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世界小姐:我赢了 父亲却不敢和我说话了

16180211171
虽然Anastasia Lin的父亲被迫不敢和女儿说话,但是女儿对父亲的爱却不会改变。(图片来自Anastasia Lin脸书)

文/Anastasia Lin

大纪元2015年06月29日讯】五月份,当我加冕为加拿大世界小姐的时候,我父亲为我感到从未有过的骄傲。能够代表我的国家站在世界舞台上,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荣幸。对于我那仍然生活在中国的父亲来说,这证明了他对我的支持和努力获得了成效。

在中国,虽然获取信息受到限制,但是我胜出的消息在湖南老家很快传开了,恭喜的信息淹没了父亲。但事情很快就暗转。现在,在我当选后的短短几个星期,我的父亲不敢跟我说话了。

对于居住在国外,能够畅所欲言的的华人来说,这个原因太熟悉不过了。

就在我获胜不久,我父亲开始收到来自国安人员的威胁,抱怨我倡导人权。作为一名演员,我经常在曝光中共官员腐败和迫害信仰的影片和电视制作中扮演角色。我在加拿大世界小姐的平台胜出,反映了这些热情。毫无疑问,我父亲担心他的生活,他要我停止倡导人权的活动。他告诉我,如果我不停止,我们将不得不各走各的路。

许多中国的维权人士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即使在他们移民到西方之后,中共用他们在中国的家人作为人质,恐吓他们,让他们沉默。

在许多情况下,家庭成员被安全机构的人员“请去喝茶”,然后,如果他们在海外的亲属不从的话,就会发出含糊的报复威胁。这种方法让人想起在文革期间,孩子们被鼓励去谴责和告发父母,在受到迫害的威胁下,让家人彼此对立。

一些中国人,尤其是经历过文革及后来运动的人,已经在心里得出了一个教训:不能开口批评这个政权。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在收到许多支持的信息之外,也收到来自中国人的信,告诉我要在人权平台上低调,他们认为这过于政治化。但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这是关于永远不应该被停止的人类普世价值问题。

许多人问我,在我父亲受到威胁后,为什么我要继续讲出来。答案很简单:如果我允许自己被恐吓住,那么我就是这种持续侵犯人权的同谋。如果我和其他与我有同样顾虑的人保持沉默,共产党将继续虐待中国国民而逍遥法外。

虽然我没有亲身经历过迫害(我在13岁的时候搬到了加拿大),但我演的角色要求我要非常熟悉那些故事和拥有那样经历的人。在基于一个真实故事的影片中,我扮演一名被关押在中国劳教所里的法轮功修炼者,她即使在经受悲惨的折磨之后,也不放弃她的信仰。我从这样的故事中获得勇气,我相信他们的声音必须被听到。

在这个世界上实现积极的改变,存在风险牵扯到牺牲。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国民远远比我更勇敢,他们承担着被监禁、酷刑折磨甚至更糟的风险。当我们坚持我们的信念和价值观,就在向他们的牺牲致敬。这种努力会让那些与我们亲近的人受到伤害,这是不可想像的事。

当我父亲给我发短信,要我沉默时,我的心碎了。我焦灼地思考该怎么办,衡量对于我、对于我父亲、对于那些所有在中国的人民,和所有那些已经离开中国到自由国家开始新生活的人们,怎样做才是正确的。我们都生活在来自中共政权的威胁之下。我们太容易把这种胁迫当作理所当然——指责那些站出来说话的人,而不是指责那些挥舞棍棒的人。

但是,沉默保护不了我父亲,即使他无法理解或接受为什么我要说出来。我知道,在国际关注的目光下,他会比站在独裁阴影之下更安全。

日子总会过去,这一束聚光将暗淡下去。请不要忘记我的父亲和像我们这样的千百万家庭。当家人和朋友成为人质时,离开中国并不能让人获得真正的自由。只有当我们停止接受暴政,挑战那些想要保护暴政的人,自由才会来临。

(博谈网周洁编译。本文译自Anastasia Lin于2015年6月26日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文章,题为:我赢得了加拿大世界小姐,但我的工作使我父亲在中国处于危险之中。)

责任编辑:岳怡

Advertisements

谢天奇:北戴河议题或变 高层人人要过关

9411419442
面对直接针对前党魁江泽民、冲击中共政权的控告浪潮,以及国际对此声援的压力,北京当局高层必然要就事态发展及如何应对达成共识。即将开始的北戴河会议将为每一个现任与离任高层对此进行表态提供平台。他们的选择将同时决定他们自身未来的命运走向。(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6月29日讯】现任与离任高层参加的中共北戴河会议在每年夏季的7月到8月份不公开召开,已成为高层博弈、公开对阵的一个场合。每年北戴河会议前后,一些相关话题和高层交锋内幕会不断传出。此前令计划被调离中办、周永康被查等,据称都是提前在北戴河会议上确定。

