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律开:张德江再次在全世界面前丢大丑

大纪元2015年06月19日讯】2014年,江派现在的台面人物、中共政治局常委张德江干了好几件跟香港有关的“大事”。

首先,在张德江和另一名江派常委刘云山的联手运作下,中共“国新办”在6月10日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重弹“23条立法”老调,首次变相改动“一国两制”定义。

该白皮书称“两制”从属“一国”,内容强调中共对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爱国”是对治港者的基本政治要求。

香港白皮书选择在6月10日这一天发表,也是很有“讲究”的。因为正是在1999年的6月10日这一天,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下令成立了一个盖世太保式的组织:“610办公室”,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

整整16年之后,香港白皮书在6月10日发表,作为江泽民的马仔,张德江和刘云山之流发出的威胁性信号非常明显:我们要采用当年迫害、镇压、对付法轮功的手段来对付你们香港人了。

香港白皮书自然令香港各界一片哗然。自6月20日至29日,有近80万港人参加了民主派人士组织的香港“和平占中”全民公投。7月1日,又有超过51万人参加了香港七一大游行。香港当时的局势可以用“沸反盈天”来形容。

接着,张德江又干了件“火上浇油”的事。7月19日开始一连三天,张德江“秘密”南下深圳,先后会见了香港特首梁振英、香港六大商会代表和香港“建制派”人物。

据悉,张德江当时拍板决定举行一场“反占中游行”,把江泽民要求举行这样一场游行的旨意当面传达给了梁振英和其他相关人员。

8月17日,在梁振英亲自签名推动下,香港亲共阵营总动员几乎所有“建制派”组织,发动号称19.3万人参加的“反占中游行”,企图撕裂香港社会。

有多家港媒大幅揭露,有游行团体派钱游行、酒楼款待、甚至有“判头”分钱不均。有商会领袖估算这次“反占中游行”花费一两亿港元。

这次“反占中游行”也选择了一个很特别的日子,8月17日恰好是江泽民的88岁生日。可以看出,张德江当时的内心依然很嚣张,“我们就是要:生祭江泽民,搞死香港人”。

到了8月31日,张德江又操纵中共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关于香港政改框架的决议,连关三闸,即行政长官选举提委会维持四大界别1,200人、提名门槛过半数,以及候选人限2至3人,正式宣告全面封杀港人争取的真正民主普选。

香港人再次被激怒了,首先站出来的是学生。9月22日,香港大专生举行罢课集会,要求梁振英下台及中共人大收回政改决定,要求香港真普选。

9月28日,香港和平占中正式启动,香港警察以催泪弹及胡椒喷雾镇压和平示威的民众。更多的港人被激怒,很多民众走上街头声援,抗议活动遍地开花,“占中”升级为“雨伞运动”。

张德江其实在实施一个很大的“阴谋”,这跟中南海博弈大有关系。江派其实是在利用香港政改进行设局,企图在香港制造类似六四镇压的流血事件从而追究责任,逼使习近平下台。

9月29日,法广引述消息称,有关对香港占中进行武力清场的传言不断。对于香港占中的处理讨论意见,传中共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张德江和紧跟江派的香港特首梁振英建议武力镇压占中运动,但上报习近平时,习近平否决武力清场镇压的建议。

香港“雨伞运动”持续了79天,张德江期待的“阴谋”最终没能得逞。

香港政府先后在2013年12月4日及2015年1月初展开两轮政改谘询。2015年4月22日,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到立法会,以宣读声明方式公布政改方案,启动“政改五部曲”的第三步。

该政改方案一如预料跟足中共人大“8•31”框架,虽然建议低门槛入闸,但过半数出闸就寸步不让;到全港市民“一人一票”阶段,则票多者胜,毋须得票过半。

根据香港基本法的规定,任何政治改革方案必须经过香港立法会三分之二议员支持才能通过。在香港立法会70名议员中,27人是“泛民”议员,43名议员均是“建制派”议员。要想香港政改方案获得通过,香港政府须争取到至少4名泛民议员“倒戈”支持政改方案。

