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6月突降鸡蛋大冰雹 车窗门窗皆遭殃

新唐人2015年06月03日讯】6月1日,辽宁葫芦岛突遭暴雨和巨大冰雹袭击,让人措手不及。据悉冰雹体积大如鸡蛋,造成很多轿车的车窗及房屋门窗被砸碎。有网友表示:老天的警示,6月冰雹有冤情啊!这是要砸死人的节奏。

大陆媒体报导,1日下午3点半左右,葫芦岛市区突降大雨并伴随着冰雹,很多行人被砸,只能迅速找地方躲避。

据悉,冰雹直径长约6.5厘米左右,鸡蛋大小。持续了3分钟左右,造成数辆停在外边的轿车车窗被冰雹砸碎,房屋门窗及户外设施受损。预计4到5日、7到8日还将有阵雨或雷阵雨天气。

不少市民感叹:真真是祸从天降!

抹茶:六月下冰雹有奇冤!

熙彤:这能砸死人。

!!:是怎么了、天灾为什么这么多?

青青子衿:会砸死人的,高空坠物啊!

再见ろ、单纯。:不敢想像它砸在头上的感觉,会不会顿时脑洞大开呀!

心灰意冷:人类应该爱护大自然,否则地球最终会毁灭。

雪儿:天灾人祸!

猫猫:现在的天气真的很反常!怎么办吖?

$几许年华$:这是要命的节奏啊。

qq丶海枯石烂﹌:这是大自然的惩罚,总觉得这只是个开头!

♀炷沵f♀:有冤情。

a5639853871
6月1日,辽宁葫芦岛突遭暴雨和巨大冰雹袭击。(网络图片)

a5639853872
如鸡蛋大的冰雹。(网络图片)

a5639853873
窗子被砸坏。(网络图片)

a5639853874
轿车的车窗受损。(网络图片)

a5639853875
轿车的车窗受损。(网络图片)

a5639853876
轿车的车窗受损。(网络图片)

责任编辑:姜晓雯

Advertisements

曾遭“钉铺板”灌食摧残 辽宁张紫阳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丹东凤城市法轮功学员张紫阳,近日向凤城市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在对他的迫害中犯下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偿还多年来的经济损失、名誉损失、家庭破散的损失、亲人遭受痛苦的损失。

张紫阳所述的控告事实与理由如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以江泽民为首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以金钱官位利诱胁迫全国党政军全体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罪恶罄竹难书。我本人一十六年里历经铁窗生涯、流离失所、妻离子散,遭受了深重的苦难。

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迫害开始,信仰“真善忍”的善良群体遭受了比“文革”更疯狂的迫害。在如此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的基本权利。我和妻子依法上访(我去了省政府,妻子去了北京信访办,因没人接待我们,走一圈就回来了),结果被当地派出所罚款四百元,说是扰乱社会治安(当时陈利新任所长)。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怎么成了扰乱治安!

十月份,陈利新带人来我家问是否还炼法轮功,我说炼,并向他讲述炼功后的身心受益情况,被他非法关进了拘留所,每天睡着冰凉的地板,啃着窝头,喝着苦涩的菜汤,闻着呛人的臭味,不让家人见面,不准捎信儿。随后又是压指纹,又是照像又是提审,把我弄得象在做噩梦。当时我孩子才七个月大,我时常惦记着家里,希望早日出来。就这样家里在恐怖的威逼下强迫交了三千元保释金后我被无罪释放,这次我只因为说炼法轮功就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七天!

二、二零零零年正月里,我要去沈阳做生意,临行前须跟派出所请示,(我外出需经他们批准,否则不行。)陈利新让我骂李洪志师父,我不骂(我因炼功受益,怎能做卑鄙小人),结果又被他绑架进了拘留所。这次把我非法关押了五十八天,在拘留所里度日如年,历尽困苦,回家那一天,母亲见到我时哭了……

三、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八,刘刚等人黑夜闯入我家,狠翻了一遍,没搜到任何所谓的证据,就强行把我绑架到了派出所。我据理力争,他们自知理亏,刘刚问我“还法轮大法清白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他:大法明明是好的,硬说是不好的。他久久无话可说,让我回家了。我们被他们搅得年也没过好。

四、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下午,派出所刘刚带人又到我家,让我去派出所,我说我没有犯罪叫我去干什么?他们不由分说就动了手,把我按在地上戴上手铐硬拽,我拒不服从,大声喊人,邻居质问他们为什么抓人?他们心慌了。这时我妻子和父亲赶来制止绑架(事后得知我妻子也被非法拘留十天,只撇下四岁的孩子)。他们把我拖到大道边,我不上车,车门窄,无奈没推上去,过往行人都来看,他们挥手驱散群众,有些心虚,赶紧打电话又叫了辆大一点的车,同时来了几个年轻的小伙子(有镇政府的秘书、财政所职员等人),有扯头的,拉手的,抬脚的,拽裤带,硬把我塞上车,衣裤全扯破了,手铐的狼牙深深刺入我的肉里,手背也出了血(至今还有伤痕)。


中共酷刑示意图:铐在床上(也称“钉铺板”)

他们给我绑架到了看守所,当晚我就被“钉铺板”,躺着有尿不好撒,身上疼痛难忍,冰凉铁环套住手脚,无法睡觉,也不给盖东西,很冷。为了抗议迫害,我开始绝食。绝食第四天时鼻子往外淌水,黄的、红的……身体消瘦,第五天狱警让犯人给我灌食,打我脑袋,踹我身体,按在铺板上……历经八十天的折磨,他们将我非法劳教二年,送丹东教养院。

三个月的身心折磨,使我认清了历次运动中迫害好人的手段的残忍、卑鄙。我开始调查批我劳教的法律根据,经过调查得知是因为我被两次拘留,可两次拘留均是非法的,于是我拿起笔两次向上级有关机关写了申诉材料,然而一直没有回音。几个月后,打扫卫生时,我在废弃的办公桌里发现了我的那封申诉信!我震惊了,我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暗无天日!

