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铭:诉江是公民权利 谁在和宪法对着干?

1412220391
从今年5月底到6月11日两周内,至少3946名大陆法轮功学员、家人以及因迫害流亡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向中共最高检察院与最高法院提出对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控告。 (大纪元合成图片)

大纪元2015年06月16日讯】2015年6月13日上午九时左右,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法轮功学员王心宇突然被公安非法绑架,下午6时许被送到张家口市拘留所非法关押,治安拘留十天。随后家中被抄,劫持走电脑、打印机各一台,大法书籍两套,空光盘两箱,手机至少4部,还有其它零星物品等。

王心宇被公安非法绑架理由竟然是向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了起诉江泽民的诉状,公民依法控告违反宪法和法律的国家官员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自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近十六年来,在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下,数百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绑架、劳教、判刑和残酷迫害致残、致死,至少有六万五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致死。这累累罪恶使多少个本来幸福美满的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造成了多少人间悲剧!王心宇就是这些被中共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的群体中之一。

王心宇原是一名银行职员,曾经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和幸福美满的家庭,在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他遭受过残酷的酷刑迫害,工作被开除了,妻子与他离了婚,靠打工维持生存。作为一个中国公民,他有控告迫害过他的人的权利,也有诉诸法律来维护自己生命自由的权利。那么向国家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诉控告,要求法院依法为公民做主,主持公道,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是天经地义的,合法、合理、合情。公安不去抓杀人迫害人的凶手,反而把被迫害的人抓起来,这是哪家的王法?

了解自出现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以来,引起了河北省张家口市委及政法部门的恐慌,干扰法轮功学员邮寄诉状的现象也频繁出现。有的派出所警察直接到邮局进行干预,有的警察晚上到邮局把要邮寄的诉状拿走,有的通过快递公司邮寄的诉状被退回等。还说:市政法委拟定了预谋准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部署各区县实施;许多邮局都接到了不准为法轮功学员邮寄诉状的通知;赤城县找到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学员谈话施压,还从邮局把已经邮寄的83份名单拿走;另明慧网文章,最高检在回覆法轮功学员的电话询问中说,我们只接受邮政特快专递的邮件,其它的不接收。

明慧网报导了从5月底到6月11日,有近4000名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的消息,在诉江大潮迅猛发展的情况下,中共江泽民集团特别恐慌,极力阻挠诉江的进行,各地江派 人物更是如此,话说河北省还成立了针对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的专案组;是谁在和宪法对着干?许多地方的法轮功学员诉江面临着告状无门。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6月9日就中国大陆发生“控告江泽民” 现象接受大纪元记者专访表示声援告江大潮。鲍彤说,对法轮功的迫害是对所有公民 的迫害;中国民众控告江泽民应该受中国宪法和国家保护;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为 人类文明所不容,是反人类罪,其罪恶罄竹难书;江泽民作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 始作俑者,天地不容。

知名律师郭莲辉说∶“起诉江泽民这很好呀!江泽民这个祸国殃民的大坏蛋,他祸害中华,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历史是不会放过他的,他应该遭受历史的惩罚,他也 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如今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正面临着被审判,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等都进去了,郭伯雄、罗干、曾庆红、江泽民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已经进去不远了,被关起来的大大小小的老虎有近一半都犯下了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所有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都面临着被审判的下场。

在此奉劝那些曾经或正在参与迫害的警察,法轮功学员此番控告江泽民,没有直接控告你们这些曾经亲自参与犯罪的人,是为了救度你们,给你们一个悔罪自救的机会。 这是大法的慈悲,也是法轮功学员的慈悲。法轮功学员不计前嫌,因为你们大多也是 在江泽民威逼利诱和蒙蔽欺骗下才参与迫害的,你们也是被迫害的人,也是非常可怜可悲的。

愿你们能够在大法与学员的慈悲面前,赶快猛醒,千万别再参与迫害了,给自己留条后路,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只能是陪葬品的下场。

责任编辑:高义

皇甫容:“天道福善祸淫”的深义

大纪元2015年06月17日讯】人的灵感是个很有趣的话题,因为它能生化成更多的言论。于是,某个灵光闪动的瞬间,从“天道福善祸淫”亮起的那道光影,看到它的价值所在。

当下世风情色迷漫,人的视野和思想也被网络报刊、影视等资讯露骨的画面深深浸染。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有人谈“天道福善祸淫”,就像拿着价值连城的古董站在大街上,也鲜少有人能看到它的天价。因为理念来自上天,称天价真得不足为奇。

