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王歧山打老虎 张越李承先急了

大纪元2015年06月04日讯】虽然,曾是全国级的“政法王”周永康倒了,但尚未判刑,而且他10年培植的遍布各省市的“小政法王”还在徇私枉法,高压维稳,近日,随着习近平,王歧山打老虎,拍苍蝇力度的加强,一批惶惶不可终日的“小政法王”,还在窥视左右,耍两面派,一方面恐吓证人,消毁证据,躲避风头,一方面消极怠工,鼓动不满,推波助澜,以转移上级反腐的视线,其中,比较典型的代表人物,离京城最近的有两位大员,一是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一是河南省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李承先,这些人感到危机临近,乱了方寸,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新闻界消息人士透露,以北京盘古大观老板,亿万富豪郭文贵为核心的一个利益集团,已被王歧山紧紧盯住,其中原国安部副部长马建,处级干部高辉,北大方正CEO李友,总经理余丽等人已被捕,郭文贵慌不择路,逃亡美国,但另一些成员,比如张越和李承先,还在负隅顽抗,垂死挣扎,之所以他们进入中纪委的射程内,还没有中弹倒地,是因为这些人过去多年盘踞在公检法领域,人脉关系深厚,有的直通中南海高层,有的和某些“大人物”捆绑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双规”他们,必须破除阻力,花费力气,需要时间。

拿张越来说,他最初从一个普通干警做起,曾在北京火车站开枪射杀平民百姓,有点类似前不久发生在黑龙江省庆安的枪击事件中的“英雄”李乐斌,他后来靠搜刮民财,请客送礼,贿赂上级,一步步爬上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宝座。后来,搭上周永康和令计划这条贼船,迅速调至京畿重地河北省,升任省委常委兼省公安厅厅长。他由一个副局级干部连跳三级,高升为副部级大官,浓缩和凝聚了中国政法系统卖官鬻爵的黑暗现实,张越以在首都北京公安系统三十年的资历,积累了广深而复杂的人事关系,既曾是对周永康言听计从的“小兄弟”,也是在首都商界情场和政界官场如鱼得水的风云人物。

同样地,李承先也是呼风唤雨的“地头蛇”,他担任河南省政法委副书记,徇私枉法,无恶不作,其与张越遥相呼应,巧取豪夺,都不择手段地敛财,虽然,他的问题成堆,民愤极大,但王歧山下派的赴河南第八巡视组,对其也奈何不得,在河南,多年形成的人脉关系盘根错节,像蜘蛛网一样,黏上谁,谁倒霉,巡视组的人,拒不接见那些了解和不满李承先的干部群众,而是蜻蜓点水般见了李承先几面,以他的自辩为依据汇报上级,使其获得喘息之机,实际上,李承先参与了赵云安一案,赵原为天津环渤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郑介浦的副手,曾侵吞公司资产数十亿元,其中一部份资金是河南省焦作凯莱大酒店老板谢建升的外借款,由于受害人谢的报案,赵云安两度被抓,但最终都以取保候审为名放行,其幕后的操盘手就是李承先,知情者说,李承先从赵云安的亲友手里受贿2000万。也就是说,李承先是顶风做案的河南大贪,但中纪委目前还没抓住他的把柄。

北京新闻界消息人士说,张越和李承先,一南一北,把持政法委大权,不因周永康的倒台而失势,但碍于体制的弊端和利益集团的抱团取暖,还在上蹿下跳,影响中国地方的政局,他们打通上下级关系的利器就是金钱,由于在河南,河北地方为官多年,下级给他们送钱,送物,把他们都养肥了,而他们又给上级行贿,找到了层层“保护伞”,比如,李承先在河南新乡市任公安局长期间,公开索贿,上下皆知,人称“李百万”,新乡市建设路755厂家属院14号张志宏,曾实名举报他徇私枉法,先是包庇制造了张志宏哥哥12年的冤狱,又因他上访替兄鸣冤而下令关押张志宏2年多,接着,顶住当年中南海领导赵紫阳的批示,与市委书记兼市长祝有文联手,充当755厂党委书记杨玉伟的帮凶,在1992年10月11日又把张志宏劳教2年,在此期间,担心他们翻案,竟公然杀死其兄,并开肠破肚,强行火化,至今不归还骨灰,类似案件比比皆是,李承先双手沾满人民鲜血,之所以恶贯满盈,如今不倒是因为有钱有势。总之,他们厚实的经济基础难以想像,可以说,没有他们用金钱攻不破的“堡垒”。

因此,王歧山再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事事亲自所为,而下派的中纪委官员,有的怕得罪人,怕遭到张越和李承先的暗中报复,不得不回避矛盾绕道走,有的收到张越和李承先的“大礼包”,与其同流合污,欺上瞒下,误导案件走向,正如王歧山所言,查案不行,抹案行,抓人不行,交友行,甚至有的假借中纪委的名义,自搞一套,乘机内斗,借刀杀人,而张越与李承先从中渔利。现被拘押的焦作市公安局副局长王绍政,就是因为没顺从张越,马建等人的旨意而被整肃。虽然,他与李承先曾是新乡市公安局的战友,但为了个人升官发财,六亲不认,反目为仇。