五、我在外漂流九年。在申诉无门的情况下,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逃离了苦海。这下黑窝可象炸了锅,恶警到处找我,你能想象出的特务手段都用上了,贴出画像悬赏五千元缉拿,听说我们村里还有想发这个“邪财”的。另据说劳教所找遍东三省,我的家人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亲戚朋友家里邪恶也去骚扰,一个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的人,竟成了统治阶级抓捕对像,且花费大量钱财,迫害自己的国民。

历经九年漂泊,他乡奔走,数次搬家,一边维持生计,一边揭露邪恶的谎言,一边叫醒世人,一边提防邪恶的特务伎俩,是你们想不到的艰难。

六、又二次被非法关押折磨。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因电话监控又被丹东国保警察绑架,送进丹东劳动教养院关了一个月,关进铁笼子里九天,身心备受煎熬。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在东港市前阳镇被不明真相人员举报又送东港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没有人知道我被关在哪里,没人存钱,每天每顿饭只给咸菜和一碗稀粥,往事不堪回首……

在高墙内,日子在无奈的煎熬着,夜里望着窗外的月色,辗转难眠,凉风习来,树影婆娑,自由是多么的美好,然而我却失去了自由。现在象我这样,不知有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有多少大法弟子正在酷刑下痛苦的忍受着,折磨着,又有多少世人被谎言毒害着……

是谁制造的这场浩劫,都是江泽民出自小人妒忌,操纵国家机器,对善良的中国民众大打出手,祸国殃民、生灵涂炭!

甘肃庆城县韦雪玲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近日,六十四岁的甘肃庆城县庆城镇居民韦雪玲女士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起诉状。

2015-6-2-mh-sujiang-gansu-weixueling-1
韦雪玲女士的控告状

2015-6-2-mh-sujiang-gansu-weixueling-2
韦雪玲的邮寄回执

韦雪玲女士在控告状中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控告人韦雪玲被抄家一次、非法刑事拘留九天,被送到甘肃庆阳市西峰区桐树街法制学校一次,财产损失约七千六百八十元,因此,我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公诉,依据国际法追究江泽民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的刑事责任;依据《宪法》、《刑法》的规定追究江泽民绑架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非法拘禁罪、诽谤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搜查罪等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同时彻底清除江泽民以国家、政府的名义对法轮功所做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论、规定、禁令、限制和影响;立即全部释放非法被关、被拘、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撤销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通缉令,同时对参与侵害的相关责任人追究法律责任。

附:对控告人韦雪玲的具体迫害事实

我总听亲人说关于修炼的事,我就想:“啥是修炼呢?结果正好亲戚告诉我了法轮功就是修炼的,我就一心想修炼,不识字就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我的脾气不好,身上各种疾病缠身,修炼后全都好了,我从心里感激李洪志师父,我要按照师父告诉我的去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我虽然不识字,但是我还是能分辨出好坏的,我就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七日,被甘肃庆阳市华池县刑警队马玉民等四五个警察绑架,被移交给甘肃庆阳市华池县国保大队关押一天一夜后,家属交了一千元后,又再被送到甘肃庆阳市庆城县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九天后,送到医院检查身体,结果我的身体状况不好,他们害怕承担责任,让我交了五千块钱,才让放回家,晚上马玉民又打电话说“那个事不行,必须再给些钱才能行,第二天(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庆阳市华池县刑警队马玉民、教导员还有两男两女叫我到庆城县凯悦大酒店订了一个房间,勒索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的钱财,我给了马玉民一千元,几个小时后,让我付了房费、饮料费约一百八十元,费用单据被马玉民收走。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甘肃长庆油田公安处彭某某打电话欺骗我说:“让我到公安处有个事,我不想去,他就威胁我说:“那我们就开警车到你家去”,我一看没有办法,就去了,结果,他们把我一下拉到庆阳市西峰区桐树街的法制学校,强制学习了五天,才让回家,强制学习时,一个人一间房子,从上午七点一直到下午六点一直让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庆阳市610零的官员贾科长对我说:如果我不配合他们的要求,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就扣我家丈夫的工资,把我吓坏了。回家后长庆油田公安处还经常骚扰我。

二零一三年大约是四月,马玉民再次打电话叫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说是解除取保候审,退了我三千七百元,又借口另一个法轮功学员单据短缺了,破口大骂那个法轮功学员的孩子,我怕得不行,又给了马玉民五百元钱。

控告人韦雪玲只想拥有健康的身体,高尚的信仰,做一个好人,江泽民却公然侮辱、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指使国家公务人员违法、枉法,因此触犯了《宪法》三十五条、三十六条、三十七条、三十八条、三十九条以及涉嫌构成利用中共邪教迫害法律实施罪、绑架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非法拘禁罪、诽谤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搜查罪、侮辱罪、诬告陷害罪、故意伤害罪等刑事责任;依据国际法规定江泽民构成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江泽民倾全国的财力,物力,人力迫害法轮功修炼者,使我担惊受怕,失去自由平和的家庭修炼环境。我就想,堂堂的泱泱大国,居然让我这个老太太都没有一个自由信仰、自由修炼的环境,江泽民其心之毒如何言说,其心胸之狭隘可见一斑。就是这样的一个败类,居然窃居国位十几年,这是每一个中华儿女的耻辱啊!

