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媒揭马克思临终痛苦不堪 解密其成魔及遭恶报之路

1015619441
6月6日,陆媒揭马克思是在浑身是病、满身生疮的痛苦中死去。图为2010年9月德国工人正在移除柏林的一座马克思雕像。雕像是1986年前东德共产党头目昂内克竖立的。(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5年06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在中国大陆民众觉醒、唾弃中共成为不可阻挡汹涌大潮的今天,中共邪说的鼻祖马克思的丑闻再被曝光。历史事实披露,马克思曾是个基督徒,信奉上帝和神灵,之后加入魔鬼撒旦教。他创立的共产邪说是魔鬼撒旦教义的翻版,目的是要把信奉共产邪说的人拖向地狱,毁灭人类。马克思的邪说祸乱世间,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而马克思也在浑身是病、满身生疮的痛苦中死去。

陆媒罕见披露马克思临终前痛苦不堪

大陆澎拜新闻6月6日发表一篇英国作者西蒙‧克里切利写的文章,其中谈到马克思疾病缠身的情景。

文章称,马克思似乎长期缠绵病榻,痛苦不堪。在写作《资本论》期间,他一直遭受着他给各人的信件中描述的种种病况,诸如“糟透的黏膜炎、眼睛发炎、呕吐胆汁、风湿病、急性肝痛、 打喷嚏、头晕、久咳、严重的疔疮”。其中疔疮造成了最“可怕的痛苦”,并长期遍布他的“残躯”。生殖器周围更严重,令他痛苦不堪。这还不算,最后结束他生命的胸膜炎和肺癌,更令他痛苦不堪。

文章还称,在人生最后的十年里,马克思病痛缠身,为此他四处奔波,遍寻良医以治疗自己的多处病痛。很长一段时间里,他辗转于奥地利、德国、瑞士、法国、阿尔及尔以及怀特岛(Isle of Wight)上鲜有游人的文特诺市(Ventnor)、海峡群岛(Channel Islands)、伊斯特本(Eastbourne)和拉姆斯盖特(Ramsgate)。马克思似乎被雨盯上了,他走到哪儿,雨跟到哪儿,即使在阿尔及尔和蒙特卡洛(Monte Carlo)也不例外。

最后的岁月里,他在政治上越来越反覆无常,情绪消沉,以至于无法继续写作严肃作品。

陆媒没有敢报道的,是海外之前详细披露的马克思成魔之路。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根据陆媒自己的披露,马克思死之前如此地痛苦不堪,是否因马克思魔性大发,以及各种低下的行为而得到的报应呢?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早年是基督徒

根据Richard Wurmbrand(理查德•沃姆布兰德)在阿波罗网系列文章《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显示,马克思早年是基督徒。马克思在其作品《基督徒们依据约翰福音15:1-14而合一:合一的意义、必要性及其影响》中写道:“与基督的合一,既在和他紧密而鲜活的友谊之中,又在这样的事实当中:他总是在我们眼前和我们心里。”

马克思继续写道:“因此,与基督的合一,使我们的内在升华,使考验得到慰藉,使我们心灵敞开关爱他人——这不是因为我们骄傲或渴望名声,而是因为基督。”

几乎同时,马克思在《一个年轻人在择业前的思考》中写道:“宗教授予我们所有人向往的理想。祂为全人类牺牲了自己。谁敢否认这一点?若我们选择的职业,能让我们把自己最好的给予人类,我们就不会在其重压下蹒跚行走,因为这是献给万物的牺牲。”

马克思17岁时还是一名基督徒。他在高中毕业作文中写道:“如果没有对于上帝的信仰,没有和基督的一致,人类无法具备真正完美的德行,和满足对于真理与光明的追求。”“只有上帝才能够拯救我们。”

马克思高中毕业时,他的文凭里注明了他的宗教知识:“他的基督教理知识,是明晰、且相当有根基的。而且,他对基督教会的历史非常了解。”

马克思成魔 加入撒旦立志毁灭这个世界

但马克思18岁上大学时遭遇了一件非常灵异的事,他由此变成了一名虔诚的撒旦教徒。

这件非常灵异之事在马克思大学时代写的《奥兰尼姆》剧本中有记载。撒旦教有一种祭仪叫“黑色聚会”。在此仪式中,撒旦教祭师于午夜时进行念诵。黑色蜡烛被颠倒放置于烛台上,祭师反穿着长袍,顺序颠倒念诵祈祷书,包括神、耶稣、玛利亚的圣名都倒过来念。一个十字架被颠倒放置或被踩在脚下,一件从教堂偷来的圣器被刻上撒旦之名,用于仿冒的交流。在这“黑色聚会”中,一部《圣经》会被焚毁。所有在场者发誓要犯天主教教义中的七宗罪,并永不做好事。然后,他们进行纵欲狂欢。

