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德莱德电台专访麦塔斯 揭中共活摘罪恶

文: 澳洲阿德莱德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上午十时,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加拿大勋章获得者、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大卫·麦塔斯先生 (David Matas),在其澳纽学术访问的第一站——南澳首府阿德莱德,接受了当地国有媒体澳洲广播公司(ABC)阿德莱德电台891ABC Adelaide的专访,该台的直播节目可同时从收音机、手机以及互联网收听。

节目主持人汉切克(Ian Henschke)先生是阿市家喻户晓的资深媒体人,主持周一至周五每天上午九点至十一点的新闻时事节目Mornings。在访谈中,汉切克表达了获知活 摘器官真相后的震惊,并推荐听众们参加于当晚在南澳大学举行的由麦塔斯先生担任主讲嘉宾的论坛会。

以下是ABC电台直播节目的访谈内容,根据录音整理。

汉切克:麦塔斯先生来自加拿大,他将在今晚的大学公众论坛会上讲述一个令人震惊的事件。根据我阅读的一些资料,这真是一个极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是吗,麦塔斯先生?

麦塔斯:可以说是让人无法相信。当我一开始进行调查事件真伪的时候,是抱着否定这件事情的心情去做的,我觉得涉及的人可能没那么坏。但搜集到的证据显示指控是真实的。

汉切克:人体器官活摘在中国是由国家授权实施的,是吗?

麦塔斯:的确如此。

汉切克:就是说,中共资助的公共医院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卖给外国来做器官移植的病人或者本国付得起手术费的人。难道没有人提出质疑,或者中共反驳说这是造谣?

麦塔斯: 自从二零零六年七月大卫·乔高和我撰写的调查报告发表后,中共这些年的回应有多种说法,前后矛盾。最开始他们的立场是,所有器官都来自捐献,尽管中国不存 在器官捐献体系;后来又说器官来自死囚,但并没有具体说明死囚的数量;现在他们又回到之前的说法,器官来自捐献,但这是不可能满足需要的。而且还是一样, 他们没有提供“捐献”的来源。他们还说“活摘器官”的指控来自“反华势力”,其实不是。总之他们的说法不少,但都是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的。

汉切克:麦塔斯先生,作为人权律师,您曾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一定是在此领域付出了多年的努力,请问您已经为此付出了三十多年还是四十多年?

麦塔斯:我在人权领域的工作开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我是为难民提供移民协助的国际人权律师,曾处理过各个国家、包括中国在内的人权相关工作。

汉切克:当活摘人体器官的事情被曝光的时候,是否有人从中国逃出,述说自己的遭遇,您的调查取证中是否也包括这样的证人?

麦塔斯:法轮功开始遭受迫害后这样的证据是很多的。当然不可能有人说我因为活摘被杀了,但的确有这样的受害者,已经被放到手术台上,但医生说“你的器官太差了,不能用”, 所以逃过劫难。很多人被定期地做器官和血液检查,这在中国的监狱、劳教所和看守所非常普遍存在的。除了为器官配型的理由外找不出其它的目的,不可能是为了 健康原因,因为这些人还同时被酷刑折磨着。我们有很多这样的证据。我们还有针对医院的调查员,直接打电话过去问是否有法轮功良心犯的器官,回答是有,来了 就可以做手术。

汉切克:我看过一个纪录片,令人震惊,其中提到,在美国等待一个肾脏移植的时间是三年,在澳洲,无论你多富有,也需要等待捐赠的器官。但在中国,不到一周时间你就可以得到一个肾脏。

麦塔斯: 的确如此。在我们最初的报告发表之后,以色列的一名移植专家,他的患者预订了一个在中国进行的心脏移植手术,很显然,如果进行这样的手术,在器官移植的当 天,有人预订要被杀害。这一事件导致在这位专家的努力下以色列通过了立法,确认购买这种走私器官的行为是非法的。非政府国际组织“医生反对强摘器官” (DAFOH)也相继成立。不断发现的证据说服了越来越多的人。

汉切克:都是什么人去中国做器官移植呢?难道他们不知道对方被摘取肾脏或者心脏的后果是什么吗?活摘器官持续了近十年,大量飞去中国做移植手术的人都不了解吗?

麦塔斯:在中国的器官移植中介并没有告诉病人实情,只是说来源是死刑犯,而需要器官的病人则不太关心器官的来源。

汉切克:这一切几乎难以置信。您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揭露这一切,那么中共的反应如何呢?他们在乎吗?

麦塔斯: 我不认为中共在乎我说什么,但引起了国际器官移植领域专家的重视,他们已经在采取行动制止(活摘器官)了。比如去年在旧金山市举行的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拒绝 三十五名中国医生参加,就是因为怀疑他们参与过人体器官活摘。他们也拒绝参加在中国举行的相关会议,基于同样的原因也拒绝发表来自中国的器官移植研究论 文。对中国人本身来说,活摘证据的曝光,也导致中共多次表示要改变(器官移植/捐赠)体系。

汉切克:被移植的器官必须和病人的血型和组织相配,您曾提到被活摘器官的群体不是罪犯而是信仰团体,他们的信仰是什么,为什么被迫害呢?法轮功听起来不错呀?一个非常受欢迎的群体却被突然被禁止,然后变成活体摘取器官的来源,这两者之间是如何转换的呢?

麦塔斯:我们的调查发现,被活摘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是一套修炼功法,类似瑜伽,以精神信仰为基础,一九九二年传出,一开始中共是鼓励的,因为对大众健康的改善,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等,修炼人数快速增加,在北京有超过三 千个户外炼功点,几乎到处都是。根据官方的估计,法轮功学员的人数是七千万到一亿,超过了中共党员的人数,因为中共是无神论,法轮功是有信仰的,让中共感 到威胁。这是一个制造(六四)天安门血案的政权。苏联解体后中共就一直感到生存危机。

麦塔斯:镇压之初,向政府请愿的各地法 轮功学员非常多,很多学员去北京天安门广场请愿,这些学员就被关起来了,成千上万,因为法轮功学员人数众多,就成为在监狱和劳教所被关押的最大的群体,超 过一百万。如果放弃修炼,就马上被释放,但多数拒绝放弃,于是被关押,逐渐失踪,成为活摘器官的来源。

汉切克:现在很多人已经知道了在中国发生的这一切,那么下一步的问题是,人们应该怎么做来帮助受害者呢?

麦塔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很多国家还没有立法禁止国民参与非法的器官移植,澳洲纽省的绿党议员在推动类似以色列的立法,西班牙和台湾都已经禁止了。美国禁止参与过活摘器官的人员入境。

汉切克:在节目的最后,希望听众参加今晚在南澳大学举行的论坛讨论,麦塔斯先生将做嘉宾演讲,可以了解更多详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