综合近期中共各派放风传闻,大抵称今年北戴河会议可能会有四大议题,其中居首的是讨论“十三五”规划与经济问题;另外涉及人事布局、定性悬而未决的“大老虎”以及军队改革等。

中国经济问题的本质是政治问题,在江泽民集团在党、政、军中势力遭遇深度清洗后,搞乱经济是江泽民集团对抗习近平当局的一个重要手段。而习近平当局针对江泽民利益集团掌控的国企、金融等领域的清洗行动也已持续展开。

笔者以为,北戴河会议上,经济话题双方交锋的焦点应该是江泽民集团藉经济下行危机,捆绑、问责习近平当局;而习当局的重点是将对江泽民利益集团的清洗用文件决策形式予以落实,布局下一步清洗。

至于人事布局,外界盘点数十名省部级高官因年龄问题面临换人,将成为北戴河会议议题。其实,十八大以来,伴随逾百名省部级高官在“打虎”行动中落马,习近平在中央、地方布局亲信接任省部级高官职位的动作一直不断。

这说明,省部级官员的任命,习近平当局已有很大的主导权,不大可能成为北戴河会议的主要议题。今年北戴河会议人事议题如果有,料将涉及政治局委员级别的人事变动安排。

有海外中文媒体援引消息称,周永康案审判后,一些悬而未决的“大老虎”将有可能在今年北戴河会上明确定性;如不断被传出事的中共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受女婿车峰案牵连的前央行行长戴相龙,以及儿子及家族丑闻密集被曝光的曾庆红。

笔者认为,郭伯雄、戴相龙等人,其落马程序已进入家人案发被抓、陆媒舆论造势阶段,只等当局择机公开。至于曾庆红,近期有外媒报导其被限制行动,其家人如儿子曾伟、弟弟曾庆淮等人已长期无公开露面消息。曾庆红及其家族应该已被秘密控制,北戴河会议是否决定公开曾庆红案,是一个看点。

迄今,外界关于北戴河议题的各种传闻中,均未提及一个重大话题,也就是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在大陆控告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浪潮。笔者认为,控告江泽民浪潮为北戴河会议带来变数,或将是北戴河会议不可回避的核心议题。

据法轮大法明慧网6月27日消息,6月19日至25日一周内,超过13,109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对江泽民的控告书,呼吁大陆最高检察机关立案追查、严惩发起迫害法轮功运动的罪魁祸首江泽民。

从5月底到6月25日,明慧网已收到22,818人(18244案例)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副本。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其中,10972份邮政快递控告状已获得最高检察院、法院的签收信息确认。

控告江泽民浪潮汹涌,控告人数直线上升,到北戴河会议期间,人数规模可以预期更将惊人。与此同时,海内外声援大陆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声音越来越大。连日来,美国、加拿大、乌克兰多个国家政要已表示声援中国民众告江。

三位加拿大国会议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支持民众控告江泽民。有议员表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黑幕都应该曝光,对于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权罪犯,应一直追究到最黑暗的核心。

美国资深国会议员克里斯托夫‧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 )6月25日在美国众议院听证会现场向大纪元特约记者表示,他支持中国民众控告江泽民。

6月25日,美国两党国会议员在众议院共同发起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对中共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可信、透明和独立的调查;并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发起的已持续16年的迫害。

面对这场直接针对前党魁江泽民、冲击中共政权的控告浪潮,以及国际对此声援的压力,北京当局高层必然要就事态发展及如何应对达成共识。即将开始的北戴河会议将为每一个现任与离任高层对此进行表态提供平台。笔者相信,他们的选择将同时决定他们自身未来的命运走向。

周永康案审判之后,习近平当局“打虎”目标已指向曾庆红、江泽民。上述列举的北戴河会议可能议题如经济问题、人事布局、以及定性“大老虎”等,本质上都是习、江斗政治问题的延伸。要想根本解决这些经济与政治危机问题,法办江泽民是首要步骤。

控告江泽民浪潮一旦成为北戴河会议议题,将不仅震慑江泽民集团高层人物,使其不敢肆无忌惮在其他议题横生事端;习近平也可藉此获得更多高层表态支持拿下江泽民。今年北戴河会议,中南海高层很有可能就拿下江泽民达成协议。

笔者此前分析,习近平当局释放与“党”及“马克思主义”切割信号,不仅暗示曾庆红、江泽民等人的逮捕法办将加速,也意味着天象巨变之下,中国随时可能出现大变局。

(大纪元2015年6月28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朱颖

陈思敏:“湖南狱警维权遭武警维稳”有感

大纪元2015年06月29日讯】6月28日媒体报导网络曝光的一起群体事件,湖南省岳阳监狱上千名狱警及家属因开发商一再推迟交房而到省委、省府上访,却遭当局派出大批警力镇压,从新闻配图可见,现场对峙双方均是身在体制内的警察同行,只不过一边是狱警,一边是武警,因此无论哪边动手都是“警察打人”。

看图有感,当这些警察们隔着警戒线而身体互相对峙、眼睛彼此对望时,他们心里又是怎么想的?

