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强:王岐山中纪委释放打虎加速信号


戴相龙的女婿车峰日前被查。有分析认为,与曾庆红儿子关系密切的车峰涉及郭文贵、马建案被查,等同向曾庆红宣战。(Feng Li/Getty Images)

大纪元2015年06月10日讯】2015年6月8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了对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黄晓薇的专访,采访中黄称纪委“必须回归本职、回归‘原教旨’”,这是黄晓薇成为继河南的尹晋华、广西的于春生、上海的侯凯、广东的黄先耀等之后又一位公开“呼应”中央纪委强调纪委要“回归‘原教旨’”的省级纪委书记。

包括王岐山信任的多位省纪委书记齐声强调纪委要回归“原教旨”,呼应王岐山的讲话,释放出以下几个信息。

第一、在习近平上任后对阵江泽民集团的团队中,李克强和王岐山是基本班底,李克强主抓经济,在习近平支持下维持经济不出现重大危机,作为反腐打虎的环境保障;王岐山主管的中纪委则成为习近平针对江泽民集团打虎的主要力量。习李王形成的“铁三角”一改胡温时期的被动局面,这在此次长江沉船事件中得到展现证明:李克强在现场,中共军队配合其指挥调度,没有出现2008年温家宝汶川地震现场愤而摔电话的场面。

因为江泽民集团掌权时期。周永康的政法委做大,几乎已经完全摧毁了中国的法律系统和正常的运作,造成习近平在短期内无法利用法律体系来对付江集团。那么,中纪委成为了打击江集团几乎是唯一的有效手段。因此,中纪委的任务和承担的角色十分重要,其权力和地位不断提升,用“党的纪律”来打虎,成为了有效手段。多位省纪委书记表达支持王岐山,正是王岐山和中纪委地位和权力不断稳固的信号。

第二、习近平在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其本质是用“依法治国”在党内形成决议,用来清除江泽民集团。随着习近平在各方面权力的稳固,开始对与“依法治国”相关的部门司法、检查、公安等采取措施,清除其中的江派势力,并使司法系统重新正常运作。中纪委发出的纪委回归“原教旨”,就是对习近平“依法治国”的呼应。

第三、在习近平针对江泽民集团的打虎行动经过一段沉寂之后,近日开始有加速迹象,曾庆红家族的丑闻密集被媒体报导,特别是戴相龙女婿车峰被调查,可被视为是王岐山向曾庆红宣战的信号。日前,中纪委官方网站发文称,“要缩短时间,快查快结、快进快出,把违反纪律的主要问题查清后,涉嫌犯罪可以及时移送司法机关继续依法查处”,这其实释放出中纪委打虎要加快节奏的信号。

以上多种迹象显示,王岐山领导的中纪委,在习近平针对江泽民集团打虎的过程中,其地位和权力不断上升,预计习近平阵营在随后针对曾庆红和江泽民的打虎行动中,节奏将会呈现加速的趋势。

责任编辑:尚一

Advertisements

陈思敏:一个例子看“610”把人害成什么样

大纪元2015年06月10日讯】目前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纷纷展开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行动,在这些从全国各地递往北京两高的刑事控告书里列举了许多惨无人道的迫害事实中,都会提到一个恐怖组织“610”办公室。时至今日,外界普遍已知“610”是江泽民一手设立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权力机构,在明慧网多年来的报导与收录的迫害档案中,其劣行恶迹令人发指也罄竹难书。在此仅以昔日一个案例,略为说明“610”对人们造成最恐怖、最邪恶的伤害是什么。

时间回到2000年,山东法轮功学员陈子秀案。据明慧网报导,曾经与陈子秀一同被关押在潍坊一个拘留所里的刘女士亲述,一名狱警奉命参与殴打凌虐陈子秀,这名狱警非常年轻,原来他是被“610”刚刚从一家工厂调来做临时工的,在执行命令之前,面对着年纪可以做为自己母亲的陈子秀,刚开始狱警哭了,后来他把自己灌醉了才能去打陈子秀。

在陈子秀死后,那名年轻人的狱警差事丢了,工厂的那份工作也没了,不仅如此,他浑身发抖,人都不正常了。正如刘女士所言:一个人对别人干下这些恶事,他的一生就毁了。

由此可知,曾经参与迫害的人原本也并非十恶不赦之徒,像上述年轻狱警,一开始还要人天交战,麻醉自己才能下得了手。但是后来,我们从无数的迫害案例中看到,有太多人泯灭良知而且到了毫无人性的无恶不作的地步。

