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610办公室的变迁和边缘化

大纪元2015年06月03日讯】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上个星期,“610办公室”这个组织的名字又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可能很多人会不明白说“610办公室”是个什么组织啊?对!这个组织它已经存在了16年了,但是仍然不为大多数中国人所熟知,所以它是一个非常神秘的组织。

这一次是广东省阳江市的610办公室副主任罗健,因为严重的违法违纪行为被调查,那这个消息是被各大喉舌和门户网站转载;3天之后又公布了说中纪委副书记刘金国不再担任中央610办公室主任的消息。

那么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说,一个16年来都深藏不露的机构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连续的被置身于聚光灯下?这个“610”它到底是什么组织这么神秘?那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后面又有什么更深的涵意呢?我们请横河先生来点评一下。

横河先生,广东省阳江市610办公室主任的这个消息是被各大媒体、网站统一格式转载的,这个就有点不寻常。因为北京政府这一年来的反腐是“上不封顶”,这个落马的官员级别已经都到了政治局级别了,严重违纪的官员是遍地都是,一个城市的610副主任被调查怎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横河:确实是很奇怪,因为阳江市只是广东一个很小的地级市,它即使在广东也是属于最小的,这种级别的官员在这次反腐当中只能算是“苍蝇”级的,因为他不是阳江市级的官员,他只是610的副主任,这种级别的官员调查都很难在省级媒体做为重要新闻出现的。

然而这条消息确实是被中央级包括新华网、中新网各个大门户转载,这个就很奇怪了,就是这个级别被这么大炒作,它唯一的解释就是需要把“610办公室”这个名称曝光出来,除此以外没有任何解释。

主持人:那还有跟罗健这个相比,刘金国他不是被调查而是升迁,免去原来的职务,一般正常情况下的报导是说“免去原来的职务、XXX接任”,但是它并没有说是XXX接任。

横河:对,这个事情是更有看点的。刘金国他不担任610主任,但是它没有宣布继任者,在这一点来看的话,作为610办公室的运作是非常不正常的,就是说一般也是不正常的,但是610就更不正常。

因为610你看,曾经换过几个主任,从刘京当时接王茂林、李东生接刘京,它都是无间隙过渡。也就是说找到了接任人,或者确立了接任人以后,前任才辞职,或者是免职的。因为610办公室在江泽民统治时期,和他垂帘听政时期是一个最重要的机构,他绝对不会让它有空隙的。

上一次公开有离任的消息就是宣布李东生被调查,那一次当然也没有立即宣布有接任的人,但是那是突发事件,也就是说对李东生的调查是在某种特殊情况下,必须在那个时候宣布。

事实上就是在李东生被调查的消息宣布以后一个多月刘金国就接任了,也就是说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找一个接任他的人。那么这一次找不到接任人的迹象就是很早就出现了。

刘金国是2014年10月份任中纪委副书记的。中纪委是当前最忙的部门,大家知道,过去这2年最重大的事件就是反腐,所以他不可能当了中纪委副书记以后再兼顾610办公室了。

而且他调任中纪委和当初抓李东生不一样,就是说是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和找到610的接班人的。它不是说我今天必须宣布你调中纪委书记了,或者今天必须调去。

然而整整7个月,就是从10月份刘金国任中纪委副书记以来,到这次宣布他不再担任610办公室主任的时间,是整整7个月。这7个月一直让刘金国在名义上兼任610主任。但是我们知道他不可能去管610的工作的,因为610主任也是一个全职工作,谁都不能兼任的。

所以当初这7个月没有找人来接任,已经是一个信号了。这个信号要就是说610的工作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不需要一个全职的主任在那里管着,或者说就是故意拖延,这两个可能性都有。

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多次有人放风,说已经确认某某某是610的接班人了,又确定某某某是。其中说到了两个,一个说的是陈智敏,陈智敏是公安部原来国保局的局长;另外一个说法就是傅政华,傅政华就是原来北京市公安局局长,这两个说了这么久都没有兑现,也就是说确实是考虑过有人来接这个位置的,不是说到现在为止没有选项,或者是没有合适的人。因为如果说需要接的话,那么这次宣布免职的时候,同时就宣布了,因为有7个月的时间找嘛!到现在都不能同时宣布免职和任命的话,这个在程序上就已经是不正常的了。

主持人:您刚才是说过610办公室它是在江泽民时期最重要的一个职位,同时您又说感觉上是现在它不这么重要了,您以前也讲过说610办公室它是中国大陆权力最大、曝光率最低最神秘的一个机构。那么这个610它到底是个什么机构?它为什么会这么神秘?