狱警,可曾想到官商利益太黑会黑到自己身上,自己脱下制服也是被“维稳”的对象,而且连个临时工都不如,当局出动公安警察,甚至武警对付他们;还是这才体会到自己受不了这样压迫,若是换做平民百姓该有多难,或者是深一层反省到当自己处在界线另一边的时候,是否也曾经欺压过善良?

武警,想的可会是这些上访的“同行”太傻太天真,体制什么情况他们应该最清楚,竟然妄想维权?还是自己也担心有朝一日会不会也沦为站到对面的被压迫者,如果真到那一天,难道这个政府要调动军队来镇压?

我想这些政法人员,不管狱警还是武警,虽然都是执法者,但有一天可能都需要一个在他们权利被侵害而维权之路行不同时能帮助他们打官司的律师。

这让人想起明慧网6月2日报导,一位中国大陆的律师最近接到了多个原政法系统人员的求助电话,委托其做他们案件的辩护人。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律师在昔日执行业务时,经常被这些政法人员威胁、刁难、跟踪、阻挡,甚至拘禁、殴打,那为什么这些政法人员还要找上这位律师?原因就是他不仅是一位维权律师,还是长期致力于为法轮功学员作辩护的律师。

当这些落马官员身陷囹圄时,想到的第一个求助对像,竟然是他们长期打压的帮助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虽然说来讽刺,但这不难理解,对经常与这些律师正面交手的政法人员来说,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是大陆最勇敢的律师群体,直白的说,敢于为法轮功辩护的他们不会向恶势力低头。

在权大于法的社会,强势也有沦为弱势的一天,当他们需要法律服务时,不畏权势的法轮功律师自然是他们求助的首选。

至于这位法轮功律师是否接受这些政法人员的委托、做他们的辩护人?律师的答案妙不可言:“帮助被告人争取权利,本来就是律师的职责所在。可是,他们在任时整出来的法轮功冤案太多了,我实在是忙不过来啊!”

有一个在狱政系统广为流传的寓言式说法:最清楚明白法轮功学员是好人的就是监狱的警察。在湖南维权现场,当狱警呐喊:“公理何在?”时,可能应该先扪心自问在执行职务是否曾经伤天害理、欺压善良。

权力不可靠,藉此奉劝那些目前还在仗势助虐的执法人员,本着良心做人做事,上天才会眷顾。

责任编辑:高义

美国之音:美议员谴责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议员罗斯雷提南(Ileana Ros-Lehtinen)和康诺利(Gerald Connolly)发起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当局立即停止强行摘取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器官的行径。

美国之音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报导,美国国会众议院议员罗斯雷提南和康诺利再次提出议案,强烈谴责中共当局实行迫害,并摘取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的器官。

罗斯雷提南是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人,康诺利则是来自维吉尼亚州的民主党人。在议案提出之际,罗斯雷提南发表声明说:“中共政权摘取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身体器官,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做法是对人权的野蛮践踏,必须制止。追求自己精神信仰并且不用害怕受到骚扰,这是包括法轮功信仰者在内的所有的人与生俱来的权利。中共应当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系统性宣传、监禁和虐待,释放所有的良心犯,准许对政府准许的活摘人体器官的做法进行独立的调查。”

罗斯雷提南和康诺利谴责中共当局进行迫害和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议案还获得另外六位来自共和党和民主党众议员的附议。

请为诉江鼓劲加油

文: 小小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人类因信仰而靠近神灵,因信仰而忍让关爱,因信仰而高贵睿智。人类在追求信仰的漫漫长路上,有时会遇到荆棘密布寸步难行,有时会遭受高压的恫吓,有时会被追杀的血流成河。基督徒曾经被关在笼子里被狮子活活咬死,佛教徒曾经数次被赶出寺院、受尽凌辱,孔子和他的弟子曾经历经困境。在围剿屠刀下,在生死攸关时,正信者都平静的选择信仰,压力下不妥协,死亡下不偷生。