在《奥兰尼姆》里《演奏者》一诗中,马克思有段奇异的自白:

“地狱之气升起并充满我的头脑,
直到我发疯、我的心完全变化。
看见这把剑了吗?
黑暗之王把它卖给了我,
它为我抽打时间,并给我印记,
我的死亡之舞跳得更加大胆了。”

这些字句有特殊含义:在撒旦教的晋阶祭仪中,一柄施了巫术、能确保成功的剑,会被卖给晋阶者。而晋阶者付出的代价,就是用他血管里的血在恶魔契约上签字,在他死后,他的灵魂将属于撒旦。

马克思的《奥兰尼姆》剧本中还写到:

现在我已拥有它!它从我的灵魂升起,
如空气般清晰,如骨骼般坚硬。
我年轻的双臂已充满力量,
将以暴烈之势,
握住并抓碎你——人类。
黑暗中,无底地狱的裂口对你我同时张开……

《奥兰尼姆》剧本的结尾写到:

如果存在一种吞没一切的东西,
我将跳进去,以毁灭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在我和无底地狱之间,显得过于庞大,
我要用我持久的诅咒,将它击成粉末。

马克思在其诗《苍白少女》中写道:

“因此,我已失去天堂,
我确知此事。
我这曾经信仰上帝的灵魂,
现已注定要下地狱。”

马克思在大学加入了乔安娜‧绍斯寇特(Joanna Southcott)主持的撒旦教会,成为信徒。1837年11月10日他给他父亲回信说:“一层外壳脱落了,我的众圣之圣被迫离开,新的灵必须来进驻。一个真正的狂暴占有了我,我无法让这暴虐的鬼灵宁静。”

历史资料显示,马克思承认他与撒旦签了契约,他要将全人类投入地狱之中。马克思在他渎神的充满狂暴的诗中宣称:“我要向上帝复仇”,而这正是撒旦教的最高教义,马克思显然就是撒旦在世间的代言人。

马克思写作《奥兰尼姆》时仅18岁。此时,他为自己一生定下的计划是想毁灭这个世界,以世界的震荡、剧痛、动乱为基础,建起他的王座。

社会主义只是撒旦的圈套

马克思完成《奥兰尼姆》和其它早期诗作时(在诗中马克思自己承认与魔鬼签了契约),他不仅没有社会主义理念,甚至还激烈反对之。那时他是德语《莱因报》(Rheinische Zeitung)的主编,这份媒体“绝不容忍哪怕是纯理论的当前形式的共产主义,何况让它实践?这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

但在此之后,马克思遇见了摩西‧赫斯(Moses Hess),此人在马克思一生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正是他把马克思导向了所谓社会主义理念。在给B. Auerbasch的一封信(写于1841年)中,赫斯称马克思是“最伟大的,更可能是唯一的,当代哲学家马克思博士非常年轻(最多24岁),他将给予宗教和哲学终极打击。”可见,其首要目标是打击宗教,而不是实现社会主义。实际上,马克思憎恨所有神明,而且不堪听闻上帝。社会主义只是引诱无产阶级和知识份子去实现撒旦理想的圈套而已。

马克思那时的另一个朋友乔治‧戎(Georg Jung)于1841年更清楚地写道,马克思必将把神赶出天堂,而且还要控诉祂。最后,马克思干脆否认造物主的存在。如果造物主不存在,那就没人给我们诫律,我们也无须为任何人负责了。马克思的宣言“共产主义者绝不宣扬道德”确认了这一点。

在马克思的年代,男人通常会留胡子,但式样与马克思不同,而且不会留长发。马克思的外形风格是乔安娜‧绍斯寇特的信徒的特征。乔安娜‧绍斯寇特是一个撒旦教组织的女祭师,她自称能与恶魔希罗(Shiloh)通灵。她死于1814年,60年后,一个叫詹姆士‧怀特(James White)的战士,发展了乔安娜的教义,使之带有共产主义的味道。

马克思较少公开谈论形而上之事,但我们可以从他交往的人那里,收集关于他观点的资讯。马克思和俄国无政府主义者巴库宁(Mikhail Bakunin)一起建立了“第一国际”。巴库宁写道:

“那邪恶之尊,就是撒旦对神的反叛,在此反叛中,人类的解放遍地开花,这就是革命。社会主义者标识自己身份的用语是:‘以那位被错误对待的尊者的名义。’撒旦,永恒的反叛者,是第一个自由思想家和救世主,它使人因其卑劣的无知和顺从而羞耻;撒旦解放了人,在人的额头上盖上解放和人性的印记,使人反叛并吃了知识之果。”

巴库宁不仅赞颂路斯弗,他还有具体的革命计划,不过,这计划并不会解救被剥削的穷人。他写道:“在这革命中,我们必须唤醒人们心中的魔鬼,以激起他们最卑鄙的激情。我们的使命是摧毁,而不是教诲。毁灭的欲望就是创造性的欲望。”

