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八零后青年:“我也要起诉江泽民!”

文: 辽宁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正在单位上班,接到外甥(妹妹的儿子)的电话:“二姨,请你帮我准备控告信,我这几天出差回去就去你那里取,我也要告江泽民!”

我的外甥虽然没正式修炼,但是看过《转法轮》,在我姐姐饭店工作时也跟着学过五套功法,当我姐姐(也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被恶警抄家时,外甥还保护过大法书,是一个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八零后青年。当他知道我们姐弟四位大法弟子每人都邮寄了起诉江泽民的控告信时,和我在一个城市工作的他赶紧给我打电话,表示他也要控告江泽民。

他给我打过电话以后,一连两天公司都特别忙,加班加点开会,没有时间来取控告信(用明慧网中的迫害案例起草的控告信)。我意识到他的正念也许触动了另外空间的邪恶,这是一种干扰。于是我就发正念,第三天,外甥给我微信留言说他周末都不休息,只能让他未婚妻来我住的地方取信。

当天晚上,我的儿子来我住处,我也和儿子谈起了诉江的事,我对儿子说:“大法弟子起诉控告江泽民这件事,在咱家你大姨是第一个用真名,用她被迫害的事实在五月二日通过邮局特快专递向北京高法、北京高检、国务院办公厅、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室四个部门要求起诉的,当时我觉得我没有受到直接的迫害,所以当时没有亲自控告它,只是配合发正念了。后来悟到,我也应该控告它,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是它发动了这场迫害,不但你大姨被四次非法拘留,我也没有合法的修炼环境啊,所以,我也在五月十九日用邮政特快专递向四个部门邮寄了控告信。儿子,其实,你也是受害者啊,你小的时候曾和我一起去学法小组学法,和我去炼功,如果没有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你也会继续修炼的啊,但是,妈知道在你心里一直有大法,有师父………如今大法弟子控告江泽民,第一条诉求就是还师父清白,你也该参与啊!”

儿子说:“行!我也参与!前几天我岳父还和我说在马路上遇到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给他《九评》光盘被他扔了,还问我:你妈还炼法轮功啊?国家不让炼就老实在家呆着呗,吃共产党的还说人家不好,没事闲的啊!”我对岳父说:“我妈炼法轮功做好人有错吗?如果人人都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这个社会不就早好了嘛?全世界只有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国外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都炼,不相信神佛的,哪有好报的啊?”

我回应儿子的话说:“儿子啊,你看看你岳父也是受害者啊,他听信了江泽民之流的欺世谎言,才不认可大法的啊。所以,控告江泽民,把它绳之以法,也是让世人明白法轮功是被冤枉的,让他们明白真相才有美好未来啊!”

当晚,儿子就拿走了控告信,他也要起诉江泽民。

第二天,外甥的未婚妻替外甥来取控告信时问我:“二姨,这是怎么回事啊?起诉江泽民有用吗?他都是快死的人了,告它,又能把它怎么样呢?”我对她说:“孩子啊,你也看过《转法轮》,知道那是宇宙大法!可是江泽民出于嫉妒,发起了这场邪恶的迫害,不但你大姨(去年夏天我姐姐同修来我家时陪着外甥未婚妻一起学过两遍《转法轮》,还陪着她看过神韵光盘)四次被非法关押,被抄家、被勒索,就连我们也没有合法的修炼环境啊,更重要的是全世界那么多人,无论谁听信了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的谎言,那都是最可怜的被毒害的受害者啊,如果不结束这场迫害,等将来有一天真相大显的时候,被毒害的世人不认可大法的人,那不是下地狱的大罪吗?所以,起诉江泽民,还大法清白,是做全宇宙最善的大好事,比救人于水火之中还有大福报呢。所以,你未婚夫做的是最善良最有价值有意义的大好事呢,是不能用金钱价值来衡量的啊!”

外甥的未婚妻说:“我未婚夫还问我要不要邮呢?现在我明白了,就冲着它迫害我大姨,起诉江泽民!我也要告它!”

今天得知,外甥虽然工作很忙,这几天一直不休息,但是昨天上午(六月二日)请假和未婚妻去邮局用特快专递往北京高法、高检、国务院办公厅和全国人大委员会办公室,每人邮寄了四封起诉江泽民的控告信。

Advertisements

河北省深州市129人控告首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目前中国大陆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控告江泽民,仅河北省深州市5月25日至6月7日就有129人控告江泽民。

这些法轮功学员很多是纯朴的农民,女性占多数,她们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体的健康和道德的升华。可是自从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她们被非法抓捕、被关押到洗脑班,被非法劳教,被勒索钱财。

2015-6-12-506070544690p10_01_china
这些法轮功学员已经向最高检察院邮寄控告状,要求对迫害元凶江泽民进行起诉,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这些法轮功学员的简单情况:

张艳菊:女,37岁,农民。被非法关押两次,失去人身自由,恶人经常上门骚扰,使她精神受到伤害。

董大秀:女,71岁,农民。被非法关押3次,非法洗脑2次,恶人上门骚扰多次,给我造成很大伤害。

刘玉先:女,70岁,农民。九九年七二零被非法拘留七天,恶人多次上门骚扰,让写所谓保证、不去北京上访。

刘艳丽:女,50岁,农民。被非法抓捕三次,关押2次,流离失所一年,被非法抄家,多次勒索钱财,共计一万多元。

宋迎东:男,70岁,农民。九九年七二零上访被拘留15天,十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多次受到骚扰,逼写保证,奥运前把我抓到看守所拘留三个多月,多次罚款。

