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多家媒体揭露中共活摘器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八日】(明慧记者穆文清澳洲珀斯报道)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至七日,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到访西澳首府珀斯市,参加第十五届世界受害者协会学术研讨会(15th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f the World Society of Victimology),当地多家媒体先后采访麦塔斯先生,再次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澳洲人报》:中共还在继续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七月七日,新闻集团旗下的《澳洲人报》(The Australian)在其第三版刊文引述麦塔斯的话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仍在继续。法轮功学员被摘取器官时不施麻药,而是被注射一种肌肉松弛和血液稀释剂,器官被摘取后他们的尸体被火化。

麦塔斯告诉记者,他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始于二零零六年,当时一名从中国来到北美的女子指证她曾经工作的一家医院有多达四千名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也在这家医院工作的她的丈夫亲手摘取了二千多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一周之后,一名中国医生印证了她的指证。

《星期天时报》:最严重的人权侵犯

费尔法克斯(Fairfax)媒体集团的《星期天时报》(Sunday Times)报道,大卫•麦塔斯在第十五届世界受害者协会学术研讨会上讲述中国的活摘器官问题。麦塔斯表示,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遭遇是世界上最严重的受害和人权侵犯。文章说,自一九九九年被镇压起,中国的众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至劳教所强制劳动,难以计数的学员被活摘器官。

谈到如何能帮助制止活摘器官,麦塔斯表示:“每一次与中国的联系都是提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问题和表达担忧的机会。”

麦塔斯认为政治家们也可以通过引入移植旅游的强制性报告和禁止参与滥用器官移植的人员进入澳大利亚等措施来提供帮助。

RTRFM电台:中国活摘器官问题有多大

珀斯RTRFM电台的记者Chris Wheeldon问麦塔斯,在中国活摘器官的问题有多大?麦塔斯回答说:“很大。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器官移植最多的国家。但二零零六年七月我们出最初的调查报告的时候,中国没有传统的器官来源,没有器官捐赠系统,那么这些器官来自何方?开始他们辩称器官来自捐赠,他们有捐赠系统;之后他们又称器官来自死刑犯,但是从来不公布死刑犯数量。考虑到血液配型、组织配型和其它的检测,加之执行死刑有一个法律过程,还有器官分配等因素,要满足每年达万例那样一个移植数量,每年至少需要对十万人执行死刑,这显然不是事实……那么这些器官来自哪里,这成了一个谜。另一方面,我们搜集到很多与法轮功学员有关的证据,大量法轮功学员被验血、被检查器官,我们打很多电话到中国的医院调查,医生们亲口许诺有法轮功学员器官,诸多证据的积累让我们得出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结论。”

麦塔斯抵达之前,珀斯西区(西澳富裕城区最集中的地带)的独立社区报纸《邮报》(The Post)还曾报道法轮功学员寻求澳洲外长毕晓普(Julie Bishop)支持的活动。三名法轮功学员将他们征集到的反对活摘器官签名呈现给外长的选区办公室,期待外长能与麦塔斯会面,了解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详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