如果从这个角度看,坚定“真、善、忍”信仰、至死不放弃做一个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其实没被迫害倒而是在反抗这场邪恶的迫害,而包含参与迫害的人在内的全国民众才都是这场迫害中最可怜无知的受害者。特别是“610”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长期“洗脑”、逼写“三书”的精神折磨,其背后深层链结的是对全国民众的精神制约,它没能恐吓信仰坚定的法轮功修学员,却让全国许多民众的心灵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自我恐吓与审查的状态。

例如法轮功学员并未修炼的家属亲友,被迫不能正常与人交往,为了明哲保身,为了学籍、考试、工作、升迁等等生活需求,就必须要与修炼的家人亲友划清界线、反目绝交,甚至出卖他们。

一般民众也是如此,被施加压力以煽动渲染对法轮功的仇恨,就连小孩也不能幸免,听见“真、善、忍”就吓得发抖或者满怀敌意。人们若想不被牵连就要违心表态,成年人必须签署“610”所设计污衊法轮功声明,否则便会失去工作或退休金,包括学校师生也要被迫在这样的表格上签名,甚至学生考试要得分也要违心做答“真、善、忍”是错的。

参与迫害的人更是如此,被威胁如果不执行“610”的命令,就会失去工资、分配的住房、甚至开除公职或吊销户口。

久而久之,为了利益追求或换取生存条件,人们由刚开始的被迫到后来自动丧失分辨是非、善恶、对错的能力与勇气。当人性最宝贵的这部分逐渐沉沦,人心与道德就开始走下坡,整个社会就在恶性循环中难以自拔。这就是这场迫害最残酷和最卑鄙的关键所在,也是被告江泽民及其“610”反人类的关键所在。

所幸这么多年来,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在帮助更多人从这场迫害中觉醒。现在法轮功学员直接控告首恶江泽民,更是对这场摧毁人性的迫害在进一步拨乱反正。在他们对江泽民的控告书中都会明列的控告请求:依法取缔中央及以下各级“610”办公室非法组织,并依法彻查该非法组织的一切非法活动,并严惩其犯罪罪行。

责任编辑:高义

韩MERS:9死108染病 中国女护士隔离治疗

kr-mers-201506101
网络图片

希望之声2015年6月10日讯】韩国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又增两死,共九人死亡,感染人数达108人,其中包括一名来自大陆的女护士。

韩国《亚细亚经济》报导,韩国首都首尔9日下午举行了记者会,宣布大陆籍女子被确诊感染MERS。

该女子是圣心医院的医护工作者,她在医院曾和MERS患者有过接触,目前已经被转移到MERS定点医院隔离治疗。

衿川区政府已将女子住家、乘坐过的交通工具、去过附近地区,以及乘坐过的救护车,進行全面消毒。她用餐过的饭店停业5天,与她有过接触的房东昨日起在家隔离。

疫情蔓延居高不下的韩国受到重创,不但旅游业低迷,连韩企都受到波及,三星集团28年来首次宣佈延期举办新進员工大会;总统朴槿惠延后访美行程。

韩国民众因受疫情影响,生病了也不敢去大医院看病,因为新增病患都是在医院染病。

目前已有4万5千人取消韩国游。香港国泰航空公司表示,韩国机票票价全线下降;台湾开启旅游警戒已经扩大至韩国全境。

韩国《中央日报》报导,根据近日疫情分析来看,MERS不具有较高的致死率,但是传染性强,有接触10分钟就染病的先例。政府一开始低估疫情、警觉性不够、隔离又多次出纰漏,现在担心会扩散整个韩国。

文编:董筱然
编审:刘白


韩国MERS病毒扩散 急诊室成媒介

kr-mers-201506102
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网络图片)

希望之声2015年6月10日讯】截至周二上午,韩国官方确定了至少95个MERS病例,并且正在对2500余人進行隔离观察,看他们是否存在相关症状。目前已有至少七名患者死亡。卫生专家指出,韩国医院系统的特点导致了中东呼吸综合征(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简称MERS)传播在这里尤其严重,在韩国医院急诊室发生密切接触的几率更高,急诊室在韩国MERS病毒传播中成罪魁。