张小荣:女,50岁,农民。东安庄乡和村干部去家中骚扰多次,逼写不修炼和不去北京的所谓保证,造成精神上很大伤害。

赵苏印:女,50岁,农民。东安庄乡和村干部去家中骚扰多次,逼写不修炼和不去北京的所谓保证,给精神造成很大伤害。

程富兰:女,年龄不详,农民。2011年5月25日去北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北京看守所一个月,拘留所三个月,劳教所九个月;还在内蒙古图木吉被关押十一个月,给自己和家人身心造成很大伤害。

闫中顺:男,农民(被迫害去世)。多次遭非法关押毒打抄家、罚款和被监视居住,身心受到很大伤害,全家不得安宁。(家属写的控告状)

赵志坚:男,农民。九九年被迫害洗脑,罚款400元。

康俊霞:女,农民。九九年被迫害洗脑,罚款400元。

王小梅:女,68岁,农民。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洗脑一次,恶人多次上门骚扰,非法罚款1200元。给自己和家人造成很大伤害。

张林:女,36岁。被非法拘留一次,非法洗脑一次,恶人多次上门骚扰,非法罚款1200元。给自己和家人造成很大伤害。

孙凤霄:女,47岁,农民。被非法行政拘留两次,非法洗脑两次,上门骚扰多次,再加上非法罚款,给我和家人造成很大伤害。

孙中怀:男,68岁,农民。被非法关押一次,非法洗脑一次,多次上门骚扰,非法罚款18000元,给我精神造成很大恐惧,失去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给家庭带来很多伤害。

史瑞菊:女,农民。2001年3月遭非法抓捕,关押看守所一个月,身体出现病危才让回了家。每到所谓敏感日,恶人都上门干扰,抄家罚款多次。

张进峰:男,农民。曾几次被关押拘留所,洗脑班,罚款抄家,给全家带来很大精神和物质损失。

冯燕:女,农民。曾被强迫邻居和亲人联名担保不炼功,长期被看管,家庭监狱,精神上承受了很大压力。

赵根深:男,55岁,农民。九九年八月份,公安局政保科让我天天去那儿报到,给他们打扫卫生,整整半月时间,村干部派人监视监督。零八年抄家一次,给我和家人造成很大伤害。

陈心玲:女,65岁,农民。去北京上访遭绑架,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逼迫家人交罚款5000元,被逼迫转化放弃修炼,遭受酷刑折磨;2003年被抓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罚款2000元,给本人和家人造成很大痛苦和伤害。

刘素英:女,48岁,农民。得法半年左右,江泽民就开始迫害法轮功,强迫交书,五户联保,逼写不炼功保证,给自己和家人带来很大伤害。

邢运琛:女,74岁,农民。乡里和村干部多次上门骚扰,罚款一万元,使自己家中受到很大损失,全家受到伤害。

杨秀琼:女,52岁,农民。被非法拘留两次,劫持一次,每次都罚款(都是家中拿,不知确切数字),精神和经济都受到很大伤害。

宋小芳:女,55岁,农民。被非法关押二次,非法拘留一次,上门骚扰多次,给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迫害,给身体造成很大伤害。

槐富想:女,70岁,农民。迫害期间不能正常学法炼功,没有修炼环境,使我遭受很大精神迫害。

周运甫:女,50岁,农民。多次被非法骚扰,被劫持一次,罚款1000元。给我和家人造成很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

张秀省:女,68岁,农民。从九九年后多次遭上门骚扰迫害,自己和家人精神紧张、恐惧,受到很大伤害。

张振国:男,54岁,农民。从九九年后多次遭上门骚扰迫害,自己和家人精神紧张、恐惧,受到很大伤害。

康从:女,65岁,退休教师。2001年5月,被非法关押洗脑班,恶人让骂师父,我不从,被关两天两夜;2001年7月,我正在学校上课,公安局政保科警察竟然在全体师生面前给我戴上手铐,拳打脚踢揪头发,绑架到公安局,后被非法关押看守所13天,在师生面前造成极坏影响。

刘金琢:女,43岁,农民。被非法关押一次,被非法勒索4000多元,恶人多次上门骚扰,给我和家人造成很大的压力和痛苦。

白顺奇:男,61岁,农民。被非法关押深州市看守所四次,六一零洗脑班三次,非法判刑四年。给我和家人在精神上、经济上受到很大损失。

谢秀文:女,70岁,农民。曾七次遭非法抓捕,被关进看守所、洗脑班,非法罚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五万元。

刘汝涛:男,67岁,退休人员。被非法拘留两天,勒索两万人民币。

宋春红:女,47岁,农民。2007年被非法拘留三个多月,勒索一万元人民币。使我和家人蒙受很大损失。

孟令赏:女,60岁,农民。被非法拘留四次,上门骚扰多次,给家人和亲朋好友造成很大影响和恐惧。

郑金爽:女,46岁,农民。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勒索一万元,给家人带来极度恐惧,得了半身不遂不能自理。