因此我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对造成我严重伤害的元凶江泽民依法提起公诉,要求对被控告人江泽民依法惩处,对参与迫害我们的警察,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同时彻底清除江泽民以国家、政府的名义对法轮功所做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论、规定、禁令、限制和影响;立即全部释放非法被关、被拘、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中共警察迫害法轮功 遭恶报结局悲惨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在明慧网的记载中,中共公安局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很多警察遭了恶报,或车祸惨死、或突发病暴死、得绝症、或因故被人杀死,案例很多,有的人在病痛的折磨中有所悔悟,有的人连悔悟的机会都没有。他们的年龄从三十岁到五十几岁不等。下文中是发生在江西省、湖南省、四川省的公安警察遭恶报的实例。

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原局长陈文正在接受组织调查

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九江市庐山区公安分局原局长陈文正在接受组织调查。陈文系,九江市党委委员,庐山区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分局局长。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庐山区法轮功学员单木枝因散发真相资料,被迫害致死后,身为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的陈文正掌握着决定性的权力,一方面极力掩盖被迫害的真相,另一方面欺骗和要挟家里亲人,致使单木枝的死到现在还是一个谜。

这次表面上是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调查,其实质是因多年来一直追随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而遭的报应。

湖南衡阳市珠晖区八角塘公安分局恶警陈明清死亡

自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南衡阳市珠晖区八角塘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长陈明清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修“真、善、忍”的善良民众,一直充当急先锋,同时也是死亡位置“六一零”的得力骨干,多次跑到法轮功学员家绑架大法弟子,非法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其邪恶行为早已被明慧网列入恶人榜。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时左右,衡阳市国保大队曾伙同陈明清等十几个恶警,在冶金厂新风里家属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易桂华。

陈明清终因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而遭恶报。二零一二年七月十八日,陈明清在癌症的痛苦中死去,年五十八岁。

四川成都市荷花池派出所警察匡荣伟遭恶报结局悲惨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成都市荷花池派出所警察匡荣伟,受邪党谎言毒害,积极追随参与迫害。他到北京非法抓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2000年5月对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咆哮,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到所辖片区许多法轮功学员家搞“转化”,并要求其家属监控家里的法轮功学员。

匡荣伟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电视台对他进行了采访,还制作成了录像片。

善恶有报是亘古不变的天理。匡荣伟善恶不分,追随邪党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终遭恶报,两眼成了青光眼,路也不能走,坐在轮椅上苦熬余生了。

南韩MERS疫情延烧 突破首尔圈 209所学校停课

03090614591
南韩MERS疫情迅速蔓延,已突破首都首尔圈。官方宣布全国209所学校停课。(AFP PHOTO/JUNG YEON-JE)

大纪元2015年06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罗东平综合报导)南韩“中东呼吸综合症候群冠状病毒感染症”(MERS-CoV)疫情持续扩大,官方今天(3日)公布5名新确诊患者,其中1名“三次感染患者”出现在首都首尔圈以外的中部大田市。官方也宣布全国209所学校停课。

南韩保健福祉部中央MERS管理对策本部今天公布MERS检查结果呈阳性的5名新确诊患者,确诊患者增加至30人。5名新确诊患者中,有4人是5月中旬在医院接触首例MERS病患的家属而被传染,另一人是“三次感染患者”,该患者是被与首例患者(68岁)同住一层病房的40岁男性患者所传染。

疫情持续扩大 家长要求停课民众抢买口罩

03090614592
MERS疫情延烧,南韩民众纷纷抢购口罩以防被传染。图为韩国西药房贩卖各式口罩。(中央社)

据报导,该名“三次感染患者”因在南韩中部地区的大田市某大学医院,与40岁患者同住一个病房而被传染。这显示南韩的MERS疫情持续扩大,已突破首尔首都圈。

由于MERS疫情迅速蔓延,全国209所学校已停课或休课。京畿道教育厅人员表示,不少学生家长担心MERS会传染学生,纷纷要求停课。京畿道、忠清南道、忠清北道的小学、初高中及幼稚园154处已经停课或从今天开始停课。

药房出现民众抢购口罩,首尔一家药房老板表示,从1日起顾客一下子变多了,甚至有人成箱购买口罩,连在工厂使用的防尘口罩也被抢购一空。

世卫:南韩MERS病例续增

南韩爆发MERS至今发现30个病例,并已有两人死亡。南韩官方表示,目前隔离人数超过750人。世卫组织指出,南韩是继沙乌地阿拉伯之后,另一个疫情大爆发的国家,疫情甚至扩散到第3国,亦即中国大陆,并出现三手感染,这是MERS的全新发展状况,世卫正在密切与南韩政府及卫生单位联系,以了解疫情发展。