中国古代就一直就有“避色如避剑”,“天道祸淫”的理念。大唐的治世宝典《群书治要》常提到古往圣贤说的话:“天道福善祸淫”,意思是:上天喜欢为行善重德的人赐予福报,常会降下灾祸给邪淫作恶的人。那么为什么古代把戒色看的那么重要?因为色心淫念一起,各种恶念都会随之产生,比如贪念妄想、迷妄、嫉心、妒心、斗恶、奸邪、凶狠等等。因此古时先贤认为邪淫最为害人,故留下“万恶淫为首”的诫训。

古人认为惩治邪淫之罪比杀人之罪更为严重,因为杀人凶残狠毒,是杀了一人之身。如果犯下邪淫,淫污了对方,就如同戕害了对方数代家族的福德清誉。因此犯下邪淫之罪的人,最受天地鬼神的震怒,也因此犯淫者会受到严酷的恶报。

《文帝戒淫圣训》中说到,凡是编著诱人邪淫的书刊、戏剧,破坏许多人的清净心和节操者,这个著书人或编剧者,死后必须受无间地狱(无穷无尽之苦的地狱)的苦刑,直到他写的淫书淫剧完全消灭尽,而且因看了他的淫书淫剧而犯了淫恶的人,必须这些人的罪报完全结束时,只有这时淫书淫剧的作者,才能脱离无间地狱的苦刑,到别处投胎。因宿世的福德带来聪明慧根的读书人,不以七寸之笔造福社会,修身积德。反而违背坚贞,以文字祸乱世人造下无穷的邪淫罪孽,致使上天震怒,降下严酷的恶报,自招祸门陷害自我身家。

比如:《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书中写了许多助长邪淫、偷盗和杀生的情节。如此诲淫倡盗。结果,施耐庵的儿子、孙子、曾孙,生下来全部是哑巴。王实甫写的《西厢记》,描写男子偷情私会的情行,导致许多人见了就起邪思淫念。结果书还没完成,作者自己无法克制,嚼舌而死。

康熙年间凤阳汪生,准备前往考试,谁知当天晚上因饮酒调戏婢女,并加淫污。汪生夜梦晋见文昌帝君,看到自己原本名列天榜,突然被帝君削去,虽然再三叩拜,却也难以挽回。果然三番应试,都无法录取。这就是古代常说的“世间考的是文章,神明取的是道德”。

而善于戒色的人,又真的会得到大福报。比如唐朝的狄仁杰。唐朝名相狄仁杰年轻时长的丰神俊美。有一年到京城参加考试,住在客栈。客栈的主人是一个年轻寡妇,见狄仁杰长得俊美,夜间便去挑逗。狄仁杰楞了一下,马上想到高僧教给他的办法,当遇到美色时,马上就想像是看到一具溃烂流脓的尸体,布满了蠕动的蛆虫。于是,狄仁杰很快平静下来,并规劝女主也这样做,就能很好的守住内心。狄仁杰因拒美色,又保了妇人的名节,因此考取了状元。因他提倡销毁淫词,倡导戒淫,以重德教化民风,累积的福德即使在告密成风,刑法酷烈的武则天时期,保其官居宰相之位,成为历史上安邦定国的一代名臣。

古语说的“天道福善祸淫”作为一个恒定的铁律,自然对于富豪巨商也不例外。比如胡雪岩,他纵横商场、江湖,讲诚信重商业原则,财富累积进入朝野权倾一时、富可敌国。但他酷爱女色,经常在街市寻觅美色。他依仗财势强买民女,肆意侮辱良妇。据《见闻琐录》记载,遭到他喜新厌旧抛弃的“凡买而旋遣者,殆数百人”。

因淫乱祸事,胡雪岩晚年落得倾家荡产孑然一身,近3000万两银子的家业也顷刻殆尽,又被朝廷革职查抄,严追治罪。最后这位享尽荣华的红顶商人凄惨而死,葬身于一堆乱石之中。“看他楼起,看他楼塌”,短时间之内事业家业俱毁,人间天堂地狱,如梦幻般迅速演绎一遍。表面上看很偶然,事实上偶然中存在必然。胡雪岩暴富的同时,淫乱也为他埋下了必然败落的祸根。