孙秋业:男,60岁,农民。非法拘留两次,上门骚扰多次,抄家两次,非法勒索两万元。

马素娟:女,53岁,农民。多次被上门骚扰,所谓敏感日不让外出,不让串门走亲戚,给我和家人造成很大精神迫害。

张秀华:女,64岁,农民。经常有人监控我,还让家人看着我,非法抄家一次,给我和家人造成很大伤害。

张小妞:女,58岁,农民。村干部安排人看着我,限制人身自由,敏感日不让出门,给我身心带来很大伤害。

秦桂芳:女,52岁,农民。村干部安排人看着我,限制人身自由,敏感日不让出门,给我身心带来很大伤害。

程小静:女,农民。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次,强迫交书,关押,写不修炼保证,非法拘留。

张占温:女,农民。强迫交书,写保证,还被拘留关押。

刘素欣:女,农民。强迫交书写保证。

王敬暖:女,农民。强迫交书写保证。

王小翠:女,农民。我受到非法关押、拘留,绑架逼写保证。

王春梅:女,农民。我受到非法关押、拘留、罚款、绑架和逼写保证的迫害。

路贵转:女,52岁,农民。被绑架到看守所7个月,洗脑班两个月,精神几近崩溃。

路顺利:男,40岁,农民。被绑架到看守所一个多月,判刑三年,给自己和妻子儿子造成很大的精神和物质伤害。

强玉梅:女,40岁,农民。被绑架劳教一年,丈夫被判刑三年,孩子和年迈的父母在家,给全家造成很大的精神和物质伤害。

刘梦林:男,55岁,农民。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迫害七个月,后转至洗脑班迫害两个月,致使家庭破碎,全家受到很大身心伤害。

王艳勤:女,67岁,农民。五户联保迫害,让邻居亲人看管,不让出门,学法炼功受到限制。

王凤改:女,56岁,农民。2001年3月12日晚上被非法抄家,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7个月,转到安平看守所两个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当时把两个孩子也带到公安局恐吓,婆婆惊吓过度,含冤离世,孩子小小年纪就被迫失学,过起了流离失所的生活;2007年又被抄家一次,给我和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和经济损失迫害。

郭杏芝:女,农民。三次被非法抄家,还去我老婆婆家恐吓八十多岁的老人。

王平:女,农民。在广场被非法抓捕,关押到看守所,同时抄家,抢走家中自行车、海信电视机、大法书、录音机等,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一天,勒索人民币4000元。

李玉盘:女,45岁,农民。修炼后身心受益,可是江泽民残酷镇压炼功人,我失去了正常学法炼功环境,精神压抑,信仰迫害。

刑树营:女,68岁,农民。多次被骚扰,使我和家人精神上受到了很大损失。

张书尊:非法关押3次,罚款6000元,抄家1次,抄走大法书,光盘,师父法像。给全家人精神、经济都受到了损失。

郝荣娟:女,非法关押3次,罚款大约5000元,抄家1次,抄走DVD,师父法像,法轮图、真善忍图、大法书,恶人无数次上门干扰。

郝小凤 :女,非法关押4次、罚款大约3000元,抄家2次,抄走大法书、光盘、电视机、DVD.因为本人炼功非法剥夺两个儿子出国工作的机会,全家精神、经济都受到巨大损失和伤害。

张凤来 :男,45岁,农民。恶人多次骚扰,恐吓,逼迫我每天到乡里签到,非法勒索100元。

吉燕姿:女,53岁,农民。多次被骚扰,非法关押看守所半个月,关洗脑班半个月,非法勒索1万4千元,抄走电视机,充电器,录音机、MP3、大法书。

王玲爽:女69岁 ,农民。非法关押1次,拘留1次,勒索6000元,多次骚扰。

程云富:女,66岁,农民。非法关押3天,扣押身份证,全家人精神受到了很大伤害。

郑金想:女,53岁,农民。非法拘留1次,勒索1万元,扣押自行车一辆。多次被骚扰。全家人无论精神、经济上都受到了很大损失。

宋艳辉:女,50岁,农民。多次骚扰,非法抓捕1次,勒索5000元。给家庭造成很大伤害。

宋桂玲:女,61岁,农民。非法关押洗脑班3次,共2个月。关押看守所3个月,抄走DVD一台。

张云会:女,67岁,农民多次骚扰,非法抄走复印机,MP3、大法书。多次非法罚款共计4万5千元。还让扫大街。

联名起诉:郭敬纯、程大凤、秦桂芳、贾新馈、张秀华、张小妞、苏小赏、刘小和、冯艳铭、冯艳玲、冯存往、张平均、冯路、建欣、刘兰赏、张小弄、康树申、程香兰、郭杏芝、宫香田、康增绵、陈书香、程玲君、宫聪颖、张秀文、康进良、李书娟、耿敬赏、高小妞、康存端、

在江泽民一手发动对法轮功修炼人残酷迫害中,我们深受其害。有的被经常上门骚扰;有的被迫上交大法书籍;有的被联名监视;有的让保证不去北京上访;保证不炼功等等,在长达十几年的迫害中,不能正常学法炼功。