世卫组织表示,尽管数据仍相当初期,但资料显示,只要暴露在病毒下5分钟到短短数小时,就可能感染MERS。世卫估计,短期内仍会有新的病例出现。

责任编辑:林琮文

南方再遭强暴雨袭击 南京看海 沪逾千航班受影响

21517312436
近日,大陆南方湖南、湖北、江苏、上海、重庆等地遭暴雨袭击。图为南京暴雨。(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5年06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近日,中国大陆南方湖南、湖北、江苏、上海、重庆等地连续遭暴雨袭击。南京降雨量相当于一小时倒下3.3亿吨水,全城看海;上海千余航班因暴雨取消或延误;湖南省150个乡镇、湖北24个县市遭暴雨袭击;重庆107个雨量站达暴雨级别;贵州暴雨致12.2万人受灾,5死3失踪。据预报,未来多地暴雨仍将持续。

大陆多地仍将持续暴雨

据大陆官媒《新华网》2日报导,近日,新一轮强降雨再次袭击南方,湖南、重庆、湖北等地遭遇暴雨袭击,多地内涝灾情严重。截至1日下午,江淮、江汉、江南北部及重庆、贵州等地部分地区的累计降雨量有50至100毫米,湖北、湖南局部地区降雨量达200毫米以上。

中央气象台2日将暴雨蓝色预警升级为黄色预警,预计2日14点到3日14点,江西、浙江、安徽、江苏、上海、湖南、湖北、贵州、广西以及黑龙江等地部分地区有大雨或暴雨,其中,湖南北部、江西北部、安徽东南部、江苏南部、 浙江北部和西部、上海等地的局部地区有大暴雨。

江苏南京一小时降雨量相当于54个玄武湖

据新浪江苏2日报导,从2日凌晨起,南京出现强降水,截至14时,南京主城区、浦口和江宁大部分地区雨量均达暴雨量级。最大降水量出现在江宁东善桥、绕越高速等地,雨量超过90mm。

《中新网》2日报导,2日南京最强降水量达每小时30-50毫米,相当于一小时给南京倒下3.3亿吨水,等于54个玄武湖的水量。当天,南京城多处道路积水严重,多地看“海”,马路成泳池,地铁新街口站4号口因暴雨暂时封闭。

南京网民称:“南京暴雨,多处道路、隧道积水,水深没腰;堂堂省会涝成这样,排水系统太差劲了;政府花几十亿搞雨污分流,全是面子工程。”

还有网民表示:“最强厄尔尼诺现象……北方旱南方涝;洪灾来了……”

有网民调侃:“好想去南京看海啊。”

21517312437
近日,大陆南方湖南、湖北、江苏、上海、重庆等地遭暴雨袭击。图为江苏南京暴雨。(网络图片)

另据报导,2日8时至17时,江苏省共有3个市县降水超过100毫米,10个市县降水超过50毫米。2日,江苏省气象局发布暴雨蓝色预警。

上海暴雨千余架次航班取消或延误

据澎湃新闻2日报导,2日,上海出现今年入汛以来最大降雨。2日一早,上海中心气象台相继发布雷电和暴雨黄色预警信号。 早晨上海市中北部地区出现中到大雨,崇明暴雨。截至11时,徐家汇雨量达21.0毫米,区县气象站雨量最大的崇明达83.6毫米,其次浦东达36.2毫米。

上海机场下午发布上海终端区航班延误红色预警称,通行能力下降70%左右。截至2日19时40分,上海两机场超过1,000架次进出港国内航班取消或者延误。

上海虹桥机场出港已取消国内航班118班,进港取消国内航班122个;出港延误的国内航班162班,进港延误的国内航班139班;上海浦东机场国内出港航班取消79个,进港取消 80个,出港延误203个,进港延误142个。

21517312438
近日,大陆南方湖南、湖北、江苏、上海、重庆等地遭暴雨袭击。图为上海暴雨。(网络图片)

21517312439
近日,大陆南方湖南、湖北、江苏、上海、重庆等地遭暴雨袭击。图为上海暴雨。(网络图片)

重庆107个雨量站达暴雨级别

据《新华网》2日报导,从1日凌晨开始,重庆西部偏北地区及中东部部分地区遭大雨、暴雨袭击,局部地区大暴雨。截至6月2日15时,重庆丰都、涪陵、长寿、石柱等4区县6.01万人受灾,1人因灾死亡,202间房屋倒塌。

《重庆晨报》2日报导,重庆市气象台实况监测显示,1日早晨,全市107个雨量站达暴雨级别,降雨最猛的丰都,上午6-9时累计降雨量达105.8毫米。截至当日17时,丰都降雨量达112.3毫米,长寿和涪陵紧随其后,降雨量分别达86.1毫米和76.4毫米,合川、北碚、渝北降雨量也达大雨量级。

21517312440
近日,大陆南方湖南、湖北、江苏、上海、重庆等地遭暴雨袭击。图为重庆丰都城区积水严重。(微博截图)

湖南150个乡镇遭暴雨袭击

《新华网》2日报导,自6月1日至2日18时,湖南省150个乡镇遭暴雨袭击,临湘市、华容县、桃源县等地洪水泛滥,房屋倒塌,内涝较重,8座大型水库、10座中型水库达超汛限水位。

《红网》2日报导,6月1日晚,湖南北部部分地区遭暴雨袭击,局部地区大暴雨和特大暴雨。2日上午,湖南省气象局启动暴雨三级应急响应。

21517312441
近日,大陆南方湖南、湖北、江苏、上海、重庆等地遭暴雨袭击。图为湖南暴雨。(网络图片)