韩国患者认为,最大的医院拥有最好的医生。包括乡镇居民在内的众多患者会来到大医院寻求治疗,患者前往小医院通常是为了获得去大医院的转诊证明。很多人都想到有名的医院就医,一些人甚至会在急诊室一直等待下去,直到出现空床位。此外,家属和外部看护人员与患者在拥挤的急诊病房里共处一室。他们往往会留在病房陪伴患者,并承担大部分的护理工作,比如擦汗、倒便盆、更换床单。同时他们自己也暴露在病毒之中。而且,座位和床位往往紧挨在一起,在韩国医院急诊室发生密切接触的几率更高。短短几天之内,韩国因为成为除沙特阿拉伯之外MERS病例最多的国家而闻名。

韩国第一位MERS感染者(也被称为指示病例)是位68岁的老人,他于 5月11日首次出现了发烧和咳嗽的症状。在5月12日、14日和15日,他都曾前往位于首尔以南的家乡牙山的一家诊所就医。医生被难住了,而且也不知道他在5月初去过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就让他去了一家更大的医院——首尔以南37英里处的平泽圣母医院。但他的病情仍然没有好转,于是他又来到首尔,希望获得更好的治疗。5月17日,他来到了一家小型医院,在那里拍摄的X光片显示,他患有肺炎。第二天,他来到了首尔的三星医疗中心(Samsung Medical Center),这是韩国最大的医疗中心之一。在那里,医生怀疑他患有MERS,而且知道了他去过中东的情况,于是对他進行了隔离。这个正确的诊断在5月 20日获得证实。但圣母医院的拥挤环境为病毒传播创造了理想的条件。

迄今为止,圣母医院已有37名患者被证实感染了这一病毒——占已知总接触人数的40%。一位被指示病例感染的圣母医院患者后来住進了首尔三星医院的急救病房,在那里传染了至少35人。近700名到过这里的急救病房的人员已被隔离。6月9日,在三星首尔医院住院的一名40多岁孕妇接受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检测,结果呈阳性。孕妇感染MERS病毒的情况在全球罕见。据推测,5月27日,这位孕妇的母亲因为积食在三星首尔医院急诊室接受诊疗,该孕妇当天去医院探望母亲,可能是当时感染了病毒。

一些专家谴责了韩国政府最初处理疫情信息的方式。此前,被感染者所在的医院都没有得到可能爆发MERS疫情的通知。直到上周日,政府才公布了确诊患者去过的全部24所医院的名单,此时距离首例患者确诊已经过去两周半的时间。此后,政府在名单中又增加了五所医院。韩国政府表示,之前曾不愿意公布这些医院的名称,是因为害怕可能引起医院周围社区的恐慌。不过,“公民团结实现安全社会”组织的负责人崔佑昌(Choi Chang-woo,音)说,政府的“信息垄断”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保护大型医院的商业利益,不让人们知道这些失误。他还说,这种信息垄断根植于韩国的独裁历史。

目前在公众当中还没有出现恐慌迹象。不过,已有近2000所幼儿园和学校关闭,一些音乐会及宗教和社会活动也被取消。口罩和洗手液的销量飙升。棒球场馆的上座率则大幅下降。香港的应变级别一共分三个等级,目前已经从戒备升高到严重级。香港卫生防护中心在网站上发布了一则关于提高应变级别的公告,敦促人们“如非必要,避免到韩国旅游”。

MERS最初于2012年在沙特阿拉伯被发现。研究人员已将MERS追溯到一种据信从骆驼传染给人类的病毒身上。当附近有受感染并且咳嗽的病患时,这种病毒可能会通过空气飞沫传播。它会引发高烧和与肺炎类似的症状,而且无法治愈。

文编:高宇清
编审:程浩

6月3~5日明慧网收到329人诉江状副本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六月三日至五日,明慧网又收到来自中国大陆二十省和四个直辖市共三百二十九人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诉状副本。这些诉状来自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及朋友,已经通过邮寄投往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要求司法机关立案,依法追究发动并维持对法轮功长达十六年灭绝性迫害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

2015-6-9-minghui-sujiang-statistics-1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以小人妒嫉,以“亡党亡国”为借口,亲自拍板做出全面镇压法轮功的决定,动用全部国家机器,包括军队、媒体、公安、警察、武警、国安、司法系统、人大、外交、伪宗教团体等,开足马力,铺天盖地地开始了对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民众的群体灭绝性迫害。一方面通过媒体大肆诬蔑诽谤法轮功,更上演“天安门自焚”欺骗国人,挑起国民对法轮功的仇恨;另一方面,设立610非法组织,凌驾于法律之上,动用暴力机器抓捕、关押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再通过劳教、判刑以及酷刑折磨和暴力洗脑逼迫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更通过株连政策,让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在社会上受到歧视,从而剥夺他们的基本生存权,甚至造成许多原本和睦的家庭妻离子散。

