威监狱,2005年12月1日,武威司法局的大轿车在全副武装下,由武警押车把樊永成从武威监狱转到酒泉监狱,同时被转送的有21位法轮功学员,一路上法轮功学员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酒泉监狱里,狱警指使犯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迫害方法有:烟头烫、暴打、火棍烫、关禁闭、绷刑(这种酷刑是把人两手分别铐上一副手铐,再用铁丝左右分开把手铐拉紧,拧在两边的暖气片上,这样人的两条胳膊往左右两个方向拉扯,绷得紧紧的,象是要把人的胳膊从身体上扯掉,非常疼,时间越长越疼。)、野兔塞裤裆、坐狗头小凳。每天二十四小时只有吃饭时臀部离开凳子,其余时间不能离开,眼睛不能闭上,稍有迷糊就是暴打。狱警王东风还在纸上写上胡言乱语,让樊永成两手举起二十四小时不停并要樊永成背。在生活方面不让洗脸,不让刷牙,上厕所一天两次,不让脱鞋,不让换鞋,吃饭只许五分钟,到后来脚底板的皮肤呈乳化状,厚厚一层。就这样樊永成被迫害十三天。坐狗头小凳这种酷刑又叫“熬鹰”,特点是时间长了臀部生硬茧和溃烂,根本不能坐,一坐钻心的疼。自此过后,樊永成在监狱内再也无法坐下来,坐时只能用双膝跪在小马扎凳上,要么蹲在地上。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四年半。在监狱里,每过一段时间就开诽谤法轮功的大会,参加的人有两千多,由酒泉市政法委书记张克勤直接操控,每次开会对法轮功学员是一种迫害,对在押的犯人灌输对法轮功的仇恨。

2010年5月26日,樊永成终于回到了久违的家中。

附二、雷占香遭迫害事实

雷占香修炼法轮功前,身体一直不好,受多种病痛折磨,类风湿、胆结石、肩周炎、半身不遂等疾病。生活苦不堪言,以泪洗面,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但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一身的病痛不翼而飞。炼功15天,一直流血疙瘩,16天后吐出5个拇指大小的石头,胆结石消失了。终于丢弃了十几年的药罐子。人从此以后特别精神,并从一个文盲到能通读《转法轮》,这一切都是法轮大法给予的,雷占香决心修炼到底。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发动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的迫害。23日雷占香被非法扣留24小时。1999年12月10日,雷占香到北京上访,结果被劫持到北京前门派出所关在一间大屋,被关押的有全国的法轮功学员,后被金昌市驻京办接回,非法关押两天,勒索住宿费三百六十元,又被金川集团生活服务公司派人接回,非法关押在金昌市戒毒所十五天,还被要求承担金川集团公司接人时所有费用,生活服务公司一共向雷占香和樊永成勒索上京所需费用五千元。2000年8月,雷占香又被金川公安分局兰州路派出所所长徐福有与陶永前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四十天。2000年11月28日被罚款二千元放回。2001年1月2日,警察采用骗子手段把雷占香骗到金川公安分局,强行绑架到金昌市戒毒所,2001年1月9日,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秘密开了非法宣判会,非法劳教雷占香一年半,并送到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因雷占香血压极高、心律不齐、腿疼而被拒收。这才被转到金昌市戒毒所关押一个月多,勒索伙食费七百多元。在后来的半年时间里,雷占香不断被骚扰,(参与迫害的责任人:孟家贤、刘成业,李婷琴、李新华、陆林)。

2001年7月30日,樊永成被龙首公安分局强行搜家,夫妻俩坚决抵制,雷占香在当晚被迫流离失所,与丈夫儿女分离。2005年12月28日,雷占香在散发真相传单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到永昌看守所,警察们还当着雷占香的面给恶告她的张文润发奖金二千元,其余协助举报的人各得五百元以示奖励。在永昌县看守所所长李德福指使犯人们把雷占香放到光床板上,手脚用铁链固定,身上用绳子捆上,全身无法动弹,迫害两天两夜。雷占香被放下后绝食十天,被迫害的无法走路,血压偏高。

2006年4月26日,雷占香被判刑7年(永昌县法院【2006】永刑初字第25号)。劫持到甘肃省女子监狱,负责派送的警察带一大夫(姓张)并带一万元现金,走到各处先送钱贿赂,让收下雷占香,就这样在金钱的驱使下,雷占香在身体不合格的情况下,被强行关押到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的科室,这个科室是女子监狱专门用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信仰的部门,她们的迫害手段有剥夺睡眠、暴力殴打、贴身监控、强迫洗脑,雷占香从一进去首先被施加的就是剥夺睡眠,强行背监规,背不会就殴打扇嘴巴,三天后被狱警李亚琴(教导员)叫到办公室殴打,打累了又叫包夹犯人黄雅琴(贩毒犯,死缓)、李香琴反复打,牙齿被打掉好几个,且满嘴的牙齿全松动,无法进食。犯人黄雅琴连续殴打雷占香几个月,吃饭打,睡觉打,只因雷占香睡觉打呼噜,一睡觉就打,打头部,打耳朵,全身伤痕累累,这一恶行均是在该科科长朱红的唆使下干的,狱警还阻止雷占香接见亲友,后来接见回来也要发动犯人们“群打”。

2006年12月26日,雷占香被分到三监区,干的是编网子的活,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一直在露天干活。2007年4月15日又被转到四监区,此时的雷占香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80,时好时坏,好时出工干活,任务繁重。

2009年8月25日,雷占香又被隔离,天天被迫写思想汇报,因写不上被教导员董尚桓和主管队长郝玉洁于2009年9月13日,强行送到迫害科室迫害,由四监区犯人张桂林(死缓)和犯人咸德英(死缓)抬起来摔下去,用手打后背衣服被撕破,直到趴在地上为止,就这样被打四十天,朱红还强迫雷占香吃药。四十天后又被送回四监区,包夹犯人张桂林,此人骗吃骗喝,不给就打,吃饭喝水都在她的允许下才行。张桂林的这一恶行不但没人制止,反而教导员董尚桓每月奖励两分,分队长郝玉洁也给奖励两分,一个犯人正常情况下一月拼命干活才挣七到八分,九个月共奖励四十多分,减刑四个月。

2010年12月4日,雷占香又被四监区监区长王缚鲲迫害,强迫住院,强迫写保证。2010年12月27日,雷占香终于回到家中。也就是这一天,樊永成、雷占香夫妇在分别八年后终于可以团聚了。

控告人樊永成、雷占香夫妇只想拥有健康的身体,高尚的信仰,江泽民却倾百姓的财力,物力,人力,以十六年之久迫害着一对老夫妇,使其生活不保,失去自由平和的家庭环境。控告人樊永成一家只是千万个不幸法轮功学员家庭的缩影,而家庭的阴晴又反映社会的兴衰。按“真善忍”做个身心健康的好人有何错?是谁害得那么多好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谎说法轮功学员不顾家庭?若每个人都隐忍偷安,听任邪恶对“真善忍”的迫害阴谋得逞,那么,我们所有人都将生活在充斥“假恶斗”的世界,国和家岂有安宁?对“真善忍”的镇压,是所有不幸的根源,而江泽民以权代法,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场惨无人道的血腥迫害,同时又以经济利益为诱饵,以掐饭碗为要挟将中国大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司及政府部门的人员都推到了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对立面,并动用所有媒体宣传,给全国百姓灌输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使不明真相的中国人,仇视法轮功和法轮功弟子,并积极参与到迫害之中。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