有人说,古代圣贤的教诲,被现代迷乱的世风淘汰殆尽了。但是换个角度看看,当人因为纵欲淫乱,导致家庭不幸、人生困厄、生意破产、为官被抓等等,恶行乱事终究被因果铁律锁定,继而清理。比如声色犬马,糜烂的庞贝古城,因为淫乱的罪恶,被瞬间摧毁。

“万恶淫为首”,好色纵欲就像是拉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各种罪恶随之而来。看看现在中国官场落马的人,几乎都有包二奶、养情人等淫乱行为,他们的最终又何尝不是邪淫带来的恶果。看看胡雪岩的一生和今天中国官场落马的官员,又是多么的酷似。回头看看再看看这个伫立在天地间的“天道福善祸淫”的铁律,古往今来,几人能摆脱?

责任编辑:朱颖

博客弹今:送公安局“不作为”锦旗何罪之有

大纪元2015年06月17日讯】据南都讯:因给政府部门送不作为锦旗却遭行政拘留,农民工张蓬冲杨凤强日前分别将河南省平顶山市公安局光明路分局告上法庭。今天5月,因与当地一家建筑公司产生劳动纠纷迟迟未得解决,张蓬冲与工友等数十人先后到湛河区政府和平顶山市公安局反映诉求,同时给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公安局先后各送了一面“不作为奖”锦旗,随后张蓬冲及其所在公司经理谢金红等四人被当地警方以涉嫌扰乱单位秩序为由行政拘留。南都记者从平顶山市新华区人民法院方面得知,该院行政庭目前已受理此案,定于下月中旬开庭。

对于这个事件的公安局来讲,很显然有些不讲理,要知道,一个地方执政者,首先要了解到这些民众为何会给你颁“不作为奖”呢?是否在执政的时候,出现了什么问题,引起了民众的不满呢?如果只是一昧的将这些批评的声音被打击掉,那么剩下的也都只是赞美声了,可能现今一些执政者习惯了被赞美,容不得半句批评声。然而,在这个世上,总是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做为一个执法部门,不去反思农民工为何给你送“不作为奖”,反而动用手中的行政权力来干涉拘留,很显然显得当地公安局领导的气量很是狭小,要知道,一个执政者,如若一心执政为民,他又怎么会把这些提出批评的声音的人拘留起来,今天你拘留了他们,是不是向后来者警告,以后谁敢送这样的锦旗,一样要被拘留。这样子一来,民众见官员如老鼠见到猫,避而不及!

一个执政者,不问青红皂白用权力来突显自己的能力,只会遭民众唾弃,迟早有一天会遭到抛弃,而一个执政者如若不对民众施仁政,民众又怎么会拥戴你呢?现今在中国,很多官员总是喜欢用权力来压制民众自由的表达,用他们的话来讲,这是在维稳,殊不知这种维稳方式,只会加大社会矛盾,制造社会戾气,你越压制,民众便会越反弹。所以,当出现这些问题的时候,不如选择去面对,去反思自己的过错,去改正过来,这样执政的毛病便会逐渐减少,对个人来讲是功德一件,对民众来讲,也是幸事一件,但放眼中国,拥有这样胸怀的执政者太少了,大多数,谁不服就扣押,谁批评政府就拘留警告,靠野蛮执政方式来压制柔弱的民众。因为这些执政者都相信,自己的权力可以通天,可以让民众闭口,然而,要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阻止人民进行批评的危害,比堵塞河川引起的水患还要严重。不让人民说话,日后必有大害。所以对当局来讲,这些阻止人民说话发声的执政官员必须要处理掉,否则必成将来的社会隐患!

农民工给公安局送“不作为”锦旗,当地公安局不反思自己的过错,相反还拘留了农民工,这属于本末倒置,这样一来,中会让农民工变得更加的弱势,在社会上得不到公平的保障,因此对拘留农民工的公安局来讲,已经剥夺了让人民说话,自由表达的能力,或许他们每天被一些虚伪的掌声,被虚伪的赞美词所包围,偶尔听到农民工所表达出来的真实声音,内心感到有些气氛,为此想借此立威,好让管辖内的民众臣服,这种独夫之心态,必定会成为一方之恶霸,民之贼也!
 