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造成的伤害,我们从这三百二十九人发来的诉江控告书中可窥见一斑。这三百二十九人来自河北省、山东省、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湖南省、河南省、四川省、重庆市、宁夏、陕西省、湖北省、北京市、广东省、江苏省、江西省、安徽省、甘肃省、上海市、天津市、内蒙古、广西、浙江省和贵州省。他们中有公司职员、教师、工程师、工人、农民、政府公务员、铁路职工、国防部公务员、医生、纪检办主任、银行职员、生意人、财务工作者、党务秘书、交通局职工、司法所职工、工商局干部、离退休干部、地质队人员、技术监督局局长、采矿工程师、炼油工人等。他们当中年龄最小的是十九岁的吉林市聂威暕,年龄最长的是九十三岁的山东省招远市谢淑美。年龄分布如下图:

2015-6-9-minghui-sujiang-statistics-3

他们当中年龄从十九岁至六十九岁的占81%,四十至六十九岁的占74%,他们都是社会的中坚力量,一九九九年七月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前,他们都是青壮年(年龄在二十四至五十三岁之间),经过了十六年,本该是人生的美好年华,却遭到江氏发动的这场迫害。

这329人中除五人是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朋友外,其余324名法轮功学员均遭受不同形式的迫害。这324人中曾被绑架并非法拘禁在拘留所或看守所的有265人,占324人的82%;230人被抄家或遭受其它经济迫害(诸如勒索钱财、非法开除、扣押工资奖金或退休金等),占71%;被关押期间遭受毒打或电棍电击、野蛮灌食、吊铐折磨、铐在铁椅子上、不准睡觉等酷刑折磨的有157人,占48%;被劳教迫害的有134人,占41%;被关入洗脑班迫害的有117人,占36%;被非法判刑的有49人,占15%。

2015-6-9-minghui-sujiang-statistics-2

这些法轮功学员在诉状中都提到,修炼法轮功使他们获得身体健康,道德提升。例如现年四十三岁的黑龙江省宾县马忠波女士在诉状中说:

二十七岁那年我患上了非常严重的双侧股骨头坏死。同时我还患有动脉硬化、肩周炎、胆囊炎等十多种病,不但腿疼,胳膊哪都疼、右胳膊伸不开,无法拿东西,吃饭喝水都得别人照顾。最后拄双拐都不能行走,由人背,在地上爬,我实在承受不了那生不如死的剧痛,想喝药自杀。炼法轮功的姥姥听说后让我炼法轮功,我说:“骨头都烂没了,炼功能给我长上啊?再说各大医院都治不好,炼功就能好?”姥姥还说十天就能看出高下,我说:“得了吧,要是十个月见好我还连药都省了呢。”一想自己快要死了,从小在姥姥身边长大,临死前和姥姥在一起呆几天吧,就这样五哥用车把我送到姥姥家。去后姥姥拿本《转法轮》给我看,看完后我说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书?怎么从来没人告诉我,这不是常人能写出来的,我用两天半的时间看完了这本书。两个表弟每晚用车推我去炼功点炼功,只去了三个晚上,到了第四天早上,我就能穿鞋下地走路了。我高兴的大叫、大笑:我好了,我能走了,我不疼了,我真的好了。我爸看我真好了,惊讶的说: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

现年十九岁的吉林省吉林市聂威暕在诉状中写到:

“我是一名从小患有癫痫,出生后差点死掉,祖父、祖母和父母听了医生的话,已经打算将我放弃。外婆是修炼法轮功的,赶到后阻止了。也因为外婆,从小我就接触了这宇宙的高德大法。十岁那年我第一次看到法轮功师父在国外的讲法,深深的吸引了我。看完这本书,我就向外婆要了那震动世界的奇书——《转法轮》从此走上了修炼路。修炼后,先天的疾病在不知不觉中全部消失。头痛、发烧等小病我根本遇不上。”

现年五十二岁的吉林省永吉县付淑华在诉状中说:

“一九九八年冬天,在母亲的影响下,我也走进了修炼法轮大法的群体中。得法前我是一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人,因有妇科病,常年吃药不断,经常和别人闹矛盾,还染上了赌博的坏毛病,家里人谁也管不了我。是法轮大法把我拯救回来,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从做好人开始,提高心性,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有矛盾向内找,事事为别人着想,放淡名利情,用更大的爱和慈悲对待世人,逐渐达到修炼人的标准,通过修炼,我身体的病症没有了,改掉了赌博的坏毛病。心灵得到了净化,道德得到了回升,家庭也和睦了。”