密友都是撒旦教徒

蒲鲁东(Proudhon),另一名主要的社会主义思想家,同时也是马克思的朋友,同样崇拜撒旦。蒲鲁东的发型和胡子样式与马克思相似,蒲鲁东同样写了一些亵渎神明和召唤撒旦的作品。

德国著名诗人亨利希‧海涅(Heinrich Heine)是马克思的又一位亲密朋友。此人也是一名撒旦崇拜者。他写道:“我呼唤魔鬼,于是它就来了,带着惊奇,我细察它的面孔;它不丑,也不残缺,它是个可爱、迷人的男子。”“马克思对亨利希.海涅大为崇拜……他们的关系温暖而真诚。”马克思为何崇拜海涅?也许因为他的如下撒旦教思想吧:

“我有一个愿望……我门前有一些美丽的树,若亲爱的神想让我全然快乐,祂应赐给我这样的欣喜:让我看到我的六、七个敌人被吊死在这些树上。怀着慈悯之心,在他们死后,我将宽恕他们对我做过的错事。是的,我们必须宽恕我们的敌人,但并非在他们被吊死之前。”

一个正直的人,会和有这种想法的人成为密友吗?但马克思周围都是这样的人。

Lunatcharski,一位曾任苏联教育部长的哲学家,在《社会主义与信仰》中写道:马克思抛弃了与神有关的一切,并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

想与造物主平起平坐

马克思最喜爱的女儿艾莲诺(Eleanor),在马克思的同意下,嫁给了爱德华(Edward Eveling)。此人曾作《神的坏》之类主题的演讲。(这正是撒旦教徒所做的事。与无神论者不同,他们不否认神的存在。除了欺骗别人,他们自知神是存在的,只是把神说成坏的。)以下诗句道出了他向往撒旦的心态:

“向您,我斗胆献上这诗,
啊,撒旦,将要升座的盛宴之王!
啊,牧师,我远离你的洒水、你的唠叨,
因为啊,牧师,撒旦永不在你之后。
如展翼的旋风,
它掠过民众,啊,伟大的撒旦!
欢呼吧,为了这伟大的辩护者!
燃香、发誓、向您献祭,
您把牧师的神扯下了王座!”

另一线索在马克思的儿子艾德格(Edgar)于1854年3月21日写给马克思的信中。此信开头就是惊人的一句“我亲爱的魔鬼”。一个儿子怎能用如此荒谬的方式称呼自己父亲?不过,撒旦教徒对他们所爱的人都是这样称呼的。难道连他儿子也入教了?

另一重要事实是,马克思之妻于1844年8月写信给他道:“你最后的牧师信,高级牧师兼灵魂持有者,请将和平与安宁赐予你可怜的羊群。”在《共产主义宣言》中,马克思清楚地表明他想要消灭所有宗教,但他的妻子却称他为高级牧师和主教,是哪个教的牧师和主教?为何要给这样一名众所周知的无神论者写牧师信?那些信在何处?马克思生命中的这个时期是尚未被探索的。

在《人之傲》(Human Pride)一诗中,马克思承认,他的目标并不是改善、改组、或革新世界,而是要毁灭世界,并以此为乐。

“带着轻蔑,我在世界的脸上,
到处投掷我的臂铠,
并看着这侏儒般的庞然大物崩溃,
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灭我的激情。
那时,我要如神一般凯旋而行,
穿梭于这世界的废墟中。
当我的话语获得强大力量时,
我将感觉与造物主平起平坐。”

只有这些诗表现了马克思的撒旦教思想吗?我们不知道,因为马克思的手稿守护者们,对马克思的大量作品仍然保密。

在《革命者》一书中,卡缪(Albert Camus)说:“马克思和恩格斯(Friedrich Engles)有30卷作品从未出版,其中表达的放肆理念,并不像众所周知的马克思主义。读了这些,我让我的秘书给莫斯科的马克思学院写信,以了解那位法国作家的话是不是真的。

“我收到了回信。信中,马克思学院的副主任M. Mtchedlov教授说,卡缪搞错了。马克思的作品共有100卷之多,其中只有13卷被公开印发。他为此找了一个荒谬的藉口:第二次世界大战阻止了其余各卷的出版发行。此信写于1980年,即大战结束25年之后,那时苏联的国家酒吧和渔房无疑都有很充足的资金。”

入魔后的混乱生活

所有活跃的撒旦教徒都有混乱的个人生活,马克思也不例外。

阿诺德.康兹立(Arnold Kunzli)在《卡尔.马克思心志》一书中写道:马克思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女婿自杀了,另外三个孩子死于营养不良。马克思的女儿罗拉(Laura)嫁给了一名社会主义者保罗.拉法格(Paul Lafargue),她埋葬了自己的三个亲生骨肉,然后与丈夫一起自杀。另一个女儿艾莲诺决定和她丈夫做同样的事,她死了,而他丈夫爱德华却在最后一刻退缩了。

