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慎坤:银行暴利对实体经济伤害多大?

大纪元2015年07月13日讯】2014年,“工建农中”四大商业银行依旧是中国500强中最赚钱的4家公司,其净利润分别为2758.1亿、2278.3亿、1794.1亿和1695.9亿元。其中,工行利润甚至超过美国苹果公司,去年苹果利润为2418亿元。

中国银行业的暴利从何而来?近80%的收入来源是存贷款利差收入。近几年,影子银行获得的暴利更加明显,银行体系内的近百万亿元存款,以负利率的方式为银行业贡献了超额利润。过去几年间,因利息剪刀差从储户手中实现的利益输送,相当于中国社保基金累积下来的总额。

在经济持续下滑、实体经济长期不振的环境中,银行业却越赚越多,即使不依赖专业知识仅凭常识判断,也知道这样的情况并不正常。银行业的暴利与广大苦苦挣扎在高原料成本、高劳动力成本、高资金成本生死线上的中小企业形成了鲜明对比。上世纪90年代为挽救濒临破产的国有银行,官方强令出台了存贷款利率固定差额,几乎保证了银行的稳定暴利,这种规定存款利率上限、贷款利率下限的利差保护格局,使得银行业迎来了红红火火的暴利时代。

原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兼新闻发言人姚景源曾经在一个公开论坛上痛批银行暴利,称银行变成了高速公路,坐地赚钱,即使将银行行长换成小狗,银行也照样能赚钱。

中国银行业拥有全球最高的利差,最终利差要达到5%-10%,而国外银行利差通常是0.2%-0.5%。怪不得银行行长们会侃谈说利润多得“不好意思”公布。在过去宏观调控控制通胀过程中,央行频繁提高存款准备金率,通过控制贷款数量来实现对通胀的控制,而不是采用提高利率的方法。这样带来的后果就是,一边是银行能从储户中取得廉价资金,另一边实体经济对有限资金的争夺,抬高实际贷款利率。一低一高,银行暴利就到手了。中国存贷差是3个点,发达国家是1个点。根据工商银行的调查,温州平均贷款利率是25%,几乎让所有企业都不堪重负。

中国银行业的暴利对中国经济特别是实体经济来说,是一场持续的灾难。银行暴利越多,说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越高,高利息吞噬了企业的大部分或全部利润,许多企业己沦为银行的一个赚钱工具。银行依靠特殊地位敛财,实是与民争利,直接后果就是降低了实体经济的盈利能力以及国民的整体消费能力,融资成本高对中小企业更是沉重的负担,使其不能正常成长甚至无法存活,更不能创造价值增加就业。

中国银行业的暴利,并不意味着银行有什么业务创新,也不意味着银行的管理方式有什么突破,而是靠得天独厚的牌照管制与固定利差,让银行无论是站着躺着都能赚钱!据中国银监会和中国银行业协会统计,中国银行业服务专案共计1076项,其中226项免费,占比21%;收费专案850项,占比79%。去年上半年,中、农、工、建、交五大行仅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就逾2000亿元。个人业务不合理收费、收费项目不明示、贷款业务收取各种巧立名目的费用等现象,成为消费者投诉最多的问题。

1998年,中国银行系统累积的坏帐约为14,000多亿,2006年,中国银行系统坏帐高达3万亿,中国吸引花旗、瑞银等十余家大外资银行做为“战略投资者”入股,然后包装上市,于是,巨额坏帐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日本银行同业对中国消减坏帐的能力深感望尘莫及,因为他们花了十几年也不过才将坏帐降低了1、2个百分点。

银行业有了官方的精心呵护,对风险可以说视而不见,在长达10多年的房地产疯狂中,千千万万“房奴”为银行业贡献了巨额的暴利!相对于对GDP贡献超过70%却风险较高的中小企业,将资金贷给有土地担保的地方融资平台,显然是银行更好的选择。高企的地方债务将直接危击中国的银行业,一大批地方政府早就资不抵债,根本没有能力偿还银行借贷。地方政府都设立了国有资产投资管理公司或基金公司,这些国企又设立N个子公司,在N个子公司下还设立N个孙公司。地方政府直接把土地或资源划拨给这些企业,再由这些企业和银行发行理财产品或者信托产品,最后把融到的资金又给地方政府挥霍。