横河:这个就要从它成立说起了。1999年江泽民决定迫害法轮功的时候,他曾经在6月7日的时候有一个对政治局的讲话,这个讲话里面就提到了以李岚清负责,罗干和丁关根辅助,成立一个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的领导小组。3天以后,这个领导小组就正式成立了,就是6月10日。

成立的时候就在这个领导小组下面设了一个办公室,叫做“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这个因为它成立的时间是6月10日,就把它叫做“610办公室”。这两个名称都是正式名称,在中央的文件里面直接就叫“610办公室”,它不是外界给它起的绰号,它内部也这么叫,文件上也这么叫。

为什么要成立这个机构呢?这个机构是协调、指挥全国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成立这个组织其实就表明了,当初在迫害法轮功的时候,它不是一个法治。因为如果法治的话,说谁违了法,就由法律来处理,为什么要成立一个中共中央的组织?也就是说它是一个党领导的政治运动。因为是政治运动,所以要有一个特殊的机构来协调这个政治运动。就跟文革的时候“中央文革小组”,那文革小组和它的办公室就是领导文革的,而文革是一场政治运动。所以迫害法轮功它是一个政治运动。

因为是一个政治运动吧,而中共自从文革结束以后,就说不搞政治运动了,不折腾了,它们自己宣布的,所以这场迫害不能让别人知道这是一场政治运动,是党领导的政治运动,所以它的曝光率一直就很低。

严格的说,在宣布李东生被调查之前,它的这几个名称没有在中央级的喉舌媒体上出现过,那是第一次出现,很多人是通过宣布李东生被调查,才知道有这么一个正式名称的。

为什么神秘呢?是因为这场迫害是中共在后面操控,表面上看好像是哪个抓了判刑了,但是判刑的依据是什么呢?要610办公室来告诉法官、告诉检察院,应该判多少年。所以说它在背后操控了中国的国家机器,但是它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个是由610办公室在后面操控的,它有这么大的权力。

610的经费开支是不封顶的,要多少有多少,所以才会出现严重违法违纪,它违法一定是有贪腐嘛,或者是滥用职权嘛,怎么会来的?权力有这么大,经费有这么多,当然它就有很多贪腐的余地,有违法违纪的余地。所以这是一个很有权力的,但是却非常神秘的组织。

主持人:从您刚才的分析来看,610办公室以前神秘是因为它要镇压法轮功,但是它又不合法,它需要把这个组织变得很低调,让大家觉得好像镇压法轮功是有法律依据的。那么现在从公布李东生被调查开始,这个610办公室就曝光在民众面前了。那么您认为这种变化,它说明这个610办公室的地位是更提高了吗?

横河:从曝光的这个情况来看的话,就从公布李东生被调查开始,610办公室就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了,但是这个变化我认为并不能说明它的地位提高了,为什么呢?一个就是610的运作,它的神秘和它在幕后是它的特点,一旦曝光以后,对它的运作没有任何好处。

第二点,它走向台前的典型标记和到现在为止所曝光的,只要是公开点名610办公室的,或者它的其它名称的话,曝光的时候并不是610办公室的正面形象,而是610办公室的主任,或者是副主任涉嫌犯罪被调查、被查处的时候,给它挂上的头衔。

610办公室走向台前的这个过程是和这些官员的犯罪连在一起的,从这点来说的话,610办公室的实际作用在减弱了,就是说至少它的曝光的过程表明这个组织在被边缘化。民众可以读出来的信息是610办公室作为过去十几年一直被保护的一个组织,就是说这些官员犯了罪是不能碰的,没有人会查处他,即使有不得不查处的,也不会把他和610办公室挂上钩。而现在610办公室这个主任的头衔,这个组织的名称已经不能为腐败官员,或者违纪违法的官员提供保护伞了,至少这点已经很明确了。

主持人:这个610办公室它是主管镇压法轮功的,那么它跟维稳办,还有公安部,它是一些什么关系呢?