不要把给公安局送“不作为”锦旗看成是破坏分子,如果换一个角度去看,这便是一种鞭策,促使自己去改变存在的错误观念,因为对民众来讲,是允许执政者犯错,但执政者犯错,民众提出批评的声音,而不理不踩,相反还动用权力来打压,那便是可恶之极了。不可否认,在当今官场,像这样的执政者,比比皆是,在他们的眼里,凡是跟自己唱反弹的都是敌对势力,从不去反思自己的错误的思维,这样子一来,人人闭口不言,他们身边的谗言谎言满天飞,他们听的飘飘然然,不亦乐乎,为此,方才出现现今农民送一个“不作为”的锦旗,便感到如临大敌,用权力来行政拘留!这是何等的不自信表现,让人看到,难免是要笑掉大牙的。

让人民说话,天塌不下来,让人民自由表达,地也不会沉陷,如若执政者一意孤行,把个人的意念凌驾在民众之上,那么很可能便会出现胡乱而为的行为,要知道,当他们容不下批评声音的时候,等于眼里已经不存在民众,这样子一来,民众知道自然会想,你不在乎听我的声音,我又何必要听你的声音呢?因此近些年来,官方的辟谣都成为民间的笑谈,原因,一些官员本身上已经丧失了诚信!对个人来讲,丧失诚信,便会失去朋友;对政府来讲,丧失诚信,便会失去民意;而现如今平顶山市公安局拘留送“不作为”锦旗的农民工,不讲理的一种行为。对执政者来讲,更应该要去感谢农民工这种行为,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才知道政府错在哪里,有错纠正过来,于国于民皆有利。而现今平顶山市公安局去要把纳谏的大门堵了起来,他们不让民众发出所谓不和谐的声音,只是越是如此,越会得到民众的反感!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袁斌:“人民警察”的作为与不作为

大纪元2015年06月17日讯】大陆警察一贯自称“人民警察”,公安局派出所的大厅里大都悬挂着“为人民服务”的醒目横匾。既然是“人民警察”理应“为人民服务”,既然是“为人民服务”当然就应该维护人民的合法权利,为人民排忧解难。但实际当中,“人民警察”不但不“为人民服务”,反而欺压人民的事却时有耳闻。“河南四农民工赠公安局“最不作为”锦旗被拘”一事便是眼前的一个列子。

据陆媒报导,平顶山市惠泽园社区专案承包方不仅拖欠了参与施工的一批农民工几个月的工资,而且在今年4月还将他们赶出工地,并在此过程中发生肢体冲突,导致3名工友受伤。为此,他们多次到平顶山市公安局反映,但公安机关迟迟不予立案,并拖延出具受伤人员的伤情鉴定书。5月19日,谢金红杨凤强等50多位工友带着一幅上面写着“最不作为奖”的锦旗,再次来到平顶山市公安局,要将这面锦旗送给对方,并要求他们对相关人员进行追责。结果当天晚上,光明路公安分局以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扰乱单位秩序”的罪名将谢金红杨凤强等4人行政拘留。随后,这4名农民工被送到平顶山市拘留所,直到5月29日、6月3日4人分别拘留期满被释放。因为对这一处罚不服,在拘留期满释放后,杨凤强等人已将平顶山市公安局光明路分局告上法庭。目前平顶山市新华区法院已受理此案。

整个事情看来并不复杂。农民工讨薪未果,而且有人受伤,为此多次到公安机关反映,公安机关本应立案处理,依法维护农民工的权利,别的不说,至少出具一下受伤人员的伤情鉴定书总是应该的吧,况且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他们却什么都不作为。这不是渎职是什么?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当农民工再次找上门去,要将写着“最不作为奖”的锦旗送到他们,并对相关人员进行追责时,平顶山市公安机关不但不虚心接受农民工的批评,及时改进自己工作中的过错,反而利用手中职权,以“扰乱单位秩序”的名义将送锦旗的几位农民工拘留。这不是打压又是什么?

出具受伤人员的伤情鉴定书,维护农民工依法讨薪的权利,是公安机关该做的事,将批评问责自己的农民工行政拘留,却是公安机关不该做的事。该做的事不作为,不该做的事却乱作为,这也叫“人民警察”?这也算“为人民服务”?扯淡吧!