邢香蕊:女,68岁,农民。多次被骚扰,给我和家人受到很大的精神压力。

王宗茹:女,农民。被非法拘留一个月,被逼做奴工,一天十几个小时;被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恶人还勒索家人一万零六百元,全家都受到迫害。

张允:女,73岁,退休职工。被关押看守所一次一个月,洗脑班一次一个月;判刑一次三年;2012年10月被从家中绑架,非法关押三个多月被非法判刑,监外执行。

张素卿:女,75岁,农民。多次被非法拘留,反复关看守所、洗脑班,经常给戴脚镣和手铐,非法勒索家人两万多元,给我家造成很大的经济危机和精神伤害。

王君霞:自九九年八月份起,每逢敏感日就让去镇司法所,一跑少则一星期,多则半个月,持续长达几年的时间;在2008年有长达半年的时间限制人身自由。这些年间无数次上门骚扰,给家人带来很大的精神伤害,长期处在极度精神恐惧中。

杜小菊:女,57岁,农民。九九年被深州镇六一零非法拘禁15天,勒索500元才被放回家;每逢所谓敏感日就被上门骚扰;2001年被关进洗脑班一个月,勒索家人3000元;零六年发真相资料被抓捕,在公安局遭受电击殴打酷刑折磨,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家人多方请客送礼才回了家。

张函柳:男,51岁,农民。九九年乡政府关押一次,逼写保证;后连续被非法关押,洗脑班三次,看守所两次,经济损失两万余元。

孟书文:女,63岁,农民。多次被非法关押,九九年在镇政府被拘禁,罚款500元;奥运期间被关看守所不到三个月;十七大关洗脑班2次,十八大在本次大队部关押,专人看管,天天去打扫街道,每次都罚款,共计几万元之多。

谢书桓:男,36岁,农民。2000年冬天在家中被公安局警察绑架,遭酷刑折磨一夜,关看守所半年多,后转押洗脑班,走脱后流离失所一年;2002年在安平县被抓捕,判刑10年,期间多次受到刑讯逼供和电击等酷刑折磨。

王凤棉:女,68岁,农民。2000年在家坐着就被抄家绑架,关押看守所,勒索家人九千元,至今未还,没有手续。

王藏朵:女,70岁,农民。2000年在家坐着就被抄家绑架,关押看守所,勒索家人九千元,至今未还,没有手续。

刘淑合:女,65岁,退休职工。2000年被非法抄家,抢走存折,那是两个孩子上学的学费,后通过关系找县长多次索要退还。

田金巧:女,65岁,农民。2000年在家坐着就被抄家绑架,关押看守所,勒索家人九千元,至今未还,没有手续。

谢树兵:男,39岁,农民。九九年迫害开始,天天强迫去大队部反省、洗脑,后被骗至镇政府非法关押半个月,勒索家中500元。

吴小英:女,50岁,农民。2007年11月底在广场被公安人员抓捕,被关在看守所一个月,被逼做奴工,勒索钱物合计一万五千元。九九年镇上还勒索200元。

张志果:女,60岁,退休职工。九九年在家中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勒索1100元;2000年被强迫天天去公安局报到一个月,罚款1000元;2013年5月在买东西的路上被截住,关洗脑班一个月,勒索饭费300元;奥运前夕被从家中绑架,关押看守所两个月,勒索一万元钱。这些都没有手续。

谢增竹:女,51岁,农民。九九年在镇上被关押半个月,索要家人500元,至今未还。

张杏蕊:女,45岁,农民。2007年11月底,在广场被公安局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期间强迫做奴工,家人被勒索一万元。

张新茶:女,61岁,农民。被非法从家中绑架两次,抄家2次,在公安局受到吊打、扇耳光,揪头发,电击等酷刑折磨;被关押看守所三个月,洗脑班一个月,流离失所四年多。

张敬珍:女,73岁,农民。不能公开学法炼功,没有信仰自由,承受精神迫害多年。

张立群:男,48岁,原中学教师。2003年九月被公安局卫星定位在石家庄被绑架,遭到酷刑折磨多次,在徐水看守所关押一年多后判刑15年。妻子承受不住压力离婚,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李玉想:女,53岁,农民。曾被劳教三年,丈夫代连威在看守所被公安局警察酷刑折磨成精神病,2011年走失未归,生死不明。2014年12月李玉想又被从家中绑架,关押至今,被预谋判刑迫害。

赵俊巧:女,67岁,农民。多次骚扰,非法关押1个多月,勒索1万多元,扣押身份证,无论经济、精神都受到了巨大伤害,致使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

张志梅:女,67岁,退休职工。九九年七二零被从家中带走,关洗脑班半个月,被抄家,被逼在电视台表态才被放回家;同年9月9日被从家中绑架,关押看守所一个月,勒索1100元;2000年7月从家中骗至公安局,关进看守所三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2007年10月3日被公安局国保警察从家中带走,遭到酷刑折磨,被非法判刑三年半;2012年10月28日夜间睡梦中被绑架,同时抄家,关押看守所2个月,勒索家人5000元;2014年12月底从家中被绑架,抄家,很多私人物品都未归还。

孟军爱:女,51岁,农民。被非法关押看守所70天;村干部和镇上六一零经常到家中骚扰,几次非法罚款近万元,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刘秀娟:女,59岁,农民。被勒索200元钱,经常吓唬家人看管我不许炼功,每当敏感日就上门骚扰。