理财产品惯常的做法是,信托公司设计包装一个专案,银行做成理财产品募集资金投到这个项目。理财产品的规模到底有多大?官方没有权威说法。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在“2013陆家嘴论坛”上透露:把银行体系之外的理财、信托都计算进来,中国的“影子银行”规模为36万亿,占GDP的比重约70%左右。银行将大笔钱投向融资平台的大项目或是房地产,许多项目并没有稳妥的收入保证,一旦房价低迷或下跌,理财产品就会出现巨大的风险。

上世纪80年代末的巅峰时期,日本银行业在全球信贷市场的占有率最高曾达到30%,全球市值最高的银行几乎都属于日本———这和中国银行业的现状很相似,中国目前有4家银行跨入市值最高的十大银行之列,和美国平分秋色。但日本企业在房地产泡沫中积累的大量呆坏账,使得日本银行资产在短短几年间便灰飞烟灭。中国银行业会不会步日本后尘?从目前情况来看,应该说已经为期不远。

中国银行业的暴利主要是过去十年间资产膨胀的结果,这是银行利润的最重要来源。由于银行业利润当期性与风险滞后性的缘故,目前银行业的巨额暴利,已经为今后的巨额风险埋下了隐患。正如马蒂娜-奥兰齐(Martine Orange)在其文章《中国银行业的巨大恐惧》中提醒的那样,最容易受到房地产逆转伤害的中国银行业,正在一步步走向深渊。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南风

Advertisements

香港《新报》停刊疑涉江派资金断裂

曾配合中共610系统在港部署 倒闭证江派在香港势力溃败

01223613661
(左)2012年中共江派外围特务组织青关会成立后,《新报》连续在头版刊登造假污衊法轮功的文章,交由穿制服的青关会成员派发,形同其“机关报”。(大纪元资料图片) (右)《新报》昨日正式停刊,职工回到办公室了解遣散安排。(蔡雯文/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7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报道)香港《新报》前天下午在网页上发出声明后,昨日(12日)正式停刊。昔日在创办人、环球图书杂志出版社老板罗斌治下,《新报》80年代曾是香港销量最大的三份中文报纸之一,更捧红倪匡、依达、亦舒等多位名作家,如今突然宣布停刊,130名员工面临失业。记协发声明关注事态,敦促《新报》母公司英皇集团根据劳工法例遣散员工。

有56年历史的《新报》因“惊人亏蚀”昨日起停刊,成为香港15年来首份收费报章结业。而加速其下滑势头的关键,是《新报》配合中共江泽民集团“610”系统在香港的部署,自2012年起配合江派外围特务组织青关会打压法轮功,一再刊出大篇幅造假诬衊法轮功的头版,供穿制服的青关会成员在街头派发。今次《新报》停刊,凸显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等人相继被清理后,江泽民集团在香港的势力溃败,收购和供养媒体的资金断裂,这类媒体未来或骨牌式出事。

昨日下午,《新报》管理层与员工在办公室会面,交代遣散安排及办理离职手续。据悉,会面分三部份进行,每节半小时,分为港闻、娱乐及其它版面,大批传媒在门口等候,有职员戴口罩不愿回应。任职财经版记者一年多的梁先生对停刊感到突然,他说前日才在上班,而且公司一直准时发薪,事前无先兆会停刊。他坦言对公司安排感失望,因为停刊不会是一夜之间决定,应早点通知员工,让他们有较多时间准备。

一位上个月刚离职的政情组文字记者也表示很突然,对停刊感可惜。

《新报》为江派青关会站台

《新报》由被香港媒体形容为有“江湖”背景的富商杨受成于1992年接手拥有,在2007年曾重组架构,将印刷部门外判,裁减70多名员工;2009年曾获澳门赌王何鸿燊入股;2010年7月传出易手消息,但到9月遣散全体员工重新聘请,内容主攻波经、马经。

2012年6月,中共江泽民集团“610”系统的外围特务组织“香港青年关爱协会”(青关会)成立,利用文革手法在香港打压法轮功,《新报》亦推波助流,头版大篇幅报道煽动仇恨、抹黑法轮功的新闻,甚至不惜造假制作冒名评论文章,形同青关会“机关报”。