责任编辑:南风

悉尼华人:江泽民应该被起诉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明慧记者华清悉尼报道)“我看到法轮功,真正感到是敬佩,非常了不起!法轮功很好,李洪志先生很好!我认为应该起诉江泽民,这个坏蛋应该被绞刑!”悉尼华人徐先生在法轮功真相展位前感慨地表示。

2015-6-16-minghui-falun-gong-sydney-01

2015-6-16-minghui-falun-gong-sydney-02

2015-6-16-minghui-falun-gong-sydney-03
图1-3:法轮功学员在悉尼艾士菲地区举办活动,揭露中共迫害,民众纷纷支持法轮功。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四日,悉尼法轮功学员在上海华人聚集地悉尼艾士菲地区(Ashfield)举横幅讲真相,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悉尼华人:敬佩法轮功对社会做出的巨大贡献

澳洲老移民、曾在上海体院任教的徐先生 (Peter Xu)从附近基督教堂做完礼拜后,经过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展位前驻足,主动和法轮功学员聊起来。他感慨地表示:法轮功很好,李洪志先生在和平地救人,很好!这么多年我接触了悉尼各地区很多法轮功学员,了解到他们真的很善良,人很好,气量很大。为何共产党要镇压这么好的人?真是讲不过去,很可笑的!因为共产党是土匪,共产党骗了中国人一辈子,到现在还在骗老百姓,共产党是最大的骗子!《九评共产党》写得很好,揭露党文化写得更好,遗憾的是有的中国人现在还在糊里糊涂。

徐先生说:在海外,如果没有法轮大法、如果没有大纪元报纸,那海外华人简直被中共搞得一塌糊涂。如果(华人)都看那些共产党资助办的报纸,翻开一看都是在为共产党叫嚣,为共产党服务,这些海外报纸简直是一塌糊涂,老百姓的钱都被他们糟蹋。

徐先生表示:我看到法轮功,真正感到是敬佩,他们苦口婆心讲真相,连小孩子都在派发真相资料给大家。法轮功真是善良,真是不容易,非常了不起!目前看到法轮功学员在起诉江泽民,我认为应该起诉它,这个坏蛋应该被绞刑都不过分!我们上海人都看不起江泽民,一直不喜欢它。共产党整个体制都是很坏的,共产党是真正的邪教!现在看起来,共产党快要完蛋了。

还有一位上海人顾先生也非常感慨地对法轮功学员表示:你们做的事对社会很有帮助,很有帮助!你们坚持真理,做得很好,我们都很敬佩。我知道有两亿中国人“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了,我是不相信共产党的,从来不加入它的任何成员,不受共产邪灵控制。我们相信共产邪灵一定会被消灭掉。我很佩服你们,你们很辛苦!

明真相的华人做“三退”

法轮功学员们在马路两旁真相横幅之间穿梭,忙着帮华人做“三退”。明真相的华人一边谴责中共、一边乐呵呵地做着“三退”。

义务帮助人们退出中共组织的法轮功学员满女士在短短的三个多小时里,当场帮助四十位华人做了“三退”。满女士表示:我感觉今天特别容易帮助华人做“三退”,大家都很明白似的,很多人都很愿意退出中共邪党,还乐呵呵地退,有的带着孩子的,帮孩子都退了。他们都说共产党特别坏,早该淘汰了!

私拆、拦截、扣押诉江信件是违法犯罪行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中国宪法规定: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中国宪法还规定,控告权就是公民对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机关进行揭发和指控的权利。

近期各地法轮功学员纷纷向最高检察院邮寄控告状,依法控告迫害他们的元凶江泽民,要求最高检察院对江泽民进行刑事起诉,追究其犯罪责任。

可是在一些地区却发生不法官员和警察指使或强迫邮局拦截、私拆、扣留诉江信件的事件,这种行径是严重的违法犯罪。

以下是明慧网近期了解到的案例:

从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开始,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区快递公司说接到通知,不让寄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信件,已经交到快递公司尚未寄走的,又打电话让法轮功学员拿回去了。投递的工作人员无可奈何的说,法轮功我不反对,起诉江泽民是应该的,但通知不让寄了。

六月十日下午,佳木斯市几个法轮功学员到当地佳纺邮局邮寄诉江材料,邮局工作人员在办理其中的一个时,钱已收了,收据也给了,信也封上了,这时工作人员却说,“这是进京的信,不能随便邮,我得看看。”拆开看后说:不能给邮。法轮功学员说:不行,手续都办完了,钱都收了。工作人员说,今天办理邮件的工作人员去开会去了,我是替人办理的,说了不算,我打电话问一下本人,他说邮就给邮。电话那面回话说不给邮,钱退回,邮件留下。法轮功学员不同意,说我不退钱,你必须给邮,要不退钱返还邮件,我不在你这办理。工作人员又打电话请示,回话说邮件扣下,钱退回,等40分钟后回来给答复。过程中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也不听,并说:别和我说这些。等了好长时间也没见回来给答复。