21517312442
近日,大陆南方湖南、湖北、江苏、上海、重庆等地遭暴雨袭击。图为湖南暴雨。(网络图片)

湖北24县市遭暴雨袭击

《中国天气网》2日消息,1日8时至2日8时,湖北省4县市出现大暴雨、20县市暴雨、31县市大雨,最大降水量为洪湖的171毫米。湖北25个县市区遭洪涝灾害,全省受灾人口38.24万人,紧急转移安置1.28万人,3人因灾失踪。

贵州暴雨12.2万人受灾 5死3失踪

《中新网》2日报导,5月25日至27日和5月28日至31日,南方出现两次较强降雨天气,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局部地区降雨量达250至393毫米。暴雨导致贵州部分地区遭受洪涝、风雹、山崩、土石流等灾害,12.2万人受灾,5人死、3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达10.7亿元人民币。

横河:610办公室的变迁和边缘化

大纪元2015年06月03日讯】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上个星期,“610办公室”这个组织的名字又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可能很多人会不明白说“610办公室”是个什么组织啊?对!这个组织它已经存在了16年了,但是仍然不为大多数中国人所熟知,所以它是一个非常神秘的组织。

这一次是广东省阳江市的610办公室副主任罗健,因为严重的违法违纪行为被调查,那这个消息是被各大喉舌和门户网站转载;3天之后又公布了说中纪委副书记刘金国不再担任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的消息。

那么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说,一个16年来都深藏不露的机构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连续的被置身于聚光灯下?这个“610”它到底是什么组织这么神秘?那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后面又有什么更深的涵意呢?我们请横河先生来点评一下。

横河先生,广东省阳江市610办公室主任的这个消息是被各大媒体、网站统一格式转载的,这个就有点不寻常。因为北京政府这一年来的反腐是“上不封顶”,这个落马的官员级别已经都到了政治局级别了,严重违纪的官员是遍地都是,一个城市的610副主任被调查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横河:确实是很奇怪,因为阳江市只是广东一个很小的地级市,它即使在广东也是属于最小的,这种级别的官员在这次反腐当中只能算是“苍蝇”级的,因为他不是阳江市级的官员,他只是610的副主任,这种级别的官员调查都很难在省级媒体做为重要新闻出现的。

然而这条消息确实是被中央级包括新华网、中新网各个大门户转载,这个就很奇怪了,就是这个级别被这么大炒作,它唯一的解释就是需要把“610办公室”这个名称曝光出来,除此以外没有任何解释。

主持人:那还有跟罗健这个相比,刘金国他不是被调查而是升迁,免去原来的职务,一般正常情况下的报导是说“免去原来的职务、XXX接任”,但是它并没有说是XXX接任。

横河:对,这个事情是更有看点的。刘金国他不担任610主任,但是它没有宣布继任者,在这一点来看的话,作为610办公室的运作是非常不正常的,就是说一般也是不正常的,但是610就更不正常。

因为610你看,曾经换过几个主任,从刘京当时接王茂林、李东生接刘京,它都是无间隙过渡。也就是说找到了接任人,或者确立了接任人以后,前任才辞职,或者是免职的。因为610办公室在江泽民统治时期,和他垂帘听政时期是一个最重要的机构,他绝对不会让它有空隙的。

上一次公开有离任的消息就是宣布李东生被调查,那一次当然也没有立即宣布有接任的人,但是那是突发事件,也就是说对李东生的调查是在某种特殊情况下,必须在那个时候宣布。

事实上就是在李东生被调查的消息宣布以后一个多月刘金国就接任了,也就是说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找一个接任他的人。那么这一次找不到接任人的迹象就是很早就出现了。

刘金国是2014年10月份任中纪委副书记的。中纪委是当前最忙的部门,大家知道,过去这2年最重大的事件就是反腐,所以他不可能当了中纪委副书记以后再兼顾610办公室了。

而且他调任中纪委和当初抓李东生不一样,就是说是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和找到610的接班人的。它不是说我今天必须宣布你调中纪委书记了,或者今天必须调去。

然而整整7个月,就是从10月份刘金国任中纪委副书记以来,到这次宣布他不再担任610办公室主任的时间,是整整7个月。这7个月一直让刘金国在名义上兼任610主任。但是我们知道他不可能去管610的工作的,因为610主任也是一个全职工作,谁都不能兼任的。

所以当初这7个月没有找人来接任,已经是一个信号了。这个信号要就是说610的工作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不需要一个全职的主任在那里管着,或者说就是故意拖延,这两个可能性都有。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多次有人放风,说已经确认某某某是610的接班人了,又确定某某某是。其中说到了两个,一个说的是陈智敏,陈智敏是公安部原来国保局的局长;另外一个说法就是傅政华,傅政华就是原来北京市公安局局长,这两个说了这么久都没有兑现,也就是说确实是考虑过有人来接这个位置的,不是说到现在为止没有选项,或者是没有合适的人。因为如果说需要接的话,那么这次宣布免职的时候,同时就宣布了,因为有7个月的时间找嘛!到现在都不能同时宣布免职和任命的话,这个在程序上就已经是不正常的了。

主持人:您刚才是说过610办公室它是在江泽民时期最重要的一个职位,同时您又说感觉上是现在它不这么重要了,您以前也讲过说610办公室它是中国大陆权力最大、曝光率最低最神秘的一个机构。那么这个610它到底是个什么机构?它为什么会这么神秘?