背后是“610”和黑道

在2012年下半年,《新报》连续发表多篇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其标题和尺度甚至超过中共在港喉舌《大公报》、《文汇报》。如8月18日头版《关爱义工火并法轮功》,8月29日头版《关爱协会声讨法轮功》,11月21日头版《关爱协会声讨法轮功》,11月26日《关爱协会大战法轮功》等,均一面倒为关爱协会站台,引用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用词,用“法轮功被定性为×教”作为标题,违背事实,造假炒作,明显违反新闻准则。

青关会成员则身穿制服,直接在多个法轮功真相点派发《新报》,俨如派发青关会的宣传单张。《新报》还大量印刷刊有中共对法轮功造假文章的旧报纸,交给青关会成员,长达数月派发,两者的密切关系可见一斑。

01223613662
穿制服的青关会成员手持以头版攻击法轮功的《新报》在街上派发。(大纪元资料图片)

为了配合中共打压法轮功,《新报》又不惜制作造假文章,该报前专栏作家树根向大纪元证实,其中一篇署名专栏文章《谁的街道谁来HOLD》,内文诬蔑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影响市容等,是假冒他的名字而写。《新报》其后刊登启事道歉。

树根接受本报采访表示,因稿酬较低,这两年已经没有为《新报》写专栏。他指《新报》56年的历史,不少新入职的记者均在《新报》工作过,吸收经验后再转往其它传媒,唯报社近年来流失读者,一直销量大减,引致财困而结业。

《新报》成为香港15年来首份停刊的收费报章,也是今年继亚洲电视不获续牌以来,第二家媒体因严重财困而走向衰败。两家媒体的共同点是拥有强烈中共江派色彩。随着习近平当局今年加速清理江派要员、江派核心人物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被判无期徒刑前后,这些媒体出现明显的资金断裂问题。

周永康落马 “大外宣”崩盘

在中共的统治以及中共内部的政治博弈中,舆论宣传被视为重要的工具。宣传领域尤其是中共江泽民集团把持的重点,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利用其掌控的国家资源,中共暗中出资收买海外媒体。

中共收买海外媒体操控舆论的“大外宣”策略,据悉耗资几百亿。海外中文传媒在激烈竞争中陷入财困,中共适时乘虚而入,暗中出资让一些知名富商在台湾、香港等地收购媒体。例如与江派关系密切的亚视主要投资者王征,2010年就在中国人寿、招商银行、北京银行等五家国企的支持下入股亚视,据悉背后实质是江派资金在支撑。

江派长期利用这些“海外媒体”放料和过滤新闻,在关键时候发挥作用,港台很多知名的报纸和杂志的背后控制者实际上都是中共。

而近年来这些收买媒体的资金,多源自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政法委等江派系统。比如,2012年薄熙来下台后,《华盛顿邮报》等国际媒体就披露,薄熙来每年投资数千万给新加坡《联合早报》(经由《明报》老板张晓卿投资),专设重庆频道为其唱红打黑站台。

江派失势亲共媒体断水

如今周永康入狱,《新报》、亚视等媒体资金断裂,印证控制媒体的背后金主失势,江泽民集团“610”系统在香港的势力溃败。

消息人士指,香港很多媒体都无法靠广告收入来维持经营,靠帮助江派发放消息、造谣来获取资金,如今已无江派金主出手搭救。就算有港台富商愿意出资,最终亦无人敢接盘,原因是现任当局不让靠近江派的资金再插手香港媒体。以不获续牌的亚视为例,上月11日宣布有买家愿意接手,盛传是山东财团,但数日后突然取消卖盘记者会,至今未交代详情。

加上这些媒体为讨好中共,已失去港人民心,靠节目、内容制作与广告无法维持经营,进一步陷入财困和负债。预料江派背后支持的港媒未来将骨牌式出事,或现倒闭潮。

消息人士又指,港台一些著名的主流媒体,前一段时间都在从新包装,包括经营网络电视,甚至打出民主的旗号、出位批评中共,目的是提高叫价;如今这些媒体都无人接盘,同样经营出现困难。