二零一五年六月九日上午,在四川什邡市有两位法轮功学员到什邡市马祖镇邮局邮寄到高检和高院的诉江控告状,邮局的EMS收寄人员看了收件人地址后说:这个不能寄,你们找别的地方办理。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三日,河北省张家口市桥东区法轮功学员王心宇因起诉江泽民突然被警察绑架,下午六时许被送到张家口市拘留所非法关押,治安拘留十天。随后家中被抄,劫持走电脑、打印机各一台,大法书籍两套,空光盘两箱,手机至少4部,还有其它零星物品等。

据已知情况:张家口市(包括区县)有的派出所警察直接到邮局进行干预,有的警察晚上到邮局把要邮寄的诉状拿走,有的通过快递公司把邮寄的诉状退回等。据说,许多邮局都接到了不准为法轮功学员邮寄诉状的通知;赤城县当局找到在政府部门工作的学员谈话施压,还从邮局把已经邮寄的83份名单拿走。据说省里成立了针对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一事专案组。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天津市宁河县与汉沽区邮局阻止寄诉江邮件,据宁河县邮局工作人员讲,今天扣押了三十多份诉江邮件。法轮功学员寄邮件时,邮局工作人员打开了邮件,看到是诉江邮件就说不给寄,并称是受到警察的指使。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上午,有法轮功学员去吉林市丰满区兴隆街邮政局邮寄控告信,工作人员看过信后,说:“这个不能邮了,警察来告诉我们的,不让邮。”吉林市高新区厦门街邮政局也出现类似情况。

上述各地区的不法官员和警察强迫邮局私拆、拦截、扣押公民邮件的行为是违法犯罪,必将被追究。

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等帮凶已经遭到恶报,江泽民、曾庆红等凶犯也即将在百姓的唾骂声中走向覆灭。各地不法官员在这种情况下,还在向江泽民一伙献媚,替他们充当打手,实为利欲熏心,丧失理智。

明慧网会继续关注类似情况,揭露并记录各地不法官员的恶行,各地法轮功学员会继续理直气壮的控告江泽民,并保留追究这些不法之徒的权利。

阚神州:中共借非法庭审苟合作案耍流氓

大纪元2015年06月15日讯】正常社会中,司法机关通常通过庭审主持公道,为受害者伸张正义,惩治违法犯罪,保护公民权益,从而维护司法公正,不幸的是,在中共的国度里,司法流氓占据把持了司法机关,庭审随即变成了司法流氓苟合作案的现场。

非法庭审开始前,设局作案

大连市中山区法院原定借用大连市中级法院,于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非法庭审十三位法轮功学员,但在四月十一日晚突然通知辩护律师取消开庭。四月十二日上午,大批警察在中院门外绑架前往旁听的家属及法轮功学员。警察欺骗百姓说是“审判黑社会”,原来是大连市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操控大连公检法不法人员,合谋设圈套,出动数百警察,大肆绑架了五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两位辩护律师也一度被绑架,其中程海律师遭警察殴打。

非法庭审进行中,构陷作案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六日下午,广东省揭西县法院第二法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李美虹。李美虹和另两名法轮功学员吴淑琴、刘少鹏是被揭阳当地恶人密谋构陷、同时绑架的,而揭阳地区却故意将他们三人分开、单独非法开庭。

广东正义律师刘正清从多个角度、多方面阐述李美虹跟违法犯罪根本扯不上半点关系。同时指出,把本应合在同一庭审的当事人刘少鹏、吴淑琴和李美虹分开、单独审理的本身就是违反法律,过程中再强行把一些没有经过对质的话随意乱套在他们身上,作为加害他们的佐证,而不是公开公正的让他们一起当庭陈述和对质。这样最大的危害就是作为当事人,他们之间谁说了什么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却被当作定罪的证人证言。他们共同之处就是无法公开指证而却被构陷(编注:这也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惯用的伎俩)。在庭审过程中,审判长欧阳丽萍多次打断刘正清律师的辩护,并阻止律师谈及法轮功,面对着良善、公理、正义和法律,公诉人仍然坚持迫害,要求欧阳丽萍重判李美虹有期徒刑七年以上。