田藏胜:女,60岁,农民。九九年被勒索200元,每到敏感日就强迫去大队部报到,不让随便出门,给我和家人造成很大精神伤害。

孟小朵:女,65岁,农民。九九年被强行带到深州镇洗脑半个月,勒索500元;2001年被骗到镇政府后,强行送洗脑班,后转至看守所,又转回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一年多,家中八十多岁的老婆婆着急上火,健康急剧下降,一年多离世身亡;2007年,无端被非法抄家,抢走电脑一台,至今未还,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勒索家人一万元,饭费八百元;2008年,被非法抓捕到看守所,勒索家人三千元;2013年讲真相被抓,同时抄家,被勒索2000元放回。

辽芬:女,53岁,农民。村干部安排人看着我,限制人身自由,敏感日不让出门,给我身心带来很大伤害。

王俊言:女,35岁,农民。迫害期间不能正常学法炼功,没有修炼环境,使我遭受很大精神迫害。

刘小普:女,53岁,农民。迫害期间不能正常学法炼功,没有修炼环境,使我遭受很大精神迫害。

优秀警官在兰州监狱遭殴打、辱骂、体罚(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五年二月六日,甘肃会宁县大法弟子陈仲轩被白银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二月七日,陈仲轩依法上诉,没有下文。四月七日,陈仲轩被白银市看守所送往兰州市大砂坪监狱迫害。现得知,陈仲轩被关押在六队六号房,经常遭到监狱犯人的殴打、辱骂、体罚。四月二十日,家人去监狱探望,狱方却一直不让见面。

2015-6-12-mh-pohai-gansu-chenzhongxuan
一级警官陈仲轩

陈仲轩,男,五十四岁,毕业于甘肃警察学校,曾是会宁县公安局一级警官。他为人正直善良,谦恭平和,曾连任两届派出所所长,并参与当地几起大案、要案的侦查工作。

一九九八年,陈仲轩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工作认真、踏实能干,曾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就这样的好警官,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和他的妻子韩秀芳、小妹陈洁、大妹妹陈淑娴、姐姐陈淑梅、姐夫刘海学,屡受迫害,家中已是九旬高龄的老母亲无人照料。

野蛮绑架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下午约三点左右,白银市国保大队队长范宏涛等,伙同会宁公安局,出动几十名警察,将陈仲轩的临时住所团团围住。有目击者路过,看到院子的出口与四周全是警察和警车,警察抓人从不穿警服,都是便装,并且每一层楼梯上都有人看守。

当时,法轮功学员廖安安、陈仲轩、张文秀、李巧莲四人在屋内,警察将钥匙从房东处取来,闯入后,男女警察扑过去,就开始抓人,他们几个警察压住一位法轮功学员,叫嚣着拳打脚踢。陈仲轩坚持要穿外套,又遭到他们辱骂与毒打,并强行给他戴上手铐。

白银市国保大队、各辖区派出所、街道社区相关人员,同一时间出动大量人力、车辆开始抓人。十月二十三日,陈仲轩被诬陷案移交至白银市检察院,被非法批捕。

秘密开庭 制造冤案

二零一四年,家里人为陈仲轩请了辩护律师,被白银市六一零公检法司等部门阻止为他做辩护,剥夺了陈仲轩辩护的权力,并且临时开个会议,不允许外地律师介入,就是请本地的还要通过六一零这个非法组织。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白银区法院在不允许家人请外地律师出庭辩护,也没有通知家人参加旁听的情况下,偷偷摸摸的给四人非法庭审,被陈仲轩明确辞退的甘肃赤辉律师事务所的周兆军出庭为他做有罪辩护,在法庭上,陈仲轩引用法律条文做自我辩护,期间,几次被审判长狄生禄打断辩护,不让说话。

二零一五年二月六日,甘肃会宁大法弟子陈仲轩被白银区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对此非法判决,他表示不服,二月七日,陈仲轩依法提起上诉。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陈仲轩被白银市看守所送往兰州市大砂坪监狱迫害。

据悉,陈仲轩的小妹陈洁被非法关押在甘肃女子监狱也受尽折磨,大妹妹陈淑娴和姐姐陈淑梅、姐夫刘海学屡受恶警绑架、威胁、骚扰,家中已是九旬高龄的老母亲无人照料。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三年陈仲轩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夕,甘肃会宁县公安局内部消息通知,不准公安警察和邪党人员修炼法轮功。当陈仲轩在会宁东方红广场穿着警服炼功时,被会宁公安厅警察强行带走,领导找他谈话,并让他写检查,他就认真的写了一封长信,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大法使人类道德回升,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真善忍是人们遵循的普世价值,领导看后赞不绝口:真是个人才,还写的一手好字。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疯狂的迫害开始了,会宁十几个大法弟子和平向省政府反映情况,但是在兰州市公安警察的指挥下,都被非法抓捕,陈仲轩被突审了一天,在当晚公安局分三路抄家,他自己家、姐夫刘军学的家,还有母亲的家,抢走了大量的大法书籍和录音机等等。第二天,会宁县公安局局长宋廷把陈仲轩叫到一楼,罚站,辱骂,满嘴污言秽语,宋廷积极参与迫害很多大法弟子,陈仲轩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开除公职,停发工资一年多。陈仲轩去找单位,才被安排到一个偏远地区,在八里乡政府做了一名普通干部。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四日,陈仲轩与妻子韩秀芳等法轮功学员路过中川,被中川乡高陵村苟河社的李彦俊给派出所蒲忠学恶意举报。蒲伙同国保大队李永刚、会宁公安局张小平(现任会宁国保大队长,他冒名顶替,他本人姓郭),又叫来联防的康世忠、张希通、何永寿、苗鹏等几人,在半路堵截他们,将陈仲轩等五人绑架到中川派出所。恶警在对陈仲轩非法审讯过后,陈仲轩在两、三米高的院墙内,一跃而过。

