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世界小姐:我赢了 父亲却不敢和我说话了

16180211171
虽然Anastasia Lin的父亲被迫不敢和女儿说话,但是女儿对父亲的爱却不会改变。(图片来自Anastasia Lin脸书)

文/Anastasia Lin

大纪元2015年06月29日讯】五月份,当我加冕为加拿大世界小姐的时候,我父亲为我感到从未有过的骄傲。能够代表我的国家站在世界舞台上,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荣幸。对于我那仍然生活在中国的父亲来说,这证明了他对我的支持和努力获得了成效。

在中国,虽然获取信息受到限制,但是我胜出的消息在湖南老家很快传开了,恭喜的信息淹没了父亲。但事情很快就暗转。现在,在我当选后的短短几个星期,我的父亲不敢跟我说话了。

对于居住在国外,能够畅所欲言的的华人来说,这个原因太熟悉不过了。

就在我获胜不久,我父亲开始收到来自国安人员的威胁,抱怨我倡导人权。作为一名演员,我经常在曝光中共官员腐败和迫害信仰的影片和电视制作中扮演角色。我在加拿大世界小姐的平台胜出,反映了这些热情。毫无疑问,我父亲担心他的生活,他要我停止倡导人权的活动。他告诉我,如果我不停止,我们将不得不各走各的路。

许多中国的维权人士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即使在他们移民到西方之后,中共用他们在中国的家人作为人质,恐吓他们,让他们沉默。

在许多情况下,家庭成员被安全机构的人员“请去喝茶”,然后,如果他们在海外的亲属不从的话,就会发出含糊的报复威胁。这种方法让人想起在文革期间,孩子们被鼓励去谴责和告发父母,在受到迫害的威胁下,让家人彼此对立。

一些中国人,尤其是经历过文革及后来运动的人,已经在心里得出了一个教训:不能开口批评这个政权。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我在收到许多支持的信息之外,也收到来自中国人的信,告诉我要在人权平台上低调,他们认为这过于政治化。但对我来说,这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这是关于永远不应该被停止的人类普世价值问题。

许多人问我,在我父亲受到威胁后,为什么我要继续讲出来。答案很简单:如果我允许自己被恐吓住,那么我就是这种持续侵犯人权的同谋。如果我和其他与我有同样顾虑的人保持沉默,共产党将继续虐待中国国民而逍遥法外。

虽然我没有亲身经历过迫害(我在13岁的时候搬到了加拿大),但我演的角色要求我要非常熟悉那些故事和拥有那样经历的人。在基于一个真实故事的影片中,我扮演一名被关押在中国劳教所里的法轮功修炼者,她即使在经受悲惨的折磨之后,也不放弃她的信仰。我从这样的故事中获得勇气,我相信他们的声音必须被听到。

在这个世界上实现积极的改变,存在风险牵扯到牺牲。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国民远远比我更勇敢,他们承担着被监禁、酷刑折磨甚至更糟的风险。当我们坚持我们的信念和价值观,就在向他们的牺牲致敬。这种努力会让那些与我们亲近的人受到伤害,这是不可想像的事。

当我父亲给我发短信,要我沉默时,我的心碎了。我焦灼地思考该怎么办,衡量对于我、对于我父亲、对于那些所有在中国的人民,和所有那些已经离开中国到自由国家开始新生活的人们,怎样做才是正确的。我们都生活在来自中共政权的威胁之下。我们太容易把这种胁迫当作理所当然——指责那些站出来说话的人,而不是指责那些挥舞棍棒的人。

但是,沉默保护不了我父亲,即使他无法理解或接受为什么我要说出来。我知道,在国际关注的目光下,他会比站在独裁阴影之下更安全。

日子总会过去,这一束聚光将暗淡下去。请不要忘记我的父亲和像我们这样的千百万家庭。当家人和朋友成为人质时,离开中国并不能让人获得真正的自由。只有当我们停止接受暴政,挑战那些想要保护暴政的人,自由才会来临。

(博谈网周洁编译。本文译自Anastasia Lin于2015年6月26日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的文章,题为:我赢得了加拿大世界小姐,但我的工作使我父亲在中国处于危险之中。)

责任编辑:岳怡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