现在,信仰自由也被写入了国际人权公约和各国宪法。人们期待“信仰被践踏、信仰者被蹂躏”永远地成为历史的过去。可是在神州大地,信仰者仍然生活在共产邪灵的红色恐怖下。每一天,都有人因为不改变信仰法轮大法而被抓捕,每一天,都有法轮功信仰者遭受鞭打的呼啸、谩骂的凌辱,他们用肉体承受着中共的迫害,他们用灵魂坚守着自己的信仰。不能让诋毁佛法的谎言象野草一样蔓延,毒害善良的心灵。他们开始了顽强而平和的抵制,理性而智慧地讲真相。十几年来他们以在法轮大法中修出的平和、忍耐面对暴力的残杀,今天他们依据佛法的威严、人间的正义要求惩治罪恶的凶手。

江西省南昌市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余宝珍,五月三十一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诉讼状,控告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她的独生儿子在这场浩劫中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身后留下一个三岁的女儿。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盖秀芹,与丈夫卢广林,被分别冤判十三年和八年重刑,卢广林被盘锦监狱折磨致死。盖秀芹也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

江西法轮功学员陈宝芝及妻子张园珍五月二十七日共同控告江泽民给他们及家庭带来的十几年的灾难,要求中国司法将江泽民绳之以法。

陈宝芝,原南昌市第五建筑安装公司职工,先后三次遭江泽民集团绑架、诬陷、非法判刑,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在江泽民江的嫡系中共“六一零”头目、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插手下,被非法判十一年,在江西省豫章监狱遭受各种酷刑迫害,牙齿被打落四个,右耳失聪,右肋骨骨裂,肝脏严重受伤,双臂、双手丧失功能、下肢行走困难,多次摔倒,腿部时常抽筋,过了几年才逐渐康复。在中国,象这样的被迫害者数以万计,他们承受的精神折磨与肉体苦难是惨烈的,是悲怆的,是无法弥补的。

十几年来,中共法院打着法律的旗号审判那些受害者而不是犯罪者,这是中共司法界的罪恶。今天,世界在瞩目中国,国人在关注法院,是把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还是将受害者再推進牢笼,法官在选择。

中共恶首江泽民,控制整部国家机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运动。这场迫害使用了酷刑,群体灭绝,侮辱和虐待,非法抓捕与拘留等罪行,这些罪行都是在江的命令、策划、监督和管理下進行的,其目的是在中国彻底消灭法轮功。江泽民,作为暴力迫害的主要策划者和责任人,他已经犯有群体灭绝、反人类罪行,他必须对这场迫害负责。起诉江泽民这个罪魁祸首,是结束这场镇压的重要步骤,也是中国走向法制的起点。

越来越多的诉状送达检察院和法院,要求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呼声已经震天动地。作为中国百姓的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是冷眼漠视,还是鼓劲加油。其实司法正义、信仰自由需要每个人的支持和维护,我们心里的天平偏向哪一边,也许事态就象哪一边倾斜。在美国的黑人运动中,很多的黑人和白人都选择了抵制歧视,美国的种族隔离制度就取消了。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打砸抢运动中,大多数中国人都选择了默许和参与,中国就陷入了一场浩劫,所有中国人也都成为受害者。

每个人心的选择都是一种力量,当人心的正义压倒邪恶时,就是罪恶的终止时。当年日本侵略中国时,开始时是极端狂妄、不可一世的。而有一个山东人,流着眼泪讲了一句话:“如果这样坏的日本人会得胜,我就相信老天爷没有眼睛了。”这一句话简单朴素,却意味深长。老天有眼,正义长存,罪恶也许会逞凶一时,但绝不会持久蔓延。

在被惨无人道的迫害的十六年中,法轮功修炼者依然虔敬的信仰“真善忍”、实践“真善忍”,平静的告诉人们真相,现在他们又平和而理性地把罪魁祸首控诉,再一次给人们选择善与恶的机会。他们不只是英雄,就不应该被孤立、被歧视、被贬低;他们在黑暗里不惧怕、不妥协,他们是勇士,就应该被尊重、理解与支持;他们是圣者,与历史上所有的圣者一样传播着神的信息。

人性的光辉在于不欺凌弱小、不趋炎附势、不落井下石,而是代夜行者点一盏灯,给落难者些须抚慰,为勇敢者点赞加油。这些都是良知、善良的体现,也是人性高贵、生命尊严的体现。被誉为“中国良心”的人权律师高智晟,为停止迫害法轮功而三次公开上书,遭残酷迫害,被非法判刑。更多的正义律师没有被吓倒,而是挺身而出、伸出援手,他们以确凿的法律依据和事实,申明信仰法轮功无罪、传播法轮功真相无罪。律师们已为法轮功修炼者做了上千场辩护。他们在为正义伸张,在为罪恶控诉。

你可以在公开的表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支持赞许,也可以私下里关心帮助他们,给他们以理解,还可以默默地在内心为他们加油。你的每一个善举,都是在给良善增添力量,为正义增加砝码,也是在证明我们的良知尚存,我们的同情还在,我们的正义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