横河:这个就要从它成立说起了。1999年江泽民决定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他曾经在6月7日的时候有一个对政治局的讲话,这个讲话里面就提到了以李岚清负责,罗干和丁关根辅助,成立一个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的领导小组。3天以后,这个领导小组就正式成立了,就是6月10日。

成立的时候就在这个领导小组下面设了一个办公室,叫做“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这个因为它成立的时间是6月10日,就把它叫做“610办公室”。这两个名称都是正式名称,在中央的文件里面直接就叫“610办公室”,它不是外界给它起的绰号,它内部也这么叫,文件上也这么叫。

为什么要成立这个机构呢?这个机构是协调、指挥全国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成立这个组织其实就表明了,当初在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它不是一个法治。因为如果法治的话,说谁违了法,就由法律来处理,为什么要成立一个中共中央的组织?也就是说它是一个党领导的政治运动。因为是政治运动,所以要有一个特殊的机构来协调这个政治运动。就跟文革的时候“中央文革小组”,那文革小组和它的办公室就是领导文革的,而文革是一场政治运动。所以迫害法轮功它是一个政治运动。

因为是一个政治运动吧,而中共自从文革结束以后,就说不搞政治运动了,不折腾了,它们自己宣布的,所以这场迫害不能让别人知道这是一场政治运动,是党领导的政治运动,所以它的曝光率一直就很低。

严格的说,在宣布李东生被调查之前,它的这几个名称没有在中央级的喉舌媒体上出现过,那是第一次出现,很多人是通过宣布李东生被调查,才知道有这么一个正式名称的。

为什么神秘呢?是因为这场迫害是中共在后面操控,表面上看好像是哪个抓了判刑了,但是判刑的依据是什么呢?要610办公室来告诉法官、告诉检察院,应该判多少年。所以说它在背后操控了中国的国家机器,但是它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是由610办公室在后面操控的,它有这么大的权力。

610的经费开支是不封顶的,要多少有多少,所以才会出现严重违法违纪,它违法一定是有贪腐嘛,或者是滥用职权嘛,怎么会来的?权力有这么大,经费有这么多,当然它就有很多贪腐的余地,有违法违纪的余地。所以这是一个很有权力的,但是却非常神秘的组织。

主持人:从您刚才的分析来看,610办公室以前神秘是因为它要镇压法轮功,但是它又不合法,它需要把这个组织变得很低调,让大家觉得好像镇压法轮功是有法律依据的。那么现在从公布李东生被调查开始,这个610办公室就曝光在民众面前了。那么您认为这种变化,它说明这个610办公室的地位是更提高了吗?

横河:从曝光的这个情况来看的话,就从公布李东生被调查开始,610办公室就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了,但是这个变化我认为并不能说明它的地位提高了,为什么呢?一个就是610的运作,它的神秘和它在幕后是它的特点,一旦曝光以后,对它的运作没有任何好处。

第二点,它走向台前的典型标记和到现在为止所曝光的,只要是公开点名610办公室的,或者它的其它名称的话,曝光的时候并不是610办公室的正面形象,而是610办公室的主任,或者是副主任涉嫌犯罪被调查、被查处的时候,给它挂上的头衔。

610办公室走向台前的这个过程是和这些官员的犯罪连在一起的,从这点来说的话,610办公室的实际作用在减弱了,就是说至少它的曝光的过程表明这个组织在被边缘化。民众可以读出来的信息是610办公室作为过去十几年一直被保护的一个组织,就是说这些官员犯了罪是不能碰的,没有人会查处他,即使有不得不查处的,也不会把他和610办公室挂上钩。而现在610办公室这个主任的头衔,这个组织的名称已经不能为腐败官员,或者违纪违法的官员提供保护伞了,至少这点已经很明确了。

主持人:这个610办公室它是主管镇压法轮功的,那么它跟维稳办,还有公安部,它是一些什么关系呢?

横河:谈到这个名称,一般人很难搞清楚的。610办公室它的正式名称,我们刚才讲的是,开始的时候叫“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这个组织第一次曝光是在2001年的2月份,当时国务院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就是关于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的,在这个会上挂的牌子叫做“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出来的是谁呢?就是刘京。但是刘京当时是否认他和610办公室是有关系的。

当时有外国记者问,就是说你的这个组织,就是国务院的所谓防范办,和610办公室有什么关系?他当时的回答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610办公室这么感兴趣。他实际上是没有回答,或者说他是否认的。但是你如果到国务院的网站上去看的话,不是说它真的不曝光,就是说它没有利用媒体来炒作它,实际上在国务院的机构设置里面说明了这个问题。后来在2003年的时候它就改名叫“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

国务院实际上是不承认它是国务院的组织的,国务院在机构设置里面就说了,“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是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归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就是说它是归中共中央管的,跟我没关系,它实际上是摆脱责任。

但是你从它那个描述方法来说的话,其实也非常有意思的。在中共中央这里,它说的是“领导小组办公室”;但在国务院这里,它说的是“办公室”,没有领导小组,也就是说这个办公室是个虚的,它上面的这个领导小组是中共中央的。就是正式名称是改名字了,但是它的性质从来没变过,而且从开始到现在,另外一个名字一直都叫“610办公室”,从来没变过。

2008年的时候,奥运安保当时提出了一个“维稳”的概念。中共中央就仿造这个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的模式,成立了一个“中共中央维稳领导小组”,下面设了一个办公室叫“维稳办”,各级党委都要设立对应的领导小组和维稳办。