然而江泽民却对这些通过修炼法轮功而获得身心健康的人们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

上文提到的马忠波女士就曾于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关在万家劳教所,遭受两次强行转化迫害,她在诉状中说:

女警察很恶毒的揪着我的头发拽着我的胳膊在很坚硬的沙土地上跑,我的背部和双脚跟都拖出血了,鞋也掉了……他们把我抬到男十大队。到男队后我被体罚,双脚蹲地两宿一天。我的右脚开始化脓溃烂,肿得脚比鞋大。我蹲不下去,他们就把我两只胳膊吊在后面站了一宿。还逼我坐硬板凳,一坐就是几天几夜,臀部都坐烂了,脓血和裤子粘在一起,不让洗,不让睡觉。酷刑折磨九天后,我回到女队。脚烂的无法走路……

现年四十五岁的宁夏法轮功学员马智武在诉状中说:

自九九年七二零后,我被劳教两年,判刑两次,一次六年、一次三年半,被拘禁在洗脑班两个多月,前后十一年多是在中共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度过的。第一次遭迫害在宁夏劳教所、吴忠监狱遭受了多种酷刑折磨:“坐老虎凳”、“熬鹰”、“ 死人床”、“抻刑”、“吊刑”、“坐小凳子”、各种工具毒打、长时间辱骂、“鼻饲”、“拖刑”等迫害。

这些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朋友在诉状中要求司法机构依法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赔偿受害人的损失。

“这个大坏蛋,早该被起诉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

mhw179b4

“这个大坏蛋,早该被起诉了!”

〖大陆来稿〗街边,坐着一群聊天的人。同修走过去,拿出挎包里满装的真相小册子,一本本发给他们。

一个民工将刚到手的小册子举到空中,向周围大声喊道:“嘿!快看,——《全球公审江泽民》!全球公审喔!江泽民这个大坏蛋,早该被起诉了!”

他这一喊,四周的人都围过来,一人一本,拿了小册子兴奋的看,有的还大声念出声来。

几位同修背了制作精美的真相资料,在大街上边走边发,碰到人,一人递一份。街边,一个摆草药摊的人见状,急得大叫:“哎哎!咋不给我发一份?你们发好东西还要挑人是不?”同修赶紧走过去,笑着递给了他一份《全球公审江泽民》,他连说“谢谢,谢谢!”

公安书记三退记

作者:大陆大法弟子

我来到一个车站,一位男士示意我坐下。我坐在他旁边笑着说:原来想坐下的,看着你手中的烟,我又犹豫了。他笑着说:戒了很多次都戒不了。我笑笑说:国外有吸毒的,炼了法轮功都戒了。他看着我笑,一副我好大胆子的样子。我接着说:法轮功是好的,是被迫害的,犯罪的是江泽民……

来了辆车,他叫我一起上车,叫我坐在他身边。他说:“我看过神韵的碟子,哎呀!神韵真是了不得!那个场面,那个气势!”

我笑着说:做人一定是善有善报的……还有不能发毒誓,发了要清除退掉。你是党员吧?他答:我是公安的,是书记。我说:我认识很多公安的,江鬼可把这些人害苦了,你没害过法轮功吧?他说:没有!我说:害过不弥补的要遭报应呢!又讲了个本省遭报的610高官的故事。

接着叫他快化个名退了他的党、团、队,就叫福明吧,他说好!还谢谢我!

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辽宁凤城法院两院长被抓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连日来,辽宁凤城法院陆续有四、五个法官被抓,凤城法院院长鞠传杰、副院长李贵中被抓捕。

二零一五年四月下旬,凤城法院院长鞠传杰涉嫌受贿数百万元被抓,紧接着是副院长李贵中也因贪腐被抓,随后至少又有两个庭长被抓,其中一庭长三天后释放。据说上述三人均被逮捕。现在凤城很多公、检、法、司及政府的官员各个人心惶惶,因为不知何时自己就被带走。表面原因是贪污腐败,其实也是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的恶报。

鞠传杰,男,汉族,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出生,二零零七年末至捕前任凤城市法院院长。在鞠传杰作为院长的短短七年时间里,凤城竟有二十多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在这二十位学员中,有的只因给人一个破网软件就被判刑三年!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只因上网就被判刑三年!