随后派出所出动无数警车、警员,疯狂的四处搜查,他们一无所获,遂在网上发出通缉令在全国范围内非法通缉抓捕他,同时他家人所有电话已经被监听,亲戚们被监控,致使他从此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第二天,有亲属给陈仲轩的老母亲打电话时,电话里竟然传出“我是110监听台,有什么事,告之110监听台”亲属一听,赶紧挂了电话。

第二天,恶警到陈仲轩非法抄家时,来了两辆警车,二十多人,刑侦队教导员王毓聘、中川派出所所长苗鹏、会宁国保大队李永刚,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珍贵的物品、冰箱,王毓聘拿走他妻子韩秀芳的金项链,苗鹏看到陈仲轩的工作奖状和荣誉证书,说这个东西,我太喜欢了,我都拿不上,让他拿上了,等我抄出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他,还抄了在他们家住的亲戚家里,一面抄一面审问,没有穿警服,围观的人都说他们简直是土匪,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以为是把黑社会的人得罪了。

在看守所里遭受的迫害

陈仲轩被非法关押在白银看守所时,号室里的白银水川镇涉嫌伤害罪的嫌犯陶荣经常欺辱陈仲轩,强行每天干活,擦地板,扫地,洗碗打扫厕所,随时辱骂他,用指头戳头,每晚值班四个半小时。

两个月后,陈仲轩换了号室,景泰县煤矿矿长高子堂是个诈骗犯,强制陈仲轩值六个小时的夜班折磨,不允许坐,不能睡,管教队长随时喊叫,这两人辱骂诽谤大法。

白银区看守所在押犯人都得干活,在鞋面上绣珠子,一人每天做十~十五只鞋,陈仲轩拒绝干奴工,经常遭到犯人的欺辱体罚。

白银分局国保大队樊丰涛和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杨格平非法提审,陈仲轩不配合,恶警就到陈仲轩的姑父家(会宁广播局)和妻弟家骚扰搜查,后来串通会宁国保大队张小平、王颜彩(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后调到甘沟派出所,二零一四年又调到会宁国保大队),还有张向上三人,去做陈仲轩的“转化”迫害,陈仲轩没有配合他们。

白银区检察院代理检察长高承菊非法提审陈仲轩的过程中,陈仲轩反应了恶警对他暴打、坐老虎凳、刑讯逼供等恶行,高承菊大言不惭的说“这些都正常,公安办案,就是合法,不违犯法律。”

河北闫玉兰邮寄诉江状 遭不法警察阻挠、抄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近期,越来越多的国内法轮功学员直接针对首恶江泽民进行控告。

六月九日上午,河北省赤城县法轮功学员闫玉兰女士到后城镇邮政支局邮寄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女营业员问是不是控告江泽民的,闫玉兰答是。女营业员说:派出所刚打过电话,不让给炼法轮功的邮东西。接着就给后城派出所打电话问:让给法轮功邮控告信吗?对方回答不让。闫玉兰拿着填好的邮件就离开了邮局。

时间不太长,后城派出所所长柯有就领着两个警察,闯到闫玉兰县居住的后城村,要村书记带路闯进闫玉兰的临时住处,到处乱翻,抄走很多大法书和控告书底稿及真相资料等。当时家中只有读高中的二儿子,受到惊吓。警察离开后又去了闫玉兰在万水村的家,又抄走了很多东西。第二天,闫玉兰的丈夫到派出所去要被抄走的东西,只要回了被抄走的生活物品,还被柯有骂了一顿。

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他们的元凶江泽民,是行使公民的基本权利。后城派出所恶警阻挠法轮功学员邮寄控告状,并迫害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是在违法犯罪,恶警的犯罪行径必将受到追究。

后城镇派出所:
所长柯有15532318889

海外青年:盼望停止这场对最善良人的迫害

文: 李明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本人今年二十九岁,从一九九五年接触大法,到今年已经有二十年了。

第一次接触法轮功

我小时候有几年是住在修炼法轮大法的亲戚家。当时,亲戚们经常在家里播放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和家里的另外一个小孩,不知不觉地听了几年。我还记得,亲戚把法轮功书籍《转法轮》里的《论语》,贴在家里最醒目的墙壁上;我还记得,经常有一些阿姨和大妈们来亲戚家,和我小姑、奶奶一起读大法书籍,读完了还互相交谈。

令我印象深刻就是奶奶了。奶奶曾参加过李洪志大师当年亲自传法的学习班。那几年,奶奶从不花钱买药,而奶奶比同龄人看起来健康得多了,能骑自行车到处走。由于看到奶奶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好,很多亲戚们都炼了法轮功(本人父母除外),有位亲戚还当了所在市的辅导站站长。

