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网警删帖黑吃黑涉现任政治局常委

大纪元2015年06月07日讯】6月1日至7日,是今年全国范围的“网络安全宣传周”,同时全国首批50个省市网警执法帐号亮相网络空间,舆论皆视这标志着隶属各级公安网安总队的网警从幕后走向前台。若从相关法律法规来看,握有“删帖”等特权的网警,是互联网监管的大黑洞。

今年6月1日起,原本长期“潜水”工作的网警浮出水面执法,号称要24小时处理网上违法与犯罪,像是“随时、及时”受理网民各种举报线索。只是存在已久的网警,以往就是被网民实名举报最多的对象:隐匿身份、鬼祟行事、滥用警权、违法行政、制造恐怖等等。如近年全国知名案例之一,重庆网友任建宇因微博转帖曝官方黑幕被劳教二年。

网警线上执法十几年,要“震慑犯罪分子、清亮网络空间”的绩效如何?自有公论也有官方数据。直到现在,民众举报网上各种诈骗猖獗、色情广告乱弹、钓鱼网站四溢,账户里的钱不翼而飞,这些案件让民众损失多少又侦破多少?今年4月,官方首个网路犯罪数据报告,一季度网路诈骗报案(电脑+手机用户)4,920例,报案总金额高达1,772.3万元,人均损失3,602元。但这也仅是有限的披露。

网警破案不力,但对监控网民言论,删贴封号一向非常给力用力,作为执法者的网警居然也成为不法删帖利益链条的一部分,甚至曾有案例显示,北京网警还是最大的删帖总后台。

2014年3月,被曝光的北京公安局刘姓网警案,删一条帖子500元至2,000元不等,每月结一次账,直接通过网上银行转钱,几年下来受贿人民币数百万元,是北京多家公关公司、传媒公司的删帖大后台。2014年11月,案情见报的海南海口市公安局网警魏某案,收钱删帖长达8年才被绳之以法。

今年5月19日,湖北查获涉22省近2千人删帖大案,从中获利超过5千万人民币,涉及此案的删帖人,除了网编、网管,还是少不了各地网警。有些网警,可为客户在各大网站、甚至国家级官网删文。

据相关报导,举报官员的帖子是重点删除对象,诸如官二代火箭提升、官员亲属吃空饷、强拆出人命、政府办公楼超标,以及国企的负面新闻等等。

若要跨省删帖,外地网警通常需当地网警协助(下发处置指令),才能删除地方网站的帖子,某地网警利用职务之便帮其他网警删帖,就可能产生“黑吃黑”,即在删帖过程中,避开报批程式,并将外地公安网警的删贴处理费据为己有。如上述的海口网警魏某案。

但对互联网帖子进行管制的不仅仅是公安系统,另外还有至少十几个政府部门。媒体曾经报导,像是北京市高院等机关都设置了所谓的“舆情监测系统”预算,这种系统可以针对一千个以上的国内网站(新闻网、论坛、博客等)进行即时监测、采集、提取针对政府的“不良资讯、有害资讯”。

再以上述海口网警魏某案为例,辩护人就是以魏某虽然收受他人财物,但所删的都是“对政府有严重负面影响”的帖子为理由辩护。

当然全国“舆情监测”的最大头目是主管言论的中宣部,才是随时随地可以勒令网站删掉民意,扭曲网络舆论环境,甚至关闭网站,制造恐怖主义氛围。

曾掌中宣部十年,积极打压敢言媒体与异议人士的现任常委刘云山,是中国网民公认的“言论杀手”,这也适用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等高层。

刘云山是李长春之后的宣传口掌舵人,多年来在传媒影响力,令宣传口普遍亲江多于亲习。十八大后,刘云山曾下令“不要报导党内不一致”的声音,被解读为不利江派的不能报,同时迫使媒体轻描淡写甚至封杀习近平的重要言论。

目前,媒体曝光的网警不法删帖案例只是网络监管内幕的冰山一角。所谓经过特殊层级与手段的“规范程式”删贴,其背后的利益生态涉及高层两派角力,远比删帖市场还要复杂黑暗了。

责任编辑:高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