记协: 港媒大都归边

今年4月“自由之家”发表2015年全球新闻自由报告,香港被评为“部份自由”,排第83位,较去年下跌9位,是连续第五年下跌,成为全球新闻自由倒退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报告指:“中共庞大的经济力量和对香港企业、政界与传媒老板的影响力,令它得以对香港媒体间接施加巨大压力,近年来港媒已愈趋自我审查。”报告称,不少商人担心影响与中国的商贸往来及关系,都避免在经常批评中共的出版物落广告,而在政改争议升温之际,抽广告的情况更加严重。

记协主席岑倚兰回应报名指,香港大多数媒体都归边,九成老板都与大陆有生意往来,加上传媒经营不景气,有的被抽广告等等,在财政上受到压力。

今年6月美国国务院发表的人权报告,指大部份香港媒体的母公司在大陆都有生意,令媒体陷入自我审查。

失传统文人办报风格

媒体社会责任除了报导真相,还有其道德上及文化上的对社会的责任及义务,应以传递善良、道德良知,给公众带来希望和光明。

国际记者联会亚太区分会项目经理胡丽云表示,过去香港传统报人的文人办报精神,现在已经消失殆尽,“以经济为主、生意为主的情况下,媒体要秉持文人风骨办报,依书直说,将社会的不公不义的事,原封不动的报道已经有难度。”

现在很多报纸的风格逐渐下滑,胡丽云认为,如果所有的传媒都走向煽情暴力的时候,必定会被社会所唾弃。她强调媒体的首要任务就是报导真相,“他们(读者)都会很清楚,哪些讯息是他们所需要的,如果继续用愚民的策略提供讯息,读者可能被骗一时但不能骗一世。”

责任编辑: 王若愚

陈思敏:两高“首虎”有何不可告人黑幕

大纪元2015年07月13日讯】7月12日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长奚晓明被调查,消息一公开,奚晓明在最高法院官网上的名字和相关资讯即同步被拿下,这预示着,奚晓明做为十八大后的法院系统“首虎”以及仍不收手的“上山虎”,此去凶多吉少。

虽然官方落马公告声称奚晓明“目前”正接受调查,其实去年3月就有媒体报导他在当时曾被中纪委约谈,后来传闻不了了之,而且奚晓明今年5月12日还进一步担任“民法典编纂工作研究小组”组长,此任务被外界喻为十八届四中重大司改项目之一,岂料短短2个月后,官方就宣布奚晓明被调查。

由此再次印证“打虎”定律之一,那就是传闻涉贪的官员一时没事甚至身兼要职或高升,都不是安全着陆的保证。再从另一方面讲,当局布线一年,期间还要虚与委蛇的赋予重任,才能万无一失的出手拿下,可见奚晓明这人多么老奸巨滑,他的腐败问题也不可小觑。

同样的,落马公告中虽未说明奚晓明被查的具体内容,不过此前媒体盛传他涉山西煤商、前首富张新明案,而张新明则深涉山西窝案。

张新明其人其事,此前陆媒包括《财经》在内的媒体已多有报导,从他在地方上的“山西最大黑社会、太原第二组织部长”等头衔,充份说明他在山西商场与官场的恶势力。报导说,在张新明财富一路积累的同时,涉黑、骗贷、行贿、偷税、私设公堂、非法拘禁他人、操纵司法、伪造证件、偷越国境等传言和举报也伴随着张新明,但他次次化险为夷。

报导还说,张新明曾经创造两个“百亿传奇”,其一是备受中外关注的华润百亿并购案,该案直接造成央企华润原董事长宋林落马。

其二是轰动商界的“两个煤老板的股权战争”,按相关法律文件,原本胜诉方应该是吕中楼(山西晋城儒商),可是据报导,张新明之所以能够击败吕中楼,靠的是“利用最高法院的司法腐败”,从而完成了百亿资产的抢夺。于是在华润并购案外,张新明为自己创造了第二个“百亿传奇”,同时该案也成为最高法院司法腐败的又一经典案例。

媒体报导在最高院民事庭审理的“两个煤老板的股权战争”,说穿了,就是张新明勾结最高法院侵吞他人财产的内幕。在最高法院内部机构中,奚晓明是最高法院主管民事审判的副院长。

在奚晓明落马这天的另一个大新闻,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被查,多名维权律师被抓捕。随即,喉舌新华网评“维权黑幕下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文章称:公安部指挥摧毁一个以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为平台,维权律师、推手、访民相互勾连、滋事扰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团伙。

目前全世界只有在中国大陆,执业律师会被冠以“维权”二字,民间会出现庞大的“访民”群体;而全世界更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大陆这样,从街上到网上,处处在喊冤,就如同维权律师说的:有爹被抓的,有娘被抓的,有女儿被抓的,有枪毙错的,有亡者归来的,有真凶再现的,等等。为什么?