纵观张越和李承先等人言行所为,可以看出,他们呼风唤雨的另一个条件,除了累积的数以亿计的受贿款,就是地方官场过于集中的权势,由于政法委是党管司法的“紧箍咒”,张越和李承先都把公检法司变成“自家后院”,首先,他们可以选用,提拔,安排,调离,奖惩,整肃官员,让他们变成手中任意捏搓的“小泥人”,而把法律条款丢在一边,徇私枉法成了“家常便饭”;其次,是手中直接握有或间接掌控与司法有关的财权,比如,监狱,看守所,戒毒所,等等,所需要的经费批用,他们都有强势的推力作用,一方面,受其恩惠的公检法人员听其指挥,可以任意拘捕人犯,判刑,减刑,保外,假释,监控,等等,每一个环节都连着人情,而人情往往体现为金钱,故此,他们贪污受贿,非常方便。

其次,由于手中的权力缺乏监督,他们可以暗中隐瞒多种身份,见机行事,肆意枉为,2013年12月28日,会议上向来冠冕堂皇讲“廉政”的张越,像“地下党”一样,持有一张化名的港澳通行证和假护照,从北京秘密潜入香港。据海外媒体报导,北京民族证券的收购是由马建,张越,郭文贵等人一手策划,操控,完成的,具体执行人有郭文贵的前助手曲龙,除了张越,还有中纪委综合处的处长孟会青。这些人被金光闪闪的银子凝聚在一起,不同时期变换不同的角色,一会儿是官员,一会儿是商人,一会儿是特务,一会儿是“爷们”,反正天下的好事,都幸运地集于一身。

他们在官场“猎权高手”郭文贵住的豪宅里密谈,不是什么“国家大事”,而是“私家大事”;不是“国家机密”,而是“郭家机密”,却有国安权势的掩护,一夜间,那栋位于香港南湾道16号的海景大宅,价值上亿,又见证了官商勾结,巧取豪夺的生活场景,当中国的老百姓辛辛苦苦地创作财富的时候,他们压低嗓门地讨价还价,谎言,欺骗和甜言蜜语搅在一起,几个来回,就把一家名声在外的上市公司肢解了,赚得金银满仓,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然而,古人云,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官场和商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一时的同路人,消息人士透露,张越密会郭文贵,商谈北大方正收购民族证券的生意。但羽毛渐趋丰满的郭文贵有时也不买帐,因为郭文贵靠盘古七星级酒店收买了曾庆红等大佬,就不再把张越、马建等小官僚放在眼里夹,而且,郭文贵想吃独食,认为他们没什么本事,没必要与其分享利益,他如果让步,有可能失去民族证券和方正证券的主动权,所以,他坚决不同意。

于是,放着全省政法委本职工作不干的张越,马不停蹄地往来于香港与河北之间多次,2014年9月,张越还亲自带着“北大领导”魏新、李友等人前往香港企图最后说服郭文贵。但郭文贵翻脸不认人,他警告张越,他们以前合作时,一切参与生意的活动,包括性丑闻及贪腐的证据都已经留底,被他复制多份,分别存放在安全的地方,如果上级有关方面需要,将合盘托出,立即,张越和马建傻眼了,但贪婪的本性还撑着他们提出较低的要求:撇开政泉和北大的争议,先把原先达成口头协议的有关民族证券的既得利益分给他们一些,但不料,也被郭文贵铁牙回绝。

至此,他们彻底地闹翻了,由过去“穿一条裤子”的哥们变成剑拔弩张的仇敌,郭文贵使出看家本领,威胁他们说,如果你们敢与我做对,黄保卫的今天,就是你们最好的明天,张越等人深知,黄保卫曾是前郑州市的公安局局长,之前,也与郭文贵关系密切,后来,因郭文贵设局“百万豪宴”进入圈套而淡然下台,毫无疑问,这样的结局,对张越,马建都是一种绝妙的震慑,他们只好闭嘴。同样地,先是迷人的物质诱惑,后是绑架式的恐吓,也成了驱使李承先的动力,郭先是承诺李承先,如果帮助他扳倒“北大”,吃掉方正证券,他将一同分享巨大的经济利益。于是,河南省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李承先命令郑州市国安局,配合调查李友在郑州的分公司,同时,马建安排杭州市国安局调查北大在杭州的分公司,甚至,李承先还胆大妄为地利用职权,拿出“国家安全部”的令箭,直接干扰司法办案,暗助被河南焦作市公安局通缉的嫌犯郭文贵逃往海外。

但是,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此前,狡猾而不义的郭文贵,已把过去酒酣耳热得到的有关方正集团李友、魏新等人的罪证公布于众,又是“一剑封喉”,正赶上王歧山反腐找靶子,立即,李友等人被有关部门“协助调查”,随之,身居要职的国安部“大老虎”马建也翻了船,虽然,信口雌黄的郭文贵在美国隔空与胡舒立对阵,并一度叫号王歧山,但他明保暗卖的马建已是一命呜呼,积累了亿万家产的张越、李承先,孟会青等人都成了动物园里的“大老虎”,囚禁在热闹的场所,等待反腐利器的宰割,虽然,他们还在利用关系散布“老王”的流言蜚语,但是,知情者已将张越偷渡香港的假护照,假身份证,假港澳通行证,飞机票等原始证据一并交给中纪委,我相信很快地,民族证券收购的黑幕将水落石出,张越和李承先将付出惨重的代价。

2015年6月2日于多伦多大学

责任编辑:朱颖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