当时就从中央来看的话,因为两个领导小组的组长都是周永康,两个办公室的主任都是刘京,所以外界就有人误以为610改名了。其实“610”和“维稳办”是两个独立的机构,而且它们的功能是不一样的。610办公室是专门来迫害法轮功的;而维稳办是迫害更广大的人群。但这两者是有关系的,维稳办是以610办公室作为模版建立的,就是说把迫害法轮功的经验扩大到全社会去。

后来刘京因病退休以后,李东生只接了610办公室,而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接了维稳办,这样的话两个办公室的关系就比较清楚了,就它不是一个组织,不是一个机构。

主持人:那么610办公室它这16年来主要都做了些什么?就是说具体一点。

横河:610办公室这16年来就做着一件事情,就是迫害法轮功。当然从名义上,它也把迫害范围扩大到了不受中共控制的一些宗教信仰团体和气功组织,但实际上那些并不是610的主要工作,那个其实归其它部门管,610就是迫害法轮功!它是最主要的执行者。

610办公室有一个负责全国洗脑转化的,因为迫害法轮功嘛,它是迫害宗教,它跟迫害异议团体不一样。对于信仰来说,迫害最核心的是转化洗脑,就是要你放弃信仰,而且你要去攻击你自己的信仰,这个是归610办公室里面有一个机构专门管全国的洗脑转化的,这个就是由李东生负责的。

只要你不愿意放弃修炼,你不愿意被转化,一系列的迫害就来了,就包括任意拘捕、劳教、判刑、酷刑,包括活摘器官,很多迫害致死的,就是《明慧网》上公布的每一个核实了的名字,当然这是冰山一角啦,那就有3,000多名了,这是对法轮功直接的迫害。

另外一点,就是对全国民众的迫害。因为它反法轮功的宣传,使得很多人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那么这种误解实际上对这些人来说是不好的,修心向善的一个团体被你看成是不好的,就造成了一个什么呢?就是这个社会好像人不能够做好事,只能做坏事,坑蒙拐骗都可以,但是不能做好人,它起了这么一个作用。

610办公室还要对全国法治的崩溃负主要责任。破坏法治、破坏人的道德这一些罪行,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和针对中国民众的迫害,对中国社会的破坏和伤害,都是610的主要罪恶。

主持人:我们中国人讲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610这个组织16年来做了这么多的坏事,我们为什么没有看到很多恶报的案例?当然法轮功《明慧网》上它是登了一些迫害法轮功的人遭到报应的案例,但是他们大多数职位比较低,为什么610的这些主任们也没有遭到什么报应?

横河:实际上这是一个误解。我们从四任中央610主任可以看到,这是一个被诅咒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待的人没有人能够善终的。第一任王茂林,其实就是一个非常倒楣的位置,王茂林是在仕途中断以后,被安置到610办公室这个位置上的。他的仕途中断有两个说法,一个说法是他得罪了江,江当时到湖南视察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说“在北京听你的,到湖南听我的”,江就对他非常不满意。在担任610办公室主任之前,他已经被闲置了1年了。当初很可能是因为那里需要一个省部级的官员来当,而他正好在那没事,就被塞到那里去了,所以那是一个倒楣的位置。

另外一种说法是《香港经济导报》出版了师东兵的一篇文章叫《从矿工到省委书记——记王茂林》,里面说了这么一句话:“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同出了个王茂林”。结果王茂林的仕途到此就为止了。这是另外一种说法。就不管怎么说,他是倒了楣被塞到那里去的。

第二任主任就是刘京。后来大概觉得塞一个人到那里不能算数,要一个真正的心狠手辣的,又是江的亲信的人,所以就把刘京从海关关长调到610办公室当副主任,而且很快就接替了王茂林。刘京从2001年开始接主任的位置,到2009年因病退休,就没有挪过位置,就一直是610办公室主任。

别人有没有挪位置呢?刘京可以有一个人做对照的是俞正声。他们两个人都是当时康华公司的副理事长。“六四”以后,康华不是解散了吗?康华解散以后,就安排他们,你们既然为邓家出了力嘛,所以就可以安排你们。安排两个人,一个是到青岛市当市长、市委书记;一个到昆明去当市长、市委书记。这两个人是同步的,对不对?这10年,刘京在610位置上没挪窝,一直到生病退休;俞正声一直爬到政治局常委。

当然这两个人背景不一样,可能也有其它的问题,但俞正声也出问题的,他哥哥俞强声从国安叛逃到美国去,把最重要的中共间谍金无怠给揭露出来了。对中共来说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不管怎么说他也过关了。也就是说这个位置对于刘京来说就是一个死亡位置。

主持人:按理说,刘京当时在那里是表示他受江泽民的重用,他应该是更高升的。

横河:他应该是被步步提拔的,不管你多受宠,被塞到那个位置,那个位置就是一个倒霉的位置。

再讲李东生,李东生是1999年6月10日610办公室成立就开始当副主任,管宣传、管洗脑,到2009年就一直当副主任,整整10年一直在610当副主任。到了2009年接替刘京当主任以后,当了4年,到2013年12月份是倒在这个位置上的。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规律,就是中央610办公室的主任在位的时间越长,下场越惨。王茂林只当了2年的主任,相对时间比较短,尽管现在也有说他的亲信也被抓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比刘京和李东生的下场相对要稍微好一点,当的时间短一点。

刘金国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例外。为什么会例外呢?一个是时间非常短,严格地说他在那个位置上时间只有8个月,就是从2月份到他转任中纪委副书记为止,再向后他虽然挂了名,他肯定没有在那里上班。还有一个就是,当初让他去接任610办公室主任,是因为李东生下台了,那个位置不能空着,也许就是临时顶替一下的,要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这么快就把他提到中纪委去当副书记了。如果当时他只是一个临时的安排的话,那么可能是现在解释为什么到现在四个当中只有他一个没有看到明显的报应。中央610办公室四个主任的下场正好说明了这是报应。

主持人:您刚才前面也讲到目前对610的曝光,还有对刘金国的升迁,都表示了当局可能对610办公室它可能是有边缘化的迹象。您觉得现在政府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切割的可能性有多大?

