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给多少无辜家庭造成创痛

文: 明德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江泽民因为一己之私发动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血腥程度达到了人类有史以来之最,其中一百多种酷刑和活摘器官,超越了人性的底线,骇人听闻。

然而法轮功学员所承受的苦难,远不止于此。家庭破裂、亲人被牵连所遭受的痛苦,也是他们的苦难之一。这种刻骨铭心的精神折磨,甚至不亚于酷刑缠身之苦。

在这次诉江大潮中,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在诉状中写到了这场迫害造成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苦:年幼的小孩无人照管,凄苦无助,留下长久的心灵创伤;年迈的父母担惊受怕,饱受精神摧残,最后郁郁而终,死不瞑目。因迫害造成的亲情创痛,是他们多年来承受着的生命之重。

山东乳山的冯夕兰,十六年来被警察绑架十一次,先后被非法劳教、判刑,身陷囹圄达十二年。她在诉状中如此陈述母亲所承受的苦难:二零零零年十月,我被绑架,被戴着手铐回家抄家,母亲的眼神惊悸不安,难以控制自己,浑身打颤,不会说话……我母亲去看守所看我,到看守所有近三里地的路段没有公交车,我母亲那段时间吃不下饭,精神疲惫,身体虚弱,到了看守所,坐都坐不住了……我被抓捕后,母亲在家里就象丢了魂似的,家里走家外,家外走家里,恍恍惚惚不知怎么就从门槛里仰跌倒门外,右手腕折断……(因为警察的无理骚扰)我妈以为我让恶人迫害死了,吓得浑身发软,两腿不会走路,瘫软在门口的石头上,好长时间才回过神来……

而最令人悲伤的莫过于其母亲去世前的一段描述:“……我妈临去世那些天,不会吃饭,不会说话,只是睁着眼。有一分钟多的时间,我妈的意识很清醒,眼直直地看着我,大颗的眼泪顺着眼角直流,那种牵挂、放不下的心理真的让人酸楚,我和我姐他们也都直流泪。几天后母亲带着对我的牵挂走了。”

山东莱芜栾庆玲在诉状中写到其幼女无人照顾的凄惨境遇,同样令人心酸。在被关押期间,恶徒以工作和钱财相要挟,逼迫她丈夫离婚。离婚后,她们的女儿被迫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那时我女儿只有四、五岁,白天象野孩子似的一人在外边跑,晚上遇到她爸爸上夜班时,一人在家睡觉,从床上掉下来,哭一会,想想没人管她,就抱着被子爬到床上再睡。”……小女孩知道妈妈不在跟前,从来不当着大人的面哭。栾庆玲出狱后偶尔见到她时,她哭着说:“妈妈啊!我天天想你,怎么人家都有妈妈,我怎么没有妈妈呢?我想你想的在被窝里偷偷哭,在放学路上没人看见时偷偷抹泪。”栾庆玲说:“江泽民操控恶警对我的迫害使我骨肉分离,害我娘俩饱尝了人间凄苦悲凉的滋味。”

以上两个凄惨的故事,只是无数个家庭悲剧中的两个缩影。作为一场严酷政治运动的打压对象,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都遭遇了不幸,都有着痛彻心肺的经历。如在诉状中还可以看到,有的母亲精神崩溃,几度住进精神病医院;有的父亲思念亲人过度,终日以泪洗面,身体一下子衰老,什么病都上来了;有的呼唤着孩子的名字离开人世,死不瞑目。很多小孩则无人照管,受尽歧视和凌辱,甚至流落街头,可怜至极。更令人忧心的是,这些小孩本是天真活泼的年龄却变得沉默寡言,长大后不可避免地留下了心理阴影,而这些阴影或许会伴随他们一生。这些不幸的父母和小孩,都是这场迫害的无辜受难者,他们的不幸,成为法轮功学员入骨化髓的痛楚。

这里不得不说一说离婚。在明慧网上搜索“离婚”一词,就可得到七千多个结果,其中大多都是法轮功学员受迫害后的遭遇。因为中共的封锁,没有披露出来的不知道还有多少。在这次诉江案中,在明慧网每天登出的报道中,几乎都可以看到几个被迫害离婚的案例,离婚比例之高由此可见一斑。有的是直接被逼迫离婚,如上文提到的栾庆玲,恶人以工作和工资卡相要挟,威逼其丈夫离婚,以此逼迫她放弃信仰;有些是对方忍受不住多方的高压和没完没了的骚扰而离婚。法轮功学员按真善忍修炼自身,使得家庭和睦,许多原本濒临破裂的婚姻都重归于好,然而这场迫害摧毁了他们的家,使亲人们四分五裂,把每个人都推到了苦难的深渊。

在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自身承受着绑架关押、酷刑洗脑的非人折磨,即使在监牢之外,也有随时被绑架、跟踪的恐怖,很多还承受着失去工作的压力、流离失所的艰辛,而家庭的苦难,又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精神压力,令他们的苦痛雪上加霜。一般人难以想象的是,很多人都是百种苦难同时降临。安徽合肥市吴伟明被关押多年,二零零六年出狱时,面临的是家破人亡的惨状:父亲已故,丈夫离婚,母亲病重,孩子失学,单位也没有了。

原本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间破裂,亲人遭难,骨肉至亲分离,甚至阴阳两隔、相见无望,这种深入骨髓且日后漫长的精神煎熬,有时甚至比牢狱之灾更容易摧毁一个人的精神和意志。无法想象,如果不是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福泽,让法轮功学员感悟到超越凡俗的生命境界,一个血肉之躯是如何能够承受如此巨大的精神压力和心理创痛。

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绝不仅仅是绑架关押、酷刑折磨这些有形的虐杀,还有丧失人伦的亲情折磨这种无形的摧残;绝不仅仅是几千万法轮功学员,他们的亲人更是一个数量庞大的人群。而法轮功学员及其亲人所承受的苦难,不是一朝一夕,而是漫长的十六年,五千多个日日夜夜。江泽民用什么来偿还这一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