马克思和他的女佣海伦(Helen Demuth)有一个私生子,后来他把这孩子栽赃给恩格斯,恩格斯则接受了这一喜剧安排。马克思酗酒严重——莫斯科的马克思‧恩格斯学院的Riazanov主任在《卡尔‧马克思,Mai,思想家和革命家》一书中承认了这一事实。

马克思在生命中还有更严重的污点。

1960年1月9日,德国报纸《Reichsruf》报导了这一事实:奥地利总理罗勃(Raabe)曾将一封卡尔‧马克思的亲笔书信送给苏俄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赫鲁晓夫不喜欢这封信,因为它证实,马克思曾是奥地利警方的一名领赏告密者,他在“革命者”队伍里当间谍。

这封信是在秘密档案馆中被偶然发现的。它指证,马克思作为告密者,在他流亡伦敦期间告发他的同党们。每提供一条消息,马克思获得25元的奖赏。他的告密涉及流亡于伦敦、巴黎、瑞士的“革命者”。其中一个被告密的人叫Ruge,他自认为是马克思的亲密朋友。两人之间充满热忱的通信至今尚存。

马克思从不觉得自己有义务养家,虽然以他对多种语言的掌握,他很容易做到这一点。相反,他靠向恩格斯乞讨而活。据马克思学院的资料,马克思一生中,从恩格斯那里获得了大约六百万法郎。

虽然如此,马克思仍垂涎家族的遗产。当他的一位伯父在极度痛苦中时,马克思写道:“如果那条狗死了,就对我无碍了。”

对于比伯父更亲的人,马克思亦毫无慈心。甚至在谈及其母时,也是如此。马克思于1863年12月写信给恩格斯道:“两小时前我收到一封电报,说我母亲死了。命运需要从家里带走一名成员。我已经一脚踏进坟墓,在很多情况下,我需要的不是一个老妇人,而是其他。我必须动身去Trier接收遗产。”

对于他母亲的死,马克思要说的就只有这些。另外,有充分证据表明,马克思与其妻关系恶劣。她两次离开了他,但后来又回去了。她死后,马克思连她的葬礼都不参加。

一直需要经费的马克思,在股票交易中损失了大量钱财。身为所谓的“经济学家”,马克思却只懂怎么去亏钱。

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是高级知识份子,然而,在他们的通信中,却充满了猥亵下流之语,这与他们的社会地位极不相称。除了大量淫秽之辞,人们找不到这两人交流他们的人道主义和社会主义梦想的只言片语。

马克思私生活淫乱放荡

还有其它历史资料披露,马克思私生活放荡混乱。

在海外1986年出版的《马克思与撒旦》一书中披露,马克思终生剥削女仆海伦,没有支付过任何工资,还强迫其充当性奴,产下私生子,并要恩格斯做替罪羊。马克思的女儿Eleanor听到恩格斯临终时告诉她马克思私生子的真相时,精神崩溃并导致了她自杀。

另外还有资料披露,马克思与其女仆德穆斯私通。

资料显示,马克思死后葬身在英国撒旦教活动中心的伦敦高门墓地。

马克思的共产邪说是魔鬼撒旦教义的现代版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被撒旦魔鬼附体、道德沦丧的马克思却运用撒旦的伎俩——谎言与欺骗,炮制了所谓的共产主义理论,引导人们去相信它,从而达到从心灵上毁灭人类的目的。其实马克思的共产邪说是魔鬼撒旦教义的现代版,只是包上了共产主义的外衣遮人耳目而已,但让人抛弃神、以出卖灵魂为代价放纵人的欲望,最终把人拖入地狱是其真实目的。

一百多年来,共产邪说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痛苦,中共邪党更是魔鬼撒旦教义的忠实实践者,彻底摧毁了中华民族五千年辉煌灿烂的文明,以无神论毁灭了所有的信仰,祸乱中华近百年,八千万中国人死于中共暴政。

据《圣经启示录》中所言,那条“名叫魔鬼或撒旦、迷惑全人类”的凶狠、残暴的赤龙,在人间对应的正是嗜血和崇尚暴力的中共。这条“赤龙”通过“入党、入团、入队”给人打上了兽的印记,而这个兽印就是和魔鬼一起下地狱的通行证。

2004年底,《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深刻揭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历史罪恶,引发了大陆民众汹涌的退党大潮,目前退党人数已逾2亿。而“三退”是能挽救误入中共撒旦邪教民众灵魂的唯一之路。

目前,中共正处于彻底崩溃的前夜,愿所有善良的中国人认清中共撒旦邪教本质,勇敢地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共同迎接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的到来。

责任编辑:林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