法院,代表的是人民的权益与利益,法官理应为人民主持公义,如果不是中共治下的法院法官腐败制造冤假错案,中国百姓何苦艰难维权,中国律师又何须以维权名之。

所以比起“维权律师勾结访民的黑幕”,人们更想知道两高“首虎”的黑幕,也更想听听喉舌以评论北京锋锐律所的速度去评论司法黑幕。喉舌既然可以对维权律师“未审先判”,那就用同样的标准去告诉全国老百姓,奚晓明如何勾结张新明枉法裁判、操纵司法?公安部如何放纵张新明私设公堂非法拘禁他人、伪造证件偷越国境?奚晓明在最高法副院长这个位置11年,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到底“破坏依法治国、扭曲法律”的是维权律师与访民还是腐败的最高法院?

责任编辑:高义

周晓辉:王岐山调研释张春贤岌岌可危信号

大纪元2015年07月13日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7月8日至10日在陕西调研,再次引起了外界极大的关注,这是因为他在中共持续两年多的“打虎拍蝇”行动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其铁腕作风也让众多官员莫名恐惧。坊间更有“老王亮相,必有大动作”的说法,而其在某地调研前后,通常都会有高官落马。是以,海内外媒体都在追问,此次会有哪个高官落马?

大陆有媒体大胆推测,“西北狼”郭伯雄或许会是目标之一。除了山西是郭伯雄的老家外,郭的儿子、多名部属此前被抓捕以及不久前,郭的弟弟、陕西民政厅厅长郭伯权所在单位挪用救灾款项一再被曝,也都可以看作郭伯雄被祭出的信号。对此,笔者并无异议。不过,笔者觉得很可能还有一个人岌岌可危。

根据大陆媒体报导,王岐山此次调研的一个重要活动是主持召开部份省区党委书记、纪委书记座谈会,部署反腐行动。透过电视画面,可以知晓参加会议的省区主要是西部五省区:陕西、甘肃、山西、西藏、新疆。参加的高官有四个省区委书记、五个纪委书记,即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西藏党委书记陈全国,山西纪委书记黄晓薇、甘肃纪委书记张晓兰、陕西纪委书记郭永平、新疆纪委书记徐海荣和西藏纪委书记王拥军。最为不同寻常的是新疆一把手张春贤缺席会议。

从理论上讲,作为新疆一把手,对于身为政治局常委的王岐山的调研,张春贤是没有理由不参加的,其他四省一把手参加就是证明,而唯一可能的解释是他没有接到邀请,因此只有新疆纪委书记与会。公开报导也显示,7月8日,张春贤在乌鲁木齐会见了中国地震局副局长修济刚一行,这说明他确实被排除在会议之外,而原因并不难解释。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其现任妻子、中共央视新闻联播播音员李修平退居幕后,就释放了张春贤大事不妙的信号。当时,还传出他将被停职受查的消息。

根据此前披露的消息,新疆也是江系铁杆周永康盘踞多年的地盘。新疆据称是薄、周政变计划中三条退路之中的一条。而在新疆掌控多年、被称为“新疆王”的王乐泉,因有江泽民、周永康撑腰,在2009年新疆“七五流血事件”中未被追究,此后被调任中央政法委。而当年张春贤获周永康竭力推介,接替王乐泉出掌新疆。2012年周永康被安排在新疆当选中共十八大代表时,张涉嫌违纪为周拉票。

此外,张春贤任新疆党委书记以来,不但追随江、周迫害法轮功,而且采用暴力手段镇压少数民族,导致新疆不断发生暴力流血事件,张也为此多次受到北京的批评。今年两会期间,张还将新疆的高压政策造成的民族矛盾的责任,90%归咎于翻墙传播境外暴力视频的结果。

随着周永康的被判刑,曾依附其的张春贤也度日如年。此次他被排除在王岐山主持的座谈会,或许就是在对外发出暗示,张春贤处境极为不妙。

责任编辑:尚一