后来由于家里的原因,还在读小学低年级的我,离开了亲戚家。自从家里把我接到海外后,我就没有接触到任何关于法轮功的信息了。

再次接触法轮功

时过境迁,我长大成人。考上大学后,我回国再一次拜访了那几位一起生活过的亲戚们。我得知,迫害一开始,奶奶就吓得不敢再炼了,除小姑之外,所有亲戚们都不敢炼了。小姑给我和另外一位在外地上大学的堂姐,讲述了那几年她被抓到劳教所遭受酷刑迫害的情况。

我和堂姐当时都非常震惊。我产生了许许多多的疑问和不解:不就是祛病健身炼功吗?为什么中共要镇压?我小时候看他们看书、炼功,没听说过有人自焚啊?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小姑给我讲了很多法轮功的真相。为了真正具体了解真相细节,我决定查个究竟。

在此之前,我对气功、修行、信仰的了解几乎等于零,这是自己未知的领域。为了了解真相,我在国内外找遍了所能调查的所有公开资料,我把法轮功李大师的著作按时间顺序从头到尾仔细看了数遍,法轮功就讲“真、善、忍”。

我佩服法轮功修炼者的和平非武力反迫害,如果让我选择非武力反迫害,我可能做不到。也许正因为这一点,我没有走進大法修炼。

如果我不知道这些真相,我可能会和很多海外同胞一样在海内外来回两边跑,平淡的过着小日子。但是国内发生的罪恶,让我觉得无法容忍,我向那些不知道法轮功真相的人传递过真相,传递过破网软件,并且因此進过看守所。最后我选择移民。现在我侨居在海外,时刻盼望着停止这场对一群最善良的人群的邪恶迫害。

这就是一个青年与法轮大法的二十年缘份。

周永康判无期 大陆律师:漏罪将被追诉

1220016642
6月11日,周永康案在天津一院进行了一审宣判,周被认定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三项罪名,判无期徒刑(大纪元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5年06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6月11日,大陆官方突然公布,周永康案在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进行了一审宣判,周被认定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三项罪名,判无期徒刑。但周永康涉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政变罪等的核心罪仍被掩盖。大陆律师认为,周永康活摘器官的反人类罪一定会被追诉,只是时机问题。当局想搪塞,全国人民也不会同意的。

大陆官方报导称,从5月22日起,天津一中院因周永康罪行涉及国家秘密,对周案进行了不公开审理。6月11日,周案进行了一审宣判,认定受贿罪、滥用职权罪,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三罪并罚判周无期徒刑,并没收个人财产。周永康当庭表示不上诉,其中受贿共计折合人民币1.29亿元,为家人朋友非法获利21.36亿元,造成经济损失14.86亿余元等。

今年两会结束之际,周永康一度被原中共卫生部长黄洁夫抛出,指他涉器官买卖黑幕。

大陆法学教授、著名律师张赞宁接受采访时表示,所有的三个罪名跟过去的报导相比,周永康涉器官移植黑幕、阴谋政变、镇压迫害法轮功这些都没有出现。他只有这三个罪名,因此判无期徒刑。“根据大陆本身的法律,对这次周永康案审判中遗漏的罪行可以进行追诉,以后再次提起诉讼、来审判,完全可以的。”

张赞宁教授表示,对周永康案不公开审理,可能是涉及到国家机密问题。周永康将5份绝密级文件、1份机密级文件交给没有资格接触的人——曹永正,目前尚不知文件的具体内容。

但他认为,此次周永康案庭审有几个地方比较诡异,审判从5月22日就开始了,一直到现在才下判决,判决前密不透风;且此案自始自终都没有公开审理,都是秘密审理,且报导连审判的画面都没有。

张赞宁教授分析:“我估计以后对周的漏罪会有所追溯。因为现在对整个江泽民犯罪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名都没放在桌面上。如果一旦江泽民受到追究的时候,我估计对周永康漏罪和活摘法轮功器官罪行有可能进行追诉。”

张赞宁教授认为,因为活摘法轮功器官是江泽民当时下达的命令,现在审判周提到这方面会很难界定。对周的审判肯定有很多漏罪没有指控,官方都很清楚。“我相信到时会指控他漏罪的。”

周永康靠山江泽民近期遭到民间大规模的控告,仅6月3日至5日,海外明慧网收到来自中国大陆20个省和4个直辖市共329人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诉状副本。很多是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要求司法机关立案,清算江泽民对法轮功长达十六年所犯下的各种灭绝性的迫害的刑事责任。

张赞年教授表示:“目前最高法院提出有案必应。现在全国各地法轮功学员都在起诉江泽民,我觉得现在当局也不可能完全装聋作哑,总要有所表示。我们现在国内律师也在为这个诉讼做准备吧。我相信当清算到江泽民的反人类罪和酷刑罪、刑讯逼供等罪的时候,对周永康这个江泽民团伙的主要成员,一定会追诉他的其它罪行。”

最后他强调说:“我想江他们犯下这么严重的罪行,早晚是要得到清算的。否则全国人民也通不过的。那么严重的罪行,当局不可能搪塞过去的,即使想搪塞,全国人民也不会同意的。”