更为恶劣的是,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一年间,在鞠传杰的亲自操控下,凤城法院的枉法法官,不顾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们的强烈抗议,明知是凤城公安局警察教唆村民做的假证,故意枉法裁判,硬是将法轮功学员焦林、梁运成、曲山林、吴娟和孙忠琴非法判刑三年,导致曲山林死亡!

作为法院院长,本应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真正发挥法院的审判职能作用,依法裁判,惩恶扬善,弘扬正气。然而,自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利用中共非法镇压法轮功以来,凤城法院成了江泽民的私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不讲法律。从一九九九年以来,至少有三十七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判刑,四人因非法判刑被迫害致死。

李贵中五十二岁,一直是凤城法院的副院长和审判委员会成员,也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对罪责难辞其咎。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自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以来,就有大量的公、检、法、司及政府、村、社区等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遭恶报,这些报应主要表现为不法官员及其近亲属遭横祸或得大病。从二零一二年以后,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徐才厚等迫害法轮功的贪官纷纷落马。

截至目前,凤城至少有四十多人因迫害大法遭到了恶报,死的死、病的病、残的残、关的关。原凤城公安局副局长关文超病死,原鸡冠山镇薛礼村村长曾祥贵暴毙,都是迫害法轮功遭到的报应。原凤城市妇联宣传部部长石桂萍因“转化”法轮功学员被车撞死,至今令很多官员不寒而栗。

善待法轮功学员的派出所所长

文: 大陆大法弟子 净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某某派出所所长平易近人,一天经过茶铺看里面坐满了人,就进去坐下与大家聊天。一些茶友七嘴八舌:“你们警察也不管一管,法轮功的人到处贴不干胶,弄得环卫工人们非常反感。他们见人就发光盘,你们咋不去抓呢?”还有一位妇女说:“法轮功反党……”

所长不急不躁的说:“其实你们不了解这些大姐大妈的行为是为了让大家了解真相。她们发的光盘是华人在美国演出的新年文艺晚会,表现的是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要说反党,我们内部党员干部也确实不像话,像周永康,原来是我们的省委书记,贪那么多钱,整的都是老百姓的。共产党的那些高官确实不像话,贪得无厌,弄得老百姓不得不骂娘。要说法轮功反党,你看她们没枪没炮,手无缚鸡之力,要反党是不可能的。我们派出所是针对危险分子,维护一方治安的,她们又没有犯罪,抓她们干什么?凡是有举报法轮功的事,我们都是妥善处理的。”

所长低声的对身旁的人说:“我们去抓了几起都是些老太婆,人家又没有犯法,你说咋办?还不是只有放了。”

这位所长确实是这样对待法轮功弟子的。二零一四年七月,炼法轮功的勇大姐在一家人的门前车上放了一张二零一四年神韵光盘,这家男主人看见了,快步冲出门,抓住勇大姐不放,非要勇大姐的身份证,找不到勇大姐的身份证,就使劲抓住勇大姐不放,打手机叫派出所来抓勇大姐。

所长来了,带勇大姐走,那人要跟着上车,说:“我看你们咋整她。”所长说:“那你叫我们来干啥?”那男人非要上车,所长说:“你非要上车去那好,关她好久,就关你好久。”那男人只好不去了。所长和勇大姐离开他家时,他还说:“明天我还要来看你们咋整她。”所长没理他,带着勇大姐上车走了。

在去派出所的半路上,所长问勇大姐:“你身上带钱没有?” 勇大姐问:“你问钱干什么?”所长说:“你回家坐车需要钱啊!”

到了派出所,所长给勇大姐所在社区的人打电话,不知所长说了些什么,社区的人先到勇大姐家,告诉她家人:“有东西就收拾一下。”然后就赶到派出所把勇大姐接出来直接送回了家(前后不到三个小时)。至今,没有任何人来找过勇大姐的任何麻烦。

二零一五年三月的一天,几个法轮功弟子在街上送人二零一五年神韵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构陷,打手机催促派出所派人去抓她们,所里一位女警察接到这个电话时,恰好家里有急事需要她赶回去。恶意构陷的人不停的打电话催促,女警察家里的人也一直催促她回去,女警察急得直哭。就在这时,所长知道了,对女警察说:“别管他(指构陷法轮功的事),你只管回去把自己家里的事办好!”

派出所硬是没派人去管这事,这几位法轮功弟子全部平安回了家。

这位所长的善行必然会得到善报!

希望这位派出所所长的所有同行们都象他一样,明白法轮功真相,善待法轮功,善待法轮功弟子,给自己及家人创造美好的未来。让自己及家人在神佛的护佑下,平安、健康、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