横河:谈到这个名称,一般人很难搞清楚的。610办公室它的正式名称,我们刚才讲的是,开始的时候叫“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这个组织第一次曝光是在2001年的2月份,当时国务院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就是关于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的,在这个会上挂的牌子叫做“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出来的是谁呢?就是刘京。但是刘京当时是否认他和610办公室是有关系的。

当时有外国记者问,就是说你的这个组织,就是国务院的所谓防范办,和610办公室有什么关系?他当时的回答说,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610办公室这么感兴趣。他实际上是没有回答,或者说他是否认的。但是你如果到国务院的网站上去看的话,不是说它真的不曝光,就是说它没有利用媒体来炒作它,实际上在国务院的机构设置里面说明了这个问题。后来在2003年的时候它就改名叫“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

国务院实际上是不承认它是国务院的组织的,国务院在机构设置里面就说了,“中共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和“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是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归中共中央直属机构,就是说它是归中共中央管的,跟我没关系,它实际上是摆脱责任。

但是你从它那个描述方法来说的话,其实也非常有意思的。在中共中央这里,它说的是“领导小组办公室”;但在国务院这里,它说的是“办公室”,没有领导小组,也就是说这个办公室是个虚的,它上面的这个领导小组是中共中央的。就是正式名称是改名字了,但是它的性质从来没变过,而且从开始到现在,另外一个名字一直都叫“610办公室”,从来没变过。

2008年的时候,奥运安保当时提出了一个“维稳”的概念。中共中央就仿造这个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的模式,成立了一个“中共中央维稳领导小组”,下面设了一个办公室叫“维稳办”,各级党委都要设立对应的领导小组和维稳办。

当时就从中央来看的话,因为两个领导小组的组长都是周永康,两个办公室的主任都是刘京,所以外界就有人误以为610改名了。其实“610”和“维稳办”是两个独立的机构,而且它们的功能是不一样的。610办公室是专门来迫害法轮功的;而维稳办是迫害更广大的人群。但这两者是有关系的,维稳办是以610办公室作为模版建立的,就是说把迫害法轮功的经验扩大到全社会去。

后来刘京因病退休以后,李东生只接了610办公室,而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接了维稳办,这样的话两个办公室的关系就比较清楚了,就它不是一个组织,不是一个机构。

主持人:那么610办公室它这16年来主要都做了些什么?就是说具体一点。

横河:610办公室这16年来就做着一件事情,就是迫害法轮功。当然从名义上,它也把迫害范围扩大到了不受中共控制的一些宗教信仰团体和气功组织,但实际上那些并不是610的主要工作,那个其实归其它部门管,610就是迫害法轮功!它是最主要的执行者。

610办公室有一个负责全国洗脑转化的,因为迫害法轮功嘛,它是迫害宗教,它跟迫害异议团体不一样。对于信仰来说,迫害最核心的是转化洗脑,就是要你放弃信仰,而且你要去攻击你自己的信仰,这个是归610办公室里面有一个机构专门管全国的洗脑转化的,这个就是由李东生负责的。

只要你不愿意放弃修炼,你不愿意被转化,一系列的迫害就来了,就包括任意拘捕、劳教、判刑、酷刑,包括活摘器官,很多迫害致死的,就是《明慧网》上公布的每一个核实了的名字,当然这是冰山一角啦,那就有3,000多名了,这是对法轮功直接的迫害。

另外一点,就是对全国民众的迫害。因为它反法轮功的宣传,使得很多人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那么这种误解实际上对这些人来说是不好的,修心向善的一个团体被你看成是不好的,就造成了一个什么呢?就是这个社会好像人不能够做好事,只能做坏事,坑蒙拐骗都可以,但是不能做好人,它起了这么一个作用。

610办公室还要对全国法治的崩溃负主要责任。破坏法治、破坏人的道德这一些罪行,针对法轮功的迫害,和针对中国民众的迫害,对中国社会的破坏和伤害,都是610的主要罪恶。

主持人:我们中国人讲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那610这个组织16年来做了这么多的坏事,我们为什么没有看到很多恶报的案例?当然法轮功《明慧网》上它是登了一些迫害法轮功的人遭到报应的案例,但是他们大多数职位比较低,为什么610的这些主任们也没有遭到什么报应?