6月17日,在香港立法会审议政改方案时,一些最有机会被策反的“泛民”议员,例如汤家骅、梁继昌、李国麟、叶建源等,率先在辩论中表态反对政改。政改方案被否决已是大势已定。

6月18日中午近12时半,香港政改方案进入表决时间。因为记名投票要在表决钟敲响5分钟后开始,“建制派”在敲钟后开始不断密谋。

在立法会主席曾钰成宣布要进行表决时,属于“建制派”的经民联议员林健锋突然要求休会15分钟,表示有事要商量,但遭到曾钰成拒绝。

在表决钟届满前20秒,大批议员包括亲政府的民建联、经民联及新民党议员离开了会议厅,没有参加投票。

最后会议厅内只剩下37名议员,仍符合法定表决人数,因此曾钰成宣布就政改方案举行表决,结果8票支持、28票反对,否决了有关政改方案。

所有27名“泛民”议员都投了反对票,属建制阵营的医学界议员梁家骝则“倒戈”,也投下反对票,还有一名“建制派”议员没有投票。

“建制派”为什么会临时离场?民建联议员谭耀宗的解释是,因为另一位来自亲政府乡议局的议员刘皇发尚未到场,因此希望离席,以便不足法定表决人数,以争取多一些时间等刘皇发到场后参与投票。

但由于有10位建制派(不包括曾钰成)仍在会议厅,加上27位泛民主派,仍然足够法定表决人数,因此投票在这些建制派议员缺席的情况下进行。

随后,关于这次香港政改方案表决的阴谋论四起,大致有中共中央藉此要整顿港澳班子;“建制派”拟流会,推迟表决撬票;“建制派”内部不和,有意疏忽等说法。

不管怎样,“8•31”框架下的香港政改方案最后以8票支持,28票反对被大比数否决,这个结果对中共和香港政府而言,是极其难看的。

此香港政改方案主要是张德江在幕后操纵,现在最后十几秒被亲共团体“建制派”阴差阳错“秒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天意,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这次香港政改方案审议和表决,得到了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包括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路透社、BBC和法广等西方主流媒体纷纷予以追踪报导。现在被弄成“8票守尾门”事件,可以说,张德江是在全世界面前丢了大丑了。

这不是张德江第一次在全世界面前丢大丑。

张德江在担任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曾积极追随江泽民,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由此成为江派铁杆,最终爬升至政治局常委高位。

2005年11月7日,法轮功学员谢焱以“酷刑罪”在澳洲纽省高等法院起诉正在澳洲访问的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

11月8日,中澳经济技术贸易会开幕式在悉尼希尔顿酒店召开。被法轮功学员起诉的张德江为防接传票如临大敌,层层把守,重重防范;入我门者,翻包查看;中途只许出、不许进。

一名携带法院传票副本的法轮功学员被拦住。但神奇的事情居然发生了,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温妮赵所携带的传票却没有被搜出。

会议即将结束时,温妮赵越过重重保安和新闻记者,走到张德江面前问:“你是张德江吗?”得到肯定答覆后,她将手中的传票递给了张德江。片纸必防的广东省委书记竟然接了过去。

传票送达,起诉成功!

旁边的中共驻澳大使傅莹急叫:“不能接!”并一把将传票从张的手中打掉──但是已经太晚了,在场所有的记者和来宾都看见了传票在张的手中。

2006年6月初,纽省高等法院举行了聆讯。张德江被控告的消息引起了参加此次会议中外代表的震动,也震惊了中南海。

那一次,张德江可以说是在全世界面前丢了一次大丑,这次则因为香港政改方案被否而再次出大丑。

这或许是上天对张德江的一次严重警示。不义者上天都在看,惩罚可在分秒间。现在大陆兴起控诉江泽民的浪潮,张德江如能学“建制派”议员梁家骝的样,对江泽民倒戈一击,或许能找到将功补罪的机会。

责任编辑:高义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