非法庭审尾声时,“合议”作案

二零零九年夏季,山东郯城县“六一零”、国保大队恶警朱军等非法抄家绑架了孙德建、张炳兰夫妇(郯城县茅茨村民),并非法庭审,北京律师程海与李静林淋漓尽致的做了无罪辩护,指出信仰自由,天赋人权,传播真相是善举,应当无条件释放当事人。公诉人布玉连哑口无言,旁听的家人明白了原来法轮功学员是无罪的,要求法庭当庭放人,狡诈的法官反而以合议庭“合议”为名把旁听者哄骗打发走了,法警也匆忙把当事人带走。不久,“合议”的结果是无罪的张炳兰被诬判重刑八年半,孙德建被枉判三缓五(审判长:周振山、徐丽)。

非法庭审结束后,报复作案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震惊国际社会的“建三江案”被当局宣称再次在前进法庭“公开庭审”。当日,当局惶恐不安,调用大批警力和动用许多其他人员,围堵恐吓当地民众,设卡堵截,大肆劫持前往辩护的律师和准备旁听的民众,法轮功学员崔慧芳(五十岁左右,已退休,曾是佳木斯市劳教所警察)前往旁听关注此案时,也遭绑架。于当晚被遣返回佳木斯,此后一直遭佳木斯市国家安全局监控,丈夫受电话骚扰。

身为司法警察的崔会芳被确认为是法轮功学员的身份后,黑龙江国安公安甚为不安;对于崔会芳从追随参与迫害法轮功到修炼维护法轮功的转变,中共当局更为惶恐,深感其末日解体的来临,暗中策划绑架,预谋报复升级加害。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二日中午十二点十五分,佳木斯市公安局前进公安分局前进派出所警察突然再次对崔慧芳女士非法抄家绑架。佳木斯市国家安全局以“个人持有机密文件”为由,强行给崔慧芳扣上“泄露国家机密”的罪名,构陷材料交到黑龙江省公安厅、黑龙江省国家安全厅。辩护律师认为罪名根本不成立,当局在陷害当事人,要求撤案,公安等部门互相推诿刁难。

司法流氓作案更具祸害

身为法律工作者,有意知法犯法,执意执法犯法,肆意枉法渎职,蓄意违法犯罪,这不就是司法流氓吗?十六年来,中共各级执法人员只讲政治,不讲法律。对法轮功学员频频制造冤假错案命案,这一切都在证明,他们就是一群为非作歹的司法流氓,尤其在非法庭审期间,他们的流氓恶性,表现的更公开、更具体、更无耻。

我们说,一个社会上的平常作案者,他侵害的只是一个或多个当事人的财产、人身权益,而一个国家的司法流氓作起案来,可就极具祸害。因为他们身着警衣检服法袍,占据司法机关,代表国家政府,是以法律的名义在侵害民众,以特殊的身份,利用特殊的条件,在特殊的现场作案,当然就会造成特别大的祸害。

十六年来,在汉奸恶棍江泽民的灭绝密令唆使下,人民警察把抓押虐杀好人当成了执行公务,检察机关把构陷公诉良民当作正常工作,法官把枉法判决善良当成了职责,司法机关把打压刁难正义律师等当作份内之事,而非法庭审则成了他们苟合作案的现场平台。他们同中共党政军医等沆瀣一气,一再破坏法律实施,再三破坏司法公正,结果造成了数百万民众被非法劳教判刑,一百多种酷刑被强行施加在善良人身上,数百万百姓被迫害致死,其中,成千上万的正义人士被秘密活摘器官、加工成人体标本牟利杀害,无数个家庭分崩离析。神州大地弥漫在巨大的灾祸罪恶之中。

也许那些所谓的执法者们作案害人时,自以为手握重权,别人奈何不了他们,所以听不进声声善劝;也许执法者们以为党是靠山,听党话干脏活不会被追究,所以一错再错,一再作恶。但是,“自古机深祸亦深,休贪富贵昧良心。莫言因果无报应,天道循环理最真。”十多年来,那些死不改悔的恶徒们不是相继遭到天谴从人间走了吗?大恶狂徒薄熙来、王立军、周永康、李东生等不是被中共自己绳之以法了吗?司法流氓作案者的普遍心理是:他是流氓他怕谁?可是,真轮到他们偿还罪债的时候,那是怕不怕的问题吗?

(注:文中案例均来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方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