横河:实际上这是一个误解。我们从四任中央610主任可以看到,这是一个被诅咒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待的人没有人能够善终的。第一任王茂林,其实就是一个非常倒楣的位置,王茂林是在仕途中断以后,被安置到610办公室这个位置上的。他的仕途中断有两个说法,一个说法是他得罪了江,江当时到湖南视察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说“在北京听你的,到湖南听我的”,江就对他非常不满意。在担任610办公室主任之前,他已经被闲置了1年了。当初很可能是因为那里需要一个省部级的官员来当,而他正好在那没事,就被塞到那里去了,所以那是一个倒楣的位置。

另外一种说法是《香港经济导报》出版了师东兵的一篇文章叫《从矿工到省委书记——记王茂林》,里面说了这么一句话:“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大同出了个王茂林”。结果王茂林的仕途到此就为止了。这是另外一种说法。就不管怎么说,他是倒了楣被塞到那里去的。

第二任主任就是刘京。后来大概觉得塞一个人到那里不能算数,要一个真正的心狠手辣的,又是江的亲信的人,所以就把刘京从海关关长调到610办公室当副主任,而且很快就接替了王茂林。刘京从2001年开始接主任的位置,到2009年因病退休,就没有挪过位置,就一直是610办公室主任。

别人有没有挪位置呢?刘京可以有一个人做对照的是俞正声。他们两个人都是当时康华公司的副理事长。“六四”以后,康华不是解散了吗?康华解散以后,就安排他们,你们既然为邓家出了力嘛,所以就可以安排你们。安排两个人,一个是到青岛市当市长、市委书记;一个到昆明去当市长、市委书记。这两个人是同步的,对不对?这10年,刘京在610位置上没挪窝,一直到生病退休;俞正声一直爬到政治局常委。

当然这两个人背景不一样,可能也有其它的问题,但俞正声也出问题的,他哥哥俞强声从国安叛逃到美国去,把最重要的中共间谍金无怠给揭露出来了。对中共来说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不管怎么说他也过关了。也就是说这个位置对于刘京来说就是一个死亡位置。

主持人:按理说,刘京当时在那里是表示他受江泽民的重用,他应该是更高升的。

横河:他应该是被步步提拔的,不管你多受宠,被塞到那个位置,那个位置就是一个倒霉的位置。

再讲李东生,李东生是1999年6月10日610办公室成立就开始当副主任,管宣传、管洗脑,到2009年就一直当副主任,整整10年一直在610当副主任。到了2009年接替刘京当主任以后,当了4年,到2013年12月份是倒在这个位置上的。

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规律,就是中央610办公室的主任在位的时间越长,下场越惨。王茂林只当了2年的主任,相对时间比较短,尽管现在也有说他的亲信也被抓了,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比刘京和李东生的下场相对要稍微好一点,当的时间短一点。

刘金国是到目前为止唯一的例外。为什么会例外呢?一个是时间非常短,严格地说他在那个位置上时间只有8个月,就是从2月份到他转任中纪委副书记为止,再向后他虽然挂了名,他肯定没有在那里上班。还有一个就是,当初让他去接任610办公室主任,是因为李东生下台了,那个位置不能空着,也许就是临时顶替一下的,要不然不能解释为什么这么快就把他提到中纪委去当副书记了。如果当时他只是一个临时的安排的话,那么可能是现在解释为什么到现在四个当中只有他一个没有看到明显的报应。中央610办公室四个主任的下场正好说明了这是报应。

主持人:您刚才前面也讲到目前对610的曝光,还有对刘金国的升迁,都表示了当局可能对610办公室它可能是有边缘化的迹象。您觉得现在政府和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切割的可能性有多大?