横河:从目前来说,我觉得现在的当政者相比较过去两任对这件事情他们没有特别大的包袱,如果不算历史上的过去中共的包袱,我们只从文革结束算起的话,中共当前背了两大包袱,“六四”和法轮功。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欠血债欠得太多了,罪不可恕的,这点是毫无疑问的,就是中共不可能摆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但是中共的官员不管他在哪一级,他们仍然有自己的选择的余地,他们做什么选择是他们自己做决定的。

当然我们可以看到迫害本身没有停止,还在继续,我们天天在明慧网上还可以看到冤判、抓补,甚至酷刑的报导。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确实也看到有企图切割的迹象,比如说公布李东生被调查的时候,加上他两个和迫害法轮功有直接责任的头衔,这个是没有必要加的,因为在正常的国家机构里面他是有公安部副部长的头衔的,在他最前面加的两个头衔,一个是领导小组的副组长,一个是610办公室的主任。当然它当时没有用“610办公室”这个名字,说的是“防范办”,当时说的不是国务院防范办,是“中央防范办”,中央就是中共,所以讲的是中共的防范办。加上直接有责任的头衔,这就是有一个切割的迹象在了,就是说这不是我干的,这是他干的。

另外,最近公布的几个610办公室主任,虽然他们级别都很低,但是查处他的报导却非常高调,从这点来说的话,就是把610办公室和直接这些官员的罪行连在一起曝光的,那你就很难说这不是一个切割的迹象了。

主持人:随着周永康和李东生的被清洗和调查,这个政法系统包括610这个系统其实已经元气大伤了。您刚才也提到迫害还在继续,而且我们在明慧网上还可以看到很多的目前最近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您觉得这个迫害为什么还能够保持这样的势头呢?

横河:中共它有一个特点,就是所有的迫害人权的政治运动,这个政治运动一旦起来以后,它一定会形成一个依靠这个政治运动寄生的巨大利益团体,这个利益团体它会自动运作下去。因为中共本身是邪恶的,中共做坏事是自然的,要纠正坏事是非常困难的。

你看文革打得这么惨了,文革结束以后,为了给文革下个结论多困难啊!要对文革之前的东西再要下个结论也是非常困难的,所以都留着尾巴的。就是说做坏事它可以肆无忌惮,但是要纠正做坏事不这么容易。

这个系统的本身它是靠迫害存在下去的,只要迫害能继续,它们就有存在的必要,它们的利益就能得到保障,这个是一个自动运作的过程。这从一方面来看。

从另外一方面来看,这种特殊的迫害它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投资,也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是说它自动在运作,但是要达到原来那个势头的话,它要具备几个条件,这个系统的存在需要两个东西来保证,一个是迫害的政策,一个是人事安排。就是仅仅有政策不够,它必须要有特别坏特别坏的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它需要特别邪恶,还需要特别熟悉这个系统的工作,要同时具备这两条,即使在中共这个邪恶的系统里面也不是很容易的。

当初你看,贾春旺是公安部长,执行江泽民的政策,江对他还是不满意。就是说你光执行还不够,你要非常主动地去找坏事做。那怎么办呢?就把周永康从四川调来当公安部长。

刘京他先当610办公室副主任,然后才给他权力让他去当公安部副部长,可以调动公安系统来参与迫害。也就是说刘京当公安部副部长是为610而设置的。

李东生也是证明了他的邪恶,因为他在那里管洗脑、管宣传已经管了10年了,当然非常熟悉内部的运作。从外部调人非常困难,一定是让李东生去接任,他两条都满足了。只是说他接任以后,他很难去调动迫害的最主要的力量,就是公安、警察,所以就跨行业任命李东生去当公安部副部长。

刚才我说的维持迫害的这两个条件,政策和人事必须都具备。现在在人事方面,迫害系统已经受到很大的打击了。

宗教信仰的迫害,它跟中共对“六四”的态度不一样。“六四”是一次性事件,每年到“六四”的时候,到敏感日的时候,中共特别需要防范。但是对于一个宗教信仰团体的迫害,它是每秒钟都要高度绷紧神经的。对于中共来说,失去了这种特别恶的,江的那些死党们,除了这些人以外,其它的人即使在继续贯彻迫害的话,要维持那样的势头也已经很困难了。

主持人:好,因为今天的时间关系,这个问题我们就讨论到这里了。其实不管现任的当局是怎么做决定,中国人都已经非常习惯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个风水轮流转,这个政策是不会一成不变的,我觉得目前在中共体系内的每一位其实都要非常的关心最新的动态,都欢迎你们来听《横河评论》。好,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下载收听

责任编辑:任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