此前有大陆律师就说,周永康主掌中共政法委十年,令法制全面倒退,制造大量的冤假错案、人间悲剧,可以说是罄竹难书,如果真正按中国现行的司法制度,都够判几次死刑了。

责任编辑:高静

胡锦涛破除薄周抓捕温家宝计划

大纪元2015年06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郭惠报导)6月11日,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对中共原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受贿、滥用职权、故意泄露国家秘密案进行了一审宣判,周永康被判处无期徒刑。

目前,涉及周永康、薄熙来政变的罪行仍被中共掩盖。而早年,薄熙来与周永康密谋政变时中共各派权力斗争可谓惊心动魄。

传薄熙来想上台后抓捕温家宝

薄熙来、周永康与温家宝是对头,早已在外界流传。薄熙来多被外界点评为是“极具野心”的人物。当年,江泽民在1989年“六四”时期掌权后,差点被邓小平废掉,江为了抱住权位曾与薄一波进行了一场政治交易。

据悉,当年,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在给邓小平的信中,举报江泽民父亲是汉奸的秘密。江泽民为此而跪求薄一波帮助,致使邓小平在薄一波的劝说下,放了江泽民一马。而江泽民的交换条件就是为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来和亲信等加官晋爵。

但是,后来在薄熙来的仕途上,温家宝成了其“绊脚石”。薄一直在图谋晋升总理一职,但时任总理温家宝极力反对,指薄因迫害法轮功已在海外澳大利亚、西班牙、加拿大、英国和美国等多国被起诉,薄明显负面的国际形象不利于担任任何更高级职位。维基解密的电文引述南京消息人士的话说,下放重庆将野心勃勃、图谋高位的薄置于远离京城权力中心的不利位置。电文透露,温成功地阻止了薄的晋升。

《中国权贵的死亡游戏》一书引用北京一位退休官员的话透露,薄熙来感到了温家宝有意阻止他进入政治局常委,据说他曾决心在自己掌权以后,借“反腐”的名义,把温家宝家人都送进监狱。

重庆市委的一位官员曾表示,薄熙来在几个场合,都曾公开贬低过时任总理温家宝。在一次会议上,薄熙来称赞他的搭档重庆市长(黄奇帆),说他“比中国总理能干多了”。薄熙来在开会时说的这句话把很多与会者弄得很尴尬,由此也可看出,薄熙来很记恨温家宝。

2007年11月30日,薄熙来接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

当时,海外媒体发表了薄熙来新任命的消息后不久,香港一家亲共的报纸便报导,薄熙来次日要到重庆履职。不过,薄熙来并没有露面。据称,他不愿意接受新的任命,一直在推迟启程日期。薄熙来和他的朋友们都把这一任命看成是一种降级和流放。

薄熙来的一位朋友透露,薄后来听从了高层朋友的话,把重庆做为实现其“政治理想”的起跑点和实验室。薄熙来去重庆后,大张旗鼓地搞起所谓的“重庆模式”。

习近平上台只是江泽民、曾庆红的权宜之计

早前报导指,习近平上台只是江泽民、曾庆红的权宜之计。江、曾的算盘在2007年到2012年期间内,让迫害法轮功握有血债的薄熙来锻练成熟、取得威望和权势,在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上至少得到常委和中央政法委书记的位置。

江、曾预计在中共“十八大”后再经过2年左右的时间,利用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中国通过“唱红打黑”取得的对全国的挟持和操控,把“重庆模式”推向全国, 再利用薄熙来掌控的全国政法委、武警部队,以及全国众多被薄熙来掌握的军队人缘、江泽民在军中的力量等,罢免甚至逮捕习近平等人,到时候中国又是江派的天下。

报导称,实施这个政变计划,主要靠的就是当时已经是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周永康和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但事与愿违,他们的密谋在实施中途被胡锦涛打乱,致使计划最终“流产”。

胡锦涛暗中调查离间王立军和薄熙来

据悉,2009年,胡锦涛发现了薄熙来、周永康有图谋政变的迹象,胡对重庆“唱红打黑”的立场发生了转变。那时国安部门也发现,薄熙来安排王立军的下属监听胡锦涛、温家宝等中央常委的电话。这种偷听在中共官场是非常大的忌讳。

江泽民、曾庆红等密谋“十八大”将薄熙来塞进政治局常委的计划,胡锦涛一方也早有防备。早在2011年,中共高层内部已经有人在主导调查薄熙来和王立军的一些罪行。

有报导称,2012年元旦前,中纪委在找到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马仔王立军以权谋私的确凿证据后,秘密和他约谈,王立军感到自己大事不妙,而主使中纪委调查王立军的人中,据称有令计划在内。

据悉,当时中纪委给王的口头承诺让他看到了一线希望,这个口头的秘密协议就是让他交代为薄熙来工作期间的所有谈话与会议记录等。王立军答应配合,但随即被泄密,薄熙来收到通风报信,说王立军已经不可信,并“在背后收集黑材料”。

王立军发现薄熙来要对其下手后,2012年2月6日携带资料只身闯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并要求政治避难。

薄熙来想要“高升”的美梦被胡锦涛阻断。此后,薄熙来、周永康皆成为阶下囚。

责任编辑:林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