横河:从目前来说,我觉得现在的当政者相比较过去两任对这件事情他们没有特别大的包袱,如果不算历史上的过去中共的包袱,我们只从文革结束算起的话,中共当前背了两大包袱,“六四”和法轮功。中共在法轮功问题上欠血债欠得太多了,罪不可恕的,这点是毫无疑问的,就是中共不可能摆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但是中共的官员不管他在哪一级,他们仍然有自己的选择的余地,他们做什么选择是他们自己做决定的。

当然我们可以看到迫害本身没有停止,还在继续,我们天天在明慧网上还可以看到冤判、抓补,甚至酷刑的报导。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确实也看到有企图切割的迹象,比如说公布李东生被调查的时候,加上他两个和迫害法轮功有直接责任的头衔,这个是没有必要加的,因为在正常的国家机构里面他是有公安部副部长的头衔的,在他最前面加的两个头衔,一个是领导小组的副组长,一个是610办公室的主任。当然它当时没有用“610办公室”这个名字,说的是“防范办”,当时说的不是国务院防范办,是“中央防范办”,中央就是中共,所以讲的是中共的防范办。加上直接有责任的头衔,这就是有一个切割的迹象在了,就是说这不是我干的,这是他干的。

另外,最近公布的几个610办公室主任,虽然他们级别都很低,但是查处他的报导却非常高调,从这点来说的话,就是把610办公室和直接这些官员的罪行连在一起曝光的,那你就很难说这不是一个切割的迹象了。

主持人:随着周永康和李东生的被清洗和调查,这个政法系统包括610这个系统其实已经元气大伤了。您刚才也提到迫害还在继续,而且我们在明慧网上还可以看到很多的目前最近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您觉得这个迫害为什么还能够保持这样的势头呢?

横河:中共它有一个特点,就是所有的迫害人权的政治运动,这个政治运动一旦起来以后,它一定会形成一个依靠这个政治运动寄生的巨大利益团体,这个利益团体它会自动运作下去。因为中共本身是邪恶的,中共做坏事是自然的,要纠正坏事是非常困难的。

你看文革打得这么惨了,文革结束以后,为了给文革下个结论多困难啊!要对文革之前的东西再要下个结论也是非常困难的,所以都留着尾巴的。就是说做坏事它可以肆无忌惮,但是要纠正做坏事不这么容易。

这个系统的本身它是靠迫害存在下去的,只要迫害能继续,它们就有存在的必要,它们的利益就能得到保障,这个是一个自动运作的过程。这从一方面来看。

从另外一方面来看,这种特殊的迫害它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投资,也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就是说它自动在运作,但是要达到原来那个势头的话,它要具备几个条件,这个系统的存在需要两个东西来保证,一个是迫害的政策,一个是人事安排。就是仅仅有政策不够,它必须要有特别坏特别坏的人,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它需要特别邪恶,还需要特别熟悉这个系统的工作,要同时具备这两条,即使在中共这个邪恶的系统里面也不是很容易的。

当初你看,贾春旺是公安部长,执行江泽民的政策,江对他还是不满意。就是说你光执行还不够,你要非常主动地去找坏事做。那怎么办呢?就把周永康从四川调来当公安部长。

刘京他先当610办公室副主任,然后才给他权力让他去当公安部副部长,可以调动公安系统来参与迫害。也就是说刘京当公安部副部长是为610而设置的。

李东生也是证明了他的邪恶,因为他在那里管洗脑、管宣传已经管了10年了,当然非常熟悉内部的运作。从外部调人非常困难,一定是让李东生去接任,他两条都满足了。只是说他接任以后,他很难去调动迫害的最主要的力量,就是公安、警察,所以就跨行业任命李东生去当公安部副部长。

刚才我说的维持迫害的这两个条件,政策和人事必须都具备。现在在人事方面,迫害系统已经受到很大的打击了。

宗教信仰的迫害,它跟中共对“六四”的态度不一样。“六四”是一次性事件,每年到“六四”的时候,到敏感日的时候,中共特别需要防范。但是对于一个宗教信仰团体的迫害,它是每秒钟都要高度绷紧神经的。对于中共来说,失去了这种特别恶的,江的那些死党们,除了这些人以外,其它的人即使在继续贯彻迫害的话,要维持那样的势头也已经很困难了。

主持人:好,因为今天的时间关系,这个问题我们就讨论到这里了。其实不管现任的当局是怎么做决定,中国人都已经非常习惯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个风水轮流转,这个政策是不会一成不变的,我觉得目前在中共体系内的每一位其实都要非常的关心最新的动态,都欢迎你们来听《横河评论》。好,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下载收听

责任编辑:任慧夫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