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改变乔石政法思路的内幕

大纪元2015年06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中共人大原委员长乔石日前去世,陆媒和大陆一些网站都重新刊登了乔石当年对中共政法工作的一些想法。在江泽民掌权时期,并没有按照乔石的政法思路去做,而是走向反面。江与其铁杆心腹罗干、周永康联手操控中共政法委,祸乱公检法司,导致中国的司法乱象达到顶峰。

乔石去世 陆媒重发其政法思路

6月14日,中共官方通报乔石病逝。

乔石从1985年7月至1992年11月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主管政法和治安、情报、司法工作。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乔石都是中共政法系统最高阶官员。

政法委的前身是1958年成立的各级党委政法领导小组,1980年成立中央及各省市县级政法委。虽然是统管公检法,但只是在政策层面做指导,不介入司法正常程序和具体个案。

1988年中共进行所谓机构改革,实行党政分开。中央政法委同年5月19日被撤销,同时中共成立了中央政法领导小组,职能大为削弱。1990年3月中共又恢复设立中央政法委员会。

2012年初重庆事件爆发,中南海处于前所未有的政治震荡中。2012年初夏,大陆官方出版《乔石谈民主与法制》。

当时大陆《财新》发表署名文章表示,官方隆重发行乔石的书,是重温并且解读乔石关于法制等一些事务的体悟与见解。文章说,乔石认为,政法委应当求实务虚论大事,主要研究社会治安的现状、趋势与应对新情况的对策与部署等等。

江泽民上台后 改变乔石的政法思路

江泽民1989年上台后,出于对六四的恐惧,1990年3月中共又恢复设立中央政法委员会。1991年2月,中共成立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下设办公室,与中央政法委员会合署办公。在乔石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该机构的办公室都没有独立门面,只是设在公安部内,由公安部长兼任秘书长,只有很少的专职人员编制。

1986年江泽民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时任上海政法委书记的石祝三为其亲信。江为了让祝扩权,打破中央关于政法委的权力规限,让祝具体插手所谓社会影响重大案例。

江泽民上台后又把这一套“成功经验”带到北京,并利用总书记之权推广全国,因而中国各级政法委因可插手具体案例,权势立时炙手可热。

1994年,中央政法委员会的职权扩大到7项,其中包括“研究和讨论有争议的重大疑难案件”,“组织推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等。与此同时,地方政法委也跟着扩权。

这之后,法官收黑钱只要分一杯羹,“麻烦”时自有政法委“罩住”,无官不贪世风下,政法委与司法人员狼狈为奸,“靠法吃法”,有恃无恐。“司法黑社会”遍布全国的同时,上访冤民自1990始,每年的增幅都超逾两位数。

此后中共政法委权力恶性膨胀,其心腹铁杆罗干、周永康把持政法委,将政法委操控成为架空胡锦涛的一个“务实”的“独立王国”,完全改变了政法委的性质。

江泽民将周永康塞进政法委 周扩权染指总参等部门

1997年9月中共十五届一中全会上,罗干进入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后来接替任建新升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罗干担任政法书记的头5年,即1997到2002年,江泽民不再设政法委副书记,无论是公安部长还是最高法院院长和最高检检察长,都和司法部长、国安部长一样,并列为政法委委员和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委员。由此,罗干统管“公检法”,并成了中共政法委自成立至今专职主掌该机构历史最长的书记,在这个职位上坐了10年。

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上,67岁的罗干因为迫害法轮功,与江泽民达成交易,跻身中共政治局常委会。罗干自此以政治局常委身份专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整个机构水涨船高,成为和中央书记处、中纪委平起平坐的正国级机构。

周永康于2002年11月在中共十六届一中全会上就任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并出任中共政法委副书记。

2003年3月,在中共第十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周永康被任命为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随后兼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国家禁毒委员会主任。此后一年,中共各级公安厅局长的地位也开始逐步提升。2003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出台规定,提出:“各级党委可根据实际情况和干部任职条件,在领导班子职数范围内,有条件的地方逐步实行由同级党委常委或政府副职兼任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主要领导。”

2007年,江泽民因恐惧曾庆红退下后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遭到清算,因而拚死将周永康塞进“十七大”政治局常委行列,其目的就是要不断扩大政法委权力,并扩充武警部队,保证政法委书记由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人物担任。

自此政法委的权力走向顶峰。胡锦涛担任总书记的10年,是中央政法委权力和权限恶性膨胀的10年。身为中共总书记的胡锦涛,虽然身兼中央军委主席有直接调动和指挥军队的权力,但如果想指挥公检法时,却因为中间隔着一个身兼政法委书记的政治局常委而受限于所谓的“党内分工”。

2007年2月,《中国法院网》发表湖南省中方县法院常务副院长杨立的文章,文章的标题和强调的内容就是“司法行政机关进一步加强党的领导”。文章声称“要强化党对政法工作的政治领导、思想领导和组织领导”等,而这一“理论”都源自于江泽民。

中央综治委扩编始于2011年9月16日,其原名中的“社会治安”改为“社会管理”,意味职能的全面扩大。当时的官媒报导称“在原40个成员单位的基础上,中央综治委增加了11个成员单位”,中纪委、武警整个单位和军委总政保卫部、总参动员部两个二级单位全部囊括其中。

这一切扩充权力的部署都是为了给周永康接任者提供“政变”的可能。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早已密谋中共“十八大”时让薄熙来进入中共政治局常委当上中共政法委书记,再利用两年时间在全大陆推行“唱红打黑”,然后从习近平那里夺权。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去年王立军逃馆后,政变计划被曝光流产。结果是薄熙来、周永康都被判无期。

2014年,综治委的“管理”又被习近平降格为“治安”,回到了原先的格局。

综观胡锦涛掌权10年,中央政法委书记突破了几十年来的政法委权力规限,大破政法委插手具体个案之禁,并统管中共各级法院、检察院、公安、司法、国家安全部等部门工作,负责对法轮功的镇压行动。这些恶行的根源主要是来自江泽民。

责任编辑:林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